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範論中〈並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洪範論中〈並圖〉
作者:蘇洵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嘉佑集

或曰:古人言《洪範》莫深於歆、向之《傳》,吾嘗學而得之矣。今觀子之論,子其未之學耶,何遽反之也。子之論曰:“皇極裁節五事,其建不建為五事之得失。”《傳》則擬五事而言之,其咎、其罰、其極與五事比,非所以裁節五事也。子又曰:“皇極建則五福應,皇極不建則六極應。”《傳》則條福、極而配之貌、與言、與視、與聽、與思、與皇極,又非皇極兼獲福、極也。然則劉之《傳》,子之論,孰得乎?

曰:爾以箕子之知《洪範》與歆、向之知孰愈?必曰:箕子之知愈也。則吾従之。彼歆、向拂箕子意矣,吾復何取哉。雖然,彼豈不知求従箕子乎?求之過深,而惑之愈甚矣。歆、向之惑,始於福、極分應五事,遂強為之說,故其失浸廣而有五焉。今其《傳》以極之惡、福之攸好德歸諸貌;極之夏、福之康寧歸諸言;極之疾、福之壽歸諸視;極之貧、福之富歸諸聽;極之兇短折、福之考終命歸諸思。所謂福止此而已,所謂極則未盡其弱焉。遂曲引皇極以足之。皇極非五事匹,其不建之咎,止一極之弱哉?其失一也。且逆而極、順而福,《傳》之例也。至皇之不極,則其極既弱矣,吾不識皇之極,則天將以何福應之哉?若曰:五福皆應,則皇之不極,惡、憂、疾、貧、兇短折,曷不偕應哉?此乃自廢其例。其失二也。箕子謂咎曰狂、僭、豫、急、蒙而已,罰曰雨、旸、燠、寒、風而已,今《傳》又增咎以眊,增罰以陰,此其揠聖人之言以就固謬。況眊與蒙無異,而陰可兼之,而別名之,得乎?其失三也。《經》之首五行而次五事者,徒以五行天而五事人,人不可以先天耳。然五行之逆順,必視五事之得失,使吾為《傳》,必以五事先五行。借如《傳》貌之不恭,是謂不肅,厥咎狂,則木不曲直,厥罰常雨。其余亦如之。察劉之心非不欲爾。蓋五行盡於思,無以周皇極,茍如庶驗增之,則雖蠢亦怪駭矣。故離五行、五事而為解,以蔽其釁。其失四也。《傳》之於木,其說以為貌矣,及火、土、金、水,則思、言、視、聽殊不及焉,自相駁亂。其失五也。夫九疇之於五行可以條而入者惟二,箕子陳之,蓋有深旨矣。五事一也,庶驗二也。驗之肅、乂、哲、謀、聖,一出於五事;事之貌、言、視、聽、思,一出於五行,此理之自然,可不條而入之乎?其他八政、五紀、三德、稽疑、福極,其大歸雖無越於五行、五事,非可條而入之者也。條而入之,非理之自然,故其《傳》必鉤牽扳援,文致而強附之,然後可以僅知此福此極之所以應此事者。立言如此,其亦勞矣。且傳於福、極既爾,則於八政、五紀、三德、稽疑亦當爾。而今又不爾,何也?《經》曰:“五皇極。皇建建其有極。斂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此言皇極建而五福備。使《經》雲皇極之不建,則必以六極易五福矣,焉在其條而入之乎?且皇極,九疇之尤貴者,故聖人位之於中,以貫上下。譬若庶驗:然“曰雨、曰旸、曰燠、曰寒、曰風、曰時”,時於雨、旸、燠、寒、風,各冠其上耳,又可列之以為一驗乎?若是則劉之《傳》惑且強明矣。

噫!《傳》之法,二劉唱之,班固誌之。後之史誌五行者,孰不師而效之?世之讀者久,孰不従而然之?是以膠為一論,莫有考正,吾得無言哉!○一圖指傳之謬出獵不宿,飲食不享,出入不節,奪民農時,及有奸謀。木不曲直貌之不恭,是謂不肅。厥咎狂厥罰常雨厥極惡,說曰順之,其福攸好德。

棄法律,逐功臣,殺太子,以妾為妻。火不炎上言之不従,是謂不乂。厥咎僭厥罰常旸厥極憂,說曰順之,其福康寧。

治宮室,飾臺榭,內淫亂,犯親戚,侮父兄。稼穡不成視之不明,是謂不哲。厥咎豫厥罰常燠厥極疾,說曰順之,其福壽。

好戰功,輕百姓,飾城郭,侵邊境。金不従革聽之不聰,是謂不明。厥咎急厥罰常寒厥極貧,說曰順之,其福富。簡宗廟,不禱祠,廢祭祀,逆天時。水不潤下思之不睿,是謂不聖。厥咎蒙厥罰常風厥極兇短折,說曰順之,其福考終命。皇之不極厥咎眊厥罰常陰厥極弱。○一圖形今之意

皇極

之建貌恭肅

言従乂

視明哲

聽聰謀

思睿聖木曲直

金従革

火炎上

水潤下

土稼穡時雨

時旸

時燠

時寒

時風五福

皇極

不建貌不恭

言不従

視不明

聽不聰

思不睿木不曲直

金不従革

火不炎上

水不潤下

土不稼穡常雨

常旸

常燠

常寒

常風六極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