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下 海録碎事 卷五 巻六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五     宋 葉廷珪 撰衣冠服用部
  衣服門
  龍具
  漢書王章病卧牛衣中注云牛衣編亂麻為之今呼為龍具
  下裳
  古詩緗綺為下裳紫綺為上襦
  重繭
  楚使薳子馮為令尹遂以疾辭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注繭綿衣左傳
  淳制
  周官壹其淳制淳廣狹也制長短也
  促衿
  謝靈運西射堂詩撫鏡華緇鬢攬𢃄緩促衿言老瘦緩其促衿
  麗服
  𥞇康贈秀才入軍詩良馬既閑麗服有暉注麗服軍戎之服
  衣化緇
  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言塵染衣黑也陸士衡詩
  輕襟
  涼飇自逺集輕襟隨風吹潘安仁詩
  衡門衣
  捨我衡門衣張景陽詩
  振衣
  平明振衣坐重門猶未開謝𤣥暉詩
  衵服
  王宏遣吏科檢婦人衵服女秩反蓋近身衣也
  端委
  端委漢書注禮衣也
  石榴裙
  金鈿正舞石榴裙耿緯詩
  弊貂裘
  史記蘇秦説秦不用黑貂之裘弊
  鷫鸘裘
  司馬相如與文君還成都以所服鷫鸘裘就市貰酒西京雜記
  冰練
  大婦裁霧縠中婦疊冰練古樂府
  翠雲裘
  諷賦主人之女翳承日之華披翠雲之裘被白縠之單衫垂珠歩揺來排臣户
  白縠衫見上
  腰衱
  衱居業反裙也珠壓腰衱穩稱身杜詩
  池飾
  池飾邉緣飾也左思云衣被皆垂重池蓋因其形如池沼四周以名之
  衣一稱
  衣一稱尺證反衣裳單複相副曰稱
  吉光裘
  漢武時西國獻之入水不沉入火不燋西京雜記
  真珠裙
  李賀二月詞薇帳逗煙生綠塵金翅峨髻愁暮雲沓䬃起舞真珠裙
  萬通衣
  裴之髙每誓云我得州刺史必作萬通衣後在潁川而遂其半
  浮光裘
  唐寳厯中南昌國獻浮光裘即紫海水所染以五色彩蹙成龍鳯觀者目眩杜陽雜編
  一襲
  後漢大臣賜衣一襲注單複具曰襲
  龍綃衣
  龍綃衣一襲無一二兩元載以寵姬薛瑶英不勝重衣故求之外國
  三禇衣
  三褚衣漢文帝遺尉佗上褚二十衣中褚三十衣下褚五十衣注以緜裝衣曰褚上中下厚薄之差
  濯墨
  凡墨浣衣閉氣於水上作白字急濯之不過七遍墨跡即淨廣陵官下記
  黄盤鵰
  國初以來賜翠毛錦長襖子太宗改賜黄盤鵰金坡遺事
  魚子纈
  魚子纈水波紗言衣服之美
  楚製
  叔孫通儒服漢王憎之乃變其服服短衣楚製
  白鼯裘
  吴書曰陸遜破曹休上大㑹命遜舞解所着白鼯子裘賜之
  鬱金裳
  沈佺期詩盧家少婦鬱金裳
  雲衣仙裙
  齊王融謝賜裘啓雲衣降授仙裾曲委昔漢帝解裘不復前寵曹王褫𢃄復降今恩
  諸于
  更始諸將皆冠幘而服婦人衣諸于繡镼諸于大掖衣也如婦人之袿衣镼其物反光武紀
  衣緋褌
  刑部侍郎辛亶常衣緋褌俗云利於官髙祖以爲厭勝將斬之趙綽力爭而免
  含碧滋
  五雲裘輕如松花落金粉濃似苔錦含碧滋李白詩
  紫綺裘
  李白翫月金陵城西孫楚酒樓達曙歌吹日晚乗醉着紫綺裘烏紗巾與酒客數人棹歌秦淮徃石頭訪崔回侍郎
  貂襜褕
  披君貂襜褕對君白玉壺雪花酒上減頓覺夜寒無李白詩
  青毛錦
  上元夫人詩裘披青毛錦身着赤霜袍
  烏納裘
  皮日休詩不知何事迎新嵗烏納裘中一覺眠烏納裘出王筠文
  岑牟
  楊文公詩禰狂無自屈岑牟漢書衡着岑牟單絞之服注鼓角士胄也
  羊腸裙
  燉煌俗婦人作裙攣縮如羊腸用布一疋皇甫隆禁改之魏志倉慈傳注
  麻枲貯衣
  桂陽俗女不蠶以麻枲頭貯衣
  裙衩
  裙衩芙蓉小釵茸翡翠輕李義山詩
  枲著
  語衣敝緼袍注敝敗也緼枲著也言以碎麻著裘也
  二三尺衣
  後漢劉昭論王子封建云職充論道未離保母之養續侯賦政而服二三尺衣
  魚文
  並乗驥子兼服魚文注引象弭魚服蜀都賦
  御袷衣
  御袷衣袷衣無絮也潘安仁秋興賦
  襞積
  美襞積以酷裂良曰重疊也衡曰衣縫也思𤣥賦
  新衣翠粲
  新衣翠粲鮮色也琴賦
  輕紈緇
  坐見輕紈緇劉休𤣥
  被文裘
  被文裘文狐之裘也七啓
  被華袿
  被文縠之華袿音圭婦人上服也楚辭
  阿縞衣
  阿縞之衣齊之東阿出繒帛李斯書
  葛帔練裙
  劉孝標見任昉諸子西華兄弟冬月着葛帔練裙莫有收䘏於是作廣絶交論到溉見其文抵几於地
  雲裘
  大婦襞雲裘中婦卷羅幬少婦多妖豔花鈿繫石榴古樂府
  繫石榴見上
  女工門采色附
  札札
  纎纎濯素手札札弄機杼札札機杼聲也古詩
  祭杼
  以織女星之祥因祭機之杼以求工巧考工記注
  針神
  魏文帝美人薛靈芸善裁製號針神
  四十五日
  婦人同巷相從夜續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必相從者所以省費燎火同巧拙而合習俗也注省燎火之費也力召反前漢紀
  流黄機
  愁苦不窺鄰泣上流黄機
  正色間色
  案五方正色青赤白黑黄五方間色者緑為青之間紅為赤之間碧為白之間紫為黑之間流黄為黄之間故不用紅紫言是間色也所以為間者潁子嚴云東方木木色青木尅土土色黄以青加黄故為緑緑為東方之間色也又南方火火色赤以赤加白為紅紅為南方之間色又西方金金色白以青加白為碧碧為西方之間色又北方水水色黑以黑加赤為紫紫為北方之間色又中央土土色黄以黄加黑為流黄流黄為中央之間色又一法云木尅土戊以妺己嫁甲是黄入於青故為緑火尅金庚以妺辛嫁於丙是白入於赤為紅金尅木甲以妺乙嫁於庚是青入於白為碧水尅火丙以妺丁嫁於壬是赤入於黑為紫土尅水壬以妺癸嫁於戊是黑入黄為流黄也論語疏
  竊黄
  淺黄色也
  竊藍
  淺藍色也
  鞶絲
  禮女子生能言教之鞶絲女工
  罨畫
  墨客揮犀云罨畫今之生色也
  冠冕門
  白接䍦
  爾雅注鷺頭翅背上皆有長翰毛江東取為接䍦名曰白接䍦
  惠文冠
  惠文冠張敞弟武為梁相云當以柱後惠文彈治之惠文秦時法官冠
  翼善冠
  唐㑹要正觀中太宗服翼善冠
  髙冠
  墨子曰昔齊桓公髙冠博𢃄以治其國
  鶡冠
  鶡冠加雙鶡毛挿兩邉鳥中之果勁者秦漢施之武人唐志
  鮮冠
  楚莊王鮮冠組纓絳衣博袍以治其國墨子
  進徳冠
  唐會要正觀中貴臣服進徳冠
  鷸冠
  鄭子臧好聚鷸冠鄭伯殺之君子曰服之不衷身之災也左傳
  貂蟬
  徐廣車服雜注云侍臣加貂蟬者取其清髙飲露不食
  鹿胎冠
  禇載送道士詩鹿胎冠子水晶簪長嘯歌眠紫桂隂
  纓玉㽔
  大兄珥金璫中兄纓玉㽔古樂府
  夜光冠
  漢武内傳曰上元夫人戴九星靈芝夜光之冠
  爵弁
  其弁色赤黑如爵
  金璫
  後漢朱穆傳璫以金為之當冠前附以金蟬也漢官儀云中常侍秦官也漢興或用士人銀璫左貂光武以後専任宦者服以金
  拒風
  南齊永明中髙麗使至服窮袴冠拒風曰此古之遺像也
  側㡌
  隋獨孤信為秦州刺史因獵日暮入城風吹㡌簷側及旦人爭側帽效之
  緑幘
  漢官奴蒼頭冠緑幘
  貂璫右揷
  魏略曰散騎常侍比侍中貂璫右插
  竹皮冠
  髙祖為亭長以竹皮為冠後所謂劉氏冠注今鵲尾冠是也本紀
  烏紗㡌
  齊豫章王嶷武帝所友愛駕幸其第許烏紗㡌侍宴
  左貂
  魏略曰侍中服則左貂常侍服則右璫
  金璫附蟬
  漢侍中冠惠文冠加金璫附蟬為文貂尾為飾
  玉葉冠
  玉葉冠玉真公主有之人莫計其價
  冠切雲
  楚辭𢃄長鋏之陸離冠切雲之崔嵬
  側注冠
  秦制行人使者所服一曰髙山冠
  金顔
  通天冠金博山蟬謂之金顔古今注
  繁露
  冕旒稱繁露言下垂如繁露之多也
  通天冠
  秦制通天冠梁加冕于其上為平天冠
  平天冠見上
  冠幘綬𢃄
  楊賜罷居拜太常詔賜所服冠幘綬𢃄
  逺遊冠
  逺遊冠秦採楚制漢因之天子五梁太子三梁諸侯王通服之
  髙山冠
  秦滅齊獲其君冠制之形如通天冠一名側注冠以賜近臣謁者
  獬豸冠
  秦滅楚獲其君冠賜御史以纚為展筩鐡為柱卷取其不曲撓一名柱後惠文冠執法者服之或謂之獬豸冠
  繁冠
  繁冠亦名鵕䴊冠加䨇鶡尾豎左右名鶡冠齊名繁冠武職服之
  方山冠
  漢制似進賢冠以五采縠為之祠宗廟八佾四時五行樂人服之
  却非冠
  漢制宫殿門吏僕射等冠衣唐因之亭長門僕服之
  却敵冠
  却敵冠晉制衛士服之
  文㮰武帳
  江總華貂賦拜文㮰而影度陪武帳而香浮
  大冠
  東觀漢記武冠俗謂之大冠
  危冠
  長呼望青雲鑷白坐相看秋顔入曉鏡壯髮凋危冠李白詩
  芙蓉冠
  桐柏真人着芙蓉冠
  交輸冠
  漢江充召見衣縠紗單衣曲裙後垂交輸冠蟬纚歩揺之冠
  冠縰
  岌岌冠縰魏都賦
  星弁
  郢酒泛氷星弁側吴歈倚瑟黛蛾愁楊文公詩
  𤣥端章甫
  𤣥端之衣章甫之冠論語疏
  鹿子皮
  皮弁以鹿子皮為之弁形如今祭酒道士芙蓉冠而無兩邉葉
  晞身布
  齊必有明衣布謂沐時所着之衣浴竟身未乾燥未堪著好衣又不可露體故用布為衣玉藻云君衣布以晞身是也
  金貂熲熲
  珥金貂之熲熲光也選秋興賦
  戴勝
  西王母冠其狀如戴勝思𤣥賦注
  冠岌岌
  髙余冠之岌岌長余佩之陸離楚辭
  暖額附蟬
  梁元帝謝東宫賚貂蟬啓東平紫貂之賜非聞暖額中山黄金之錫豈曰附蟬
  𢃄紳門
  緩𢃄
  樂飲過三爵緩𢃄傾庶羞曹子建詩
  春𢃄賖
  徒使春𢃄賒坐惜紅粧變賒緩也選謝𤣥暉詩
  榝幃
  椒専佞以慢慆兮榝又欲充夫佩幃榝音殺茱萸也幃嚢也楚辭
  萬釘𢃄
  楊素破突厥隋文帝賜萬釘寳𢃄
  九鐶𢃄
  李徳林修律令賜九鐶金𢃄
  九華𢃄
  隋書帝王貴臣多服九華𢃄烏皮六合靴惟天子𢃄加十二鐶以為差異
  犀毗
  班固與竇憲牋曰復賜固犀毗金頭𢃄此將軍所服也
  鉤落𢃄
  吳録曰鉤落𢃄者革𢃄也世名金校𢃄孫權以賜陸遜破曹休之功
  玉梁𢃄
  侯莫陳順破趙青雀等魏文帝解所服金鏤玉梁𢃄賜之
  衾枕門
  通中枕
  梅聖俞詩恨無玉枕名通中
  芳松枕
  劉向别録有芳松枕
  合歡被
  古詩客從逺方來遺我一端綺文綵䨇鴛鴦裁為合歡被
  鄂君被一作載
  説苑鄂君乗青翰舟越人擁楫而歌曰今夕何夕牽舟中流今日何日乃與子同舟鄂君乃以繡被覆之一作車
  百幅被
  裴之横常曰大丈夫富貴必作百幅被後為吴興太守遂作焉
  伏熊枕
  韋庶人妹七姨嫁將軍馮太和為豹頭枕以辟邪白澤枕以辟魅伏熊枕以宜男
  支髮枕
  支髮枕庾公所作蓋今俗山枕魯直集
  麝枕
  置麝枕中可絶惡夢物類相感志
  柟榴枕
  柟榴枕桂蠧香温庭筠
  四男枕
  樏開七子共吐亷薑枕號四男更宜芳若
  無患枕
  卞敬宗有無患枕銘無患木名也百鬼所畏
  龍頭枕
  東宫故事曰太子納妃有漆龍頭支結枕
  青縑被
  後漢尚書郎下筆為詔策出言為詔命其入直官供青縑白綾被或以錦緤為之給帷帳通中枕太官供食物湯官供餅餌及五熟果實之屬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給指使一人女侍史二人皆選端正妖麗執香爐䕶衣服
  玉彫鎪
  綵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廻枕玉彫鎪李義山詩
  印綬門符節附
  銀黄
  黄金印銀綬是謂銀黄前漢
  山鵲印
  張顥為梁相雨後有山鵲飛化為圓石破之得金印文曰忠孝侯印
  水蒼玉
  大夫佩水蒼玉而緇組晉輿服志
  䨇龍符見太子門
  傳龜
  漢贊樊隂苖𦙍傳龜襲紫應劭漢官儀云公侯皆紫綬傳龜
  銀艾
  張奐曰吾前後仕進十腰銀艾注銀印緑綬也以艾草染之故曰艾
  綬若若
  漢書印何纍纍綬若若耶注云若若長貎
  赤韍縌
  王莽封孫賢等授以黄金印赤韍縌注韍以繫印縌者系也音逆
  銀章
  晉置光禄大夫皆銀章青綬其重者加金章紫綬則謂之金紫光禄大夫而謂本光禄為銀青光禄大夫
  龜鈕
  孔愉嘗放龜溪中流左顧及愉封侯鑄印而龜左顧更鑄亦然
  隨身魚
  唐髙宗詔文武四品五品並給隨身魚
  銀魚
  唐咸亨三年賜五品以上新魚袋並飾以銀
  朱組
  若得辭逺遊戴武弁觧朱組佩青紱陳思王欲辭侯爵從事軍戎故云
  青緺綬
  緺青紫色音瓜東郭先生拜二千石佩青緺史記
  駢組
  蔡邕云合從者駢組流離注駢並組綬也
  印嚢
  耿緯留别上元主簿暮鏁印SKchar呼小吏朝垂綬𢃄逺迎客
  魚契
  魚契魚符也
  半章印
  十三州志有秩嗇夫得假半章印
  鶻銜綬𢃄
  唐貞元制節度使鶻銜綬𢃄
  青龍符
  隋開皇中頒青龍符於東方刺史西方以騶虞南方以朱雀北方以𤣥武中頒銀兎符於諸郡武徳中改銅符
  印綬易餅
  魏略太祖啁丁斐曰印綬何在曰易餅耳
  借紫
  武后朝武攸寧借紫衫金𢃄通典
  借緋
  開元八年勅都督刺史秩卑者借緋及魚𢃄
  六合大同印
  肅宗在靈武鑄印徴兵文曰六合大同印鄴侯家傳
  兎魚龜符
  唐初為銀兎符以兎為瑞也又有銅魚符以鯉為瑞也武后以𤣥武為姓瑞乃以銅為龜符焉朝野僉載
  䨇龍符
  六典云傳符之制太子監國曰䨇龍之符左右各十左進内右付外
  魚書
  大厯十二年詔准式諸州刺史替及别遣皆降魚書然後離任
  白艾綬
  焦貢易林曰二千石官白艾綬也
  金纓組履
  張衡綬笥銘金纓組履文章日信
  銀莵符
  唐髙祖四年停竹使符頒銀莵符於諸郡
  懐金印
  蔡澤懐金印結紫綬於腰言其足矣
  懐銀黄
  楊僕懐銀黄垂三組夸鄉里注銀銀印也黄金印也僕為主爵都尉又拜樓船將軍并將梁侯三印故云三組也漢書
  竹使符
  漢文帝初與郡守為銅虎符竹使符應劭云銅虎符第一至第五國家當發兵遣使者至郡合符符合乃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枝長五寸鐫刻漢書第一至第五張宴曰以代古之圭璋從簡易也師古曰與郡守為符者各分一半右留京師左以與之
  銅虎符見上
  玉麟符
  隋煬帝幸遼東命樊子蓋為東都留守别造玉麟符以代銅虎六典云傳符之制京都留守曰麟符
  改璽為寳
  唐長壽二年改玉璽為寳曰皇帝信寳天子信寳之類
  金玉印
  三代之制人臣皆得以金玉為印龍虎鈕唯所好也秦以印稱璽以玉不通臣下用
  龍虎鈕見上
  神璽
  後周皇帝八璽有神璽有傳國璽皆寳而不用
  鴨頭印
  孫皓造金璽六枚又有龜龍麟鳯璽駝馬鴨頭雜印
  尺一板
  凡天子璽皆以武都紫泥封青嚢白素裏两端無縫尺一板中約署後漢志
  緑綟綬
  漢制相國緑綬徐廣云金印緑綟綬綟音戾草名也以染似緑又云似染
  金章朱綬
  宋制郡公金章𤣥朱綬
  纁朱綬
  諸王金璽纁朱綬
  瑜玉
  宋皇子金璽龜鈕朱綬佩瑜玉
  山𤣥玉
  自諸王三公大將軍凡將軍位從公者皆佩山𤣥玉宋制也
  千里印
  情知一丘趣不謝千里印李賀詩
  墨綬
  漢成帝時縣令墨綬南史宋諸縣署令銅印墨綬
  連璽
  連璽曜前庭比之猶浮雲璽印也選詩左太冲
  左銅魚
  使君四十四兩佩左銅魚杜牧之詩
  白銀章
  朱紱白銀章上官佐鄱陽李白詩
  環佩門
  鳴和
  羽旗栖瓊鑾玉衡鳴吐和古樂府
  琥珀龍
  幄中清酒瑪瑙鍾席邉雜佩琥珀龍古樂府
  左佩華
  王以左佩之華賜七萃之士穆天子傳
  佩參參
  脩初服之娑娑長余佩之參參思𤣥賦
  紉蘭佩
  紉秋蘭以為佩楚辭
  佩陸離
  髙余冠之岌岌長余佩之陸離參差之貎
  解佩纕
  解佩纕以結言
  惠纕
  惠纕佩𢃄也思羊反
  户服艾
  戶服艾以盈腰兮謂幽蘭不可佩
  鵝肪
  鵷毳翔衣𢃄鵝肪截珮璜韓孟城南聨句詩
  笏門
  簿
  秦必以簿擊頰注簿手版也晉輿服志
  魚鬚笏
  徃還誰是龍頭人公主遣秉魚鬚笏李賀
  手版
  晉輿服志古者貴賤皆執笏主書君上之教令後代唯八座執笏其餘卿士但執手版示非記事官也
  笏嚢
  唐故事搢笏于𢃄而乗馬張九齡體羸使人持之因置笏嚢
  賜笏
  唐大中中詔出故文貞公笏歸其孫丞相諲孫樵為之銘
  履舄門
  貢公綦
  案無蕭氏牘庭無貢公綦綦行迹也蕭來王貢文人事選張景陽
  金華舄
  金華之舄動趾遺光注以金為華而飾之七啓
  笋鞋
  斫樹遺桑斧澆花濕笋鞋張祐
  麻鞋
  中華古今注伊尹以草為之謂之草履周文王用麻為之名曰麻鞋
  不借
  絲作者謂之履麻作者謂之不借開元傳信記
  登山屐
  謝康樂在會稽登山陟嶺常着木屐上則去前齒下則去後齒
  緑絲屩
  齊東昏侯宫人皆作緑絲屩
  鳯舄
  七夕王母降履𤣥瓊文鳯之舄漢武故事
  解脱履
  單底曰履重底曰舄晉永嘉中為伏鳩鳯頭履梁武帝以絲為之名解脱履
  珠纂
  珠纂趨北閣玳席徙南榮湘東王詩
  鴉頭襪
  履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李白詩
  金齒履
  一䨇金齒履兩足白如霜
  履躡華英
  履躡華英華英光輝也南都賦
  釵珥門
  約金鐶
  攘袖見素手皓臂約金環古樂府
  金雀翹
  金雀垂藻翹羅敷艶歌
  䨇翹
  楊翠羽之䨇翹七啓
  明璫
  無微情以效愛獻江南之明璫耳珠也洛神賦
  宛珠
  宛珠之簮於元切以宛珠飾簪也李斯書
  鈿函
  東宫故事太子納妃有歩揺一具九鈿函盛之
  鞭七寳釵
  又有誦相如大人賦者曰吾初學時為趙昭儀抽七寳釵鞭予痛實不徹今日誦得還是終身一藝名幽怪録
  金鈿
  金花曰鈿音田亦音甸
  百英粉
  趙后浴五藴七香湯踞通沉水香坐燎降神百藴香昭儀浴荳蔲湯傅露華百英粉帝嘗𥝠語樊嬺曰后雖有異香不如昭儀體自香也飛燕外傳
  九鶵釵
  趙后手抽紫玉九雛釵為趙昭儀簮髻
  義髻
  妃常以假鬢為首飾而好服黄裙天寳末京師謡曰義髻抛河裏黄裙逐水流
  臙脂
  起自紂以紅藍花汁凝作脂以為桃花粧蓋燕國所出故曰燕脂二儀録
  燕釵
  洞㝠記漢成帝得白燕玉釵以賜趙婕妤至昭帝時宫人見此釵謀碎之明日視匣中見白燕升天而去
  玉簪搔頭
  西京雜記漢武帝李夫人取玉簪搔頭自此宫中皆用玉簪
  虎魄釧
  東昏侯為潘妃作一隻直七十萬
  釵梁
  庾信蕩子賦佩珠翠的釵梁粟填
  雪丹
  二儀録秦穆公弄玉感蕭史降于宫掖與穆公煉雪丹第一轉與弄玉塗之名曰粉今水銀粉
  飛仙髻
  漢武帝時王母降諸仙髻皆異人間帝令宫中效之號飛仙髻炙轂子
  三珠釵
  後漢崔瑗三珠釵銘曰元正上日百福孔靈鬢髪如雲乃象衆星三珠璜釵攝媛讚靈
  四枝鬟
  四枝鬟上挿通犀叚成式詩
  男錢
  詐嫌嚼具磨衣鈍私𢃄男錢壓鬢低
  香纓
  香纓以五彩為之婦參舅姑先持香纓咨之
  三角髻
  上元許夫人偏得王母嬌嵯峨三角髻餘髪散垂腰
  簂歩揺
  烏桓俗婦人首著勾決飾以金碧猶中國有簂歩揺也注簂或作幗古陌反釋名云皇后首飾上有垂珠歩則揺也
  彄環
  戚姬以百鍊金為彄環照見指骨
  翡翠翹
  李義山詩吳市蠀蛦甲巴賨翡翠翹他時未知意重疊贈嬌嬈一作妖
  蠀蛦甲見上
  釵上燕
  多羞釵上燕真愧鏡中鸞李義山詩
  釵上鳯
  為問翠釵釵上鳯不知香頸為誰廻
  生菜様
  白樂天蘇家女子簡簡吟玲瓏雲髻生菜様飄颻風䄂薔薇香
  金雀釵
  頭上金雀釵腰佩翠琅玕李義山詩
  翠琅玕見上
  戴金揺
  戴金揺之熠燿七啓
  墮馬鬟
  扇掩將雛曲釵承墮馬鬟姚元崇應制詩
  銅鼓釵
  南蠻鑄銅為大鼔初成懸於庭置酒以招同類富女子以金銀為大釵叩鼓因而名之曰銅鼓釵
  舟門
  越舼郎
  皮日休酬魯望惠魚詩云何事貺君偏得所只縁同是越舼郎舼渠恭切小舟也
  青翰舟
  皮日休太湖詩云好放青翰舟堪㺯白玉笛
  欸乃
  音襖靄棹船相應聲見元次山集柳子厚詩云欸乃一聲山水緑
  孝㢘船
  劉惔真長為丹陽尹張憑長宗詣惔惔留宿明日還船須臾惔出傳呼覓張孝㢘船
  榜人
  榜人理行艫舟人也謝宣逺詩
  輕橈
  日落泛澄瀛星羅游輕橈音饒選謝靈運詩
  藻舟
  車駕幸京口神御出瑶軫天儀降藻舟藻舟畫船也顔延年詩
  千翼
  萬軸𦙍行衛千翼泛飛浮注千翼千艘也
  叩栧
  叩栧新秋月臨流别友生陶淵明詩
  挂帆
  剖竹守滄海挂帆過舊山謝靈運詩
  歸舟
  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謝𤣥暉詩
  桂櫂蘭栧
  桂櫂蘭栧栧羽例反楚辭
  荃橈
  采荃橈兮蘭旗荃七全反橈而遥反九歌
  吳榜
  齊吳榜以擊汰汰音太波也九章
  浮三翼
  舟也越人有大翼中翼小翼船七命
  歸艎
  𠉀歸艎於春渚選吴季重牋
  門匠
  三門篙工謂之門匠陜人云自古無門匠墓言皆沉死也
  細槳
  陸龜蒙詩細槳輕船買石歸
  靈鶂舟
  王子年拾遺記帝乗衝瀾靈鶂之舟以香金為鈎霜絲為綸丹鯉為餌釣于臺下得白鮫焉
  櫂女
  劉孝綽望水詩榜人夜理楫櫂女暗成裝
  鏡中行
  陳釋慧曇水詩舟如空裏泛人似鏡中行
  露橈船
  岑彭吳漢傳言露橈船注檝在船外人在舟中也
  下瀨
  及向扁舟泊還尋下瀨歸林逋詩
  歸橈
  歸橈有餘興寧復比山隂上
  一檣
  杜若萋萋天似水一檣風信快吟懐
  一棹
  猶賴書千巻長隨一棹行張祐詩
  小舠
  秋歸值小舠
  海師
  海船上篙工也
  錦花飛
  張正見泛舟横大江云大江修且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舲度廻磯波中畫鷁涌帆上錦花飛舟移停浦月櫂舉濕春衣
  犀栧蘭橈
  犀栧蘭橈翠羽蓋
  兩板船
  韓偓贈李䖏士兩板船頭濁酒壺七絲琴畔白髭鬚
  鬰金檝
  武遊郎者言昔見漢武帝乗鬰金檝泛積翠池自吹縹玉笛
  艨艟
  音䝉童又音衝戰船也
  檥舟
  義倚儀竒二切漢書曰烏江亭長檥舟待項羽應劭曰正也孟康曰附也
  海鶻舟
  海鶻舟輕捷之稱
  單棹
  單棹横疎雨江灘秋泊時薛榮詩
  飛閭
  船首謂之閭今江東呼船屋頭為飛閭開元傳信記
  一橈青翰
  山下花明水上曛一橈青翰破霞文陸龜䝉詩
  浮家泛宅
  張志和舟敝漏顔真卿欲更之張曰願為浮家泛宅徃來苕霅間唐書
  兩潮船
  懐潤州僧鐡甕猶歸三月寺銅瓶輕挂兩潮船林逋詩
  含煙舟
  洞㝠記漢宫含煙舟以木蘭文杏為櫓
  杏櫓見上
  掇月舟
  龍虯池有掇月舟
  布帆無恙
  顧愷之為殷仲堪叅軍甞因假還以布帆借之至破冡遭風大敗愷之與仲堪牋曰地名破冡真破冡而出行人安穩布帆無恙
  美滿風
  千帆美滿風杜牧之
  徤帆開
  烏林芳草逺赤壁徤帆開杜牧之
  旅艎
  澤國旅艎衝雨黑都門祖廟照堤紅送元厚之歸吴中王禹玉
  檝馬
  越王勾踐曰越人以船為車以檝為馬
  浮環
  傳云中流失船一壺千金乃今所謂浮環也遯齋閒覽腰舟也
  蜂舟
  拾遺記武王伐紂有蜂如丹鳥集於舟因以繪旗其舟曰蜂舟
  檣颿
  王禹玉秋風詩海國檣颿壯邉城鼓角雄
  黄𥰒
  煬帝幸江都五品以上給樓船九品以上黃𥰒
  凌風舸
  隋處士元藏機泛海遇風載至一洲島人曰此乃滄洲忽思中國洲人製凌風舸送之旬日至東萊
  水生風熟
  水生風熟布帆新熊儒登詩
  佐刺船
  陳平去楚間行仗劔亡度河船人疑其亡將腰下當有寳器金玉平恐乃解衣臝而佐刺船
  峭帆人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李白詩
  挂席
  挂席渡滄海
  孤蓬征
  一身竟無托逺與孤蓬征
  揺艇
  揺艇入新安
  天上座
  人疑天上座樓船水凈霞明兩重綺
  鵝鸛鳴
  大舶夾䨇櫓中流鵝鸛鳴
  棹歌聲
  滿書羈孤意逺寄棹歌聲
  北船緩
  南船正東風北船來自緩
  謝眺舟
  髙人屢解陳蕃榻過客難登謝眺舟
  緩棹
  佳境宜緩棹清輝能留客
  遊吴棹
  再動遊吴棹還浮入海船
  無倪舟
  一乗無倪舟八極縱逺柁
  滄浪枻
  登艫望逺水忽見滄浪枻
  緩歸橈
  此時殊訪戴自可緩歸橈
  齊橈樂
  船上齊橈樂湖心泛月歸
  進帆
  進帆天門山廻首牛渚沒
  蕩舟劇
  吳兒多白晳好為蕩舟劇
  篙工楫師
  篙工楫師選自閩禺
  浪栧見隠逸門
  𢃄明月
  暮角起城頭歸橈𢃄明月歐陽永叔詩
  □䑿
  方言江湖大船曰舸小船曰艖音叉小艖曰□䑿音昌宿小□䑿曰艇艇長而薄曰艜音𢃄短而深曰䑧音歩小而深曰□音卭
  櫂女謳
  櫂女謳鼔吹震西都賦
  舟牧
  文選注主舟官也禮記曰舟牧覆舟西京賦
  栧女
  齊栧女縱櫂歌
  船容裔
  船容裔注船行貎南都賦
  浮文鷁
  浮文鷁畫鷁于船首也子虚賦
  収風
  屏翳収風川后静波洛神賦
  騰文魚
  騰文魚以警乗注文魚有翅能飛洛神賦
  薄枉渚
  弭棹薄枉渚曲渚也謝靈運詩
  發棹歌
  簫鼔鳴兮發棹歌漢武帝詞
  舟輕颺
  舟遥遥以輕颺歸去來辭
  御青翰
  龍文飾轡青翰在御説苑鄂君乗青翰之舟
  船為脚
  贈監官主人出路船為脚供官木是奴施肩吾詩
  峭帆
  峭帆横渡官橋柳疊鼔驚飛海岸鷗楊億詩
  烏榜江船
  烏榜江船早滿湖
  螭頭舫
  映山黄帽螭頭舫
  獨木船
  蜀記昔夏禹欲造獨木船知梓潼縣尼陳山有梓木徑一丈二寸令匠者伐之樹神為童子不伏禹責而伐之
  羽楫
  羽楫萬計言舟楫之疾也國語
  一欐
  王朗兵敗浮海與老母共乗一欐船也
  車門
  歩挽車
  北齊後魏大臣老者多給歩挽車
  劇SKchar
  爾雅七達謂之劇SKchar言車馬多也
  軺車
  古軍車也一馬曰軺車二馬曰軺傳唐本傳
  追鋒車
  追鋒車如軺車蓋取其迅速也施於戎陣之間是謂傳乗
  大使車
  晉志大使車立乗駕四小使車不立乗駕四輕車之流也
  小使車見上
  輕車
  輶軒輕車也晉志
  朱班輪
  凡諸使車皆朱班輪赤衡軛
  朱軒
  朱軒曜金城注公卿車也選詩
  蓄軫
  蓄軫豈明懋善游皆聖仙言蓄車不行豈明徳勉厲之君善為廵游者皆是聖智靈仙之主顔延年詩
  金駕
  金駕映松山
  歸軫
  發軌䘮夷易歸軫懼﨑傾言始既失平易之道今如車之將歸宜慎﨑傾之險也顔延年詩
  飛駕
  惆悵瞻飛駕引領望歸斾陸士衡詩
  乗幰
  歸雲乗幰浮凄風尋帷入車網也許偃切潘正叔詩
  銅輦
  撫劔遵銅輦振纓盡祗肅銅輦太子車也陸士衡詩
  徂兩
  擾擾整容裝肅肅戒徂兩徂徃也兩車也謝𤣥暉詩
  玉軒
  都人驂玉軒叔向曰綘之富商而能金玉其車陸士衡詩
  倚結軫
  倚結軫兮太息涕潺湲兮霑軾車檣木也楚辭
  宛虹
  垂宛虹之長綏於元反七啓
  紫軑
  青精翼紫軑黄旗映朱邸青精星也紫軑天子車謝𤣥暉詩
  三望車
  沈慶之既貴給三望車慶之謂人曰我每遊履田園有人時與馬成三無人日與馬成二今乗此安之遂固讓三望車三公所乗也
  薄笨車見儉門
  罽輪
  蘇許公送金城公主詩云帝女出天津和戎轉罽輪
  五雲車
  庾信歩虚詞云東明九芝蓋北燭五雲車
  排月
  玉鑾乃排月瑶軷信陵空選詩
  棧車
  劉孝威行幸甘泉宫歌云棧車鳴里鼓駟馬駕相風
  腰輿
  腰輿以手挽之别於肩輿决疑要録
  蒲輪車
  史記曰封禪為蒲輪車惡傷土石草木
  揮車
  揮車釣車也
  七香車
  魏武帝與楊彪書今贈足下畫輪四望七香車一乗古今注
  車轄鐡盡
  越裳來貢忘其歸途周公與指南車及到車轄鐡皆盡古今注
  飛車
  竒肱之民能為飛車從風逺行至於豫州歸則别給不以示人洞㝠記
  白鸞車
  道經太真丈人登白鸞之車
  毛車
  異國入貢乗毛車甚快拾遺記
  玉錦輪
  紫元夫人歌云命駕玉錦輪真誥
  飛輪車
  東海君乗獨飇飛輪車按行諸洞天真誥
  鈿車
  銀鞦騕褭嘶宛馬繡鞅璁瓏走鈿車杜牧詩
  軒朱
  鳴琴竽瑟會軒朱注即朱軒也李賀詩
  油璧車
  蘇小歌油璧車久相待
  彫幾
  禮記車不彫幾器不刻鏤注彫畫也几附漆爲沂鄂也沂魚巾切鄂如字
  鷄栖車
  獨乗鷄栖車自覺無風調
  軨轕車
  漢昭帝崩霍光奏遣太僕以軨轕車迎曾孫為帝是為宣帝
  赤衡軛
  凡諸使車皆朱班輪赤衡軛
  巢車
  陳勝攻陳守令皆不在獨守丞與戰譙門中注譙門謂門上為髙樓以望耳樓一名譙故謂美麗之樓為麗譙譙亦呼為巢所謂巢車者亦於兵車之上為樓以望敵也譙巢聲相近本一物也
  平肩輿
  時乗平肩輿出入畏人知李白
  金根車
  秦因金根車用金為飾謂金根車而為帝軫立旗竿斿以從水徳光武以擬周之玉輅最尊者也
  闟猪車
  漢制獵車一曰闟猪車魏改名闟虎車晉曰闟㦸車
  闟㦸車見上
  繆龍
  漢置安車立車各五乗為乗輿副車金薄繆龍為輿倚較文虎伏軾龍首銜軛繆交也
  旗斜注
  晉制謂安車立車為五帝車龍旗十二斿立車則正豎其旗安車則斜注
  黃屋左纛
  漢制副車黃屋左纛如金根之制行則從後左纛者以犛牛尾之在左駢馬軛上大如斗
  五牛旗車
  梁因晉制五牛旗車左赤青右白黑黃居其中象古五時副車也
  輕車
  漢因周制有輕車朱輪輿不巾不蓋建矛㦸幢麾𨏟輒弩箙
  鑾輅
  唐武徳初著令天子鑾輅玉金象革木五等屬車十乘指南車記里鼓車白鷺車鸞旗車辟惡車皮軒車耕根車安車四望羊車貞觀元年十一月始加黃鉞車豹尾車通為十二乗以為儀仗之用
  屬車十乗見上
  辟惡車
  辟惡車秦制也桃弓葦矢所以禳袚不祥
  耕根車
  漢制有三蓋一曰芝車置𨏟耒耜之箙上親耕則乗一名三蓋車
  芝車見上
  三蓋車同上
  安車
  安車周制致仕之老及后乗之
  四望車
  齊制通幰油幢斑漆輪轂亦曰皂輪以加貴臣
  羊車
  晉制一名輦隋時駕下馬其大如羊
  象車
  晉武平吳南越獻馴象作大車駕之以試橋道
  豹尾車
  漢制屬車最後一乗也懸豹尾以前比之省中
  記里鼓車
  晉安帝時劉裕滅秦得之有木人執槌向鼓行一里則打一槌
  大章車
  崔豹古今注記里鼓車亦名大章車
  鴛輅
  漢皇后鴛輅青羽蓋駕四馬斾九斿
  紫罽車
  後魏熈平中蘇紹議皇后之輅歸寧則御紫罽車
  追鋒車
  追鋒車去小蓋加通幔以迅速為名如軺車也
  犢車
  犢車則魏武賜楊彪七香車也
  夾望車
  晉制位至公或四望三望夾望車
  折轅車
  漁陽太守張堪在蜀仁以惠下威能討姦去職之日乘折轅車
  小輿
  齊制小輿如軺車小行幸則乗之
  臥輦
  臥輦齊制也
  鹿轓軺
  梁制三公開府尚書令給之
  鳯轄軺
  尚書僕射中書監秘書監給之
  聊泥軺
  尚書列卿等給之
  龍雀軺
  諸王除刺史𢃄將軍給之
  方蓋軺
  中丞給之
  朱兩轓
  二千石皂蓋朱兩轓千石六百石朱左轓
  右移
  巾車命駕廻斾右移注曰車右轉將旋也西京賦
  車挂轊音衛
  車挂轊人駕肩蕪城賦
  輕軒
  太夫人乃御板輿升輕軒閒居賦
  文軒
  披文軒而騁望
  鮮車
  鮮車騖華轂
  駕飛軨音零
  駕飛軨之輿輕車也
  巾車
  歸去來辭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注巾飾也孔叢子曰巾車命駕將適唐都
  薄板車
  老子乗青牛薄板車出闗
  如秦立至
  如秦者立而至有車也適越者坐而至有舟也
  旌旗門
  雲旗
  雲旗興暮莭注畫雲飾旗也選詩
  鑾旌
  鑾旌歴頽寢注車駕旌旗也謝宣逺
  飛髾
  漢書曳長庚之飛髾所交切旌旗所垂羽毛也
  楚雲虹
  行幸歌銅鳴周國鐩旗曳楚雲虹選詩
  常重光
  旗魚須常重光注日月為常故曰重光謂日月畫於旂上吳都
  建祀姑
  坐組甲建祀姑注祀姑幡名也上
  蝥弧
  左傳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注蝥弧旗名
  旗魚須
  旗魚須軺驌驦吳都賦
  翠鳯旗
  翠鳯旗以翠羽為鳯形
  旗心緑字
  旗心展緑字樓影轉繒花李相侍宴
  巾櫛門
  白綸巾
  謝萬著白綸巾鶴氅裘
  半頭幘
  後漢注半頭幘即空頂幘也其上無屋續漢書童子幘無屋示未成人未入學小童幘勾卷屋者示尚幼小未逺冒也
  辟塵巾
  辟塵巾出雜爼又有辟塵簪
  納言幘
  尚書幘收三寸名曰納言幘示以忠正明近職也
  空頂幘
  梁制未加元服則空頂幘
  折上巾
  郭林宗遇雨霑巾角折後周武帝因制折上巾
  葛巾
  東晉制國子生見祭酒博士冠葛巾
  角巾
  薛平年至請告角巾東洛人甚髙之
  幅巾
  後漢末三公名士以幅巾為雅袁紹戰敗幅巾渡河
  承露
  六國時趙魏之間通謂巾為承露用全幅向後幞髪謂之頭巾俗人謂之幞頭
  頭巾
  幞頭同見上
  冒絮
  周勃下獄薄昭為言薄太后文帝朝太后以冐絮提文帝注提擲也巴蜀異志謂頭上巾為冐絮
  單裹烏紗巾
  單裹烏紗巾倒披紫綺裘李白詩
  方頭巾
  李白嘲魯儒詩足着逺遊履首戴方頭巾
  虎文巾
  虎文巾在綘霄房皮日休紗巾詩
  瑇瑁擿
  漢制皇后簪以瑇瑁為擿公卿二千石列侯夫人魚須擿長一尺為簪珥
  魚須擿見上
  許公袙
  雲定興謂宇文述曰入内宿衛必當耳冷乃為述製裌頭巾令深袙耳時人學之名為許公袙勢許公述封爵也
  巾㡚鮮明
  侍者蠱媚巾㡚鮮明南都賦
  鹿耳巾
  劉商鹿耳巾歌趙侯首𢃄鹿耳巾規模出自陶𢎞景
  几杖門
  積竹杖
  漢昌邑王買積竹杖注合竹為杖也
  靈壽杖
  漢平帝賜孔光靈壽杖顔師古云靈壽木似竹有節長不過八九尺圍三四寸自然合杖制不須削治也
  金策
  送人遊天台石梁髙絶赤城深影落滄溟㡬萬尋金策若廻聊為説慰予終老愛山心林逋詩
  延年杖
  魏文帝賜漢太尉楊彪延年杖
  扶老
  卭竹可為杖磥砢不凡為之扶老出談助
  九莭杖
  王遥遇雨使弟子以九莭杖擔篋不霑濕神仙傳
  蝦鬚杖
  海中有大蝦鬚可為杖長丈餘嶺表異録
  苔花
  玉榦一尋餘苔花錦不如盧綸斑竹杖詩
  歩挽几
  道武賜元纂歩挽几以優異之
  猢猻藤
  僧伽歌瓶裏千年舎利骨手中萬嵗猢猻藤李白
  扇門
  合歡扇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成合歡扇團圓似明月選怨歌行
  機中素
  紈扇如圓月出自機中素江文通古離别
  女乗鸞
  畫作秦王女乗鸞向煙霧斑婕妤
  團扇
  晉中書令王珉好捉白團扇其侍人謝芳姿歌之因以為名
  離扇
  庾肩吾詩拂匣看離扇開箱見别衣
  圓紗見歌舞門
  七輪扇
  劉孝威行幸甘泉宫歌輦廻百子閤扇動七輪風
  五明扇
  盧恩美女篇時揺五明扇聊駐七香車古今注舜廣開視聽求賢人以自輔作五明扇漢公卿皆用之魏晉非乗輿不得用鄴中記石季龍作五明雲母扇
  遺紈扇
  朱買臣為㑹稽太守懐章綬至舍亭人不知也所知錢勃見其暴露乃勞之曰得無罷乎遺以紈扇買臣至郡引為上客西京雜記
  SKchar
  昭王時外國獻丹鵲拾其脱羽以為扇甚竒麗名為鵲扇拾遺記
  便靣
  張敞罷朝㑹過走馬章臺街使御吏驅自以便靣拊馬便靣所以障靣自便亦曰屏靣
  屏面見上
  鵠翅扇
  拾遺記周昭王取鵠翅為扇一名施風一名條融一名反影
  同心扇
  東宫故事太子納妃供同心扇
  蟬翼扇
  古今注漢成帝賜飛燕五明扇七華扇雲母扇翟扇蟬翼扇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仁風
  袁宏為東陽守謝安授以扇荅曰即當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仁風以慰黎庶
  氊席門牀簟附
  桃笙
  宋魏之間方言謂簟為笙梁簡文謝簟書云未若五離九折出桃笙之翠筍
  象簟
  王隱晉書車永為廣州其子溢多使工作象牙細簟
  珍簟
  珍簟清夏室輕扇動涼颸楚緇切謝𤣥暉
  塵榻
  賔至下塵榻憂來命緑尊古詩几榻委塵埃沈休文
  䨇文簟
  王縉詩云玉枕䨇文簟金盤五色瓜
  冰簟
  吳融詩露牀冰簟落秋河
  脚婆
  脚婆暖足器山谷有二詩
  氍毹
  氍毹毛席音瞿輸亦作𣰰毹
  流黃簟
  㑹稽獻竹簟號流黄簟
  疎霜
  李賀六月詞裁生羅伐湘竹帔拂疎霜簟秋玉炎炎紅鏡東方開暈如車輪上徘徊啾啾赤帝騎龍來
  簟秋玉見上
  花簟
  李賀七月詞僅厭舞衫薄稍知花簟寒
  鬼吹
  康真人氣訣云牀席須厚軟脚稍令髙真誥云牀髙三尺即鬼吹不及矣蓋因地氣以吹之而為祟矣
  犀簟
  洞㝠記吠勒國貢文犀織以為簟
  鳯窠斜
  御牋銀沫冷長簟鳯窠斜李賀詩
  織成金簟
  庾肩吾謝銅筆硯格西域蕃人臥織成之金簟游仙童子隱芙蓉之行幢
  金簟
  侯君集破髙昌得之
  蛩毡
  瑶席夏冷蛩毡冬煖沈佺期七引
  薜荔席
  靡薜荔而為席折瓊枝以為芳甘泉賦
  單席
  周禮注衽席單席也
  裀褥門
  雲裀霓褥
  武夷記真君殿中鋪雲裀紫霓褥
  冰蠶錦
  康老子常買一舊錦褥有波斯人見之乃曰此冰蠶絲錦暑日陳于座則滿室清涼樂府雜録
  𬖄幙門屏帳幔附
  甲乙帳
  漢武故事云上以琉璃珠玉明月夜光雜錯天下珍寳為甲帳次為乙帳甲以居神乙以自居
  蚊幬
  崔視思啓陳政事曰宋武帝節儉張妃房唯碧綃蚊幬
  單帳
  韻略幬單帳也
  冰綃
  李義山詩水精帷箔卷冰綃
  隔坐屏
  吳録景帝時紀亮為尚書令子騭為中書令每朝㑹詔以御屏風隔其坐
  清防
  踟蹰清防宻徙倚恒漏窮注清防屏風也顔延年詩
  華幔
  光燈吐曜華幔長舒選𥞇叔夜詩
  延秋月
  玉宇來清風羅帳延秋月劉休𤣥詩
  青廬
  北朝昏禮青布幔為屋謂之青廬
  流蘇帳
  珠扇玳瑁牀綺席流蘇帳古樂府
  宻帳温幈
  密帳真珠絡温幈翡翠装李義山詩
  么幄小次也
  鮫綃
  路巖資產不知紀極有蚊㡡一頂如碧煙輕密人以為鮫綃中朝政事
  五王帳
  𤣥宗友愛於殿中設五帳與諸王更處其中謂之五王帳
  夜明𬖄
  夜明𬖄雞林郡所進張説得之書生取進九公主以解難
  薇帳
  李賀二月詞薇帳逗煙生緑塵金翅峩髻愁暮雲沓䬃起舞真珠裙
  金鵞屏風
  金鵞屏風蜀山夣鸞裙鳯𢃄行煙重李賀詩
  玳瑁簾押
  漢武帝故事上起神屋以真珠為簾玳瑁押之
  雲幕
  歸藏啓筮曰昔者女媧坐張雲幕
  青油幕
  梁宣武王子韶為郢州坐青油幕見庾信
  龜甲屏
  漢武起神明臺臺上設金牀象席雜玉為龜甲屏洞㝠記
  却寒𬖄
  咸通中同昌公主下降寳貨之盛無以為比其異者有金菱銀粟連珠帳却寒簾犀簟牙席蠲忿犀如意玉九鸞釵辟邪香之類杜陽編
  翡帷翠幬
  翡帷翠幬宋玉招魂
  小帳
  小帳曰斗帳形如覆斗
  黼帳
  相如曰黼帳髙張
  藻帳
  曹植曰藻帳垂隂
  緹幕
  李白鴨欄驛贈崔侍御臨驛卷緹幕升堂接繡衣
  飛仙帳
  東昏侯為徐妃作飛仙帳四面
  青油幢
  晉輿服志青油幢諸王三公有勲徳者特加之
  帷裳
  帷裳謂帷幔之屬也論語疏
  流蘇
  倦游録流蘇者乃盤線繪繡之毬五色錯為之同心而下垂者是也
  連珠見却寒簾門
  毳幙禦風
  韋㡚毳幕以禦風雨李陵書
  緹帷帟幙
  緹帷宿置帟幙宵懸王元長詩序
  𬖄旌
  朱延齡詩飛絮觸𬖄旌
  鞭蓋門
  九子珂
  唐制馬珂一品以下九子四品七子五品五子
  坐韉
  蘇秦先貴張儀來謁坐於馬韉而食之
  塵外鑣
  昔聞汶水游今見塵外鑣鑣銜也謝靈運從宋髙祖上北固樓作
  方驥
  方驥齊鑣比迹同塵注方並也陸士衡
  騑服
  安得携手俱契闊成騑服言騑服之馬常相隨也音非陸機贈弟詩
  驚蓬
  身騎征馬逐驚蓬李商隱詩
  皂蓋
  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皂蓋朱兩輪
  飛蓋
  清夜遊西園飛蓋相追隨曹子建詩
  金覊
  古樂府白馬萹白馬飾金覊連翩西北馳
  金絡頭
  駿馬金絡頭錦𢃄佩吳鈎鮑明逺詩
  飛鞚
  獸肥春草短飛鞚越平陸選詩
  浮驂
  回流有急瀾浮驂無緩轍謝靈運詩
  長轡逺御
  長轡逺御妙略潜授謂司馬宣王孫子荆書
  金鍐
  馬融賦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金鍐而拖玉瓖蔡邕獨斷云金鍐者馬冠也無犯反一音子公反瓖馬𢃄以玉飾之音
  長梢鞭
  前秦録苻堅時闗中謡云長梢馬鞭擊左股太嵗南行當復虜
  鏤衢鞍
  三輔決録云平陵孫奮富聞京師梁冀遺一鏤衢鞍從貸五十萬
  九芝蓋
  庾信歩虚詞云東明九芝蓋北燭五雲車
  三素轡
  左廻三素轡右揺八景輪選詩
  垂鞚
  無人見惆悵垂鞚入煙蘿耿緯詩
  金絡腦
  𨇾蹀馬揺金絡腦嬋娟人墜玉搔頭褚載詩
  青絲轡
  江摠暫解青絲轡行歌鏤衢鞍又徐陵琱鞍石鏤衢鏤衢出晋書
  青絲鞚
  古樂府宛轉青絲鞚照耀珊瑚鞭元帝紫騮馬
  蹋馬
  何偃乗車在前劉瑀蹋馬及之
  小蓋
  後漢令興字君陵為黄門侍郎尚持小蓋鄣翳風雨
  百獸韉
  安樂公主令尚方採百獸毛為韉囘視之各見本獸形
  連珂
  連珂來訪紫芝仙王禹玉詩
  白金絡
  梁簡文詩晨風白金絡桃花紫玉珂
  犀羈
  劉孝威驄馬驅云犀羈玉鏤鞍寳刀金錯鞘古樂府
  白銀鞍
  天馬白銀鞍李白詩
  繞朝鞭
  莫道詞人無膽氣臨行將贈繞朝鞭李白詩
  寫鞚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鞭動栁色寫鞚春風生
  馬腦勒
  邢子才冬日詩朝驅馬腦勒夕銜熊耳杯
  許公缺轡
  雲定興附㑹宇文述為述製馬轡於後角上缺方二寸以露白色輕薄者爭効之謂為許公缺轡
  縈馬蒲
  三齊記蒲臺在城南始皇所頓䖏在臺下縈蒲繫馬今蒲猶有縈者
  王良執靶
  王良執靶韓哀附輿選賦
  燈燭門
  九光燈
  漢武祈王母於宫中燃九光九微之燈
  官燭
  後漢巴祗與客暗飲不燃官燭
  金枝
  金枝中樹廣樂四陳金枝燈也顔延年詩
  朱火
  朱火青無光蘭膏坐自凝言寒氣廹之朱火燈也選張茂先詩
  桂燭
  李義山詩褰帷桂燭殘
  𬖄押
  李義山燈詩影隨𬖄押轉蕭貫曉寒歌云海牛押簾風不入
  紫桂樓
  李義山燈詩暄明紫桂樓
  銀龍
  蕭放詩銀龍銜燭燼金鳯起爐煙
  鳯膏燭
  漢武帝燒鳯膏為燭以照神壇吳融詩云鳯膏還向日中焚
  篝火音鈎
  篝火籠也見漢書陳勝傳
  密龕燈
  逺聞疎牖磬曉辨密龕燈選詩
  常滿燈
  長安巧工丁僕為常滿燈七龍五鳯雜以芙蕖蓮葉捧承之狀
  缸花
  李賀十月詞玉壺銀箭稍難傾缸花夜笑凝幽明珠帷穩臥不成眠金鳯刺衣着體寒長眉對月鬭彎環
  緑桂膏
  拾遺記燕昭王取緑桂膏燃之照夜
  密焰
  傅咸燈賦金枝密焰已流芳
  然蜜
  香添然蜜氣雜燒蘭庾信燈賦
  冰荷
  穆王列璠膏之燭覆冰荷不使光逺荷出冰壑火不能鎔拾遺記
  折堲
  管子左手執燭右手折堲亦作即燭頭燼也
  西明夫人
  西明夫人長明燈也亦謂之長明公異聞集
  巽生蛾郎
  紅裳女子曰巽生蛾郎不復為暴矣
  燭垂細酒
  燭垂細酒香坌輕塵選賦
  密炬一作蜜
  密炬千枝爛李賀
  似流螢
  山花如綉頰江火似流螢李白詩
  仙人燭
  仙人燭木似梧桐其皮枯剥如筒挂以為燭可延數十刻
  鏡門梳箆附
  紅鏡
  李賀六月詞裁生羅伐湘竹帔拂疎霜簟秋玉炎炎紅鏡東方開暈如車輪上徘徊啾啾赤帝騎龍來
  地鏡
  𤣥中記尹壽作地鏡圖云欲知寳所在以大鏡夜照見影若光在鏡中者物在下
  鍊形神冶
  鳯州遁跡山有郭家崖景徳元年有軍人楊起忽入一洞穴得一鑑圍五寸背鑄水族囘環三十二字銘曰鍊形神冶瑩質良工當眉寫翠對臉傅紅如珠出匣似月停空綺𥦗繡幌俱涵影中云洞中有石臺三所鑑架一座忽取鑑俄聞其後有風雨聲鑑在懐中匣已碎矣
  淪玉鏡
  秦帝淪玉鏡留侯降氣氲李白詩
  金鵲鏡
  明明金鵲鏡了了玉臺前又云影中金鵲飛不滅臺下青鸞思獨絶
  囊橐門
  橐中裝
  陸賈使南越王佗賜賈橐中裝直千金
  輕橐
  輕槖歸時魯縞薄寒衣縫處鄭綿多耿緯詩
  約齎
  約齎輕裝也
  褚中
  鄭賈人將寘荀罃於褚中而出出左傳白氏六帖云囊滿褚中弓亡楚地
  金平脫
  金平脱裝具貴妃以賜安禄山
  鞶囊
  漢書鞶囊者佩在腰間亦謂之印囊
  笠門
  葵笠
  貴州圖經云郡有葵可以為笠謂之葵笠
  青黛笠
  觀松青黛笠元稹詩
  臺笠
  詩臺笠緇撮箋云臺夫須也都人之士以臺皮為笠




  海録碎事卷五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