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淮海集 卷第三十四
宋 秦觀 撰 景海盬涉園張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三十五

淮海集卷之三十四賛䟦

            秦 觀 少㳺

   龍丘子真賛

惟龍丘子以大塊為輿元氣為駒放意自娛逰行六區

世莫我踈亦莫我親追配古者葛天之民

   李潭漢馬圖賛

前一馬驪就樹摩癢百駭佳快厥意可想中間四馬或

顧或嬉飲嚙自如不相瑕疵㝡後一騂尾鬛奮驚背而

號鳴若聞其聲寛間之鄉水逺草長無覊無縶樂未渠央

   南都法寳禪院一長老真賛

欲老不老八反九倒昔是西庵今為法寳文雅䑓邊清

冷池畔大地山河且舉一半

   建隆慶和尚真賛

大因縁十八年結跏座帶刀眠汝鼻孔未遼天呼我作

無事禪

   書王蠋後事文

古之世有不去商紂之虐君以從周武之聖臣而守死

西山者其人曰伯夷伯夷者孔子稱為仁孟子稱為聖

不在乎學者能道之也古之人有不愛刳身戮尸之患

以求盡忠極節扵其君者其人曰比干比干者孔子稱

爲仁孟子稱為賢不在乎學者能道之也古之人有不

愛将軍之印不願萬家之封引身即死以明君臣之大

義而求自附扵伯夷比干之事者其人曰王蠋王蠋無

孔子孟子之稱而其名亦不獲自附扵伯夷比干焉學

者亦不可不道也當燕人之破齊齊王走莒也臨菑之

地汶篁之疆為齊者無幾也齊之臣平居腰黄金結紫

綬論議人主之前者一旦狼顧鳥竄分散四出不逃而

去則屈而降無一人為其君出身抗賊以全齊者方是

時王蠋齊之布衣也積徳累行退耕於野口未嘗食君

之粟身未甞衣君之帛獨以謂生於齊國世為齊民則

當死於齊君乃奮身守大節守區區之畫邑以待燕人

燕人亦為之却三十里不敢近其後燕將畏蠋之賢念

蠋之在而齊之卒不㓕也數為甘言㗖之曰我將以子

為將封子以萬家不者屠畫邑蠋曰忠臣不仕二君正

女不更二夫國亡矣蠋尚何存今刼之以兵誘之以將

是助桀為虐也與其無義而生固不若烹乃經其頭於

木枝自奮絶脰而死士大夫聞之皆太息流涕曰王蠋

布衣也義不北靣於燕况在位食禄者乎於是乃相與

迎襄王於莒而齊之殘民始感義奮發閉城城守人人

莫肯下燕者故莒即墨得數戰不亡而田單卒能因其

民心奮其智謀却數萬之衆復七十餘城王蠋激之也

始予讀史記至此未甞不為蠋廢書而泣以謂推蠋之

志足以無憾於天無怍於人無欺於伯夷比干之事太

史公當特書之屢書之以破萬世亂臣賊子之心柰何

反不為蠋立傳其當時事迹乃㣲見於田單之傳尾使

蠋之名僅存以不失傳而不足以暴天下甚可恨也且

夫聶政荆軻之匹徒能瞋目攘臂奮然不顧以報一言

一飯之徳非有君臣之讎而懐匕首䄂鐵椎白日殺人

以䘮七尺之軀者太史公猶以其有義也而為之立傳

以見後世後世亦從而服之曰壯士蘇秦張儀陳軫犀

首左右賣國以取容非有死國死君之行朝為楚卿暮

爲秦相不以慊於心太史公猶以其善說也而為之立

傳以見後世後世亦從而服之曰竒材以至韓非申不

害之徒刑名之學也猶以原道附之老𥅆淳于髠鄒衍

田駢慎到接予環騶奭之徒迂闊之士也猶以為多學

而附之孟子然則世有殺身成仁如王蠋之事者獨不

當傳之以附扵伯夷之後乎噫昔者夫子作春秋其大

意在扵正君臣嚴父子使當時君臣正父子嚴則春秋

不作矣後世愚夫庸婦一言一行近似者皆當筆之春

秋况夫卓然有補世敎者得無特書之屢書之乎此予

所以為太史公惜也

   書輞川圖後

元祐丁卯余為汝南郡學官夏得腸癖之疾卧直舍中

所善髙符仲携摩詰輞川圖視余曰閱此可以愈疾余

本江海人得圖喜甚即使二兒從旁引之閱於枕上怳

然若與摩詰入輞川度華子岡經孟城坳憇輞口莊泊

文杏舘上斤竹嶺並木蘭砦絶茱茰沜躡槐陌窺鹿柴

砦返扵南北垞航欹湖戱栁浪濯欒家瀬酌金屑泉過

白石灘停仍里館轉辛夷塢抵漆園幅巾杖屨棊奕茗

飲或賦詩自娱忘其身之匏繫於汝南也數日疾良愈

而符仲亦為夏侯太冲來取圖遂題其末而歸諸髙氏

   髙無悔䟦尾

無悔將家子為人沈鷙有竒略習知邉事結髪與羗人

戰大小數十遇未嘗敗北斬級捕虜獲牛馬槖馳動以

萬計與其兄館使皆為邉人所推號二髙云元豐五年

延師與二詔使城永樂問於無悔對曰永樂羗人必爭

之地而無險阻無水泉一日冦至何以能守詔使大怒

以為沮議遣歸延安既城永樂羗人數十萬奄至城中戍

者纔三萬人舘使謂詔使曰虜衆十倍於我若其盡至

不可當也我甞破其衆於無定河川今前隊囂甚有懼

我心及未定擊之雖衆可走詔使不許曰王者之師不

鼔不成列舘使以足頓地曰事去矣已而城外圍數重

諸將出戰無生還者俄奪我水寨城中穿井數十皆不

獲泉士卒飢渇困甚不能執兵城遂䧟二詔使及舘使

皆死之於是議者皆以二髙料敵有古良將之風惜乎

詔使之不能用也元祐二年余為汝南學官被詔至京

師以疾歸無悔亦以失邉帥意徙内地鈐轄此郡兵馬

相從扵城東古寺日飲無何絶口不挂時事余酒酣悲

歌聲震林木無悔嗔目熟視髪上衝冠人多恠之余二

人者自若也無悔一日出諸公所與尺牘自韓魏公以

下百餘番屬余䟦尾余欣然濡筆因以永樂之事載之

庻幾見諸公所以稱道無悔者非虛語也

   裴秀才䟦尾

裴本秦之别姓自漢以來世有顯者在唐尤為望族五

房之裴為宰相者十有七人裴氏衣冠於斯為盛而東

眷房晉公度實唐第一等人君晉公之裔孫也少篤學

鋒氣銳甚頗有志於天下之事巳而舉進士屢不中乃

嘆曰人生如寄耳用是區區者為哉扵是退居許之陽

翟葛巾藜杖日閱佛書惟以專精神養夀命為事元祐

三年冬君之弟朝散君通判蔡州君自陽翟籃輿過之

踰月而去將行謂朝散君曰吾絶意世間事久矣比閱

簏中故人書札見麻温故郎中昔所贈詩憮然感心不

能自巳聞秦少㳺方爲此郡學官願因弟丐一言庻幾

異時有知我者余聞而嘆之昔馬援南征謂官屬曰吾

從弟少㳺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

裁足乗下澤車馭款段馬為郡掾吏守墳墓鄊里稱善

人斯可矣致求贏餘但自苦耳當吾在浪泊西里虜未

滅之時下潦上霧毒氣薫蒸仰視飛鳶跕跕墮水中卧

念少㳺平生時語何可得也朝散君起家四十爲郎聲

聞籍甚所謂功名富貴蓋未易量而君羸老疾病卧扵

衡茅之下氣息奄奄僅屬既不求人知人亦莫君知者

弟兄出處異矣然以二馬觀之二裴之事孰爲得失哉

麻君慱雅君子其所以稱道君者宜不謬後之君子讀

其詩者可以知君少時之志而讀余文者可以識君莫

年之心云

   録壯愍劉公遺事

壯愍劉公未顯時凡三與賊遇始爲常州無錫縣尉有

梟賊劉鐵槍者起浙西轉擾諸郡捕盗官不能制公一

日霑醉夜歸適報鐵槍入境遂乗酒赴之與賊接戰手

殺鐵槍及其徒五人餘悉散走部使者上其功改大理

評事後知果州南充縣丁先太師憂觧官東還道出興

州境上遇群賊奄至掠其行李發之惟文書百餘帙布

數匹賊魁詈其徒曰此窮官人何足劫公時在後聞變

馳至瞋目叱之賊衆披靡俄發三矢輒斃三人餘遂遁

去雍帥冦萊公表其事詔遷官知瀘州後移倅汝隂過

安陸遇故人留飲家屬先行復遇盗劫倒槖得一銀釦

劒洎一䃋石腰帶持去後賊敗於齊安獄具法歸贓於

主有司以聞時陜西轉運使員缺執政方以公進擬真

宗曰是人爲郡守而止有一䃋石帶廉可知也遂除公

行狀墓誌及國史本傳皆載無錫及興州事獨安陸一

節遺而不書元祐壬申歳公之子隰州使君某與余會

扵京師甞道公之遺事具以天禧中劄示余因論次之

附於中劄之後以補史氏之缺云











淮海集卷之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