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六回 海遊記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七回 遠來船上二女見王妃 新造殿中眾官宴苗王[编辑]

  詩曰:
  放炮開鑼擺對旗,轎中坐著一祁宜。
  東南半壁官僚首,仙佛雙親孝順兒。
  公子逃亡曾苦逼,國王迎接敢衍遲。
  不辭百里來相見,好副生成老面皮。

  祁宜來接,苗王辭。掃墓後,會船到紫岩,都去修祠,只三位王妃泊船近岸,遣郭福去訪鳳珠小姐,知隨朱雙入都,二姨太太柩已搬回,附葬太常墳側。一晚三妃未睡,聞有人投水,遣人查救。回船稟覆道:「投水人田敬,率二女田桃、田柳賣獬走索,被岸上一牆門內喚入作把戲。將酒灌醉田敬,捆入婦人臥房耍笑強姦,逼他寫賣女的契,方放二女,一馬被收,因此投水。」金鸞要救二女,月英令秦紫霞取來。紫霞打開門,一和尚自婦人房中跑出﹔乃到後面搜出二女、一馬,將馬還田敬牽立岸上,領二女上船見王妃。

  岸上忽來許多人,把田敬鎖去,又湧到船前,紫霞領兵攔住。眾人道:「這船且交地甲,稟官再處。」地甲見深夜船無旗號,查問何來?紫霞告知。轉問藏女的誰家,地甲道:「是棚裡移來的居思學。家有個孀嫂,妻是從良的妓,姪開筆店,二兄成了佛,連總帥都可使喚,只怕有場大鬧。」紫霞稟請苗王,又稟:「田敬鎖去,二女何歸?」月英令養著。紫霞放炮把金熊、白老虎兵聚來。瘦羊不敢來問,只將田敬用刑,竟死杖下。

  苗王回船,月英令二女叩見。地甲稟田敬杖死。苗王把田桃配郭福,令去守新祠﹔田柳配徐順子徐茂,令去守老祠,各領財產資生。祁宜請宴,設於空明寺,苗王上坐,祁宜、趙春旁陪。王仁、羊智侍立。祁宜道:「貴國大治,料無訟師。」苗王道:「敝邦本無,自文總帥到任,黃磯的訟師都到敝邦。」趙春道:「文和有何德政?」苗王道:「官以情理斷獄,訟師方售其技。若以關節斷獄,訟師的筆開出花來,官也不看。」祁宜道:「敝島有兩個善人,設素貞局,卻是善舉,不知貴國可恤孀?」苗王道:「敝邦恤孀,只問貧富,不問老幼,是送錢與他過活。若青年孀婦,豈僧賊輩所宜收藏!」祁宜道:「因他們成了仙佛,所以不疑。」苗王道:「仙則六根清淨,佛則四大皆空,那有包攬詞訟的仙,酒色財氣的佛?若說廣施行善,自應由富而貧,如何兩個乞丐行善變成財主?」祁宜道:「形跡可疑,卻要查察。」席散後,有人聽得,報知鑒清,鑒清叫臧居華去見祁宜道:「活佛煉成金丹,能返老還童。」祁宜請鑒清向他乞丹,鑒清道:「此丹千金煉成,無錢再煉。」祁宜送千金買丹,晚間服了,半夜仙去。苗王回船,徐茂來報:「老塋出了異獸,人不能捕。」正是:

  有假善人方受賞,是真異獸自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