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九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三十

法苑珠林巻第二十九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福田篇第十

 述意部

自大覺泥洹福歸衆聖開士應眞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末教並飛化

衆刹隨縁攝誘感殊則同空天隔應合則異境對顔

是以隨敬一僧則五眼開淨隨施一毫則六度無盡

 優劣部

如優婆塞戒經云佛言世間福田凡有三種一報恩

田二功徳田三貧窮田報恩田者所謂父母師長和

尚功徳田者從得暖法乃至阿耨菩提貧窮田者一

切窮苦困厄之人世尊是二種田一報恩田二功徳

田法亦如是衆僧是三種田一報恩田二功徳田三

貧窮田以是因縁已受戒者應當至心勤供三寳若

人共施財物福田施心俱等是二福徳等無差别有

財心俱等福田勝者得果報勝有田心俱下財物勝

者得果則勝有田財俱下施心勝者得果亦勝有田

財俱勝施心下者得果不如善男子智者施時不為

果報何以故定知此因必得果故又僧伽吒經云佛

告一切勇菩薩言若三千大千世界滿中胡麻以此

數轉輪聖王若有人布施如是輪王不如布施一須

陀洹若施三千世界諸須陀洹所得功徳不如施一

斯陀含若施三千世界諸斯陀含不如施一阿那含

若施三千世界諸阿那含不如施一阿羅漢若施三

千世界諸阿羅漢不如施一辟支佛若施三千世界

諸辟支佛不如施一菩薩若施三千世界諸菩薩不

如施一如來所起清淨心若於三千世界諸如來所

生清淨心不如凡夫聞此法門功徳勝彼何況書冩

讀誦受持爾時一切大衆白佛言世尊一佛福徳有

幾量耶佛言譬如大地微塵如恒河沙等衆生悉作

十地菩薩如是一切十地菩薩所有功徳不如一佛

福徳之力又阿毗曇甘露味經云福田好有三種一

大徳田二貧苦田三大徳貧苦田云何大徳田謂佛

辟支四沙門果等云何貧苦田謂畜生老病等云何

大徳貧苦田謂聖人老病等若施大徳田恭敬心得

大報若施貧苦田憐愍心得大報若施大徳貧苦田

恭敬憐愍心得大報是為福田好云何物好不殺偷

奪欺誑得物隨有淨物多少布施是為物好若布施

佛時一切得福若布施衆僧受用得一切福未受用

不得一切福若供養法故得大報若學人聰明大智

慧以法故供養是謂供養法布施得冨受施竟得樂

力壽等功徳餘勝得大果報若施畜生受百世報若

施不善人受千世報若施善人受千萬世報若施離

欲凡夫受千萬億世報若施得道人得無數世報若

施佛得至湼槃又布施有六難一憍慢施二求名施

三為力施四強與施五因縁施六求報施又佛說

聚陀羅尼經云佛言若復有人持以七寳如須彌山

等於一劫中布施聲聞辟支佛不如有出家在家人

能持一錢以用布施初發菩提心人得福徳多比前

功徳百分千分萬分不及其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

能及寳梁經云佛言善男子我今說世有二種應受

信施何等為二一勤行精進二得解脫令此施主得

大利益有三種施一常施食二僧房舍三行慈心此

三福中慈心最勝又菩薩本行經云須達居家貧窮

無有財産至信道徳佛教布施須達白佛多施耶少

施耶佛告須達所施雖多而獲報少布施雖少而獲

報多如施雖多而無至心貢髙自大信邪倒見不得

快士所施雖多而獲報少猶如田薄下種雖多收實

甚少何謂施少而獲大福者如施雖少歡喜恭敬與

不望報恩佛及辟支四沙門等所施雖少獲報𢎞大

猶如良田所種雖少收實甚多又智度論云以大悲

心施物雖同福徳多少隨心優劣如舍利弗以一鉢

飯上佛佛卽𮞉施狗而問舍利弗汝以飯施我我以

飯施狗誰得福多舍利弗言如我解佛義佛施狗福

多佛田第一不如施狗以是故知大福從心不在田

也如舍利弗千萬億倍不及佛心所以者何心為内

主田是外事故或時布施之福在於福田如億耳阿

羅漢昔以一蕐施於佛塔九十一劫人天中受樂餘

福徳力得阿羅漢又如阿輸迦王為小兒時以土施

佛王閻浮提起八萬塔最後得道施物至賤小兒心

薄但以福田妙故得大果報當知大福從良田生若

大中之上三事都具心物福田皆妙如佛以好蕐散

十方佛時問曰此布施福云何増長答曰應時施故

得福増長如經說飢餓時施得福増多或遠行來時

若曠路險道中施若常施不斷或時常念施故施得

増廣又増一阿含經云施畜生食者獲福百倍與犯

戒人食者獲福千倍施持戒人食者獲福萬陪施斷

欲仙人食者獲福千萬倍與向須陀洹食者獲福不

可計況成須陀洹乎況向斯陀含得陀含道乃至那

含羅漢辟支如來等其福功徳不可稱計又智度論

云如大月氏弗迦羅城中有一畫師名曰千那到東

方多刹施羅國客畫十二年得三十兩金持還本國

於弗迦羅城中聞打鼓作大㑹聲徃見衆僧信心清

淨卽問維那此衆中用幾許物得作一日食維那答

曰用三十兩金足得一日食卽以所有三十兩金付

維那爲我作一日食我明日當來空手而歸其婦問

曰十二年作得何物答曰我得三十兩金卽問金在

何所答言已作福田中種子婦言何等福田答言施

與衆僧婦便縛其夫送官治罪斷事大官問以何事

故婦言我夫狂癡十二年作得金三十兩不憐愍婦

兒盡以與他依如官制取縛將來大官問其夫汝何

以不供給婦兒乃以與他答言我先世不行功徳今

世貧窮受諸辛苦今世遭遇福田若不種福後世復

貧貧貧相續無得脫時我今欲頓捨貧窮以是故盡

以金施衆僧大官元是優婆塞信佛清淨聞是語已

讚言是為甚難勤苦得此少物盡以施僧汝是善人

卽脫身瓔珞及所乗馬并一聚落以施貧人而語之

言汝始施衆僧衆僧未食是為榖子未種芽已得生

大果方在後耳以是故言難得之物盡用布施其福

最多

 平等部

依大莊嚴論云夫取福田當取其徳不應擇少壯老

弊佛言我昔曽聞有檀越遣知識道人詣僧伽藍請

諸衆僧但求老大不用年少後知識道人請諸衆僧

次到沙彌然其不用沙彌語言何故不用我等答言

檀越不用非是我也勸化道人卽説偈言

  耆年有㝛徳 髪白而面皺 秀眉齒缺落

  背傴支節攣 檀越樂如是 不喜見㓜小

時寺中有諸沙彌盡是阿羅漢皆作是語彼之檀越

愚無智慧不樂有徳唯貪耆老卽説偈言

  所謂長老者 不必在髪白 面皺牙齒落

  愚癡無智慧 所責能修福 除滅去諸惡

  淨修梵行者 是名為長老 我破於毁譽

  不生増減行 但令彼檀越 獲得於罪過

  又於僧福田 誹謗生増減 我等應速徃

  起發彼檀越 莫令墮惡趣 彼諸沙彌等

  尋以神通力 化作老人像 髪白而面皺

  秀眉牙齒落 僂脊而拄杖 詣彼檀越家

  檀越既見已 心生大歡慶 燒香散名華

  速請令就坐 既至須㬰頃 還復沙彌形

  檀越生驚SKchar 變化乃如是 爲飲天甘露

  容色忽解變

爾時沙彌卽作是言我非夜义亦非羅刹先見檀越

選擇耆老於僧福田生髙下想壞汝善根故作是化

令汝改悔卽説偈言

  譬如蚊子𭉨 欲盡大海底 世間無能測

  衆僧功徳者 一切皆無能 籌量僧功徳

  況汝獨一已 而欲測量彼

汝寧不聞如來所説四不可輕王子蛇火沙彌等如

菴羅果内生外熟外生内熟莫妄稱量前人長短一

念之中亦可得道於僧福田莫生分别卽説偈言

  衆僧功徳海 無能測量者 佛尚生欣敬

  自以百偈讚 況餘一切人 而當不稱歎

  廣大良福田 種少獲大利 是故於衆僧

  耆老及少年 等心而供養 不應生分别

爾時檀越聞是語已身毛為豎五體投地求哀懴悔

頌曰

  通達四果  善㑹六情  探玄啓悟

  證理懷禎  老少和穆  普敬祇誠

  隨縁赴供  攝誘幽冥

歸信篇第十一

 述意部

夫信為道原功徳之母智是出世解脱之基無信不

可以登輕舟無智不可以斷微惑斯道顯然升沉目

覩數見愚夫不信業因能生報果謂貧冨自然苦樂

天性好醜不由忍恚貴賤非闗恭惰衆生自惑譬同

草木好惡自然豈由因得今依佛經不同外道夫論

貧冨皆由業縁貴賤非闗運命愚智不可易慮妍醜

弗可換身故經云果報好醜定之於業書云命相吉

凶懸之於天以此言之軍民業貧者與之而弗得必

其相冨者任置而恒豐故漢文帝以夢而寵鄧通相

者占通貧而餓死帝曰能冨在我何謂貧乎與之銅

山壽任其冶鑄後遭事逃避餓死人家又寧稟離王

侍婢有娠相者占之貴而當王王曰非我之胤便欲

殺之婢曰氣從天來故我有娠及子之産王謂不祥

捐 --捐圏則猪嘘棄欄則馬乳而得不死卒為夫餘之王

故知業縁命運定於冥兆終然不改弗可與奪也故

知作善得福為惡受殃業果不謬斯理皎然如何封

愚𢫎迷不悟又昔武丁之時遂有桑穀共生于朝太

史占曰野草生朝朝其亾矣武丁恐懼側身修善桑

穀枯死殷道中興豈非為善而有福也又帝辛之時

有雀生烏在城之隅太史占曰以小生大國家必昌

帝辛驕暴不修善政殷國遂亾豈非為惡之有殃也

如是史籍具引非一如何頑固頓乖經史世人共覩

春時下種冬則收藏如施有來報感胎㲲之與掌錢

徳必現酬致銜珠之與負鹿又昔人一瓢以濟餒夫

尚得扶輪相報今供一齋以施大衆寧無福禄相酬

 小乗部

如涅槃經佛言衆生有二一者有信二者無信有信

之人則名可治定得涅槃瘡疣無故無信之人名一

闡提名不可治又襍阿含經世尊爲婆羅門説耕田

偈云

  信心爲種子 苦行爲時雨 智慧爲特軛

  慚愧心爲轅 正念自守護 是則善御者

  保藏自口業 知食處内藏 直實爲眞乗

  樂住爲懈息 精進爲廢荒 安隱爲速進

  直徃不轉還 得到無憂處 如是耕田者

  逮得甘露果 如是耕田者 不還受諸有

爾時婆羅門聞已發心出家得阿羅漢道又寶性論

云為六種人故説三寶一調御師二調御師法三調

御師弟子何等為六種人一大乘二中乘三小乘四

信佛五信法六信僧又僧伽吒經云時有一切勇菩

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何因縁故此㑹衆生得發菩提

佛言一切勇乃徃過去無數阿僧祇劫有佛世尊號

曰寶徳我時作摩納之子此㑹衆生住佛智慧者徃

昔之時悉在鹿中我時發願如是諸鹿我皆令住佛

智慧中時鹿聞已尋皆發願得如是一切勇此㑹大

衆因彼善根當得阿耨菩提又正法念經云若有衆

生修善以清淨心歸佛法僧一彈指頃不生餘心命

終生白摩尼天五欲恣情心意恱樂三歸功徳乃至

報盡於未來世得至湼槃又無上處經云佛告比丘

有三無上處一佛無上處二法無上處三僧無上處

若諸衆生兩足四足無足多足若色無色有想無想

非有想非無想如來於中説無上處若有衆生於無

上處起信向心者於天人中得無上果報

 大乘部

如出生菩提心經云爾時迦葉婆羅門白佛言世尊

發菩提心者應攝幾許福聚爾時世尊以偈説言

  若此佛刹諸衆生  令住信心及持戒

  如彼最上大福聚  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此佛刹諸衆生  令住信心於法行

  如彼最上大福聚  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諸佛刹恒河沙  皆悉造寺求福故

  復造諸塔如須彌  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有佛刹如恒沙  皆悉遍施諸七寶

  如彼最上大福聚  不及道心十六分

  如鐵圍山髙廣大  造塔無量爲諸佛

  如是求福衆生等  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諸衆生具滿劫  若頭若SKchar常擔戴

  如彼最勝福徳聚  不及道心十六分

  如是人等得勝法  若求菩提利衆生

  彼等衆生最勝者  此無比𩔖況有上

  是故得聞此諸法  智者常生樂法心

  當得無邉大福聚  速得證於無上道

又湼槃經云佛讚迦葉若有衆生於熈連河沙等諸

佛所發菩提心乃能於惡世受持如是經典不生誹

謗善男子若有能於一恒河沙等諸佛世尊所發菩

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經愛樂是典不能

為人分别廣説若有衆生於二恒河沙等佛所發菩

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法正解信樂受持

讀誦亦不能為他人廣説若有衆生於三恒河沙等

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法受持

讀誦書冩經卷雖為他説未解深義若有衆生於四

恒河沙等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

是法受持讀誦書冩經巻為他廣説十六分中一分

之義雖復演説亦不具足若有衆生於五恒河沙等

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經受持

讀誦廣為人説十六分中八分之義若有於六恒河

沙等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經

受持讀誦為他廣説十六分中十二分義若有衆生

於七恒河沙等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

不謗是法受持讀誦為他廣説十六分中十四分義

若有於八恒河沙等佛所發菩提心然後乃能於惡

世中不謗是法受持讀誦亦勸他人令得書冩自能

聽受復勸他人令得聽受又大悲經云佛告阿難若

有衆生於諸佛所一發信心如是善根終不敗亾況

復諸餘善根譬如有人析破一毛以為百分取一分

毛霑一滴水持至我所而作是言我以此水寄付瞿

曇莫令此水而有増減亦莫令風日飄暴乾竭此水

不令鳥獸飲之令盡勿使異水而有和雜以噐盛持

莫置在地如來爾時卽受彼寄置恒河中不令入洄

亦復不令餘物揩突如是水滴在大河中隨流而去

使不入洄無復遮礙諸鳥獸等亦不飲盡如是水滴

不増不減一等如故共大水聚漸入大海若是水滴

毗嵐風起壞世界時假使是人住世一劫我亦如是

得住一劫彼人爾時至劫盡時而來我所作如是言

瞿曇我本寄水今有無耶如來爾時知彼水滴在大

海中見知住處不與餘水共相和雜不増不減平等

如故持還彼人阿難如是如來應正遍知有大神通

無量知見明了無障於受寄人中最尊最勝若於佛

所寄付如是微細水滴經於乆遠而不虧損此義應

知阿難其細毛端者喻心意識恒河者喻生死流一

滴水者喻一發心微少善根大海者喻佛如來應正

遍知所寄人者喻彼清信婆羅門長者居士等住一

劫者喻如來受彼寄水終不虧損亦如彼人寄彼水

滴經於乆遠不虧一毫如是阿難若於佛所一發信

心善根不失何況諸餘勝妙善根我説是人一切悉

是趣湼槃果雖餘不善墮在三塗以本善根佛知是

已從彼㧞出置無畏岸令彼憶識所種善根息一切

苦得一切樂又佛説無畏女經云爾時阿闍世王有

女名無畏徳端正無比成就最勝殊妙功徳年始十

二其父王堂閣之上著金寶屐彼處而坐時無畏徳

女見諸聲聞不起不迎黙然而住不共問答不迎不

禮不讓牀坐阿闍世王見無畏徳黙然而住卽告之

言汝豈不知此等皆是釋迦如來上足弟子成就大

法耶世間福田耶以爲愍念諸衆生故而行乞食汝

今旣見何故不起不馳不禮不共相問復不讓坐汝

今覩見何事故而不起迎爾時無畏白父王言不審

大王頗見頗聞轉輪聖王見諸小王而起迎不王言

不也復言頗見頗聞師子獸王見野干時為起迎不

王言不也復言頗見頗聞帝釋天王迎餘天不王言

不也頗見頗聞大海之神禮敬江河池神不王言不

也女言大王如是菩薩發心趣向阿耨菩提轉輪聖

王以大慈悲初發心已云何禮敬離大慈悲小王聲

聞大王頗有已求無上正覺之道師子獸王而禮小

乘野千人耶頗有欲到大智之海欲求善知大法之

聚而求牛跡聲聞人耶大王若有親近聲聞人者是

人卽發聲聞之心若有親近縁覺人者是人卽發縁

覺之心若有親近正眞正覺之人者是人卽發阿耨

菩提心爾時阿闍世王復語無畏徳女言汝大我慢

云何如是見諸聲聞而不奉迎女言大王勿作此語

大王亦慢云何不迎王舍城内諸貧窮者王語女言

彼非我𩔖我云何迎女言大王初心菩薩亦復如是

一切聲聞縁覺亦非我𩔖王語女言汝豈不見諸菩

薩等皆悉敬一切衆生女言大王菩薩為度憍慢瞋

惱諸衆生等令彼得起廻向之心是故禮敬一切衆

生為長衆生諸善根本是故禮敬爾時無畏徳菩薩

母號曰月光此月光女捨是身已生忉利天號曰光

明増上天子若彌勒得菩提時便卽出家次第皆見

賢劫諸佛悉得供養然後於彼離垢如來所得作大

王具足七寶號曰地持供養彼佛已得成阿耨菩提

號曰遍光如來頌曰

  封迷昏闇乆 徘徊夢裏藏 心塵旣未洗

  怖霑甘露漿 慈顔發暉曜 燭我見朝陽

  忽逢善知友 開導益神光 稍悟心澄靜

  方猒俗蒼茫 緇徒既肅肅 法侣亦鏘鏘

  見者心歡喜 歸誠向道場 若存信邪倒

  來苦未何殃

感應縁略引三驗

晉沙門竺法師

宋居士𡊮炳

隋沙門釋道仙

晉沙門竺法師者住㑹稽與北中王恒之周旋甚厚

共論死生罪福報應之事情昧難明未審有無因便

共要若有先死當相報語既别後王恒在都於廟中

忽見法師來王便驚云和尚何處來答曰貧道以某

月日命過罪福皆不虚應若影響檀越但當勤修道

以升濟神明耳先與君要故來相語言訖不復見

驗出續搜神記

宋𡊮炳字叔煥陳郡人也泰始末為臨湘令亾後積

年友人司馬遜於將曉間如夢見炳來陳敘闊别訊

問安否既而謂遜曰吾等平生立意置論常言生為

馳役死為休息今日始定不然矣恒患在世有人務

馳求金幣共相贈遺幽途此事亦復如之遜問罪福

應報定實何如炳曰如我舊見與經教所説不盡符

同將是聖人抑引之談耳如今所見善惡大科略不

異也然殺生故最為重禁慎不可犯也遜曰卿此徵

相示良不可言當以語白尚書也炳曰甚善亦請卿

敬情尚書時司空簡穆王公為吏部尚書炳遜並其

遊賔故及之徃反可數百語辤去遜曰闊别之乆恒

思敘集相值甚難何不少住炳曰止暫來耳不可得

乆留且此輩語亦不容得委悉於是而去初炳來闇

夜遜亦了不覺所而明得覩見炳既去遜下牀送之

始躡屐而還闇見炳脚間有光可尺許示得照其兩

足餘地猶皆闇云此一驗出SKchar祥記

隋蜀部灌口山竹林寺釋道仙本康居國人以遊賈

為業徃來吳蜀集積珠寶向直十萬貫後達梓州牛

頭山值僧説法深悟財累乃沉江頓捨便投灌口山

竹林寺出家初落髪日對衆誓曰吾不得道誓不出

山結志不群野栖禽獸入定一坐五日為期有客到

門潛通卽覺起共接語若無人時端坐靜室寂若虚

空有時預告明當客至其數若干形貌服色恰期明

至數服皆同時遭酷旱百姓惶憂苖稼失色皆來請

祈仙卽徃龍穴以杖扣門喚曰衆生何為嗜眠如語

卽寤當卽玄雲四合大雨普霑民頼斯澤貴賤咸賽

欽若天神隋蜀王秀作鎮岷洛有聞王者尋遣追不

承命王勃然動色親領兵仗徃彼擒之必若固違可

卽加刃仙聞兵至傍若無人被僧伽梨已端坐禪誦

王達山足忽降雨雜注雹雪雷奔水涌須㬰滿川軍

藏無計並憂沒命事旣窘迫乃悔懴歸依遥禮仙徳

垂雲忽散山路清夷得達仙所王躬盡敬一心歸懴

仙爲説法重發信心乃慇懃奉請邀還成都至靜衆

寺彌加厚禮舉郭恭敬號爲仙闍梨至仁夀年中返

于山寺卒葬於彼右此一驗出唐髙僧傳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九

音釋

 傴於武切僂也吕員切拘也兩舉切曲也五各切驚遽貌𭉨即委切與

 之戍切鎔銅入範也奴罪切飢也以周切瘤也補各切肩甲也

 先撃切分也竒逆切履也毗意切金帛也尼輙切著也苦沃切極也

 寶坻知縣嘉善𡊮黄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二十九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

 寧唐士登書 進賢呉國泰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