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庫全書本)/卷0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七 法苑珠林 巻七十八 卷七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法苑珠林巻七十八
  唐 釋道世 撰
  祭祠篇第六十九之餘
  感應緣略引一十三驗
  益州西南有石室廟神
  廬陵太守龐企螻蛄神
  偓佺槐山採藥父神
  殷大夫彭祖仙室有虎神
  漢蔣子文死為鍾山下神
  漢㑹稽郢縣女吳望子感神
  晉巴丘縣有巫師感神
  晉夏侯𤣥為司馬景王殺神
  晉居士張應改俗祠事佛有神
  宋陳安居廢祀神事佛有神
  宋齊僧欽精勤奉佛有徵
  梁沙門釋僧融有俗施廟有徵
  唐倪買得妻皇甫氏暴死有徵
  益州之西雲南之東有神祠尅山石為室下有神奉祠之自稱黄石國言此神張良所受黄石之靈也清淨不宰殺諸有祈禱者持百張紙一雙筆一丸墨置石室中而前請乞先聞石室中有聲須臾問來人何欲所言便具語吉凶不見其形至今如此
  廬陵太守太原龐企字子及自説其逺祖不知幾何世也坐事繫獄而非其罪不堪拷掠自誣伏之及獄將上有螻蛄蟲行其左右其祖乃謂螻蛄曰使爾有神能活我死不當譱乎因投飯與之螻蛄食飯盡去有頃復來形體稍大意每異之乃復與食如此去來至數十日間其大如豚及竟報當行刑螻蛄夜掘壁根為大孔乃破械從之出去久時遇赦得活於是龐氏世世常以四節祠祀螻蛄於都衢處後世稍怠不能復特為饌乃投祭祀之餘以祠之至今猶爾
  偓佺者槐山採藥父也好食松實形體毛長七寸兩目更方能飛行逮走馬以松子遺堯堯不服也時受服者皆三百歳也
  彭祖者殷時大夫也歴夏而至商末號七百歲常食桂芝歴陽有彭祖仙室前世云禱請風雲莫不輒應常有兩虎在祠左右今日祠之訖地則有兩虎跡也右四事出搜神記漢蔣子文者廣陵人嗜酒好色挑撻常自謂骨青死當為神漢末為秣陵尉逐賊至鍾山下賊擊傷額自解綬縛之有頃遂死及吳先主之初其故吏見文於道頭乗白馬執白羽侍從如平生見者驚走文追之謂曰我當為此土神以福爾下民爾可宣告百姓為我立祠不爾將有大咎是歳夏大疫百姓輒恐動頗有竊祠之者矣下巫言吾祐孫氏宜為吾立祠不爾將使蟲入耳為災俄有小蟲如麤䖟入耳皆死醫不能治百姓逾恐孫主未之信也又下巫祝若不祀我將又以大火為災是歳火災大發一日數十處火及公宫孫主患之議者以為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宜有以撫之於是使使者封子文為中都侯次弟子緒為長水校尉皆加綬為立廟堂轉號鍾山以表其靈今建康東北蔣山是也自是災厲止息百姓遂大事之右此一驗出搜神記
  漢㑹稽郢縣東野有一女子姓吳字望子年十六姿容可愛其鄉里有鼓舞解事者要之便往縁塘行半路忽見一貴人端正非常人乗船手力十餘皆整頓令人問望子今欲何之其具以事對貴人云我今正往彼便可入船共去望子辭不敢忽然不見望子既到跪拜神座見向船中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問望子來何遲因擲兩橘與之數數現形遂降情好望子心有所欲輒空中下之曾思啗膾一雙鮮鯉應心而至望子芳香流聞數里頗有神驗一邑共奉事經歴三年望子忽生外意便絶往來右此一驗出續搜神記
  晉巴丘縣有巫師舒禮晉永昌元年病死土地神將送詣太山俗人謂巫師為道人路過福舍門前土地神問吏此是何等舍門吏曰道人舍土地神曰是人亦是道人便以相付禮入門見數千間瓦屋皆懸竹𬖄自然牀㯓男女異處有誦經者唄偈者自然飲食者快樂不可言禮文書名已至太山門而又身不至到推土地神神云道見數千間瓦屋即問吏言是道人即以付之於是遣神更錄取禮觀未徧見有一人八手四眼捉金杵逐欲撞之便怖走還出門神已在門迎捉送太山太山府君問禮卿在世間皆何所為禮曰事三萬六千神為人解除祠祀或殺牛犢猪羊雞鴨府君曰汝罪應上𤍠熬使吏牽著熬所見一物牛頭人身捉鐵义义禮著熬上宛轉身體燋爛求死不得已經一宿二日府君問主者禮夀命應盡為頓奪其命校録藉餘算八年府君曰錄來牛頭人復以鐵义义著熬邊府君曰今遣卿歸終畢餘算勿復殺生淫祀禮忽還活遂不復作巫師右一驗出幽冥記
  晉夏侯𤣥字太初以當時才望為司馬景王所忌而殺之𤣥宗族為之設祭見𤣥來靈座脱頭置其傍悉取果食酒肉以内頸中既畢還自安言曰吾得訴於上帝矣司馬子元無嗣也尋而景王薨遂無子其弟文王封次子為齊繼景王後攸薨攸子固嗣立又被殺及永嘉之亂有巫見帝云國家傾覆正由曹爽夏侯𤣥二人得訴怨得申故也出寃魂志
  晉張應者歴陽人本事俗神鼓舞淫祀咸和八年移居蕪湖妻得病應請禱備至財産略盡妻法家弟子也謂曰今病日困求鬼無益乞作佛事應許之往精舍中見竺曇鎧曇鎧曰佛如愈病之藥見藥不服雖事無益應許當事佛曇鎧與期明日往齋應歸夜夢見一人長丈餘從南來入門曰汝家狼藉乃爾不淨見曇鎧隨後曰始欲發意未可責之應眠覺便炳火作髙座及鬼子母座曇鎧明往應具説夢遂受五戒斥除神影大設福供妻病即間尋都除愈咸康二年應至馬溝糴鹽還泊蕪湖浦宿夢見三人以鎠鈎鈎之應曰我佛弟子牽終不置曰奴叛走多時應怖謂曰放我當與君一升酒調乃放之謂應但畏後人復取汝耳眠覺腹痛泄痢達家大困應與曇鎧闊别已久病甚遣呼之適值不在應尋氣絶經日而穌活説有數人以鎠鈎鈎將北去下一坂岸岸下見有鑊湯刀劍楚毒之具應時悟是地獄欲呼師名忘曇鎧字但喚和尚救我亦時喚佛有頃一人從西面來形長丈餘執金杵欲撞此鈎人曰佛弟子也何入此中鈎人怖散長人引應去謂曰汝命也盡不復久生可蹔還家頌唄三偈并取和上名字三日當復命過即生天矣應既穌即復怵然既而三日持齋頌唄遣人疏取曇鎧名至日中食畢禮佛讀唄徧與家人辭别澡洗著衣如眠便盡
  宋陳安居者襄陽縣人也伯父少事巫俗鼓舞祭祀神影廟宇充滿其宅父獨敬信釋法旦夕齋戒後伯父亡無子父以安居紹焉安居雖即伯舍而理行精求淫饗之事廢不復設於是遂得篤病而發則為歌神之曲迷悶惛僻如此者彌歳而執心愈固常誓曰若我不殺之志遂當虧奪者必先自臠截四體乃就其事家人並諫之安居不聽經積二年永初元年病發遂絶但心下微暖家人不殮至七日夜守視之者覺屍足間如有風來飃衣動衾於是而穌有聲家人初懼屍蹷並走避之既而稍能轉動末求飲漿家人嘉之問從何來安居乃具説所經見云初有人若使者將刀數十呼將去從者欲縛之使者曰此人有福未可縛也行可三百許里至一城府樓宇甚整使者將至數處如局司所居末有人授紙筆與安居曰可疏二十四通死名安居即如言疏名成數通有一侍從内出揚聲大呼曰安居可入既入稱有教付刺姧獄吏兩人一云與大械一云此人頗有福可止三尺械疑論不判乃共視文書久之遂與三尺械有頃見有貴人翼從數十形貌都雅謂安居曰汝那得來安居具陳所由貴人曰汝伯有罪但宜錄治以先植小福故蹔得遊散乃敢告訴吾與汝父幼少有舊見汝依然可隨我共遊觀也獄吏不肯釋械曰府君無教不敢專輒貴人曰但付我不使走逸也乃釋之貴人將安居徧至諸地獄備觀衆苦畧與經文相符遊歴未竟有𫝊教來云府君喚安居安居茫懼然求救於貴人貴人曰汝自無罪但以實對必無憂也安居至閤見有鉗梏者數百一時俱進安居在第三既至階下一人服冠冕立于囚前讀諸罪簿其第一者云昔娶妻之始夫婦為誓有子無子終不相棄而其人本是祭酒妻亦奉道共化導徒衆得士女弟子因而姧之遂棄本妻妻常寃訴府君曰汝夫婦違誓大義不終罪一也師資義著在三而姧之是父子相婬無以異也付法局詳刑次讀第二女人辭牒忘其姓名云家在南陽冠軍縣黄水里家安爨器於竈口而此婦眠重嬰兒於竈上匍匐走行糞汙爨器中此婦寤已即請謝神祇盥洗精熟而其舅母罵詈此婦言無有天道鬼神置此女人得行穢汙司命聞知故錄送之府君曰眠竈非過小兒無知又已請謝神明是無罪也舅罵詈言無道誣謗幽靈可錄之來須臾而到次至安居階下人具讀名牒為伯所訴云云府君曰此人事佛大徳人也其伯殺害無辜訾誑百姓罪宜窮治以昔有小福故未加罪伯今復謗訴無辜教催錄取未及至而府君遣安居還云若可還去善成勝業可夀九十三努力勉之勿復更來也安居出至閤局司云君可拔卻死名於是安居以次抽名既畢而至向遊貴人所貴人亦至云知汝無他得還甚善努力修功徳吾身福微不辦生天受報於此輔佐府君亦優遊富樂神道之美吾家在宛姓某名某君還為吾致意深盡奉法勿犯佛禁可具以所見示語之也乃以三人送安居出門數步有專使送符與安居謂曰君可持此符經過戍邏以示之勿輒偷過偷過有徒讁也若有水礙可以此符投水中即得過也安居受符而歸行久之阻大江不得渡安居依言投符朦然如眩乃是其家屋前中方地也正聞家中號慟哭泣所送三人勸還就身安居之身已臭穢吾不復能歸此人乃强排之踣於屍腳上安居既愈欲驗黄水婦人故往冠軍縣尋問果有此婦相見依然如有曩舊云已死得生舅即以某日而亡説所聞見與安居悉同受五戒師字僧昊襄陽人也末居長沙本與安居同里聞其口説安居之終亦親覩果九十三焉
  宋齊僧欽者江陵人也家門奉法年十許歳時善相占云年不過三六父母兄弟甚為憂懼僧欽亦增加勤敬齋戒精苦至年十七宋景平末得病危篤家齋祈彌厲亦淫祀求福疾終不愈時有一女巫云此郎福力猛盛魔䰣所不能親自有善神䕶之然病久不差運命或將有限世有探命之術少事天神頗曉其數當為君試効之於野中設酒脯之饋燒錢經七日七夕云始有感見見諸善神方為此郎祈禱𫎇益兩算矣病必得愈無所憂也僧欽於是遂差彌加精至其後二十四年而終如巫所言則一算十二年矣右此三人出冥詳記
  梁九江廬山東林寺釋僧融篤志汎博遊化已任曾於江陵勸一家受戒奉佛為業先有神廟不復宗事悉用給施融便徹取送寺因留設福至七日後主人母見一鬼持赤索欲縛之母甚遑懼乃更請僧讀經行道鬼怪遂息融晚還廬山獨宿逆旅時大雨雪中夜始眠見有鬼兵其𩔖甚衆中有鬼將帶甲挾刃形奇壯偉有持胡牀者乃對融前踞之便勵色揚聲曰君何謂鬼神乃無靈耶𨒪拽下地諸鬼將欲加手融黙念觀音稱聲未絶即見所住牀後有一天將可長丈餘著黄皮袴褶手捉金剛杵擬之鬼便驚散甲胄之屬碎為塵粉融嘗於江陵勸夫妻二人俱受五戒後為賊引夫遂逃走執妻繫獄遇融於路求哀請救融曰唯至心念觀世音更無餘信婦入獄後稱念不輟因夢沙門立其前足蹵令去忽覺身貫三木自然解脱見門猶閉閽司獻重守之計無出理還更眠夢見向僧曰何不早出門自開也既聞即起重門洞開便越席而東南數里將值民村天夜暗冥其夫先逃夜行晝伏二忽相遇皆大驚駭草間審問乃其夫也遂共投商者逺避得免右此一驗出梁高僧𫝊
  唐兖州曲阜人倪氏買得妻皇甫氏為有疾病祈禱泰山稍得瘳愈因被冥道使為伺命每被使即死經一二日事了以後還復如故前後取人亦衆矣自云曾被遣取鄉人龐領軍小女為其庭前有齋壇讀誦久不得入少間屬讀誦稍閑又因執燭者詣病女處乃隨而入方取得去問其取由乃府君四郎所命府君不知也論説地獄具有條貫又云地下訴説生人非止一二但人微有福報追不可得如其有罪攝之則易皇甫見被使役至今猶存今男子作生伺命者兖州見有三四人但不知其姓名耳右此一驗出冥報拾遺
  占相篇第七十
  述意部
  夫大教無私至徳同感凡情縁隔造化殊形心境相乘苦樂報異如蠟印印泥印成文現其相可占致使在人畜以别響處胡漢以分容貴賤有晦朔之别聖凡有清濁之異也
  引證部
  如正見經云時佛㑹中有一比丘名曰正見新入法服有疑念言佛説有後世生至於人死皆無相報何以知乎此問未發佛已預知佛告諸弟子譬如樹本以一核種四大包毓自致巨盛芽葉莖節展轉變易遂成大樹樹復生果果復成樹歳月增益如是無數佛告諸弟子欲踧集華實莖節更還作核可得以乎諸弟子言不可得也彼已轉變日就朽敗核種復生如是無極轉生轉易終皆歸朽不可復還使成本核也佛告諸弟子生死亦如此本由癡出展轉合成十二因縁識神轉易隨行而往更有父母更受形體不復識故不得還報譬如冶家洋石作鐵鑄鐵為器成器可還使作石乎正見答言實不可成鐵為石佛言識之轉徙住在中隂如成鐵轉受他體如鐵成器形消體易不得復還故識禀受人身更有父母已有父母便有六閉一住在中隂不得復還二隨所受身胞内三初生迫痛忘故識想四生隨地獄故所識念滅更起新見想五已生便著食念故識念斷六從生日長大習所新無復宿識佛言諸弟子識神隨作善惡臨死隨行所見非故身不可復還識故面相答報也未有道意無有淨眼身死識去隨行變化轉受他體何得相報也譬如月晦夜隂以五色物著冥暗中千萬億人不能視物若人把炬照之皆别五色如愚癡人暗蔽惡道未得道眼往來相報如月晦夜欲視五色終不得見若修經戒守攝其意如持炬火人别五色譬如無手欲書無目欲視暗夜貫針水中求火終不可得汝諸弟子勤行經戒深思生死本從何來終歸何所得淨結除所疑自解正見聞已歡喜奉行
  阿育王太子法益壞目因縁經云六道各有其相第一地獄相者
  夫人根元  流浪生死  漂滯馳騁
  墮於五趣  彼終生此  皆有因縁
  人根相貌  今為汝説  行步顛蹷
  不自覺知  視瞻眩惑  恒喜多忘
  舉動輕飄  浮遊曠野  此人乃從
  活地獄來  支節煩痛  睡眠驚覺
  夢寤凶惡  黑繩獄來  麤髪戾眼
  長齒喜瞋  聲濁暴疾  合㑹獄來
  語聲高大  不知慚愧  喜鬭喚呼
  不别真偽  眠卧呻吟  夢數驚喚
  當知此人  啼哭獄來  恒喜悲泣
  登高逺望  好鬭家人  無有親疎
  言便致恚  經宿不食  此人本從
  大啼哭來  身大脚細  筋力薄尠
  言語噎塞  聲如破甕  神識不定
  心無孝順  當知此人  阿鼻獄來
  身體麤醜  長苦寒戰  好𤍠喜渴
  慳貪嫉妬  見人施惠  自致煩惱
  此人乃從  𤍠地獄來  見火驚恐
  復喜暖𤍠  行步輕便  不避時宜
  所作尋悔  復欲更施  此人復從
  大𤍠獄來  小眼喜瞋  所受多妄
  所造短狹  無廣大心  見大而懼
  視小歡喜  此人乃從  優鉢獄來
  赤眼醜形  常喜鬭訟  誹謗賢聖
  諸得道者  晝夜伺人  非法之行
  當知此人  鉢頭獄來  眼視三角
  不孝二親  生便短命  拘牟獄來
  好帶刀劍  强撩人鬭  必為人殺
  邠持獄來  身生瘡痍  口氣臭處
  與人無親  曠地獄來  形體長大
  行步劣弱  少髪薄皮  恒多病痛
  見人則瞋  貪餮無猒  當知此人
  從燄獄來  體白眼青  語便流沫
  言無端緒  好弄塵土  見深淤泥
  身卧其上  此人乃從  灰地獄來
  卷頭黄目  人所惡見  臨事惶怖
  劍樹獄來  手恒執刀  聞鬭便喜
  為刃所害  從刀獄來  體黑咽塞
  喜止冥室  口出惡言  𤍠灰獄來
  薄力少氣  不得自在  得失之宜
  一不由已  設見屠殺  不離其側
  當知此人  從剝獄來  瞋喜無常
  尋知變悔  時能辭謝  不經日夜
  懇責其心  如被刑罰  此人乃從
  毱地獄來  喜宿臭處  好食麤弊
  所著醜陋  從屎獄來  顔色醜惡
  口氣麤獷  好讒鬭人  善香獄來
  當觀此貌  所從來處  知之逺離
  如避劫燒  地獄之相  略説如是
  第二畜生相者
  次説畜生  受形殊異  專心思察
  無造彼緣  語言舒遲  不起瞋恚
  謙敬尊長  從象中來  身大臭穢
  堪忍寒𤍠  健瞋難解  從駱駞來
  逺行健食  不避險難  憶事識真
  從馬中來  恩和寛仁  堪履寒𤍠
  所行無記  從牛中來  高聲無愧
  多所愛念  不别是非  從驢中來
  長幼無畏  恒貪肉食  衆事不難
  從師子來  身長眼圓  遊於曠野
  憎嫉妻子  從虎中來  毛長眼小
  少於瞋恚  不樂一處  從禽中來
  性無反覆  喜殺害蠱  獨樂丘塚
  從狐中來  少聲勇健  無有婬欲
  不愛妻子  從狼中來  不好妙服
  伺捕姧非  少眠多怒  從狗中來
  身短毛長  饒食睡眠  不喜淨處
  從猪中來  毛黄卒暴  獨樂山陵
  貪食華果  從獼猴來  多妄强顔
  無所畏難  行知返覆  從烏中來
  情多色欲  少於分義  心無有記
  從鴿中來  所行返戾  强辦耐辱
  不孝父母  顱鳩中來  亦不知法
  復不知非  晝夜愚惑  從羊中來
  好忘喜談  數親豪族  衆人所愛
  鸚鵡中來  所行卒暴  樂人衆中
  言語多煩  鸜鵒中來  行步舒緩
  意有所䂓  多害生𩔖  從鶴中來
  體小好婬  意不專定  見色心惑
  從雀中來  眼赤齒短  語便吐沫
  卧則纒身  從蚖中來  語則瞋恚
  不察來義  口出火毒  從鴆中來
  獨處貪食  聲響暗呃  夜則少睡
  從猫中來  穿牆竊盜  貪財健恐
  亦無親疎  從鼠中來  深觀相貌
  從畜生來
  第三餓鬼相者
  身長多懼  以髪纒身  衣裳垢圿
  從餓鬼來  婬泆慳貪  嫉彼所得
  不好惠施  從餓鬼來  不孝父母
  家室大小  動則諍訟  從餓鬼
  不信至誠  所行趣為  薄力少智
  從餓鬼來  聲壞響塞  卒興瞋恚
  食便好𤍠  從餓鬼來  恒乏財貨
  空貧匱陋  智者所嗤  從餓鬼
  門不事佛  不好聞法  永絶天路
  從餓鬼來  不敬妻子  兄弟姊妺
  人所憎嫉  從餓鬼來  生則孤裸
  無人瞻視  終歸來處  不離宿縁
  意志褊狹  不好榮飾  所行醜陋
  從餓鬼來  所為不獲  所作事煩
  人所驅逐  從餓鬼來  或事喜敗
  不審根元  不受人諫  從餓鬼
  不樂靜處  喜居厠溷  顔貌臭穢
  從風神來  身大喜好  喜貪食肉
  獨樂神祠  從閲义來  健瞋合鬭
  見物貪著  無有畏忌  從閲义來
  見者毛豎  直前熟視  如似所失
  從羅刹來  體狹皮薄  顔色和悦
  聞樂喜欣  乾沓和來  意好輕飄
  香熏自塗  多諸技術  乾沓和來
  恒喜歌舞  男女所待  先語後笑
  甄陁中來  情性柔輭  曉了時節
  能斷漏結  真陁羅來  此餓鬼
  閲义羅刹
  第四脩羅相者
  圓眼面方  黄體金髪  盡備技術
  阿須倫來  直前視地  無有疑難
  見怨輒擊  阿須倫來  此是須倫
  略説其相
  第五人相者
  知趣所生  所執不忘  曉了事業
  從人道來  解諸幻偽  己不為之
  所作平等  從人道來  善惡之言
  初不忘失  不信奸偽  從人道來
  貪嫌慳嫉  執心難捨  盡解方俗
  從人道來  信意惠施  解法非法
  心不偏彼  從人道來  不失時節
  亦不懈怠  恭敬賢聖  從人道來
  設見沙門  持戒多聞  至心承事
  從人道來  供事諸佛  正法衆僧
  隨時聞法  從人道來  聞法能知
  聞惡不為  速逮泥洹  從人道來
  此是人相  麤説其貌
  第六天相者
  依須彌山  有五種天  本所造縁
  其相不同  腰細脚麤  恒喜含笑
  智者當察  從曲天來  意好微妙
  少於資財  見鬭則懼  從尸天來
  身長體白  顔色端正  不好火光
  從婆天來  常懷悦豫  聞惡不懅
  不從彼天  從樂天來  思惟忍苦
  好分别義  慈孝父母  毗沙天來
  宿不樂家  喜遊林藪  志念女色
  從三天來  財寶雖少  生卑賤家
  心樂清淨  從三天來  任己自行
  所為不尅  望斷願違  從炎天來
  意喜他婬  不守己妻  為鬼所使
  從化天來  承事父母  恒法則義
  彼短已受  兜率天來  非道求道
  心無恡想  不樂在家  從梵天來
  意願性質  恒貪睡眠  亦不解法
  無想天來  六趣衆生  各有無本
  性行不同  志操殊異
  頌曰
  善惡相對  凡聖道合  五隂雖同
  六道乖法  占侯觀容  各知先業
  惡斷善修  方能止遏
  感應縁畧引六驗
  漢黄頭郎
  漢周亞夫
  宋劉齡
  梁沙門釋琰
  梁沙門釋智藏
  周居士張元
  漢文帝夢將上天而不能有一黄頭郎推而上之顧而見其衣後穿覺之漸臺見郎鄧通衣後穿即夢中所見也遂有寵賞許負相之當貧餓死乃賜蜀銅山使自鑄錢以資之富半京師文帝病癰通常嗽之帝曰誰最愛我通對曰宜莫若太子使太子嗽而色難之由此含恨文帝後崩景帝即位使案通擅鑄盡沒入家財卒窮餓死
  漢周亞夫絳侯勃之次子也初許負相之曰君三年而侯五年而相其貴無上然卒以餓死亞夫曰嘻吾何緣如此若既大貴又何故餓死負曰不然從理入口餓死法也後三年絳侯世子有罪黜而亞夫襲侯及破吳楚有大功為丞相以忠蹇彊直數犯景帝竟下獄卒以餓死右二人出漢書
  宋劉齡者不知何許人也居晉陵東路城村頗奉法於宅中立精舍一間時設齋集元嘉九年三月二十七日父暴病亡巫祝並云家當更有三人喪亡鄰家有道士祭酒姓魏名叵常為章符誑化村里語齡曰君家衰禍未已由奉胡神故也若事大道必𫎇福祐不改意者將來滅門齡遂揭延祭酒罷不奉法叵云宜焚去經像災乃當除耳遂閉精舍户放火焚燒炎熾移日而所燒者唯屋而已經像旛㡧儼然如故像於中夜又放光赫然時諸祭酒有二十許人亦有懼畏靈驗密委去者叵等師徒猶盛意不止被髪偊步執持刀索云斥佛還胡國不得留中夏為民害也齡於其夕如有人毆打之者頓仆于地家人扶起示餘氣息遂委攣躄不能行動道士魏叵其時體内發疽日出二升不過一月受苦便死自外同伴並皆著癩其鄰人東安太守水丘和𫝊於東陽無疑時亦多有見者右一人出冥祥記
  梁州招提寺有沙門名琰年幼出家初作沙彌時有一相師善能占相語琰師阿師子雖大聰明智慧鋒鋭然命短夀不經旬日琰師既聞斯語遂請諸大徳共相評論作何福勝得命延長大徳答云依佛聖教受持金剛般若經功徳最大若能善持必得益夀琰師奉命入山結志身心受持般若經餘五年既見延年後因出山更見相師相師驚怪便語琰師云比來修何功徳得夀命長琰師具述前意故得如是相師歎之助喜無已琰師於後學問優長善𢎞經論匡究佛法為大徳住持年逾九十命卒於寺
  梁鍾山開善寺沙門智藏俗姓顧氏吳郡吳人也有墅姥攻相人為記吉凶百不失一謂藏曰法師聰辯葢世天下流名但恨年命不長可至三十一矣時年二十有九聞斯促報於是講解頓息竭誠脩道發大誓願不出寺門遂探經藏得金剛般若受持讀誦畢命奉之至所厄暮年以香湯洗浴淨室誦經以待死至俄而聞空中聲曰善男子汝往年三十一者是報盡期由般若經力得倍夀矣藏後出山試過前相者乃大驚起曰何因尚在世也前見短夀之相今年一事無沙門誠不可相矣藏問今得至幾答曰色相貴法年六十有餘藏曰五十為命已為不夭況復過也乃以由縁告之相者欣然敬伏後記畢夀於是江左道俗競誦此經多有徵瑞因藏通感矣以普通三年九月十五日卒於本寺春秋六十有五右二驗出梁高僧𫝊
  後周時有張元字孝始河北芮城人也年甫十六其祖喪明三年元恒憂泣晝夜經行以祈福祐復讀藥師經云盲者得視之言遂請七僧然七燈七日七夜轉讀藥師經每日行道作天人師乃云元為孫不孝使祖喪明今以燈光普施法界祖目見明元求代闇如此殷勤經於七日其夜夢見有一老翁以一金錍療其祖目謂元曰勿憂悲也三日已後祖目必差元於夢中喜躍無申遂即驚覺乃更徧告家人大小三日之後祖目果差事出周史













  法苑珠林卷七十八
  音釋
  螻蛄螻落侯切蛄古胡切螻蛄蟲名偓佺偓於岳切佺此緣切偓佺仙人名拷掠拷苦老切掠力仗切拷掠箠治人也吐盍切與榻同蒲拜切梵音也直江切擊也五勞切煎熬也苦亥切居郎切與鋼同府逺切坡坂也昨濫切與暫同丑律切悚懼也呼昆切心不明也力兖切塊切肉也紕招切與飄同居月切跳也匍匐匍薄胡切匐蒲北切匍匐兒以手行也古玩切澡手也蒲北切倒也方矩切乾肉也求位切餉也羊列切拖也袴褶袴苦故切褶席入切袴褶騎服也丑鳩切病去也力盍切與蠟同余六切養也眩黄絹切目無常主也於結切窒也於貢切罌也他結切貪食也古猛切惡也顱鳩顱音盧鳩居求切顱鳩鳥名鸜鵒鸜强魚切鵒余六切鸜鵒鳥名直禁切毒鳥名喑呃喑於金切呃於革切古八切垢也赤脂切笑也俾緬切褊小也其據切怖也蒲沒切正作勃許之切歎聲猪孟切開張畫繒也音禹行步偊旅曲躬進退七余切癰疽也墅姥墅承與切田廬也姥莫補切女老之稱班麋切正作鎞



<子部,釋家類,法苑珠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