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湣征賦後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注湣征賦後述
作者:司空圖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09

武宣之間籍顯地者,雖無如梁韓數公以雅實自任,而能振拔後進。然士大夫宴遊之倦,猶或時道文學以佽助執事者。而盧君尚以攙擯致憤於累千百言,亦猶虎之餌毒,蛟之飲鏃,其作也。雖震邱林鼓溟漲,不能決其咆怒之氣。且科爵之設,是多得於彼而少喪於此。侈其虛而歉其實,彼或充然自喜,而又以拱默相持。曾不知日月沒於晷刻之間,蠅翔而螢腐耳。然則著明幸於棄默,而能以《湣征》爭於千載之下,吾知彼之作者,有嘔血不能逮之者矣。其所得何如於彼哉?且上至聖哲,下至豪特之士,得於文學者多矣,豈以一靈運之狂,而可沮辱天下之奇偉哉?況麵牆而悖謬者,何翅於此耶?愚前述雖已瓷道其遒壯淒豔矣,而終不能掩其方外之致。以是擲筆狂叫,寄之他生。又嚐著《濯纓引》,以雪詞人之憤,其旨亦屬於盧君。且凡稟精爽之氣,是或有智謀超出群輩,一旦憤抑肆其筆舌,亦猶武人逞怒於鋒刃也。俾其無所控告,驅於仇敵,必貽國家之患矣。然則據權而蔽善者,得不常以此危慮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