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陽縣作二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陽縣作二首
作者:潘嶽 西晉
本作品收錄於《昭明文選

潘安仁哀傷、贈答,皆潘居陸後,而此在前,疑誤也。

河陽縣作二首[编辑]

五言

潘安仁哀傷、贈答,皆潘居陸後,而此在前,疑誤也。

微身輕蟬翼,弱冠忝嘉招。岳弱冠舉秀才。曹植表曰:身輕蟬翼,恩重丘山。楚辭曰:蟬翼為輕也。在疚妨賢路,再升上宰朝。言己在病以妨賢路也。毛詩曰:煢煢在疚。說苑,楚令尹虞丘子謂莊王曰:臣為令尹,處士不升,妨群賢路。上宰朝,謂司空太尉府。猥荷公叔舉,連陪廁王寮。言以凡猥之才,而荷薦舉也。太尉舉為郎,已見閑居賦。許慎淮南子注曰:猥,凡也。論語曰: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昇諸公,子曰:可以為文矣。又曰:陪臣執國命。馬融曰:陪,重也,謂家臣也。長嘯歸東山,擁耒耨時苗。岳天陵詩序曰:岳屏居天陵東山下。楚辭曰:臨深水而長嘯。說文曰:耒,手耕曲木。鄭玄周禮注曰:耨,耘耔也。幽谷茂纖葛,峻巖敷榮條。落英隕林趾,飛莖秀陵喬。杜預左氏傳注曰:趾,足也。爾雅曰:大阜曰陵。卑高亦何常,升降在一朝。二者升降,在於倏忽,以喻人之榮辱,亦在須臾,言不足歎也。徒恨良時泰,小人道遂消。李陵贈蘇武詩曰:良時不再至。禰衡書曰:衡以良時散而復合。周易泰卦曰:君子道長,小人道消。譬如野田蓬,斡流隨風飄。商君書曰:今夫飛蓬遇飄風而行千里,乘風之勢也。鶡冠子曰:斡流遷徙。如淳漢書注曰:斡,轉也。昔倦都邑游,今掌河朔傜。歸田賦曰:游都邑以永久。尚書曰:王次于河朔。登城眷南顧,凱風揚微綃。鄭玄毛詩箋曰:顧,視也。呂氏春秋曰:南方凱風。禮記曰:綃,幕也。鄭玄曰:綃,縑也,音消。洪流何浩蕩,脩芒鬱苕嶢。浩蕩或為濟蕩,音西。郭緣生述征記曰:北芒,城北芒嶺也。誰謂晉京遠?室邇身實遼。毛詩曰:誰謂宋遠?又曰:其室則邇,其人甚遠。誰謂邑宰輕?令名患不劭。左氏傳,子產曰:令名,德之輿也。小雅曰:劭,美也。人生天地間,百歲孰能要?古詩曰:人生天地間。又曰:人生年不滿百。熲如槁石火,瞥若截道飆。爾雅曰:熲,光也。毛詩曰:子有鍾鼓,弗擊弗考。毛萇曰:考,亦擊也。槁與考古字通。古樂府詩曰:鑿石見火能幾時?說文曰:瞥,見也。張衡舞賦曰:瞥若電滅。古詩曰: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瞥,孚說切。齊都無遺聲,桐鄉有餘謠。論語曰: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人無德而稱焉。漢書曰:朱邑為桐鄉嗇夫,廉平不苛,及死,子葬之桐鄉,邑人為之起冢立祠也。福謙在純約,害盈猶矜驕。周易曰:鬼神害盈而福謙。左氏傳,晉成鱄曰:在約思純。孔安國尚書傳曰:自賢曰矜。雖無君人德,視民庶不恌。毛詩曰: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傚。毛萇詩曰:恌,偷也。


日夕陰雲起,登城望洪河。潘元茂九錫文曰:濟師洪河。川氣冒山嶺,驚湍激巖阿。歸鴈映蘭畤,游魚動圓波。史記曰:楚以弱弓微繳,加歸鴈之上。韓詩曰:宛在水中沚。薛君曰:大渚曰沚,之以切。鳴蟬厲寒音,時菊耀秋華。禮記曰:孟秋寒蟬鳴。廣雅曰:厲,高也,謂高而急也。禮記曰:季秋,菊有黃華。引領望京室,南路在伐柯。左氏傳,穆叔曰:引領西望。毛詩曰: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大夏緬無覿,崇芒鬱嵯峨。陸機洛陽記曰:大夏門,魏明帝所造,有三層,高百尺。韋昭國語注曰:緬,猶邈也。郭緣生述征記曰:北芒,去大夏門不盈一里。秦嘉詩曰:巖石鬱嵯峨。摠摠都邑人,擾擾俗化訛。楚辭曰:紛摠摠兮九州。王逸曰:摠,聚也。七發曰:擾擾若三軍之騰裝。鄭玄毛詩箋曰:訛,偽也,五戈切。依水類浮萍,寄松似懸蘿。淮南子曰:夫萍樹根於水,木樹根於土,天地性也。毛詩曰:蔦與女蘿,施于松柏。曹植雜詩曰:寄松為女蘿,依水如浮萍。朱博糾舒慢,楚風被琅邪。漢書曰:朱博,字子元,杜陵人也。遷琅邪太守。齊部舒緩,敕功曹官屬多裒衣大袑,不中節度,自今掾吏衣皆去地三寸。視事數年,大改其俗,掾吏禮節,皆如楚、趙。袑音紹,袑,蔥也。曲蓬何以直,託身依叢麻。曾子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漢書,婁護曰:呂公託身於我。黔黎竟何常,政成在民和。史記曰:秦更名人曰黔首。左氏傳,季梁曰:民和而神降之福。位同單父邑,愧無子賤歌。呂氏春秋曰:宓子賤治單父,彈鳴琴,身不下堂而單父治。豈敢陋微官?但恐忝所荷。

文選考異

連陪廁王寮:茶陵本云五臣作「違」。袁本云善作「連」。案:各本所見皆非也。違,去也。去陪臣而廁王寮也。「連」字不可通,傳寫誤耳。

注「浩蕩或為濟蕩音西」:案:此不可通,必有偽錯。各本皆同,他無所見,難以正之矣。

注「人生年不滿百」:案:「人」字不當有。茶陵本無。袁本有「人」字,無「年」字,非。

害盈猶矜驕:袁本、茶陵本「猶」作「由」,是也。

注「毛萇詩曰」:袁本、茶陵本無「詩」字,是也。

歸鴈映蘭畤:茶陵本云五臣作「」。袁本云善作「畤」。陳云「畤」當作「」,見前謝叔源遊西池詩注。又此注「大渚曰沚」下疑脫「與沚同」四字。亦見前注。案:陳校云當作「」,是也。考集韻六止云「沚,,或寺」,又云「𣻞,或畤」。然則必潘詩異本有作「𣻞」者,或用「𣻞」改「」,遂誤為「畤」耳,非善、五臣之不同也。注中二「沚」字皆當作「」,蓋毛詩作「沚」,訓「小渚」;韓詩作「」,訓「大渚」。故善引韓及薛君章句以注「」,不知者又誤改「」作「沚」,致與正文歧異。

大夏緬無覿:茶陵本「夏」作「廈」,有校語云五臣作「夏」。案:此即傳寫誤也。善作「夏」,注有明文。袁本及尤所見皆不誤。

注「自今掾吏」:陳云「吏」,「史」誤,下同,是也。各本皆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