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容居士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淸容居士集 卷第三十一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二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一

 墓誌銘㙮銘附

   周夫人墓誌銘

夫人諱天福朝議大夫知瑞州周公諱應

合之女朝議大夫直寳章閣廣東經畧安

撫知廣州冷公諱應澂之婦今湘陰尹名

頤孫之配世為龍興武寧人瑞州以學行

表後進論議惜許可湘陰拔童子科整敏

善自晦亟愛重之故㑭夫人以歸兩家為

儒宗婦壻各得所擇衆咸曰在是夫人幼

静慧受女史工正書二弟始就學日諷誦

感發相勵事尊順謹媲徳儷義能使外有

不知絜豆籩洽昭穆靡宻斟度恩意各盡

夫宗宜焉二子曰有泰有益保抱具訓輙

置筆札毋誑戲稍長約繩墨躬詰難嘗言

吾誘弟以婉督汝以嚴皆一轍也善宜亟

稱過不可得聞書種寜有斷乎年四十有

九以卒是嵗大徳癸卯葬仁義鄉下畬里

女六長許嫁周志行孫男三女二仲弟分

宜丞天鳳來 京師桷與之㳺議門户興

植婦道允頼數稱夫人之賢過時而彌哀

扵是有泰實來致湘陰之命銘曰

有崇義閭維周之敷展世秉文耳受口濡

執彼閫儀來彛來祗宗承其和家安其慈

誦聲在户嘉醑在廡叶于夫君婉徳以輔

雙桐高岡附蕚煌煌擢榮舒英糓旦用光

冽彼寒泉聿環墓田昭銘新宫實曼厥延

   方夫人墓誌銘

湖廣儒學副提舉上饒劉君安徳恭甫之

夫人方氏大徳庚子五月己未卒卜祔先

墓不吉乃假𦵏于舎東越八年相中堂山

兆以吉告於是其子光以事狀來 京師

謁陳郡袁桷銘夫人世居饒之徳興幼特

静好其父隠君常抱膝上祝曰吾家世儒

林當為汝慎擇婚對方是時上饒劉君某

以太學名輩待次寧國教授歸授徒山中

饒信地接武習進士業者率相戒師劉君

始出鄉隠君慨曰捨劉氏子奚適即徳恭

甫也未幾寧國死徳恭甫刻意振擢不以

貧窶自慊隠君念夫人憫徳恭不自置察

夫人意色無吝悕卒㑭以歸徳恭甫壯嵗

力問學預計偕生理靡密一不問夫人銖

黍化治手劘而身理之者寒暑曲𬾨方丙

子兵變時徳恭甫傾家貲以完䕶為急夫

人力賛之事定勉夫以仕且言曰盍亦少

慰吾父意始伯姊嫁同里蔡氏蔡姊家侈

盛脱簪琲以服亟摇手弗受自是終老無

異飾生男子曰升老幼卒徳恭甫晚得光

時夫人躬訓育抱咡慈嚴酌宜迄見光克

紹其父業焉始光㳺 京師與余交相久

話言母儀悲SKchar不已余特以為母子至情

不足異夫賢其媲子孝其母閭里知事者

率能是及觀夫人之行與光終身之哀見

焉若將弗及則帷閤衽席色笑敦厚制事

以理夫豈勉而然哉噫是宜銘夫人諱柔

則曽祖瑋祖應奎隠君諱逢吉卒時年六

十有三子光瓊州教授今為中書屬從事

孫男二至大二年將治葬徳恭甫亦即世

扵是以某月某日祔銘曰

詩始房中維教之基芣苢薄言和平以孳

考視劉媛温恭具儀膏沐以韜絲枲是師

外防内完拮据孔艱孩無矯慈諸御間間

匪異其誠由𠂻𠃔安興言遺思載汍載瀾

女史日微徳音莫跂瞻彼墓田有顙斯泚

松岡豐融不震不圮廣揚嘉芬式𥙿爾嗣

   盧母王夫人墓誌銘

盧氏河北望族有諱仙者家深州武強縣

金将亡武强為秦趙要衝𡻕蹂兵不息由

是徙家睢州兵浸南家益蕩析有子曰全

掠為奴于時全生子曰榮甫十𡻕審其父

北行斷髮仰誓呼曰兒不獲見父寧即死

行泣道中呼其父姓名道繇真㝎日𭈹訴

宛轉事益著里人憫之問所掠主無異辤

卒義以歸父子復居武强稍長學書筭入

鄉校試吏為縣從事時録事王君崇攝武

强審盧氏子孝感且吏䏻廼曰吾女舎盧

氏易取配遂以歸生子四曰文曰仁叔曰

廷信季曰徳廷信生始三年不幸盧君卒

夫人撫其四子力治桑枲甘苦淡垣屋庳

狭内外整截有限程SKchar訓導過者無敢譁

事其舅姑以夀終至元十三年詔考郡縣

孝節扵是河北道提刑按察司審盧婦事

不誣州達于禮部復除其家而廷信始仕

江南調泉州晉江尉辟福建行省掾又掾

江西叙遷為鄞縣丞復掾江浙未幾以才

佐海道漕府陳不便事就領金符為温台

千户嵗運粟視往嵗數三倍而夫人皆見

之廷信為鄞丞余時里居見其䖏事精覈

剔植蠧利官長不能出私語上府陳白伉

直無隠嘗曰吾盧氏世為吏刻峭文致非

以起宗吾父有孝行迄不得上夀稍自飭

勵繄吾母之訓戒子孫為儒兾吾母慰意

至大二年夫人卒年八十有六祔𦵏于

先塋延祐二年

天子孝治天下推賚存殁而廷信秩五品

得贈其考奉議大夫真定路趙州知州驍

騎衛尉栢鄉縣子夫人亦追封栢鄉縣君

四年遣其子某来 京師請銘桷待罪史

館若盧氏事誠宜書今誌也無溢辤系以

銘曰

林林生民男室女家禮失俗淪企而禄奢

維貞丈人尚古不遐卓彼孝童木升斯華

承筐来嬪絶其榮夸四雛在户蓬首苦心

甕牖屹城過者肅襟宅里表植栁槐森森

頍弁奮揚滑甘具新大耋莫嗟淑徳岑嶔

戒而孫子服儒以嗣教經展世厥武踵起

有隆墓田大賚告祉式時芬苾永保千祀

   侯母王夫人墓誌銘

世祖皇帝以仁立國敦節申義丕變醇厚

至元八年時則有若太保劉文貞公議事

省中増益令式繇是郡縣旌表綽楔槐柳

光于往史猗歟休哉桷繇集賢歸里居録

事判官侯玉踵門来言曰聞子嘗執筆太

史節婦孝子嵗終必登于史籍玉也敢有

言玉故居濮州鄄城縣其先女直人曽祖

敬嘗為金殿前將軍祖林金人匠緫管父

珪仕

皇元為濮州儒學教授濮州不幸年四十

有一以卒母王氏生子女六人惸然未勝

喪吾母之教四子也皆身訓之其鞠二女

也必教以纂組化治嫁娶耕稼能謹之以

時家貧無生産而充然若有餘者繄吾母

之力也玉兄弟既長而吾母益能綜核靡

宻不知有缺怠故仕者得盡心於官政而

不仕者孝謹稱里閭玉之為婺州永康縣

巡檢時至大三年也母年七十有七以卒

至是嫠居凡四十有餘年矣後復為婺之

平凖庫副使婺之人知吾母行若是縣儒

士具實言扵縣縣下於鄉加察考焉繇是

以達于郡郡復移扵所居州州眀扵禮部

然後悉如 詔旨旌于其鄉敢以是有請

傳永逺嗚呼劉向作列女傳當熙眀之時

則肅雍平和藹然有闗雎士女之行至於

末季則不幸不得全其生讀其書未嘗不

興歎也孝慈耕桑帝堯表閭夫人生承平

貧能以禮防少老一節實

聖天子休養生息漸仁秉徳有自来矣盛

矣哉能勿書乎夫人名妙善父某妣某氏

長子伯巖 勑授定海慈溪兩縣舡官次

某不仕幼即玉也女嫁某氏銘曰

勵其躬訖于逢慈儉勤夀考終表華楹帝

堯功過者式報媺豐

   劉夫人墓誌銘

婦人之事舅姑有從其令者矣若近矣莫

知其心焉有屈體承色先事以𬾨逆志以

求其得謂之孝與或曰是知及之考其中

有疑焉今之為舅姑嚴重則生畏畏不能

以洽玩弛則生怠怠近於凟閨門之訓厲

以失之而容忍者於教乎何有在易之象

曰家人嗃嗃婦子嘻嘻吾扵郝君鹽使從

之之夫人有取焉夫人姓劉氏河間人父

諱鼎母牛氏夫人之姑李嘗祝香以告曰

願吾子孫生悉如劉婦噫此非出扵令與

知也孝根於心怨咎莫知旻天中野且悲

且懼若婦人貞静其誠慤顯著一語以盡

兹其為孝也大矣夫人事夫之寡叔母夫

之孤姪有恩愛鹽使病末疾嵗久不愈斥

竭簮珥佐醫藥教子志善能植立兩見為

監察御史至治二年某月某日卒年七十

有二眀年二月某日祔葬于西山之祖墓

桷往銘鹽使君矣今御史復請銘夫人諛

溢辤事史官所大戒婦人事不出閫户以

孝養為飭躬本考其姑嫜之言是宜書銘

有言閒閒有儀珊珊視其寒温靡覿愠顔

從姑𤣥宅弗愧以懌繄爾後人以永作則

   韓夫人墓誌銘

中原韓有二族居㑹稽者為安陽居廣信

者為潁川龍圗閣學士無咎公師表一世

其子仲止克紹家學搢紳號二韓父子而

廣信别出一族曰侍郎公祥字履善常卿

公補字復善嘉熙中士類稱為二韓兄弟

桷族祖正肅公持節江東辟入幕府在後

省復薦為國子官人皆曰正肅善選士二

韓公聞望駸駸與潁川相並盛矣哉天運

合一衣冠家澌滅幾盡江浙閩蜀大略相

近余歸老里閭有儒生踵門以告曰容徐

氏子祖母韓夫人無為大夫諱禋之女大

夫二韓公之親弟也自夫人歸徐門克持

其家事姑以孝著待夫之弟妹助裝以有

室家其相夫也郤金以成美夫官建寜僚

属有不孝其母者夫人引喻廣譬能使其

妻訖事姑以禮訓子舉前史言行時刻畫

故事人物以佐警戒故其子孫俱能守家

教容又言曰徐故廣信大家刑部侍郎諱

元𤇍實容從曽祖桷聞侍郎公侍講筵于

時史丞相圖起復百僚皆進疏理宗猶豫

不決侍郎獨微言曰邊事漸寜從戎以墨

縗失國體丞相誠經濟老其才以用未晚

也丞相聞是語憮然曰嵩之不得起復矣

夫人之舅諱卿子朝奉郎權知嘉興府事

其夫諱忠甫終廣徳建平尉夫人之曽祖

大寜奉議郎知徽州婺源縣妣諸葛氏贈

宜人祖貴玉贈朝請大夫妣端明汪公逵

之孫女男一拱辰將仕郎信州路永豐縣

主簿先八年卒女一順正適祝士貴孫男

五宜容宅安竇孫女四卒以至治二年

年八十以泰㝎二年某月某日葬于某山

容不逺千里来謁銘秀整足以興植使世

家皆若是其曷有憂廼為銘曰

亭亭兩家𠃔為舊門服習懿徳克紹厥聞

㓜工女史粲其纂紉亦㳺扵藝靡不究勤

母目既盲䑛膜還眀来嬪于徐事姑益精

奉脆擇甘順其性情不侈其長不夸其SKchar

訓子督孫雅言諄諄厖眉秀姿儼𠔃淳真

宦族日圮内教莫陳吁嗟夫人表兹堅珉

   㝎水源禪師塔銘

大雄氏以已說剖三宗禪學汪洋廣愽

意承接絶去文字稍契入輒證為知道小

智大黠相煽以自髙律教廢棄食不知耕

居不知工恣情於無畔岸而道益以昧唯

妙源師獨憂之自嘉㝎十七年受具戒即

㳺方眀本心久而曰不耐塵勞心曷以制

願習賤事以調御寓本州天寜寺嵗大饑

赤足踵門以化後始歴清職曰吾得無媿

名教矣其師愚公持正議不肯下宰相吴

潛潛怒繫獄辱之退居精舎獨侍側辨難

卒有疑義愚公啟機以示曰汝今太平矣

愚公住徑山即㑭首率僧衆愚已老學子

林立寮下析微統宗愚喜力賛之主平江

薦嚴内外事不一廢舉鼓山國清辭不就

主泉州水陸院治若薦嚴而俗士益信慕

愀然曰吾寜久是携錫以歸桷 先曽大

父太師樞宻越公功徳院曰定水 伯父

賔州 先府君䖏州議曰寺缺主者善趨

謁迎奉吾兄弟不受能以寂照解脫為義

則庶幾㝠福源公行堅望高使力請必不

讓以素所往来者通意廼欣然以来桷時

年十三或問曰吾儒性善與佛所言同否

曰同感物而動漢儒失之由是有不同焉

後廼曰儒釋二教分别有異在治人治心

治人在五常治心在四大修五常治人之

本修四大亂心之本道微世衰誠得一人

焉不可得涕淚交下謂桷曰禄損則福益

盍慎諸布衣鐡裓終日尸坐語徹機迅奔

電絶壑不可制伏稍歛戢則瞬息在几席

禪人仰之四方士尤宗之精於詩故宋名

士喜之然不肯表襮舊築居扵越之雲頂

將終願解㝎水以歸且命無建塔無火化

以任其壊其徒不忍卒埋是山以至元十

八年卒夀七十有五俗居象山縣姓陳氏

為僧五十有九年銘曰

道弊扵文巵言以宣繇簡速超悟者日繁

空浮變騰若火燎天服竒食珍謂合自然

師實已憂榮戚靡覩或SKchar于谷或伏于莾

唯大雄是遵唯古徳是祖機以峻傳言以

戒輔通黜興廢道曷敢替幽扃潜珍户屨

屬係彼昧其承卒黯以逝昭銘授徒勿圮

勿翳

   延慶入法師塔銘

四眀法智大師以天台教旨經緯導達學

者謂為中興南湖寳講貫舊址踵主其席

稍不厭衆議訾病交集歴代承接皆有足

稱道至師居南湖千口無異辤師名善入

傅姓世居㝎海大蓬因法師見異之淳祐

十一年與半山彬師㑭受具戒㳺諸方辨

解究詣客東掖山著教家四書㩀㑹執約

不以文字溺𭰖指畫勤懇從者樂其易簡

初佛光法師居上竺提其徒悉使出門下

于時有善良師與師相講習各植立不肯

和附師與良議曰吾師大蓬兄能嗣之願

再拜以嗣良後嗣圎覺頑空師而師卒能

昌大蓬始典謁南湖後首教坐主赭山東

臯世忠其説以角立為大病支離為末流

泛不溢詞約不厓絶禪人士子咸傾仰之

興仆復侵安衆靡懈泉南僧素宗禪學慕

師徳重趼以請法智之學行扵東南六十

餘州至是入海嶠人益竒之至大年中

詔宣政行院慎採選勿阿意貪倖集議者

曰南湖缺席捨師孰能遂以昔日所傳授

者深省宻啟空假破建一性眀静而互議

交毁訖忘于言大蓬果有聞扵世崇本誓

志師扵是有成焉其凢見扵脩植施於人

事今不復著錫號惠觀𪪺教法師而自號

曰秋虚延祐年五月二十有六日示寂

為僧六十三朞年七十有八化于城南頂

骨得舎利𦵏法智祖廷而以爪髮歸東臯

冡間之精舎至元間桷納交于東臯呐若

不能言聆其坐講則汪洋罔詰秉行潔清

癯容儼脩粹然古徳有足興起弟子大倫

正道等来乞銘廼為之銘曰

四眀之興匪事扵言橐籥萬殊貫于心源

如水必東如失必鵠末世濫觴語益以瀆

佔畢究鋪千緒億條炎炎詹詹泛焉以寥

師慨有憂約陳其辭探微發機㑹歸一岐

承宗紹傳不希其逢謝彼翕訿矢心圖終

後歸南湖振揭初説曰吾師有傳兹道不

滅弗蔓其根弗瑕其璞癯然蕭閒廓以恬

泊世教日淪躡雲徂高著爾懿徳我銘用

   天童日禪師塔銘

紹定辛卯蜀破士大夫蔽江東下成都大

慈寺主華嚴教僧之秀朗率棄舊業以教

外傳㳺東南若癡絶冲無凖範導達後進

表表名世者皆其門人而範之成就益衆

天童師其一也師諱浄日號東巖俗居南

康之都昌姓廖氏幼嵗喜誦佛書解大義

常食蔬果以自持年十五告父母願為浮

屠氏眀年祝髪于廬山香林訪道仰山石

霜遂入浙見冲師扵靈隠越二夏不契乃

登徑山見無凖師範大許之語在傳道録

後見西巖惠于天童恵無凖師大弟子其

提示與無凖無異危機敏鋒迎拒莫覩風

止水息渙然帖順遂宻契其旨卒服從之

㑭守蔵室後開先無文璨屈為第一璨亦

僧之俊傑繇是譽聞益彰宋景㝎某年江

東帥汪公立信慎許可推以主圓通咸淳

某年江東漕使錢真孫㑭兼領東林至元

壬辰主育王三年歸隠雪竇大徳四年集

公議主天童師之行峻絜以完語温氣和

衆益得以親納其徒㑭眀徹復性不侈于

言解其蔓惑䖏於世若無所施為遐邇嚮

慕傑閣銅象無踵以至而於天童功㝡著

久居東林化俗警衆民争繪以祝故其興

天童廬山之民奉貲以助尤夥生宋嘉㝎

十四年辛巳終至大元年戊申年八十有

八僧臘七十有一將示寂戒其徒書韻語

以示曰天為蓋𠔃地為凾吾奚為乎塔與

庵灰吾骨𠔃山阿言已矢𠔃勿鑱越二日

沐浴端坐而逝其徒奉遺言以化齒根不

壊遂歛蔵于西巖之清風塢噫耆舊日淪

争憝恣蕩甚扵世人理不勝欲靡然頺瀾

莫有障窒觀師景行實泚其顙今弟子在

浙東西江東西若干人蠻溪嶺嶠承師之

教亦不可勝紀如砥䓁来請銘銘曰

七情盪摩約性返源喻以攝持匪夸浮繁

末俗濫觴競立險艱眩一駭百莫執其凢

性本湛虗分别則二不以解通不以思擬

寂非有存感迺隨義達摩之功空其所空

奚後人騁馳庸失𤣥宗空不假爲兹惟用

中蜀學簡昜師承其風開盲振瘖發機以

示云彼摩尼非浄非穢往安自然是謂止

止鮐背長身從者如水丹霞嵌空匪耀凢

目曰兹山之頽否極斯復敬者效輸罔不

率服山君来朝雲釃霧矗幻身既空勿鍤

勿甓一氣孔周窮彼變易清風之塢石列

五色恍焉如存嗣者是式

   廣恩仁法師塔銘

師名可仁貫天台縣寧海姓胡氏號木庵

㓜嵗㳺四明山居資福寺習天台鈔疏于

時我 曽大父樞宻越公治 齊國楊夫

人喪見師秀整儼恪㑭以從服闋吾必以

汝祝髮資 楊夫人福 越公以右司郎

中歸召為軍器少監尹臨安 樞宻之夫

人周國陳氏曰師宜祝髪矣嘉㝎十三年

設齋上竺迺得度于時月大師以講論訓

諸徒願侍席側大師與 越公厚善謂師

曰今僧徒聰敏林立稍使一人預人間事

得無害統體乎繇是在郡治間歸胡嶴展

治林嶂一以任師在館中參政應公㒡猶

未仕深器之曰使師不為僧其問學當與

士子並中書舎人陳公耆卿時為臨安教

授與師同里亦曰應公言然 越公入政

府例得經院廼相攸紫巖繩約四履峻危

有階引泉有梯淬醯除險帖石助髙審靣

曲直周折獻秀紹㝎肇工淳祐告成屈以

主席錫名曰廣恩崇福 伯祖吉州 大

父尚書咸諉以事罔有弛缺徃侍諸父時

見師承接曲盡而恃氣SKchar鑠者不敢出慢

語至扵桷四世矣噫逮今五傳有不善扶

植者矣而師亦四傳守規蹈矩僅一二數

兩家相視岌乎可懼桷繇翰苑歸登塔亭

謂塔主子鎮曰往事將湮沒師之行業不

可不紀其徒曰是在太史師以至元十七

年某月某日入寂僧臘六十一度弟子二

十有人有詩集若干卷大澤大雅相繼

主是寺凢四十年規約散弛今有子堂子

鎰子鎮子金子真猶能知師遺事下是不

復解其寜有不哀也夫銘曰

維大雄氏内寂外脩不偏一能用彰以周

在師敏通卒異其儔峩峩新宮百礎承宇

以其彌縫莫或敢侮智周行圎耆年以輔

成之匪艱承之孔難大訓厥徒黜慆砭頑

昭銘以儆勿踰其閑

   延慶良法師塔銘

天台之學其説汪洋浩博旁訓廣詁多至

萬言學者讀其書前迷後遺究厥本旨更

席不能以終良法師始疑之謂繇律以入

則心以攝持繇禪以入則心以解脱𤣥文

妙旨約以㩀要事理昭晰如瘖獲吐如盲

獲覩其為書曰十門SKchar要約説三卷SKchar

餘論一卷教觀宏立門分户列貫穿出入

莫窮其塗師以諸部證其義例條焉不紊

示焉SKchar掌其為書曰教觀撮要四卷三千

别説則其師覺法師之言具在舉世尚同

因省立異良非苟扵言也師名善良字子

直號月溪族姓朱氏㝎海縣人始祝髮浄

居習律湖心㳺杭之大雄師頑空覺大師

空問不二門所屬三諦三千其旨意與空

合覺大師言辯簡峻師入其室嘗㑭守講

席後㳺浄慈訪禮禪師以古徳語叩辯禪

語瞬息眩晃意師𭰖名相為可惑師徐曰

三觀之旨不外乎是禮謝曰其歸振汝宗

集慶寺成朝命選主席班從者亦皆精良

晦法師主上竺任可否師預是選講大𣵀

槃經聽者雲集師懸辯提機整暢理得然

卒師頑空上竺不能强也主禪恵擇陽報

國藥師治平户屨日接别為堂以䖏篝燈

星列咸曰是宜繼四眀矣嵗既久卒以輿

論主延慶至元二十六年寺延燬茇舎草

緝講論彌不輟大徳元年九月某日入寂

僧臘六十年七十有九奉遺骨歸于祖闗

桷居邇南湖幼嵗㳺起信堂羣僧誦聲接

几席取其書讀之茫不能解泰㝢曺先生

説曰取子直約説讀之斯解矣後来南湖

覩其容和以莊其説坦以眀始悟曰先生

語不虚矣殁三十有一年弟子允恭来請

曰公深知吾師吾教有行業碑敢以請迺

不得辤銘曰

天台之宗眀性合理銖縷其别弊極口耳

以言顯道言曷有止若舟在川茫不有涘

若蓬繫風去莫以趾支離演文積沓縑楮

迷途具茨珠探濁水至簡以求允究厥旨

聚不滿握邇納步跬解其桎梏一貫真⿰⾔𭥍

南湖之庭屨履纚纚振麈一言聞者竦起

遺書具存毋敢訾毁昭哉是銘千祀勿圮

   空山雷道士墓誌銘

孔子白文勝質則史班固亦曰道家者流

出扵史官豈其然乎老子為周蔵室史酌

古今治亂成五千言致用以凖易較其治

良不誣也噫為老氏者其知此與河圗洛

書聖人則之易書誠經緯也微言既湮傳

注門户各立自勝易與書迄不能並士方

齗齗然不可參錯進老子之説焉得力而

勝諸士患無恒心遇不遇命耳曠百世而

相感者吾得一人焉曰雷齊賢始予讀其

書益知其所以言病乎世莫知其涯也齊

賢所為書援㩀切至感厲奮發不蹈世俗

繩墨合神以窮變盡變以翼道申言廣SKchar

其扵力誠至矣今知齊賢者不若是則齊

賢之意將終無以自表齊賢扵書無所不

讀悉資以為是書者其道然也道散於九

流百家同歸而殊塗唯老子㝡近然則易

老誠相表裏邪嗚呼齊賢之志予深知之

矣齊賢著書曰易圗筮通變義老子本義

莊子旨義所為詩文二十卷和陶詩三卷

齊賢名思齊家世臨川人幼棄家居烏石

觀晚講授廣信山中暨終也復歸烏石治

其窆而先表焉表曰空山雷道士之墓卒

時年七十有二番昜吴成季廣信弟子也

嘗曰空山先生承絶學扵蕩裂繕刻志意

却甘茹苦光景變幻皆隠慝不道飛伏控

握愈眩愈逺道無有矣今遺書具在匪吾

徒私彰確者如是則行若藝猶其粗也陳

郡袁桷以是銘銘曰

入而不出神不可以物通而不塞用不能

以𪫟膏軸御輪其行彌踆無適不宜曷問

其津生以道爲樞死以天爲徒有隆空山

泉流舒舒矯爾後人抑華食實弗繢弗雕

我銘是質

   戴道士墓誌銘

予讀桃源記私竊以為慕肥遯有遺扵世

者之説云耳後讀地志則沅南地今號為

桃源者不與王化邇安食水土無君臣守

令之程節扵徴需乎何有嗣後地益闢桃

源遂為壯縣溪峒増為十州今烏能辨桃

源也哉或曰州有桃源宫 累聖蠲復山

水清湛其人惇厚直且信使能居之寧非

桃源乎戴君道安和甫其人歟和甫成童

辤家為道士性疏曠無畦町其師王君文

卿器之㑭逺㳺見開府大宗師于崇真宮

隨其委令風雪承給不少替請扵人也事

弗就弗止而人不以煩避之䖏扵衆也率

退以自持衆先矣而君亦跋焉以及之故

亦受制為龍瑞宮提㸃奉香于武當桃源

性不喜臧否遇酒嗒然以忘然不復失事

故職教者彌任器世人以記短長逐日影

能事君不能且鄙耻較其得失是真無

懐尊盧之民矣豈唯桃源民哉往歸其宫

携酒邀父老㳺白馬洞天泂近長磧山酒

酣援筆述韻語曰吾死必蔵是延祐七年

還京師眀年改元至治正月某日微疾以

逝年若干斥其囊資不能以歛遺言以弟

子李禮謙領宮事和甫在崇真度弟子天

台徐信初厚禮翰林待制虞君伯生㑭教

之伯生與予皆故家見後進傲誕不復與

語獨信初給事無惰聞論文獻道徳嘗惕

悚不自置信初果能為請銘君斯無憾矣

某月某日𦵏是山銘曰

棄方刓觚睢盱以趨何誕之日多樸莫能

扶瞻彼沅溪中季載圗其徳弗雕其人允

符持觴養和奚憾之祛命也不尤卒為天

   通真觀徐君墓誌銘

開府𤣥教大宗師張公留孫以𤣥道賛理

陟降 帝庭踰四十年其承次授受同流

一源罔有支别故其弟子相傳多至六七

十人以文辭議論達國體者為之嗣教其

餘彬彬行能清整英發林立輩出或激昻

自脩則㑭之挈綱振維往来京師山林間

重其名教若是者寜不𬾨矣夫開府弟子

之㝡長者曰徐君余官翰林十有六年未

始識之延祐四年開府年七十始来上夀

閉户不復出户限邂逅于庭中若相避然

者集賢大學士李公某傳 詔醮崇真宮

益避跡隠奥中集賢語開府曰聞高第在

是願接顔色可乎强之見揖以退復辤其

師曰弟子歸山中不来矣願師自重至治

元年専价走京師作訣别語衆咸疑焉未

幾訃至灤陽以夏五月癸巳化于仙源宫

得年八十有二扵是嗣師真人吴全節率

其弟子為位以哭皆不勝其哀且以狀求

余銘維徐故士族祖某父某君名懋昭字

徳明饒餘干州人饒為衣冠望郡宋端明

湯文清公丞相江文忠公善衡鑒幼獲接

識之繇是棄仕譜為老氏學以其道㳺江

淮間于時烽燧連警百里土舎不相接獨

澗飲草茹以善勸勵㑭崇信其法後皆化

之開府公入

皇朝隨侍二嵗即歸且誓曰釋老以募衆

集施為能事叩門嚅囁抑獻笑且取誚吾

不能若是當益貶損焉積數十年作仙源

觀乆之復作神翁觀佳木竒卉編緝墾治

山林壠畆陂塘之利益充然衍裕卒能

其𥘉言𡻕饑以餘食餓者不𠯁則損直以

葛衣布幬十數年始一易見者服之老

氏之學力本自治退𠯁無欲其言黯以彰

不知者以虚無釋之邈不相渉矣夫不丐

扵外則必慎扵内宮室𬞞糓絲麻丹⿰氵𭝠

物燕興俯仰之節酬酢進退之儀人之生

能以缺也今而曰吾無求焉將何以取

具世以役鬼神竊服食為道吾不能知之

不惑扵衆則害扵民者寡考其自治則扵

吾道合清浄富强昔之時君嘗師之則凢

刻繕者誠得矣夫何疑焉余嘗侍開府公

言語絶臧否耆而謙黙而簡退與嗣師㳺

彌綸損益將以行其道是非家庭之教績

業纂素能若是乎盛矣哉大徳六年制授

主常州路通真觀皇慶元年制加保和通

妙崇正真人二觀亦以 璽書尉鎮焉以

是年某月日𦵏某山開府再傳曰李立本

陳義高義高明朗通豁器行瓌特贈粹文

冲正明教真人皆蚤世今以次傳者曰余

以誠何思榮吴全節孫益謙李奕芳毛頴

達夏文泳薛廷鳳陳日新餘若干人將𦵏

開府惻然曰吾弟子蚤從吾㳺其亡也不

宜以薄迺命奕芳歸蒞𦵏銘曰

林林生民厥初一原帝覇肇分兵刑日嚴

維𤣥元君治道不繁節約寡求罔有僣貪

榮觀超居導迎泰和絶色屏味日用不頗

後侈怪竒風揮電訶造舟搆臺百靈迄訛

赫赫

大帝尊企清浄𤣥風恬寂守貞自正温温

開府不夸不佞于帝左右淵黙無競在師

承之儉以繩之泯泯自營卒克興之道合

古初訖莫我病銘昭真宅是式是證

   陸道士墓誌銘

道家者流以清静無名為本時王以其宜

扵治國靡然宗之傳世益薄長生之説侈

卒茫昧不復講今世所傳唯法藥與術藥

術又鄙棄不用而法僅傳謂其宜扵水旱

疾病通得而用之也余行天下與方外士

㳺率不得一二蓋其傳受訛缺浮靡恣蕩

攝思握神罔不知所以而其祛役禁制按

圖以求叱咤瞬息欲通靈扵𦙝蠁不可得

也噫其教若是而為其學者又皆不自植

立可哀也矣余居近東嶽行祠有陸氏者

掌其祠有年矣其四世孫曰頤真㓜嵗識

之儀觀秀整淵乎抱道之器與之語慎重

不伐悒悒然欲求其師未能也日尊所聞

抄綴盈箧樓楚公諸孫坦好黄老能以參

考損益編簡往受其説遂為弟子後聞天

台桐栢山有靈寳法福聖觀道士曺君為

正傳往師之又聞維揚潘師得白真人上

章法逺游以受然不自表襮䖏羣衆益簡

嘿丹經筮書星曆孤虚之術悉究詣旨要

晚得末疾疾漸革呼其弟子陸宗𤣥張蒙

生語授受本末且曰我死必得袁内翰誌

文以信後是死為不朽當𦵏我扵先母之

墓側墓在翔鳳鄉白石紫虚觀右紫虚樓

君所建實繼其事曽大父軾大父景文考

斗瑞生宋開慶元年殁時年六十有七實

泰㝎二年七月某日也𦵏以某月某日其

弟貴和實来請銘哀其志嘉其勤而卒不

逢非命也與銘曰

握竒制氣超鴻濛約束萬神驅霆風物無

疵癘𤣥感功秘圗靈籥昭羣蒙後生棄暴

甘盲聾嗟哉紫虚憂忡忡踰江越嶺兾一

逢死生晝夜在反終不怛其化輪旋空恍

𠔃步虚出雲中有縞之鶴來城東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