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法苑珠林 卷第三十四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三十五

法苑珠林卷第三十四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見解篇第十七

 述意部

夫心識運變厥理無恒解惑相翻聖人何迹澄神虗

照應機如響所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悟道縁機然

後神化是以文字應用彌綸宇宙聖變隨方該羅法

界非六通之至聖孰能垂化於五道者也

 引證部

如分别功德論云如來所以廣為四部各説第一者

乃爲將來遺法之中四姓出家見解不同共相是非

自稱爲尊餘人爲卑如是之輩不可稱計故預防於

未然開其自足之路如光明之中日爲其最星㝛之

中月爲其最川流之中海爲其SKchar六天之中波旬以

爲其最色界十八天之中淨居以爲其SKchar九十六部

之中釋僧以爲其SKchar九十六道之中佛道以爲其最

如五百聲聞弟子之中神解各别不可具列第一如

拘鄰比丘初化受法善來之首故稱第一如憍梵鉢

提比丘善護譏嫌藏身天上故稱第一故功德論云

牛腳比丘以二事不得居世間何者此比丘脚似牛

甲食飽則呞以是二事不得居世若外道見謂諸沙

門食無時節生誹𧩂心是以佛遣上天在善法講堂

坐禪善覺比丘常為衆僧作使至天上佛𣵀槃後迦

葉鳴椎大集衆僧命阿𨙻律徧觀世間誰不來者阿

𨙻律即觀世界盡來唯有憍梵比丘今在天上即遣

善覺命召使來善覺到三十三天見在善法講堂入

滅盡定彈指覺之曰世尊𣵀槃已十四日迦葉集衆

遣我相命可下世間至衆集所憍梵答曰世間已空

我不忍還欲取湼槃即以衣鉢付於善覺還歸衆僧

便取湼槃以是因縁善護其身安處天上故稱第一

也第二論云憂畱毗迦葉所以稱第一者乃㝛世以

來兄弟三人常有千弟子相隨今遇佛得度俱得羅

漢四事供養由此而興將䕶聖衆故供養中第一也

第三論云舎利弗所以稱智慧第一者世尊方欲知

身子智慧多少者以須彌為硯子四大海水為墨以

四天下竹木為筆滿四天下人為書師欲寫身子智

慧者猶不能盡況凡夫五通而能測量𫆀故稱智慧

第一也第四論云大目犍連所以稱神足第一者世

尊證説三災流行人民大飢欲反大地取地下肥以

供民命佛止不聽恐損衆生又欲一手執衆生一手

反地佛復不許故知神足第一也如密迹金剛力士

經云目連承佛聖㫖西方有一世界名光明幡佛名

光明王現在説法目連到彼聽佛語見其身長四千

里諸菩薩身長二千里其諸菩薩所食鉢器其髙一

里目連行鉢際上時諸菩薩白世尊曰唯然大聖此

蟲從何而來被沙門服行鉢際上於時彼佛言諸族

姓子慎勿發心輕慢此賢所以者何今斯少年名大

目連是釋迦文佛聲聞弟子中神足第一時光明佛

告大目連吾土菩薩及諸聲聞見卿身小咸發輕慢

仁當顯神足力承釋迦文威德目連稽首足下遶佛

七帀踊身在空廣現神足已復住佛前諸菩薩歎未

曽有佛言欲試釋迦文佛音響逺近故到此土仁者

不冝試如來音響如來音響無限無逺無近廣逺無

量不可為喻世尊告曰云何以汝神力到此世界故

是世尊釋迦文佛威德所立當遥禮釋迦文佛自當

至彼假使卿身以已神足欲還本國一劫不至目連

SKchar著地向於東方禮釋迦文佛义手自歸屈申臂

頃即時得至故知目連神足中第一也第五論云阿

𨙻律所以稱第一者時佛為大㑹説法𨙻律坐眠佛

見謂曰今如來説法汝何以眠耶夫眠者心意閉塞

與死何異𨙻律慙愧尅心自誓不敢復眠不眠遂乆

眼便失明所以然者凡有六食眼有二食一視色二

睡眠五情亦各二食得食者六根乃全以眼失食故

䘮眼根佛命耆域治之曰不眠不可治已失肉眼無

所復覩五百弟子各棄馳散倩人貫針捫摸補衣線

盡重貫無人可倩左右唱曰誰求福者與我貫針世

尊忽然到前取來吾與汝貫問曰是誰曰我是佛也

曰佛已福足復欲求福𫆀曰福德可得猒耶𨙻律思

惟佛尙求福況於凡人耶心中感結馳向佛視以至

心故忽得天眼重復思惟便得羅漢凡得羅漢皆有

三眼一肉眼二天眼三慧眼三眼視者恐肉眼亂天

眼争功精麤以襍觀故專用天眼觀大千界精麤悉

覩故言天眼第一也第六論云迦栴延所以稱善分

别義第一者將欲撰集法藏心中惟曰為人間憒閙

精思不專故隱地中七日撰集大法已訖呈佛稱曰

善哉聖所印可以為一藏此義微妙降伏外道故稱

第一又佛稱仁者辯才析理解義第一也第七論云

所以稱婆拘羅夀命極長者以曩昔曽供養六萬佛

於諸佛所常行慈心飛蜎蠕動有形命𩔖恒加慈愍

無有毫𨤲殺害之想佛告阿難如我今日正夀八十

者如來隨世欲適衆生不現其異故夀八十婆拘羅

者受前㝛世慈心之福故年夀加倍一百六十復昔

毗婆尸如來出世時有長者居明貞修禀性良謙請

佛及僧九十日四事供養有一比丘來求索藥長者

問曰何所患苦答曰頭痛長者答曰此必膈上有水

仰攻其頭是以頭痛即施一呵梨勒果因服病除縁

是福報九十一劫未曾病患阿難問婆拘羅何以不

為人説法為無四辯智慧而不説耶答曰我於四辯

捷疾之智非為不足直自樂静不善憒閙故不説法

故長命省事第一也第八論云所以稱優波離持律

第一者是五百釋子剃髪師不輕不重泯然除盡佛

命善來即成沙門佛即授戒得阿羅漢次授五百釋

子戒優波離為上座諸釋子言此我家僕何縁禮之

佛言不爾法無貴賤先達為兄俛仰不已制意為禮

即時天地大動諸天於上讚曰善哉善哉今日諸釋

降伏貢高此意難勝故地為動當五百釋子為道時

亦有九萬九千人出家為道優波離自從佛受戒已

來未曾犯如毫𨤲故稱持律第一又祇園精舍北有

一比丘得病經六年不差波離往問何所患苦欲何

所須曰我有所須以違佛教故不可説曰但説無苦

曰我唯思酒五升病便除愈優波離曰且住我為汝

問佛還即問佛有比丘病須酒為藥不審可得飲不

世尊曰我所制法除病苦者優波離即還索酒與病

比丘病即除愈重與説法得羅漢道佛讃波離汝問

此事使病比丘得𫎇除差又使得道若不得度後墮

三塗無有出期乃為將來比丘能設禁法使知輕重

得濟危厄汝真持律以律付汝勿令漏失不可示以

沙彌白衣復稱第一也第九論云所以稱難陁比丘

端正第一者餘諸比丘各名有相舍利弗有七相目

連有五相阿難有二十相猶難陁有三十相難陁金

色阿難銀色衣服光耀金縷履屣執璢璃鉢入城乞

食其有見者無不欣悦自捨如來餘諸弟子無能及

者故稱端正第一柰女請佛於外見難陁愛樂情㴱

接足為禮以手摩之雖覩美姿寂無情想形形相感

則失不浄柰女不達疑有欲心佛知其意告柰女曰

勿生疑心難陁却後七日當得羅漢以是言之知心

不變故稱第一第十論云所以稱婆陁比丘解人疑

滯第一者三世諸佛皆共八萬四千以為行法衆生

得道不必徧行衆行隨其所悟處以為宗趣何者衆

生結使不同病有多少垢有厚薄是故如來設教若

干或有一藥治衆病或有衆藥治一病猶六度相綂

一行為主衆行悉從一行不專衆病隨起隨病所起

對藥應之若計常起以無常對之若計有心起以空

心對之當其無常領行萬行皆無常也猶施造八萬

八萬皆為施所造也亦猶如來八音中一音統八響

一響統百教一教統百義一一相領至千萬億一音

報萬億其變如是略説統行其喻亦爾此比丘專以

略説為主故稱第一也第十一論云所以稱天須菩

提著好衣第一者五百弟子中有兩須菩提一王者

種一長者種其天須菩提出王者種所言天者為五

百世中常生天上化應聲聞下生王家食福自然未

曾匱乏佛還本國佛勑出家約身守節麤衣惡食艸

蓐為牀大小便為藥此比丘聞佛切教退欲還家佛

受波斯匿王請即詣佛所辭退而還阿難語曰君且

住一㝛須菩提曰道人屋舍如何可止且至白衣家

寄止一㝛明當還歸阿難曰但住今當嚴辦即往王

所種種坐具旛華香油嚴飾皆僃此比丘便於中止

㝛以適本心意便得定思惟四諦至於後夜即得羅

漢阿難白佛天須菩提已得羅漢飛在虗空佛語阿

難夫衣有二種可親不可親若著好衣益其道心此

可親近若損道心此不可親近也是故阿難或從好

衣得道或從五納弊惡得道所悟在心不拘形服也

是故言之天須菩提著好衣第一也第十二論云所

以稱羅雲持戒不毁第一者或云羅雲喜妄語好瞋

佛捨輪王之位而作沙門東西行乞不可羞𫆀以嫌

如來故作妄語若有人問如來所在實在祇舍而云

在晝闇園實在晝闇園而言在祇園反覆妄語誑於

來人阿難白佛羅雲妄語佛唤羅雲來卿實妄語𫆀

對曰實爾我所以捨聖王位者以不可恃怙皆歸無

常正使帝釋梵王皆不可保況復聖王而可恃耶佛

語羅雲我前後捨此不可稱計而汝今時方恨我𫆀

佛語羅雲汝取水來羅雲即盛滿鉢水授與如來如

來執鉢水謂羅雲曰汝見此水不對曰已見佛言此

水滿鉢無所減者喻持戒完具無所損落復瀉半棄

謂羅雲曰汝見此水不對曰見之佛言此水失半喻

戒不具足復瀉水盡示羅雲曰見此空鉢不答曰已

見佛言犯戒都盡喻如空鉢復以鉢覆地示曰汝見

此不答曰已見佛言已犯戒盡當墮地獄喻鉢口向

地也羅雲自被約勅以後未曽復犯如毫氂戒故稱

持戒第一也忍行亦為第一故舍利弗將羅雲入舍

衛城乞食時有婆羅門見羅雲在後行即興惡意打

羅雲頭破血流汙面羅雲即生惡念要當方便報此

怨家舍利弗已知心念為其拭血謂羅雲曰當憶汝

父昔為王時人來索眼即挑眼與截手截足亦不悔

恨若為𧰼時以牙與人亦不猒倦汝今云何起此惡

念羅雲聞説即自尅責我今云何惡心向彼即忍如

地不起害心如毛髪許時打羅雲者墮無擇地獄中

以是因縁持戒忍行SKchar為第一也第十三論云所以

稱盤陁比丘暗鈍然能變形第一者良由佛教使誦

掃箒得箒㤀掃得掃忘箒六年之中專心誦此意遂

解悟而自惟曰箒者篲掃者除篲者即喻八正道糞

者喻三毒垢也以八正道篲掃三毒垢所謂掃箒義

者止謂此耶深思此理心即開解得阿羅漢道復有

婆羅門名曰梵天亦名世典博覽羣籍圖書祕讖天

文地理無不闗練故名世典自以德髙命共論議謂

般陁曰能與我共論𫆀般陁曰我尚能與汝祖父梵

天共論何況汝盲無目人乎梵志尋言即語曰盲與

無目有何等異般陁黙然不對無以相酬即以神足

相答騰空去地四丈九尺結跏跌坐梵志仰瞻敬情

内發時舍利弗知其辭匱現變相答若不往屈梵志

不度即以神足作般陁形便使般陁本形不現化形

問曰汝為是天是人乎答曰是人又問人為是男子

不曰是男子又問男子與人有何等異答曰不異又

問人者綂名男子據形何得不異向言盲者謂不見

今世後世善惡之報無目者謂無智慧之眼以斷結

使也梵志心解即得法眼浄以是因縁般陁變形為

第一也此之羅漢且偏據一長而云第一若論實德神解並皆第一也如増一阿含

經云時世尊於十五日説戒時諸比丘僧及五百比

丘衆從衹洹没詣阿耨達池時龍王至世尊所頭面

禮足在一面坐觀衆空無舍利弗今無此坐佛告目

連言汝速至舍利佛所以我聲告目連承教往舍衛

城語舍利弗言佛呼汝來阿耨達龍王欲得相見舍

利弗自解祇支帶著目連前謂目連曰汝有神足舉

此衣帶結目連執帶不能移動盡力欲舉地皆大動

舍利弗便舉目連著東弗于逮又以帶纒須彌山目

連便舉動須彌山舍利弗復以此帶纒如來座目連

遂不能動捨帯還龍王所遥見舍利弗已在前至結

跏趺坐繫念在前目連白佛言我不失神足𫆀何以

故舍利弗後没先至佛曰不退舍利弗有大智慧佛

告目連衆多比丘無恭敬心於汝言舍利弗神足勝

汝汝可於此衆中現其威力對曰承教即於座起往

須彌山頂以一足蹈山頂舉一足著梵天上蹴須彌

山使地六反震動時諸比丘歎未曾有目連説偈時

六十比丘因此漏盡意解又文殊師利般𣵀槃經云

佛告跋陁羅菩薩此文殊師利有大慈悲生於此國

多羅聚落梵德婆羅門家其生之時家内屋宅化如

蓮華從母右脇出身紫金色墮地能語如天童子有

七寳葢隨覆其上九十五種諸論議師無能酧對唯

於佛所出家學道住首楞嚴三昧佛湼槃後四百五

十嵗當至雪山為五百仙人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十二部經教化令

住不退已至本生地於空野澤尼拘樓陁𣗳下結跏

趺坐入首楞嚴三昩身諸毛孔出金色光徧照十方

世界度有縁者身如紫金山正長丈六圓光嚴顯面

各一尋於圓光内有五百化佛一一化佛有五化菩

薩以為侍者佛告跋陁波羅是文殊師利有無量神

通變現不可具説若有衆生但聞文殊師利名除却

十二億劫生死之罪若禮拜供養者生生之處恒生

佛家若未得見當誦持首楞嚴稱文殊師利名一日

至七日文殊必來至其人所若有㝛業障者夢中得

見夢中見者於現在身若求聲聞以見文殊師利故

得須陁洹乃至阿𨙻含若出家人見者以得見故一

日一夜成阿羅漢若有㴱信方等經典是法王子於

禪定中為説㴱法亂心多者於其夢中為説實義令

其堅固於無上道得不退轉我滅度後一切衆生其

有得聞文殊師利名者見形像者百千劫中不墮惡

道若有受持讀誦文殊師利名者設有重障不墮阿

鼻極惡猛火常生他方清浄國土值佛聞法得無生

忍又賢愚經云佛在王舍城鷲頭山中時波羅柰王

名波羅摩逹王有輔相生一男兒相好僃滿身色紫

金姿容挺特輔相見子倍增怡悦其母素性不能良

善懐妊已來悲矜苦厄悲潤黎庻等心䕶養父召相

師令占相之相師見喜因為立字號曰彌勒其兒殊

稱合土宣聞國王聞懼恐大奪位聞其未長當預除

㓕即勑輔相聞汝有子容相有異汝可將來吾欲得

見時宮内人及父知王欲圖甚懐湯火餘經權計即報王言近遣

向南天國外舅家養來奉侍王其兒有舅名波婆梨在波婆冨羅國

為彼國師聰明髙博智達殊才五百弟子恒逐諮禀

於時輔相憐愛其子懼被其害密計遣人乗象送之

舅見彌勒覩其色好加意愛養敬視在懐其年漸大

教使學問一日諮受勝餘終年學未經歳普通經書

時波婆梨見其外甥學既不乆通逹諸書欲為作㑹

顯揚其美遣一弟子至波羅柰語於輔相説兒所學

索於珍寳欲為設㑹其弟子往至于中道聞人説佛

無量德行思慕欲見即往趣佛未到中間為虎所噉

乗其善心生第一四天波婆梨自竭所有為設大㑹

一切都集設㑹已訖大施達嚫人得五百金錢財物

罄盡有一婆羅門名勞度差SKchar於後至獨不得食唯

與五百金錢勞度差言聞汝設施云何空爾若必拒

逆不見給者汝更七日頭破七段時波婆梨恐有惡

祝及餘蠱道事不可輕㴱以為懼前使弟子終生天

者遥見其師愁顇無頼即從天下來到其前問其師

言何故愁憂師具廣説天白師言勞度差者未識頂

法愚癡迷網惡邪之人竟何所能而乃憂此今惟有

SKchar解頂法無極法王特可歸依時波婆梨聞天説

佛即重問之佛是何人天即説佛功德智慧不可稱

計今在王舍城鷲頭山中時波婆梨聞歎佛德自思

必是我書所説佛星下現天地大動當生聖人今悉

有此即勑彌勒等十六人往看相好心念難之我師

波婆梨為有幾相我師年㡬我師是何種姓我師有

㡬弟子若答知數斯必是佛汝寺必為弟子遣一人

語我消息時彌勒等進趣王舍近到鷲山見佛光明

種種神異衆相赫然益以歡喜即奉師勑遥以心難

佛遥答之一一無差㴱生敬仰頭面禮訖佛為説法

其十五人得法眼浄求索出家佛言善來鬚髪自墮

法衣在身重為説法成阿羅漢十六人中時有一人

字賔祈竒是波婆姊子即遣往白消息還到本國具

以聞見廣為説之波婆聞喜即從生起長跪合掌向

王舍城誠心請佛唯願屈神來見接濟如來遥知屈

申臂頃來到其前禮已舉頭見佛驚喜佛為説法逮

阿𨙻含於時世尊尋還鷲山唯彌勒一人不取小果誓發大願志趣菩提也

佛告諸比丘於未來世此閻浮提土地方正平坦廣

愽無有山川地生輭艸猶如天衣爾時人民夀八萬

四千嵗身長八丈端正殊妙人性仁和具修十善彼

時當有轉輪聖王名曰勝伽𣈆書其也彼時有婆羅門家

生一男兒字曰彌勒身色紫金三十二相衆好畢滿

光明殊赫出家學道成最正覺廣為衆生轉妙法輪

其第一大會度九十三億衆生之𩔖第二大㑹度九

十一億第三大㑹度九十億如是三㑹説法得𫎇度

者悉我遺法種福衆生皆得在彼三㑹之中阿難白

佛不審從何造起名為彌勒佛言過去久逺習慈三

昩定意柔輭更無害心故字彌勒梵云彌勒此曰慈氏故彌勒者亦是

姓也餘經云過去有佛已字彌勒值佛立願同名彌勒字阿逸多者此云無能勝智過於人故云無能勝

頌曰

  賢人軌玄度 弱喪升虗遷 師通資自發

  神光照有縁 應變各殊别 聖録同靈篇

  乘乾因九五 逸響亮三千 法鼓振玄教

  龍飛應人天 恬智冥微妙 縹䎵詠重玄

  磐紆七七紀 嘉運莅中旛 挺此四八姿

  映蔚華林園

感應縁略引二驗

晉沙門竺鳩摩羅什

宋沙門釋法顯

晉長安有鳩摩羅什此云童夀天竺人也家世國相

什祖父達多倜儻不羣名重於國父鳩摩羅炎聰明

有懿節將嗣相位乃辭避出家東度䓗嶺龜兹王聞

其棄榮甚敬慕之自出郊迎請為國師王有妺年始

二十才悟明敏過目必能一聞則誦且體有赤黶法

生智子諸國娉之並皆不許及見炎心欲當之乃逼

以妻焉既而懐什什在胎中其母慧解倍常聞雀梨

大寺名德既多又有得道之僧即與王族貴女德行

諸尼彌日設供請齋聼法什母忽自通天竺語難問

之辭必窮淵致衆咸歎異有羅漢達摩瞿沙曰此必

懐智子為説舍利弗在胎之證及什生之後還忘前

言頃之什母樂欲出家夫未之許遂更産一男名佛

沙提婆後因出城遊觀見塜間枯骨異處縱横於是

㴱惟苦本定求離俗誓不落髪不咽飲食至六日夜

氣力綿乏疑不逹旦夫乃懼而許焉以未剃髪故猶

不嘗進即勑人除髪乃下飲食次旦受戒仍業禪法

專精匪懈學得初果什年七嵗亦俱出家從師受經

日誦千偈偈有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誦毗曇既

過師授其義即自通達無幽不暢時龜兹國人以其

母王女利養甚多乃携什避之什年九嵗隨母度辛

頭河至罽賔國遇名德法師盤頭達多即罽賔王之

從弟也淵粹有大量材明愽識獨歩當時三藏九部

莫不該練從旦至中手寫千偈從中至暮亦誦千偈

名播諸國逺近師之什至即崇以師禮從受襍藏中

長二含凡四百萬言達多每稱什神俊遂聲徹於王

王即請入集外道論師共相攻難言氣始交外道輕

其年㓜言頗不遜什乗隙而挫之外道折伏愧惋無

言王益敬異日給鵝腊一𨾏秔𬹃各二斗酥六升此

外國之上供也所住寺僧乃差大僧五人沙彌十人

營視掃灑有若弟子其見尊崇如此至年十二其母

携還龜兹諸國皆聘以好爵什並不顧時什母將什

至月氏北山有一羅漢見而異之謂其母曰常當守

護此沙彌若至三十五不破戒者當大興佛法度無

數人與優波掬多無異若戒不全無能為也止可才

明俊乂法師而已什進到沙勒國頂戴佛鉢心自念

言鉢形甚大何其輕耶即重不可勝失聲下之母問

其故答云兒心有分别鉢有輕重耳遂停沙勒一年

其冬誦阿毗曇於十門修智諸品無所諮受而僃達

其妙又於六足諸門無所滯礙沙勒國有三藏沙門

名喜見謂其王曰此沙彌不可輕王冝請令初開法

門凡有二益一國内沙門恥其不逮必見勉勵二龜

兹王必謂出我國而彼尊之是我尊也必來交好王

許焉即設大㑹請什升座説轉法輪經龜兹王果遣

使酬其親好什以説法之暇乃尋訪外道經書善學

韋陁舍多論多明文辭製作問答等事愽覽四韋陁

典及五明諸論隂陽星筭莫不畢盡妙達吉凶言若

符契為性率達什初學小乗後專務方等乃歎曰吾

昔學小乗如人不識金以鍮石為妙因廣求義要受

誦中百二論及十二門論等頃之隨母進到溫㝛國

即龜兹之北界時温㝛有一道士神辯英秀振名諸

國手擊王鼓而自誓言論勝我者斬首謝之什既至

以二義相檢即迷悶自失稽首歸依於是聲滿䓗左

譽宣河外龜兹王躬往温㝛迎什還國廣説諸經四

逺學宗莫有能抗時王女為尼字阿竭耶末帝博覽

羣經特㴱禪要云已證二果聞法喜踊乃更設大集

請問方等經奥什為㭊辯諸法皆空無我分别隂界

假名非實時㑹聽者莫不悲感追悼皆恨悟之晚矣

至年二十受戒於王宮從卑摩羅义學十誦律有頃

什母辭往天竺謂龜兹王白純曰汝國尋衰吾其去

矣行至天竺進登三果什母臨去謂什曰方等㴱教

應大闡真丹傳之東土唯爾之力但於自身無利其

可如何什曰大士之道利彼亡軀若必使大化流傳

能洗悟矇俗雖復身當鑪鑊若而無恨於是畱住龜

兹止乎新寺後於寺側故宮中初得放光經始就披

讀魔來蔽文唯見空牒什知魔所為誓心逾固魔去

字顯仍習誦之復聞空中聲曰汝是智人何用讀此

什曰汝是小魔冝時速去我心如地不可轉也停住

二年廣誦大乗經論洞其祕奥龜兹王為造金師子

座以大秦錦褥鋪之令什升而説法什曰家師猶未

悟大乗欲躬往仰禮不得停此俄而大師盤頭達多

不逺而至王曰大師何能逺顧達多曰一聞弟子所

悟非常二聞大王弘賛佛道故窅渉艱危逺萃神國

什得師至欣遂本懐為説德女問經多明因縁空假

昔與師俱所不信故先説也師謂什曰汝於大乗見

何異相而欲尚之什曰大乗㴱浄明有法皆空小乗

偏局多滯名相師曰汝説一切皆空甚可畏也安捨

有而愛空乎如昔狂人令織師織錦極令細好織師

加意細若微塵狂人猶恨其麤織師大怒乃指空示

曰此是細縷狂人曰何以不見師曰此縷極細我工

之良匠猶且不見況他人耶狂人大喜以付織師師

亦効焉皆𫎇上賞而實無物汝之空法亦由此也什

乃連𩔖而陳之往復苦至經一月餘日方乃信服師

歎曰師不能達反啓其志驗於今矣於是禮什為師

言和尚是我大乗師我是和尚小乗師矣西域諸國

咸伏什神㑺每至講説諸王皆長跪座側令什踐而

登焉其見重如此什既道流西域名被東川時符堅

偽號關中有外國前部王及龜兹王弟並來朝堅堅

引見二王説堅云西域多産珍竒請兵往定以求内

附至堅建元十三年歳次丁丑正月太史奏云有星

見外國分野當有大德智人入輔中國堅曰朕聞西

域有鳩摩羅什襄陽有沙門道安將非此耶即遣使

求之至十七年二月鄯鄯王前部王等又説堅請兵

西伐十八年九月堅遣驍𮪍將軍呂光陵江將軍姜

飛將前部王及車師王等率兵七萬西伐龜兹及烏

耆諸國臨發堅餞光於建章宮謂光曰夫帝王應天

而治以子愛蒼生為本豈貪其地而伐之正以懐道

之人故也朕聞西國有鳩摩羅什㴱解法相善閑隂

陽為後學之宗朕甚思之賢哲者國之大寳若克龜

兹即驛送什光軍未至什謂龜兹王白純曰國運衰

矣當有勍敵日下人從東方來冝恭承之勿抗其鋒

純不從而戰光遂破龜兹殺純立純弟震為主光既

獲什未測其智量見其年齒尚少乃凡人戲之光還

中路置軍於山下將士已休什曰不可在此必見狼

狽冝徙軍隴上光不納諌至夜果大雨洪潦𭧂起水

㴱數丈死者數千光始密而異之什謂光曰此凶亾

之地不冝淹畱推運揆數應速言歸中路必有福地

可居光從之至涼州聞符堅已為姚萇所害光三軍

縞素大臨城南於是竊號闗外稱年太安太安二年

正月姑臧大風什曰不祥之風當有姧叛然不勞自

定也後方驗什之言也什停涼積年呂光父子旣不

弘道故藴其㴱解無所宣化符堅已亾竟不相見及

姚萇僣有闗中亦挹其高名虗心要請呂以什智計

多解恐為姚謀不許東入及萇卒子興襲位復遣敦

請興弘始三年三月有樹連理生于廟庭逍遥園䓗

變為𮎼以為美瑞謂智人應入至五月興遣隴西公

碩德西伐呂隆隆軍大破至九月隆上表歸降方得

迎什入關以其年十月二十日至于長安興待以國

師之禮甚見優寵晤言相對則淹畱終日研微造盡

則窮年㤀倦自大法東被始於漢明渉歷魏晉經論

漸多而天竺所出多滯文格義興少崇三寳鋭志講

集什既至止仍請入西明閣及逍遥園譯出衆經什

既率多諳誦無不究盡轉能漢言音譯流便既覽舊

經義多紕僻皆由先度失㫖故不與梵本相應興使

沙門僧䂮僧遷法欽道流道恒道標僧叡僧肇等八

百餘人諮受什㫖更令出大品什持梵本興執舊經

以相讎校其襍文異舊者義皆圓通衆心愜伏莫不

欣賛興以佛道沖䆳其行惟善信為出若之良津御

世之洪則故託意九經遊心十二乃著通三世論以

勗示因果王公已下並欽賛厥風大將軍常山公顯

左將軍安城侯嵩並篤信縁業屢請什於長安大寺

講説新經續出大小乗經論凡有三百九十餘卷名

在别傳並暢顯神源揮發幽𦤺于時四方義士萬里

必集盛業久大于今式仰諸方道俗英賢之徒如釋

慧逺等學貫羣經棟梁遺化而時去聖久逺疑義莫

決乃封以諮什凡覲國王必有賛德見佛之儀以歌

歎為貴經中偈頌皆其式也但改梵為秦失其藻蔚

雖得大意殊隔文體有似嚼飯與人非徒失味乃令

嘔噦也什常作頌贈沙門法和云心山育明德流熏

萬由延哀鸞孤桐上清音徹九天凡為十偈辭喻皆

爾什雅好大乗志存敷演常歎曰吾若著筆作大乗

阿毗曇非迦栴延子所比也今在秦地㴱識者寡折

翮於此將何所論乃悽然而止唯為姚興著實相論

二卷并注維摩經出言成章無所改刪辭喻婉約莫

非玄奥什為人神情映徹慠岸出羣應機領會罕有

其匹篤性仁厚汎愛為心虗已善誘終日無勌姚主

嘗謂什曰大師聰明超悟天下莫二若一旦後世何

可使法種無嗣於是杯度比丘在彭城聞什在長安

乃歎曰吾與此子戲别三百餘年杳然未期遲有遇

於來生耳什未終省覺四大不悆口云願凡所宣譯

傳流後世咸共弘通今於衆前發誠實誓若所傳無

謬者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焦爛以偽秦𢎞始十一年

八月二十日卒於長安是嵗晉義熈五年也即於逍

遥園依外國法以火焚屍薪滅形碎唯舌不灰

宋江陵辛寺有釋法顯姓龔平陽武陽人志行明敏

儀軌整肅常慨經律舛闕志勵尋求以晉隆安三年

與同學慧景道整慧應慧嵬等發自長安西度流沙

上無飛鳥下無𧺆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

准東西人骨以摽行路耳屢有𤍠風惡鬼遇之必死

顯任縁委命直過險難有頃至䓗嶺䓗嶺冬夏積雪

有惡龍吐毒風雨沙礫山路艱危壁立千仭昔有鑿

石通路𠊓施梯道凡度七百餘所又躡懸絙過河數

十餘處皆漢時張騫甘父所不至也次度雪山山遇

寒風𭧂起慧景噤顫不能前語顯曰吾其死矣卿可

前去勿得俱殞言絶而卒顯撫之泣曰本圖不果命

也奈何復自力孤行遂過山險凡所經歷四十餘國

將至天竺去王舍城三十餘里有一寺逼⿰目𡨋過之顯

欲詣耆闍崛山寺僧諌曰路甚艱阻且多黒師子亟

經噉人何由可至顯曰逺渉數萬誓到靈鷲身命不

期出息非保豈可使積年之誠既至而廢耶雖有險

難吾不懼也衆莫能止乃遣兩僧送之顯既至山日

將曛夕遂欲停㝛兩僧危懼捨之而還顯獨畱山中

燒香禮拜翹感舊迹如覩聖儀至夜有三黑師子來

蹲顯前舐脣揺尾顯誦經不輟一心念佛師子乃低

頭下尾伏顯足前顯以手摩之呪曰若欲相害待我

誦竟若見試者可使退矣師子良久乃去明晨還返

路窮幽梗止有一徑通行未至里餘忽逄一道人年

可九十容服麤素而神氣㑺逺顯雖覺其韻髙而不

悟是神人後又逄一少僧顯問曰向耆年是誰耶答

云頭陁迦葉大弟子也顯方大惋恨更追至山所有

横石塞于室口遂不得入顯流涕而去進至迦施國

國有白耳龍每與衆僧約令國内豐熟皆有信効沙

門為起龍舍并設福食每至夏坐訖龍輒化作一小

虵兩耳悉白衆皆咸識是龍以銅盂盛酪置龍於中

從上座至下行之徧乃化去年輒一出顯亦親見後

至中天竺於摩竭提邑波連弗阿育王塔南天王寺

得摩訶僧衹律又得薩婆多律抄襍阿毗曇心線經

方等泥洹經等顯畱三年學胡語胡書方躬自書寫

於是持經像寄附商客到師子國顯同旅十餘或畱

或亾顧影唯己常懐悲慨忽於玉像前見商人以晉

地一白團絹扇供養不覺悽然下淚停二年復得彌

沙塞律長襍二含及襍藏並漢土所無既而附商人

大舶循海而還舶有二百許人值黒風水入衆皆惶

懼即取襍物棄之顯恐棄其經像唯一心念觀世音

及歸命漢土衆僧舶任風而去得無傷壊經十餘日

達耶婆提國停五月復隨他商東適廣州舉帆二十

餘日夜忽大風合舶震懼衆咸議曰坐載此沙門使

我等狼狽不可以一人故令一衆俱亾共欲推之法

顯檀越勵聲呵商人曰汝若下此沙門亦應下我不

爾便當見殺漢地帝王奉佛敬僧我若至彼告王必

當罪汝商人相視失色俛仰而止既水盡粮竭唯任

風隨流忽至岸見藜藿菜依然知是漢地但未可測

何方即乗船入浦尋村見獵者二人顯問此是何地

𫆀獵人曰此是青州長廣郡牢山南㟁獵人還以告

太守李嶷嶷素信敬志聞沙門逺至躬自迎慰顯持

經像隨還頃之欲南歸青州刺史請畱過冬顯曰貧

道投身於不返之地志在弘通何期未果不得久停

遂南造京師就外國禪師佛䭾跋陁於道掦寺翻譯

經律論等百餘萬言流布教化咸使見聞有一家失

其姓名居近朱雀門世奉正化自寫一部讀誦供養

無别經室與襍書共屋後風火忽起延及其家資物

皆盡唯泥洹經儼然具存煨燼不侵卷色無改京師

共傳咸歎神妙其餘經律後至荆州卒於辛寺春秋

八十有六衆咸慟惜其遊履諸國别有大傳二驗出梁髙僧

法苑珠林卷第三十四

校譌

 第二十五紙二十行楊宋南藏作場

音釋

 呞抽知切噍也𣯛呂攴切十毫曰𣯛踈士切履屬徐醉切帚也

 切踐初㨷切施也公户切師巫以左道惑人也亾沼倜儻

 歴切儻他朗切倜儻卓異貌綺㦸切舋也孔也烏貫切懊歎也思亦切乾肉也

 窅烏皎切㴱遠也時戰狼狽狼盧當切邦妹切渠委切度也

 切白𮎼齒改切香艸也匹夷切䟽也下革切鳥之勁羽也渠堯切企也

 常熟居士嚴澤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三十四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趙之昻書 溧水毛詩賦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