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獨立與上海工人起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浙江獨立與上海工人起義
作者:罗亦農
1926年10月18日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特别活动分子会议上的报告。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特别活动分子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現在全國特別是上海政治有新變動,此變動有很大發展工作的機會。

  據昨前消息,夏超已就十八軍長職,並已開兵到新龍華與孫軍接觸。

  此為上海最近二月市民運動的爆發,其醞釀原因要研究。

  我們先說長江下遊政局之變動,是因北伐軍之勝利。

  目前樞蔚召【開】活【動分子】會,報告那時政局在江西戰事。

  現在江西情形北伐軍已勝利,昨天孫傳芳已逃到湖北,祇有四千人,因此孫此次失敗很不堪。

  幾天以前孫與北伐軍戰,有大損失,謝鴻勳全軍復〔覆〕滅而死,盧香亭損失—半,各隊沒有了,陳調元、王普不動,鳳歧開到江西,也成努〔弩〕末。此外,各方面派去軍隊都已〈沒〉有落花流水之勢。

  因為孫大損失,所以武昌被克服〔復〕,現在又進兵福建,不久可以解決。

  從前我們所預定北伐軍的責任已完成——奪取兩湖與贛、閔〔閩〕。

  現在北伐軍可更進一步取江、浙、皖。皖省陳調元雖未損失,但安徽民軍及土匪等已都預備成熟,陳難回皖。浙江已不成問題,夏超既接任軍長,周鳳歧的一團已回浙,陳儀也如此,孫傳芳在杭州憲兵被繳械。江蘇現在也有很多軍隊、土匪起來反對孫傳芳,甚至於陳陶遺一二天內要表明態度。上海快要大變動。

  總之,長江下遊三省已很不穩,北伐軍很可統一,同時北伐軍將領都要安置地位,非統一長江下遊。

  本黨意見:決定北伐軍可以占浙、江、皖。因此現在軍事問題是北伐軍奪取江、浙、皖,此與前〔全〕國民眾運動之發展有很大影響,同時孫已無勢力再起,這次純靠帝【國】主【義】英國幫助,我們在報上不曾見有孫軍缺餉。英先助一千萬,後又三百萬。

  現在英帝【國】主【義】是否還可以借款,可以看上海一動,孫與帝【國】主【義】就脫離關係。

  北伐軍第二敵人吳佩孚,報上雖說他要南攻都不確。

  因英主要力量——靳——魏——田。現靳與吳感情很惡,曹錕勸不好;田雖忠於吳,但疲於戰爭,從未得到地盤,也不肯為吳效死;魏益三與國民政府關係很深,要求國民政府給他軍長。且在河南有樊鍾秀及紅槍會等都是反吳者,可知吳決不能反攻。

  因此可以說北伐軍已絕對勝利,現隻剩奉係。

  北伐軍既無大敵在南方,民眾讚助他統一長江下遊是很事實的。

  但北伐軍統一長江下遊是否與帝國主義利害衝突,是重要問題。

  在北伐軍進據陽、夏時,英帝國主【義】拚命助吳、助孫,一方面英領事責問國民政府是否統一長江下遊,要抵貨,國民政府答以如你們不如廣東一樣,對待我們守中立,我們就與你們訂好聯盟。

  且北伐軍軍紀確好,民眾歡迎,帝【國】主【義】都無可借口。

  其他,美主讚成北伐軍,因有其目的;法名義上守中立,實際上幫助,鈕永建住法租界,法捕房派巡捕守門。

  日本純是游滑態度。

  因此,我們決定此策略實有可能。

  奉軍與北伐軍態度:北伐軍既消滅孫、吳,與奉軍已經短兵相接。奉係軍閥前曾派代表到廣東,要廣東派代表到奉議和。國民政府代表蔣作賓到奉,奉態度很厲害,一方面與吳和好,一方面與粵議和,他想讓你們兩個相爭失敗中,他來得到好處。

  在我們,奉軍南下如態〔能〕促成孫傳芳失敗是很好的。現在奉軍既未南下,內部又發生問題,此為很大問題。奉軍內部已不一致,有很多派別,有張學良係,宗昌係,宇霆係。現祇說魯張與奉張,此兩係現衝突很甚,最大問題一為三特別區問題,從國民軍退出後,最下能力的為張宗昌的軍力,事後一無所得;二為衛戍司令,實際已都在奉軍之手,吳佩孚毫無勢力,現在魯張與奉張奪衛戍司令很厲害,曾經血戰;三為直隸地盤問題,學良要直隸,宗昌也要。因此三問題奉張處處使魯張打擊。既如此,奉係軍隊之南下要分二方面看,一奉張不願魯張南下,楊【宇】霆對國民政府代表說,宗昌軍紀太壞,不能到江、浙,望國民政府去取得,所以調宗昌兵使到京漢線,而宗昌兵隊直到皖方;一方面並不調全體軍隊到河南。

  據昨晚消息,張已進兵向徐州南下,此是大問題。張如南下,很容易占據南京,不過我們還可想法子挑撥奉張與魯張間的衝突,一方面我們要有民眾力量,抵製奉軍南下,罷工、罷學、罷課〔市〕。

  上海虞洽卿與奉系很有勾奉嫌疑,他想得最高地位,此須二天後,可以最後決定。如奉南下,或者北伐軍會與奉軍衝突。吳稚暉主張打倒〔到〕三〔山〕海關。現北伐軍隻四十萬,軍械又無大炮,而奉軍有五十萬,且有一千尊大炮,無論如何不能抵敵,祇好分地盤;且在民眾方面,如果奉軍南下,又必大受壓迫,所以我們要盡量反對奉軍南下,我們要罷工、【罷】學、【罷】市。不過此問題於北伐軍並不生大問題,因於贛、閩、浙都無影響。

  西北軍現在還有十三萬,內部很團結,西園、平地泉都未失,尚可威嚇奉軍,一方面可以京漢線與北伐軍聯結。

  中國現在完全已是革命的勢力緊張時期。

  上海政治問題

  上海完全是投機的社會,上海民眾尚無流血奪取政權之培養。

  在北伐軍奪取岳州,上海市民就稍動起來,等到北軍〔伐〕軍奪取漢、夏,他們都活動起來,如商總聯會、江蘇省教育會、國【家】主【義】、各大學同志會……等都大變化,都要求民眾得到政權,尤以資產階級虞洽卿等為積極,雖表現軟弱,就是與杭州的獨立有很大關係。

  一星期前,浙與上海都互相等待,現浙已獨立,虞已召集各幫業會,要組織上海市政委員會。此外,總商會及鄔誌豪、傅筱庵都是孫傳芳的鴉片經理,現在鄔誌豪要找林鈞談話,一定是投機表示。

  中、小資產階級如大公司的店員及店主都歡迎北伐軍,各馬路商聯會現都罵鄔誌豪、傅筱庵是孫傳芳派。餘化〔華〕龍、王曉籟等昨也開會反對孫傳芳,但能力軟弱,不能有改良積極行動。

  資產階級之所以讚助北伐軍,在經濟問題上究有什麽意義,此為很重大的問題,我們要了解。

  中國資【產】階【級】除買辦外都是革命的,他們一要求關稅自主,二要和平,雙十節《新申報》穆藕初有文表現得很悲壯沉切。

  在歐洲戰爭開始,中國資產階級有很大發展。歐戰停止,中國資【產】階【級】就大失敗,前年倒掉許【多】工廠,自然壓迫出中國資【產】階【級】革命觀念,苦於關稅不能自主。

  又因戰爭與通商大有關係,所以他們希望和平。

  上海資產階級此次之所以積極就是根據這個經濟背景。

  一般政客的活動

  上海活動的,有安福係、研究係、王正廷係——等都大活動,要想造成勢力。國民黨除市黨部外,真正國民黨如鈕惕生、吳佩孚都來活動,幾天以前他們很幼稚,要國民黨奪取政權,現已改正。

  上面是說明上海各派各係都積極起而有改良行動、起而反孫。

  但上海是帝【國】主【義】經濟侵略的大本營,上海的問題非市民起來不可,北伐軍決不能解決上海問題。因此,我們要使上海劃為中立區,成立自治政府,則於中國政治前途,於全世界都有很重大的意義。上海所有工人運動、民眾運動必可大發展工,C.P.可以得到更深基礎。

  上海民眾有特殊意義,孫傳芳許多傳單標語不到上海。

  上海問題

  是今天明天的問題,昨天起上海已成無政府狀態,丁文江已跑,王雅之、海軍司令都遷到租界,浙軍已到新龍華。

  我們過去要促成資產階級民眾武裝暴動,但他們力量懦弱。

  現在是浙江軍隊已可到上海來解決,我們要充分表現民眾力量,起來做武裝行動,工人要參加,同時促成資【產】階【級】也武裝起來,同時今明天要實行大罷工,碼頭、電車等。

  惟浙軍快來,同時國民政府代表也來了,我們最要緊的要表示民眾力量,此與上海民眾未來的自由有很大關係。

  惟此次運動,大概可以成功,民眾很憤激,海軍至少守中立,嚴春陽已投降,不過危險在奉軍是否南下。

  我們的口號

  (一)和平。

  (二)撤退孫傳芳在上海駐兵——上海永不駐兵。

  (三)上海市政歸上海市民。

  (四)組織上海市保安委員會。

  (五)上海市民武裝自衛。

  (六)反對上海設置軍事政府。

  (七)廢除一切苛【捐】雜稅。

  (八)保障人民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等絕對自由。

  在這口號中可以表明,使上海市民起來奪取政權,成為緩衝局麵,使帝【國】主【義】、奉軍不能干涉,民眾得到自由,最後當然仍歸國民政府。

  政權給誰,就是保安委員會,工人可不參加,我們完全讓他們組織商人政府,民眾可得到好發展機會。

  此次政變中我們應采取的態度。

  我們要明白此次變動是上海市民、商民起來造成局麵,並不是工人及民校左派的勢力所能支持。這樣孫傳芳就完全消滅,那時候全中國祇有國民政府與奉軍,讓民眾選擇,二年後就可統一中國。

  所以

  (一)我們要明白我們隻在求得民眾自由,不要奢望。

  (二)資產階級如不與帝【國】主【義】勾結,我們可以維持他。

  (三)此次運動中要充分表現工人力量,如浦東碼頭、南市電器、電車等都罷起工來,工人要武裝。

  (四)充分表現民眾力量。一種是國民黨要竭力與民眾見麵,大大發展,多弄商人加入,市黨部要特別注意;學生運動現在學聯確難號召群眾,在這次機會我們如果不能號召群眾,現在敵人已逐漸消滅,學生會應特別號召群眾;普通市民,我們要盡量組織商人團體;左派知識分子也要注意。

  C.P.在此機會中非發展二三萬組織。工人本身組織,兩月內要組織二十萬工人。一方同志特別注重碼頭、電器、【電】話、自來水、鐵路工人、汽車、黃黃〔包〕車夫等城市交通工人。其他紗廠等工人當然也要組織,各部委要特別注重。

  黨很可以發展一萬人。

  黨的組織形式

  我們要許多公開的舉動,如上總,如各工會,如學生會,如普通市民團體要盡量公開,但同時要有秘密的組織,現決定此次公開限定百分之二十。同時要準備馬上來壓迫,應不致一個風浪來,就根本打消。

  部委要實行振作精神,管理全區域的所有工作。

  支部,在這次運動絕對不要忘記支部,每個活動,都要由支部去工作,要培養下層領袖。

  結論

  全國已到革命新時期,上海就快暴〔爆〕發,我們要能全體動員,發展民眾組織的基礎。

  各部委今天回去趕快去鼓動同志,準備大動,要準備很大的市民大會。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