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演義/0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史演義
◀上一回 第四十二回 誤軍機屢易統帥 平妖婦獨著芳名 下一回▶


  卻說四川的亂事,也是從搜捕教徒而起。先是金川一役,溫福陣亡,官兵潰散,一班游勇,欲歸無所,與失業夫役,無賴悍民,互相勾結,四處剽掠。官吏聞警往捕,遂收入白蓮教會,冀他援應。適達州知州戴如煌,老昏顛倒,飭胥吏搜緝教徒,把富戶拘了無數,乘勢勒索。徐天德也被拘去,費了些錢財,方得釋放。戴如煌彷彿常丹葵,徐天德彷彿劉之恊,可謂無獨有偶。天德本達州土豪,平日與教徒隱通聲氣,至是越加憤激,乘襄陽教徒竄入川東,遂結連舉事。王三槐、冷天祿等,亦是天德要好朋友,天德倡亂,他亦聞風而起。四川總督英善,成都將軍勒禮善,出兵防剿,毫無功效。徐天德等反由川入陝,大掠興安,陝督宜綿聞警,急回軍至陝,與教徒相遇,大戰於興安城外,教徒敗走,陝邊雖已略靖,川省仍然糜爛。警信達至北京,嘉慶帝正急得沒法,幸湖南、貴州的叛苗,已由內大臣額勒登保、將軍明亮等,先後剿平,乃命額勒登保移赴湖北,明亮移赴達州。

  但前回說的征苗大員,乃是雲、貴總督福康安,暨四川總督和琳,此次忽變作額勒登保等人,小子須要交代明白。嘉慶元年五月,福康安始擒住苗酋石三保。吳八月子廷禮亦病死,官兵遂進逼乾州。城將破,福康安竟卒於軍中。和琳代福康安任,攻陷乾州,乃遣內大臣額勒登保等,專攻平隆。隔了兩月,和琳又歿,額勒登保復奉旨繼任。湖北將軍明亮,亦接清廷命令,往會額勒登保,助攻平隴,到了冬天,才把平隴攻破,將吳氏廬舍,盡行焚毀。又擒斬石柳鄧父子及吳廷義等,苗亂算已肅清。嘉慶帝封額勒登保為威勇候,明亮為襄勇伯,移剿教匪。

  額勒登保馳赴湖北,明亮馳赴達州,是時湖北方面,由永保剿辦襄陽教徒,惠齡剿辦宜昌教徒。永保部兵最多,本可兜圍叛眾,一鼓殲敵,奈永保專知尾追,不知迎擊,教徒忽東忽西,橫躪無忌,嘉慶帝怒他縱敵,逮京治罪,命惠齡總統軍務。惠齡至襄陽,擬圈地聚剿,飛檄河南巡撫景安,發兵截擊。景安係和珅族孫,仗著和珅勢力;升任撫臺,得了惠齡檄文,率兵四千出屯南陽,表面上算是發兵,其實逍遙河上,無非喝酒打牌。部下的弁兵,不見有什麼軍令,樂得坐酒肆,嫖妓女,消遣時日。有幾個狡黠的,還要去姦淫擄掠,暢所欲為,景安也不過問。因此教徒分作三隊,直趨河南,姚之富、齊王氏出中路,李全出西路,王廷詔出北路,到處擄脅。不整隊,不迎戰,不走平原,只數百為群,忽分忽合,忽南忽北,牽制官兵。此之謂流寇。景安反避匿城中,閉門不出。湖北追兵,也是隨意逗留,由他衝突。一班糊塗蟲。嘉慶帝隨下旨切責諸將道:

  去歲邪教起長陽,未幾及襄鄖,未幾及巴東歸州,未幾四川達州繼起。至襄陽一賊,始則由湖北擾河南;繼且由河南入陝西,若不亟行掃蕩,非但老師糜餉,且多一日蹂躪,即多一日瘡痍。各將軍督撫大臣,身在行間,何忍貿無區畫?若謂事權不一,則原以襄陽一路責惠齡,達州一路責宜綿,長陽一路責額勒登保,若言兵餉不敷,已先後調禁旅及鄰省兵數萬,且撥解軍餉及部帑,不下二千餘萬。昔明季流寇橫行,皆由閹宦朋黨,文恬武嬉,橫征暴斂,厲民釀患;今則紀綱肅清,勤求民隱,每遇水旱,不惜多方賑恤,且普免天下錢糧五次,普免漕糧三次,蠲免積逋,不下億萬萬。此次邪匪誘煽,不過烏合亂民,若不指日肅清,何以奠九寓而服四夷?其令宜綿惠齡額勒登保等,各奏用兵方略,及刻期何日平賊,並賊氛所及州縣若干,難民歸復若干,瘡痍輕重,共十分之幾,善籌恤以聞。欽此。

  這詔一下,各路統兵將帥,未免有些注意起來。彼議分剿,此議合攻,忙亂了一會子,仍舊沒有結果。

  只將軍明亮,及都統德楞泰,引征苗軍赴達州,連敗徐天德、王三槐等。四川鄉勇羅思舉,亦助清兵奮擊,先後斃教徒數萬名。徐、王、冷三人,止剩殘眾一二千,勢少衰。忽河南教徒,將三隊並為一隊,趨入陝西,復由陝西渡過漢水,仍分道入川,徐天德等得了這路援兵,又猖獗起來。嘉慶帝復責惠齡、恒瑞等,追賊不力,防漢不嚴,盡奪從前封賞,令戴罪效力。改命宜綿總統川陝軍務,惠齡以下,悉聽節制。連易三帥,統是沒用。

  宜綿既任了統帥,仍立定合圍掩群的計議,想把教徒逼至川北,一古腦兒殺個淨盡,偏這齊王氏、姚之富等人,也會使刁,只怕清帥行這一策,他自突入川北,見路徑崎嶇,人煙稀少,掠無可掠,奪無可奪,便急急忙忙的想竄回陝西。不料川陝交界地方,清兵密密層層,截住去路。齊王氏、姚之富、王廷詔、李全等,當下會議,擬仍走湖北,獨李全仍欲留川。於是齊王氏、姚之富作了頭隊,王廷詔作了後隊,糾眾東走,與李全相別。兩隊各帶萬餘人,出夔州,趨巴東,破興山,再分路疾趨。齊王氏、姚之富由東北行,出保漳南康,直向襄陽,王廷詔剿平滇亂,聖祖封他為總兵官,傳到龍躍,世職遞降,只剩了一個千總職銜。他的妹子龍么妹,頗生得才貌兼全,能文能武,此次接到勒保檄文,偏值龍躍生病不能充役,龍么妹便代兄當差,竟跨了駿馬,帶了數十苗女,及數百苗兵,赴清營聽調。巧值王囊仙韋七綹鬚,至南籠與清軍對仗,兩路夾攻,把勒保圍住,龍么妹飛騎陷陣,殺退王韋,救出勒保,是晚便作為嚮導,引勒保兵襲洞灑寨。寨主王囊仙,因出兵得勝,留住韋七綹鬚筵宴,正乘著酒興,裸體講經,肉身說法,應妖術。不防龍么妹引著清兵,突入寨中,王、韋二人,連穿衣都來不及,韋七綹鬚赤身接戰,王囊仙只著了一件小衫,也來助陣。龍么妹匹馬當先,巧與王囊仙遇著,兩下廝殺,頗是一對敵手。么妹亦防她有妖術,把手中寶劍,繞住王囊仙不放,囊仙不覺著急,只得拼命相撲。王囊仙對著韋七綹鬚,或有籠絡的幻術,偏偏遇了龍么妹,以女對女,哪裡還使得出幻術來?此時韋七綹鬚,已被清兵圍住,不能脫逃,你一槍,我一刀,雙拳不敵四手,被清兵活捉了去。囊仙見七綹鬚遭擒,心中著忙,刀法散亂,么妹一手舞著寶劍,隔開囊仙的刀,一手把囊仙腰下的絲縧用力一扯,囊仙支持不住,跌倒地上。么妹手下的苗女,一擁上前,將她捆縛停當,扛擡去了。洞灑寨已破,當丈寨自然隨陷,勒保修本報捷,只說是自己的功勞,並不提起么妹。九重深遠,哪裡知曉?只命將王囊仙、韋七綹鬚,就地正法,封勒保為威勤侯。么妹的官績,都付諸流水而去。後人陳雲伯留有長歌一闋,贊龍么妹道:

    羅旗金翠翻空綠,鬟雲小隊弓腰束。

    樂府重歌花木蘭,錦袍再見秦良玉。

    甲帳香濃麗九華,玉顏龍女出龍家。

    白圍燕玉天機錦,紅壓蠻雲鬼國花。

    小姑獨處春寒重,正峽雲間不成夢。

    喚到芳名只自憐,前身應是洞花鳳。

    一卷龍韜薦褥薰,登壇姽嫿自成軍。

    金階臺榭森兵氣,玉寨闌干起陣雲。

    昔年叛將滇池起,金馬無聲碧雞死。

    水落昆池戰血斑,多少降旛盡南指。

    銅鼓無聲夜渡河,獨從大師挽天戈。

    百年宣慰家聲在,鐵券聲名定不磨。

    起家身襲千夫長,阿兄意氣凌雲上。

    改土歸流近百年,傳家猶賽龍臺丈。

    雪點桃花走玉驄,李波小妹更英雄。

    星馳蓬水魚婆劍,月抱羅洋鳳女弓。

    白蓮花壓黔雲黑,九驛龍場堠烽逼。

    一紙飛書起段功,督帥羽檄催軍急。

    阿兄臥病未從征,阿妹從容代請纓。

    元女兵符親教戰,拏龍小部盡媌娙。

    紅玉春營三百騎,美人虹起鴉軍避。

    戰血紅銷蛺蜨裙,軍符花蹔鴛鴦字。

    秋夜談兵繡䘿涼,白頭老將愧紅妝。

    圍香共指花鬤市,驃騎爭看雲嚲娘。

    敵中妖女金蠶盅,甲仗彌空勝白羽。

    金虎宵傳羅鬘力,紅羅夜演天魔舞。

    八隊雲旂夜踏空,擒渠爭向月明中。

    晉陽掃淨無傳箭,都讓肅娘第一功。

    春山雪滿桃花路,鑄銅定有銘勛處。

    八百明駝阿檻歸,三千銅弩蘭珠去。

    當年有客賦從戎,親見傜仙玉帳中。

    金珠翠眊天人樣,豔奪胭脂一角紅。

    軍書更有簪花格,蠻箋小幅珍金碧。

    誰傍相思寨畔居,鈴名紅軍芙蓉石。

    功成歸去定何如,跳月姻緣夢有無?

    惆悵金鐘花落夜,丹青誰寫美人圖。

  南籠已平,清廷總道勒保很有智略,就調任四川,命他督師。究竟勒保的戰略如何,容待下回分解。


  川楚變起,宿將凋零,初任永保為統帥,而永保無功,繼以惠齡,而惠齡無功,代以宜綿,而宜綿仍無功。此由和珅當道,專閫者多係庸將,第知迎合,未嫻韜略,以至於此。勒保平一區區苗寨,猶仗龍么妹之力,始得成功。么妹戰績,不獲上聞,賴陳雲伯先生作歌贊美,始知蠻寨中有此奇女子。可見天下不患無才,一蠻女且足千秋,何況丈夫?弊在上下蒙蔽,妒功忌能,庸駑進,騏驥退,衰世之兆成矣。君子聞鼓鼙聲,則思將帥之臣。

◀上一回 下一回▶
清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