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卷下 洪北江詩文集 卷下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後跋

擬兩晉南北史樂府卷下

         陽湖洪禮吉稚存譔

  一尺劍

一尺劍馴兩蛇五百載還劉家炎精斷典午亂

眞人興紹皇漢草粛肅沒輦轂金之刄之悔不

 宋武帝本漢後爲高祖弟楚元王交裔 武帝伐荻新洲大蛇長數丈射之傷明日見數童子

 靑衣擣藥 宋時有童謡云欲知其姓草肅肅蓋蕭道成受禪之䜟

  味卿

恪誰長慕容暐有霍光猛誰伍秦符堅有仲父裕

誰堪司馬宗有曹瞞知人何詳已何畧如君之才

總誰角可憐死慙高著作

 崔浩與魏太宗論近世將相之臣太宗悅賜御縹醪十觚水精鹽一兩日朕味卿言如此鹽酒

  浩後以譔國史族誅 高允爲著作郞十七年不遷官

  金昌亭

東華吳聲猶未已司空中書執戈起同謀亦聞檀

道濟廬陵何人武皇愛子陛下弟金昌亭邊鼓聲

沸磨刀霍霍且及帝五蛇升一龍去龍歸若得瞻

皇馭應問爾來何太據

 徐羡之與傅亮謝晦受遺詔輔少帝帝居䘮無禮羡之等令檀道濟引兵入廢帝爲營陽王復

 弑之金昌亭并殺廬陵王義真

  東山屐

東山屐屐不釋屐不釋作山賊西堂夢夢莫論夢

莫論思王孫君才苦多實苦少别夢盈盈滿春草

君心苦雜迹苦幽探竒累累山靈愁山靈愁向天

訴桃墟邨中夜相捕君鬚成佛骨未仙生天乃落

孟顗前

 謝靈運旣徙廣州欲要合鄕里小兒于三江口篡取爲秦郡將宋齊所𤼵于桃墟郵獲七人靈

 運遂坐誅 靈運將刑捨鬚作維摩詰像 孟顗事佛精懇靈運素輕之日卿生天當在靈運

 前成佛當在靈運後

  檀江州

可憐白浮鳩枉殺檀江州萬里長城君自毁明年

飮馬長江水長江飮馬君有知目光裂電神騅馳

 魏人聞檀道濟雄名憚之圖以禳鬼 道濟𬒳收脫幘投地怒日乃壞汝萬里長城 魏太武

 引兵南下文帝登石頭城望之謂江湛日檀道濟若在豈使胡馬至此

  春月畋

咄爾簔嗟爾笠曷不遠暱我馬欲逸咄爾𮪍差爾

王曷不傍皇我田欲荒一日荒不得實一日飢不

得活王將四征營三驅驅斥老農胡爲乎還君壺

觴不敢食我田我田食我力

 衡陽王義季都督荆湘嘗春月岀畋有老父𬒳苦而耕左右斥之老父曰盤於游畋古人所戒

 今陽和布氣一日不耕民失其時奈何以從禽之樂而驅斥老農也義季曰賢者也賜之食不

 

  封狼胥

朔風一夜長城倒百萬甲兵如電掃石頭城上烽

連天不見居人見秋草秋草秋肥胡馬驕江南地

赤總無雍徐白骨連靑冀又見催書集飛𮪍君

不見耕當問奴織問婢封狼居胥亦何易

 朱文帝欲經畧中原王元謨尤好進䇿帝日觀元謨言令人有封狼居胥意沈慶之諌日耕當

 問奴織當問婢陛下伐國而與白靣書生謀之何由濟帝不聽 魏人凡破南徐徐兗豫靑冀

 六州所過赤地無苗春燕歸巢於林木

  佛貍䜟

江水飮莫飽佛貍死江島去年歲在寅今年歲在

𫑗崔伯深死亦早

 魏太武南下童謡云虜馬飮江水佛貍死卯年佛貍太武小字 崔浩字伯深

  宜速斷

禁林半夜愁烏號深宮一舉𩀱鴟梟䲭梟食母獍

食父假以羽翼授以刀齋宮門開燭未滅舉几一

揮指齊裂湛之不斷江湛遲陛下裁弟難裁兒難

裁兒已殺父嗟嗟𩀱鴟梟更假一鸚鵡

 太子劭始興王濬與嚴道育王鸚鵡巫蠱事𤼵帝欲廢太子劭賜濬死與徐湛之江湛王僧綽

 謀之僧綽日事宜速斷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帝久不决更以謀告潘淑妃妃濬母也以告濬於

 是太子劭遂與濬弑帝并殺潘淑妃徐湛之江湛俱死

  見要人

衣如鶉馬如狗道逢八騶不得走平生不喜見要

人要人近復生公門君不見要人𫆀亦堪喜陛下

有綸臣仲禮

 顔延之子竣旣貴常乗羸牛笨車道逢竣鹵簿卽屏往道左謂竣日平生不喜見要人今不幸

 見汝 侯景圍臺城邵陵王綸及都督柳仲禮按兵不戰梁武帝嘗問䇿於柳津對日陛下有

 邵陵臣有仲禮不忠不孝賦何由平

  竹林堂

寧馨兒父不知渠大齄鼻何如斯齄鼻不懼鬼射

鬼鬼殺爾今日當屠猪急付大官㕑猪來代爾宰

天下竹林堂空鬼亦怕

 廢帝射鬼於竹林堂爲壽寂之等所殺 王太后疾篤呼廢帝不往怒曰那得生寜馨兒 帝

 人太廟指世祖像日渠大齄鼻如何不齄 帝嘗惡湘東王彧呼爲猪王一日忤㫖帝縛之使

 擔付大官厨曰今日屠猪建安王休仁笑曰猪未應死待皇太子生彧遂免

  違導㫖

欲言𫆀負導㫖不言還負翟黑子宮中門啓戈矛

森臣寜負迹不負心天威煌煌距尺咫臣寧負生

不負死高渤海眞純臣天文書上天顔温臣才區

區勞奬述淸河司徒臣不及

 高允嘗授太子經及崔浩國史事𤼵并欲誅允太子人言允小心謹宻且制由浩請赦其死魏

 太武問曰國書皆浩所爲乎對曰浩所領事多總裁而已至於著述臣多於浩太武怒曰允罪

 甚於浩何以得生太子懼日天威嚴重允迷亂失次耳臣向問皆言浩所爲太武問信如東宮

 所言乎對曰臣罪當滅族不敢虚妄殿下哀臣欲乞其生耳太武爲太子曰臨死不易辭信也

 爲臣不欺君貞也遂赦之允退爲人曰我不奉東宮導㫖者恐負翟黑子耳先是翟黑子奉使

 并州受布千匹事𤼵謀於允允勸首寔翟黑子不從太武殺之 魏太武使允集天文災異書

 凡八篇太武善之謂不減雀浩

  領軍腹

七日宴愼勿開司空血裹長安臺牽牛星愼勿見

蒼梧首離仁壽殿江州首禍徐州亡天意總在蕭

建康箙中有箭箭有鏃痛恨不穿領軍腹

 宋明帝以七月七日殺巴陵王休若後廢帝亦以七夕死 帝醉寢仁壽殿令楊玉夫何織女

 渡河日見當報我不見當殺汝玉夫懼遂弑之 帝嘗直人領軍府值蕭道成晝卧帝畵其腹

 爲的欲射之以王天恩言遂以骲箭射

  石頭城

石頭城悲孝子悲忠臣寜爲粲死慙淵生江陵

市爲忠臣爲節士不作充生作陵死

 袁粲與子最同死日汝不失孝于我不失忠臣 沈攸之將起兵日吾寧爲王陵死不作賈充

 生 攸司馬邊榮亦不屈死

  天王家

生不落降王車死不入天王家王敬則虎而翼板

輿迎居别宫耳司馬家亾亦如此王光祿獺尾哭

興亾兩見勿復哀鸞飛又向天邊來

 宋順帝禪位於齊王敬則以板輿入迎帝帝曰欲見殺乎敬則曰岀居别宫耳官先取司馬家

 亦如此帝曰願生生世世勿復生天王家 右光祿大夫王琨晉世已爲郎中至是攀車獺尾

 慟哭曰人以壽爲歡臣以壽爲戚旣不能先驅螻蟻遂復頻見此事

  移吾牀

紀僧眞無所須從官乞作士大夫士大夫非天子

命江家謝家聽不聽欲娶須造中書堂欲貴須近

尙書牀桃笙三尺牀七尺尙書移牀遠俗客

 糺僧真得幸於齊武帝請日臣岀自武吏階榮至此爲兒復得婚荀昭光女無所復須但願乞

 作士大夫武帝曰此由江斆謝㵸可自詣之僧眞詣斆登榻坐定斆顧左右曰移吾牀遠客僧

 眞䘮氣返曰士大夫固非天子所命

  易犬子

延昌宮中國祚短神龍墮地化作犬楊婆咒禱空

紛紛寧知金翅啣王孫王孫憶翁須好作翁死旬

時還奏樂花枝裊裊春綿綿楊郞宮中恣醉眠狐

裘錦衣左右直徐郞殿前躬𦘕敕寧失官家朝莫

犯周侯刀寧違至尊訓莫拒舍人命禁中刀敕空

縱横國運詎識歸宣城尙書不言侍中走舉朝盡

醉吳興酒

 齊武帝時有小史姓皇名太子帝爲移㸃於外作犬子何㸃日太子作犬不得立矣後文惠太

 子果卒 鬰陵王爲皇太孫時令女巫禱祀速求天位及太子卒益加敬信 世祖崩大歛畢

 卽呼伎作樂 帝左右楊珉與何后同寢處帝寵任綦母珍之周奉叔及宦者徐龍駒等珍

 之有所求無不應有司相語日寜拒至尊敕莫違舍人命奉叔有單刀二十日嘗語人日周侯

 刀不識君龍駒至代帝畫敕 宜城公鸞謀繼大統多引朝中名士參畫侍中謝朏心不願求

 止爲吳興太守至郡致酒數斛與弟吏部尚書㵸日可力飲此勿豫人事

  郎君書

郞君書悲欲死不死三軍死尺𥿄田横客走安歸

先生血染門生衣陸家門生頸已折袁家門生遭

狗齧先生之靈幾時沒

 晉安王子𢡟與防閤陸超之董僧會舉兵討蕭鸞爲參軍于琳之所殺僧會見𢡟子昭基書曰

 郎君書也悲痛而卒或勸超之遠遁超之曰恐田横客笑人遂爲門生所殺頭斷而身不僵門

 生亦助舉棺棺墮折其頸而死 袁粲死後其家匿一少子投粲門生狄靈慶靈慶遂抱兒以

 首兒死後靈慶嘗見兒𮪍大㲰狗戲年餘靈慶竟爲㲰狗所殺

  解散髻

華林園中宴初設彦回琵琶稱第一淸歌沈季琹

王郎三公解事惟拍張尙書尙書技偏乏稽首臣

須用臣法臣今有法臣知書當時封禪推相如帝

日休哉盛德事琵琶聲停拍聲止一代風流比謝

安插簪散髻解朝冠王郞何似吳興守力飮不肯

解璽綬

 王儉爲國子祭酒作解散髻斜插簪嘗謂人日江左風流宰相惟有謝安意以自比 齊高帝

 幸華林園宴集使各効技藝禇彦回琵琶王僧䖍柳世隆彈琹沈文季歌子夜來王敬則脫朝

 服拍張獨儉無所解誦相如封禪書齊主日此盛德事也 齊主受宋禪以謝朏爲侍中不背

 解璽綬乃用王儉爲之

  八騶嘆

君不見鄧仲華二十佐命人爭誇又不見王僕射

弱冠興齊推定䇿君名照耀同扶桑三十官止中

書郞前無八騶任搥壁人何轟轟我寂寂絳衫戎

服官門來嗟君殊非濟世才濟世才任輕薄驢乎

驢乎汝好作如汝人材皆令僕

 中書郎王融自恃人地三十内望爲公輔嘗夜直省中嘆曰爲爾寂寂鄧禹笑人行逢朱雀桁

 開喧啾不得進槌車壁嘆曰車前無八騶安得稱大丈夫 齊武帝疾亟融欲矯詔立竟陵王

 子良戎服絳衫于中書省閣口斷太孫仗不果遂坐誅 融嘗與劉祥同載祥見道旁驢日好

 爲之如汝人才今皆令僕矣

  閱武堂

閱武堂種楊柳至尊屠肉妃酤酒阿兄來盤馬走

阿丈來醉一斗宮中夜遊誰敢毀宰相巳作破靣

 東昏侯於芳樂𫟍設店坐而屠肉百姓歌曰閱武堂種楊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 東昏呼潘

 妃父爲阿丈俞靈韻爲阿兄 沈昭畧臨死罵徐孝嗣日廢昏立明古今令典宰相無才致有

 今日以甌擲其靣日使作破靣鬼

  合肥捷

合肥城邊鼓三下將軍乗輿不跨馬麾幢繖扇沿

河堤兵不貴多還貴寡三𨵿𨵿北增高樓將軍閉

壘征人愁征人誰知法中法法在用强還用怯百

戰孰比將軍功將軍豈數曹景宗原頭射獵師不

競行路空歌霍去病

 韋叡體素羸毎戰未嘗跨馬嘗乗板輿合肥之捷魏人歌之日不畏蕭娘與呂姥但畏合肥有

 韋虎先是諸將請益兵叡日兵貴用竒豈在衆也 梁武帝使叡救馬仙琕叡至安陸増築城

 二丈餘更開大塹起高樓衆頗訊其怯叡日不然爲將當有怯時 曹景宗救義陽頓兵不進

 但原頭射獵而已

  談風月

南尙書奔競謫詹事官求不𫉬北尙書𨕖格裁洛

陽令爭不𢌞停年格銓𨕖格羽林夜火尙書宅南

尙書北不如宵來風月談軒渠

 徐勉爲吏部尙書客有因宴求詹事五官者勉正色日今日祗可談風月 魏崔亮爲吏部尙

 書立停年格洛陽令崔琡上書諫不聽先是張瑀立銓𨕖格排抑武人羽林相率焚其宅

  山中相

華陽夢破生紅塵山中𫳐相作外臣芒鞋尋山芝

草竟茯苓屢辱官家命官家手敕來岩陬先生不

願金籠頭同時亦有何處士將鬚不得臣老子

 陶宏景隱居茅山國有大事毎遣使咨訪時號山中𫳐相 梁武帝遣所在給茯苓 武帝手

 敕禮聘不岀唯畫兩牛一著水草間一金籠頭 武帝欲拜何㸃爲侍中㸃捋帝鬚日乃欲臣

老子𫆀

  鹿子開

建康城頭衆驚走棖棖取人飼天狗朝呼食肉宵

呼肝棖棖得人食始歡食始歡殺鹿子龍公不死

鹿子死四十八年王氣止

 梁武帝立長子統爲皇太子時民間謡云鹿子開城門蓋反語爲來子哭也後太子果薨 天

 監十三年都下訛言有棖棖取人肝肺及血以飴天狗百姓大懼

  房公馬

糗盈升草盈把兒童競養房公馬見公之馬還思

公連錢蹀⿰𧾷變奔兒童兒童粟多果馬腹更瓣名香

馬前哭馬前哭因思公君不見房公之馬鮑氏驄

 房謨爲大寧太守有惠政以不起兵應爾朱世隆爲所執以其馬别給戰士戰敗蜀人得之謂

 謨遇害莫不悲泣善養之謂爲房公馬

  鮮卑奴

銅㧞打鐵㧞元家歲將末鮮卑奴起渤海東電隱

隱兮雷轟轟朱家魏家總非匹一冐空拳一穿鼻

賊來百箭殺百人武牢不死眞有神宜訓宮中叩

頭列一母三天亦人傑

 高歡累世北邊習其俗遂同鮮卑 魏孝明時洛下以兩拔相撃謡言銅拔打鐵拔元家歲將

 末 武牢之敗親信都督尉興慶謂歡曰王去矣興慶腰邊百箭足殺百人 歡妻婁氏生六

 子洋演湛皆爲帝時謡云一母生三天

  水東流

欲要君四十啟欲爭君二千𮪍東帝不成作西

帝征途歔欷悲啼勿啼君心有南北此水無東西

水東西猶入海魏東西天命改

 魏孝武帝惡丞相高歡西依宇文泰 歡上帝四十啓帝不省 泰率二千𮪍逆帝中途帝謂

 侍臣日此水東流而朕西上因流涕泣下帝至𨵿中復與丞相泰有𨻶飮酒遇酖而殂

  南飛吉

烏鴉𫆀燕雀𫆀南飛者利𫆀轅門中置大鼓將軍

紫衣氣如虎彎弓北來射鸚鵡

賀㧞勝奔梁三年梁武帝遇之甚厚屢乞師討高歡不果乃求還勝自後毎執弓矢見飛鳥南

 向者皆不射之以申懷德之意 魏時童謡云可憐靑雀子化作鸚鵡子靑雀指孝靜帝鸚鵡

 指高

  明月謡

明月明月相隨不滅昨宵入懐抱今宵委荒草

 魏孝武帝閨門無禮從妹不嫁者三人皆封公主平原公主明月尤寵帝以之人𨵿爲宇文泰

 

  狐非狐

天門開焦梨狗子天邊來狐非狐貉非貉吠聲長

達河朔靑雀何嗷嗷新巢復舊巢舊巢鸚鵡啄新

巢飽犬腹犬乎犬乎爾何酷㑹見金鷄樹頭哭

 魏孝武時謡云狐非狐貉非貉焦梨狗子嚙㫁索蓋指宇文泰俗謂之黑獺也 泰母孕泰時

 夢抱子升天𦆵不至而止 周初童謡云白楊樹頭金鷄鳴祗有阿舅無外甥葢指隋受周禪

 

  金甌缺


蕭繹盲老公侯景跛老子中原龍戰四十春乾坤

戾氣歸斯人斯人不來國不破誰使金甌向空墮

當殺不殺慕紹宗當斷不斷吳老公跛奴之禍禍

已酷盲僧釁成還骨肉

 梁武帝欲納侯景日我國家如金甌無一傷缺脫納景致紛紜奈何後以朱异言卒納之 景

 右足偏短 慕容紹宗追景急景謂日景若就擒公復何用乃縱之 湘東王繹眇一目初武

 帝夢盲僧託生王宫遂生繹

  臣如龍

天子勿走馬大將軍嗔大將軍勸陛下酒敢勿聞

黄門郞來前且受意癡人勢亦小差未欲進食先

揮刀龍𫆀虎𫆀亾崇朝亾崇朝反及禍臣如龍北

面坐臣如虎尙是可臣如䑕已殺我

 東魏高澄忌魏靜帝使黄門郞崔季舒伺帝動靜嘗與書日癡人比復何似癡勢小差未 澄

 爲膳奴蘭京所殺 高洋欲受魏禪母婁氏日汝父如龍兄如虎尙終身北面汝何人欲行舜

 禹之事乎

  寒山石


一片石寒山頂餘者誰比蛙黽蛙聲蚓聲猶可識

邢家魏家工作賊

 庾信使北歸人問北方人士何如日惟温子昇寒山一片石堪共語餘若驢鳴犬吠耳 邢邵

 日江南任昉文體木疎魏收非直模擬亦大偷竊收聞之謂人日伊嘗于沈約傳中作賊何敢

 

  百年𡨚

濟南毅魄死不灰 -- 灰 九死上呌天𨵿開精誠入日日

忽變白氣夾日如長圍凉風臺前血一斗百年來

時繞堦走兒今何罪生王家乞命作奴還俯首深

宮半玦留分明兒今已死忍獨生忍獨生還把玦

明月不來空斷絶君不見婁家血泪還SKchar2綿濟南

悲罷悲百年

 北齊昭帝廢故主爲濟南王㝷復弑之立子百年爲太子及昭帝疾婁太后視之問濟南所在

 者三不對太后怒日殺之耶遂不顧而去 武成帝立封百年爲樂陵王河淸三年五月白虹

圍日再重又赤星見帝欲以百平厭之使召百年百年知不免割帶玦與妃斛律氏别見帝于

凉風臺日乞命與阿叔作奴帝不聽卒殺之妃把玦不食月餘亦卒玦猶在手父光自擘之乃

 

  握槊來

臣彈箏君進酒君持觴臣爲壽君王沉醉宮生春

兒家乃有握槊臣趙郡痛哭宮門首臣爲國家不

爲酒珠簾終蔽和士開兗州刺史需君來士開生

趙郡死非常作事有龍子

 北齊和士開以善握槊彈琵琶有寵於武成帝使士開與胡后握槊復得幸於胡后及武成帝

 殂後主尤委任之 趙郡王叡與司空婁定遠立請岀士開外任太后命賜叡巵酒叡正色日

 臣論國家大事非爲巵酒後主不得已出爲兗州刺史士開載二美女珠簾詣婁定遠願得一

 辭二宮定遠許之士閒遂與太后及後主謀殺叡 瑯琊王儼殺和士開斛律光聞之撫掌日

 龍子作事固自不凡

  劉桃枝

劉桃枝信力士所爲如此事永安𫆀鐵籠死平秦

𫆀露車死趙郡𫆀雀離死大明宮裏呼家家膓肥

臘滿悲瑯琊桃枝桃枝技還絶飛向靑天斬明月

劉桃枝愼勿過君如鵂鶹見者禍嗚呼爾首何時


 劉桃枝齊天保間力士 齊文宣囚永安王浚上黨王渙於鐵籠使桃枝就籠刺浚因自殺渙

  平秦王歸彦𬒳𫉬載以露車使桃枝拉殺之桃枝拉殺趙郡上叡于雀離佛院 瑯琊王

 儼將死呼日乞見家家桃枝以䄂掩口殺之周韋孝寛畏斛律光縱謡言日百升飛上天明

 月照長安光字眀月故言 光至凉風臺桃枝自後撲之不仆光反顧日桃枝嘗爲如此事我

 不負國家 齊文宣嘗使桃枝殺高德政桃枝不敢下顯祖怒日爾首卽墮

  金叵羅

爲丞郎郞善盗金叵羅在官帽爲達官官善温胡

桃油獻至尊爲三司司善刺黄金丹寛一死爲流

囚囚善柔蕪菁子薰兩眸盲人當國亦識古官欲

殺弟引慶父盲人當國還傾朝官欲殺舅引薄昭

盲人𫆀竟誰恃外有和老公内有女媧氏

 北齊著作郞祖珽疎率無行嘗因宴失金叵羅于珽髻上得之 武成帝爲長廣王時珽爲胡

 桃油以獻 武成帝將殺珽𤥻日陛下勿殺臣臣爲陛下合金丹因徙光州置地牢中夜以蕪

 菁于爲燭由是失明 胡長仁瑯琊王儼之死皆珽引經成之 珽媚後主保母陸令萱謂後

 主日令萱女媧以後一人而已

  延年杖

延年杖南靣植大司馬前爲進舄太師前爲設席

皇帝陛下北面進爵百僚捧匜三公洗勺臣學孫

吳不學孔孟羣公雍雍陛下至聖

 周武帝視太學以太傅于謹爲三老賜以延年杖謹入門帝迎拜謹荅拜太師宇文䕶設席謹

 升席南面坐大司馬豆盧寧正舄帝立于斧扆之前西面有司進𩜹帝跪設醬豆祖割謹食畢

 帝跪受爵以酳 謹幼好孫子兵書于經史但畧窺而巳

  無愁曲

日短短苦未足夜遊還秉燭琵琶絃撥無愁曲𨷖

鷄開府鷹儀同無愁天子歡無窮歡無窮起相和

𣏌人莫自憂天墮女媧宮中捧石坐

 北齊後主好自彈琵琶爲無愁之曲内侍和者百數民間謂之無愁天子 有鬭鷄號開府狗

 馬及鷹皆有儀同郡君之號

  百升謡

淸風園中菜租减盲老公言百升反𬃷枝十束弓

廿張百升反貝何㝷常老公言時老母証官家比

來亦大聖天亾明月資秦人中河不事椎層氷吁

嗟二妃一皇后敕勒老公知不久

 北齊後主以鄴淸風園賜穆提婆於是官無菜賖買于人負錢至三十萬斛律光以爲言提婆

 大怨 祖珽以韋孝寛謡言啟後主且續之日肓老公背受大斧饒舌老母不得語盲老公自

 言老母指陸令萱後主日人心亦大聖我前疑其欲反果然 籍光家得𬃷枝二十束弓廿張

  先是周人懼齊兵之西度恒以冬月中河椎氷及齊政衰反畏周至冬月氷結齊嘗使人椎

 

  殺一圍

撮許賊何能爲官家更勸殺一圍平陽城頭賊鋒

挫美人不來城不破嚴兵何紛紛伐鼓何喧喧美

人一呼官家奔官家奔亦何往君不見馬上徒膺

禕翟榮車前已作降王長

 周師圍急安吐根日一撮許賊馬上刺取擲汾水中耳 後主與馮淑妃獵于天池聞晉陽䧟

齊主欲還淑妃請更殺一圍 齊人作地道攻平陽城䧟十餘歩將士乗勢欲入後主敕馮淑

 妃共觀之妃粧㸃不時至城遂不下 先是後主以淑妃爲有功動將立爲左皇后遣使詣晉

 陽取服御禕翟等至是遇於中途後主按轡爲淑妃着之


  脚杖痕

欲從君君不可從陛下爲不孝孝伯爲不忠欲爲

身身不可避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天昏昏誰

與伸嗟嗟陛下勿捫脚杖痕

 周宣帝爲太子時有過武帝輙加捶撻及武帝崩捫杖痕大罵日死晩矣 宣帝嘗從容問鄭

 譯日我脚杖痕誰所爲也對日事由烏丸𮜿宇文孝伯 宣帝與孝伯謀殺齊王憲對日陛下

 爲不孝臣爲不忠 尉遲運勸孝伯出外孝伯日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爲臣爲子知欲

 

  景陽樓

樓高高插天表玉樹一聲天下曉宮中天子樂事

新一日可敵千萬春齊軍三來周再至不恃人心

恃形勢宮女烟花狎客箋送君還上九重天噫吁

嘻胭脂井冷何堪辱此間樂復不思蜀一曲吳歌

酒千斛

 陳後主聞隋兵臨江日王氣在此齊兵三度來周兵再度至無不摧敗彼何爲者乎 後主入

 隋嘗耽醉罕有醒時隋文帝問飮酒幾何對日與子弟日飮一石毎預宴文帝恐致傷心爲不

 奏吳

  高凉洗

中原龍戰苦不息兵戈變盡狼虎跡帝以倫常付

巾幗江南王氣悲銷沉銷沉忠義無一人投袂乃

屬夫人城許家善心亦國士陳亾不死隋亾死死

時應愧夫人耳

 陳亾嶺南數郡共奉高凉郡太夫人洗氏爲主號聖母保境拒守隋遣陳叔寳遺夫人書諭以

 國亾使之歸隋夫人集首領數千人盡日慟哭 許善心聘於隋㑹陳亾痛哭三日後以宇文

 氏篡弑不屈死

  阿干歌附外域

莫聽阿干歌阿干心獨苦棘城西去白蘭山茫茫

隔今古阿干爲弟言馬傷君莫怒弟言報阿干連

枝本同父阿干歌悲無窮阿干有子還思忠登高

山而望遠海慨異國之朝宗阿干歌歌自悼阿干

有孫還識孝報讐不得留讐衣縛草作讐兮射讐

貌阿干歌歌以風此歌安得流寰中君不見宋湘


東與梁湘東

 河南王吐谷渾慕容廆之庻兄也因二部馬鬬廆使讓之吐谷渾遂度隴而西居於白蘭地方

 數千里廆追思之爲作阿干之歌 河南王吐延雄勇多猜忌爲羗酋姜聽所殺子葉延立痛

 念父讐常縛草泣射 白蘭王阿柴登西强山觀墊江源見水東流慨思朝宗因遣使入貢於

 

  魚鼈橋

高句麗乃是河伯之甥赤烏子精誠貫日日倒戈

河伯乃遣魚鼈爲塡河魚𫆀鼈𫆀今日濟我犬𫆀

豕𫆀昔日飼我

 高麗王嘗得河伯女閉於室内女爲日所照遂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王棄於野犬豕飼之後

 破卵得一子名日朱𫎇 高麗人謀殺朱𫎇朱𫎇出走遇一大水無梁後追𮪍甚急朱𫎇告水

 日我是日之子河泊外孫今追兵垂及如何得濟於是魚鼈爲之成橋

  鬼鼓喧

銀刀霍霍波𥻘𥻘江魚見水不見人與魚同居識

魚性刺魚要伺魚入定魚一尾直百錢得魚買醉

神祠邊深秋鬼鼓何塡塡

 獠人能卧水厎持刀刺魚百𤼵百中以口嚼食以鼻飲 取人面皮籠之于竹及燥號日鬼鼓

 毎有慶賞卽用之

  雌雉卜

羽肅肅飛來手中伏男王叩頭女王祝欲得粟須

剖腹腹中粟如玉今年穀大熟九層樓中仙樂作

蘇毗千秋阿脩羅萬福

 女國在葱嶺南世以女爲王姓蘇毗 俗祠阿脩羅神歲初以人祭祭畢入山祝之有一鳥如

 雌雉來集掌上破其腹視之有米穀則稔瓦礫則凶謂之鳥卜 土嘗居尤層樓

  金羊牀

陽春有脚不得走赤帝𮪍龍作歲首蠻王笑擁金

羊牀琉璃珊瑚琥珀光眞珠瓔珞垂兩襠七月七

日華筵張腰銀弓手金㦸橐駝飛來能啖客

 波斯國王坐金羊牀視朝 國以六月爲歲首 有鳥如橐駝能高飛丈餘食草與肉亦能食

 人 其國嘗以七月七日宴㑹

  新羅人

新羅人新羅人新羅山多水復險終古猶匿秦遺


民當是避秦竟深入深入千年作都邑武陵太守

空驚傳寧知處處皆桃源桃源中共棲歇他時飮

馬長城窟城邊猶認秦時月

 新羅國其先世本秦亾人避長城役來此馬韓割其東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日秦韓

  雨爲歲

婆羅蠡鼓喧沙堤綠魚千頭迎客飛舟行海中不

見海云是鯨鯢腹中水王開北戸迎北人蔗酒旣

設椰漿陳椰漿陳且高醉春爲年雨爲歲

 赤土國在南海中冬夏常温多雨少霽 隋使常駿通之旣入海見綠魚羣飛水上又數日至

 一處水色黄氣腥舟行一日不絶云是大魚糞也 其國重北戸北靣毎有南使至則啓北戸

 迎之 以甘蔗作酒亦以椰漿爲酒

  孔雀羣

孔雀孔雀頭珠懸尾翠壓朝飛暮飛與人狎蠻中

不識文禽尊呼作家鷄與野鴨毛霏霏羽堪衣尉

犁山北不可棲雀乎何不東南飛

 龜兹國土多孔雀羣飛山谷間人取而食之孳乳如鷄鶩其王家常養千餘𨾏 尉犁山在龜

 兹國

  燉煌西

燉煌西白骨撑日月飛不進鬼火欲與天爭靑朝

行暮行不見影鬼聲西來落空井魑魅𫆀魍魎𫆀

叢叢細草生枯骸枯骸欲歌人欲哭燉煌之西且

裹足

 高昌國在燉煌西自燉煌向其國多沙磧⿱⺾⿰氵亾無有蹊徑欲往者㝷其人畜骸骨而去路中毎

 聞歌哭聲行人㝷之多致亾失蓋魑魅魍魎也

  日出處

子夷人不可悉我家乃在扶桑之東見日出日出

不識日所歸⿱⺾⿰氵亾⿱⺾⿰氵亾渡海㝷光輝㝷光輝光欲竭汝

家乃在滄溟之西見日沒日出必有方日入必有

鄕願隨東升日東升朝日王

 倭國人自稱子夷其王以天爲兄日爲弟嘗以夜半治事至日出而息日付諸弟其誕妄如此

  隋時遣使入貢日日出處天子致書日入處天子無恙

擬兩晉南北史樂府卷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