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八回 海遊記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二十九回 菜吃菜抵對勾消 船撞船賠償了結[编辑]

  詩曰:
  素貞局裡兩渠魁,也愛姦淫也愛財。
  活佛火攻真不策,善人水鬥亦奇才。
  任他帷簿從中亂,逼彼商船往外開。
  天遠欲呼呼不應,此鄉原本號無雷。

  居四娘為娼時,與臧居宰交厚。臧居宰探得鑒清久不回家,乃去看姑母,貴兒令居思學去買菜,居安又在筆店。遂與四娘敘舊,貴兒看見道:「姪兒有此手段,卻便宜外人。」便三人一牀。思學回來見是臧居宰,無可發洩,乃用他後庭。四人睡著,鑒清回家忙到廚下取炭火燒鐵,各人股上一烙,貴兒疼出尿來,方潑息火。鑒清惱悶回寺,見洋邊挑貨問,知是管城子的。那臧居宰忍痛回家,買麻油調大黃水托母親思寶敷。思寶道:「此油如此好。」臧居宰道:「施藥局雞爪葵浸的油更好。」思寶道:「何不問母舅要?」臧居宰道:「傷是母舅烙的。」將前事細說。思寶心動,竟亂了倫。

  臧居華回家,見二人睡著,臧居宰後門大開,便道:「你不顧母子,我也不顧父子了。」遂成一串,因此二人無忌。臧居華娶海岱之女為媳,強姦勒死。復續嚴三寡媳,方成一局。鑒清邀臧居華議事,值管城子在船發貨,見一小船頭上堆著篾簍,兩旁木板,迎船撞來。舵師叫道:「那船走開些,我船是泊定的。」那船一碰,蔑簍入河,木板飄散,船中跳出一仙一佛,揪管城子到縣。鑒清會瘦羊,請斷錢瓜分,並還前欠。瘦羊即訊,鑒清道:「簍中皆極貴藥品。」臧居華道:「板是作棺的。」搖小船的道:「局中制貨的船碰壞,求罰他賠。」瘦羊斷管城子共賠五萬兩,小船交臧居華領回自修。臧居華將船賣了,搖小船的來索,鑒清道:「你當堂供明,船是局中的,如何又索?」那人道:「我借局中勢,好叫他賠你。二人叫我用竹簍裝土,又叫我將朽板鬆掛,著用力撞散,得錢均分。今不分錢,連我的船都騙去。」二人大怒,取啞藥將他灌下,送交瘦羊重責。那人身廢,無以為生,遂縊死。素貞局門前只費了一口施棺。管城子變貨交官,棄了房子,移到船上住,終日著書。舵師道:「只知仙佛害人,原來害了許多。」管城子道:「此我所知,我不知的,未卜還有多少。」正是:

  仙佛豈能無報應,苗王必定要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