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法苑珠林 卷第五十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五十四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舍利篇第三十七

 述意部

夫聖徳遐邈冠絶人天理妙六經神髙百氏超羣有

之遺蹤越賢良之勝迹化緣既終從俗韜光故雙𣗳

八枝隨義所表舍利八分亦遂緣感㑹入金剛定預

碎全身欲使福被天人功流海陸至於牙齒髮爪之

屬頂葢目睛之流衣鉢瓶杖之具坐處足蹈之迹囊

括今古聖變無竆祥應荐臻瑞光頻朗賢愚共覩豈

猜來惑且如三皇五帝夏殷文武孔丘莊老惟聖惟

賢共遵共敬莫不葬骨五泉遺塵九土聲光寂寞孰

識其蹤罕知生福奚感來報豈比能仁大聖形影埀

芳應感之道不竆敬仰之風逾逺紹化迹於大千抜

沉冥於沙界致使開示之道隨義或殊㑹空之㫖齊

其一實也

 引證部

舍利者西域梵語此云骨身恐濫凡夫死人之骨故

存梵本之名舍利有其三種一是骨舍利其色白也

二是髮舍利其色黒也三是肉舍利其色赤也菩薩

羅漢等亦有三種若是佛舍利椎打不碎若是弟子

舍利椎擊便破矣又菩薩處胎經云世尊告諸大衆

念我古㫺所行功徳捨身受身非一非二今當為汝

説一形法諸佛全身舍利盡在下金剛刹中金剛刹

厚八十四萬億里下有諸佛碎身舍利盡在彼刹彼

有佛刹名曰妙香佛名不住如來十號具足今現在

説法佛告大衆碎身舍利下厚八十四萬億里國土

清淨佛名徧光十號具足彼佛今現在説法復下有

國土名施無盡藏佛名勸助復下有國土名法鼓佛

名善見彼土乃有全身舍利過去億千萬佛皆留舍

利彼土舍利我亦有分又海龍王經云爾時諸龍白

佛言今世尊還閻浮利地海中諸龍無所依仰惟加

大哀佛滅度時在此大海留全舍利一切衆𩔖皆得

供養轉加功徳速脱龍身疾得無上正真之道唯佛

垂恩威徳兼加所願得果佛言善哉從爾所志須菩

提謂諸龍言一切人天舍利須徧普𫎇獲濟卿等求

願使佛舍利獨全奉侍一切衆生何緣得度諸龍答

言唯須菩提勿宣斯言無以已身限礙之智以限如

來無極之慧如來聖徳無不變現三千世界各各化

現佛全舍利不増不減普現一切譬如日影現於水

中佛亦不生亦不滅度云何欲限如來智慧者乎須

菩提聞黙而無言佛歎諸龍仁等賢明誠如所云無

有異也佛道髙妙無邊無際無方無圓無廣無狹無

逺無近譬如虚空不可爲喻

 佛影部

如觀佛三昧經云佛初留影石室在𨙻乾呵羅國毒

龍池側阿𨙻斯山巖南有五羅刹女與毒龍通恒降

雨雹百姓饑疫已歴四年時王禱祀呪龍羅刹女氣

盛咒術不行王長跪合掌讚佛通慧應知我心願屈

慈悲光臨此國爾時如來往至彼國龍興雷電鱗甲

烟熖五羅刹女眼如掣電時金剛神手把大杵杵頭

火然如旋火輪燒惡龍身龍王驚怖走入佛影如甘

露灑見諸金剛極大惶怖為佛作禮五羅刹女亦禮

如來龍王於其池中出寳臺奉佛佛言不須汝臺但

以羅刹石窟施我諸天各脱寳衣拂窟佛攝神足獨

入石室令此石上變為七寳時龍為四大弟子及阿

難造石窟爾時世尊從石窟出時龍聞佛還國啼哭

雨涙云何捨我我不見佛當作惡事墜墮惡道佛安

慰龍我受汝請當坐汝窟中經千五百嵗佛坐窟中

作十八變踊身入石猶如明鏡在於石内映現於外

逺望則見近望不現諸天百千供養佛影影亦説法

迄今猶現

 分法部

如菩薩處胎經云時八國王共諍舍利有一大臣名

優波吉諫八國王何為興兵共相征伐爾時帝釋即

現為人語王言我等諸天亦當有分若共諍力則有

勝負幸可見與勿足為難爾時阿耨達龍王文鄰龍

王伊𨙻鉢龍王語八王言我等亦應有分若不見與

力足相伏時臣優波吉告言諸君並止舍利宜共分

之何須見諍即分為三分一分與諸天一分與龍王

一分與八王分甕受一石餘此臣以蜜塗甕裏以甕

量分諸天得舍利還於天上即起七寳塔龍得舍利

還於宫中起七寳塔臣優波吉著甕舍利并甕亦起

寳塔灰及土量得四十九斛亦起四十九寳塔闍維

處亦起寳塔髙三十九仞一刃七尺又阿育王經云八國

王諍舍利各起兵天帝釋自下曉喻以金甖分之闍

王共數各得八萬四千舍利惟有佛口一髭無敢取

者以闍王初來得舍利及髭還大歡喜作樂動天難

頭禾龍王化作人身到泥洹所道逢闍王還語王言

可持一分見與王言不可得龍王言我是難頭禾龍

能舉卿國土著八萬里外磨碎成屑闍王怖懼即奉

佛髭與之龍王即還須彌山下起水髙八萬四千里

起水精瑠璃塔闍王終後阿育王得其國土時有大

臣白阿育王言難頭禾龍先輕闍王奪佛髭去阿育

王聞大瞋怒即勑諸鬼神王作鐵網鐵罝縱罝須彌

山下水中欲縛取龍王龍大驚怖共設計言阿育事

佛當伺其卧取宫殿移著須彌山下水中其瞋必息

即便遣龍捧取育王宫殿王卧覺不知是何處見水

精塔髙八萬四千里喜怖交心龍自出謝言闍王自

與我佛髭我不奪也佛在世時與我要言般泥洹後

劫盡之時所有經戒及袈裟應器我皆當取藏者是

塔中彌勒來下當復出著阿育王聞此言大謝實不

知此龍王便使諸龍還復王宫殿置於本處又善見

論云帝釋宫内有二舍利一佛右牙二佛右闕甕骨

又十誦律云佛般泥洹八國皆來求舍利各舉四兵

八軍圍遶有一婆羅門姓煙髙聲大唱言諸力士舍

利現在當分作八分諸力士言敬如來議更復唱言

盛舍利瓶請以見惠還頭𨙻羅聚落起塔時畢波羅

延𨙻婆羅門復請燒佛處炭還國起塔時拘尸城力

士得第一分起塔舍利即於國中起塔波婆國得第

二分舍利還歸起塔羅摩聚落拘樓羅得第三分舍

利還歸起塔遮勒國諸刹帝利得第四分還國起塔

毗兜諸婆羅門得第五分還國起塔毗耶離諸利昌

得第六分還國起塔迦毗羅婆國諸釋子得第七分

還國起塔摩伽陁國主阿闍世王得第八分還王舍

城起塔姓煙婆羅門得盛舍利瓶還頭𨙻羅聚落起

塔畢波羅延婆羅門得炭還國起塔爾時閻浮提中

八舍利塔第九瓶塔第十炭塔自此已後起無量塔

又阿育王經云㫺阿怒伽王欲取阿闍世王所舉舍

利阿闍世王著洹河中作大鐵劒輪使水輪轉著舍

利處種種方便取不能得問蓮華比丘云何可得比

丘答言擲數千斛奈著中可得止輪尋用此語以奈

著於水中偶試一柰柰隨機闗孔中劍輪即定更不

𮞉轉然大龍王守䕶都不可得王時問言何由可得

答言龍王福勝無由可得問言云何知彼福勝以金

鑄作龍像及以王像以秤稱之重者福勝即時稱量

龍像倍重王見此事即勤修福既修福已復更鑄像

復更稱量王像龍像稱量正等王更修福復更鑄像

稱看王像轉重王知像重將諸軍衆往到水邊龍王

自出獻種種寳王語龍言阿闍世王遺我舍利我今

欲取龍王自知威力不如即將王至舍利所開門取

舍利與阿闍世王所造油燈始欲盡儩舍利既出燈

亦盡滅王怪而問蓮華比丘云何阿闍世王裁量油

燈至取舍利方始乃滅尊者答言彼時有善筭者計

百年中用爾許油用如是計故使至今也

 感福部

如大悲經云爾時世尊告阿難我滅度後若有人乃

至供養我之舍利如芥子等恭敬尊重謙下供養我

説是人以此善根一切皆得涅槃界盡涅槃際若有

造立形像塔廟乃有信心念佛功徳乃至一華散於

空中我説是人以此善根一切皆當得涅槃界盡涅

槃際佛告阿難若有衆生以念佛故乃至一華散於

空中如是福徳所得果報不可竆盡若有衆生以至

誠心念佛功徳乃至一華散於空中於未來世當得

釋天王梵天王轉輪聖王於其福報亦不能盡施佛

福田不以有為果報所能盡邊我説是人必得涅槃

盡涅槃際乃至若有畜生於佛世尊能生念者我亦

説其善根福報當得涅槃盡涅槃際若有三千大千

世界滿中四沙門果及辟支佛如甘蔗竹𥯤若有人

能若現在若滅後起塔供養若一劫若減一劫以諸

稱意一切樂具恭敬尊重謙下供養若復有人於諸

佛所但一合掌一稱佛名如是福徳比前福徳百分

不及一千分百千億分乃至迦羅分不及一何以故

以佛如來諸福田中為SKchar無上是故施佛成大功徳

神通威力頌曰

  金軀遺散骨 寳塔徧天龍 創開於十塔

  終成八萬興 珠葢靈光變 刹柱吐芙蓉

  屢開朝霧露 數示曉靈徵 紅霓相映發

  風搖響和鐘 仙鸞往往見 神僧數數從

  獨超羣聖上 含識普生恭 砧椎擊不碎

  方知聖叵窮

感應緣略引一十六驗隋有五十三州

漢僧道角法

魏外國沙門金盤貯舍利五色騰熖

吳康僧㑹祈舍利

孫晧毁法舍利揚彩

晉竺長舒以舍利投水中五色光現

晉董汪家木像舍利發光

晉廣陵舍利放光

晉北僧法開建寺求舍利

晉孟景建寺獲舍利三顆

晉義熈有一舍利自分爲三

宋賈道子於芙蓉内得一舍利

宋安千載家奉佛得舍利

宋張須元家於像前華上得舍利數十顆

宋劉凝之額下得舍利二枚

宋徐椿讀經得二舍利

漢法内傳云明帝既𢎞佛法立寺度僧五岳山舘諸

道士等請求角試釋老優劣道經以火試焚隨火消

盡道士衆首費才愧耻自感衆前而死張衍啟悟競

共出家于時西域所將舍利五粒五色直上空中旋

環如葢映蔽日光摩騰羅漢踊身髙飛居空如地履

地如空神化自在為衆説法天雨寳華散佛僧上天

樂異音大衆同聞度人無量廣如下破邪篇説

魏明帝洛城中本有三寺其一在宫之西毎繫舍利

在旛刹之上輒斥見宫内帝患之將毁除壞時有外

國沙門居寺乃齎金盤盛水水貯舍利五色光明騰

熖不息帝見歎曰非夫神効安得爾乎乃於道東造

周閭百間名為官佛圖精舍矣

吳孫權赤烏四年有外國沙門康僧㑹創達江表設

像行道吳人以為妖異以狀聞之權召㑹問佛有何

靈瑞曰佛晦靈迹遺骨舍利應現無方權曰何在曰

佛神迹感通祈求可獲權曰若得舍利當為興寺經

三七日至誠求請遂獲瓶中旦呈於權灮照宫殿權

執瓶寫于銅盤舍利下衝盤即破碎權大驚異希有

瑞也㑹進曰佛之靈骨金剛不朽劫火不焦椎砧不

碎權使力者盡力擊之椎砧俱陷舍利不損灮明四

射耀晃人目又以火燒騰光上踊作大蓮華權大發

信乃為立寺名為建初改所住地名佛陁里

孫晧虐政將欲除屏佛法燔經夷塔有臣諫曰且少

寛假知無神驗誅除不晚皓從之召㑹曰若能驗現

於目前助君興之如其不能將廢加戮㑹曰佛以緣

應感而必通既給假請効不難皓與期三日于時僧

衆百餘同集㑹寺皓陳兵圍寺刀鋸齊至剋期就戮

僧恐無靈先自縊者㑹謂衆曰佛留舍利止在今時

前已有驗今豈罔哉恰期便獲乃進於皓此是如來

金剛之骨志誠賁獲設以百鈞之杵終無㣲毁皓曰

金石可磨枯骨豈堅沙門面欺抵速死耳乃更置之

鐵砧以金椎擊之金鐵並凹而舍利如固又以清水

行之舍利揚灮散彩洞燭一殿皓乃欣欣伏信革誠

膺化

晉初竺長舒先有舍利重之其子為沙門名法顔毎

欲還俗笑曰舍利是沙石耳何足可貴父投之水中

五色三帀光髙數尺見徵生信遂不歸俗長舒臨死

還發俗念輒病委頓卒為沙門以舍利安江夏塔中

晉大興中於潛董汪信尚木像夜有光明後像側有

聲投地視乃舍利水中浮沉五色晃昱右行三帀後

沙門法恒看之遂騰踊髙四五尺投恒懷中恒曰若

使恒興立寺宇更見威神又躍于前於即恒建寺塔

於潛入法者日以十數焉

晉大興中北人流播廣陵日有千數有將舍利者建

立小寺立刹舍利放光至于刹峯感動逺近

晉咸和中北僧安法開至餘杭欲建立寺無貲財手

索錢貫貨之積年得錢三萬市地作屋常以索貫為

資欲立刹無舍利有羅幼者先自有之開求不許及

開至寺禮佛見幼舍利囊已在座前即告幼幼隨來

見之喜悦與開共立寺宇於餘杭也

晉咸康中建安太守孟景欲建刹立寺於夕聞牀頭

鏘然視得舍利三枚因立寺刹元嘉十六年六月舍

利放光通照上下七夕乃止一切咸見

晉義熈元年有林邑人嘗有一舍利毎齋日有光沙

門慧邃隨廣州刺史刁逵在南敬其光相欲請之未

及發言而舍利自分為二逵聞心悦又請留敬而又

分為三逵欲摸長干像寺主固執不許夜夢人長數

丈告曰像貴宣導何茍吝耶明報聴摸既成逵以舍

利著像髻中西來諸像放光者多由舍利故也

元嘉六年賈道子行荆上明見芙蓉方發𦕼取還

家聞華有聲怪尋得一舍利白如真珠熖照梁棟敬

之擎以箱案懸于屋壁家人毎見佛僧外來解所被

衣雖坐案上有人寄宿不知汙漫之乃夢人告曰此

有釋迦真身衆聖來敬爾何行惡死墮地獄出為奴

婢何得不怖其人大懼無幾癩死舍利屋地生荷八

枝六旬乃枯嵗餘失之不知所去

元嘉八年㑹稽安千載者家門奉佛夜有扣門者

出見十餘人著赤衣運財積門内云官使作佛圖忽

無所見明至他家齋食上得一舍利紫金色椎打不

碎以水行之光明照發便自舉敬常有異香後出欲

禮忽而失之尋覓備至半日還時臨川王鎮江陵迎

而行之襍光間出佐史沙門咸見不同王捧水器咒

曰云云輒應聲光出夜見百餘人遶舍利屋燒香持

華如佛出狀及明人及舍利俱失

元嘉九年潯陽張須元家設八闗齋道俗數十人

見像前華上似氷雪視得舍利數十便以水行之光

熖相屬後遂之數日開厨更視獲牙奩中有白㲲裹

舍利十枚光焰屬諸處咸來請之

元嘉十五年南郡劉凝之𨼆衡山徵不出奉五斗

米道不信佛法夢見人去地數丈曰汝疑方解覺忽

反悟旦夕勤至半年禮佛忽見額下有紫光揣光處

得舍利二枚割擊不損水行光出復於食時口中𨼆

齒吐出有光妻息又獲一枚合有五枚後又失之尋

爾又得

元嘉十九年髙平徐椿讀經及食得二舍利盛甖

中後看漸増乃至二十後寄廣陵令劉馥馥私開之

空甖椿在都忽自得之後退轉皆失舍利應現値者

甚多皆敬而得之慢而失之舍利東流綿歴帝代傳

記所及畧陳萬一由事相重沓屢現非竒佛化潛𨼆

誠其致也然有國興塔無勝隋代一化之内百有餘

所神瑞開發陳諸别傳今畧出之以顯感徳也

隋文帝立佛舍利塔二十八州起塔五十三州感瑞

雍州仙遊寺

岐州鳳泉寺

華州思覺寺

同州大興國寺

涇州大興國寺

蒲州栖巖寺

泰州岱岳寺

并州無量壽寺

定州恒岳寺

嵩州閑居寺

相州大慈寺

廓州連雲岳寺

衡州衡岳寺

襄州大興國寺

牟州巨神山寺

呉州大禹寺

蘇州虎丘山寺

   右此十七州寺起塔出打刹物及正庫物造

秦州

瓜州

揚州

益州

亳州

桂州

交州

汝州

畨州

蔣州

鄭州

   右此十一州隨逐山水州縣寺等清淨之處

   起塔出物同前也

門下仰惟正覺大慈大悲救䕶羣生津梁庶品朕歸

依三寳重興聖教思與四海之内一切人民俱發菩

提共修福業使當今見在爰及來世永作善因同登

妙果宜請沙門三十人諳解法相兼堪宣導者各將

侍者二人并散官各給一人熏陸香一百二十斤馬

五疋分道送舍利往前件諸州起塔其未注寺就有

山水寺所起塔依前山舊無寺者於本州内清淨寺

處建立其塔所司造様送往本州僧多者三百六十

人其次二百四十人其次一百二十人若僧少者盡

見在僧為朕皇后太子諸王子孫等及内外官人一

切民庶幽顯生靈各七日行道并懴悔起行道日打

刹莫問同州異州任人布施錢限至十文已下不得

過十文所施之錢以供營塔若少不充役丁及用庫

物率土諸州僧尼並為舍利設齋限十月十五日午

時同下入石函總管刺史以下縣尉以上自非軍機

停常務七日專檢校行道及打刹等事務盡誠敬副

朕意焉主者施行 仁壽元年六月十三日内史令

豫章王臣暕宣

舍利感應記二十卷隋著作郎王邵撰

皇帝㫺在潛龍有婆羅門沙門來詣宅上出舍利一

裹曰檀越好心故留與供養沙門既去求之不知所

在其後皇帝與沙門曇遷各置舍利於掌而數之或

少或多並不能定曇遷曰曽聞婆羅門説法身過於

數量非世間所測於是始作七寳箱以置之神尼智

仙言曰佛法將滅一切神明今已西去兒當為普天

慈父重興佛法一切神明還來其後周氏果滅佛法

隋室受命乃興復之皇帝毎以神尼為言云我興由

佛故於天下舍利塔内各作神尼之像焉皇帝皇后

於京師法界尼寺造連基浮圖以報舊願其下安置

舍利開皇十五年季秋之夜有神光自基而上右遶

露盤赫若冶鑪之燄其一旬内四度如之皇帝以仁

壽元年六月十三日御仁壽宫之仁壽殿本降生之

日也嵗嵗於此日湥心永念修營福善追報父母之

恩故延諸大徳沙門與論至道將於海内諸州選髙

爽清静三十處各起舍利塔皇帝於是親以七寳箱

捧三十舍利自内而出置于御座之案與諸沙門燒

香禮拜願弟子常以正法䕶持三寳救度一切衆生

乃取金瓶瑠璃瓶各三十以瑠璃瓶盛金瓶置舍利

於其内熏陸香為泥塗其葢而印之三十州同刻十

月十五日正午入於銅函石函一時起塔諸沙門等

各以舍利奉送諸州一切道俗各盡境内嚴持香華

寳幢音樂掃灑道路盡誠竭力奉迎舍利不可具陳

各感靈瑞備如廣傳今畧寫十餘以示後人皇帝爾

日共皇后太子宫内妃嬪精誠用心竭力懴悔普為

含識共結善緣皇帝見一異僧被褐色覆膊以語左

右曰勿驚動他置之爾去已重數之果不須現舍利

之將行也皇帝曰今佛法重興必有感應其後處處

表奏皆如所言皇帝當此十月之内毎因食次於齒

下得舍利皇后亦然以銀盤盛水浮其一出示百官

須臾忽見有兩粒右旋相著二貴人及晉王昭豫章

王暕𫎇賜蜆勑令審視之各於蜆内得舍利一未過

二旬宫内凡得十九多放光明自是逺近道俗所有

舍利率奉獻焉皇帝曰何必皆是真身諸沙門相與

椎試之果有十三玉粟其真舍利鐵䆘而無損

雍州城西盩厔縣南仙遊寺立塔之日天降隂雪晦

嶺重厚舍利將下昬雲忽散日光朗照道俗散畢雲

合如舊

岐州鳳泉寺立塔感得文石如玉為函又現雙𣗳鳥

獸靈祥基石變如水精

華州思覺寺立塔初隂雪將欲下舍利日光晃朗五

色氣灮高數十丈照覆塔上屬天降寳華

同州大興國寺立塔値雨無壅鄣處及舍利入函忽

然雲啓馳散日灮照曜復有神灮重遶於日至十二

月内夜灮照五十里

涇州大興國寺立塔三處各送舊石非世所有合用

為函恰然相可

蒲州栖巖寺立塔地震山吼鐘鼓大聲又放灮五道

至二百里皆見

泰州岱岳寺立塔夜振鼓聲三重門自開有騎從廟

出迎灮瑞非一

并州無量壽寺立塔初晝昬雲重將下舍利入函天

晴日照復放神光五道天神現形莫知多少

定州恒岳寺立塔之日有見異老公來施布負土畢

已失之舊此無水忽有水流前後非一

嵩州閑居寺立塔感得白兔來至轝前初隂雪將下

日朗入已復合

相州大慈寺立塔之日天隂降雪將下舍利入函日

出下後復合天雨竒華連注極多

廓州法講寺立塔初行郊西爾夜廓州光瑞髙數丈

從東來入地内外皆見

衡州衡岳寺立塔四遇逆風四乞順水峯上白雲闊

二丈直至基所三帀乃去

襄州大興國寺立塔初天隂將下日朗入函雲合

牟州巨神山寺立塔獲紫芝二莖隂雪將下日開閇

訖還合

呉州㑹稽山大禹寺立塔舍利汎度五江風波皆不

起又放神光獲得紫芝

蘇州虎丘山寺立塔掘基得一舍利空中天樂人皆

聞之井吼三日舍利方至

秦州静念寺立塔定基已瑞雲再覆雪下艸木開華

入函光照聲贊此下𤓰州文缺

揚州西寺立塔久旱舍利入境夜雨普洽

益州法聚寺立塔初隂晦冥將下日朗奄已便隂

亳州開寂寺立塔界内無石别處三石合而成函基

至磐石二浪井夾之

桂州緣化寺立塔未至十里鳥有千許夾輿行飛入

城乃散此下交州文缺

汝州興世寺立塔初隂雲雪將下天晴入函畢已隂

雲還合

畨州靈鷲寺立塔坑内有神仙現騰雲氣像

蔣州栖霞寺立塔隣人先夢佛從西北來入寺及至

如夢

鄭州定覺寺立塔之日感得神光如流星入寺設供

二千萬人食不盡

隨州智門寺立塔掘基得神⻱甘露降黒蜂遶⻱有

符文此下非二十八州數

隨州官人王威送流人九十道逢舍利善心共發放

之為期其囚被放千里一期無一逃者隨州人於溳

水作魚獄三百古來傳業既見舍利悉決放之永㫁

兹惡餘州亦効矣

青州勝福寺起塔掘基遇自然盤石函將入塔有光

瑞現

慶舍利感應表

隋安徳王雄百官等臣雄等言臣聞大覺圓備理照

空有至聖虚凝義無生滅故雖形分聚芥尚貯金甖

體散吹塵猶興寳刹自釋提請灰之後育王建塔以

來未有分布舍利紹隆勝業伏唯皇帝積因曠劫宿

證菩提降迹人皇䕶持世界往者道消在運仁祠廢

毁慈燈滅影智海絶流皇祚既興法鼓方振區宇之

内咸為淨土生靈之𩔖皆覆梵雲去夏六月爰發詔

㫖延請沙門奉送舍利於三十州以十月十五日同

時起塔而蒲州栖巖寺䂓模置塔之所於此山上乃

有鐘鼓之聲舍利在講堂内其夜前浮圖之上發大

光明爰及堂裏流照滿室將置舍利於銅函又有光

若香鑪乘空而上至浮圖寳瓶復起紫燄或散或聚

皆成蓮華又有光明於浮圖上狀如佛像華趺宛具

停住久之稍乃消𨼆又有光明遶浮圖寳瓶蒲州城

内仁壽寺僧等遙望山頂如樓闕山峯澗谷昭然顯

現照州城東南一隅良久不滅其栖巖寺者即是太

祖武元皇之所建造又華州置塔之處于時雲霧大

雪忽即開朗正當塔上有五色相輪舍利下訖還起

雲霧皇帝皇后又得舍利流輝散彩或出或沉自非

至徳精誠道合靈聖豈能神功妙相致此竒特臣等

命偶昌年既覩太平之世生逢善業方出塵勞之境

不勝抃躍謹奉拜表陳賀以聞謹奏○勑答門下仰

惟正覺覆䕶羣品濟生靈於苦海救愚迷於火宅朕

所以至心迴向結念歸依思與率土臣民爰乃幽顯

同崇勝業共為善因故分布舍利營建神塔而大聖

慈愍頻示光相宫殿之内舍利降靈莫測來由自然

變現歡喜頂戴得未曽有斯實羣生多幸延此嘉福

豈朕微誠所能致感覽王公等表悚敬彌湥朕與王

公等及一切民庶宜更加尅勵興隆三寳今舍利真

形猶有五十所司可依前式分送海内庶三塗六道

俱免葢纒稟識含靈同登妙果主者施行○髙麗百

濟新羅三國使者將還各請一舍利於本國起塔供

養詔並許之詔於京師大興善寺起塔先置舍利於

尚書都堂十二月二日旦發焉是時天色澄明氣和

風静寳輿旛幢香華音樂種種供養彌徧街衢道俗

士女不知幾千萬億服章行位從容有叙上柱國司

空公安徳王雄以下皆步從至寺設無遮大㑹而禮

懴焉有青雀狎於衆内或抽佩刀擲以布於當人叢

而下都無所傷

仁壽二年正月二十三日復分布五十三州建立靈

塔令總管刺史已下縣尉以上廢常務七日請僧行

道教化打刹施錢十文一如前式期用四月八日午

時合國化内同下舍利封入石函所感瑞應者别録

如左

恒州無雲雨下天降華徧城如此泉州 循州

營州三放白灮感得古石解作函

洪州白頭烏引路無竆

杭州掘基有白石窟容入石函涼州

徳州感得大鳥旋塔人皆不識滄州

觀州塔上五色雲現從午至暮

𤅀州基内有紫芝現

冀州有患盲人及躄皆差

幽州函如水鏡放灮衆像

徐州函現仙人聖僧等相

莒州三視神灮基得古塔患啞能言齊州 萊州

楚州野鹿來聽鴈翔塔上

江州地岀銅像

潭州舍利至江神鳥千迎

毛州天兩金華貝州

宋州井苦變甘旋灮天雨瑞華如雪

趙州放赤灮瑞像無量

濟州二放神灮香氣鐘響出於雲際兖州 壽州 信州

荆州雲葢塔上華不下

蘭州基下得石像又得二銅像梁州

利州放灮如月明

潞州靈泉自涌病遇得差

黎州地下凡聞千秋樂動

慈州靈葢如飛仙靈泉涌病得愈

魏州數放灮明天雨華人人得之沉州

汴州異香放灮見像患荖

梓州放灮五色

許州去州九十放灮明見覆塔甘井踊現

豫州五色灮現文字金色顯州

曹州灮夔SKchar

安州感香一夕放灮雲葢兼集

晉州三度放五色灮明

懷州雄菟自來馴附放灮異迹

陜州前後十一度現灮靈瑞

洛州香氣如風數放灮

鄧州函作五文現

秦州重得舍利函變瑪瑙

衛州灮照於外

洛州僧先患𦝫不行聞迎十里得荖

鄭州放灮播内向明

祀州放灮五色

   右總五十三州四十州已來皆有靈瑞不可

   備列具存大傳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三

校譌

 第十二紙十五行財南藏作材第十九紙十九行吼北藏作孔

音釋

 韜他刀切藏也才甸切屢也卽移切口上須也𦊨咨邪切罟也

 切盡符袁切𬋖也於交切SKchar力塩切匣也楚委切揣摩也

 白各切地名伯各古限音顯蛤屬烏甲盩厔𥂕之由切

 厔陟栗切𥂕厔縣名于分切水名

 山東叅政管運司事南昌甘一驥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五十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 溧水毛詩賦刻萬曆辛卯冬清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