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乙集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枚序 洪北江詩文集 乙集卷第一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乙集卷第二

卷施閣文乙集卷一

                陽湖洪亮吉著

連珠三十二首

蓋聞十日並出不若陽烏之再中百川疾流不若靈河之

東注是以日中見斗燭物之理自存山下出泉朝宗之心

巳著

蓋聞以近槩遠中無豪𨤲舉後定前失者什伍是以宋國

五石忽憶前身爲星泰山一雲安知異日作雨

蓋聞片壤之安羌蜋逞其智一葉之庇螻蟻仰其隂是以

吞巨舟者必思江海爲家戴尺木者乃以風雲爲䕃

蓋聞威刼于外則不非其非智昏于中則非𩔖亦𩔖是以

指鹿作馬者刑餘之臣以鶩當鳬者刀筆之吏

蓋聞造物之儲或留而不用聖王之制每過于所防是以

一世之衆飮不竭河而供之以江海萬夫之勇超不越丈

而限之以城隍

蓋聞塵揚席上灰 -- 灰 然鼎間飛揚雖同涼燠以異是以灌夫

罵坐難止膝席之賓㳄公酒狂羣驚仰屋之歎

蓋聞力竭智窮則愚者必收拙効識大見遠則慼者不嫌

過計是以塵當揚海故寃禽之志不衰杵可倚天則杞國

之憂匪細

蓋聞勢盛復持以奢必無以處時過日午又益以火必無

以禦夜寒是以朱門矜土木之工不能以片瓦覆末世祖

宗饌飮食之譜不能以一飽貽子孫

蓋聞岐塗萬千不當殉之以跬步今古億態不當處之以

思議是以立志可以入世故萬物漂動而金石不流無心

可以貞運故七曜改色而風雲不壞

蓋聞器⿺辶商于用貴賤之形泯材値其候小大之𫝑易是以

二曜不可鑑影慙于半䂓之銅五嶽不可厲刄遜于一尺

之錯

蓋聞分有可兾則谿壑難盈物非所勝則庸愚念息是以

鷹隼卽鷙不求虎豹之腥漁人雖貪非兾蛟龍之𫉬

蓋聞獨心雖智謀事不臧𨾏拳雖勇遇敵必僨是以明堂

九仞承之以百柱則安迅流千里障之以一蕢必決

蓋聞邪正殊者必無合志之言得失明者不爲無益之事

是以爲盜之室寜致禱于黔婁習佞之夫不交魂于汲直

蓋聞巧匠制物成毁難定明鑑過影曲直未分是以漢璧

千鎰不能止亞父之碎秦鏡百具無由燭趙高之佞

蓋聞善之與惡氣必相感利之與害𫝑有各𩥦是以裁棘

成林䲭鴞樂其安宅平衢似砥狐鼠以爲畏塗

蓋聞思匿其短者以猜疾爲肺腑兾遂其私者求黨𩔖爲

膠漆是以無鹽入室視明燭而必讐癭者過市見曲瓢而

自慰

蓋聞五簋登筵㫖者早盡千葩攢樹𧰟者先摘是以終童

夙慧不臻厭次之年龔生竟夭乃致彭城之涕

蓋聞誓苦而不信者五嫁之妻力勤而不錄者屢逃之僕

是以桼室之行非藉于指天晉文之臣不煩于投玉

蓋聞非神無以燭事而或有所窮非𫝑無以馭物而或有

所遏是以珠玉没水日月不能垂其照魑魅遁虛雷霆不

能施其烈

蓋聞節有至竒視其所𤼵行有甚烈必貴得宜是以證羊

直用于子而不慙嚴父枹柱之信移于女而必爲貞姬

蓋聞乾煦坤和矜垂于微末日變月蝕兆起于纎豪是以

一婦至𡨚東海有赤田之旱匹士銜憤吳門成白馬之濤

蓋聞能有所盡智有所窮安之者聖強之者愚是以六合

之外不知仲尼故聖于鄒衍五經之表不議孟子亦賢于

莊周

蓋聞淒思一入則萬態助悲華心旣揚則百族盡煦是以

朱戸累累明月至而益輝蓬闗蕭蕭寒風來而若怒

蓋聞飛霰于夏時苦救而天灾成舉耒于朝民勞同而主

事廢是以馭一世者以不勞成勞調四氣者以不德爲德

蓋聞秉萬族之秀則物遜乎人成一節之奇則人希乎物

是以充廉士之節必爲蚓而爲魚言君子之化或成猨而

成鶴

蓋聞能有獨擅理不得均器有偏饒𫝑無能共是以田竇

之家以千金而易一賦枚馬之室用萬言而貸半鐘

蓋聞美醜雜陳要于取法剛柔性定貴擇所從是以下士

心競視流水而可平懦夫氣衰見高峯而亦竦

蓋聞嚴霜被澤嘉草同萎野火燎原仁獸亦燼是以君子

業業不垂禍福之言小人皇皇乃著灾祥之論

蓋聞理無所宜必求實效用各有適無貴虛名是以琴瑟

雖雅非能引之論心鸞寉甚馴不可委之守藏

蓋聞炫寳于門伺者百盜露竒于世忌者萬夫是以尺璧

在抱必加再襲之衣積金之家恆著重扃之戸

蓋聞㧞木之獸天不能不生而有山以相域惑川之蟲地

不能不載而有墟以相容是以魚假之足則江海之塗必

塞虎傅之翼則城郭之民已空

蓋聞貴不若賤以計得失智不若愚以識趨辟是以萬衆

𡱈縮蹈白刃者烈夫一世震懾犯龍鱗者匹士

淳化縣志敘録十八首

予自歲辛丑入闗撰定此間方志者三同州之澄城邠州

之淳化長武是也闗中地大物博又諸紀錄自漢三輔黃

圖以降曁唐韋述闗中記宋宋敏求長安志程大昌雍勝

畧等咸可準繩而府州縣志可采者蓋寡蓋明代諸賢事

非師古苟爲簡略卽故城舊瀆皆棄之如遺今所盛傳武

功朝邑二志不知者以爲實過古人非篤論也予爲此志

一準昔賢非苟求立異實欲藉茲成規示諸來禩凡爲記

八爲簿二爲志五爲略三共三十卷凡五閱月而成其敘

古縣今縣新城故城𥠖園舊鎮流金昔郷咸攬川陸附之

橋梁倣晉朱育㑹稽土地記等述土地第一

史言甘泉傳志石門冶谷引涇荆山導汧灌漑之利被于

𫟪倣齊劉澄宋初山川古今記等述山川第二

史家遺法首記大事三千餘年如掌可指倣漢司馬遷等

大事記述大事第三

古云吉行日三十里披諸圖經式其遺意倣隋西域道理

記等述道理第四

嬴秦築宫遷五萬家越漢始元徙民三輔良規旣失志丁

畧戸稽其盈虛逮今淳化倣宋元康六年戸口簿記等述

戸口第五

惟民之俗百里不同爰志士女逮農工商倣晉周處風土

記等述風土第六

雍州積高神明之區雲陽甘泉又帝所居下曁小鬼靈而

不誣倣齊祠廟記等述祠廟第七

世遠莫追金天有陵靑鳥之冢圖書可徵仿宋李SKchar聖賢

冢墓記等述冢墓第八

秦皇漢武築宫祈仙洪崖弩阹增城在焉百世飄忽羊牛

下來下士奏賦通天之臺倣晉洛陽宫殿簿等述宫殿第

征輸之薄前代所無農桑絲粟以迄市租册籍可稽職于

胥徒倣宋李常元祐曾計錄等述會計第十

泮宫居前叢祠列後英英羣賢光我俎豆倣宋崇寜學校

新法志等述學校第十一

才餘于官不廢嘯歌此如傳舍所閱旣多倣宋無名氏衙

署志等述衙署第十二

白公鄭國民歌至今王陽作令亦有遺音采其遺蹟以代

吏箴倣唐杜佑通典職官志等述職官第十三

世需多士士貴通經茂才異等咸貢王庭倣宋崔氏登科

記等述登科第十四

廣陵列士㑹稽先賢列女後傳撰于顔原邑縱蕞爾無微

不傳倣晉常璩華陽國士女志等述士女第十五

金石之文古稱不朽彚茲豐碑庶傳于後倣宋鄭樵通志

金石畧等述金石第十六

淵雲之作冠于簡端國師峨峨亦賦甘泉後有多士庶幾

前賢倣漢劉向七畧詞賦畧等述詞賦第十七

凡志方隅必推今昔稽乎古圗準以今尺惟茲一編咸述

舊聞勿淆其次以俟後人倣常璩華陽國志序錄等述序

録第十八

終南山圭峰寺銘

若夫一峰之上支公䟽其小池百尺之餘祗園森其列柏

高瞻遊鱗頫矚飛鳥南則層峰接天意淩星斗北則靑氣

屬地靡見寰宇隂厓草枯積雪尙白煦谷氣暖巖花巳紅

怖鴿一隊枯僧兩三翳綠蘿而居穿白雲而岀相與並肩

層巖凝睇初日金碧萬端華心易其素念霞采億狀茅齋

成夫麗矚蓋已響沈音外思舉雲表者焉適有奇石陵乎

坐次爰爲之銘曰

空水易曙白雲知春十步五歩花香送人蘿谷尙暗松軒

已辰僧疑入定寉仨棲真鐘踈岀寺鐙暗披帷琴牀月落

蝶帳風開草名躑躅花號徘徊虬枝競挽馬首頻回塔看

倚杵峰眞秉圭

終南山高觀谷銘

鄠縣東南行三十里有高觀潭谷水出焉五里未及驚霆

接天百歩尙懸飛瀑搏顙洵人外之奇觀霞表之靈境也

若其危厓半傾若斜景之入海巨石自轉同高穹之隕星

曾不踰時已抵絶壑雖激電之閃戸飛矢之岀林不是過

也春雨旣積山空自鳴萬壑競乎一門百丈限之盈尺此

則山澤氣阻隂陽與之回皇風雲色變星辰因而匿采者

矣余㝷幽匪遥好竒斯過遵彼磐石薄焉觀之齋心旣空

盈耳有悟遂爲之銘曰

鯨波乍湧龍氣猶腥高欲切漢光疑浴星頽峰作檻劈石

成扃出竇始白回瀾乃靑流金迄石衝谷注壤海若輸靈

坻隤遜響遵巖覓電頫壑㝷雷天地黯慘風雲蔽虧無人

獨往有月飛來

漢麒麟閣功臣頌并序

麒麟閣者漢宫閣䟽名云蕭何造張晏曰武帝𫉬麒麟時

作此因圖畵其象于閣遂以爲名以予推之閣蓋搆始于

文終錫名于武帝漢書武帝紀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

祠五畤𫉬白麟至太始二年始下詔更黃金爲麟趾以協

瑞應是時漢興已一百十年日月麗于中天文武集于亨

衢時博陸侯霍已入禁闥富平侯安世已爲尙書令光祿

大夫營平侯充國龍𬱃侯增均已爲郞丞相博陽侯吉爲

廷尉監典屬國武已使匈奴五年桉春秋感精符曰德及

幽隱不肖斥退賢者在位則麒麟至是知飮泉食露之符

爲連茹㧞茅之兆矣至宣帝甘露三年始圖𦘕其人于麒

麟閣法其形兒署其官爵姓名惟霍光不名曰大司馬大

將軍博陸侯姓霍氏次日衞將軍富平侯張安世次曰車

騎將軍龍𬱃侯韓增次曰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次曰丞

相高平侯魏相次曰丞相博陽侯丙吉次曰御史大夫建

平侯杜延年次曰宗正陽城侯劉德次曰少府梁丘賀次

曰太子太傅蕭望之次曰典屬國蘇武凡十一人偉矣哉

定䇿則博陸相業則丙魏名臣則杜張宗賢則陽城儒雅

則梁蕭武功則韓趙使節則子卿親賢並升文武備列昔

陸機爲漢高祖功臣頌袁宏爲三國名臣序贊歌詠功德

至數十人然徵其美備考其績效均若有不及焉蓋世遭

隆平士逢豁達之主得明目殿陛振聲巖郞挾一䇿入石

渠請長纓度沙幕居禁闥而不遺在窮巷而亦顯中廐之

馬旣擢日磾上林之羊亦升卜式牧豕極于上相販駿登

乎九列亦可謂立賢無方用人不求備者焉此數人者向

使生秦項之世値吳蜀之主上則刀筆趨走自擬于駑駘

下則篳門甕牖𤼵聲于蚓窽安能鼓垂天之翼絕塵而逞

其𩦸足哉此鬥㝅所以垂涕而言曰知臣莫若君樂羊所

以捧篋而泣曰非臣之力君之功也豈不美哉夫以光武

之明德悼歎于龎萌元皇之風烈受譏于張禹則知人則

哲從古難之遂使孤臣萬里餘搶地之呼下士百世奏通

天之牘自非英斷卓識鴻業大烈曷臻于斯暇日慕其風

尙不揣謭陋爰各爲之頌亦以存景風之思爲來禩之式

云爾

漢至五世云惟百年德盛化洽麒麟至焉桉古圖書䜟緯

之篇來此上瑞登庸大賢皇皇大賢神明攸贊桓桓博陸

票騎同産旣嫓阿衡亦參姬旦負扆畢世放桐不反大節

旣植生知不學英辟握手幼君入抱三踐帝席兩握國寳

勲存畫室忠勒高廟矯矯杜陵留侯共族兄罹蠶室父治

鼠獄勤勞旣著肺附是屬身𭙶上衮世執圭玉國鈞旣秉

民譽四洽雅善魏丙不女田甲英英漢廷口議八法彬彬

儒林腹置三篋侯有龍頟世爲虎臣千戸旣益萬騎出屯

雖有令德亦鐅凶門時惟鷹揚起于巫蠱功參上宰事歴

三主言求偉伐試覽勲簿震震烈烈篤生營平方叔召虎

來于西京有漢中葉西羌不寜黃髪鮐背爰求將兵神爵

之元天子推轂旄頭初出羽騎始肅光光將軍遠夷斯服

將偃五兵講求六穀高平對䇿進由儒者頗厲威嚴庶資

媕雅建䇿堂陛馳傳天下觀漢故事講求便宜外戚附奏

列侯詳議號通犧畫乃學計倪征和之間八夤鼎沸隆準

寓獄長楊望氣中使星馳圓扉夜閉婉孌哲人實司郡邸

中興之相隂德以侯旣主禮讓實惟仁柔赫赫公府恢恢

皇猷不解案吏惟知問牛次公簡簡亦明法律才平獄訟

復議鹽鐵持躬以整應機以疾元平正始實惟憂虞職典

方藥功參立儲幾陷許止乃比朱虛隆漢之規親賢並用

城陽濟北厥後誰踵盤盤宗英名德見重甘泉召對未央

列議軺車七乘汗血千里尙冠以興海昬用廢六經至漢

蔚然羣師琅邪受卦兼擅易旗袨服人廟旄頭墮泥儒術

旣隆卿階不替宏羊騂騂比茲心計五鹿嶽嶽慙其經義

東海蕭生起于白屋犯主顔色責相吐握吏持匈匈友哂

碌碌終登貳宰入授禮服承明高議聲振殿瓦英英及門

槐里蓋寡旣趣飮鴆遂請斬馬賢傅旣決佞臣斯怍子卿

卿並寄絶域一踞胡服一持漢節義重于生𡨚銜至没

陵惟霑衿武乃刺血𦋺帳奏樂穹廬雨霜飛雁不下牧羣

旁皇掘根鼠穴書帛雁足方困羝乳乃畫麟閣肅矣西京

炳靈羣公前後萬古茲惟日中𠃔文𠃔武立德立功平視

九駮高參五龍昔歲魯郊宣尼所歎今茲隴首匡鼎以贊

傑閣雖朽崇勲尙爛望景中嶐流芬灞滻

昌國君樂毅頌

臯兆大澤伊緣空桑猗惟若人厥聲亦英生後十世不直

禹湯舉足欲岀九野虎狼虎狼之羣鳴鳳萬仞回翮秦楚

歛翼三晉攬茲德輝擇主以進功殊蓋世恩亦逾分三光

旣赫九鼎亦震時方忻亂天未祚德間騰卽墨功墮騎刼

七十二城悉傅以翼英英鄒彦曾不入燕翩然來斯惟茲

一賢封崇昌國義感没世身雖居趙引領北視銜恩而息

戴德而SKchar頌于千年以感國士

萬壽無疆頌并序 代太常卿倪承寛作

臣某言臣伏讀

皇帝陛下正月元日詔書以乾隆四十五年値七旬

萬壽聖節敬法

皇祖聖祖仁皇帝成典布大澤于天下猗與休哉

詔書所列自祀五嶽四瀆以迄肆赦凢二十條臣竊見

皇上自御宇以來四十有五年

國家承平一百三十七年之久天下戸一千萬口一萬萬

內自羣工卿士師尹百辟外曁億兆臣妾遼逖曠遠殊形

而共慶異聲而同和喁喁焉忭忭焉蓋延頸接跡兾德倖

澤自九天之下迄九地之上六合之內以薄于六合之外

皇上猶持盈戒成藴謙育和自乾隆三十五年六旬

慶節至此又越十載始沛然順輿情頒

大詔以妥神祈以答中外而又繁文縟節槩

敕勿事

靣戒有司

訓諭諄諄逮于下者無不隆受于天者靡敢侈至矣哉法

祖之烈敬天之心勤民惠下之誠盛德勿德雖休勿休之

念靡不繪

丹扆縣

黼坐降玉陛歴金門而被于凢有知識者矣夫含生之類

靡一物不得其所至聖矣化之所被不心而應不踵而至

至神矣禮樂之盛藻地縟天至文矣聲威所被窮舟阻輪

跨嶽越海至武矣謨文定武廣聖極神涵億兆之和而受

繁祉之錫至壽矣臣不敏侍從數十年自翰林洊登卿貳

親見

皇上展禮嵩高告功岱宗歴太行登會稽

興京謁闕里循河隄築海防每所

省幸施澤輒數百萬又親見

皇上平回部再平金川西南諸酋稽顙歸化難可畢數拓

地三萬里迄乎日月斗所出入又開四庫館自周秦以來

經史子集靡不集其大成競競業業若彼巍巍蕩蕩若此

臣竊見詩之序曰時邁曰般言天子廵守告祭柴望及祀

四嶽河海也曰魚麗曰蓼蕭言天子功成治定制禮作樂

澤及四遠也曰天保言臣能歸美以報其上也故曰降爾

遐福曰受天百祿言天與天子以廣遠之福而天子克荷

之也又曰貽爾多福言神又能㠯多福貽天子也故天不

答天子以日月之壽則百祿之應不章五嶽四瀆羣祈百

神不佑天子以億萬之齡則多福之徵不顯羣工卿士内

外百辟不祈天子以覆載之永則歸美之誠不敷琬琰所

⿰金𮥼金石所述五三六經之所遺不可誣矣臣今者又披瑞

應之圖集靈寳之記以合今之所見則狉狉蹡蹡與化低

昻笑夸世之主而待乎麟凰何生不育元氣滲漉何曩葉

之君而炫夫嘉榖嶐嶐者岱爲宗曷爲濯露雨瑞日月而

待升中SKcharSKchar者河以鴻曷爲束魚鼈恬駭浪而就成功羣

𫎇首首于以戴斗惟生之厚庶祝

天子之壽横目顛顛而惟視天何歡而抃云慶

天子之年天人之應協矣神人之理昭矣兆姓之符著矣

凢此數十條臣每見漢唐宋中葉諸盛辟得其一事無不

加尊號𭙶玉册鋪張鴻名增益盛算而

皇上獨一切勿事惟民生治術爲兢兢蓋于于焉翼翼焉

又將超其

識于八代之上藐然而繼五位三紀之盛軌也臣不敏素

以文字受

特達之知況親覩

偉烈首沐

至化又恭値敷天之休率土之慶得預百辟之末而奉萬

年之觴且雅頌之蹟彰彰若彼而臣獨不克繼軌前哲導

盛美臣實恧焉輒不自諒謹獻萬夀無疆之頌八章頌曰

皇帝御宇四十五年惟天眷

帝惟

帝法天法天伊何敬以率先

德盛化洽持之以謙謙惟召和敬以集福儷乎天位永此

帝籙右第一章

五緯旣矅九鬿聿張鬰鬰紫府肇乎文章惟茲文章𨤲以

甲乙苞賢藴聖昭典鑄則甲觀辰啟乙帳夜陳炳炳麟麟

法天之文右第二章

惟天有鉞鉞亦南指惟天有弓弓實西矢蠢惟不靖匪西

而南

命彼六師撻伐以三爰俘渠率爰拓疆土震震霆霆憲天

之武右第三章

𪰋𪰋穆清厥兆誰見三百六度知行之健淵淵

帝躬八夤是奠四十五載省方亦徧東西旣歴南朔聿臻

惠下以實則天以勤右第四章

鴻流之貫揚豫兖靑視天有漢爲地之經惟湮隄防下土

以疾展茲

宸畫繼彼曩烈赫赫

六飛遵海而觀惟

帝東邁象天左旋右第五章

無云巍巍天亦降威曾不終日雷霆巳回惟

皇鑒之以

詔司士捐瑕濯釁一與更始方網旣解圓斗益明凢百肆

赦助天省刑右第六章

無云赫赫天實降澤八紘之廣覃州溢域

帝御三殿

詔岀九門𥠖黄蒼赤歸化咏仁司農頒粟內府出帛凢百

綸綍體天施德右第七章

惟威惟德

帝皆則之𠃔武𠃔文

命以顯思融融穆穆亦若示喜天之視

君蓋惟一體肇啟

壽域肇築慶基億萬斯年天之與齊右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