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7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七上 海録碎事 巻七下 巻八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七下    宋 葉廷珪 撰聖賢人事部上
  生子門
  吞玉勝見夢門
  蘅薇
  張道陵母夫人自魁星中以蘅薇香授之感而有孕
  負螟
  宋明帝負螟之慶言廢帝非所生也
  惡月
  孟嘗君以惡月生而相齊俗忌五月故曰惡月
  老蚌
  孔融見韋康韋誕與其父端書曰不意雙珠近出老蚌康字元將誕字仲將三輔决録
  寧馨兒
  山濤見王衍曰何物老嫗生寧馨兒然誤天下蒼生未必非此人也宋廢帝太后病篤遣呼帝帝曰病人門多鬼那可徑往太后怒語侍者將刀來破我腹那得生寧馨兒
  馨兒
  晉書王仲祖好儀形毎曰王文開那生如馨兒
  東方朔
  東方朔生三日而母田氏死鄰母收養之時東方始明因以為姓洞㝠記
  綵旗
  任昉母夢五綵旗自天而墜入懐遂生昉
  神仙宗伯
  王曇選母晝夢鳯集其身因而有孕僧寳誌曰生子當為神仙宗伯
  神光照社
  後漢應嫗生四子家見神光照社探之得黄金自是諸子宦學才名
  託胡蘆
  胡廣以惡月生父母惡之藏之胡蘆棄之河流岸側居人收養及長有盛名父母欲取之廣以為背其所生則害義背其所養則忘恩兩無所歸託葫蘆而生也乃姓胡名廣小說
  玉燕投懐
  張說母夢玉燕投懐而生說明皇實録
  剪髪為鬌
  生子三月之末剪髪為鬌男角女羈否則男左女右
  臺卿見臺官門
  㝈子
  戰國䇿㝈子之相似唯其母知之利害之相似唯智者知之雙生子也所眷反
  犀錢玉果
  犀錢玉果利市平分沾四坐坡賀人生子詞
  乳母門阿母附
  老太母
  髙祖常從王媪武負貰酒如淳曰俗謂老太母為阿負
  阿保
  阿保傅母也寡婦賦命阿保以就列兮
  食母
  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養注食母所謂乳母也士妻賤不敢役人
  乳姐
  屬之乳姐傅以潼姆諸事拾遺
  字乳婢
  郭氏洞林顧行常不宜兒子其婦將産求術於郭璞為作卦得家人之䝉其辭曰巽子在上變值䝉女蘿覆髙松⿱養徴火捍其凶養子之人名宜同法當字乳婢曰青蘿如其言呼兒果無恙侍兒小録
  敏慧門英偉附
  英儁
  蘇綽曰千人之秀曰英萬人之英曰儁
  十行
  北齊河南王孝瑜讀書十行俱下覆碁不失一道
  人中龍
  晉宋纖令艾隠居太守馬岌具威儀鐃鼓造纖不見岌歎曰名可聞身不可見徳可仰形不可睹真人中龍也
  民英
  待時屬興運王佐俟民英任彦升詩
  嶷如斷山
  世目周顗嶷如斷山世說
  君家果
  楊脩九歲孔文舉指楊梅謂之曰此君家果荅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任氏童
  魏任嘏先世皆早成人時語曰蔣氏翁任氏童
  士中英
  孔稚圭白馬篇當今丈夫志獨取士中英
  海内秀
  賀循體識清遠不徒東南之美實為海内之秀
  東南美
  荻筆
  陶𢎞景年四五歲以荻為筆畫灰中學書
  當靣試
  陳思王年十歲餘太祖視其文曰汝倩人耶植曰言出為論下筆成章顧當靣試奈何倩人
  布衣雄世
  袁紹稱鄭𤣥以布衣雄世商芸小說
  黄中内潤
  黄中内潤風神外偉北史
  宿讀
  鬫駰性聰敏三史羣言經目則誦時人謂之宿讀
  青雲器
  仲容青雲器阮始平詩
  夙成
  鍾㑹敏惠夙成鍾士季檄
  脫略風塵
  司徒袁粲有髙世之度脫略風塵任彦升序
  盧家千里
  盧家千里釋奴龍子思道小字釋奴從弟昌衡小字龍子宗中俱稱英妙故時語云
  乳下秀
  乳下秀嶷嶷韓退之
  精神滿腹
  温嶠每事諮度錢鳯為聲價曰錢世儀精神滿腹鳯信之
  半靣無忘
  半靣無忘五行俱下四六集
  慧中
  韓文云秀外而慧中言内敏也
  羣碎
  王羲之與謝方書以君邁往不屑之韻而俯同羣碎誠難為意也
  𤓰蔕歕鼻
  隋麥鐡杖常曰丈夫誰能艾炷灸頭瓜蔕歕鼻求長命乎遼東戰䧟陣死
  人瑞
  唐書鄭仁表自謂門地人物文章具美常曰天瑞有五色雲人瑞有鄭仁表
  半英雄
  魏傅巽瓌瓌有知人鑒在荆州目龎統為半英雄出劉表傳
  盃酒英雄
  白居易哭劉夢得詩曰盃酒英雄君與操
  可比相如
  蘇頲為益州長史見李白異之曰是子天才英特少益以學可比相如
  一不為少
  梁書陸瓊幼聰慧從祖襄嘆曰此兒必荷門基所謂一不為少
  異童子
  孔融異童子
  黄童
  天下無雙江夏黄童後漢黄香能文章江夏人
  當歸阿士
  劉孝綽幼聰慧舅王融毎曰天下文章若無我當歸阿士孝綽小字也
  爵里剌
  夏侯榮七歲誦千言時賔客百餘人人一奏剌悉書其鄉邑名氏世所謂爵里剌也榮一寓目不謬一人
  童牙
  崔駰曰甘羅童牙而悟
  將相器
  馬援子客卿六歲應接諸公援竒之以為將相器
  髫鬌
  後漢周燮始在髫鬌知亷讓注髫鬌也子生三月剪髪為髫男角女羈
  腐芥曲針
  吳志虞翻字仲翔年十二客有過其兄不謁翻翻追與之書云僕聞虎魄不取腐芥磁石不受曲針過而不存不亦宜乎客大竒之
  胷中甲兵
  齊帝指崔浩示人曰汝曹眎此人尫弱不能持矛彎弓其胷中所懐乃逾於甲兵矣
  駒齒未落
  北齊楊愔字遵彦十一受詩易兄昱謂人曰此兒駒齒未落已是我家文龍更十歲後當求之千里外本傳
  龍文
  又北齊裴景鸞為驥子景鴻為龍文
  人中騏驥
  人中騏驥梁朝徐勉
  人中爽爽
  人中爽爽有子朗梁何子朗也
  一黌俊見言談門
  一過千言
  開元中常敬忠年十五歲上書言能一過誦千言張燕公召問曰能十過誦萬言乎曰能以萬字試之七過已通熟也封氏見聞記
  阿鴻摩天
  後漢霍光子鴻字彦鸞弱冠拜侍中黄門侍郎光重之謂次子曰阿鴻已摩天去汝曹可不勉哉
  食牛氣
  尸子虎豹之駒雖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氣
  虎豹駒見上
  二離
  潘安仁贈何劭王濟雙鸞遊蘭渚二離揚清暉離之精為鸞鳯
  名諱門
  麻膏相公
  崔𦙍五拜相權傾天下險譎可畏其父慎由人改呼油為麻膏避其諱時號麻膏相公
  正月
  秦皇諱政故音征今尚云然
  露葵
  有蔡朗者諱純遂呼蓴為露葵顔氏家訓
  扁螺
  劉臻好噉蜆以音同父諱呼為扁螺父名顯
  世家門一門貴盛附
  盛閥
  唐楊汝士兄弟四人俱歴要仕時稱盛閥又號靖恭諸楊以其兄弟敦睦故也
  一門百笏
  隋李穆貴盛一門執象笏者百人
  重侯累將
  王商賛許史三王丁傅之家重侯累將窮貴極富
  世掌誥命
  晁適與其子宗慤世掌誥命
  童子郎
  續漢書云秦徴公卿子為諸生有志操者録之號童子郎事始
  英英門户
  王僧逹曰顧琛一公兩掾英英門户南史
  萬石君
  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人臣尊寵舉集其門凡號奮為萬石君
  相門子
  岑公相門子雅望歸謝公李白
  家非鼎甲
  栁玭序訓云孝公常謂予兄弟云女家雖非鼎甲然中外名徳冠冕之盛亦可謂華腴名族矣
  旟斾成隂
  韋氏自居京兆代有人物朱輪接軫旟斾成隂
  地高
  洛下推年少山東許地髙李徳裕詩
  相門有相
  諺云相門有相將門有將陳思王䟽
  徳星社
  崔氏兄弟六人至三品宣帝嘆曰卿一門孝友可為士族法題所居曰徳星堂京兆民即其里為徳星社邠郾鄆已為禮部五吏部再
  門業
  武帝謂徐勉曰賀琛殊有門業
  傳龜襲紫
  楚宏隂識傳賛曰恂恂苗𦙍傳龜襲紫
  立㦸
  三品已上門立㦸
  列㦸
  張介請列㦸於故鄉
  三㦸崔家
  三㦸崔家崔琳也
  門列三㦸
  李現李峘李擇門列三㦸
  人門兼美
  蔡凝曰黄散之職須人門兼美
  楊三喜
  楊敬之拜司業次子進士及第長子三史登科時號楊三喜摭言
  門子
  苗粲少以門子早登朝班謂門䕃也陸贄奏議
  五馬
  殷文圭啓荀家門内羅列八龍栁氏亭邊參差五馬注南齊栁元伯之子五人皆領州號五馬參差於亭
  勲門
  劉彦詢以勲門嫡孫襲爵
  清第
  宿非清第代闕華資李彪
  門才
  李彪上書于河北七州人中擢其門才引令赴闕
  勝𢃄
  家世宅闗輔勝𢃄宦王城言勝冠𢃄時也鮑明遠
  䕃藉高華
  䕃藉髙華人品冗來劉瑀彈王僧逹云
  徳門
  謝氏自晉以降雅道相傳可謂徳門謝幾卿也
  品丁
  品丁有品者之家
  閥閱
  積功曰閥歴任曰閱唐音訓
  甲門
  張沛曰隴西李亶天下甲門
  四術
  冠蓋䕃四術注術道也左太冲詩
  俄亦作
  何公既登侍中武子俄而亦作傅長虞序
  勢門上品
  勢門上品猶當格以清談任彦升表
  頽其家聲
  李陵既生降頽其家聲馬遷書
  家道門
  好家居
  㑹稽王道子少年專政委任羣小陸汭望闕而嘆曰好家居纎兒欲撞壊之耶
  生産作業
  髙祖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産作業
  貞婦順孫
  孝子賢弟貞婦順孫
  大家翁
  鄙諺曰不癡不聾未堪作大家翁隋書長孫平傳
  家無常子
  晉書汜毓敦睦九族兖土稱其家兒無常母衣無常主家無常子
  妾門
  萱枝
  婢號萱枝妾稱桃葉段成式
  絳桃栁枝
  絳桃柳枝韓退之二妾名
  令妓燒指
  髙聰有妓十餘人及病欲不適他人並令燒指吞炭出家為尼
  下妻
  被畧為人下妻欲去者恣聽之東漢
  如夫人
  左傳齊桓公有如夫人者六人
  鄭櫻桃
  石季龍寵惑優僮鄭櫻桃而殺二后
  錦兒
  韓渥集中有别錦兒詩
  私買侍婢
  王莽折節為恭儉虚譽隆洽常私買侍婢昆弟聞之莽因曰朱子元無子為買之即日以婢奉朱博其匿情求名如此
  珠娘
  緑珠生白州雙角山下越俗以珠為上寳生女名珠娘生男名珠兒緑珠之字由此而稱
  倒龍佩
  石崇妓妾千餘人擇數十人裝飾一處等使忽視之不相分别刻玉為倒龍佩瑩金為鳯凰釵有所召者不呼姓名悉聴佩聲視釵色玉聲輕者居前釵色艶者居後以為行次而進
  樊通徳
  伶𤣥字子干老休買妾樊通徳有才色知書𤣥撰趙后外傳
  緑珠江
  白州流水自雙角山出合容州江呼為緑珠江亦猶歸州有昭君灘昭君塲吳有西施浴處脂粉塘又有緑珠井在雙角山下耆老云汲此井者誕女必美有識者以美色無益於時以巨石鎮之雖産女端妍者七竅四支多不完具昭君村生女皆炙破其靣
  謝阿蠻
  新豐進女伶謝阿蠻工舞上與妃子鍾念因授前一曲
  鴛鴦夢
  謝秀才妾詩好作鴛鴦夢南城罷搗砧
  成侯命婦
  鍾㑹母非繇正室㑹為傳曰古者公侯有夫人有世婦有妻有妾所謂外命婦也於是稱成侯命婦
  雪靣澹蛾
  楊炎贈元載寵姬薛瑶英曰雪靣澹蛾天上女鳯簫鸞翅欲飛去
  雷尚書
  王導有幸妾雷氏頗預政事納貨賂時謂之雷尚書世說
  房老
  石崇愛婢翔鳯年三十遂退之使為房老
  人種
  阮仲容追其姑家鮮卑曰人種不可失也
  二五耦
  驪姬欲立其子奚齊賂外嬖梁五與東闗嬖五晉人謂之二五耦注二人皆名二五耦相偶共起一伐言二人共墾傷晉室如此左傳
  誦靈光賦
  蜀劉琰侍婢教誦魯靈光殿賦
  手語
  崔生謁一品問其妾與之手語傳竒
  紅拂妓
  李靖微時見楊素白事有紅拂妓目靖乆之其夜來奔曰我楊家紅拂妓也閱天下人多矣未有如公者故來奔耳傳竒
  七七
  李汧公妾名七七善琴與筝諸集拾遺
  老嫗吹箎
  後魏河間王有婢曰朝雲善吹箎諸羌叛王令朝雲假為老嫗吹箎羌皆流涕降語曰快馬健兒不如老嫗吹箎也尚書故實
  絶世人
  中山孺子妾特以色見珍雖不如延年妹亦是當時絶世人李白
  千黄金
  一笑雙白璧再歌千黄金
  雙騎
  余有兩少妾雙騎駿馬行李白自謂也
  二桃李
  送姪良攜二妓赴㑹稽攜妓東山去春光半道催遥看二桃李雙入鏡中開李白詩
  雙鴉鬟
  雙鴉鬟錦囊養之懐袖間
  手椎
  語林劉道真求婢不從乃下地叩頭婢懼而從之明日語人曰手椎固是神物一下而婢伏淫
  短因縁
  鮑生妾詩風颭荷珠雖暫圓多生信有短因縁
  㸃酥娘
  東坡贈王定國侍人宴娘詞云誰羡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㸃酥娘
  媚側室
  南史詩云張睦染白髭將以媚側室青青不解久星星還復出
  小蠻
  小蠻有二義若楊栁小蠻腰即白公侍姬若晚春酒熟尋夢得云還攜小蠻去試覔老劉看此酒榼名小蠻也
  杜仲陽
  漳王養母杜仲陽即杜牧所謂杜秋娘者也
  張静婉
  南史羊侃舞人張静婉腰圍一尺六寸能掌上舞唐人楊栁枝詞云認得楊家静婉腰
  團扇見扇門
  懊惱歌見歌行門
  香兒
  元載妓薛瓊英幼以香屑親飲啖之長而肌香故名香兒出麗情
  奴婢門
  酒家保
  彭越為家人時窮困賣傭于齊為酒保英布傳
  常住奴
  常住奴出雜爼童行也
  十里鼻
  契丹罵漢兒作十里鼻猶言奴婢也燕北雜記
  黠奴
  黠奴人之所患唯力間收使之逐魚鹽商賈之利終得其力起富至數千萬
  狂奴態
  嚴子陵傳云此狂奴故態也又張祐詩喜作狂奴態羞為老婢聲
  老婢聲
  顧愷之字長康好吟咏自謂得先賢風制或請其作洛生咏荅曰何至作老婢聲
  平頭奴子見婦人門
  執衣
  執衣白直皆皂𨽻之類
  户奴
  户奴閽人主户止誰何者也
  臧獲
  臧獲奴婢也風俗通云其或因贓入罪或逃亡見獲故云臧獲
  石祭酒
  李抱玉主課青衣冒名奏授祭酒乾𦠆子
  内記室
  唐潞州節度使薛嵩青衣紅線通經史掌牋表號内記室甘澤謡
  僮約
  王褒作買奴劵文也云王子淵從成都女子楊惠買夫時髯奴便了決賣萬五千奴從百役使不得有二言但當飲水不得嗜酒欲飲美酒唯得染脣漬口不得傾盂覆斗事訖欲休當舂一石夜半無事浣衣當白奴不聴教當笞一百讀劵文遍奴兩手自搏目淚下落鼻涕長一尺如王大夫言不如早歸黄土陌蚯蚓鑚額古文苑
  染唇漬口
  蚯蚓鑚額並見上
  銀鹿
  顔峴家僮名銀鹿事魯公終其身國史補
  小青
  施肩吾詩鋤藥顧老叟焚香呼小青
  畫無俚
  西漢婢妾賤人感慨而自殺非能勇也其畫無俚之至耳注方言曰俚聊也許慎曰賴也為其計畫無所聊賴至於自殺耳
  平頭奴子
  平頭奴子揺大扇五日不熱疑清秋李白詩
  銀盌觧飛
  栁公權有銀盃盂數為主藏豎海鷗所竊一日鷗白公言不測其失之由公曰銀盌應解飛不復更言栁氏序訓
  蒼頭
  彭寵為蒼頭所殺注云秦呼人為黔首謂奴為蒼頭者以别於良人本傳
  僕從門
  大誰卒
  門卒主問何人何者漢有大誰卒
  冗從
  冗從散從人也
  騶騎
  騶本廐之馭者從人令為騎因謂之騶騎也
  走卒
  常夜從走卒行徼邯鄲中西漢趙王彭祖
  厮養
  趙有厮養卒注厮取薪者也養養人者也陳餘傳
  厮役
  其賔客厮役皆天下豪俊
  騶奴
  昌邑王賀與騶奴宰人游戲飲食
  哄導
  王承宗伏盗京師刺度哄導皆駭獨騶王義持賊大呼裴度傳
  騶哄
  騶哄胡貢切喝聲也
  當闗
  嵇康書云晝卧喜晩起當闗呼之不置注漢有當闗職暁至門呼
  幹僮
  沈濵之傳先是省中有官所給幹僮不得雜役
  廬兒
  何仲翁出入從蒼頭廬兒注皆官府之給賤役者
  族望門姓氏附
  岡頭盧
  岡頭盧澤底李土門崔皆為顯族出國史補
  去天尺五
  韋曲杜鄠近長安諺云韋曲杜鄠去天尺五
  鈒鏤王家
  四姓滎陽鄭岡頭盧澤底李土門崔皆為鼎甲太原王亦四姓之匹而呼為鈒鏤王家喻銀質而金飾也國史
  門望
  韓顯宗上書夫門望者是其父祖之遺烈亦何益於皇家
  王氏
  王氏其先姓田秦始皇滅齊田氏稱王家子孫因以為氏
  尒朱氏
  其先居尒朱川因為氏焉
  人姓木邊
  桓伊詣王遵遵謂左右曰門何為通桓氏我聞人姓木邊者便欲殺之况諸桓乎
  豕韋
  肅肅我祖國自豕韋氏之始也韋孟康諫詩
  豆盧
  豆盧寧本姓慕容歸義賜姓北人謂歸義為豆盧焉
  宇文
  炎帝之後曰普廻始居朔野鮮卑奉以為主得玉璽以為天授其俗謂天曰宇君曰文因號宇文國并以為氏
  官簿
  陳咸蕭育官簿皆在方進之右注簿謂伐閱也音主簿之簿
  繼嗣門庶孽附
  支子
  髙皇帝與諸公併起非有仄室之勢以豫席之也注禮卿大夫之支子為側室
  三庶孽
  髙帝封三庶孽分天下半謂孽子悼惠王庶弟元王兄子吳王也吳王濞傳
  㣲子
  杜荀鶴杜牧之㣲子也牧之妾有妊嫁杜筠生之
  畧不識字
  邢子才孽子大徳大道畧不識字
  黄雞生卵
  晉賀喬妻于氏論養子為後議曰鄙諺有云黄雞生卵烏雞伏之但知為烏雞之子不知為黄雞之兒
  餒魂
  劉禹錫謂張曲江燕翼無似終為餒魂
  無外家
  王符安定人安定俗鄙庶孽而符無外家為鄉人所賤
  八子
  諸侯王以令置八子秩比六百所以廣嗣重祖也八子妾號也高帝五王傳
  成侯命婦見妾門
  姓字門
  泉明
  䠎踀東籬下泉明不足羣淵明一字泉明李白詩多用之
  不得二名
  王莽秉政奏令中國不得有二名亦使人諷單于從之故名囊知牙斯更名曰知
  字喬年
  唐十八學士圖皆當時墨迹云房元齡字喬年
  賀孚
  賀知章為秘書監乞歸召見問所欲知章曰臣有男未名幸賜以為榮帝曰人無信不立孚者信也可名孚知章既歸乃寤曰帝戲我耶我實吳人孚者𤓰子也開元傳信記
  性情門
  無宿物
  謝仁祖云庾赤玉胷中無宿物赤玉庾統字也世說
  意遠
  嵇意逺而疎吕心曠而放其後各以事見法向子期思舊賦
  性行
  山濤語潁川太守山嶔曰嵇康性行不堪職任
  性深阻
  性深阻如城府司馬宣王也
  五情
  形影相弔五情赧服注五情喜怒哀樂怨也
  龍性
  鸞翮有時鎩龍性誰能馴嵇中散詩
  孝弟之性
  夏侯湛作周詩成示潘安仁安仁曰此非徒温雅乃見孝弟之性世説
  胎性暴
  上元夫人謂漢武帝曰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武帝内傳
  情條行葉
  藹藹情條漪漪行葉四六集
  才能門
  多多許
  簡文稱王懐祖才既不長於榮利又不淡直以真率少許便是對人多多許
  才足十人
  齊栁惲為吳興太守齊帝曰吾聞君子不求備至如渾才藝可足千人
  僕遫
  諸曹以下僕遫不足數凡短之貎也西漢息夫躬傳
  天下選已
  今執事之臣皆天下之選已注已語終辭西漢
  在下中
  李廣與從弟李蔡俱為郎蔡後代公孫𢎞為丞相蔡為人在下中者名聲出廣下逺甚注在下輩之中也李廣傳
  長才廣度
  長才廣度無所不淹嵇康書
  促鱗短羽
  促鱗之游汀濘短羽之棲翳薈濘音寧七命
  阿奴鹿鹿
  周伯仁母曰伯仁志大才短嵩性狼犺唯阿奴鹿鹿常在阿母目下耳
  陶犬瓦雞
  陶犬無守夜之警瓦雞無司晨之益洞㝠記
  齷齪近歩
  齷齪近歩遵常守故
  棟處屋
  房彦謙曰夫賢材者譬棟之處屋如骨之在身所謂棟梁骨鯁之材也
  殊人之技
  孝文曰茍有殊人之技不患不知
  傭中佼佼
  光武謂謝禄曰卿所謂鐵中錚錚傭中佼佼者也錚初耕反言微有剛利也
  四才
  身言書判謂之四才徳行才用勞効謂之三實
  三實見上
  王孫林甫
  王孫林甫言李林甫本宗室子無才術也
  林下
  二千石多林下不任職西漢
  惡人身
  齊文襄以王昕非濟世才嘗罵之曰好門户惡人身下詔削奪官爵
  可居中第
  孝文謂韓顯宗曰校卿才能可居中第猶言中等也
  當世才具
  崔季舒長於尺牘有當世才具
  小夫愞臣
  小夫愞臣之徒憒眊不知所為息夫躬傳
  無他才技
  朱朴腐儒木强無他才技筆札議論動為笑端
  索衣食
  方朔紿騶侏儒云上以若曹無益於用徒索衣食注索盡也先各反
  無所比
  行能無所比容貌不及衆蔡義
  惛惛不辯
  温舒為人少文居止惛惛不辯
  瓦釜雷鳴
  黄鍾毁棄瓦釜雷鳴楚辭
  尺有所短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小器易盈
  小器易盈先取沈頓醒寤之後不知所言言量小也吳季重牋
  海内無雙
  自以為智能海内無雙東方朔
  造國手
  陳覺曰嗣主言宋齊丘本造國手
  孝義門孝亷附
  孝亷船見舟門
  烏鵲通巢
  郭雋七世同居犬豕同乳烏鵲通巢
  孝亷郎
  師丹舉孝廉為郎
  興廉舉孝
  漢武元朔元年詔曰興廉舉孝庶幾成風
  徳行門
  盛徳人
  庾亮曰孟嘉故是盛徳人
  仁徳正號
  孔融立鄭公鄉云昔太史公廷尉吳公謁者鄧公四皓嵇公是則公者仁徳之正號不以三事大夫也
  徳行堂堂
  徳行堂堂邢子昂邢顒也
  三費
  韓詩外傳子夏過曽子曰入食子夏曰不為公費乎曽子曰有三費飲食不在其中子夏曰何謂三費曰少而學長而忘之一費也事君有功輕而負之二費也久友交而中絶三費也
  得二
  任彦升序踐得二之機韓康伯曰在理則昧造形則悟顔子之分也失之於幾故有不善得之於二不遠而復故知之未常復行也
  自將
  倪寛為人温良有廉知自將注將衛也以智自衛
  殊行
  蔡興宗表郭原平有殊行舉為太常博士
  當世用
  孝文曰君子之門假使無當世之用要自徳行純篤是以用之
  被金石
  被金石而徳廣流管絃而日新文賦
  亞黄中
  張子房道亞黄中易曰黄中通理
  圭端泉正
  圭端泉正鏡定衡平四六集
  忠孝門
  退家進官
  張敞上言曰臣聞忠孝之道退家則盡心於親進官則竭力于君
  孝張里
  張敷以毁死孝武改所居為孝張里
  二極
  一致二極謂君親也一致謂忠孝同於一也
  代父死罪
  石奢相楚行縣有殺人者追之乃其父也縱父而自拘曰以父立政不孝也廢法縱罪非忠也遂自刎而死史記
  富貴門
  不數頭
  晉書麴允金城人與游氏世為豪族西州語曰麴與游牛羊不數頭南同朱門北望青樓
  望青樓見上
  黄金横帶
  田單攻狄不克魯仲連曰今將軍東有掖邑之奉西有淄上之娛黄金横帶而騁乎淄渑之間有生之樂無死之心所以不勝也史記
  與地侔貲
  富既與地平侔貲貴正與天子比崇甘泉賦
  谷量牛馬
  烏氏贏畜牧谷量牛馬漢貨殖傳
  足羊蹏馬
  澤中千足彘二百五十頭也馬二百蹏音啼五十疋也
  千石魚
  水居千石魚波注波讀曰陂言大陂養魚歲收千石
  千樹橘
  安邑千樹棗燕秦千樹栗蜀漢江陵千樹橘
  千畝竹
  陳夏千畝漆齊魯千畝桑麻渭川千畝竹
  千章萩
  山居千章之萩注大材曰章萩即楸字
  千畝巵茜
  千畝巵茜千畦薑韭此其人皆與千户侯等茜千見反
  歲千釀
  通都大邑酤歲千釀注千瓮以釀酒
  釀醬千𤬪
  醯醬千𤬪漿千儋𤬪長頸甖胡瓊反儋丁濫反
  船千丈見舟門
  吳楚兵之起長安中列侯封君行從軍旅齎貸子錢家子錢家以為闗東成敗未决莫肯與唯無鹽氏出捐千金貸三月吳楚平息十倍已上並史記貨殖列傳
  金張館
  秋坐金張館繁隂晝不開李白
  萬金産
  勞生徒聚萬金産李白
  卑下之
  凡編户之人富相什則卑下之伯則畏憚之千則役萬則僕西漢志
  富貴來逼
  楊素為詔書下筆立成周武帝謂曰善自勉之勿憂不富貴素荅曰臣但恐富貴來逼臣臣無心求富貴
  貰患交娛
  陶詩駟馬無貰患貧賤有交娛贈羊長史
  膏粱士
  美哉膏粱士營生奥且博陸士衡詩
  素封
  史記富者無禄秩之奉而與之比者命曰素封
  五香
  張正見劉生詩金門四姓聚繡轂五香來
  東路徐
  梁朝徐君倩及襄陽魚𢎞並以豪盛稱侍妾數百皆佩金翠曵羅綺時號北路魚東路徐
  夜日晝星
  郭况家富懸明珠于四壁晝視如星夜視如日人語曰洛陽多錢郭氏室夜日晝星世無匹東京謂之瓊厨玉亢
  侈侈
  隆富侈侈注侈侈盛貎南都賦
  高門鼎貴
  吳都賦高門鼎貴始也賈捐之傳石顯方鼎貴
  許史廬
  朝集金張館暮入許史廬左太冲詩
  鳴笳啓路
  從者鳴笳以啓路文學托乗於後車魏文帝書
  託乗後車見上
  不雨雷
  郭况以黄金為器工冶之聲震于都鄙時以郭氏之室不雨而雷
  塵臺
  石季倫舂雜寳異香使人于樓上吹散之名為塵臺
  莊武慙家
  莊武慙家金張媿胄四六集
  富將陶白
  富將陶白貲巨程羅山擅銅陵家藏金穴廣絶交論
  擅銅陵見上
  貧素門
  十盗
  六韜貧者十盗謂收種不時娶婦無能養女太多之類
  白社
  董京字威輦宿洛陽白社中時乞於市
  樵采
  買臣困樵采伉儷不安宅左太冲
  落落
  落落窮巷士注云疎寂貎左太冲
  酒家保見奴婢門
  身溝壑
  張景陽詩雖榮田方贈慙為溝壑名子思貧居田子方贈狐白裘不受曰吾與人物隨而忘之如棄耳子思曰吾聞忘施猶棄物溝壑雖貧不忍以身為溝壑
  蒿沒人
  張仲蔚隠身不仕所居蓬蒿沒人
  孤興
  對窮迹而孤興選賦
  素門
  素門凡流任彦升表
  牛馬走
  司馬遷書自稱太史公牛馬走言已為太史公牛馬之僕也
  家無綺縞
  梁伯鸞家無綺縞張仲蔚門有蓬蒿四六集
  赤貧
  古人謂空盡無物曰赤如赤地千里南史稱其家赤貧者是也赤族言盡殺無類也漢書注以為流血丹其族大謬唐音訓
  蒯緱
  馮驩甚貧有一劔耳又蒯緱蒯苦怪反茅之類可為䋲緱音侯把劍之處言劔無物裝用茅䋲纏之史記
  鬼笑
  南朝劉伯龍貧甚嘗召左右將營什一之利忽見一鬼在旁大笑伯龍曰貧困固有命乃為鬼所笑
  素家
  江淹仕梁封醴陵侯謂子弟曰吾本素家不求富貴
  營一飽
  傾身營一飽少許便有餘陶詩
  家乏
  弱年逢家乏老至更長飢
  單門
  後漢趙壹賦云法禁屈撓於勢族恩澤不逮於單門
  天録
  酈炎詩富貴有人藉貧賤無天録注謂如蕭曹名見於圖書
  有官宅
  原憲桑樞不易有官之宅
  落魄
  酈食其家貧落魄無衣食業注魄音薄失業無次也
  假貸服具
  朱建母死貧未有以發喪方假貸服具貸土待反
  都養
  倪寛受業孔安國貧無資用嘗為弟子都養注士給烹炊者也養弋向反
  攻苦食啖
  吕后與陛下攻苦食啖師古曰啖當作淡其可背哉
  排草入
  葛洪貧無僮僕籬頭頹破常披榛出門排草入堂抱朴子
  阽於死亡
  窮困之人或阽於死亡音反坫之坫又音檐漢詔
  羅縷自陳
  余遭家之轗軻膺六極之困屯無原憲之厚徳有斯人之下貧愁鬱煩而難處且羅縷而自陳束晳貧家賦
  繩樞子
  過秦論云陳渉甕牖繩樞之子又選廣絶交論云繩樞之子陋巷之賓
  居約
  陳餘張耳始居約時相然信死豈顧問哉本傳賛
  哀王孫
  漂母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西漢
  麤糲之費
  嚴仲子曰竊聞足下義甚高故進百金者將用為大人麤糲之費得以交足下之驩史記
  窶人子
  嫪毐曰窶人子何敢乃與我亢史記註
  生事如蓬
  歸來無産業生事如轉蓬李白詩
  無酒錢
  欲要擊筑悲歌去正值傾家無酒錢李白詩
  挂胡牀
  去時無一物東壁挂胡牀
  用貧求富
  用貧求富農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繡文不如倚市門此言末作貧者之資也西漢貨殖傳
  力勝貧
  古語力能勝貧謹能勝禍
  窮遊約
  窮遊約處屢絶簞瓢晩生早孤不聞詩禮
  歸窮委命
  言以窮自歸而委命于天也鵩鳥賦
  衡闈
  何獨顧衡闈衡門也范彦龍詩
  衡宇
  文選云乃瞻衡宇
  肉食資
  無以肉食資取笑葵與藿陸士衡樂府
  賤老相尋
  榮與壯俱去賤與老相尋張季膺詩
  立錐
  史記孫叔敖為楚相及死其子無立錐之地
  門無結駟
  徳非陳平門無結駟之跡學非揚雄堂有好事之客應休璉書
  飲水
  周黨每過閔仲叔共飲水而已
  置酒
  家貧孟公無置酒之樂
  苫蓋
  選廣絶交論斷金由于湫隘刎頸起于苫蓋又春秋左氏傳曰乃祖吾離被苫蓋言貧賤也
  織絇緯蕭
  灌畦鬻蔬為供魚菽之祭織絇緯蕭以充粮粒之費絇音瞿陶淵明
  號寒啼饑
  韓文公進學觧曰冬煖而兒號寒年登而妻啼饑


  海録碎事巻七下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