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張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浣溪沙
作者:張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詩/卷898

浣溪沙 (鈿轂香車過柳堤)[编辑]

鈿轂香車過柳堤,樺煙分處馬頻嘶。為他沉醉不成泥。

花滿驛亭香露細,杜鵑聲斷玉蟾低。含情無語倚樓西。


浣溪沙 (馬上凝情憶舊遊)[编辑]

馬上凝情憶舊遊,照花淹竹小溪流,鈿箏羅幕玉搔頭。

早是出門長帶月,可堪分袂又經秋,晚風斜日不勝愁。


浣溪沙 (獨立寒階望月華)[编辑]

獨立寒階望月華,露濃香泛小庭花,繡屏愁背一燈斜。

雲雨自從分散後,人間無路到仙家,但憑魂夢訪天涯。


浣溪沙 (依約殘眉理舊黃)[编辑]

依約殘眉理舊黃,翠鬟拋擲一簪長,暖風晴日罷朝妝。

閑折海棠看又拈,玉纖無力惹餘香,此情誰會倚斜陽。


浣溪沙 (翡翠屏開繡幄紅)[编辑]

翡翠屏開繡幄紅,謝娥無力曉妝慵,錦帷鴛被宿香濃。

微雨小庭春寂寞,燕飛鶯語隔簾櫳,杏花凝恨倚東風。


浣溪沙 (花月香寒悄夜塵)[编辑]

花月香寒悄夜塵,綺筵幽會暗傷神,嬋娟依約畫屏人。

人不見時還暫語,令才拋後愛微嚬,越羅巴錦不勝春。


浣溪沙 (偏戴花冠白玉簪)[编辑]

偏戴花冠白玉簪,睡容新起意沈吟,翠鈿金縷鎮眉心。

小檻日斜風悄悄,隔簾零落杏花陰,斷香輕碧鎖愁深。


浣溪沙 (晚逐香車入鳳城)[编辑]

晚逐香車入鳳城,東風斜揭繡簾輕,慢回嬌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計是,便須佯醉且隨行,依稀聞道太狂生。


浣溪沙 (小市東門欲雪天)[编辑]

小市東門欲雪天,眾中依約見神仙,蕊黃香畫貼金蟬。

飲散黃昏人草草,醉容無語立門前,馬嘶塵烘一街煙。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