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五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二十六

法𫟍珠林卷第二十五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敬佛篇第六之六

 觀音部

感應縁略引十八驗

秦尚書徐義

秦東平畢覽

晉沙門竺法義

晉沙門竺法純

晉沙門釋開達

晉太原郭宣之

晉呉郡潘道秀

晉居士欒茍

晉沙門釋法智

晉南公子敖

晉益州孫道徳

晉遼城劉度

晉河内竇傳

宋新興張興

宋居士宋琰

魏沙門釋道泰

魏定州孫敬德

魏沙門釋法力

秦徐義者髙陸人也少奉法爲符堅尚書堅末兵革

蜂起賊獲義將加戮害乃埋其兩足編髮於樹夜中

專念觀世音有頃得眠夢人謂之曰今事亟矣何暇

眠乎義便驚起見守防之士並疲而寢乃試自奮動

手髮旣解足亦得脱因而遁去百餘步隱小叢草便

聞追者交馳火炬星陳㸦繞此叢而竟無見者天明

賊散歸投鄴寺遂得免之

秦畢覽東平人也少奉法隨慕容垂北征没虜單馬

逃竄虜追𮪍將及覽至心誦念觀世音旣得免脱因

入深山迷惑失道又專心歸念中夜見一道人法服

持錫示以途徑遂得還路安隱至家

晉始寧山有竺法義晉興寧中沙門遊刃衆典尤善

華受業弟子常有百餘至咸安二年忽感心氣疾

病常存念觀世音乃夢見一人破腹洗腸寤便病愈

傅亮每云吾先君與義公遊處而聞説觀世音神異

莫不大小肅然矣

晉沙門竺法純山隂顯義寺主也晉元興中起寺行

牆至蘭上買材路經湖道材主是婦人而應共至材

所准許價直遂與同船俱行旣入大湖日暮暴風波

浪如山純船小水入命在瞬息念值行無福忽遇斯

災又與婦人俱行其以㒺懼乃一心誦觀世音經俄

有大舟泛流𧼈純適時旣入夜行旅已絶純自惟念

不應有此流船疑是神力旣而共渡乗之而此小船

應時卽没大舟隨波鼓蕩俄得達其岸耳

晉沙門釋開達隆安二年登壟採甘草爲羌所執時

年大飢羌胡相噉乃置達柵中將食之先在柵者十

有餘人羌日夕烹爼唯達尚存自達被執便潛誦觀

世音經不懈乎心及明日當見噉其晨始曙忽有大

虎遙逼群羌奮怒號吼羌各駭怖迸走虎乃前嚙柵

木得成小闋可容人過已而徐去逹初見虎嚙柵必

謂見害旣柵穿而不入心疑其異將是觀音力計度

諸羌未應便及卽穿柵逃走夜行晝伏遂得免脱

晉郭宣之太原人也義熙四年爲楊思平梁州府司

馬楊以輒害范元之等被法宣亦同執在獄唯一心

歸向觀世音菩薩後夕將眠之際忽親覩菩薩光明

照獄宣瞻覿禮拜祈請誓願久之乃没俄而宣之獨

被恩赦旣釋依所見形製造圖像又立精舍焉後零

陵衡陽卒官

晉潘道秀呉郡人年二十餘爲軍紏主北爲征固旣

而軍小失利秀竄逸被掠經數處作奴俘虜異域欲

歸無因少信佛法恒志心念觀世音每夢寐輙見後

旣南奔迷不知道於窮山中忽覩真形如今行像因

作禮禮竟豁然不覺失之乃得還路遂歸本土後精

進彌篤年垂六十而亾

晉欒茍不知何許人也少奉法甞作福富平令先從

征盧循值小失利舫遭火垂盡賊亦交逼正在中江

風浪駭目茍恐怖分盡猶誦念觀世音俄見江中有

一人挺然孤立腰與水齊茍心知祈念有感火賊已

切便投水就之身旣浮涌脚似履地尋而大軍遣船

迎接敗者遂得免濟

晉沙門釋法智爲白衣時甞獨行至大澤中忽遇猛

火四方俱起走路已絶便至心禮誦觀世音俄然火

過一澤之草無有遺莖者唯智所處容身不燒於是

始乃敬奉大法後爲姚興將從征索虜軍退失馬落

在圍褁乃隱溝邊荆棘叢中得蔽頭復念觀世音心

甚勤至隔溝人遙喚後軍指令煞之而軍遏捜覔輒

無見者遙得免濟後遂出家

晉南公子敖始平人也戍新平城爲佛佛虜兒長樂

公所破合城數千人皆被誅害子敖雖分必死而猶

至心念觀世音旣而次至子敖群刃交下或髙或僻

持刀之人忽疲懈四支不隨爾時長樂公親自臨刑

驚問之子敖𦕅爾答云能作馬鞍乃令原釋子敖亦

不知所以作此言時後遂得遁逸造小形像貯以香

函行則頂戴也

晉孫道德益州人也奉道祭酒年過五十未有子息

居近精舍景平中沙門謂德必願有兒當至心禮誦

觀世音經此可冀也德遂罷不事道單心投誠歸觀

世音少日之中而有夢應婦卽有孕遂以産男也

晉劉度平原遼城人也鄉里有一千餘家並奉大法

造立形像供養僧尼值虜主木末時此縣甞有逋逃

末大怒欲盡滅一城衆並兇懼分必彌盡度乃潔誠

率衆歸命觀世音頃之末見物從空中下繞其所住

屋柱驚視乃觀世音經使人讀之末大歡喜用省刑

戮於是此城卽得免害

晉竇傳者河内人也永和中并州刺史高昌冀州刺

史吕護各權部曲相與不和傳爲昌所用作官長護

遣𮪍抄擊爲所俘執同伴六七人共繫入一獄鎖械

甚嚴尅日當煞之沙門支道山時在護營中先與傳

相識聞其執厄出至獄所候視之隔户共語傳謂山

曰今日困厄命在漏刻何方相救山曰若能至心歸

請必有感應傳先亦頗聞觀世音及得山語遂專心

屬念晝夜三日至誠自歸觀其鎻械如覺緩解有異

於常𦕅試推盪忽然離體傳乃復至心曰今𫎇哀祐

已令桎梏自解而同伴尚多無心獨去觀世音神力

普濟當令俱免言畢復牽挽餘人皆以次解落若有

割剔之者遂開户走出於警徼之間莫有覺者便踰

城逕去時夜已向曉行四五里天明不復進共逃隱

一榛中須㬰覺失囚人馬絡繹四出尋捕焚草踐林

無不至遍唯傳所隱一畆許地終無至者遂得免還

鄉里敬信異常咸皆奉法道山後過江爲謝居士敷

具説其事右十四驗出冥祥記

宋張興者新興人也頗信佛法甞從沙門僧融曇翼

時受八戒興甞爲劫所引夫得走逃妻坐繋獄掠笞

積日時縣失火出囚路側㑹融翼同行經過囚邊妻

驚呼闍梨何以賜救融曰貧道力弱無救如何唯宜

勤念觀世音庶獲免耳妻便晝夜祈念經十許日於

夜夢一沙門以脚蹈之曰咄咄可起妻卽驚起鉗鎻

桎梏忽然俱解便走𧼈户户時猶閉警防殊嚴旣無

由出慮有覺者乃還著械尋復得眠又夢向沙門曰

户已開矣妻覺而馳出守備者並已惛睡妻安步而

去時夜甚闇行可數里卒值一人妻懼躃地已而相

訊乃其夫也相扶悲喜夜投僧翼翼藏匿之遂得免

時元嘉初也

宋琰稚年在交阯彼土有賢法師者道徳僧也見授

五戒以觀世音金像一軀見與供養形製異今又非

甚古𩔖元嘉中作鎔鐫殊工似有眞好琰奉以還都

時年在齠齓與二弟常盡勤至專精不倦後治改弊

廬無屋安設寄京師南澗寺中于時百姓競鑄錢亦

有盜毁金像以充鑄者時像在寺已經數月琰晝寢

夢見立于座隅意甚異之時日已暮卽馳迎還其夕

南澗十餘軀像悉遇盜亾其後久之像於曛暮間放

光顯照三尺許地金輝秀起煥然奪目琰兄弟及僕

役同覩者十餘人于時㓜小不卽題記比加撰録㤀

其日月是宋大明七年秋也至泰始末琰移居烏衣

周旋僧以此像權寓多寶寺琰時暫遊江都此僧仍

適荆楚不知像處垂將十載常恐神寶與因俱絶宋

升明末遊躓峽表經過江陵見此沙門廼知像所其

年琰還京師卽造多寶寺訪焉寺主愛公云無此寄

像琰退慮此僧孟浪將遂失此像深以惆悵其夜夢

人見語云像在多寶愛公㤀耳當爲得之見將至寺

此人手自開殿見像在殿之東衆小像中的的分明

詰旦造寺具以所夢請愛公愛公乃爲開殿果見此

像在殿之東如夢所覩遂得像還時建元元年七月

十三日也像今常自供養庶必永作津梁修復其事

有感深懐㳂此徴覿綴成斯記夫鏡接近情莫踰儀

像瑞驗之發多自此興經云鎔斵圖繢𩔖形相者爰

能行動及放光明今西域釋迦彌勒二像暉用若冥

蓋得相乎今華夏景揩神應亟著亦或當年羣生因

㑹所感假憑木石以見幽異不必尅由容好而能然

也故沉石浮深實闡閩呉之化塵金瀉液用舒彭宋

之禍其餘銓示繁方雖難曲辯率其大哲允歸目從

若夫經塔顯効㫖證亦同事非殊貫故繼其末右二驗出

冥祥記也

魏常山衡唐精舍釋道泰元魏末人夢人謂曰爾至

某年當終於四十二矣泰寤懼之及至其年遇病甚

憂悉以身資爲福有友人曰余聞供養六十二億菩

薩與一稱觀音福同無異君何不至心歸依可必増

夀泰乃感悟遂四日四夜專精不絶所坐帷下忽見

光明從户外而入見觀音足趺踝間金色朗照語泰

曰汝念觀世音耶比泰褰帷頃便不復見悲喜流汗

便覺體輕所患悉愈聖力所加後終延年

魏天平年中定州募士孫敬德造觀音像自加禮敬

後爲劫賊所引不勝拷楚𡚶承其死將加斬決夢一

沙門令誦救生觀世音經千遍得脱有司執縛向市

且行且誦臨刑滿千刀斫自折以爲二段皮肉不傷

三換其刀終折如故視像項上有刀三迹以狀奏聞

丞相髙歡表請免死勑寫其經廣布於世今謂髙王

觀世音經自晉宋梁陳秦趙國國分十六時經四百

觀音地蔵彌勒彌陀稱名念誦獲得救者不可勝紀

具諸傳録故不備載

魏末魯郡釋法力未詳何人精苦有志勤營塔寺欲

於魯郡立精舍而材不足與沙彌明琛往上谷乞麻

一載將還行空澤中忽遇野火車在下風恐無得免

法力倦眠比寤而火勢已及因舉聲稱觀未遑稱世

音應聲風轉火焰尋滅安隱還寺又有沙門法智本

爲白衣獨行大澤猛火四面一時同至自知必死乃

合面於地專稱觀世音怪無火燒舉頭看之一澤之

草纎毫並燼唯智所伏僅容身耳因此感悟捨俗出

家又沙門道集於夀陽西山遊行爲二賊所得縛繫

在樹將欲殺之唯念觀音守死不輟引刀屢斫皆無

傷損劫賊怖走集因得脱又沙門法禪山行逢賊危

欲害之唯念觀音挽弓射之放箭不得賊遂歸誠投

弓於地知是神人怖捨逃逝右二驗出唐僧行逺髙僧傳九真法

頌曰

  釋化能仁  觀機降天  衆聖之上

  實爲帝先  交養怡和  濯粹冲源

  慈誨含識  善誘中玄  恩舒慧炬

  燭我宵然  隨機變化  孰識其年

  望之遐舉  卽亦雲津  殷之以形

  悼之以神  三乗旣弘  𩀱林遺身

  假唱泥洹  正法常宣

敬法篇第七之一

 述意部

蓋聞寂然不動是則無象無言感而遂通所以有名

有敎是以一四之句難聞三千之火易入庶使凝寒

靜夜朗月長霄獨處空閑吟誦經典吐納宫商文字

分明言味流美詞韻相屬適衆人心利生物善足使

幽靈欣躍精神悦豫久習純熟文義洞曉敬心殷誦

至誠冥感信知受持一偈福利弘深書寫一言功超

數劫是以迦葉頂受靡悋剥皮薩陀心樂無辤灑血

此是甘露之初門入道之終德也

 聽法部

如付法藏經云佛言一切衆生欲出三界生死大海

必假法船方得度脱法爲淸涼除煩惱熱法是妙藥

能愈結病法是衆生眞善知識作大利益濟諸苦惱

所以然者一切衆生志性無定隨所染習近善則善

近惡則惡若近惡友便造惡業流轉生死無有邊際

若近善友起諸敬心聽受妙法必能令離三塗苦惱

由此功德受最勝樂華氏國王有一白象能滅怨敵

若人犯罪令𧰼蹋殺後時𧰼廐爲火所燒移𧰼近寺

𧰼聞比丘誦法句經偈云

  爲善生天  爲惡入淵

𧰼聞法已心便柔和起慈悲心後付罪人但以鼻嗅

舌舐而去都不肯殺王見斯已心大惶怖卽召諸臣

共謀此事智臣白王此𧰼近寺必聞妙法是故爾耳

今可移近屠肆處繫王用其言𧰼見屠殺惡心猛熾

殘害更増是以當知一切衆生志性無定畜生尚爾

聞法生慈見殺増害豈況於人而不染習是故智者

宜應覺知見惡須棄覩善宜近勤聽經法又於往昔

有婆羅門持人髑髏其數甚多詣華氏城中遍行衒

賣經歴多時都無買者時婆羅門極大瞋恚髙聲罵

言此城中人愚癡闇鈍若不就我買髑髏者我當與

作惡名聞也爾時城中諸優婆塞聞畏毁謗便將錢

買卽以銅筯貫穿其耳若徹過者便與多價其半徹

者與價漸少都不通者全不與直婆羅門言我此髑

髏皆悉無異何故與價差别不等優婆塞言前徹過

者此人生時聽受妙法智慧髙勝貴其如此相與多

價其半徹者雖聽經法未善分别故與少直全不通

者此人往昔都不聽法故不與價時優婆塞持此髑

髏往至城外起塔供養命終之後悉得生天以是因

縁當知妙法有大功德此優婆塞以聽法人髑髏起

塔而供養之尚得生天況能至心聽受經法供養恭

敬持經人者此之福報實難窮盡未來必當成無上

道是故智者欲得無上安隱快樂應當至心勤聽經

法賢愚經云昔佛在世時舍衞國中須達長者信敬

佛法爲僧檀越衆僧所須一切供給須達家内有二

鸚鵡一名律提二名賖律提稟性𭶑慧解人言語見

比丘來先告家内令出迎送阿難後時到長者家見

鳥聰𭶑爲説四諦苦集滅道門前有樹二鳥聞法飛

向樹上歡喜誦持夜在樹㝛野狸所食縁此善根生

四王天盡彼天夀生忉利天忉利夀盡生夜摩天夜

摩夀盡生兠率天兠率夀盡生化樂天化樂夀盡生

於第六他化自在天他化夀盡還生化樂如是次第

還復下至四天王天四天夀盡還復上至他化自在

天如是上下經於七返生六欲天自恣受樂極天之

夀而無中夭後時命終來生人中出家修道得辟支

佛一名曇摩二名修曇摩賢愚經云昔佛在世時有

一比丘林中誦經音聲雅好時有一鳥聞法敬愛在

樹而聽時爲獵師所射命終縁此善根生忉利天面

貌端正光相昞然無有倫匹自識宿命知因比丘誦

經聽法得生此中卽持天華到比丘所禮敬問訊以

天香華供養比丘比丘具問知其委曲卽命令坐爲

其説法得須陀洹旣得果已還歸天上禽鳥聽法尚

獲福報無邊豈況於人信心聽法寧無善報善見律

論云昔佛在世時到瞻婆羅國迦羅池邊爲衆説法

時彼池中有其一蛤聞佛池邊説法之聲卽從池出

入草根下聽佛説法時有一人持杖放牛見佛在坐

爲衆説法卽往佛所欲聞法故以杖刺地誤著蛤頭

卽便命終生忉利天以福報故宫殿縱廣十二由旬

與諸天女娯樂受樂卽乗宫殿往至佛所頭頂禮足

佛知故問汝是何人忽禮我足神通光明相好無比

照徹此間蛤天人以偈而答言

  往昔爲蛤身 於水中覔食 聞佛説法聲

  出至草根下 有一牧牛人 持杖來聽法

  杖劖刺我頭 命終生天上

佛以蛤天人所説偈爲四衆説法是時衆中八萬四

千人皆得道迹蛤天人得須陀洹果含笑而去

 求法部

如雜寶蔵經云昔有一女人聰明智慧深信三寳常

於僧次請二比丘就舍供養後時便有一老比丘次

到其舍年老根昧素無知曉齋食訖已女人至心求

請説法敷座頭前閉目靜坐比丘自知不解説法𧼈

其泯眼棄走還寺然此女人至心思惟有爲之法無

常苦空不得自在深心觀察卽時獲得須陀洹果卽

得果已向寺求覔欲報其恩然此比丘自審無知棄

他逃走倍生慚恥轉復蔵避而此女人苦求不已方

自出現女人見已具説𫎇得道果因縁齎供報恩老

比丘聞甚大慚愧深自尅責亦復獲得須陀洹果是

故行者應當至心精誠求法若至心者所求必獲涅

槃經云佛言我念過去作婆羅門在雪山中修菩薩

行時世無佛亦無經法時天帝釋觀見菩薩獨在山

中修諸苦行卽下試之自變其身作羅刹像甚可怖

畏住菩薩前口説半偈

  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説是偈已遍觀四方菩薩聞偈心生歡喜即從座起

以手舉髮四向顧視不見餘人唯見羅刹卽便往問

大士何處得是半偈此半偈義乃是三世諸佛正道

羅刹答言汝不須問我不食來已經多日處處求索

了不能得飢渴苦惱心亂謬語非我本心之所知也

菩薩復語若能爲我説是偈竟我當終身爲汝弟子

羅刹答言汝智太過但自憂身都不見念我今飢逼

實不能説菩薩復語汝食何食羅刹答言我所食者

唯人暖肉其所飲者唯人熱血菩薩聞已卽語羅刹

但能具足説是偈竟我當以身奉施供養羅刹答言

誰當信汝爲八字故棄所愛身菩薩答言我今有證

梵釋四王諸佛菩薩能爲我證羅刹聞已勑聽許説

菩薩歡喜卽脱皮衣爲敷法座白言和上願坐此座

善爲我説羅刹卽説生滅滅已寂滅爲樂説是偈已

菩薩深思然後處處石壁道樹書寫此偈竟上髙樹

投身而下未至地頃時虚空中出種種聲爾時羅刹

還復釋身接取菩薩安置平地懴悔辭謝頂禮而去

縁爲半偈捨身因縁超十二劫在彌勒前成無上道

湼槃經云佛言我念過去無量無邊那由他劫此娑

婆世界有佛出世號釋迦牟尼爲衆生宣説大湼槃

經我於爾時從善友所傳聞佛説大湼槃經心中歡

喜卽欲供養貧無財物遂行賣身薄德不售卽欲還

家路見一人而復語言吾欲賣身君能買不其人答

言我家作業人無堪者吾有惡病良醫處藥應當日

服人肉三兩卿若能以身肉三兩日日見給便當與

汝金錢五枚我時聞已歡喜語言恵我七日須我事

訖便還相就其人答言聽汝一日我卽取錢往至佛

所禮已奉獻然後誠心聽受是經我時闇鈍唯受一

  如來證湼槃 永斷於生死 若能至心聽

  常得無量樂

受是偈已至病人家雖復日日與肉三兩以念偈故

不以爲痛日日不廢足滿一月其人病瘥瘡亦平復

我時見身具足平復卽發菩提願未來世成佛之時

亦願號字釋迦牟尼以是因縁今得成佛又集一切

福徳三昩經云昔過去久遠阿僧祇劫有一仙人名

曰最勝住山林中具五神通常行慈心後作是念非

但慈心能濟衆生唯集多聞能滅衆生煩惱邪見能

生正見念已便詣城邑聚落處處推求説法之師時

有天魔來語仙言我今有佛所説一偈汝今若能剥

皮爲紙刺血爲墨析骨爲筆書冩此偈當爲汝説最

勝仙人聞已念言我於無量百千劫中常以無事爲

他割截受苦無量都無利益我今當捨不堅之身易

得妙法歡喜踊躍卽以利刀剥皮爲紙刺血爲墨析

骨爲筆合掌向天請説佛偈時魔見已愁憂憔悴卽

便隱去仙人見已作如是言我今爲法不惜身命剥

皮爲紙刺血爲墨析骨爲筆爲衆生故至誠不虛餘

方世界有大慈悲能説法者當現我前作是語時東

方去此三十二刹有佛國土名普無垢其國有佛號

淨名王忽住其前放大光明照最勝身苦痛卽除平

復如故佛卽廣為説集一切福德三昧最勝聞法得

無礙辯佛説法已還没不現最勝仙人得辯才已爲

諸衆生廣説妙法令無量衆生住三乗道經千嵗後

而乃命終生淨名王普無垢國由敬法故今得成佛

佛告淨威昔最勝者今我身是是以當知若有人能

恭敬求法佛於其人不入涅槃法亦不滅雖在異土

常面覩佛得聞正法

 感福部

如普曜經云若有賢人聞是經典义手自歸卽捨八

事懈怠之本成八功勲何謂爲八一得端正好色二

得力勢强盛三得眷屬滋茂四逮得辯才無量五學

疾得出家六所行淸淨七得三昧定八得智慧明無

所不照若有法師布座諷誦是經得八座福何謂爲

八一得長者座二得轉輪王座三得天帝座四得自

在天座五得羅漢座六得菩薩座七得如來座八得

轉法輪度脱一切衆生座若有法師頒宣是法有讚

歎善哉者當得八淸淨行何謂爲八一言行相應無

所違失二口言至誠而無虛𡚶三在於衆會真諦無

欺四所言人信不捨逺之五所言柔輭初無麤獷六

其聲悲和猶如哀鸞七身心隨時音聲如梵㑹中人

聞莫不諮受八音響如佛可衆生心若有書是經典

得八大藏何謂爲八一得意蔵未曽𡚶捨二所得心

藏無所不解分别經法三得往來藏普解一切諸佛

經法四得總持藏一切所聞皆能識念五得辯才藏

爲諸衆生頒宣經典皆歡喜受六甚深法藏將護正

法七道意法藏未曽斷絶三寶法敎八奉行法藏則

輒逮得無所從生忍又華嚴經云善男子假使有人

以大海等墨須彌聚筆書寫此經一一品一一法門

一一方便一一法門一一句中義味猶不能盡又大

乗莊嚴論云諸菩薩於大乗法有十種正行一書冩

二供養三流傳四聽受五轉讀六敎化七習誦八解

説九思擇十修習此十正行能生無量功德又中邊

分别論云大乗修行有十一書冩二供養三施與他

四若他讀誦一心聽聞五自讀六自如理取名味句

及義七如道理及名句味顯説八正心聞誦九空處

如理思量十已入意爲不退失故又菩薩藏經云復

次舍利子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受持是經殷重聽聞

讀誦解義乃至爲他廣分别説當知是人復得如是

十種功德稱讚利益何等爲十一者成就機速慧二

者成就捷辯慧三者成就猛利慧四者成就迅疾慧

五者成就廣博慧六者成就甚深慧七者成就通達

慧八者成就無著慧九者常現前見一切如來旣得

見已以清美頌而爲讚歎十者善能如理請問如來

又能如理開釋疑難舍利子是名獲得十種功德稱

讚利益復次舍利子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受持是經

讀誦解義乃至爲他廣分别説當知是人復獲如是

十種功德稱讚利益何等爲十一者常樂遠離諸不

善友二者常樂親近諸善知識三者能緩諸魔所有

繋縛四者摧殄諸魔所有軍陣五者善能訶猒一切

煩惱六者於一切行心恒捐 --捐捨七者違背一切向惡

𧼈道八者歸向一切𧼈涅槃道九者善説一切越度

生死淸淨之施十者巧能隨學一切菩薩所行軌則

又能奉行諸佛敎勑如是名爲十種功德稱讚利益

又涅槃經云法是佛母佛從法生三世如來皆供養

法也又度無極集經云昔有比丘精進守法所可諷

誦是般若波羅蜜其有聞者莫不歡喜有一小兒厥

年七嵗城外牧羊遙聞比丘誦經聲卽詣精舍禮拜

聽其經言時説色空聞卽悟解便問比丘應答不可

小兒反爲比丘解説其義昔所希聞怪此小兒智慧

非凡時小兒卽去逐牛至山值一虎害此小兒命終

生長者家夫人懐姙口便能説般若波羅蜜從朝至

夜初不懈息其長者家怪此夫人謂呼鬼病有比丘

至舍聞聲甚喜比丘報言此非鬼病但説尊經夫人

出禮比丘復爲説法諸有疑難不能及者盡爲解説

衆僧歡喜日月滿足産得男兒適生义手長跪説波

蜜夫人産已還復如本比丘言真佛弟子好養護

之此兒後大當爲一切衆人作師吾等悉當從其啓

受時兒七嵗道法悉備舉衆超絶智度無極經中誤

脱皆爲刪定兒母所至輒開化人長者室家大小五

百人衆皆從兒學八萬四千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五百比丘聞兒所説盡漏意解志求大乗得法眼淨

是時兒者則吾身是比丘者迦葉佛是又舍利弗處

胎經云母懐舍利弗母亦聦明髙僧傳云母懐羅什

令母聦明舊日誦千偈懐胎已日得二千偈初成須

陀洹果後得斯陀含果

 法師部

如勝天子經云若有法師流通此經處此地卽是如

來所行於彼法師當生善知識心尊重之心猶如佛

心見是法師恭敬歡喜尊重讚歎又云我若住世一

劫若減一劫説是流通此經法師功德不能究盡若

此法師所行之處善男子善女人宜應刺血灑地令

塵不起如是供養未足爲多如來法輪難受持故又

華嚴經云譬如金翅鳥王飛行虛空安住虛空以淸

淨眼觀察大海龍王宫殿奮勇猛力以左右翅搏開

海水悉令兩闢知龍男女有命盡者而撮取之如來

應供等正覺金翅鳥王亦復如是安住無礙虚空之

中以淸淨眼觀察法界諸宫殿中一切衆生若有善

根已成熟者奮勇猛十力止觀兩翅搏開生死大愛

海水隨其應出生死大海除滅一切𡚶想顛倒安立

如來無礙之行又涅槃經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

是經名生四惡𧼈者無有是處若有衆生一經耳者

悉能滅除一切諸惡無間罪業又云若有衆生一經

耳者却後七劫不墮惡道又云若有能知如來常住

無有變異或聞常住二字音聲一經於耳卽生天上

後解脫時乃能證知如來常住無有變易又華嚴經

云若聞一句未曽聞法勝得三千大千世界珍寶是

菩薩得聞一偈正法生上財想勝得轉輪聖王位又

華經云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若讀若

誦若解説若書冩是人當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

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

百意功德又涅槃經云我涅槃後若有得聞如是大

乗微妙經典生信敬心當知是等於未來世百千億

劫不墮惡道又云若有於一恒河沙佛所發心然後

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法愛樂是典不能爲人分别

廣説若有二恒河沙佛所發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

不謗是法正解信樂受持讀誦亦不能爲他人廣説

若有於三恒河沙佛所發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

謗是法乃至書冩經卷雖爲他説未解深義若有於

四恒河沙佛所發心然後乃能於惡世中不謗是典

乃至書冩經卷爲他廣説十六分中一分之義若有

於五恒河沙佛所發心乃至於惡世中爲人廣説十

六分中八分之義若有於六恒河沙佛所發心乃至

於惡世中爲他廣説十六分中十二分義若於七恒

河沙佛所發心乃至於惡世中爲他廣説十六分中

十四分義若有於八恒沙佛所發心乃至於惡世中

書冩經卷亦勸他人令得書冩自能聽受亦勸他人

令解聽受如説修行具足能解盡其義味

法𫟍珠林卷第二十五

校譌 第五紙七行函下北藏無行字

音釋 虜郎古切獲也齠齓齠田𦕅切齓初覲切齠齓始毁齒也𭶑胡八切慧也

 蛤古沓切蚌屬初銜切刻也

 常熟居士嚴澍施貲刻此法𫟍珠林第二十五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

 寧唐士登書 龍游徐文忠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