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聞見錄/天下沿海形勢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海國聞見錄/自序 海國聞見錄
海國聞見錄
作者:陳倫炯
海國聞見錄/東洋記
作于1730年雍正八年)

同安陳倫炯資齋篹

  天下沿海形勢,從京師、天津東向遼海、鐵山、黃城、皮島,外對朝鮮,左延東北山海關、寧遠、蓋平、復州、金州、旅順口、鴨綠江而抵高麗,右袤東南山東之利津、清河、蒲臺、壽光、海倉口、登州而至廟島成山衛。登州與旅順口南北隔海對峙,東懸皮島,西匝兩京、登萊,是為遼海。

  登州一郡,陡出東海,盡於成山衛;海舶往盛京、天津者,以成山為標準也。成山衛轉西南,則靖海、大嵩、萊陽、鼇山、靈山而至江南海州。此皆登州西南之海也。

  海州而下、廟灣而上,則黃河出海之口。河濁海清,沙泥入海則沉實。支條縷結,東向紆長,潮滿則沒,潮汐或淺或沉,名曰五條沙;中間深處,呼曰沙行。江南之沙船往山東者,恃沙行以寄泊;船因底平,少擱無礙。閩船到此,則魄散魂飛。底圓,加以龍骨三段,架接高昂,擱沙播浪則碎折;更兼江、浙海潮,外無藩扞屏山以緩水勢,東向澎湃,故潮汐之流,比他省為最急,乏西風開避,舟隨溜擱,靡不為壞。是以海舶往山東、兩京,必從盡山對東開一日夜,避過其沙,方敢北向。是以登萊、淮海稍寬海防者,職由五條沙為之保障也。

  廟灣南,自如皋、通州而至洋子江口,內狼山、外崇明,鎖鑰長江;沙急潮,其相似。而崇明上鎖長江、下扼吳淞,東有洋山、馬蹟、花腦、陳錢諸山,接連浙之寧波定海外島。而嘉興之乍浦、錢塘之鱉子、餘姚之後海、寧波之鎮海,雖沿海相聯要疆,但外有定海為之扞衛,實內海之堂奧也。惟乍浦一處濱於大海,東達漁山,北達江南之洋山、定海之衢山、劍山,外則汪洋。言海防者,當留意焉。江、浙外海,以馬蹟為界;山北屬江,山南屬浙,而陳錢外在東北,俗呼盡山;山大澳廣,可泊舟百餘艘。山產水仙,海產淡菜(蚌屬)、海鹽(即小魚)。賊舟每多寄泊,江、浙水師更當加意於此。南之海島,由衢山、岱山而至定海;東南由劍山、長塗而至普陀。普陀直東之外,出洛迦門,有東霍山;夏月賊舟亦可寄泊,伺劫洋舶回棹,且與盡山南北為犄角。山腳水深,非加長椗纜不足以寄。普陀之南,自崎頭至昌國衛,接聯內地;外有韭山、弔邦,亦賊舟寄泊之所;此皆寧波郡屬。

  自寧波、台州、黃巖沿海而下,內有佛頭、桃渚、崧門、楚門,外有茶盤、牛頭、積穀、鱟、石塘、枝山、大鹿、小鹿,在在皆賊艘出沒經由之區;南接樂清、溫州、瑞安、金鄉、蒲門;此溫屬之內海。樂清東峙玉環,外有三盤、鳳凰、北屺、南屺而至北關以及閩海接界之南關;實溫、台內外海逕寄泊樵汲之區,不可忽也。

  閩之海,內自沙埕、南鎮、烽火、三沙、斗米、北茭、定海、五虎而至閩安,外自南關、大崳、小崳、閭山、芙蓉、北竿塘、南竿塘、東永而至白犬,為福寧、福州外護左翼之籓籬;南自長樂之梅花、鎮東、萬安為右臂,外自磁澳而至草嶼,中隔石牌洋,外環海壇大島。閩安雖為閩省水口咽喉,海壇實為閩省右翼之扼要也。由福清之萬安,南視平海,內虛海套,是為興化;外有南日、湄洲,再外烏坵、海壇。所當留意者,東北有東永、東南有烏坵,猶浙之南屺、北屺、積穀、弔邦、韭山、東霍、衢山、江之馬蹟、盡山是也。

  泉州北崇武、獺窟,南祥芝、永寧,左右拱抱,內藏郡治;下接金、廈二島,以達漳州。金為泉郡之下臂,廈為漳郡之咽喉。漳自太武而南,鎮海、六鼇、古雷、銅山、懸鐘,在在可以寄泊;而至南澳,以分閩、粵。

  泉、漳之東,外有澎湖,島三十有六,而要在媽宮、西嶼頭、北港、八罩四澳,北風可以泊舟;若南風,不但有山、有嶼可以寄泊,而平風靜浪,黑溝、白洋皆可暫寄,以俟潮流。洋大而山低,水急而流迴,北之吉貝、沉礁一線,直生東北,一目未了;內皆暗礁滿佈,僅存一港蜿蜒,非熟習深諳者不敢棹至。南有大嶼、花嶼、貓嶼,北風不可寄泊,南風時宜巡緝。

  澎湖之東則臺灣。北自雞籠山對峙福州之白犬洋,南自沙馬崎對峙漳之銅山,延綿二千八百里。西南一片沃野,自海至山,淺闊相均,約百里;西東穿山至海,約四、五百里,崇山疊箐,野番類聚。建一郡、分四縣,山川形勢、生熟番性、蜂窠蟻穴,誌考備載。郡治南抱七崑身,而至安平鎮大港;隔港沙洲,北至鹿耳門。鹿耳門隔港之大線頭沙洲而至隙仔、海翁隙,皆西護府治。而港之可以出入巨艘,惟鹿耳門與雞籠、淡水港;其餘港汊雖多,大船不能出入,僅平底之船、四五百石之三板頭船堪以出進。此亦海外形勢以扞內地沿海要疆。

  南澳東懸海島,扞衛漳之詔安、潮之黃岡、澄海,閩、粵海洋適中之要隘。外有小島三:為北澎、中澎、南澎;俗呼為三澎,南風賊艘經由暫寄之所。內自黃岡、大澳而至澄海、放雞、廣澳、錢澳、靖海、赤澳,此雖潮郡支山入海,實為潮郡賊艘出沒之區;晨遠揚於外洋以伺掠,夜西向於島澳以偷泊。而海賊之尤甚者,多潮產也。

  赤澳一洋至甲子,南至淺澳、田尾、遮浪、汕尾、魚后門港、大星、平海,雖屬惠州,而山川人性與潮無異。故於居中碣石立大鎮。下至大鵬、佛堂門、將軍澳、紅香爐、急水門,由虎門而入粵省,外自小星、筆管。沱濘、福建頭、大崳山、小崳山、伶仃山、旗纛嶼、九州洋而至老萬,島嶼不可勝數;處處可以樵汲,在在可以灣泊。粵之賊艘,不但海舶此處可以伺劫,而內河槳船、櫓船、漁舟,皆可出海群聚剽掠。粵海之藏垢納污者,莫此為甚。

  廣省左扞虎門、右扼香山。而香山雖外護順德、新會,實為省會之要地;不但外海捕盜、內河緝賊,港汊四通,奸匪殊甚,且共域澳門,外防番舶,與虎門為犄角。有心者豈可泛視哉?

  外出十字門而至魯萬;此洋艘、番舶來往經由之標準。下接岸門、三、大金、小金、烏豬、上川、下川、戙船澳、馬鞍山;此肇屬廣海、陽江、雙魚之外護也。

  高郡之電白外,有大、小放雞;吳川外,有硇州,下鄰雷州白鴿、錦囊,南至海安。自放雞而南至於海安,中懸硇州,暗礁暗沙難以悉載;非深諳者莫敢內行。而高郡地方,實藉沙礁之庇也。

  雷州一郡,自遂溪、海康、徐聞向南幹出四百餘里而至海安,三面濱海,幅闊百里;對峙瓊州,渡海百二十里。自海安繞西北至合浦、欽州、防城而及交阯之江平、萬寧州,延長一千七百里。故海安下廉州,船宜南風,上宜北風。

  自廉之冠頭嶺而東,白龍、調埠、川江、永安、山口、烏兔,處處沉沙,難以名載。自冠頭嶺而西至於防城,有龍門七十二逕,逕逕相通。逕者、島門也,通者、水道也;以其島嶼懸雜,而水道皆通。廉多沙、欽多島,地以華夷為限;而又產明珠,不入於交阯,是以亭建「海角」於廉、「天涯」於欽。

  瓊州屹立海中,地從海安渡脈,南崖州、東萬州、西儋州、北瓊州,與海安對峙。瓊山、文昌、樂會、陵水、感恩、臨高、定安、澄邁沿海諸州縣,環繞熟黎;而熟黎環繞生黎,而生黎環繞五指嶺、七指山。五指西向、七指南向,周圍陸路一千五百三十里。府城中路直穿黎心至崖州,五百五十五里;萬州東路直穿黎心至儋州,五百九十里。自海口港之東路沿海,惟文昌之潭門港、樂會之新潭、那樂港、萬州之東澳、陵水之黎菴港、崖州之大蛋港;西路沿海,惟澄邁之馬裊港、儋州之新英港、昌化之新潮港、感恩之北黎港,可以灣泊船隻。其餘港汊雖多,不能寄泊,而沿海沉沙,行舟實為艱險。內山生黎,嵐瘴殊甚,吾人可住熟黎而不可住生黎;生黎可住熟黎而不可到吾地。熟黎夾介其間,以水土習宜故也。此亦海外稍次之臺灣。惜乎田疇不廣,歲仰需於高、雷;雖產楠、沉諸香等於廣南、甲於諸番,又非臺灣沃野千里所可比擬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