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詩閣詩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詩閣詩卷第十九 洪北江詩文集 卷詩閣詩卷第二十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詩目録

卷施閣詩卷二十

               陽湖洪亮吉著

 單車北上集已未

初九日楓橋訪袁上舍廷檮

挂帆東南行百里祇瞬息非徒訪疎梅兼詣幽人宅幽

人宅傍寒山住臘雪在門曾一顧三條水涸今復通依

約門前繫舟樹洞庭山人約客遊鼓浪擬到湖東頭吳

船屈指須三㝛好插疎梅滿船屋

三鼓自木瀆放舟至胥口

濛濛露未收黯黯月方墮三更欲渡湖先此理征柂幽

人眠正熟估客浪先破微茫接天水厯落綴星顆感此

一葉微驚濤屢掀簸披衣㸔曙色早向柁樓坐穿黑旅

雁飛聲從半空過

自胥口渡湖

㸔山三十年甫欲遂初服閒居又經歲人事苦拘束朅

來湖東頭藉洗塵百斛伸睂視初日紅展鏡中綠湖寛

三萬頃差足養心目潛鱗方俯視飛鳥怱高矚物物各

有天忻忻遂其欲空明無障碍高下不局促我亦心志

怡終朝坐船屋何來南下客苦欲附童僕中坐忽告言

西南尚蠻觸

湖心遇風

偶向篷窗臥誰傳風色顚情懷消短夢身命付長年浪

已高千尺衣𦆵濕半邊奚童休股栗險未及從前謂癸巳十

將至東山作

沿山半日行欣此巖壑美微覺風北來千帆皆貼水濛

𪷟鷗鷺影一半出蘆葦亦有蚱蜢舟船沿坐烏鬼篷窗

展衾枕客倦臥移晷神澹夢亦淸經時絶塵累

暫憇東山麓

一塔高千丈魚龍氣尚浮灑空松栢暗陟險鬼神愁古

佛依人臥馴禽導客遊面西窗莫啟兀自濺驚流

翠微禪院

東山白雲起欲與西山接寧知飛鳥路亦向浮雲貼蒼

蒼幾重岡一寺出山脅登樓半無見蔽此松栢葉軒窗

何玲瓏橘柚貯重叠回廊斜北啟庶足展睂𥈤穿牖出

一燈枯僧理經笈

客夏孫總戎廷璧約遊東山以事未果新正八日訪梅

鄧尉因便詣衙齋值他岀不遇兩公子留住信㝛意

 甚勤摯爰留别二首并呈總戎

爲有將軍約來隨估客槎半帆懸雪月百里走風沙公

子欣除舍疎梅正作花夜䦨銀燭裏留與鬥新茶

憶昨吳淞浦樓船出海遲枕戈時待旦橫槊偶題詩豈

意萑苻澤頻煩組練師報

恩知有在莫惜鬢如絲

同孫公子錦曁令弟鑲至翠峯枕流閣訪梅

昨留潄石居客冬寓西湖潄石居半月今訪枕流閣川程逾十驛勝

地乃交錯靑松千丈接水隈十步五步梅花開僧房盡

處一株好𠏉古錯落青莓苔山凹石屋何鱗次五騎如

龍後先至門開正値東北風笑語吹入雲當中客倦倚

石牀馬亦繫天井一亭稜稜據山頂主人敲詩僕烹茗

窗𨻶太湖三萬頃

卽席贈程司理師樂

淸絶程司理官貧日課詩心香原有屬手板不曾持肯

作通方吏寧爲多士師時以課徒自給梅花三百首風味耐尋

鄭司馬時泰招飮賦贈一首

剖符殊不俗分領此山中屬吏如梅福謂程司理通家得孔

孫總戎父子快談當世事饒有古人風臨别仍相約同來

訪石公約夏半遊西山

渡湖與鈕布衣樹玉同舟因出其所著說文新附考見

 示賦贈一首卽柬錢少詹大昕王給事念孫叚明府

 若膺孫兵僃星衍

東山三萬戸僅止一儒者童年耽竹素暇復討蒼疋說

文五百部寢食不暫捨蠅頭排細字時把心得寫茅檐

兩三層住乃近橘社家貧長物少書反盈兩厦扁舟偶

相訪坐久燭屢灺口陳六書失如水向盆瀉維時四座

客耳口若聾啞二徐生唐末不甚曉通假諧聲兼會意

一一多苟且强編新附字合者葢已寡惟生糾厥失證

以毛鄭馬隋音庶劉曹唐疏陋孔賈陵夷南北宋棄置

若土苴長編侈稱引又岀張郭下方今富儒術小學亦

媕雅王錢曁孫段 -- 𠭊 or 叚 ?見爾手定把倚柂贈一篇飄風忽飛

十三日鄧尉訪梅憶昔遊寄錢大令維喬蔣文學陳尊

昔遊錢蔣殊不閒獨我近自山中還連宵淸夢屢飛越

聞說梅放西山灣西山灣中萬樹花古榦鬱勃枝交义

山中猨寉盡無恙豈識世事紛如麻艸元亭圯季重亡

謂楊比部夢符吳上舍祖健天末回首思崔郞景侃閒心檢點壁閒

句蝸篆剝蝕無偏旁湖亭三面交遠風香氣擾入湖光

中㸔花歲月苦難駐花亦憔悴無歡容君不見㸔花背

花立少時别有會意誰能知忽然大笑岀山去峯頂落

落雲分馳

光福鎭哭徐處士堅

魂歸萬樹梅花內家在三更寉唳中我欲哭君無處所

半山殘月滿湖風

過鄧尉感舊

首春來吳門訪客入雲榭相邀擕蠟SKchar吿我苦無暇寧

知人事改歲月屢代謝别來山中客已葬山花下摩挲

墳上樹一半梅枝亞花光縱奇麗未肯照長夜念寂獨

舉杯初陽出林罅

元墓小憇

穿林十里只一鞭花影灑地松浮天松濤覆屋客眠穩

夢覺香氣來無邊波流到戸聲先約花影入波魚誤嚼

松間客倦欲少休且汲寒泉斟木杓

香雪海久坐

下方臘SKchar聲何急郤惹山禽岀巢立山禽欲下客徑登

相與𥪰此岡三層風吹花氣入遠空一半上接山雲紅

君不見人間淸福消未易幸是玉皇香案吏

北行

三月束𧚌歸二月束𧚌發出門才十稔抵家無百日昨

爲弟䘮歸今爲

國䘮岀我勞何敢憚我淚忽嗚咽揮淚北向行程程冒

風雪

已爲還山雲復作岀山水㸔雲心尚戀照水色増愧親

朋苦留餞臨發期敢改前行誰與共一僕瘦如鬼初日

上蒜山回頭望東海

過沂水橋柬族孫梧二月十二日

沂河之水淸且徐先二十日來祓除風光春半尚未足

鶯燕見客猶生疎参差流水兼修竹綠暎橋南萬家屋

横流昨歲喜乍平數郡創痍漸將復時以曹縣河决鄰郡皆助工作

人爲言太守賢貪吏昨已褫歸田君不見吾宗兩守皆

稱職記否趙人思順德君兄樸守順德有惠政

别敖陽鎭二日敖山尚可見因題壁

茲山雖一拳靑岀天地外連晨走三驛路已及新泰瞻

山仍在目風尚送淸籟迤南方數武蒙嶺亘如帶再轉

望始迷翻嫌去程快

羊流店望岱

精誠與山通百里覺迅速夜半岱頂雲飛來冒車屋冥

濛雲皺處顧視炫心目月出斗柄東森然衆山綠靑松

一千丈霞采時斷續想有飛仙人排空走如鹿

夜半忽大風雪驚雷徹曉

三更驚雷奔怱復雪沒膝神區信靈異寒暑一夕出狂

颷來若怒激電去如掣稜稜檐瓦落厯厯冰柱折思沽

山後酒屢斷門外轍遥程瞻尤驚一白色突兀


將至泰安于崔莊驛壁敬讀


太上皇遺誥泣賦一首

平明欲出門靑氣已四布崔莊行廿里木末天始曙驚


上皇誥涕泣滿行路黄縑曵三丈急遞頒鎭戍山崩川

復潰此事關氣數茲方當孔道八見


翠華駐成功吿天地神亦𬒳休祚今來山色改惨戚若


蒙霧時當春仲後急雪匪無故神人哀痛切井邑先縞


素微臣等蟣蝨夙昔感

恩顧俄焉驚遏密旬日急奔赴山靈鑒微誠恍若導前

步百里行不休横流馬驚渡

山雲

濛濛四山雲欲岀不敢岀回瞻岱宗上白練飛一匹一


匹白練當空馳四山出雲圍繞之君不見岀山爲霖未


可知何日更是歸山時

泰山道中五首


茲山亘東方鬱勃截生氣虛輪扇風海空腹入天地其


高無端倪一半植空際滃滃雲出始裊若絲髪細俄焉


分道騁寰宇悉衣𬒳洪荒迨今日年代𣺌誰記登封壇

數尺藉以驗興替允哉神明區心精黙相契

山人渡海來告我山勢尊波面日岀時與山相吐吞遥

㸔不知山謂是天有根峯棱破空垂倒挂日月輪靑冥

一氣中高下固不分伊誰啟鴻濛當有主者存雙厓劃

然開截作天東門

一山戴一山重戴至谷口遵山視重戴高僅及社首方

知衆高積㧞勢乃得𨺗山坳環數郡元氣蒸澤藪中虛

藴靈寶萬古誰敢剖天閶雖已逼地軸亦孔厚七十二

代君貞符藏北斗

山形非徒高遠莫測所屆滄溟三萬里石脈透海外當

其勢奔騰顯越齊魯界低瞻饒岳瀆並此析支派巍巍

兼蕩蕩克配天體大其標難正視萬象怵光怪支峯皆

整肅畧不涉奇態風遞滄海濤山前作淸籟

三更望茲峯月岀石腹內雲容方欲展雷雨已在背明

明神所宅乃復遘陰晦冰柱十丈長驚㸔石厓戴居然


神斧落厓半亦奔潰回颷搜激電雪月光迸碎遂令登


陟客倏忽迷向背淸遊雖暫阻未敢遽思退終當擕松


明絶壁掃蕪穢

雪霽


日昨大冰雪地寒天宇陰今晨已晴和冰雪在我心在


地或可消在心終不忘庶幾炎暑時胷次餘淸涼

二鼓抵鄚州故城㝛南關


居人時向女墻耕一片東風百艸生忽地樓臺空裏現

三更月上鄚州城

重抵蘆溝橋有懐亡弟

橋下層冰積雪寒春明重到感無端白鬚老吏當車立

猶是欷歔說故官

跋金文學學蓮悼亡詩册後

春花紅美人結屋花當中秋艸碧美人悽然立花側花

花艸艸無一年含淚永訣梅枝前梅枝陰陰滿天雪豈

止燕歸雛亦失巢空難居𨾏燕欲回一日百匝飛鳴徘

徊燕行思雛復思偶況値主人亡未久明朝雪霽花欲

忍覩新燕巢中來

蘆溝折柳圖送金文學至大梁

東西南北人皆向長安走蘆溝橋上往復來便折橋頭

一枝柳蘆溝橋柳年年秃折盡柔條剩枯木幽燕客罷

客大梁楊柳作絮飛何忙莫作道旁枝莫作道旁客道

旁枝手易折道旁客頭易白

萍梗篇爲友人作

不作天上星乃爲地下萍星㝛有定位萍梗流無停一

風吹從西一風吹從東萍面作艸綠萍背疑花紅紅旣

不如花綠亦不若艸我送浮萍歸頗思故鄕好

哭任軍門承恩

槐里朱雲本㝡狂藉公時復語通方同遊愛詠新題句

分道爲收舊奏章予去歲大考後卽以弟䘮乞假歸都下盛傳予疏競相傳寫間有失眞者

公恐又成僞稿之事百計爲購而焚之死友誼眞逾骨肉殤兒疾巳入膏

公六十後甫得子不久卽殤以是疾益亟厝㕓何止時來唁一事相思奠

一觴

法源寺㸔花卽送言八朝標至䕫州任

卷施一谷中花好無不有主人緣獨慳花發岀門走黄

沙撲面三千里待得㸔花已春尾花前旣少雙鵓鴣花

下更有誰提壺櫓聲吚啞花外斷白日馬足塵糢糊花

光何似江南好花氣薰人亦難倒君不見㸔花偏值别

花辰走馬從戎趁好春會㸔白帝城頭立郤笑黄金臺

下人

春盡日夢八卷施谷㸔花

窗前十餘株窺牖復窺衖高低拂牀榻紅紫叠壓夢幽

人眠正熟壓夢識春重伊誰伴淸𡧯新燕昨巢棟波光

猛飛越春半已消凍緣階栽綠竹一碧欲無縫奇書堆

面面正此酌春甕一晌魂已飛南鄰笛三弄

題左大令輔葛嶺蒿廬圖

北江至西湖五百里而遠一歲上冢忙春分及秋晩十

年遠宦嗟何及丙舍蒿先沒階級魚飱麥飯遠莫將反

使孤兒抱圖泣孤山葛嶺西南開我昨詣君先冢來摩

挲松栢一回首拜石爲洗靑莓苔䖍心豈獨私吾友雅

聆南陵政聲久君不見孤兒倘思親欲親傳不朽豐碑

百尺亦何有不若好官碑在口

四月二日法𥙊酒式善邀同人至極樂寺小憇分韻得

 月字

我前遊莫釐正値早春月濤聲猶在耳迫促詣 京闕

凡花幾開謝月祇兩圓缺船頭經花朝馬背閲佳節我

病何敢辭我勞誰可述風沙眯人目紅紫色不别雷車

時聒耳塵土鼻仍窒蝸廬甫能定春去已飄怱花開思

走避俗恐砭肌骨偶得學士椷邀我敘契濶賓朋集三

五飯罷强之出前遊雖隔歲門徑亦粗别桃李七八叢

紛披倚禪窟縱談當世事喜罷或嗚噎側聞秦隴蜀兵

苦不得歇

至尊憂黎元御殿毎日昃時時思讜論何異飢與渴開

誠布條敎欲使黎庶活柰何諸大吏敷告尚不實民猶

困科歛吏不奉法律文書巧相抵百變難致詰居然貪

欺成不復畏斧鑕兩湖全陜地事變可臚列因循及弛

廢百事待剛决倒縣誠已久水火救宐切我官非諫靜

詎敢肆筆舌幸多同志友肝膽素鬱勃能言固堪貴尤

在通治術敷陳政之要置彼事纖屑雖爭焚諫艸道路

有傳說吾儕究多幸貯見盪平日花前時時來一醉百

憂豁

送同年祝兵僃曾至陜西軍營卽題其山寺讀書卷子

男兒少日貧如此四面亂山如破紙仍無一屋可葢頭

暫借僧房作棲止僧房似竇排山麓夜半雲奇欲穿屋

林空無人竄驚鹿山鬼依微伴宵讀扄門不出眼界空

意見不與時雷同丈夫豈肯忘世事四海九域環胷中

一朝山雲破空去人亦公然得奇遇山深幸喜住十年

不爾何來濟時具君不見殷深源房次律畢竟讀書無

本末君今上馬能殺賊下馬檄書成頃刻亦知平生饒

素識

召對尤蒙賜顔色散𨵿峩峩去天尺一賊不除歸不得

露布期君在朝夕濟時已了倘欲還仍作山中讀書客

偶成二十首

我聞荀生言善惡皆有性忍于殺人者乃反惜物命此

非性之眞轉展惑報應仍緣薄滋味可自託淸淨百僞

寡一眞吾心湛明鏡

我昨謁達官先有後堂客思陳天下事四坐皆簡默移

牀前復郤日影去階尺寧惟言不省反欲斥狂惑朔風

吹横門檐瓦響厯厯中有揮麈人豐貂饒菜色近時士大夫蔬

食者十有六七

廣塲三十頃乃在池以南近移居 西華門外南池關帝廟自非土偶

居卽作木佛菴土功何煌煌香火積一龕日與神鬼居

禍福念不参陰陽縱回翔柰性所不諳攤書梵篋旁相

與同沉酣

一身雖不貲事有大于此何因賢與哲僅自計生死端

居勤學道民物寧可恃驅馬岀北街殷然念朝市八紘

誠巳廣所見乃尺咫欲貢出位言愁呼妄男子

千金構亭臺百金施繪采天公矜物力不使成遽毀前

門方逮訊後戸巳遷賄複壁不匿人惟應穴金在主人

雖已易朱戸仍不改春半燕子來啁啾舊時壘

男兒不岀門出門路四岐對面卽太行途危不逶迤裏

糧思長征白日忽已西揮汗走不停百里或庶幾我寧

遭𧲣狼不逐狐與狸

承平百餘載風俗漸喜誇物力苦不多踵事而增華我

頃讀風詩頗願删木瓜苞苴之所興禮節日以奢君子

愼厥初百事除萌芽

遊魚性喜沉林鳥性喜浮人生居其中𣺌不克自由迴

颷吹飛蓬旋轉何日休自非金石性皆逐流波流東海

雖已廣何能積沉憂庶幾三神山可與逸客遊

人生一世間駒𨻶影易度飮食與衣服詎云皆細故所

惜士大夫視同經世務不然營土木樓閣極回互平生

名好客惟見揖樓護落落張伯松望門先卻步

束髪事結交相知本難得馳驅三十載已寡素心客稍

能知大義半死刀劍側精魂歸大漠時向夢中識昨得

插羽書憂仍在西北沉酣非我志藉以遣晨夕

縛茅作一亭正面微向東四壁盡斥除依傍庶一空侵

晨卽披衣𨺗覺曙色紅社日旣已過徧野饒春農擕編

省芸鉏勤苦理則同倦憇亭北隅引領眺澤宮他時開

八窗藉以通八風

師臣者三王友臣者五伯逮茲秦漢後視下比厮役長


孺前正論天子輒變色惜哉公孫宏其性本便辟庸儒


司國柄何事足裨益田蚡曁衞霍半又起外戚當日嚴


憚人庶幾惟汲直

寒暑飮食中所獲本微恙忌醫兼諱疾自恃一身壯天


時日乘除精采忽不王陰寒入筋絡危至莫名狀遂令


皮毛疾惡乃攻府臟和緩失色啼庸醫又何況

孔明相巴蜀貴在飭綱紀斷獄斬幼常時時面流涕古


來眞將軍親愛法不廢所以百萬師常若身使臂桓桓


司馬法無事岀奇計恩多不能勸用法乃始勵莊賈後

卽誅庶乎知此意

依艸而附木自信不如此平生戒受恩盍自賢者始伊

余少迍邅本不盼榮仕遭逢況逾格業已𬒳驅使兼之


凜慈訓詎敢背尺咫吹律暖不回其人已心死


平生何所慕所慕在同調三川恣沿洄五岳寄歌嘯靑

雲忽緣履白日斜壓㡌側聞唐太尉勲業繼周召功雖


積山阜事往何足道只惜平泉莊生時不重到


疾風走空谷奔此霆與雷鬱鬱松杉姿高榦罔不摧一


朝營華居悼歎無良材良材本無多大匠意不回我欲


從唐虞先借𦤎與䕫開誠而布公一世識所歸君㸔参

天枝夫豈旦夕栽

操持本不優又欲守成例遂令一世才受制幾胥吏危

疑偶相值苦乏經遠計盈庭皆雷同誰肯獨立異雷同

心始愜獨立遭所忌根矩兀傲人英英動心氣

鷹隼善摶物尚懼鳳鳥嗔𧲣狼欲噬人道恐逢麒麟今

乃知不然麟鳳性益馴積骸雖如山委以不見聞轉于

水火中救此至不仁或云西方法祇乞見在身羣生究

何辜𡨚痛杳莫伸

少年頗耽奇氣欲吞名山有時驅樓船入海不願還倏

忽三十年塵土冒鬢顔顯晦亦偶然山水興未闌著書

高于身準待同志删要皆眞氣存足訂懦與頑興至欲

舉盃天風響禪𨵿

送陳太守熈藩至貴州卽寄馮侍郞光熊吳兵僃超曁

 程太守國璽諸人

五年我已别南雲又向金門見此君幾許故人皆抗節

謂彭廷棟花連布兩軍門無多健吏亦從軍張太守鳳枝近以事發新疆工愁吳

質官先罷垂老馮唐力尚勤珍重雪厓亭畔月好封書

札慰離羣

爲法祭酒式善題漢晉人畫象

東國奇男子重瞳是故人偶然欹一足天上動星辰

 右嚴子陵

百千儔𩔖中乞食亦一等我欲拜督郵琴心先不肯

 右陶淵明

書事

憶昨倉皇際防生肘腋憂何嘗動聲色先已决機謀訊

鞫歸藩邸傳呼出殿頭縞冠𦆵幾日褫服作纍囚

斂怨知何似茫茫八極中干戈兆秦楚珠玉罄南東逼

迫歸邪敎搜求過正供明明祖宗法百計壞淳風

全家俱內侍甥舅曁㛰姻推轂歸予季分符引所親病

仍升鼎鼐敗亦繪麒麟日晩塵如織高門接要津

尺五城南第經時締構崇閣摹元武闥人出上陽宮金

屋参天半銅山穴地中是誰搜複壁珍蓄頓敎空

漢廷誰巧宦賣友得呈身不是懷中奏難成坐上賓商

量㝡高秩汲引幾私人附傳他時好崔倪倘後塵

怙寵眞逾昔辜恩遽若斯小車穿殿過隻騎繞廊馳地

密誰能舉天高倘未知監奴益無忌通籍上軒墀

屈指承恩盻南頭一侍郞祇緣新歲近催送侍姬忙粉

墨乖淸議銀黄奪舊章浪傳收騎過失足墮匡牀

火城三十步煙燄欲薫天故相揮門外眞王拜轎前幾

人容接膝同列敢隨肩一事尤奇絶酋豪願執鞭

金字書恩地由來在賜㕓凴人說鷄狗堅自乞貂蟬詞

筆慙三榜圖書冠一船直廬淸切處莫謂少流傳

誰說台司重眞憐骨相輕上公偏下視直級亦斜行偶

舉遺忘事時矜聰察名猶應勝齊虜五鼎食非烹

單車催上道特敕不隨人奏艸除元惡爰書比叛臣脅

從先股栗判吏乍睂伸畢竟能行詐題篇炫鬼神

賜盡圜扉日無聊舉百觴攀龍知已後牽犬歎偏長西

市鳴鉦急東原啟土忙恨無朱椽在親葬董雲陽

爲法祭酒題移竹圖

一竹綠一窗十竹綠一牖尋常百竿竹能使雲水皺雖

然竹性北不宐榦葉縱具淸蔥稀先生愛竹識竹性先

引活水周堦畦豈惟竹下流泉迸竹裏白雲圍半頃穿

廊戞牖響不停嫩綠都浮碧天影廣文先生苜蓿盤京

俸苦薄無餘餐長飢婢僕尚林立一一瘦若靑琅玕先

生暇日繙僮約婢未裏頭奴赤腳擔土汲泉前復郤一

亭誅茅泉一勺亭外更須營畧彴一壻一兒顔戍削喚

取筵前侍杯酌君不見何時新筍出一林我欲載酒來

相尋

哭管侍御世銘

半生毎自誇龍尾晩節憎人說鳳毛獨有上書心事在

不敎風節並錢曹聞先生客秋欲上封事屬艸已定遽卒莊刺史炘尚及見之錢曹爲錢南

 園曹劍亭兩侍御

哭董太守思𩢱

玉杯珠柱書難著鳳髓龍筋判獨傳記得白雲溪水漲

凌最送上淛江船君回里中匝月由浙江水程赴潯州任到官甫七日而謝世

自勵

寧作不才木不願爲桔槔桔槔亦何辜頫仰隨汝曹权

枒適當時旋轉如風濤高原多低枝感汝汲引勞一朝

時雨行棄置眠蓬蒿

寧作無知禽不願爲反舌衆鳥皆啁啾反舌聲不岀豈

繄果無聲無乃事容悅依依檐宇下飲啄安且吉何忍

視蜀鵑啼完口流血

凉夜

艸蟲忽無聲人倦鳴亦倦疎螢夜不飛悄立蒲葵扇

長廊不燒燈夜久佇殘月秋風驀地來十二簾齊揭

三更涼意多蒲葉響回波斜界龍樓影游魚不敢過

暑氣夜不收移牀入林𨻶帳頂明一星森森知大白

牧牛詞

門前黄牛老牧兒甫襁褓兒年四五卽飼牛牛轉惜兒

年過小六七歲甫交兒肩及牛𦝫昨年上書兒八歲兒

足居然跨牛背飼牛已了仍牧牛牛知兒心喜岀遊登


隴涉水無時休半年送兒入村塾半歲書從牛背讀兒


思阿𫆀牛憶犢郤鼓長鞭入牛屋牛背下來書爛熟


種魚詞

祖遺十頃田乃在城門邊低窪不堪耕郤引河水流濺


濺一船淤泥兩船重肥土出魚何必種南邊菰蒲北茭

葑更灑浮萍作魚俸波面旣養鴨波厎復種螺昨宵一


雨通北河隊鴨更挈成羣鵝小時魚苗怕鵝鴨魚大竟

同鵝鴨狎掉尾時時欲相壓賣魚歲入得萬錢不羡鄰

舍耕原田君不見原田遭荒無六穀豈若魚池歲常熟

畜鴿詞

老翁誅茅作一堂東西南北皆鴿房老翁無妻有女郞

引鴿入室還穿廊朝來糴得新舂稻鴿剩方令女郞飽

鴿欲岀房先郤掃老翁呼鴿皆以名好在一一能承迎

翁倦鴿亦眠無聲休嫌養鴿形神敝與鴿居能助精氣

閒上翁衣立翁臂君不見老翁龍鍾女遠適死仗鴿羣

爲弔客

養蠶詞

飼牛須小兒飼蠶須小女小女𦆵上頭靈明已如許堂

中一筐復一筐屋左屋右皆柔桑挑桑作蠶衾挑桑作

蠶褥蠶食蠶衣無不足閒來習靜深閨裏一種心情更

堪喜與蠶同眠復同起蠶行作繭女嫁夫裁繭作女身

上𥜗君不見養蠶雖勞得蠶效拜得馬頭孃上轎

寄石太守韞玉

聞說東川守騎驢過百城書仍寄旁午地未塞夷庚啟

事人先悚君以川匪曲折作啟事致成親王王卽以  上聞登壇衆盡驚巴渝

兵火地何以慰疲氓

雨歇

高下窗櫺竹栢生南池雨歇近三更夜涼殘月淸無𥧌

聽到秋蟲第一聲

卽事

擕尊訪幽客三至不一遇門前秋樹好樹下石堪據涼

風西南來竟爾挈衾具近删詩不作頗復減思慮惟于

人事外時得少佳𧼈白鳥笑客狂翩翩入林去

朝陽出偏遲昨夜路仍濕車行三里外已有暗香襲幽

人邀客住一屋大如笠平鋪波萬頃高下見堦級居然

空色相顧視尚難入萬朶白藕花鷺絲何處立

讀書倦後偶題齋壁

蕭齋賃三間長日𣺌何事因無用世心益堅傳世志行

𧚌本無幾并叠陳篋笥所居幸深遠𤍠客無一至中年

驚已過盍扣囊厎智不見七十翁辭官課奇字時正寄書錢少

詹大昕索所著聲𩔖

遣興

千杯百杯皆已空昨者醉夢殊怔忪承天之高豈一柱

受地之命惟孤松孤松流靑栢流翠冷眼㸔人百年內

當前何事尚營營入後有人思潰潰

堅持一念皆可傳瓦硯木榻驚齊穿丈夫自信不役物

方寸以内嘗湛然性靈自足供抒寫美醜都㸔入陶冶

三千里外賦歸與十九年來忘兀者

後遊仙詩

地在天中見可眞半從高處望紅塵冥濛似蟻還如豆

都是三千世界人

誰打泠泠澗底鐘月眀人㝛第三峯朱符夜半催行雨

臥聽天龍喚地龍

詔集周秦漢宋儒寓言曲筆勅删除修成三十三天史


一字都無梵釋書

月午濤聲響怒雷滄溟盡處覺扉開誰憐天外花如海


只我騎鯨一再來

雨雨風風春事休誰言上界總無愁可憐淸淺銀塘水


不彀天孫日飮牛

碧虛景色太蒼蒼日月從無背面光乞取火珠三百顆


凌晨先與挂明堂

爾許遊蹤向客誇偶隨漢使泛星槎九天九地行都徧

輸與仙人蕚綠華

作賦何須定馬枚偶𢯱淹滯出塵埃詞人下第文人老

流落都歸天上來

天田近亦種桒麻畧遣仙人識歲華偷住碧虛三十載


曰紅從不到窗紗

可是東皇意見殊上方日日有遷除神仙自恐無才思

偷讀人間未見書

淸虛一别事茫然消息誰從下界傳聞說白榆天上樹


夜凉時亦噪秋蟬

呼吸疑通下界潮天孫機畔水迢迢月中仙桂如堪斫


先與裁成獨木橋

不用爐峯向上薫四邊香氣自氤氲生來著色屏風好

檢取嵩高岱頂雲

神仙多半是中年白髪從無挂兩肩更與種桃園裏異

天街行徧少厨煙

天河迢遞隔天𨵿露氣雲光日往還不放雙魚住天上

怕傳消息到塵寰

踏得星光顆顆靑撥雲時坐白沙汀天街一事偏惆悵

可惜從無疎雨聽

獨構茅齋靜見聞年來四氣總難分偶扃北牖開南牖

已覺漫天盡火雲

百年一瞬夢何曾超劫先居㝡上層飛下九天三萬里

郤驚足底日華升

欲踏雲梯第一層生驚石礎潤難登冥濛下界三旬雨

引得靈河氣上蒸

雲生雲滅望初竆知隔黄塵幾萬重獨占一天誰與共

兩三蝙蝠數株松

閒來多是坐忘時不讀丹經不賦詩怪㡳東南雲似墨

書仙半日偶臨池

昨宵騎寉下蓉城一舉千杯醉未成蒼狗白衣都不管

隨他足底亂雲生

要從天上捉迷藏銀漢紅墻界畫方粗服亂頭編一隊

董雙成與杜蘭香

誅茅都在白雲巓學道心淸自不眠抽得地坪三四尺

倒呼明月到床前

白楊種不到天門自詡飛仙萬劫存要向天公破陳例

凌虛高築醉人墳

雲林一到一徘徊𨕖勝頻同逸客來構得山亭要奇古

剝殘星斗種莓苔

天邊甲子記依稀宵半晴光已四飛齊向玉虛稱賀朔

曉霞紅作上朝衣

北出雲門磴數盤天風時一凭闌干因㸔太白峯頭雪

始識棱棱下界寒

東南一抺是揚州天外山排十二樓欲趁新涼㸔滄海

月高吹笛下雲頭

偶得東皇食料單烹龍炰鳳亦全删淸虛自有餐霞法

東海靈芝進一山

玉軸牙籤散不收偶逢閒日亦勾留名心畢竟銷難盡

檢得奇書作枕頭

疎星三兩逗河津新月如船欲載人便擬裁帆向東去

麻姑傳說海揚塵

行童一輩隨徐福避世千年住武陵華嶽峯頭毛女笑

一般鄕里各飛升

白寉峯頭到偶遲三生一笑本難支何妨背面仍分手

萬歲千秋見有時

天然顔色勝吳娃住近西池阿母家養得靈蠶大如虎

也應喫盡佛桑花

偷將暇日闖華筵一輩誰如張老顚只自愛㸔塵世界

倒𮪍驢子上靑天

玉皇香案住多時慧業偏敎上界知惹得洞天三十六

都來乞我作新詩

雲腳微黄雨腳靑望中日腳復瓏玲前頭去海無多路

且借天腰作暫停

七夕偶題寄女紡孫

匝月都居水上頭夜涼雲向竹間流輸他百鳥啼春徧

一箇吟蟲欲占秋

層層暝色上閒㕔𬖄底繙書手暫停買得一瓜如斗大

豆花棚底祀雙星

花氣衝廊竹塞門全家應復坐雲根閑將故事從頭說

壓倒符孫與胙孫

佳辰偏要耐心腸曝過奇書曝𦘕忙第一莫將花染指

預防紅色汙靑箱

宗崔月令手全鈔誰似吾家幼女嬌莫證瓜期是初六

怕他烏鵲再塡橋江南人皆以初六夜爲七夕

神魚曲

大魚立水長一丈昻頭㸔船不相讓船撑欲近魚忽飛

白浪濕盡舟人衣抽帆追魚魚不及夜夢大魚波外立

明朝風浪急護持咫尺㸔我成龍時

神狐曲

狐强神弱爭一屋狐悍操兵穴神腹神逃荆𣗥不敢言

白晝狐枕神龕眠遊神訴天狐始悔爲神不終願爲鬼

君不見重新社屋迎故神畢竟狐尚居承塵

有饋蟹者戲答

萬羊太尉唐代萬鴨詞林 本朝若許各從所好願烹

十萬霜螯

偶成

眼冷心空日長安始易居三更池閣上眠對白芙渠


              受業呂 培譚正治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