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徐海道按察司副使莊復齋先生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淮徐海道按察司副使莊復齋先生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九年,枚宰沭陽。淮海道莊公來巡,相傳有理學名,疑其峻而難近也,心怵焉。既至,則循故事饋殽烝,公一切勿拒,曰:「物已烹飪,卻之是暴天物而違人情也。凡賓饗與主人共之,禮也。」止枚而觴之。三爵後,問沭水原委、簿領利病甚悉,論山經地志、星象樂律甚辨,出所為詩甚工。

越翼日,諸生會於庠。公上座講《中庸》,不皮傅濂、洛語,而理境顯顯大明。聞者色盡變,若欲即駕車赴聖域者然。諸生有所陳說,雖俚,公必靜聽無惰容。翼日,校壯丁。丁疏於技。發矢,矢旁穿,且墜,爇火器,閉,焦其手。諸丁伏地請罪,枚亦起立皇恐,謝平日教敕無素。公弛外衣,手弓而前,支左屈右,教如法。十八人無不當鵠者。火器如之。畢,就坐,笑謂枚曰:「而奚慊慊耶?藝成而下,文人不習常也。專心治民,吾職在巡,年年來為汝教馴之耳。」枚聞愈不安,睨諸壯丁,皆歎,有泣者。先是,大府巡沭,饋牲牢不受,令袒鞲蔽,上食不受,矜嚴若神。及去,庫為之虧。公來飲食笑語,盡主賓歡。及去,無角尖耗。如春風歸,留餘溫而已。所從隸六人,蒼頭二人,僮一人,皆自飲其馬。犒之,跽而辭曰:「公視奴輩如兒子,不告而受,於心不安。告公,公必命辭,是仍虛君惠也。」強之,皆伏地誓,指其心,乃聽之。

公諱亨陽,字復齋,世居漳州靖南縣之龜山。康熙進士,初知濰縣。迎養,太夫人道亡,公自此不復仕。今上元年,以楊文定公薦召見,授吏部主事,出為德安同知,遷守徐州。蘇松道汪某,以危法中沛令某,督撫白簡繕矣,命公補牒。公牒稱沛令不侮鰥寡,不畏強禦。汪聞悛而止。果毅公訥親巡江南,聲耀隆赫,監司皆靴褲跪迎,公獨長揖。訥責問,曰:「非敢惜此膝於公,其如《會典》所無何?」訥默然。

尋遷淮徐海道。海州有河通海以運鹽,故雖暴漲,非遍告諸大府不啟閘。公力請,得以時開。勘淮海災過勞,以羸疾卒,年六十一。卒之日,淮海諸氓罷市奔走,樹素幟,哭而投賻,一日至六千緡。嗚呼!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公殆真儒也已。公少時受知於李文貞公光地,成進士,出謝公濟世門。謝亦奇士,世宗時為御史,三日露章奏河東總督田文鏡十大罪。前一夕夢震雷擊於庭,翌日章上,果得譴,減死戍邊。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