河東節度觀察使滎陽鄭公神道碑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東節度觀察使滎陽鄭公神道碑文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62

河東節度使贈尚書右仆射鄭公葬在滎陽索上,元和八年六月庚子,太史尚書比部郎中護軍韓愈刻其墓碑曰:

司馬氏遷江南,有鄭豁者,仕慕容垂國,為其太子少保。其孫簡,當拓跋魏為滎陽太守。後簡者號其族為「南祖」。南祖之鄭,入唐有為利之景穀令者曰嘉範,於公為曾祖;是生撫俗,為泗之徐城令;徐城生公之父曰洪,卒官涼之戶曹參軍。

公諱儋,少依母家隴西李氏,舉止異凡兒,其舅吏部侍郎季卿謂其必能再立鄭氏。稍長,能自課學,明《左氏春秋》,以進士選為太原參軍事。對直言策,拜京兆高陵尉。考府之進士,能第上下以實不奸。樊仆射澤以襄陽兵戰淮西,公以參謀留府,能任後事。戶曹殯於涼,涼地入西戎,自景穀、徐城三世,皆未還滎陽葬。公解官,舉五喪為三墓,葬索東。徐城墓無表,公能幼長哀感,心求不置,以得舊人指告其處。其後為大理丞太常博士,遷起居郎尚書司封吏部二郎中,能官舉其名。德宗晚節儲將於其軍,以公為河東軍司馬,能以無心處嫌間,卒用有就。貞元十六年,將說死,即詔授司馬節,節度河東軍,除其官為工部尚書太原尹兼御史大夫北都留守。公之為司馬,用寬廉平正,得吏士心;及升大帥,持是道不變。部將有因貴人求要職者,公不用,用老而有功、無勢而遠者。削四鄰之交賄,省誇嬉之大燕;校講民事,施罷不俟日:用能以十月成政,氓征就寬,軍給以饒。十七年,疾廢朝夕,八月庚戌薨,享年六十一。天子為之不能臨朝者三日,贈尚書右仆射。即以其年十月辛卯葬索上。疾比薨,醫問交道;比葬,吊贈賜使者相及。凡河東軍之士,與太原之氓吏,及旁九郡百邑之鰥寡,外夷狄之統於府者,聞公之薨,皆哭曰:「吾其如何!」

公與賓客朋遊,飲酒必極醉,投壺博弈,窮日夜,若樂而不厭者。平居簾閣據幾,終日不知有人,別自號「白雲翁」。名人魁士,鮮不與善,好樂後進,及門接引,皆有恩意。始娶范陽盧氏女,生仁本、仁約、仁載,皆有文行。二季舉進士,皆早死;仁本為後子,獨存,不樂舉選,年三十餘始佐河陽軍。後娶趙郡李氏,生三女。二夫人凡三男五女,長女嫁遼東李繁,繁亦名臣子,有才學。遺命二夫人各別為墓,不合葬。係曰:

士常患勢卑,不能推功德及人;常患貧,無以奉所欲得。若鄭公者,勤一生以得其位,而曾不得須臾有焉。雖然,觀其所既立,其可知已。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