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容居士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淸容居士集 卷第三十三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四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表誌

   西山阡表

嗚呼我 大父嚴州宋寳祐五年丁巳六

月七日庚寅即世年六十有七後六十有

七年是為

皇元至治三年嵗在癸亥

聖天子推恩文武錫命有秩不肖孫桷以

從臣遂得贈中順大夫上騎都尉㑹稽郡

伯 大母令人王氏㑹稽郡君是嵗五月

丞相忠獻王薦于

英宗超拜侍講學士泰定元年又贈嘉議

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㑹稽郡侯郡

君加㑹稽郡夫人嗚呼桷生七日而母史

夫人卒 先考處州嘗語曰汝外祖敷文

轉運公諱賔之淳祐十一年辛亥嵗秋八

月病且革 嚴州詗疾候所命于時汝母

年六嵗余年七嵗即指曰吾女以中外表

願奉公㓜子 大父謝且立曰㓜子獲為

越忠定王孫壻它日生孫寧負吾兩門哉

桷泣受其語以識桷髫齓時喜聞遺事于

時 越公賔客子孫宦途著仕而 大父

遊從咸在嘗語曰 越公為京尹十有一

年擿括隠伏抑强振恵繄汝 大父宻以

賛外若韋布使世不知有子弟名字其居

越公䘮盡喪禮喪除廬于墓不入城府者

三年匪惟鄉人言之外州士大夫能言之

退考于家乗曰初補承務郎監無為縣襄

安鎮知建寜府浦城縣丞 越公久侍從

陞政府而執政子求外仕令不許故再任

佑神觀紹定四年 越公解機政始得授

江南東路安撫司幹辦公事端平二年

侍養請于朝優許之充沿海制置司機宜

文字淳祐七年通判嘉興兼尚書省提領

田事所檢閱迺曰吾得以仕矣治府事無

留難囹圄以空悉以 越公尹京法治之

郡守謝不能提領户部財用史宅之悉括

諸司田阿媚奉上具籍百餘萬用户部印

入御府而以副帙置三省始愀然曰吾不

可復治乞歸三年授江陰軍力辤以疾後

户部果督責浙西諸州虗籍守臣争納告

丐罷言諸司田皆朝廷舊籍欲入虗籍則

宜蠲舊籍未幾宅之死始悔罷而副帙在

三省者國亡散落民間言利大臣深信之

卒為東南害十一年知嚴州寳祐二年提

舉台州崇道觀積官至中散大夫鄞縣開

國子 先䖏州登朝贈中奉大夫再以登

極恩贈中大夫維我 大父訓範嚴宻居

家治具畢舉區别工技悉精其能堂奥危

坐無笑色聚書至數萬卷圖畫鼎彛鑒裁

得源委而 先䖏州遵奉誡令教子晝夜

不廢桷得以譾薄文藝敘升翰苑幾二十

年再為集賢直學士今復超進為翰林侍

講學士夙昔期望扵遺言見之今墓在桃

源之西山王氏夫人合葬焉 大父諱似

道字子淵曽祖諱臯累贈太保 妣楊氏

越國夫人楊氏魯國夫人 祖諱昇累贈

太師衛國公 妣楊氏齊國夫人 考諱

韶少傅同知樞宻院事資政殿大學士累

贈太師越國公 妣陳氏周國夫人配王

氏平江府吴江縣癯庵先生份之四世孫

蘇養直向伯恭張安國朱元晦諸賢賦詩

于其家圃有詩集十卷行扵世長子諱浚

奉議郎淮西制置司機宜文字入

皇元改授承務郎賔州同知娶史氏孫四

曰棟楳棅栐孫女十曽孫五彦毅亨端辛

孫女一 先䖏州諱洪朝列大夫同知處

州路總管府事贈中奉大夫浙東道宣慰

使都元帥䕶軍㑹稽郡公娶史氏楊氏並

追封㑹稽郡夫人子桷為嫡長孫女三曽

孫二瓘瑾女四人四世孫男曮曄女徳秀

袁為鄞聞姓晉政府繇 越公始至于

大父承緒展世不赫赫以求髙命所居堂

曰拙逸曰得閒殆見其雅志將以俟于後

矣夫徳厚者報深恃報自佚必不能以顯

郡公事兄若父讓爵避財鄉黨至今能言

惴慄四十年而教子督切則曰我大父之

訓我不敢私今雖未厎于成詩書之澤殆

能以自白嵗月逾邁交友故吏凘落幾盡

隧碑有缺幾扵無傳是則有罪矧以不腆

之文行于南北庸述祖徳刻于墓道俾子

孫有考泰定元年嵗次甲子 月 日孫

具官桷表

   先大夫行述

先大夫諱洪字季源姓袁氏袁爲眀州著

姓州陞爲慶元宋仁宗朝詔外郡得籍開

封舉進士嘉祐初爲開封舉首者諱轂後

通判杭州蘇文忠公時爲郡太守日論文

史典處州以終贈光禄大夫其宗諱㲄亦

占籍開封試進士歴官至祥符縣丞因家

焉為公六世祖五世祖諱謂贈少保 髙

祖諱臯贈太保靖康難作隨青州兵復歸

里積善好施年八十餘預言死期别親黨

沐浴端坐以逝 曽祖諱昇為眀州助教

贈太師衛國公樹徳力卑讓鄉里尊信郡

有不軌大獄命公攝治即其家搜驗得偽

署籍姓名一千餘人皆六縣大家不以送

官立焚之異行遺事世多所傳錄妣楊氏

封太恭人贈齊國夫人 祖諱韶㓜學于

族父正獻公爕登淳熙丁未第嘉泰禁道

學自趙忠定以下皆入黨正獻公坐廢

越公為吴江丞得罪蘇師旦俱家居避禍

嘉定改元褒叙趙忠定公朱文公扵是相

次被召先後為侍從搢紳榮之尹臨安十

年神眀愷悌自辛棄疾揚王休馬大同丘

崈以後推公次之為同知樞宻院事以資

政殿大學士銀青光禄大夫奉化郡開國

公致仕贈太師越國公妣陳氏吉國太夫

人贈周國夫人 考諱似道中散大夫知

嚴州總覈事物能通達損益然不樂仕進

守次江陰將行乞祠祿以歸理宗異之贈

中大夫妣王氏恭人贈令人公嚴州次子

七嵗能諷誦詩書左氏通大義以 越公

遺表恩奏補承務郎年十七試吏部銓監

鎮江府大軍倉眀年道臨安馬光祖以樞

宻為京尹上書往見之馬公喜謂曰是故

袁越公孫耶光祖治京師皆先公條教今

官位適相同然貴家諸郎多不達文墨是

書果子所作當留以自近公謝不敏遂改

辟監桃源酒庫檄入帥幕時馬公號嚴敏

客多畏避不敢進率秉燭决諸曺事命四

客坐四隅禁私語夜分間以成案俾閱先

後是否一日擇巻牘繁冗者以試公公䟽

其要領言是事曲直微有隠某官所擬微

兩端馬公大喜日以不决事委處分將俾

徴旁邑逋負公謝曰初入官而以括責稱

懼失 先公遺訓馬公謝之禮部尚書李

公伯玉薦可治劇邑中書舎人劉公震孫

薦可理瘠縣馬公去國改兩浙轉運司幹

辦公事轉運使胡太初刻峭善伺時相意

旨公不樂之請告歸里胡亟怒以緑匣SKchar

還司署曰不即来當議劾公起視事或咎

之迺慰曰太初先子 先樞宻門下士知

子能官固若是後潜說友為轉運SKchar督寧

國絹十六萬疋公婉謝曰嘉熈以来江東

稅絹皆虚負實籍寜國尤甚莫若悉蠲虚

名止取景定至今年逋且昔時甞以不能

謝馬公矣說友懼蠲數廣亟命他吏然卒

不能辦為禮部貢院封彌官甫出院度宗

忽降手札諭賈某曰舒津太學名士𡊮洪

嘉定名臣孫宜與陞擢差遣舒同里人賈

疑有内援遂除舒太常博士公為太社令

就職兩月諷門下省論而舒亦以他事去

賈相嘗曰浙東唯温處士可任事四眀士

不宜用于時髙公衡孫趙公汝楳以户部

侍郎汪之林以汀州陸合以軍器少監章

士元以太常少卿趙孟傳以贑州合執政

官至守倅凡六十餘人皆家居月為一集

約討論先哲言行不得議時事繇是公益

得紬繹文獻深愛重自晦絶不通京師書

問賈相悉偵知之迺命主管華州雲臺觀

咸淳壬申遷通判建康府公閱事敏决老

吏不敢詒慮獄句容有偽楮連坐二百餘

人悉出之㝎議止誅其首帥趙溍貴騃不

親庶務僚属上府謁不得入率用紫袋取

畫諾公坐賔次命吏白帥今邊事益急惡

少年掠奪市上將驕不習兵非紫袋可奉

行帥聞即延入閤出遜語且曰將循視沿

江諸屯壘苟可安便者毋忌也甲戌冬十

有二月帥行郡中大驚争移徙出郭而村

落民與故侯聮絡者復入城有約白晝罷

市公詢扇亂者斬之戒門者毋納村民城

中始安夜多火災有徼卒瞻對詳練公私

以白金立署賊曺一夕卒馳報有賊約以

二皷縱火東門劫門鑰以出今賊俱在廟

中治火具公遣卒往伺賊將出廟門捕二

人有緼火在手即斬以徇諸將留城者皆

故侯部落至是益蹇傲願習射求官賞且

曰在昔唯陳招捕習騎射今不能復見此

等相公矣翼日將巡城請公乗騎吏擇馴

馬以進公命取將馬来將異之坐城上召

諸將曰郡庫非制置使不敢用若等求較

射吾當以私財定髙下語畢入射將挟矢

前喏曰願奉約束然不敢先公手弓遂弦

三發皆中革一入的將謝不敢公强之終

不能並卒定其賞如初諸將前曰惜侍郎

官晚然事不可為公嘿然侍郎盖江淮間

幕府通稱也二月帥調精鋭居屯江城中

羸卒數百相偶語有卒夜從江滸還言趙

制置已南遁數日將解兵還淮西總領費

伯恭棄軍資夜乗舟如通州入海賈相師

潰歸揚州諸將率故侯部落將劫公出城

公不得己微服間道歸臨安見太常丞吴

浚浚舊為沿江參議與公厚善相對各泣

下公曰國勢日蹙諸將率聞風内叛浚薦

丞相陳宜中將留用之公願自劾待罪急

辤去趙公孟傅尹臨安奏為浙西安撫使

機宜文字不拜趙公制置慶元復奏為沿

海制置司參議官公時已陞階朝奉郎亦

不拜乙亥冬臨安奉表降謝太后詔諭東

浙諸郡如命戒毋徒以百姓汙鋒鏑時入

南軍道上虞餘姚焚掠以行聲言留軍慶

元𬾨禦居無何 王師將壓境公見趙制

置言南軍以具海舟實無意留旦夕必入

城縱焚當先攻甬東門宜戒火政分卒保

東城以全居民未幾果縱火焚浮橋劫江

滸城有𬾨不得入舟出定海以行制置司

改宣撫司復署為參議人心危疑旁郡邑

相屯堡未散舊不快意扵衣冠者争上變

入爵參議官陳允平素與王姓讐讐言新

從福州航海来見陳參議爲書蘓都統約

以九月乗颿下慶元當出兵以迎又言禮

部尚書髙衡孫而下三十餘人皆聮署勸

進時張元帥督師將征南命招討使王世

强圍捕鞫實公儒服立庭戺見王辨陳參

議與聮署書實亡有招討故爲宋官寜知

讐不爲虗言王未應有戎服長髯者將登

階見公亟下拜持抱曰此吾袁侍郎詣王

前曰傅海舊爲建康壕寨官承宣使阮思

聰與侍郎巡城議列木栅阮言城廣不可

守且木柵無所從得傅海答曰蔣山左右

巨木可取撤近郊居民屋髙下附益可立

具使果欲守良無難阮故呂太尉姻盛怒

將以軍律抗對殺海袁侍郎悟旨急叱海

入獄眀日杖海而遣之今不知侍郎何故

立庭下海願以身贖罪王大驚具賔禮以

迎且告元帥帥引問之故公言安反側定

新國當絶告訐羅織翼日元帥盛軍容坐

府有告者復言奉化昌國某大家以故王

為名一從台州黄巖来一從海上来帥立

叱去之陳參議亦繇是得脫郡大疫具善

藥以施死者給棺以殯後戒以為常行之

踰二十年至元十五年從趙公朝京師覲

世祖皇帝天語命班秩宜髙從行者一等

將授總管以子㓜辤迺授朝列大夫同知

邵武路總管府事以疾不赴至元二十年

授温州路同知疾作復辤公㓜從王先生

鑐學問戒以躬行為持身本毎授以言行

編諸書公守而行之至是書陶靖節詩顔

氏家訓為一編以寄意至元丙戌嵗侍御

史程公奉 詔徴士首寄聲起公公遜謝

不敢當大徳二年改授處州路同知命下

而公已捐舘實是嵗二月十有八日享年

五十有四 先大夫性孝友事兄賔州如

父器物田宅賔州所予者猶辤不敢受

嚴州遺澤二悉讓兄子淡嗜好自建康歸

即獨處清坐嘗曰綺縠聲色非潤身延年

佳物諸君何慕焉喜賔客終嵗無虗日客

去復具饌以俟不喜言人過或甚不能自

重者猶覆䕶言無是事急施與家無長物

嫁娶喪𦵏有不能舉者悉賑與之愛博而

内眀碩儒故官旁邑外郡俱舘致教子弟

嘗言吾交游宜廣汎愛親仁勿為臧否可

也有客素依公調官 京師願奉公文書

以效勞久之客得官羣議咎客公以書慰

之君果有得猶我之得客出書示議者迺

止善尺牘琴奕諸藝皆過人不自詫襮毎

言沽名激行為之良易然不可欺扵心晚

嵗過郡土神祠桷侍行指謂曰吾言出諸

口今得視神無愧自丙子来冠屨雜糅抑

負不自振甞開釋防漸而扶植之或利害

不便必正色廣論絶其⿱⺾眀蘖廼止殁之日

郷里無貴賤老穉皆驚惋不絶𦵏在鄞縣

桃源郷慈溪奥之原元配史氏太師丞相

忠定史越王浩之曽孫祖彌堅資政殿學

士贈太傅謚忠宣考賔之朝議大夫直敷

文閣荆湖轉運副使𠕅娶楊氏世儒家五

世入太學景定壬戌太學進士太平州判

官  之女以宋眀堂恩俱贈安人男一

桷史出女三長適丞相史荘肅公嵩之孫

佀伯前將仕郎次適工部尚書余天任孫

昌期前通仕郎次適資政殿大學士史巖

之孫益伯前承務郎孫男二瓘瑾孫女四

長適同知餘姚州事趙孟貫餘許嫁未行

痛惟 先大夫言履歴歴在人口耳蚤登

膴仕將大有為迄不得展究尚義勇斷施

止扵州里而中年泊然退静莫有知其意

者不肖孤藐然嗣承懼嵗月之久失扵傳

貽將益負不孝願託于立言大賢以求信

于後世謹述歴官行事辱賜之銘而傳焉

   先君子蚤承師友晚固艱貞習益

   之訓傳扵過庭述師友淵源錄

王鑐濟南人侍御史伯庠曽孫繇次翁始

居鄞敦厚寡言㓜師之精理學多錄言行

教人不喜矯飾壬戌進士

張即之㕘政孝伯子孝祥從子善為頌語

乾道淳熙事月日先後亡異史官李心傳

嘗質之喜校書經史皆手定善本 嚴州

奉祠日相過從有絜疾語言清整待僮僕

亦然書蔽其名書法之壞自張始特加太

中大夫以夀終

趙汝楳善湘子為宰相壻卑退自脩精易

象有易叙叢書可傳官至户部侍郎晚嵗

以理財進用失士譽

李伯玉鄱陽人為右司論事得罪後為禮

部尚書薦以政事可作劇邑將入政府卒

馬光祖婺州人號吏師改署佐其府性過

急斷决無停滯一時新進效之鄉有馬元

演時為仁和縣晨坐廨决事五百縣大治

改官奏舉皆出馬公後為衢州坐殺饑民

劉震孫東平人忠肅公元孫文清公之子

魏文靖公之壻為喬丞相行簡樞属喬相

與劉嘗言越公尹京政治晚嵗為宗正少

卿兼中書舎人知為諸孫署剡曰嘉定名

臣某有孫敏材宜理瘠縣

胡太初天台人以清苦自檢治與處州季

鏞同其父 越公門下士胡晚始自言事

見劉克莊所為銘

劉黻永嘉人左史出治慶元于時奉祠山

中以居鄉清脩薦世號六士

汪之林里人龍圖閣學士大猷族孫為諸

王宮教授守汀州晚嵗十年不通時相書

逮識樓宣獻公言出處大致不可易居同

里巷貧益甚卒

應文煒奉化縣人精史學年六十始入太

學蚤㳺江淮吴毅甫作相兄淵守建康不

去應作書諷之即謝事毅甫竒之招入相

府不顧去史嵩之罷相猶子璟卿上書或

言應為輔史相諷所屬掠治應益忿然卒

得脫癸酉嵗襄陽降應言世事已去 先

子官金陵戒母携妻孥凡所言得失悉中

曹説侍講粹中曽孫父為山陽佐死難㓜

絶葷娶精易象數論語詩春秋皆有解多

折衷舊説嵗一再至易説為里人所竊今

不傳聞在松江儒家

王先生應麟兄弟中博學宏詞科為翰林

學士禮部尚書咸淳詔冊辭命皆先生所

作著書有春秋攷逸詩攷古易攷通鑑義

例攷困學紀聞玉海一百卷文集一百卷

先子命桷受業門下十年

胡三省天台人寳祐進士賈相舘之釋通

鑑三十年兵難藁三失乙酉嵗留袁氏塾

日手抄定註己丑冦作以書蔵窖中得免

定註今在家

吴浚建昌人喜論兵為建康參議數凌侮

郡將賈相督師舟泊龍灣客謁不得入吴

大慟賈竒之後入為王宮教授累遷起居

舎人嘗薦 先子于陳丞相入南起義兵

事不濟議降文丞相殺之

戴表元辛未進士善論䇿失仕歸里力從

諸先生能古文為金陵教授時與之同官

家貧衣食喪𦵏咸賙之後留塾中有榆林

集五十卷

黄震慈溪縣人以清介聞賈相知之守撫

州兼本路提㸃刑獄迄不能合坐論去性

不喜鄉里獨作書以所為日抄一編寄贈

陳蒙鄞縣人國子司業塤之子善筆札治

獄多探竒嘗疑之後為淮西總領以浪用

公帑罷貶建昌晚守温州夜别 先子行

益詭誕子孫散亡不可攷

安劉汴人居鄞之小溪以詩義冠多士善

清言三歴祕丞郎官素為賈相客安以科

目自持卒不得顯用

程鉅夫舊名文海郢州人今居建昌善鑒

裁為侍御史時奉 詔徴江南遺逸首薦

先子以疾辤所薦士皆知名多至大官今

為翰林學士承旨

謝昌元資州人淳祐甲辰别院第一守封

州提舉廣東常平㓜嵗見劉文節公光祖

能道蜀士大夫言行可傳録言蜀中亡事

甚慘僑居于鄞入 朝爲禮部尚書

青陽夢炎西蜀人使李璮善機辯賈相愛

之爲荆湖提㸃刑獄仕

元朝為吏部尚書多智

留夢炎三衢人事見 國史晚爲翰林承

旨焚香擇吉日薦 先子于御史中丞翰

脩撰汪漢卿與桷官翰林時言之

趙與𤍟黄巖人篤實無城府睦姻族與

先子俱爲史壻官 亰師𡻕一遣問官至

翰林學士卒

盛夬金華人𮟏經學多本項安世氏丞相

王爚薦為太學博士後通判慶元

梅應發廣徳人與叔祖履道同補太學為

慶元教授習詞科卒不成官至太府卿喜

抄書先世書皆傳冩

舒缶祥台州寧海人七嵗能作古文弱冠

謁吴子良吏部大竒之吴學于陳耆卿舎

人舎人學于葉適正則以師道自任好譏

侮晚嵗詩益工官慶元時與之游後作書

俾桷往事之

劉莊孫學于舒能文詞深沉善精思家貧

無書傳五經能黙與先儒合病廢卒

樓槮宣獻公族孫精曆法言宋司天氣朔

盈虗當改章法不可用未之信後授時曆

頒言始驗舘于賔州伯父家四十年日布

筭疑多財者貧老卒

應發孫㕘知政事㒡之子父為翰林學士

時能代父書命後祕其父書不出好博以

蠱死

史蒙卿乙丑進士拙程文黙誦五經其學

喜竒説禮部尚書王公多傳授之卒以竒

不合于王公

陳㝎孫參知政事卓之孫為軍器監丞家

居四十年嵗奉祭祀必哭泣年八十餘迺

余尚賔官至太府寺丞賈相入朝不得調

孝友誠實鄉里交賢之

謝翺南劒人僧圓志瑞州人俱能古文尚

嚴簡氣欎不自舒困死

周宻湖州人與陳厚韓翼甫李義山咸淳

初為運司同僚俱有吏才約貴日以字稱

禁近俗名號陳能文端眀存之弟韓安陽

裔孫善持守李豪邁名吏夀朋之孫皆蚤

卒周中丞祕曽孫晚嵗以鑒賞游諸公微

失雅道

葛慶龍南康人寓居四眀僧舍精唐律詩

酒酣能飛筆為數百言然棄不復錄有什

一集極精警游越卒

   先夫人行述

嗚呼桷始生之七日己不孝罹禍于 先

夫人音容永隔無所容罪毎侍 先大夫

嘗語曰汝生之年嵗大熱丙寅為火協于

支干臨安居民繁湫坐地沃水猶喘息不

得止茵席器案如執焦汝母體素弱一夕

暴泄輙不可藥目光已離猶視汝在褓中

復愀然曰桷来前念至是曷時可忘耶桷

泣而記之又曰 大父嚴州與汝 外大

父敷文公最相好伏臘治具悉相佀商榷

品目議論好惡無一不脗合汝 祖母王

令人史太師甥孫故扵敷文通姻好益宻

淳祐辛亥八月敷文病㿃下 嚴州日問

疾敷文力疾言吾有二児二女皆未姻願

以穉女屬公㓜子吾時年七嵗汝母年六

嵗是月 嚴州治幣問名閱七日敷文捐

舘 嚴州嵗時往敷文家撫汝母候笄期

以主我中饋又無禄 嚴州即世景定辛

酉歸于我史氏號大門 伯父賔州嚴峻

汝母屈意朝夕承候無替惰分至大祭盛

服俟廟門陳器薦牲饌低首傴立終日不

少動性絜静無華飾從母廣國夫人為昭

化軍節度使謝公埜配貴家競侈異獨無

纎粟模效毎一詣親黨歸悉脫去鈿靨嘗

言教児嬰孩必蚤加訓整庶無為父母羞

余年少時習騎射必正色切劘或從㕔屏

偵問所與交有凡近者即掩被就睡眀日

徐曰先丞相家無此客 先夫人少母張

夫人所出張夫人生二女長適謝公 先

夫人既卒謝公日迎張夫人張夫人不肯

去泣曰吾一外孫曷忍去卒撫字見桷有

室張夫人言外祖敷文方死時汝母坐床

下泣不置勸之食不食終日坐殯次不離

服除一詣庶母房至嫁日始再詣别之家

人莫有識其顔面者桷既長舅氏軍器監

丞栁州某言忠定越王淳熙中召赴徳夀

慶夀班孝宗曲宴問曰太傅㓜子今何姻

忠㝎謝不敢孝宗曰吾為太傅成之是時

崇憲靖王伯圭女方笄即封新安郡主以

嫁忠宣是生敷文敷文長外家出宰武康

縣縣滿始歸里敷文言吾祖暨外祖皆真

太師汝曺當謹擇婚對今甥已克堪問學

慎毋忘外家敷文嘗言而母㓜静簡當有

成竟迄不享年幸子在猶能慰吾意夫人

諱棣卿字景華以宋眀堂恩追封安人謹

按史氏譜有舉八行者諱詔贈太師冀國

公為五世祖曽大父諱浩舊學相孝宗純

誠厚徳歴三公以太師保寜軍節度使魏

國公致仕追封越王謚忠定妣貝氏封齊

魏國夫人伯祖諱彌逺相寜宗理宗太師

中書令祖考諱彌堅資政殿學士光祿大

夫奉化郡開國公致仕贈太傅壯嵗尹臨

安帥湖南多異政中令為相歴年滋多太

傅不復肯仕家居十餘年端平改元謚忠

宣妣趙氏新安郡主封衛國夫人考諱賔

之朝議大夫直敷文閣荆湖北路轉運副

使少事丘文定公崈以政事稱六為郡太

守贈通奉大夫妣王氏恭人丞相忠定魯

公淮之孫妣葉氏恭人俱贈碩人丙寅嵗

冬十一月𦵏于鄞縣通逺鄉建奥之原卒

時年二十有一後三十有三年 先處州

不祿懼體魄之不寜遂别𦵏于桃源鄉慈

溪奥之原 先處州諱洪朝列大夫同知

處州路總管府事 曽祖諱昇贈太師衛

國公 祖諱韶同知樞密院事資政殿大

學士銀青光祿大夫奉化郡公致仕贈太

師越國公 父諱似道朝議大夫知嚴州

贈中大夫男一人桷女二人長適丞相莊

肅史公嵩之孫佀伯前將仕郎次適工部

尚書余天任孫昌期前通仕郎 先大夫

晚得女一人適資政殿大學士史巖之孫

益伯前承務郎孫男二瓘瑾孫女四長適

同知餘姚州事趙孟貫餘許嫁未行私念

桷孤苦不自振擢揆厥有生與 先夫人

違棄之日俱積今SKchar木已抱過庭之訓懼

無以貽子孫敢求偉扵文詞叙而銘之庶

得以永考而有傳焉

   亡妻鄭氏事状

亡妻諱某姓鄭氏鄭為眀州令族世家于

鄞始自元祐舉進士至宣和時其孫入辟

雍有諱某者當孝宗時爲郎曺守平江寖

著至太師尚書令忠定魏郡王諱清之以

舊學相理宗官簿益盛故君之七世祖至

髙祖皆贈太師魯國公魯公長子某國學

進士贈中太夫妣邊氏封太碩人魯公配

臧夫人素嚴忠定之生夫人將不舉邊氏

亟詣姑取保乳之長歸于其姑後碩人生

子諱某與忠定同登嘉定丁丑進士第邊

碩人卒忠定為之服衰以報其子亦官至

中大夫秘書監寳謨閣待制以終扵君為

祖贈正奉大夫妣汪氏封太碩人待制生

子諱某朝請大夫直祕閣主管建昌軍僊

都觀扵君為考妣汪氏封宜人淳祐中忠

定以師臣再相年益髙祕閣入閤承侍禆

賛可否務總約體要纎秒不以纇于時賈

相帥京湖數張皇軍旅邀國用朝廷抑不

下賈相恨議繇公出辛亥嵗丞相薨庚申

賈入相由是積二十有三年不復出仕

先處州繇太社令奉祠里居祕閣公多能

言臺閣舊事數往還是時祕閣新喪子無

他嗣庚午嵗迺得君客至嘗抱立左右錦

𥜗珠髢注目不聽去 處州戲曰他日願

以為子婦祕閣愀然若有屬癸酉嵗 處

州通判建康府將之官宜人與祕閣餞飲

于中堂共指桷曰誠宜為吾壻是嵗祕閣

與宜人俱捐舘居第在城東門外乙亥兵

難作 先處州以其遺言謀于其宗長始

歸于我于時袁宗猶完盛先廟祭祀娣姒

林立能卑順盡禮朔望承問無缺怠事桷

外祖母張夫人甘柔凉燠調適以宜張夫

人嚴整語相家内儀和珎組絲皆精巧有

度君能耳受目悟而敬成之張夫人病革

視藥膳連月不入寢處嘗曰新婦不獲事

先姑得事夫人斯可矣性静厚寡言笑遇

事不輙發而是否瞭然不能易故䖏親黨

無間言 處州㓜撫如已女君偵顔色承

事幾二十年絶纎粟忤意己丑城中災遺

物散燬 先處州以它事往吴杭間意忽

忽不樂間治觴具能使如平盛時秘閣所

後子不自振君深憂之竊從招提命所子

嵗時以祀其先大徳戊戌嵗正月君産女

病榮弱桷主史甥姻于杭二月十日丁夘

亟歸視之則已不及矣大禍仍構又八日

而我 先處州亦捐舘舎噫念昔少時私

欲奮勵學問以自振植 先處州愛之迺

悉總攬酬酢俾不以亂其心不幸志昏能

薄一無所成立四女二男皆君所出紉箴

訓飭復能相其夫使有所不知及今一十

有七年從宦 京師藐然孤身若忘其家

缺内佐之助靡宻綜錯日益加多而學益

以落文誠不能以表君之志敢求扵故家

之友人精扵言詞者誌而銘之君𦵏在鄞

縣桃源鄉潘奥之原男瓘次瑾女一嫁餘

姚州同知趙孟貫餘許嫁未行桷今為翰

林待制是為 先樞宻太師越公諱韶之

第四曽孫 先嚴州中大夫諱似道之嫡

孫 先處州朝列諱洪之孤子也

   外祖母張氏墓記

外祖母張氏諱致和湖州徳清人嘉定六

年七月生父某事趙崇憲靖王父子再世

部樂伎年七嵗通音律桷曽外祖母新安

郡主歸崇王家見而愛之載以歸俾事外

祖敷文轉運史公稍長為侍姬户室靡宻

總覈合繩墨外祖性嚴急挈長覆短使不

有忤意囊箧甲乙隨旨諭立陳于前如是

踰三十年生二女長和政郡夫人嫁太尉

昭化軍節度使謝埜次即 先妣㑹稽郡

夫人歸于我 先考諱洪朝列大夫處州

路同知總管府事二女皆嫁宰輔家于時

謝以后族貴顯 先處州官臨安常卑讓

䟽之外祖母雖久居相門見謝壻侈靡踰

限制心不樂而多留 處州以静恬自怡

咸淳二年丙寅夏六月㑹稽夫人實生桷

甫七日洞下遽卒又未幾 先處州病大

熱垂死咸言不利於母將及父謝公願取

已育之 處州在病摇手不許外祖母排

斥詬詈户之遂日訓飭調適且祝曰児宜

為史氏外翁自重八年謝公死泣曰吾固

審若是吾盡力撫袁氏外孫他何之訖見

桷娶婦生女至元二十四年二月

日卒年七十有五𦵏于 先夫人墓左五

十武㓜通書筭善心計處州事有未及始

諷之終以舊事敷文者言之晚嵗病瞽纚

纚言外家事曰汝外曽祖太傅忠宣公居

東湖滄洲十有四年不復仕作書諫兄忠

獻辤相位不輟嵗賜生日器幣辤一再始

受後數年不復受鄭忠定丞相忠宣公塾

師也敷文受學焉其舊第前為舊學夀皇

書後為授經鄭相書皆有深旨又曰音樂

慎勿蓄今世公卿女樂皆俚野不足聽惟

太傅壻趙崇王悉祖樂髓景祐譜調八十

四穿心相通嘗曰譜與易合吾不知易何

圖可合汝識之又曰丁抗掣曳大住小住

為喉舌綱領法曲散序忠宣刪正之曲有

均猶韻也纍纍貫珠韻不絶也聲有盡拍

以度非句斷也于時周待制邦彦孫璹扵

太傅為中外表太師越忠定王嘗命譜清

真詞手筆具在今付汝雖不解慎勿墜也

舊以恩賜紅霞帔再封孺人記曰庶母不

祀於孫而復曰祔于庶祖姑古不墓祭昔

之大賢嘗慊然矣今夫禮縁扵情而義以

制者懼後之昵扵私者之過也先王營丘

壟之大小無貴賤慎其始不𦍒有沮洳崩

齧之患焉其修之也必有道是則扵吾外

祖母非有過者矣以孤児傳 處州考其

𠩄自曰外祖母保鞠之恩重桷二子瓘瑾

将竦然以加厚外祖母有田若干足以治

墳壟奉春秋刻于碑隂懼瓘瑾之子若孫

滅其情義必曰禮有𠩄不載遂具昔之訓

撫行事立石于墓俾勿墜某年某月某日

外孫具官𡊮桷謹誌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