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東故神行禪師之碑(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海東故神行禪師之碑(並序)
作者:金獻貞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8

夫法之體也,非名非相,則盲聾智者莫能觀其趣;心之性也,若存若亡,則童蒙理者焉可測其源。故有學無學,才嚐香缽之飯;二乘三乘,寧得藥樹之果。言禪那者,即末還本之妙門,因心階道之元路,歸之者銷沙劫之罪,念之者獲塵刹之德。況乎經年累代,積行成功,深之又深,其極致歟!粵若位登五七,聲亙三千,紹佛種,傅法燈,即我神行禪師受其記焉。

禪師俗姓金氏,東京御里人也。級千常勤之子,先師安宏之兄曾孫。積善薰心,曩因感性。年方壯室,趣於非家,奉事運精律師。五綴一網,苦練二年。更聞法朗禪師在䠒踞山,傳智慧燈,則詣其所,頓受奧旨。未經七日,試問之曲直微言,冥應以即心無心。和上歎曰:「善哉!心燈之法,盡在於汝矣。」勤求三歲,禪伯登真。慟哭粉身,戀慕那極。遂以知生風燭,解滅水泡,遠涉大陽,專求佛慧。乘危碧浪,不動安心之念;對險滄州,逾策護戒之情。誓願堅固,承佛神威,孤帆直指,得到彼岸。時屬凶荒,盜賊亂邊,敕諸州府,切令捉搦。吏人遇而詰之,禪師怡然而對曰:「貧道生緣海東,因求法而至耳。」吏不得自放,撿係其身,廿有四旬矣。於是同侶俟其無人時,說桎梏而息焉,僉語之曰:「汝盍如此耶?」答言:「籲,我於往昔造罪業,故今見罹苦。甘心受之,竟不脫休。斯則忍辱納汙之跡,和光匿耀之事也。」事解,遂就於誌空和上。和上即大照禪師之入室。朝夕鑽仰,已過三年,始開靈府,授以元珠。不壞微塵,便撮大千經卷;非舒方寸,遍遊百億佛刹。常遊泳於性海之深源,恒翱翔乎真空之幽際。洎於和上欲滅度時,灌頂授記曰:「往欽哉。汝今歸本,曉悟迷津。激揚覺海,(闕)已歸寂。」 應時豁爾,得未曾有。挑慧燈於虛室,凝定水於禪河。故遠近見聞,尊重瞻仰,不可殫載矣。然後還到雞林,倡導群蒙。為道根者,誨以看心一言;為熟器者,示以方便多門。通一代之秘典,傳三昧之明燈。實可謂佛日再杲自暘穀,法雲更起率扶桑。設欲括三達,罩十方,書其跡,寫其功庸,詎能記一分之德耳。所冀道身地久,慧命天長。於戲!能感已盡,所應方移。此則導師隱顯,理必然故。生平七十有六,大曆十四年十月廿一日,終於南嶽斷俗之寺。

是日也,圓穹黯黲,三光為之晦冥;方祇振動,萬物因茲零落。甘泉忽竭,魚龍驚躍其中;直木先摧,猿鳥悲鳴其下。於時素緇飲化,遐邇同聲。或聞異香,飛錫空而電奔;或觀瑞雲,乘杯流而雨驟。泣血焚身,盡心葬骨,殆三紀矣。其處則懸崖萬丈,流水千尋,逃名洗耳之隱居,拋世遁跡之幽棲。定沼泓澄,深藏慧日之光;空林蕭索,長引禪風之響。北倚獨立之高岡,西鄰三藏之迥穀。掛煙月於山頭,捐金玉於淵底。豈惟地理之崔崒,複乃靈神之洞窟也。記云:雞足石室,摩訶迦葉守法衣,待慈氏,豈非是歟?世世稱岩,今見在茲。成蹤自爾,其狀如門。門辟之期,未知幾許。如是聖跡,其數孔多,難可詳悉耳。

今我三輪禪師者,宿殖眾妙,本有三身,心無自性,悟不由他,同修道業,互作師資。於時安禪餘暇,熟慮寰中。謂言無形之理,不建像而莫睹;離言之法,非著文以靡傳。悲夫慈父懷玉而歸,窮子得寶幾日。是以招名匠,畫神影,造浮圖,存舍利,燒戒香,灑定水。致懇惻於先聖,將龜鏡於季葉焉。有若大隱明朝之賢,棲心道境之士,策念韋提之貴,亞跡圓寂之徒,相顧誓言。我等數人,共承沙佛,齊念塵僧。由是稟紫氣於桂菀,挺玉葉於金枝。分鸞鑣,驅鳳駕。休沐清河之上,泛舟楫於巨川;蹈舞黃屋之下,作棟梁乎大廈。世上可觀,於斯為盛。盛必有衰,古人所傳。哀哉人世!生也獨自以來,死亦共誰而去。爾未知過隙,俯仰無有是非。若欲出火宅而登露地,截三有以歸一如者,教網多端,不如三覺;助道非一,隨喜為最。故命忠直之吏,勸潔淨之僧,將茲有限之財,造彼無窮之福。於是取石名山,伐木幽穀。刊翠炎,構紺宇。庶幾標萬古之景跡,曆千秋而不雕。所謂人能宏道,豈虛言哉!善逝遺法,付囑國家,良有以也。仆以狂簡無材,忸怩有愧,欲讚元化,輒錄短懷。未淨一心之地,詎升三學之堂。冀將螢火之爝,竊助明景之暉。前識早計,焉可以攦指求月,剖卵責晨也哉?惟願天池有涸,願海無涯,水旱燋浸,碑銘固存。然後茫茫有識,蠢蠢含靈,灌法水於神器,長道牙於心田,永出愛欲之泥,齊登涅盤之岸雲爾。其詞曰:

深哉覺海,量等虛空。無名無相,寂寂融融。
就中最勝,三學為宗。心心傳祖,言語難通。
初因佛起,來詣溟東。誰能神解,則我禪公。
辭親舍室,超出樊籠。入山求道,逾海尋蹤。
韜光被苦,策念成功。師資每遇,目擊相逢。
凝神壁觀,獨步唐中。還歸日域,引導群蒙。
逗機應物,授藥無窮。茲緣已畢,化彼天宮。
遺形空谷,脫影雲峰。同聲輻湊,擗踴摧胸。
慈光已滅,追戀何終。有一真僧,親承法要。
神會一如,心藏眾妙。非言非默,即寂即照。
出定暫憶,偏哀淺識。彩畫神影,容儀不忒。
更造浮圖,再修功德。萬古千年,傳燈軌則。
金城鼎族,紫府親皇。一心若海,百穀為王。
前修激發,結願平章。齊沾法雨,同遇佛光。
清河舟楫,黃屋棟梁。寰中所望,以此為昌。
儻來若夢,榮落無常。涅槃迢遰,何不貯糧。
勸僧潔行,選士忠良。刻銘雕石,卜地成堂。
山崩海竭,此欲無央。日居月諸,茲文久彰。
上從有至金剛。四生蠢蠢,三界茫茫。
飧禪悅食,飲解脫漿。鹹臻覺道,速詣真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