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齋詞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浩然齋詞話 
作者:周密 宋

■樂天有感石上舊字詩云:〔太湖石上鐫三字,十五年前陳結之。〕蓋其妾桃葉也。 自昔未有以家妓字鐫石者。劉過改之嘗遊富沙,與友人吳仲平飲於吳所歡吳盻兒家, 嘗賦詞贈之。所謂〔雲一緺。玉一梭。淡淡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蛾〕,盻遂屬意改 之。吳憤甚,挾刃刺之,誤傷其妓,遂悉繫有司。時吳居父為帥,改之以啟上之云: 『韓擒虎在門,顧麗華而難戀,陶朱公有意,與西子以偕來。』居父遂釋之,然自是 不復合矣。改之有〔春風重到憑欄處,腸斷粧樓不忍登〕,蓋為此耳。

■楊纘除夕詞〈一枝春〉云: 竹爆驚春,競喧闐、夜起千門簫鼓。流蘇帳掩,翠鼎暖騰香霧。 停杯未舉。奈剛要、送年新句。應自有、歌字清圓,未誇上林鶯語。 從他歲窮日暮。縱閒愁、怎減劉郎風度。屠蘇辦了,迤邐柳忺梅妒。 宮壺未曉,早驕馬繡車盈路。還又把、月夕花朝,自今細數。 又,羅希聲孫花翁所書除夕一詞云: 小童教寫桃符,道人還了常年例。神前灶下,袚除清淨,獻花酌水。 禱告些兒,也都不是,求名求利。但吟詩寫字,分數上面,略精進、儘足矣。 飲量添教不醉。好時節、逢場作戲。驅儺爆竹,軟餳酥豆,通宵不睡。 四海皆兄弟,阿鵲也、同添一歲。願家家戶戶,和和順順,樂昇平世。 此集中所無也。

■雲窗張樞字斗南,又號寄閒,忠烈循王五世孫也。筆墨蕭爽,人物醞藉,善音律。 嘗度依聲集百闋,音韻諧美,真承平佳公子也。予已選六闋于絕妙詞,今別見於此。 〈戀繡衾〉云: 屏綃裛潤惹篆煙。小窗間、人泥晝眠。正雪暖荼蘼架,奈愁春、塵鎖鴈絃。 楊花做了香雪夢,化池萍、猶汎翠鈿。自不怨東風老,怨東風、輕信杜鵑。 〈清平樂〉云: 鳳樓人獨。飛盡羅心燭。夢繞屏山三十六。依約水西雲北。 曉奩嫩試脂鉛。一緺鸞髻微偏。留得宿粧眉在,要教知道孤眠。 又〈木蘭花慢〉云: 歌塵凝燕壘,又軟語,在雕梁。記剪燭調絃,翻香校譜,學品伊涼。 屏山夢雲正暖,放東風,捲雨入巫陽。金冷紅絛孔雀,翠閑綵結鴛鴦。 銀缸燄冷小蘭房。夜悄怯更長。待采葉題詩,含情贈遠,煙水茫茫。 春妍尚如舊否,料啼痕、暗裡浥紅粧。須覓流鶯寄語,為誰老卻劉郎。

■ 謝了梅花恨不禁。小樓羞獨倚,暮雲平。夕陽微放柳梢明。 東風冷、眉岫翠寒生。 無限遠山青。重重遮不斷,舊離情。傷春還上去年心。 怎禁得,時節又燒燈。 此周容子寬〈小重山〉。子寬,四明人。

■李秋崖萊老,與其兄篔房競爽,號龜溪二隱。予已刊十二闋於絕妙選矣,今復別見 〈倦尋芳〉云: 繚牆粘蘚,糝徑飛梅,春緒無賴。繡壓垂簾骨,有許多寒在。 寶幄香銷龍麝餅,鈿車塵冷鴛鴦帶。想西園,被一程風雨,群芳都礙。 逗曉色、鶯啼人起,倦倚銀屏,愁沁眉黛。待拼千金,卻恨好晴難買。 翠苑歡游孤解珮,青門佳約妨挑菜。柳初黃,罩池塘,萬絲愁靄。 〈點絳唇〉云: 綠染春波,袖羅金縷雙鸂。小桃勻碧。香襯蟬雲濕。 舞帶歌鈿,閒傍秋千立。情何極。燕鶯塵跡。芳草斜陽笛。 〈西江月‧賦海棠〉云: 綠凝曉雲苒苒,紅酣晴霧冥冥。銀簪懸燭錦官城。困倚牆頭半影。 雨後偏饒豔冶,燕來同作清明。更深猶喚玉靴笙。不管西池露冷。

■篔房李彭老詞筆妙一世,予已擇十二闋入絕妙詞矣,茲不重見。外可筆者甚多,今 復摭數首於此。〈惜紅衣〉云: 水西雲北,記前回同載,高陽伴侶。一色荷花香十里,偷把秋期頻數。 脆筦排雲,輕橈噴雪,不信催詩雨。碧筩呼酒,秀牋題遍新句。 誰念病損文園,歲華搖落,事與孤鴻去。露井邀涼吹短髮,夢入蘋洲菱浦。 暗草飛螢,喬枝翻鵲,看月山中住。一聲清唱、醉鄉知有仙路。 送客〈木蘭花慢〉云: 折秦淮露柳,帶明月、倚歸船。看佩玉紉蘭,囊詩貯錦,江滿吳天。 吟邊。喚回夢蝶,想故山薇長已多年。草得梅花賦了,櫂歌遠和離舷。 風絃,盡入吟篇。傷倦客,對秋蓮。過舊經行處,漁鄉水驛,一路聞蟬。 留連。漫聽燕語,便江湖夜雨隔燈前。潮返潯陽暗水,鴈來好寄瑤牋。 〈祝英臺近〉云: 載輕寒,低鳴櫓。十里杏花雨。露草迷煙,縈綠過前浦。 青青陌上垂楊,綰絲搖珮,漸遮斷、舊曾吟處。 聽鶯語。吹笙人遠天長,誰翻水西譜。淺黛凝愁,遠岫帶眉嫵。 畫欄閒倚多時,不成春醉,趁幾點、白鷗歸去。 〈清平樂〉云: 合歡扇子。撲蝶花陰裡。半醉海棠扶半起。淡日秋千閑倚。 寶箏彈向誰聽。一春能幾番晴。帳底柳綿吹滿,不教好夢分明。 〈章臺月〉云: 露輕風細。中庭夜色涼如水。荷香柳影成秋意。螢冷無光,涼入樹聲碎。 玉簫金縷西樓醉。長吟短舞花陰地。素娥應笑人憔悴。漏歇簾空,低照半床睡。 又,〈青玉案〉云: 楚峰十二陽臺路。算只有,飛紅去。玉合香囊曾暗度。 榴裙翻酒,杏簾吹粉,不識愁來處。 燕忙鶯懶青春暮。蕙帶空留斷腸句。 草色天涯情幾許。荼蘼開盡,舊家池館,門掩風和雨。 又張直夫嘗為詞敘云:〔靡麗不失為國風之正,閑雅不失為騷雅之賦,摹擬玉臺,不 失為齊梁之工,則情為性用,未聞為道之累。〕樓茂叔亦云:〔裙裾之樂,何待晚悟 ,筆墨勸淫,咎將誰執。〕或者假正大之說,而掩其不能,其罪我必焉。雖然,與知 我等耳。

■ 三十年前,愛買劍、買書買畫。凡幾度、詩壇爭敵,酒兵爭霸。 春色秋光如可買,錢慳也不曾論價。任粗豪、爭肯放頭低,諸公下。 今老大,空嗟訝。思往事,還驚詫。是和非未說,此心先怕。 萬事全將飛雪看,一閒且問蒼天借。樂餘齡、泉石在膏肓,吾非詐。 此西里趙希邁〈滿江紅〉也。

■清源張涅所賦〈祝英臺近〉云: 一番風,連夜雨。收拾做春暮。豔冷香銷,鶯燕慘無語。 曉來綠水橋邊,青門陌上,不忍見、落紅無數。 怎分付。獨倚紅藥欄邊,傷春甚情緒。若取留春,欲去去何處。 也知春亦多情,依依欲住。子規道、不如歸去。

■楊纘字繼翁,號守齋,又稱紫霞,本鄱陽洪氏恭聖太后姪楊石之子。麟孫早夭,遂 祝為嗣。時數歲,往謝史衛王,王戲命對云:〔小官人當上小學。〕即答云:〔大丞 相已立大功。〕衛王大驚喜,以為遠器。公廉介自將,一時貴戚無不敬憚,氣習為之 一變。洞曉律呂,嘗自製琴曲二百操。又常云:〔琴一絃,可以盡曲中諸調。〕當廣 樂合奏,一字之誤,公必顧之。故國工樂師,無不嘆服,以為近世知音無出其右者。 任至司農卿,浙東帥,以女選進淑妃,贈少師。所度曲多自製譜,後皆散失。今書一 闋於此。被花惱云: 疏疏宿雨釀寒輕,簾幃靜垂清曉。寶鴨微溫瑞煙少。 簷聲不動,春禽對語,夢怯頻驚覺。欹珀枕、倚銀屏,半窗花影明東照。 惆悵夜來風生,怕飛香濕瑤草。被衣便起,小徑曲廊,處處都行到。 正蜂癡蝶騃戀芳妍,怎奈向、平生被花惱。驀忽地省得,而今雙鬢老。

■徐愛山堪舉二闋亦佳。〈小重山〉云: 鼓報黃昏禽影歇。單衣猶未試,覺寒怯。 塵生錦瑟可曾閱。人去也,閒過好時節。 對景復愁絕。東風吹不散,鬢邊雪。 些兒心事對誰說。眠不得。一枕杏花月。 〈謁金門〉云: 休只坐。也去看花則箇。明日滿庭紅欲墮。花還愁似我。 索性癡眠一和。憑箇夢兒好做。杜字不知春已過。枝頭聲越大。 亦不知為何人作也。

■〈謁金門〉云: 人病酒。生怕日高催繡。昨夜新翻花樣瘦。旋描雙蝶湊。 慵憑繡床呵手。卻說新愁還又。門外東風吹綻柳。海棠花廝勾。 〈踏莎行〉云: 照眼菱花,剪情菰葉。夢雲吹散無蹤跡。聽郎言語識郎心,當時一點誰消得。 柳暗花明,螢飛月黑。臨窗滴淚研殘墨。合歡帶上舊題詩,如今化作相思碧。 此二詞並見趙聞禮《釣月集》。然集中大半皆樓君亮、施仲山所作,安知非他人者。

■翁元龍字時可,號處靜,與吳君特為親伯仲,作詞各有所長。世多知君特而知時可 者甚少,予嘗得一編,類多佳語,已刊於集矣。今復摭數小闋於此。〈江城子〉云: 一年簫鼓又疏鐘。愛東風。恨東風。吹落燈花,移在杏梢紅。 玉靨翠鈿無半點,空濕透,繡羅弓。 燕魂鶯夢漸惺鬆。月簾櫳。影迷濛。催趁年華,都在豔歌中。 明日柳邊春意思,便不與,夜來同。 立春〈西江月〉云: 畫閣換粘春帖,寶箏拋學銀鉤。東風輕滑玉釵流。織就燕紋鶯繡。 隔帳燈花微笑,倚窗雲葉低收。雙鴛刺罷底尖頭。剔雪閒尋荳蔻。 賦茉莉〈朝中措〉云: 花情偏與夜相投。心事鬢邊羞。薰醒半床涼夢,能消幾箇開頭。 風輪慢卷,冰壺低架,香霧颼颼。更著月華相惱,木犀淡了中秋。 巧夕〈鵲橋仙〉云: 天長地久,風流雲散。惟有離情無算。從分金鏡不曾圓,到此夜、年年一半。 輕羅暗網,蛛絲得意,多似粧樓針線。曉看玉砌淡無痕,但吹落、梧桐幾片。 又如: 拗蓮牽藕線。藕斷絲難斷。彈水沒鴛鴦。教尋波底香。 真花間語也。

■宋謝太后北覲,有王夫人題一詞於汴京夷山驛中云: 太液芙蓉,渾不似、舊時顏色。曾記得、春風雨露,玉樓金闕。 名播蘭馨妃后裡,暈潮蓮臉君王側。忽一聲、鼙鼓揭天來,繁華歇。 龍虎散,風雲滅。千古恨,憑誰說。對山河百二,淚盈襟血。 客館夜驚塵土夢,宮車曉碾關山月。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 文宋瑞丞相和云: 燕子樓中,又捱過、幾番秋色。相思處、青春如夢,乘鸞仙闕。 肌玉暗銷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最無端、蕉影上窗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滅。人間事,何堪說。向南陽阡上,滿襟清血。 世態便如翻覆手,妾身元是分明月。笑樂昌、一段好風流,菱花缺。 又代王夫人再用韻云: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黃一朵,移根丹闕。 王母歡闌瑤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聽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綵雲散,香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齦血。 回首昭陽辭落日,傷心銅雀迎新月。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鄧光薦和云: 王母仙桃,親曾醉、九重春色。誰信道、鹿銜花去,浪翻鰲闕。 眉鎖姮娥山宛轉,髻梳墜馬雲欹側。恨風沙、吹透漢宮衣,餘香歇。 霓裳散,庭花滅。昭陽燕,應難說。想春深銅雀,夢殘啼血。 空有琵琶傳出塞,更無環佩鳴歸月。又爭知、有客夜悲歌,壺敲缺。

■ 御風來、翠鄉深處,連天雲錦平遠。臥遊已動蓬舟興,那在芙蓉城畔。 巾嬾岸。任壓頂、嵯峨滿鬢絲零亂。飛吟水殿。 載十丈青青,隨波弄粉,菰雨淚如霰。 斜陽外,也有仙妝半面。無言應對花怨。西湖千頃腥塵暗,更憶鑑湖一片。 何日見。試折藕、占絲絲與腸俱斷。遐征漸倦。 當穎尾湖頭,綠波彩筆,相伴老坡健。 此劉瀾養原遊天台鴈蕩東湖所賦〈買陂塘〉詞絕筆也。哀哉。

■薛梯飆長短句,予嘗收數闋於絕妙詞。今復得其〈醉落魄〉云: 單衣乍著。滯寒更傍東風作。珠簾壓定銀鉤索。雨弄初晴,輕旋玉塵落。 花唇巧借妝梅約。嬌羞纔放三分萼。樽前不用多評泊。春淺春深,都向杏梢覺。

■章牧之謙亨嘗為浙東憲,風采為一時所稱,然醞藉滑稽。嘗賦守歲小詞云: 團欒小酌醺醺醉。廝捱著、沒人肯睡。呼盧直到五更頭,便鋪了、妝臺梳洗。 庭前鼓吹喧人耳。驀忽地、又添一歲。休嫌不足少年時,有幾多、少年如我底。

■金貞祐中,太原已受兵,人情洶洶,忽有書一詞於府治宣詔亭壁間云: 并州霜早。禾黍離離成腐草。馬困人疲。惟有郊原雀鼠肥。 分明有路。好逐衡陽征鴈去。鼓角聲中。全晉山河一半空。 蓋鬼詞也。

■淳祐間,丹陽太守重修多景樓。高宴落成,一時席上皆湖海名流。酒餘,主人命妓 持紅牋,徵諸客詞。秋田李演廣翁詞先成,眾人驚賞,為之閣筆。其詞云: 笛叫東風起。弄尊前、楊花小扇,燕毛初紫。萬點淮峰孤角外,驚下斜陽似綺。 又婉娩、一番春意。歌舞相繆愁自猛,捲長波、一洗空人世。間熱我,醉時耳。 綠蕪冷葉瓜洲市。最憐予、洞簫聲盡,欄杆獨倚。 落落東南牆一角,誰護山河萬里。問人在玉關歸未。 老矣青山燈火客,撫佳期、漫灑新亭淚。歌哽咽,事如水。

■古詞有元夕〈望遠行〉: 又還到元宵臺榭。記輕衫短帽,酒朋詩社。 爛漫向、羅綺叢中馳騁,風流俊雅。轉頭是三十年話。 量減才慳,自覺是、歡情衰謝。但一點難忘,酒痕香帕。 如今雪鬢霜髭,嬉遊不忺深夜。怕相逢、風前月下。 翁賓暘謂是孫季蕃詞,然集中無之。

■翁孟寅賓暘嘗遊維揚,時賈師憲開帷閫,甚前席之。其歸,又置酒以餞,賓暘即席 賦〈摸魚兒〉云: 捲西風,方肥塞草,帶鉤何事東去。月明萬里關河夢,吳楚幾番風雨。 江上路。二十載、頭顱凋落今如許。涼生弄塵。 歎江左夷吾,隆中諸葛,談笑已塵土。 寒汀外,還見來時鷗鷺。重來應是春暮。輕裘峴首陪登眺,馬上落花飛絮。 拚醉舞。誰解道、斷腸賀老江南句。沙津少駐。 舉目送飛鴻,幅巾老子,樓上正凝佇。 師憲大喜,舉席間飲器凡數十萬,悉以贈之。

■宣和中,李師師以能歌舞稱。時周邦彥為太學生,每遊其家。一夕值祐陵臨幸,倉 卒隱去。既而賦小詞,所謂〔并刀如水、吳鹽勝雪〕者,蓋紀此夕事也。未幾,李被 宣喚,遂歌於上前。問誰所為,則以邦彥對。於是遂與解褐,自此通顯。既而朝廷賜 酺,師師又歌〈大酺〉、〈六醜〉二解,上顧教坊使袁綯問,綯曰:〔此起居舍人新 知潞州周邦彥作也。〕問〈六醜〉之義,莫能對,急召邦彥問之。對曰:〔此犯六調 ,皆聲之美者,然絕難歌。昔高陽氏有子六人,才而醜,故以比。〕上喜,意將留行 。且以近者祥瑞沓至,將使播之樂府,命蔡元長微叩之。邦彥云:〔某老矣,頗悔少 作。〕會起居郎張果與之不咸,廉知邦彥嘗於親王席上作小詞贈舞鬟云: 歌席上,無賴是橫波。寶髻玲瓏欹玉燕,繡巾柔膩掩香羅。何況會婆娑。 無箇事,因甚斂雙蛾。淺淡梳妝疑是畫,惺鬆言語勝聞歌。好處是情多。 為蔡道其事。上知之,由是得罪。師師後入中,封瀛國夫人。朱希真有詩云:〔解唱 陽關別調聲,前朝惟有李夫人。〕即其人也。

■何籀作〈宴清都〉,有〔天遠山遠水遠人遠〕之語,一時號為何四遠。然前是宋景 文出知壽春,過維揚,賦〈浪淘沙近‧留別劉原父〉云: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覺韶光換。至如今,始惜月滿花滿酒滿。 扁舟欲解垂楊岸。尚同歡宴。日斜歌闋將分散。倚欄遙望,天遠水遠人遠。 籀蓋用此也。

■王澡有別詞云: 玉東西,歌宛轉,未做苦離調。著上征衫,字字是愁抱。 月寒鬢影刁簫,柁樓開纜,記柳暗、乳鴉啼曉。 短亭草。還是綠與春歸,羅屏夢空好。燕語難憑,憔悴未渠了。 可能妒柳羞花,起來渾嬾,便瘦也、教春知道。

■嘗得題壁〈生查子〉云: 愁盈鏡裡山,心疊琴中恨。露濕玉欄秋,香伴銀屏冷。 雲歸月正圓,鴈到人無信。孤損鳳凰釵,立盡梧桐影。 蓋魏子敬之詞也。

■汪彥章舟行汴河,見傍岸畫舫,有映簾而窺者,止見其額。賦詞云: 小舟簾隙。佳人半露梅妝額。綠雲低映花如刻。恰似秋宵,一半銀蟾白。 蓋以月喻額也。辛幼安嘗有句云:〔聞道綺陌東頭,行人曾見,簾底纖纖月。〕則以 月喻足,無乃太媟乎。

■周美成長短句,純用唐人詩句,如〔低鬟蟬影動,私語口脂香〕,此乃元白全句。 賀方回嘗言,吾筆端驅使李商隱、溫庭筠常奔走不暇。則亦可謂能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