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首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浙江通志 卷首一 卷首二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一
  浙江通志總目録    地理類三都㑹郡縣之屬卷首一
  詔諭
  卷首二
  詔諭
  卷首三
  聖製
  卷一
  圖說
  卷二
  星野
  卷三
  疆域
  卷四
  建置
  卷五
  建置
  卷六
  建置
  卷七
  建置
  卷八
  建置
  卷九
  山川
  卷十
  山川
  卷十一
  山川
  卷十二
  山川
  卷十三
  山川
  卷十四
  山川
  卷十五
  山川
  卷十六
  山川
  卷十七
  山川
  卷十八
  山川
  卷十九
  山川
  卷二十
  山川
  卷二十一
  山川
  卷二十二
  形勝
  卷二十三
  城池
  卷二十四
  城池
  卷二十五
  學校書院附
  卷二十六
  學校書院附
  卷二十七
  學校書院附
  卷二十八
  學校書院附
  卷二十九
  學校書院附
  卷三十
  公署
  卷三十一
  公署
  卷三十二
  公署
  卷三十三
  關梁
  卷三十四
  關梁
  卷三十五
  關梁
  卷三十六
  關梁
  卷三十七
  關梁
  卷三十八
  關梁
  卷三十九
  古蹟
  卷四十
  古蹟
  卷四十一
  古蹟
  卷四十二
  古蹟
  卷四十三
  古蹟
  卷四十四
  古蹟
  卷四十五
  古蹟
  卷四十六
  古蹟
  卷四十七
  古蹟
  卷四十八
  古蹟
  卷四十九
  古蹟
  卷五十
  古蹟
  卷五十一
  古蹟
  卷五十二
  水利
  卷五十三
  水利
  卷五十四
  水利
  卷五十五
  水利
  卷五十六
  水利
  卷五十七
  水利
  卷五十八
  水利
  卷五十九
  水利
  卷六十
  水利
  卷六十一
  水利
  卷六十二
  海塘
  卷六十三
  海塘
  卷六十四
  海塘
  卷六十五
  海塘
  卷六十六
  海塘
  卷六十七
  田賦
  卷六十八
  田賦
  卷六十九
  田賦
  卷七十
  田賦
  卷七十一
  戸口
  卷七十二
  戸口
  卷七十三
  戸口
  卷七十四
  戸口
  卷七十五
  蠲恤
  卷七十六
  蠲恤
  卷七十七
  積貯
  卷七十八
  積貯
  卷七十九
  積貯
  卷八十
  漕運
  卷八十一
  漕運
  卷八十二
  漕運
  卷八十三
  鹽法
  卷八十四
  鹽法
  卷八十五
  鹽法
  卷八十六
  𣙜稅
  卷八十七
  錢法
  卷八十八
  驛傳
  卷八十九
  驛傳
  卷九十
  兵制
  卷九十一
  兵制
  卷九十二
  兵制
  卷九十三
  兵制
  卷九十四
  兵制
  卷九十五
  海防
  卷九十六
  海防
  卷九十七
  海防
  卷九十八
  海防
  卷九十九
  風俗
  卷一百
  風俗
  卷一百一
  物産
  卷一百二
  物産
  卷一百三
  物産
  卷一百四
  物産
  卷一百五
  物産
  卷一百六
  物産
  卷一百七
  物産
  卷一百八
  祥異
  卷一百九
  祥異
  卷一百十
  封爵
  卷一百十一
  職官
  卷一百十二
  職官
  卷一百十三
  職官
  卷一百十四
  職官
  卷一百十五
  職官
  卷一百十六
  職官
  卷一百十七
  職官
  卷一百十八
  職官
  卷一百十九
  職官
  卷一百二十
  職官
  卷一百二十一
  職官
  卷一百二十二
  職官
  卷一百二十三
  選舉
  卷一百二十四
  選舉
  卷一百二十五
  選舉
  卷一百二十六
  選舉
  卷一百二十七
  選舉
  卷一百二十八
  選舉
  卷一百二十九
  選舉
  卷一百三十
  選舉
  卷一百三十一
  選舉
  卷一百三十二
  選舉
  卷一百三十三
  選舉
  卷一百三十四
  選舉
  卷一百三十五
  選舉
  卷一百三十六
  選舉
  卷一百三十七
  選舉
  卷一百三十八
  選舉
  卷一百三十九
  選舉
  卷一百四十
  選舉
  卷一百四十一
  選舉
  卷一百四十二
  選舉
  卷一百四十三
  選舉
  卷一百四十四
  選舉
  卷一百四十五
  選舉
  卷一百四十六
  名宦
  卷一百四十七
  名宦
  卷一百四十八
  名宦
  卷一百四十九
  名宦
  卷一百五十
  名宦
  卷一百五十一
  名宦
  卷一百五十二
  名宦
  卷一百五十三
  名宦
  卷一百五十四
  名宦
  卷一百五十五
  名宦
  卷一百五十六
  名宦
  卷一百五十七
  名宦
  卷一百五十八
  人物名臣
  卷一百五十九
  人物名臣
  卷一百六十
  人物名臣
  卷一百六十一
  人物名臣
  卷一百六十二
  人物名臣
  卷一百六十三
  人物忠臣
  卷一百六十四
  人物忠臣
  卷一百六十五
  人物忠臣
  卷一百六十六
  人物忠臣
  卷一百六十七
  人物循吏
  卷一百六十八
  人物循吏
  卷一百六十九
  人物循吏
  卷一百七十
  人物循吏
  卷一百七十一
  人物武功
  卷一百七十二
  人物武功
  卷一百七十三
  人物武功
  卷一百七十四
  人物武功
  卷一百七十五
  人物儒林
  卷一百七十六
  人物儒林
  卷一百七十七
  人物儒林
  卷一百七十八
  人物文苑
  卷一百七十九
  人物文苑
  卷一百八十
  人物文苑
  卷一百八十一
  人物文苑
  卷一百八十二
  人物文苑
  卷一百八十三
  人物孝友
  卷一百八十四
  人物孝友
  卷一百八十五
  人物孝友
  卷一百八十六
  人物孝友
  卷一百八十七
  人物義行
  卷一百八十八
  人物義行
  卷一百八十九
  人物義行
  卷一百九十
  人物介節
  卷一百九十一
  人物介節
  卷一百九十二
  人物隠逸
  卷一百九十三
  人物隠逸
  卷一百九十四
  寓賢
  卷一百九十五
  寓賢
  卷一百九十六
  方技
  卷一百九十七
  方技
  卷一百九十八
  仙釋
  卷一百九十九
  仙釋
  卷二百
  仙釋
  卷二百一
  仙釋
  卷二百二
  列女
  卷二百三
  列女
  卷二百四
  列女
  卷二百五
  列女
  卷二百六
  列女
  卷二百七
  列女
  卷二百八
  列女
  卷二百九
  列女
  卷二百十
  列女
  卷二百十一
  列女
  卷二百十二
  列女
  卷二百十三
  列女
  卷二百十四
  列女
  卷二百十五
  列女
  卷二百十六
  列女
  卷二百十七
  祠祀
  卷二百十八
  祠祀
  卷二百十九
  祠祀
  卷二百二十
  祠祀
  卷二百二十一
  祠祀
  卷二百二十二
  祠祀
  卷二百二十三
  祠祀
  卷二百二十四
  祠祀
  卷二百二十五
  祠祀
  卷二百二十六
  寺觀
  卷二百二十七
  寺觀
  卷二百二十八
  寺觀
  卷二百二十九
  寺觀
  卷二百三十
  寺觀
  卷二百三十一
  寺觀
  卷二百三十二
  寺觀
  卷二百三十三
  寺觀
  卷二百三十四
  寺觀
  卷二百三十五
  陵墓
  卷二百三十六
  陵墓
  卷二百三十七
  陵墓
  卷二百三十八
  陵墓
  卷二百三十九
  陵墓
  卷二百四十
  陵墓
  卷二百四十一
  經籍
  卷二百四十二
  經籍
  卷二百四十三
  經籍
  卷二百四十四
  經籍
  卷二百四十五
  經籍
  卷二百四十六
  經籍
  卷二百四十七
  經籍
  卷二百四十八
  經籍
  卷二百四十九
  經籍
  卷二百五十
  經籍
  卷二百五十一
  經籍
  卷二百五十二
  經籍
  卷二百五十三
  經籍
  卷二百五十四
  經籍
  卷二百五十五
  碑碣
  卷二百五十六
  碑碣
  卷二百五十七
  碑碣
  卷二百五十八
  碑碣
  卷二百五十九
  藝文
  卷二百六十
  藝文
  卷二百六十一
  藝文
  卷二百六十二
  藝文
  卷二百六十三
  藝文
  卷二百六十四
  藝文
  卷二百六十五
  藝文
  卷二百六十六
  藝文
  卷二百六十七
  藝文
  卷二百六十八
  藝文
  卷二百六十九
  藝文
  卷二百七十
  藝文
  卷二百七十一
  藝文
  卷二百七十二
  藝文
  卷二百七十三
  藝文
  卷二百七十四
  藝文
  卷二百七十五
  藝文
  卷二百七十六
  藝文
  卷二百七十七
  藝文
  卷二百七十八
  藝文
  卷二百七十九
  雜記
  卷二百八十
  雜記
  等謹案浙江通志二百八十卷
  國朝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兼管浙江總督嵇曾筠等監修浙江自嘉靖中提學副使薛應旂始輯為通志七十二卷至
  國朝康熙二十一年總督趙士麟巡撫王國安復因薛志增修斟酌損益義例粗備此本於雍正九年辛亥總督李衛開局編纂訖乙夘而告竣曾筠等具表上進司其事者原任侍讀學士沈翼機編修傅王露檢討陸奎勲也總為五十四門視舊志增目一十有七所引諸書皆具列原文標明出典其近事未有記載者亦具列其案牘視他志體例特善其有見聞異詞者則附加考證於下方雖過求詳備或不無繁複叢冗然信而有徵之目差為不愧矣乾隆四十五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浙江通志卷首一
  詔諭
  世祖章皇帝
  順治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欽奉
  恩詔光岳合而泰階平南北一而甲兵息越稽往古罔不同符本朝立國有年幅員既廣醇樸為治無意併兼向來疆埸搆兵本欲言歸於好不期寇㐫禍極明運永終於是整旅入闗代為雪耻猶以賊渠未殄不遑起居随命二王誓師西討而南中乗釁立君妄僭尊號罔聞國恤亟行亂政重困民氓負四海不義之名阻東南向化之路朕用夙夜祇懼思救煢黎故西賊既摧旋行南伐定國大將軍豫王扶義而東兵無頓刃河南河北次第歸誠甫克維揚随平江左金陵士女昭我
  天休既獲福藩南土畧定從此輕徭薄賦可漸進於昇平將來制度考文冀徐興於禮樂朕念峻命之不易悼斯民之孔艱深切痌瘝宜矜詿誤特𢎞大賚嘉與維新所有河南江北江南浙江等處地方合行恩例具列於後於戲陟禹跡而方行大統斯正撫殷遺而若保天下為家既定亂而安民惟更化而善俗敬敷朕志式慰輿情有幹有年仍服先疇之樂利無反無側共遵王道之蕩平布告多方想宜知悉
  順治四年二月十二日欽奉
  恩詔自平定中原以後浙東全閩尚為唐藩所阻聲敎未達稅畝増科越年横斂爾百姓辛苦墊隘無所控訴朕甚憫焉爰命征南大將軍貝勒索羅等整旅而前救茲黎庶仰賴
  天地眷綏
  祖宗垂祐既定浙東遂取閩越先聲所至窮宼潛逋大將掩追及於汀水朱聿昭就滅列郡悉平顧惟僭號阻兵其民何罪眚災肆赦倍切朕懐方出之水火之中宜躋之平康之域昭兹大賚咸予維新所有地方合行恩例具列於後於戲勝殘去殺用𢎞濟夫艱難布澤流膏務與之為休息大業克成於一統新恩誕沛於遐方偕兹率土之民永底太平之治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順治十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欽奉
  恩詔内開
  一東南財賦重地素稱沃壌連年水旱為災民生重困皆因失修水利致悮農功該督撫責成地方官悉心講求疏通水道修築隄防以時蓄洩俾水旱無虞民安樂利
  聖祖仁皇帝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欽奉
  恩詔朕纘承丕緒統御寰區仰惟
  天地眷佑之庥
  祖宗付托之重
  聖祖母太皇太后慈訓之殷蚤夜孜孜勤求治理期於兵革寢息海㝢乂安不意逆賊呉三桂負國深恩倡為變亂隂結奸黨同惡相援抗違詔令竊據疆土滇黔閩浙楚蜀闗隴兩粤豫章之間所在繹騷肆逞痡毒三桂僭稱偽號逆焰彌滋負罪尤甚朕行天討分命六師勦撫竝施德威互濟或縶頸於闕下或駢戮於師中擒捕誅鋤以次収服乃三桂既膺神殛逆孫世璠猶復鴟張踞六詔之一隅延殘喘以拒命朕惟賊患一日不除則民生一日不靖䇿勵將士屢趣師期於是虎旅協心追逼城下賊衆計窮勢蹙通欵軍門約日獻城兇渠授首之日市肆不擾邊境晏如捷書既奏上慰
  
  廟
  社稷之靈下抒中外臣民之憤神人胥恱遐邇歡騰念自變亂以來軍民荼苦如在水火披堅執銳卒嵗靡寜行齎居送千里相望被兵之地既罹於鋒刃供億之衆復困於征輸朕憫恤民艱不忍輙加額賦間施權宜之令用濟征繕之需意在除殘事非獲已而身處宫寢之内厪懐閭閻之依中夜屢興旰食不暇惄焉思治八載於兹今羣賊削平疆圉底定悉剪歴年之蟊賊永消異日之隠憂用是蕩滌煩苛維新庶政大沛寛和之澤冀臻熙皥之風所有事宜開列於後於戲體覆載好生之德秋肅必繼以春温法帝王更化之模義正尤期於仁育誕告天下咸使聞知
  康熙二十八年二月欽奉
  上諭朕因省察黎庶疾苦兼閱河工巡幸江南便道至浙觀問風俗簡約儀衛鹵簿不設扈從者僅三百餘人頃經維揚民間結彩歡迎盈衢溢巷雖出其恭敬愛戴之誠恐致稍損物力甚為惜之朕視㝢内編氓皆吾赤子惟使比戸豐饒即不張結綵幔朕心亦所嘉恱前途經厯諸郡邑宜體朕意悉為停止又見百姓老㓜男婦奔走雜遝瞻望恐後未免喧譁擁塞念此行原以為民不嚴警蹕但人衆無所區别髙岸水次或有傾跌之虞一夫不獲其所足軫朕懐此後止於夾道跪迎勿得紊亂追趨致有諸患着即詳加曉諭使知朕愛民切實咸為遵行特諭
  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十一日欽奉
  上諭朕稽古省方咨求治理閱視河道期底平成凡有利於民生必令霑夫實恵行次浙省禹陵在望念大禹功徳隆盛萬世永賴應行親詣以展企慕之忱其致祭典禮所司即察例舉行政治所先在崇文敎江南浙江為人文萃集之地入學額數應酌量加増永昭𢎞奬該督撫詳議奏請江寜鎮江杭州駐防滿洲漢軍兵丁鎮守要地久歴嵗時深用軫念應作何恩賚以彰優恤着該部議奏自南巡以來所經過地方官員除八法處分及列欵糾劾外凡因公詿誤降級留任者俱准與開復降級調用者着帶所降之級留任其經過地方見在監禁人犯除十惡及詔欵所不赦等罪並官員犯贓不宥外其餘自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十一日以前死罪及軍流徒罪以下已結未結俱着寛釋以示朕赦過宥罪之意
  備辦船隻地方各官効力勤勞者着該督撫㑹同奉差官員確查具題各加一級縴夫供役勞苦亦着該督撫察明人數量給恩賞朕厪念民依特蠲租賦總期實德潤澤蒼生近見民間有建立碑亭稱頌德意者雖出羣黎愛戴之誠但恐各郡皆然未免致損民力誠使閭閻殷阜則禆益良多碑亭何與焉嗣後亦宜停止江浙錢糧既經蠲豁猶慮有不肖有司借端詞訟朘削民生着該督撫嚴行禁飭至各處𣙜闗原有則例朕舟行所至諮訪過闗商民每不難於輸納額稅而以稽留闗次不能速過為苦𣙜闗官員理宜遵奉屢頒諭㫖恤商恵民豈可反貽商民之累自今應力除積弊凡商民抵闗交納正稅即與放行毋得稽留苛勒以致苦累違者定行從重處分朕早夜孜孜惟冀官吏軍民士農商賈無一人不獲其所故於民生吏治圖維區畫務極周詳爾等可即傳諭俾一體奉行稱朕意焉特諭
  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十六日欽奉
  上諭朕巡行江表緬懐禹德躬率羣臣展祭陵廟頋瞻殿廡圯傾禮器缺畧人役寥寥荒涼増歎愚民風俗崇祀滛祠爼豆馨香奔走恐後宜祀之神反多輕忽朕甚慨焉在昔帝王陵寢理應隆重培䕶況大禹道冠百王身勞疏鑿奠寕率土至今攸賴豈可因循特書地平天成四字懸之宇下着地方官即加修理畢備儀物守祀人役亦宜増添俾規模𢎞整嵗時嚴肅兼賜銀二百兩給與守祀之人此後益令敬慎地方官亦須時為留心以副朕尊崇遐慕之懐其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十七日欽奉
  上諭朕巡省民生風俗行次浙江見省㑹兵民俱相和輯生齒蕃庶閭里乂安但觀民間習尚好事争訟一興則不肖有司因縁詐索勢所必至縱或官員無所朘削而胥吏作奸究不能無私行勒助之弊小民之牽連苦累者多矣夫微忿不捐搆成嫌怨小則耗損物力大則傾隕身家其為蠧害不可勝言矜此愚民允宜深戒地方
  大小衙門官員亦應各簡詞訟勸導閭閻俾守分息争共安生業又夙聞東南巨商大賈號稱輻輳今朕行歴呉越州郡察其市肆貿遷多係晉省之人而土著者葢寡良由晉風多儉積累易饒而南人習俗奢靡家無儲蓄日所經營僅供朝夕一遇水旱不登則民生將至坐困苟不變易陋俗何以致家給人足之風爾等可傳諭將軍總督等令家喻户曉務使敦本興譲崇儉黜浮兵民日益協和風俗日益淳樸詞訟日益減少積貯日益豐盈則敎洽化行朕心實嘉賴焉特諭
  康熙二十八年閏三月初十日欽奉
  上諭國家設官𣙜稅原以通商裕課利益民生非務取盈致滋紛擾朕巡行地方軫恤民隠諮諏利弊有應興革者即見諸施行近聞江浙閩廣四省海關於大洋興販商船遵照則例徵取稅課原未累民但將沿海地方採捕魚蝦及貿易小船槩行徴取小民不便今應作何徵收俾商民均益着九卿詹事科道㑹同確議具奏特諭
  康熙三十年十二月初四日戸部奉
  上諭朕撫馭區宇三十年以來早夜圖維惟以愛育蒼生俾咸臻安阜為念比嵗各省額徵錢糧業已次第蠲豁其歲運漕米向來未經議免朕時切軫懐所有京通各倉米榖撙節支給數載於兹今觀厯年儲積之粟恰足供用應將起運漕糧逐省蠲免以紓民力除河南省明嵗漕糧已頒諭免徵外湖廣江西浙江江蘇安徽山東應輸漕米着自康熙三十一年始以次各蠲免一年至江寜京口杭州荆州大兵駐防地方亦應預行積貯着將康熙三十一年起運三十年漕米各截留十萬石存貯倉厫令該地方官敬慎守視以備需用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欽奉
  上諭朕於各省往來及請安而至者必問其地方情形雨澤應時與否頃自江南浙江來者問之云江浙間今年甚旱戸部其擇司官二員一遣往江南一遣往浙江詳詢江南總督浙江巡撫雨水情形來奏欽此
  康熙三十二年九月十六日欽奉
  上諭江浙二省今年夏旱雖不成災秋収諒必有限若漕糧照常徵収起運恐民食將至匱乏朕為此常切軫念除浙江漕糧已經改於今年蠲免外其江南漕糧今年或三分免一或免一半俟至該省應蠲年分將今年所免米石照數補徵起運於漕糧既無缺少官民大有禆益着滿漢大學士等㑹同戸部堂官倉塲侍郎等作速確議具奏欽此
  康熙三十八年三月十九日欽奉
  上諭朕睠念東南民生風俗特行巡省兼以黄淮為患親閱河工比巡歴堤堰詳加相度以疏導修築之法指授河臣刻期興作随南渉江表徧察民依頃至蘇州府駐蹕有浙江文武官吏及在省官員迎謁於行在言浙民望幸之心至殷且切合詞諄懇不啻再三朕勉狥輿情揚旌前發以三月十九日啟行自京師以來一切供御之需皆出儲備其沿途日用令該衙門照各地方時價採辦一無所累於民如有官吏借名科派致擾閭閻者察實以軍法從事地方大小文武官員與扈從官員借稱親舊私相餽遺與受之人及扈從大小官員随從人等有横行生事者一並軍法從事凡經過地方百姓各安生業皆如常時務令㕓無廢市隴不輟耕毋得遑遽引避方今正届農時所過田畝勿令踐踏其軍民人等懐挾私怨受人指使擅於駐蹕處所輙行告訐者一槩嚴禁不准仍照衝突儀仗例嚴加治罪爾部即傳諭扈從大小官員人等併行該督撫於各府州縣城市鄉村徧張告示悉行曉諭務令億兆通知以副朕體恤加恵至意特諭
  康熙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戸部奉
  上諭朕以省方問俗巡歴三呉比至浙省見縁路農桑固徧隴畝而地有肥磽時有豐歉歴年正供錢糧因輸納維艱致多逋負雖已准分年帶徵而新舊之賦取給於一時恐力作之民終難於兼辦應通行蠲豁以𢎞庥澤除康熙三十三年以前恩詔赦免外其三十四五六年奏銷未完民欠地丁錢糧米豆麥雜稅着一槩免徵爾部行文該督撫責令有司悉心奉行務俾均霑實惠如有官吏以完作欠詭詞侵蝕者察出定從重治罪夫朝廷頻賜田租所以優恤民力誠使閭里之間人敦本業家有餘儲則藏富在民朕深嘉賴可傳示官吏軍民人等令咸知悉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吏部奉
  上諭朕頃自江南巡厯浙省沿途供御悉經儲備不以纎毫取辦閭閻而地方官料理夫船等項一無缺悮殊屬勤勞此等官員有因公詿誤罰俸住俸降俸降級革職留任者着察明悉從寛免爾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刑部奉
  上諭朕巡視東南行次浙省因官吏軍民依戀誠懇特留駐數日以慰喁喁奏請之情獨念獲罪人犯身淹刑獄
  一干法網無由自新兹乗輿經臨惻然矜憫用沛好生之澤聿示格外之仁該省各屬地方有罪犯現在監禁者除十惡等真正死罪及詔欵不赦等罪與官吏犯贓不宥外其餘自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以前死罪以下已結未結悉着寛釋夫省刑宥罪者朝廷之殊恩守身奉法者小民之常分必使黎庶嚮風咸知寡過期稱朕孳孳敎育羣生至意可行文該督撫徧傳所屬張示曉諭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八年四月初二日欽奉
  上諭朕子育黎元勤求治理日孜孜以施德澤厚民生為急務而江浙二省尤東南要地朕時切軫念比歲以來蠲豁田賦賑濟㐫荒有請必行無災不恤雖漕項錢糧向未蠲免者亦曽特㫖蠲免愛養之道備極周詳庶㡬民生日益康阜用是乗輿時邁於視河事竣巡厯江浙咨訪民間情形見淮揚一路既困潦災而他所過州縣察其耕穫之盈虚市㕓之贏絀視十年以前實為不及
  此皆地方有司奉行不善不能使實惠及民所以小民雖懐愛戴之誠而朝廷恩澤卒未下究朕目擊厪懐亟思拯䘏截留錢糧寛免積欠另有諭㫖惟各鹽差關差向因軍需繁費於正額外令在差官員以所私得贏餘交納充用今思各官孰肯自捐私橐勢必仍行苛取商瘠民困均坐此弊着將加増銀兩一槩停罷以紓商民之累其兩淮鹽課康熙三十六年曽加増四十萬兩今恐商人辦課維艱有漸致匱乏者着減去二十萬兩此外有應行應革事宜朕還都以後仍加商㩁次第舉行該督撫藩臬皆地方大吏亦着悉心體訪凡有可為興利除害者作速勘實陳奏嚴革雜派禁止刁訟然後胥吏不能作姦良民得以安業儻官吏有悖㫖妄行者許商民首告該督撫察出即行㕘奏朕視民如傷惟恐一夫不獲其所兹值海㝢昇平兵革不事正當與民休息之時故特渙沛德音減徵寛稅以為閭閻留有餘之力萬一嗣後别有急需或不得已稍議加増想在小民亦能共諒朕懐輸將之恐後也至於江南浙江人文稱盛入學名數前已酌定増額今着於府學大學中學小學各増五名舉行一次以示奬勵人才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二年三月十八日欽奉
  恩詔朕為天下生民主宵旰勤勞勵精圖治凡國家之休戚閭閻之樂利晷刻之間無不注意於此天下之大兆民之衆朕誰欺欺天乎至今四十餘載親厯饑饉者不知其㡬南北用兵者不知其㡬人心向背者不知其㡬天變地震者不知其㡬自責涼德不能撫育履冰臨淵兢業惟守仰賴
  上天眷佑
  祖宗厚德幸生創業未久之際方免墜失今海㝢昇平年歲稍和生民俱已樂業邇來諸王大小臣工士庶因朕五旬輿情肫切屢請加上尊號朕堅意固辭不允所請葢朕不以名譽稱揚為尚惟以海内富庶為心是以屢蠲賦役頻省刑罰總欲使老安少懐風俗淳厚漸㡬於康乂隆平之治近因淮黄告成乃東南要務再授方畧望有善後朕不辭勞瘁親往閱視見畿輔山左江浙等省耆老人民俱中心愛戴雖童稚亦咸歡欣瞻仰是知民心皆一用是益深軫念視切如傷所以星夜囬鑾兹特大沛𢎞恩普施遐邇庶㡬民生咸登夀域和協徧滿寰區所有應行事例開列於後於戲安民則恵益𢎞逮下之恩御衆以寛聿溥好生之徳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康熙四十三年十月初七日戸部奉
  上諭朕昨嵗南巡至浙江見其農桑徧野戸口蕃殖閭閻氣象較勝於三十八年巡幸之時甚為心慰浙省錢糧雖前此屢經蠲貸而朕車駕經臨應更敷恩寛恤俾民生益加充裕當囬鑾以後即擬免四十三年額賦因山東急賑災荒遂爾少緩曽頒有諭㫖兹直省皆獲有秋特申前命康熙四十四年浙江通省應徵地丁銀米等項除漕糧外着俱行蠲免諭㫖到日該督撫即嚴飭有司張示徧諭務使窮簷蔀屋均霑實恵地方大小官吏仍不時訓誡小民令各守分節用不論年歲豐歉咸有葢藏庶無負朝廷殷殷愛養賜租給復之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四年四月初七日刑部奉
  上諭朕頃因親閱河工濟江而南至於浙省見民間生聚殷繁菜畦麥隴逺近彌望農事可冀豐穣朕心用以稍慰凡車駕臨幸之地必大敷膏澤以下逮黎元而各省錢糧屢次逓蠲浙江本年地丁銀米又經全免無可加恩惟是刑獄為民命攸闗朕每當重罪奏讞之時常深切矜恤今乗輿所至父老子弟夾道歡迎而身陷囹圄之人獨自新無路朕甚憫焉浙江福建兩省康熙四十四年四月初八日以前凡犯罪詔欵不應赦者不赦外其餘死罪以下已發覺未發覺俱着減等發落四十三年秋審奉㫖監候緩決者一併減等發落仍開具人數奏聞爾等其體朕為民巡省布德好生之意即詳慎察明遵行特諭
  康熙四十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戸部奉
  上諭朕子育黎元日求所以休養利濟之道念惟賜租減賦實有裨益於民生直隸各省錢糧次第全蠲一年者業經數舉獨是歴嵗逋負積累加増舊稅新徴勢難兼辦縱使少寛民力分年帶輸而督令續完仍多拮据朕睠懐及此深切軫恤是用蠲逋已責大沛恩膏俾閭閻獲免追呼官吏亦不罹㕘罰直隸山東積欠錢糧今年俱已蠲免其山西陜西甘肅江蘇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福建廣東各省自康熙四十三年以前未完地丁銀二百一十二萬二千七百兩有奇糧十萬五千七百石有奇着按數通行豁免或舊欠已完在官而見年錢糧未完足者亦准扣抵諭㫖到日各該撫立行所屬張示徧喻如有不肖有司以完作欠朦溷銷算及開除不清者該督撫即時題參嚴加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六年四月十一日欽奉
  上諭朕頃因視河駐蹕淮上江浙兩省官員及地方紳士軍民咸環道逺迎懇請臨幸朕勉順羣情渉江而南循省風俗所至郡縣見雨暘應時麥苗蕃殖比閭樂業可冀盈寜雖山東一路尚未悉覩而江浙田疇鬱葱在望深惬朕懐方今二麥垂熟正將刈穫之時一切扈從人員皆以次舟行不致蹂踏誠恐百姓沿途迎送老稚扶攜動盈千萬越阡度陌未免踐傷朕心甚為軫恤雖民情依戀出於悃誠但農事方殷應令所過地方悉停止岸傍迎送且車駕來時小民業已瞻覲兹節候漸熱朕舟行乗夜迎涼亦未可定民雖逺來無由親見爾等督撫可張示徧加曉諭使各知悉俾無負朕重農愛民之意特諭
  康熙四十六年十一月初二日户部奉
  上諭江浙地方賦役殷繁倍於他省朕屢經巡歴時切軫懐比年以來業已節次敷恩頻行蠲貸頃因兩省偶被旱災随命按數減徵豁免漕欠竝分截本年漕糧令該督撫親往散賑猶念民間素鮮儲蓄生計不充非更加格外滋培則荒歉之餘未能驟臻康阜兹特再施膏澤用𢎞休養康熙四十七年江南浙江通省人丁共額徵銀六十九萬七千七百餘兩着悉與蠲免其今年被災安徽巡撫屬七州縣三衛江寜巡撫屬二十五州縣三衛應徵地畝銀共二百九十七萬五千二百餘兩糧三十九萬二千餘石浙江二十州縣一所應徵地畝銀九十六萬一千五百餘兩糧九萬六千餘石四十七年亦俱着免徵所有舊欠帶徵銀米竝暫停追取俟開徵時一併輸納務使小民一歲之内絶跡公庭安處隴畝俾得優游作息經理農桑庶㡬閭閻氣象可以日加豐豫諭㫖到日該督撫體朕孳孳惠愛黎元至意各飭有司實心奉行仍張示通曉令咸知悉倘蠲除不實致有侵冒察出定治重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欽奉
  上諭朕在宫中無刻不以民間疾苦為念恐遇旱澇必思豫防至巡幸各省於風俗民情無不諮訪即物性土宜皆親加詳考每至一方必取一方之土以驗試其燥濕今歲南巡江浙見天氣久晴所經河渠港蕩之水比舊較淺即慮夏間或有亢暘之患是時麥田雖甚豐稔然南方二麥用為麯蘖者多不似北方専資麫食南方惟賴稻米北方則兼種黍稷粱粟有攜北方黍稷及蔬菜之類至南方種植者多不收穫此水土異宜不可强也且江浙地勢卑下不雨則蒸濕人不能堪有雨則涼人皆爽豁雖地稱水鄉而水溢易洩澇歲之為患尚淺旱歲則為患甚劇北方經月不雨亦尚無礙南方夏秋間經旬缺雨則田皆坼裂禾苗漸槁矣喜雨亭記云十日不雨則無禾葢謂此也江浙農功全資灌溉今河渠港蕩比舊更淺者皆由素無瀦蓄所致雨澤偶愆濵河低田猶可戽水濟用髙仰之田力無所施往往三農坐困朕兹為民生再三籌畫經久之計無如興水利建閘座蓄水灌田之為善也江南省之蘇松常鎮及浙江省之杭嘉湖諸郡所屬州縣或近太湖或通潮汐所有河渠水口宜酌建閘座平時閉閘蓄水遇旱則啟閘放水其支河港蕩淤淺者並宜疏濬引水四達仍酌量建閘多蓄一二尺水即可灌髙一二尺之田多蓄四五尺水即可灌髙四五尺之田準此行之可俾髙下田畝永逺無旱澇矣爾等其以朕意曉諭諸臣詳議以聞特諭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十五日欽奉
  上諭去歲杭州等處田畝被災民生疲弊這支河港蕩淤淺之處若勸諭百姓開濬恐地方官員藉此私派害民亦未可定況需費無多着動用正項錢糧速行疏濬特

  康熙四十七年十月十六日戸部奉
  上諭朕屢次南巡見閭閻殷阜之象逺不逮於舊時故於民生風俗無不一一諮訪雖不時蠲免額賦停徵積逋僅可支吾卒歲絶無餘蓄且今承平既久生齒日蕃食漸不充用多不給亦理勢之所必致朕每念及此未嘗
  不為惻然去年江南浙江二省俱被旱荒多方軫恤始蘇民困迨今歲復報潦傷旋經照例蠲賑並下詔書留漕資濟但嵗再不登生計益匱欲令辦賦力必難供朕於國家一切經費屢年撙節帑藏充裕以此渙敷膏澤藏富於民俾得盡力農桑衣食滋殖百姓既足國用何憂康熙四十八年除漕糧外江南通省地丁銀四百七十五萬四百兩有奇浙江通省地丁銀二百五十七萬七千兩有奇着全行蠲免所有舊欠帶徵銀米仍暫停追取此朕因江浙二省為東南重地特於格外施仁用𢎞休養之至意該督撫各飭有司張示遍諭務令窮鄉蔀屋咸共知悉儻或别借事端侵冒徵派事發定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八年正月二十三日
  浙江巡撫黄秉中凡為督撫者但能清以持已實心
  辦事不交通近侍不夤緣部院則無往而不可矣朕涖政四十八年如爾陳奏素無夤緣者所見不可勝數此皆浮詞耳未足為據日後真偽當自明也至地方遇有㐫荒蠲免錢糧發倉給米煮粥分賑别無奇䇿止在地方官實心奉行斯有濟耳朕嘗南巡灼知江浙風俗如湖州地方乃係水鄉雨水既多則魚蝦菱芡之利俱可資以度日但北方人日止再食南方人雖遇荒歉亦必三餐州縣官平時並不留心聽民間耗費直至窘迫始具文題請命下之後上司又不過虚張告示而止小民無知但能現成就食豈有長計謀生且農民愚而讀書人巧往往受其愚弄至於困乏饑餓而死而終不悟所以致死之由以此思之良可矜憫爾到地方宜令州縣官時時為百姓豫加區畫庶㡬可以有備而無患也其調補保舉之事皆有情弊寜波府介在海濵地方𦂳要知府陳一䕫不必與湖州更調特諭
  康熙四十八年七月初十日戸部奉
  上諭湖廣江西米糧在江南浙江販賣者甚多而米價並不曽減令爾等㑹議今覽爾等與九卿所議大畧相同
  却於朕意迥相懸殊如爾等議將収買米石堆貯者定例禁止儻因此借端妄行摉查則徒為衙門人役之利於百姓絲毫無益而且有損雖将稽察不清之督撫等降處亦不知畏何濟之有爾等所議者枝葉耳根本處全未講求朕意將此米石於根本處詳加稽察則収米堆積之弊自除湖廣江西之米或江南浙江官民及貿易之人或本地方百姓及他處貿易之人在某馬頭某鎮店將某家米買賣若干及姓名察明甚易行文湖廣總督巡撫江西巡撫令差賢能官員於有名馬頭大鎮店内察明買賣人姓名米數至月終即具摺奏聞江南浙江總督巡撫處亦照此奏摺咨㑹若如此行而湖廣江西之米不至江南浙江販賣則更於何處販賣耶凡此米石人皆共知買賣事情不待禁約而販賣者必多似於百姓大有禆益朕此㫖並爾等所議奏摺付九卿同閱若皆以為是着交與該部將朕諭㫖作速咨行湖廣江西江南浙江總督巡撫若更有應議之處另議具奏特諭
  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十六日欽奉
  上諭江南浙江連歲災荒地方困苦又今年兩省疾疫盛行人民傷斃者甚衆雖該省督撫未經奏聞朕訪知災病之狀深用惻然民命至重朕宵旰孜孜惟以矜全百姓為念一切刑獄奏讞尤加欽恤比年江浙盜案疊見凡犯盜劫者悉皆依律坐罪今閱秋審情真各案所議情罪俱屬允協但念災荒疾病之餘復將數十罪犯一時正法朕心甚為不忍江浙兩省應處決情真人犯俱着停止一年欽此
  康熙四十九年十月初三日戸部奉
  上諭朕恭膺
  天眷祇承
  列祖鴻庥統御萬方子育黎庶厪懐至治宵旰靡寕幸際海宇同風邉隅向化遐邇中外帖然袵席之安者是皆仰荷
  天地
  祖宗福佑之所致也方朕八齡踐阼之初
  太皇太后問朕何欲朕對臣無他欲惟願天下治安生民樂業共享太平之福而已迄今五十年矣惓惓此心未嘗一日少釋每思民為邦本勤恤為先政在飬民蠲租為急數十年來除水旱災傷例應豁免外其直省錢糧次第通蠲一年者屢經舉行更有一年蠲及數省一省連蠲數年者前後蠲除之數據戸部奏稱通共㑹計已逾萬萬朕一無顧惜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朝廷恩澤不施及於百姓將安施乎朕每嵗供御所需概從儉約各項奏銷浮冒亦漸次清釐外無師旅饟餽之煩内無工役興作之費因以歴年節省之儲蓄為頻歲渙解之恩膏朕之蠲免屢行而無國計不足之慮亦恃此經畫之有素也比來省方時邁已歴七省南北人民風俗及日用生計靡不周知而民生所以未盡殷阜者良由承平既久戸口日繁地不加増産不加益食用不給理有必
  然朕洞矚此隱時深軫念爰不靳敷仁用甦民力明年為康熙五十年思再沛大恩以及吾民原欲將天下錢糧一概蠲免因衆大臣集議恐各處需用兵餉撥解之際兵民驛逓益致煩苦細加籌畫悉以奏聞故自明年始於三年以内通免一周俾逺近均霑徳澤直隸奉天浙江福建廣東廣西四川雲南貴州各巡撫及府尹所屬除漕項錢糧外康熙五十年應徵地畝銀共七百二十二萬六千一百兩有奇應徵人丁銀共一百一十五萬一千兩有奇俱着察明全免並厯年舊欠共一百一十八萬五千四百兩有奇亦俱着免徴其五十一年五十二年應蠲省分至期候㫖行民間舊欠既經豁免嗣後每年額徵錢糧務如數全完倘完不及額或别有虧空託稱民欠則負國甚矣即責令督撫以下官員償補仍從重治罪夫地方大吏以及監司守令皆與吾民誼均休戚者也誠克體朕孳孳保赤之懐實心愛飬力杜侵牟朘削則閭閻咸得衣食滋殖無有失所而為官吏者亦身名俱泰豈非昇平樂利之盛事歟爾部移文各督撫諭㫖到日即刋刻頒布徧示窮簷令咸知悉特諭
  康熙五十三年七月十二日
  上諭大學士九卿詹事科道朕聽政年久深悉民生凡國家要務無時不預為籌畫今有前來奏摺之人俱經問及皆稱江南暵旱江浙米價亦不甚賤今春山東河南田麥歉収交冬米價必至騰貴彼時雖亟為料理亦不能及徒空勞爾朕詳悉思維將漕糧撥三十萬石江寕府十萬石蘇州府八萬石淮安揚州五萬石杭州府五萬石河南開封二萬石着漕運總督親身閱兌速行運至令其加謹照數收貯有此米石軍民心即寛慰而米價不致騰貴且與通倉無甚關係較之一年所缺之數亦不浮多至豫省漕糧該部亦應預行詳議今如雨澤及時田禾豐收則此項米石由水路撥給他處亦可特諭
  康熙五十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户部奉
  上諭朕臨蒞多年無時不軫念民瘼每嵗於直隸及各省凡民間雨暘時候豐歉情形莫不留心訪察雖在僻逺必務周知偶值一二處災傷蠲免賑救不惜糜費倉帑以蘇我民困也近思賑濟災歉以速為貴必待督撫奏報往返候命使小民嗷嗷待哺何如豫備積貯於平時則所在有可恃之資糧而臨事免轉移之勞費今漕輓通行太倉充裕江浙地方年來頗有歉收州縣應酌量截留糧米分貯各處江寜原留五萬石今再截留十萬石蘇州原留八萬石今再截留二萬石安慶截留十萬石杭州原留十萬石今再截留十萬石皆於本年起兌内就近截留令地方官加謹収貯爾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户部奉
  上諭朕撫馭寰宇五十餘年夜寐夙興為小民勤求生遂凡率土逺近皆期共享樂利聿成家給人足之休未嘗一日不厪諸懐也數十年以來各省正賦累經全免歴年積欠業已蠲徴偶有雨澤愆期或發倉廪散給或截
  漕糧賑救不惜數萬萬金錢米穀頻沛恩施誠念窮簷之艱慮其至於顛連失所耳近者民力雖已稍紓然念分年帶徴銀兩若不格外優寛則小民一嵗所獲分納二年之賦以其贏餘養贍室家斷難充足朕每懐及此軫惻良深宜更加殊恩通行蠲免今將直隸安徽江蘇浙江江西湖廣西安廿肅等八處帶徴地丁屯衛銀二百三十九萬八千三百八十兩有奇概免徴收其漕項雖例不准免亦着破格施恩將安徽江蘇所屬帶徴漕項銀四十九萬五千一百九十餘兩米麥豆一十四萬六千六百一十餘石免徵各半爾部即行文該督撫嚴飭所屬實心奉行遍加曉諭俾民間無徴催之累均沾實恵用稱朕撫恤羣黎至意倘有不肖有司借端朦混私行徵收者該督撫嚴察㕘處如督撫失察一併從重處分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浙江通志卷首一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浙江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