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10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上 海録碎事 卷十下 卷十一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十下    宋 葉庭珪 撰
  明堂門
  帝禋
  明堂奉帝禋王禹玉
  䆳幄清壇
  䆳幄留飊御清壇墮月津明堂慶成王禹玉
  陽館
  殷人謂明堂曰陽館尸子
  宗廟門
  宗祏
  説文曰宗廟之木主曰祏又凡廟之主藏於户外北牖下有石函故名宗祏摯虞要訣
  木主
  五經要義木主之狀四方穿中央以達四方天子長尺二寸諸侯長尺皆刻謚於其背
  熖室
  熖室藏神主之室也通典
  宗祊
  受命宗祊精貫朝日
  社稷門國家附
  金甌
  梁武帝曰我國家猶若金甌無一傷缺
  原廟
  恵帝思高祖之樂沛以沛宫為髙祖之原廟注原再也既已立廟今又再立故謂之原廟
  官稷
  王莽言漢興已有官社未有官稷遂於官社後官稷
  求遺書門
  周官五篇
  漢武帝時有李氏得周官五篇闕冬官一篇河間獻王千金購之不能得遂取考工以補其闕
  史臣車
  傳聞訪遺事應走史臣車注司馬遷少嘗乘傳求四方諸侯遺事王禹玉和史院開局
  放失
  網羅天下放失舊文言放棄亡失之文也馬遷書
  陳農
  陳農所未究河間所未稱漢書成帝時以書頗散亡遣謁者陳農求遺書於天下河間獻王徳從人得善書必為好冩與之留其真加金帛賜以招之由是或有先祖舊書多奉以奏獻王者故得書多與漢朝等任彦升
  勤政門仁政附
  傳籖
  陳文帝起自布衣知民間疾苦毎雞人伺漏傳籖於殿中者令投於階石上鎗然有聲云吾雖得眠亦令驚覺其自強如此
  日聼
  齊王封田嬰為郭靖君嬰言於王曰五官之計不可不日聽而數覧也王從之已而厭之悉以委郭靖君由是得專齊之權
  遊意太平
  陛下遊意於太平勞精於政事張敞傳
  寸隂
  禹不重徑尺之璧而愛日寸隂帝王世紀
  損膳省宰
  宣帝詔曰今歲不登其令太官損膳省宰
  孤獨園
  梁普通二年詔置孤獨園以恤孤㓜
  具明廢寢
  具明廢寢具晷忘餐具及也王元長詩序
  納隍
  陸贄奏議聖人之於天下也人有不得其所者若已納之於隍又曰當軫納隍之慮
  中興門
  司𨽻舊章
  司𨽻舊章見之者隕涕葢用見漢官儀事也
  九區
  九區反政七廟寧謐
  漢朝則
  復覩東都輝重見漢朝則陳琳詩
  王塗
  天步初夷王塗尚阻
  治平門
  夷世
  夷世不可逢平世也鮑明逺詩
  登三在運
  登三在運畫一成歌四六集
  欝揺
  武王克殷之後民乃大安酌酒欝揺注欝揺喜貌出藝文類聚
  偃革為軒
  殷事已畢偃革為軒倒載干戈示不復用言偃武備而治禮樂也張良傳
  曰行上道
  袁充奏隋興以來日景漸長京房云太平日行上道升平行次道霸世行下道
  重熈累盛
  至於帝皇遂重熈而累盛東都賦云至於永平之際遂重熈而累洽也景福殿賦
  興王之軌
  興王之軌既接泰階之平可升赭白馬賦
  天驥呈才
  漢道興而天驥呈才魏徳懋而澤馬效質同上
  九區率順
  暨明命之初基罄九區而率順同上
  同文共規
  削平天下同文共規恨賦
  五緯不愆
  五緯不愆六氣無易補亡詩
  文化内輯
  文化内輯武功外悠悠逺也同上
  九區克咸
  九區克咸咸和也陸士龍詩
  函夏無塵
  函夏無塵海外有謐同上
  吹萬
  在宥天下理吹萬羣方悦
  偃閉武術
  偃閉武術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令術道也顔延年詩
  擊壤歌
  論衡堯時百姓無事有五十之民擊壤於塗觀者曰大哉堯之徳也擊壤者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堯何力於我也
  濟須臾
  龎眉耆耉之老咸愛惜朝夕願濟須臾觀大化之淳流四子講徳論
  旌旗仆
  旌旗仆甲士寢同上
  人識亷隅
  人識亷隅家知禮讓陸佐公石闕銘
  日漸長
  開皇十九年十一月有司言元年以來日漸長
  魚豎讓陸
  耕父推畔魚豎讓陸七命
  六合時邕
  六合時邕和也七命
  開泰
  遲覩人神開泰之路
  九野清泰
  九野清泰八方中央也孫子荆書
  晷緯
  晷緯昭應山瀆效靈顔延年詩序
  赬莖素毳
  赬莖素毳并柯共穗之瑞史不絶書棧山航海踰沙軼漢之貢府無虚月同前
  五戎不距
  五戎不距四方無拂王元長詩序
  偃革辭軒
  偃革辭軒銷金罷刃辭軒者去兵車也同前
  紫脫華
  紫脱華朱英秀注禮斗威儀曰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而遠方之神獻其朱英紫脫宋均注曰紫脫北方之物
  雲潤星輝
  雲潤星輝風揚月至
  月至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含文嘉曰朋友有舊内外有差則箕為之直月至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月至者不失度也
  踐八九
  踐八九之遐迹邁三五而不追注七十二君為八九已上並王元長詩序
  協氣横流
  協氣横流武節猋逝封禪文
  餘粮棲畆
  餘粮棲畆牛馬被野晉紀總論
  外閭
  外閭不閉同上
  帝學門
  讀書左右
  梁元帝性愛書籍既患目多不自執卷置讀書左右番次上直晝夜為常夜中五人各伺一更常至達曉
  夜分乃寐
  光武性嗜書每觀書至夜分乃寐
  何苦穿鑿
  唐文宗讀施士匄春秋曰學者讀書如浚井得美水足矣何苦穿鑿
  乙夜觀書
  唐文皇帝每視朝後即閱羣書嘗曰若不甲夜視事乙夜觀書何以為人君也
  皇覽
  魏文帝使諸儒撰經傳隨類相從千餘篇號皇覽
  七耀
  蘇味道應制聖酒千鍾滿神章七耀懸
  天藻
  蘇味道侍宴厚眷䊸天藻深慈解御衣
  七夕詩
  梁武詔任昉曰聊為七夕詩五韻殊不近詠歌卿雖訥於言而辨於才可即制付使者任彦升啟
  漢四世
  漢在四世魏稱三祖言皆有文章也同前
  恭儉門
  衣三浣
  唐肅宗性節儉嘗出袖示近臣曰此衣三浣矣
  翡翠不裂
  翡翠不裂瑇瑁不蔟音蔟謂不毁裂其羽不义簇其體也東京賦
  土事不飾
  土事不飾木功不彫言尚節儉也羽獵賦
  斵雕為朴
  光武中興斵雕為朴范蔚宗皇后紀論
  一冠三載
  梁武帝日止一食惟豆羮糲飯而已身衣布衣木綿皂帳一冠三載一被二年
  日止一食見上
  瓦器蜯盤
  陳武帝性尚素儉私饗曲宴皆瓦器蜯盤
  用人門畧細過不用儒附
  雞子
  茍變常為吏賦於民而食人二雞子衞侯不用子思曰今君選爪牙之士而以二卵棄干城之將此不可使聞於鄰國也史記
  數尺朽
  杞梓連抱而有數尺之朽良匠不棄
  萬里思愆
  齊帝謂劉祥曰原卿性命令卿萬里思愆
  衣飾
  王符潛夫論曰今貢士必覈其實其有小疵勿強衣飾謂装飾以成其過
  門品
  李冲對孝文曰陛下今日何為專崇門品不有拔才之詔
  有方幅
  宜選忠良宿德有方幅者
  積薪
  汲黯見上言曰陛下用羣臣如積薪耳後來者居上黯罷上曰人果不可以無學觀汲黯之言日其甚矣
  疵細瑕
  論大功者不録小過舉大羙者不疵細瑕
  家丞秋實
  陸韓卿詩春華與秋實庶子及家丞注魏志邢顒字子昂為平原侯植家丞無所屈撓由是不合庻子劉楨書諫植曰家丞邢顒北士之彦今楨禮遇殊特顒反踈簡私懼觀者將謂君侯習近不肖禮賢不足采庻子之春華忘家丞之秋實
  坐知千里
  光武命將坐知千里任彦升奏
  赦罪責功
  赦罪責功棄瑕錄用丘希範書
  天下之選
  朝廷任職之臣皆天下之選杜恕疏
  談書
  江祐薦明山賔明帝不重學謂祐曰聞山賔談書不輟何堪官耶遂不用
  求賢門
  設虡
  䇿秀才文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旌求士或設虡待賢注禹治天下以五聲為銘於虡曰教我以道者擊皷以義擊鐘以事振鐸語以憂擊磬語以獄揮鞞
  一目羅
  文子曰得鳥者羅之非一目今為一目羅無可得鳥
  弓旌
  奚在弱冠首應弓旌注天子招引賢良使使持弓旌以為信
  歌碩䑕
  說苑寗戚飯牛康衢擊車輻而歌碩鼠桓公得之而霸
  累千金
  古語黄金累千不如一賢
  遲直士
  肅宗詔朕思遲直士注遲猶希望
  一人半
  石勒䧟襄陽得釋道安及習鑿齒習蹇疾勒與諸鎭書曰晉氏平吳利在二陸今破漢南獲士裁一人有半耳
  𤣥處先生
  𫎇遜平酒泉得劉延明拜秘書郎專管注記築陸沉觀於西苑專徃謁焉
  魚鱗雜襲
  天下之士雲合霧集魚鱗雜集飄至風起雜襲雜㳫也蒯通傳
  二八升
  二八升而唐堯盛謂十六相袁彦伯序
  狐腋
  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大厦之材非一丘之木太平之功非一人之畧四子講徳論
  前席
  上問鬼神之本誼具道所以然之故至夜半文帝前席賈誼傳
  春林葩
  邦彦應運興粲若春林葩陸士衡詩
  納諫門拒諫附
  謗木
  應劭曰謗木今橋梁兩邊板是也古人以書政治得失
  白獸樽
  晉志元旦設白獸樽於殿上若能獻直言則發樽飲酒
  盡下
  方當隆寛廣問褒直盡下之時劉輔傳
  養忠
  同姓近臣本以言顯其於治親養忠之義誠不宜幽囚於掖庭獄同上
  精鋭銷䎡
  陛下進用輔丞而折傷之暴人有懼心精銳銷䎡莫敢盡節正言同上
  逆耳倒心
  吕氏春秋至忠逆于耳倒于心非賢主孰能聽之注倒亦逆也
  納履
  夫士貧賤者言不用行不合則納履而去耳
  惇史
  魏帝詔曰乞言納諫著在惇史
  奢侈門
  無愁天子
  北齊㓜主高緯驕恣為無愁之曲時號無愁天子
  楚艷漢侈
  楚艷漢侈流𡚁不還
  粘雨
  晉武於樓上以酒灑塵名粘雨拾遺記
  鷹師
  煬帝徴天下鷹師悉集東京至者萬餘人
  州造佛圗
  靈太后銳於興繕在京師則起永寧太上公等佛寺外州各造五級佛圖百姓疲於土木之功金銀之價為湧
  金蓮
  東昏鑿金為蓮花帖地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蓮華也
  窮泰極侈
  歴十二之延祚故窮㤗而極侈西都賦
  夏癸殷辛
  夏癸之瑶臺殷辛之瓊室東京賦
  暴虐門
  天杖
  周宣帝對臣下自稱為天每捶人皆以百二十為度名曰天杖
  㣲反唇
  大農顔異為人告事下張湯治異異與客語初令下有不便者異不應微反唇奏異腹非論死自是有腹非法
  刑經聖制
  周宣帝性殘忍廣刑書要制而更峻其法謂之刑經聖制
  礔礰車
  周宣帝又作礔礰車以威婦人
  𢘆常醉
  後周宣帝酣飲過度有下士楊文祐因歌曰朝亦醉暮亦醉日日恒常醉政事日無次帝怒賜杖死
  夾指壓踝
  北齊文宣帝酷暴有司折獄皆酷法訊囚則有車輻拱杖夾指壓踝又立之燒犁耳上或使以臂貫燒車缸既不勝其苦皆致誣服
  牛飲
  辛紂暴虐懸肉成林積醪為沼使男女裸體相逐於其間伏詣酒池中牛飲者三千餘人
  嚴霜夏零
  梁毗上封事言楊素云忤意者嚴霜夏零阿㫖者膏雨冬澍榮枯由其唇吻廢興候其指麾
  利嘴長距
  秦政利嘴長距終得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東京賦
  築怨
  劇蒙公之疲民為強秦乎築怨北征賦
  暴三殤
  力政吞九鼎苛慝暴三殤謝宣遠詩
  百姓怔忪
  百姓怔忪無所措其手足忪周容反四子講徳論
  炮烙
  史記紂為炮烙之刑
  䜟記門童謡附
  當塗高
  周舒字叔布學術於楊厚人有問春秋讖曰代漢者當塗髙何也舒曰當塗高者魏也
  班蘭耳
  吳中童謡云黄金車班蘭耳開昌門出天子後孫權即帝位三國志
  火酣酣
  梁天監中寶誌為詩曰昔年三十八今年八十三四中復有四城北火酣酣後應同泰寺灾三十八帝尅建鄴之年遇灾歲實八十三四月十四日火灾
  使虜奴
  齊師至秣陵陳霸先擊敗之虜其將帥蕭軌等四十八人先是童謡云虜萬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虜奴是時以賞俘酒者一人裁得一醉
  無際畔
  後主起齊雲觀國人歌曰齊雲觀冦來無際畔
  武昌魚
  孫皓欲徙都武昌童謡言寜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
  綈袠秘記
  後漢楊春卿善圖讖臨終戒其子曰吾綈袠中有先祖秘記為漢家用爾其修之
  三羊五馬
  五代童謡曰三羊五馬馬子離羣羊子無舍後淮南荆南國祚應之
  錦里逰
  西蜀有尼造補鬢香油本州進之宫中謂之錦里遊乃幸蜀之䜟
  止戈龍
  上元初冦天師嘗言止戈龍意為武后也宣室志
  歕沙歕玉
  王東游於黄澤宿於曲洛時人語曰黄之地其馬歕沙皇人威儀黄之澤其馬歕玉皇人壽榖穆天子傅
  槐街
  符堅時隴人歌曰長安大街兩邊樹槐下走朱輪上有鸞栖
  殿棘
  石季龍大饗羣臣於大武殿佛圖澄曰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將壞人衣季龍發下石果有棘生
  石虎截頭
  石虎山在長沙縣俗云能食廪粟昔長沙王吳芮時倉廪耗少截其頭童謡云長沙置市五榖生石虎截頭倉廪盈出湘中記
  赤精子
  成帝時齊人甘忠可詐造天官厯包元太平經以言漢家逢天地之大終當更受命於天天帝使真人赤精子下教我此道
  魚登日
  魯宗之與司馬休之同舉兵嘗有䜟曰魚登日輔帝室戰敗為宋武帝所殺
  兩頭然
  慕容熈初立有童謡曰一束藁兩頭然秃頭小兒來㓕燕後為慕容雲所滅雲本姓髙父小字秃頭藁子上草下禾兩頭然則禾草盡乃髙字
  黄頭小人
  王恭在京口百姓間忽云黄頭小人欲作亂頼得金刀作蕃杵黄字上恭字頭也小人恭字下也後恭為劉牢之所敗
  局縮肉
  武帝平吳後江南謡曰局縮肉數横目中國當敗吳當復横目者四字自吳亡至元帝興幾四十年元帝懦無斷局縮肉者有所斥也
  檿弧箕服
  檿弧箕服實亡周宣王時童謡有夫婦賣是器者宣王執而殺之不知其應在褒姒運命論
  六八而謀
  河洛曰以文命者七九而衰以武興者六八而謀文王九十七而亡武王八十六代紂七九六八言之倒也運命論
  荆筆楊板
  初謡曰二月末三月初荆筆楊板行詔書宫中大馬幾作驢是時楊駿專權楚王用事言二人不誅則君臣禮悖故曰幾作驢也
  上桑打椹
  茍晞将破沒桑童謡曰元超兄弟大落度上桑打椹為茍作由是越惡晞奪其兖州隙難遂構
  豆田中
  愍帝初謡曰天子何在豆田中後帝降劉曜在城東豆田壁中
  牽流蘇
  庾亮初鎮武昌出至石頭百姓於岸上歌曰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飛鳥庾公還楊州白馬牽旒旐又曰庾公初上時翩翩如飛鳥庾公還楊州白馬牽流蘇後連徴不入及薨於鎮以喪還都葬皆如謡言
  白門亷
  升平末俗間忽作亷歌有扈謙者聞之曰亷者臨也歌云白門亷宫庭亷内外悉臨國家其大諱乎少時而穆帝宴駕
  不滿斗
  哀帝隆和初童謡曰升平不滿斗隆和那得乆升平五年而穆帝崩不滿斗升平不至十年也
  紫遊韁
  太和中百姓歌曰青青御路楊白馬紫逰韁
  魚羊田斗
  符堅初童謡曰魚羊田斗當㓕秦識者以為魚羊鮮也田斗卑也堅自號秦言㓕之者鮮卑也其群臣諌堅令盡誅鮮卑堅不從及淮南敗還初為慕容冲所攻又為姚萇所殺身死國滅
  耕御路
  太和末童謡云犁牛耕御路白門種小麥及海西公被廢百姓耕其門以種小麥遂如謡言
  今成龍子
  海西公初生皇子百姓歌云鳯凰生一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今定成龍子其歌甚美其㫖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龍與内侍接生子以為己子
  拉颯栖
  孝武帝太元末京口謡曰黄雌雞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栖尋而王恭起兵誅王國寳旋為劉牢之所敗故言拉颯
  三公鋤
  孫休永安二年将守質子群聚嬉戯有異小兒忽來言曰三公鋤司馬如又曰我非人熒惑星也言畢上昇仰視若曵一匹練有頃沒干寳曰後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廢二十一年而吳平於是九服歸晉魏與吳蜀並戰國三公鋤司馬如之謂也
  鼓嚨胡
  桓帝初謡曰小麥青青大麥枯誰其穫者婦與姑文夫何在西撃胡吏買馬君具車請為諸君皷嚨胡是時羗叛征役作皷嚨胡者不敢正言私咽語也
  金版
  金版出地告龍逢之怨論語隂嬉䜟曰庚子之旦金版刻書出地庭中曰臣族虐王禽龍逢同姓任彦升版
  玉馬駿奔
  玉馬駿奔表微子之去論語比考䜟曰殷惑妲己玉馬走任彦升版
  啄皇孫
  漢成帝時謡曰鷰鷰尾涎涎飛鷰來啄皇孫皇孫死鷰啄矢涎涎光澤貎後趙飛燕害皇子應之也
  肥去肉
  裴晉公討吳元濟至境上發地得石刻有雞去肥酒未熟之語解之曰雞去肥無肉也肥去肉為己酒未熟無水也酒去水為酉破賊之期其在己酉乎後果以是日入城宣室志
  皇太后門
  東朝
  惠帝為東朝長樂宫注朝太后於長樂宫
  菰廬
  東晉安帝庶母李太后崩於西堂設菰廬
  后妃門宫女附
  女中王
  魏文帝郭皇后少而父竒之曰此吾女中王也遂以女王為字
  元妃
  元妃嫡夫人也晉獻升戎女為元妃
  王明君
  王眀君者本為王昭君以觸晉文帝諱改之
  西京七族
  西京七族皆后黨呂竇衞上官霍許王庾亮表
  東京六姓
  東京六姓亦后黨鄧馬竇閻梁何是為六姓庾亮表
  夜明苔
  晉太始中外國獻金苔宫人有幸者賜之照耀滿室名曰夜眀苔
  坤極
  漢書有司奏請立長秋宫以梁貴人宜配天祚正位坤極帝從之
  瑶齋
  張華晉武皇后哀策云瑶齋元主長去蒸嘗
  脂澤田
  晉氏要事安帝九年右丞張項元議琅邪及湖熟界有皇后脂澤田四十頃請以借貧人
  萬年春
  唐髙宗太子納妃詩云方期六合泰共享萬年春
  萬年蛤
  真臘夷獻萬年蛤不夜珠光彩皆若月照人亡妍醜絶美艷帝以蛤賜趙后珠賜媫妤
  不夜珠見上並出趙后外傳
  沉香浴壺
  趙后報媫妤以雲錦五成帳沉水香浴壺趙后外傳
  淑肩沙麓
  淑肩沙麓徳駕河洲皆皇后事
  椒塗
  淪羙椒塗掩華蘭掖皇后薨
  椒閫
  椒閫后宫也
  温柔鄉
  帝謂合徳為温柔郷曰吾老是郷矣不能效武帝求白雲鄉也趙后外傳
  配徳
  配徳早終長秋虚位
  益八字
  宋文帝袁皇后薨詔永嘉太守顔延之為哀策文甚麗及奏上自益撫存悼亡感今懐昔八字以致意焉
  羊車
  宋文帝好乗羊車經諸房潘淑妃宻令左右以鹹水灑地帝每至户羊輙䑛地不去帝曰羊乃為汝徘徊况於人乎
  翬珩褕組
  翬珩照品褕組在飾江淹慶皇后正位章
  飛燕
  趙后飛燕名宣主纎便輕細舉止翩然人謂之飛燕趙后外傳
  肌滑
  趙飛燕妹昭儀名合徳肌滑出浴不濡姊弟皆出世色也
  淖夫人
  帝召合徳宣帝時披香愽士淖方成白髮教授宫中號淖夫人在帝後唾曰此禍水也滅火必矣
  唾褏
  后與昭儀坐誤唾昭儀褏昭儀曰姊唾染人紺褏正似石上華故令尚方為之未必能如此衣之以為石華
  擁背
  昭儀泣拜曰姊忘共被夜長苦寒不成𥧌使合徳擁姊背耶上並趙后外傳
  落妃池
  楊貴妃生於蜀嘗誤墜池中後又呼為落妃池池在蜀州導江縣前楊妃外傳
  得寳子
  上得貴妃喜甚謂宫人曰朕得楊氏女如得至寳也乃製曲曰得寳子又曰得鞛子方孔反
  五麓之車
  五麓之車即沙麓也元后所生之地謝元暉哀䇿文
  玉衣
  魏志注甄后少時家中髣髴見有人持玉衣覆其上常共恠之
  求故劍
  漢宣帝詔求㣲時故劔於是大臣請許婕妤為后謝元暉哀䇿文
  賜衣撫鏡
  慕方纒於賜衣哀日隆於撫鏡注東觀漢記云上賜東平王蒼書曰今以光烈皇后假結帛巾各一衣一篋遺王可時視瞻以慰凱風寒泉之思西京雜記云漢宣帝被係時猶有史良娣毒國鏡一枚及即位每持此鏡感咽移辰謝𤣥暉哀䇿文
  琵琶弟子見琵琶門
  玉鐶
  楊妃小字玉鐶
  樓東賦見賦門
  軫粟
  飛燕善行氣術㣲時通隣羽林射鵰兒雪夜露立閉息順氣體温舒亡軫粟射鵰者異之以為神仙飛燕外傳
  榴房多子
  北齊安徳王新納妃母宋氏薦二石榴于帝前帝莫知其意魏収曰石榴房中多子欲子孫衆多也
  金銀鐶
  毛詩注后妃羣妾以禮御于君所女史書其日月御者以鐶授之以進退之生子月辰則以金鐶退之當御者以銀鐶進之著於右手既御著於左手
  中大人
  後漢鄧后臨制時宦夫出入多能有所毁譽其中耆宿皆稱中大人
  續命
  北齊後主馮淑妃名小憐穆后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
  武媚
  則天太宗朝為才人帝賜號武媚
  月中聚雪
  蜀先主置甘后於白綃帳中望之如月中聚雪時河南獻玉人長三尺夕則擁后而玩玉人嬖寵者非唯嫉甘后亦妬玉人也
  太主
  欒大傳云自太主将相以下皆為獻之徐廣曰武帝之姑竇太后女也
  璿宫
  后宫曰璿宫拾遺記
  椒風
  哀帝時董賢女弟為昭儀所居殿名椒風三輔黄圖
  女相如
  煬帝以合歡水果賜吳絳仙以紅牋小簡進詩謝帝曰絳仙才調女相如也南部煙花記
  來夢兒
  隋煬帝沉湎失度每睡須摇動勞頓方就一睡侍兒韓俊兒尤得意每就枕必令振聳支節常得美睡乃呼為來夣兒南部煙花記
  梅妃
  梅妃姓江氏名采蘋髙力士使閩粤選歸侍眀皇性喜梅所居植梅上榜曰梅亭梅開賦賞花下夜分不去以其好戯名曰梅妃
  鑄金人
  北史后妃傳序魏故事皇后将立必令手鑄金人以成者為吉否則不得立也
  曽沙
  謝𤣥暉齊敬皇后策文曰曽沙𭙶慶注春秋時沙麓山崩晉史占之曰後六百四十五年宜有聖女興漢元后之宅正居其地年數後與之相符曽髙也
  芝童桂女
  捧藥芝童下焚香桂女流崔温應制詩
  眉缺
  鮮家婦生一女姿色殊異後入宫上問曰何以眉缺對曰寳劔寧無缺眀珠尚有瑕命之曰鮮明珠
  練行尼
  孝文廢皇后馮氏真謹有節操遂號練行尼
  然馬屎
  鄭太妃㣲時為神武然馬屎作靴鄭神武妃也
  八妾
  御稟夫人八妾所舂米之臧以奉宗廟者也顔師古曰諸侯一娶九女正嫡一人餘皆妾也
  昭儀
  元帝傳婕妤更號曰昭儀在婕妤上昭其儀尊之也
  對食
  官婢道房與中宫史曹宫對食應劭云宫人自相為夫婦名對食甚相妬忌也
  顓房燕
  霍后立上亦寵之顓房燕
  婕妤娙娥
  武帝制婕妤娙娥傛華充依各有爵位媫妤音接予娙五經反傛音容
  鈎弋子
  拳夫人趙媫妤居鉤弋宫生昭帝號鉤弋子
  攣攣
  上所以攣攣顧我者乃以平生容貎也音力全反又讀曰戀
  彤史
  彤史二人正六品唐制
  四妃
  帝䕛有四妃以象后妃四星其一眀者為正妃餘三小者為次妃
  三妃
  舜不告而娶不立正妃但三妃而已謂之夫人
  十家
  津陽門詩云十家三國爭光輝内人得幸者謂之十家
  月華月光
  劉聰納靳凖二女為左右貴嬪大曰月光小曰月華皆絶色也
  海棠睡
  太真外傳上皇登沉香亭詔妃子時卯酒未醒命侍兒扶掖而至妃子醉韻殘粧鬢亂釵横不能再拜上皇笑曰是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
  乗茵歩輦
  乗茵歩輦惟所息宴西都賦注漢舊儀皇后婕妤乗輦皆以四人輿以行
  愛所丁
  盛衰無常惟愛所丁丁當也言後宫所寵也西京賦
  充下陳
  飾後宫充下陳陳列也墨子曰有二女願得入身於下陳也李斯書
  宻坐
  前日雖因常調得為宻坐曹大家欹器論曰侍君王之宻坐曹子建書
  正位宫闈
  正位宫闈同體天王言皇后也范蔚宗皇后紀論
  述宣隂化
  述宣隂化修成内則后妃事范蔚宗皇后紀論
  掖庭三千
  自武元之後世増滛費至乃掖庭三千増級十四謂漢武帝元帝也范蔚宗皇后紀論
  臨朝六后
  東京權歸女主臨朝者六后謂鄧太后閻太后竇太后章徳竇太后梁太后何太后同上
  定策帷帟
  定策帷帟委事父兄貪孩童以乆其政抑眀賢以專其威言女主擅朝也
  宫卿
  宫卿大長秋也范蔚宗宦者論
  花蘂夫人
  費氏蜀之青城人以才色入蜀宫後主嬖之號花蘂夫人效王建宫詞百首許彦周詩話
  女史箴
  張華懼后妃之盛作女史箴
  望月方娥
  望月方娥瞻星比婺謝希逸詩
  姒幄
  翼訓姒幄賛軌尭門同上
  聨跗齊頴
  聮跗齊頴接蕚均芳
  世覆冲華
  世覆冲華國虚淵令言妃亡如此同上
  率禮蹈和
  率禮蹈和稱詩納順顔延年哀䇿文
  壼政
  壼政穆宣房樂韶理同上
  房樂
  儀禮有房中樂后夫人諷誦以事君子同上
  野狐落
  雜記宋次道為西都詩以野狐落對五鳯樓言野狐落唐人名宫中所聚也
  親蠺
  棘墻
  天子諸侯必有公桑蚕室築宫仞有三尺棘墻而外閉之
  桑三條
  北齊皇后躬桑三條鞠衣者採五條展衣緑衣九條以授蚕母
  三㚤
  後周皇后率六宫三妃二㚤祭奠先蠺西陵氏神㚤音弋婦官名
  勞酒
  開元皇后親桑還宫之眀日内外命婦設㑹於正殿如元㑹義曰勞酒
  繭館
  宫闕䟽云蚕所曰繭舘三輔黄圖
  儲嗣門
  玉裕
  陸機侍皇太子宣猷堂詩曰茂徳川冲天姿玉裕
  雙龍符
  六典傳符之制太子監國曰雙龍之符左右各十左者進内右者付外
  顛童
  南齊文惠太子立樓舘於童山下號曰東田東田反語為顛童文惠竟薨焉
  東儲
  正位東儲出南齊文惠太子傳
  鷄鳴㦸
  晉東宫舊事曰崇福門鷄鳴㦸十張
  少海
  天子比大海太子比少海
  銀牓碧鏤
  東眀山有宫焉青石為墻四靣銀牓碧鏤題曰天地長男宫神異經
  十縣
  漢書舊制太子食湯沐十縣
  堯母門
  武帝趙婕妤生皇子弗陵任身十四月上曰昔尭亦十四月而生命所生門曰尭母門
  思子宫
  武帝憐戾太子無辜死乃作思子宫為歸來望思之臺於湖太子死於湖
  委裘
  賈誼云朝委裘而天下不亂言子㓜未能視朝但朝衣裘而已
  固辭終辭
  皇太子親迎禮至於階主人曰請皇太子升曰某敢辭曰固請曰某敢固辭曰終請曰某敢終辭某也辭不得命敢不從某也既前受命唯命是聼
  海重潤
  漢眀帝為太子時樂人作歌四章賛徳曰日重光星重輝海重潤月重輪崔豹古今注
  鶴禁
  宫闕疏曰白鶴太子所居故曰鶴禁三輔黄圖
  是勿兒
  明皇問黄幡綽是勿兒人得人憐對以自家兒可憐時楊妃以禄山為子肅宗在東宫甚危是勿猶是何也
  玉契
  唐崔神慶言太子用玉契
  儀宸極
  文選顔延年詩美太子徳曰儀宸作貳注儀宸極而作副貳也
  眀兩承乾
  眀兩承乾元良作貳謝荘賀太子冠表
  天下本
  叔孫通曰太子天下本
  青殿春宫
  皇太子束修束帛一篚五疋酒一壺二㪷修一束脡
  䘏𦙍
  䘏𦙍錫羨言成帝憂無嗣續故修㤗畤祀后土也
  妙善居質
  文選儲后濬圻在躬妙善居質
  東朝
  君彼東朝金昭玉粹東朝太子朝也顔延年詩
  元良
  元良乗上徳率土被中孚徐陵詩
  繼天接聖
  言太子繼天子位接其靈聖也顔延年詩序
  上嗣
  周朝推上嗣漢代慙重眀劉孝威詩
  守器
  立儲樹嫡守器承祧梁武帝詔
  SKchar
  正體毓徳於少陽太子也顔延年詩序
  蘭儀
  誕發蘭儀光啟玉度謝希逸詩
  元子
  親居元子屬當儲貳王褒請立太子表
  燔翳捐褶
  崔琰諫魏太子獵云唯世子燔翳捐褶以塞衆望世子報曰昨奉嘉命惠示雅教翳己壊矣褶亦去焉
  公主門諸王女附
  公主
  崔浩議天子尊令諸公代主婚焉故曰公主諸王卑自主婚故曰翁主
  盛姬
  盛栢之子也天子賜之上姬之長是曰盛姬乃為之臺是曰重璧之臺盛同姓也
  重璧臺見上
  滿月盃
  除夜子星廻天孫滿月盃安樂公主滿月侍宴沈佺期
  夀陽粧
  宋書武帝女夀陽公主人日卧于含章簷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自後有梅花粧
  脂粉磑
  昇平公主有脂粉磑兩輪
  沁水園
  竇憲奪沁水公主田園
  千金公主
  宣帝以趙王招女為千金公主嫁突厥
  親為挽歌
  常誕尚公主及死魏帝親作挽歌詞
  縣公主
  漢制皇女皆封縣公主其尊崇者加號長公主
  靣首左右
  宋廢帝為山隂公主立靣首左右三十人
  為子求郎
  後漢舘陶公主為子求郎眀帝不許而賜錢千萬
  駙馬門
  駙馬
  魯恭子撫為郎中駙馬從駕注説文曰副馬也非主所乗
  承翁主
  娶天子女曰尚公主娶諸侯女曰承翁主尚承皆卑下之名王吉傳
  尚公主
  尚公主注尚猶配也易得尚于中行王弼亦以為配也或言如尚食之尚誤矣
  宗室門
  宗室遺老
  劉向曰吾為宗室遺老
  磐石之宗
  髙帝封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此所謂磐石之宗也
  宗傑
  後魏史論文宣貞固俊逸鬰為宗傑
  宗老
  梁蕭琛為侍中武帝呼為宗老
  間平文雅
  北齊史論曰北齊諸子雖文雅之道有謝間平
  十王宅
  𤣥宗諸子同為大宅分院居為十王宅又於十宅外置百孫院
  百孫院見上
  沛王傳易
  沛王傳易楚王好詩猶且傳之不朽以為盛事湘東召學生教
  玉林皆寳
  慕容超傳天族多竒玉林皆寳
  分枝若木
  分枝若木䟽𣲖天潢
  過百萬
  宗室徳嘗持老子知足之計家産過百萬則以振昆弟賔客飲食曰富民之怨也劉徳
  託肺附
  臣幸得託肺附劉向自言如肝肺相附着也一説謂研木之肺札也自言於帝室猶肺札附於大林木劉向傳
  屬為諸父
  武帝方好藝文以安屬為諸父辯博善為文辭甚尊重之每為報書及賜常召司馬相如等視草乃遣注安於天子服屬為從父叔父淮南王安傳
  暇豫王孫
  暇豫王孫㳺閒公子馬季良笛賦
  禀潤天潢
  禀潤天潢承輝日觀崔廓荅豫章王啟
  糾宗綏族
  紏宗綏族注糾合綏安也南都賦
  劉宗
  劉宗下輦而自王備漢後故曰宗吳都賦
  為善最樂
  後漢詔東平王蒼曰處家何等最樂王言為善最樂
  族茂麟趾
  族茂麟趾宗固磐石顔延年詩序
  枝葉碩茂
  枝葉碩茂本根頼之六代論
  枝幹相持
  至於王赧降為庶人猶枝幹相持得居虚位
  芟刈股肱
  芟刈股肱猶任胷腹
  首尾為用
  枝葉相扶首尾為用言封宗姓
  非體之尾
  末大必折尾大難掉尾同於體猶或不從况乎非體之尾其可掉哉上並六代論
  百足之蟲
  百足之蟲至死不僵扶之者衆也淮南子六代論
  親王門
  跗萼之親
  跗蕚之親親王傳賛
  二三尺衣見衣服門
  小舉手
  長沙定王發景帝之子諸王來朝有詔更前稱夀歌舞定王但張褏小舉手左右笑其拙上恠問之對曰國小地狹不足回旋帝乃以武陵零陵桂陽益焉
  定著
  髙祖制詔御史長沙王忠其著令注以芮至忠故著令使特王也
  殿下第下
  境内稱諸王曰殿下公侯封郡縣者境内稱之曰第下
  戚里門
  天子取婦
  宣帝為張放取皇后弟平恩侯許嘉女上為放供帳賜甲第充以乗輿服飾號為天子取婦皇后嫁女
  渭陽里
  魏明帝追念舅氏名其里曰渭陽里
  戚藩
  晉史賛曰惠懐不競戚藩力爭
  凶徳參㑹
  竇嬰不知時變灌夫亡術而不遜田蚡負貴而驕溢凶徳參㑹待時而發注三人相遇故曰參㑹
  令月吉辰
  納后受制書荅文曰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詔令月吉辰備禮以迎螻蟻之族猥承大禮憂懼戰悸欽承舊章肅奉典制某官臣姓某稽首頓首再拜承詔制
  螻蟻之族見上
  仕因紈袴
  前代外戚仕因紈袴
  升遐門
  綴衣辰
  實不忍自固於綴衣之辰拒違於玉几之側注云王将崩之時命執衣于庭而王慿玉几此言受頋命之時任彦升表
  大行
  漢書韋昭注云大行者不反之辭也天子崩未有謚號故稱大行
  軒鼎將成
  軒鼎将成禹書就掩言帝夣
  厭代
  厭代荘子言千歳厭世去而上仙言厭棄人世而徃也唐以太宗偏諱多為代
  昆臺
  黄帝厭世於昆臺乃鼎湖極峻處也拾遺記
  榖林夣
  呂氏春秋尭舜夣於榖林
  雲駕
  先朝雲駕日逺虞祔已深沈佺期
  雲蹕
  雲蹕上仙沈佺期表
  蜃綍龍菆
  江揔陳宣帝哀策文望蜃綍而攀摽拜龍菆而慟絶
  玉床弗豫
  金英掩色玉床弗豫
  祖鬯
  哭仍几之将徹慟祖鬯之虚斟
  蜃輅
  攀蜃輅雨泣哀策文
  臯路啟扉
  臯路啟扉輴菆㢮殯同上
  星暗虚中
  星暗虚中氣禋日下哀策文
  六繂
  六繂已散九旗方卷哀策文
  大諱
  孝文崩於行宫秘匿而還至魯陽郡始發大諱
  若無天地
  李彪表云孝文皇帝奄焉崩殂凡百黎氓若無天地
  宫車晚駕
  祖挺謂和士開曰宫車一日晩駕君欲何以克終
  降輿客位
  降輿客位撤奠賔階顔延年宋元皇后哀䇿文
  灑零雨泗
  顔延年哀策文噭噭儲嗣哀哀列辟灑零玉墀雨泗丹掖
  徃駕弗援
  徃駕弗援謂不可攀援也謝元暉哀策文
  筵卷六衣
  筵卷六衣俎徹三獻謝𤣥暉齊景皇后哀䇿文
  蜃衛
  懐蜃衞而延首想鷖輅而撫心蜃車也周禮安車彫面鷖總謝元暉策文
  左言
  旋詔左言光敷聖善謂左史記言也見上
  靖寐
  違率土以靖寐戢彌天於一棺
  戢一棺見上
  委裘
  魏畧云先帝委裘下席孫權欲因大喪寡弱王室謂操薨
  山陵門
  一抔
  張釋之傳言盗長陵一抔土音蒲侯反
  玉椀
  沈炯祭漢武陵云甲帳珠簾一朝零落茂陵玉椀遂出人間
  栢城
  諸王公女陪𦵏栢城注植栢于塋域
  薙器
  天子祭陵右校令具薙器以備汛掃注以剗草也汛音迅灑地也
  神路幽嚴
  皇塗昭列神路幽嚴顔延年哀策文
  雞毬雷車
  以寒食薦餳粥鷄毬雷車於諸陵諸陵戯物也
  發引
  發引音𦙍引棺索也
  蜃車
  輴者載棺之具如床一轅前後出有輪而無輻以人挽之附地而行似蜃故亦曰蜃車
  玉杯
  帝葬後茂陵持玉杯貨于市吏捕之忽不見而得其杯乃隨葬者霍光問持盃人状吏言之頗類帝漢武故事
  龍輴
  龍輴勑倫反天子之殯也菆塗龍楯以椁注菆木以周龍楯如椁而塗之天子殯以楯車畵轅為龍
  為椑
  君即位而為椑歳一漆之椑謂地棺親尸者歲一漆之若未成然蒲歴房益二反
  青嵩道
  西𦵏青嵩道千秋豈復晨仁宗挽詞
  月出游
  髙帝寝衣冠月出㳺髙廟後為原廟渭北衣冠月出㳺之注謂從髙帝陵寝出衣冠㳺于髙廟每月一為之漢制如此
  瘞錢
  盗發孝文園瘞錢注埋錢於園林以送死也
  夀原
  文選皇后哀策曰夷體夀原謂陵也
  大隧
  大隧長啟乃徂𤣥宫哀䇿文
  象為之耕
  傳曰舜葬蒼梧象為之耕史記本紀注
  羣鳥耘田
  禹葬㑹稽山今山上有禹塚并祠下有羣鳥芸田帝王世紀
  赤車
  王朗云西京太常行陵赤車千乗
  梓廬
  逺近親軌奔赴梓廬猶言梓宫也北史
  地市
  尭葬榖林農不易畆舜葬蒼梧市不改肆秦始皇作為地市下錮三泉
  神臯福壤
  遂得神臯福壤營建山陵
  秩長陵令
  秩長陵令二千石注高祖陵尊之故増其令秩
  卜年二千
  獻皇后崩隋文帝令蕭吉卜擇葬所吉至一處具圖上之曰卜年二千卜世二百後謂人曰吾前紿曰卜年二千者是三十字也卜世二百者取世二運也
  錮南山
  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言厚葬也張釋之
  龍攅
  龍攅将啟蜃輅将駕帝王葬也
  園縣
  園縣極方望園陵之邑也
  山庭寢日
  山庭寝日隧路抽隂顔延年哀䇿文
  龍輁
  龍輁纚綍容翟結驂輁音巨恭反凶餙也容翟吉制也纚音離同上
  祖饋
  祖饋皇帝親臨祖饋躬瞻霄載白虎通曰始載於庭轜車辭祖⿰也
  霄載見上
  黼筵
  悲黼筵之移御痛翬䄖之重晦並同上
  夀陵夀原
  景帝作壽陵起邑漢書音義天子未死曰壽原
  𦵏附禺
  陋蒼梧之下從遵附禺以同壤山海經大荒之中附禺之山帝顓頊與九嬪葬焉
  帝王諱門
  代宗
  代宗唐諱世故曰代
  晉陵
  毗陵因晉元帝諱改曰章陵
  野雞
  野鷄雉也漢避呂后諱
  茂才
  舊言秀才避光武諱改稱茂才










  海録碎事卷十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