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州先春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泗州先春亭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0

景祐二年秋,清河張侯以殿中丞來守泗上,既至,問民之所素病而治其尤暴者。曰:「暴莫大於淮。」越明年春,作城之外堤,因其舊而廣之,度為萬有九千二百尺,用人之力八萬五千。泗之民曰:「此吾利也,而大役焉。然人力出於州兵,而石出乎南山,作大役而民不知,是為政者之私我也。不出一力而享大利,不可。」相與出米一千三百石,以食役者。堤成,高三十三尺,土實石堅,捍暴備災可久而不壞。既曰:「泗,四達之州也,賓客之至者有禮。」於是因前蔣侯堂之亭新之,為勞餞之所,曰思邵亭,且推其美於前人,而誌邦人之思也。又曰:「泗,天下之水會也,歲漕必廩於此。」於是治常豐倉西門二夾室,一以視出納,曰某亭;一以為舟者之寓舍,曰通漕亭。然後曰:「吾亦有所休乎」。乃築州署之東城上為先春亭,以臨淮水而望西山。

是歲秋,予貶夷陵,過泗上,於是知張侯之善為政也。昔周單子聘楚而過陳,見其道穢,而川澤不陂梁,客至不授館,羈旅無所寓,遂知其必亡。蓋城郭道路,旅舍寄寓,皆三代為政之法,而《周官》尤謹著之以為禦備。今張侯之作也,先民之備災,而及於賓客往來,然後思自休焉,故曰善為政也。

先時,歲大水,州幾溺,前司封員外郎張侯夏守是州,築堤以禦之,今所謂因其舊者是也。是役也,堤為大,故余記其大者詳焉。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