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演義/09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史演義
◀上一回 第九十八回 革命軍雲興應義舉 攝政王廟誓布信條 下一回▶


  卻說清廷聞武昌兵變,即派陸軍兩鎮,令陸軍大臣蔭昌督率前往,所有湖北各軍及赴援軍隊,均歸節制調遣。一聞鄂耗,即派陸軍大臣前往,勢成孤注,可見清政府之鹵莽。又令海軍部加派兵輪,飭薩鎮冰督駛戰地,並飭程允和率長江水師,即日赴援。一面把瑞澂、張彪等革職,限他剋日收復省城,帶罪圖功。種種諭旨,傳到武昌。黎都督元洪,恰也不慌不忙,只分佈軍隊,嚴守武漢,專待北軍到來,一決雌雄。從容佈置,便見老成。有弁目獻計軍政府,請拆京漢鐵路若干段,阻止北軍前來。黎都督道:「我軍將要北上,如何拆這鐵路?目前所慮,只患兵少,不敷防禦,現擬暫編步兵四恊,馬隊一標,炮隊兩標,工輜隊各一營,軍樂隊一營,權救眉急。」於是出示招兵,不到三日,已有二萬人入伍,遂令各隊長日夕操練,預備對壘。復出一翦髮命令,無論軍民人等,一律翦辮,把前清時候的豬尾巴,統行革去。翦辮是第一快事。當下擇定八月二十五日祭旗,立紅黃藍白黑五色旗為標幟,屆期天氣晴明,黎都督率同義師,誠誠懇懇的禱了天地,讀過祝文,然後散祭。大家飲了同心酒,很有直搗黃龍的氣勢。

  是日聞北軍統帶馬繼增,已率第二十二標抵漢口,駐紮江岸。清陸軍大臣蔭昌,亦出駐信陽州,海軍提督薩鎮冰,復率艦隊到漢,在江心下椗。雙方戰勢,漸漸逼緊。黎都督先探聽漢口領事團,知已與清水陸軍,簽定條約,不准毀傷租界。租界本在水口一帶,水口擋住,裡面自可無虞,清水師已同退去一般。黎都督就專注陸戰,於二十六日發步兵一標,赴劉家廟,布列車站附近。是時張彪軍尚在此駐紮,鄂軍放了一排槍,張軍前列,傷了數十人,隨即退去。鄂軍也不追趕,收隊回營。

  次日,鄂軍復分隊出發,重至劉家廟接仗,那邊仍來了張彪殘兵,與河南援軍會合,共約一鎮,載以火車。鄂軍隊裡的督戰員,是軍事參謀官胡漢民,令軍隊蛇行前進,將要接近,見河南軍猛撲過來,氣勢甚銳,漢民復下一密令,令軍隊閃開兩旁,從後面突開一炮,擊中河南兵所坐的火車頭,車身驟裂。河南兵下車過來,鄂軍再開連珠炮,相續不絕,慌似千雷萬霆,震得天地都響。兩下相持了數點鐘,河南兵傷了不少,方嘩然退走,避入火車,開機馳去。一剎那間,又復馳了轉來,不意撲塌一聲,車竟翻倒,鄂軍乘機猛擊,且從旁抄出一支奇兵,把河南兵殺得落花流水,大敗而逃。看官!這河南兵去而復回,明明是出人不意,攻人無備的意思,如何中途竟致覆車呢?原來河南兵初次退走,有許多鐵路工人在旁,倡議毀路,以免清軍復來。當時一齊動手,把鐵軌移開十數丈。河南兵未曾防備,偏著了道兒,越弄越敗,懊悔不迭。這便是倒灶的影子。至傍晚兩軍復戰,清軍在平地,鄂軍在山上。彼此轟擊,江心中的戰艦,助清陸軍,開炮遙擊,約有二小時,鄂軍隊中發出一炮,正中江元炮船,船身受傷,失戰鬥力,遂駛去。各艦亦陸續退出,直至三十里外。翌日再戰,各艦竟遁回九江去了。清水師雖是無用,亦不至怯敵若此,大約是不願接仗之故。

  至第三次開戰,鄂軍復奪得清營一座,內有火藥六車,快槍千支,子彈數十箱,白米二千包,銀洋十四箱,以及軍用器物等,都由鄂軍搬回。第四次開戰,鄂軍復勝,從頭道橋殺到三道橋,得著機關炮一尊。第五次開戰,鄂軍用節節進攻法,從三道橋攻進灄口。清軍比鄂軍,雖多數倍,怎奈人人解體,全不耐戰,一大半棄甲而逃,一小半投械而降。陸軍大臣督兵而來,恰如此倒臉,真是氣數。

  自經過五次戰仗,鄂軍捷電,遍達全國,黃州府,武昌縣,淝陽州,宜昌府,沙市,新堤,次第響應,豎滿白旗。到了八月三十日,湖南民軍起義,逐去巡撫余誠格,殺斃統領黃忠浩,推焦達峰為都督,陳作新為副都督,只焦達峰是洪江會頭目,冒托革命黨人,當時被他混過,後來調查明白,民心未免不服,暫時得過且過,徐作計較。同日,陝西省亦舉旗起義,發難的頭目,係第一恊參謀官,兼二標一營管帶張鳳翽,及三營管帶張益謙,兩人統是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生,一呼百應,攻進撫署。巡撫錢能訓,舉槍自擊,撲倒地下。兩管帶攻入後,見錢撫尚在呻吟,倒不去難為他,反令手下扶入高等學堂,喚西醫療治。其餘各官,逃的逃,避的避,只將軍文瑞,投井自盡,全城粗定,正副兩統領,自然推舉兩張了。

  余誠格自湖南出走,直至江西,會晤贛撫馮汝騤,備述湖南情形,且敘且泣。馮撫雖強詞勸慰,心中恰非常焦灼,俟誠格別後,勞思苦想,才得一策,一面令布政使籌集庫款,倍給陸軍薪餉,一面命巡警道飭役稽查,旦夕不怠,城內總算粗安。偏偏標統馬毓寶,舉義九江,逐去道員保恒,及九江府樸良。九江係全贛要口,要口一失,省城也隨在可虞,不過稍緩時日便了。銅山西奔,洛鐘東應。

  此時各省警報,紛達清廷,攝政王載澧,驚愕萬狀,忙召集內閣總理老慶,恊理徐世昌,及王大臣會議。一班老少年,齊集一廷,你瞧我,我瞧你,面面相覷,急得攝政王手足冰冷,幾乎垂下淚來。老慶睹此情形,不能一言不發,遂保薦一位在籍的大員,說他定可平亂。看官!你道是何人?乃係前任外務部尚書袁世凱。攝政王嘿然不答。老慶道:「不用袁世凱,大清休了。」用了袁世凱,大清尚保得住麼?攝政王無奈下諭,著袁世凱補授湖廣總督。又有一大臣道:「此次革黨起事,全由盛宣懷一人激變,他要收川路為國有,以致川民爭路,革黨乘機起釁,為今日計,非嚴譴盛宣懷不可。」於是盛大臣亦奉旨革職。過了兩三天,袁世凱自項城復電,不肯出山。內閣總理老慶,又請攝政王重用老袁,授他為欽差大臣,所有赴援的海陸各軍,並長江水師,統歸節制。又命馮國璋總統第一軍,段祺瑞總統第二軍,均歸袁世凱調遣。袁世凱仍電奏足疾未愈。樂得擺些架子。攝政王料他紀念前嫌,不欲再召。忽由廣州來電,將軍鳳山,被革命黨人炸死。鳳山在滿人中,頗稱知兵,清廷方命任廣州將軍,乘輪南下,既抵碼頭,登岸進城。到倉前街,一聲奇響,震坍牆垣,巧巧壓在鳳山轎上,連人帶轎,搗得粉碎。臨時只有一黨人斃命,聞他叫作陳軍雄,餘皆遁去。攝政王聞知此信,安得不驚?沒奈何依了老慶計策,令陸軍大臣蔭昌,親至項城,敦請袁世凱出山。那時這位雄心勃勃的袁公,才有意出來。時機已至。蔭昌見他應允,欣然告別,返至信陽州,趁著得意的時候,竟想出一條好計,密令在湖北軍隊,打仗時先掛白旗,假作投降,待民軍近前,陡起轟擊,便可獲勝。湖北帶兵官,依計而行,果然鄂軍不知真偽,被他打死了數百人,敗回漢口,把劉家廟大智門車站各地,盡行棄去。蔭昌聞這捷音,樂不可支,忙電奏京都,說民軍如何潰敗,官軍如何得勝,並有可以進奪武漢等語。攝政王稍稍安心。

  嗣聞瑞澂、張彪,都逃得不知去向,遂下令嚴拿治罪。其實鴻飛冥冥,弋人何篡,攝政王也無可奈何。默思川湖各地,必須用老成主持,或可平亂,來不及了。遂命岑春暄督四川,魏光濤督兩湖。岑、魏都是歷練有識的人,料知大局不可收拾,統上表辭職。那時只有催促這位老袁,迅速赴敵。老袁至此,始從彰德里第動身,渡過黃河,到了信陽州,與蔭昌相會。蔭昌將兵符印信,交代明白,匆匆回京復命。卸去肩子了。

  這位袁老先生,確是有點威望,才接欽差大臣印信,在湖北的清軍,已是踴躍得很,磨拳擦掌,專持廝殺。總統第一軍的馮國璋,又由京南下,擊退民軍,縱火焚燒漢口華界,接連數日,煙塵蔽天,可憐華界居民,或搬或逃,稍遲一步,就焦頭爛額。更可恨這清軍仗著一勝,便姦淫擄掠,無所不為。見有姿色的婦女,多被他拖曳而去,有輪奸致死的,有強逼不從,用刀戳斃的。就是搬徙的百姓,稍有財產,亦都被他搶散。正在興高采烈的時候,忽有鄂軍敢死隊數百人,上前攔截,清軍視若無睹,慢騰騰的對仗。不意敢死隊突起奮擊,如生龍活虎一般,嚇得清軍個個倒退。還有後面的鄂軍,見敢死隊已經得勢,一擁而前,逢人便殺,清軍逃得快的,還保住頭顱,略一遲緩,便已中槍倒斃。這場惡戰,殺死清軍三千五百多名,在漢口華界的清軍,幾乎掃蕩一空。有在街頭倒斃的兵,腰中還纏著金銀洋錢,哪裡曉得惡貫滿盈,黃金難買性命,撲通一槍,都伏維尚饗了。可為貪利者作一棒喝。

  清軍還想報復,不意袁欽差命令到來,竟禁止他非法胡行,此後不奉號令,不准出發。各軍隊也莫名其妙,只好依令而行。原來袁世凱奉命出山,胸中早有成竹,他想現今革命軍,且萬萬殺不完的,死一起又有一起,我如今不若改剿為撫,易戰為和。只議撫議和的開手,也須提出幾條約款,方可與議。當下先上奏折,大旨是開國會,改憲法,並罷斥皇族內閣等件,請朝廷立即施行。攝政王覽了此奏,又不覺狐疑起來。正顧慮間,山西省又聞獨立,巡撫陸鍾琦死難。陸鍾琦係由江南藩司升任,到任不過數月,因陝西已歸革命軍,恐他來襲邊境,遂派新軍往守潼關。新軍初意不願,故設種種要求,有心激變。陸撫恰一一答應,新軍出城而去。次日偏又回來,闖進撫署,迫陸撫獨立。陸撫說了一個不字,那新軍已舉槍相向,待陸撫說到第二個不字,槍彈立發,適中陸胸。陸子亮臣,係翰苑出身,曾遊學外洋,至是適來省父,勸父姑從圓融,誰意禍機猝發,到署僅隔宿,竟見乃父喪軀。父子恩深,如何忍耐,即取出手槍還擊。此時的革命軍,還管著什麼餘地,順我生,逆我死,眾槍齊發,又將亮臣擊斃。陸撫父子殉難,雖是盡忠一姓,心跡尚屬可原,故文字間獨無貶筆。再擁進內署,把陸撫眷屬,復槍斃了好幾人。撫署已毀,轉至藩臬兩署,擁藩司王慶平、提法使李盛鐸至諮議局,迫他獨立。兩司不從,被禁密室,另推恊統閻錫山為都督。錫山受任後,婉勸李盛鐸出任民政,盛鐸乃允。只王慶平執意如故,由錫山釋放使歸。

  山西省的警信方來,江西省的耗音又至。江西自九江兵變後,省城戒嚴,勉強維持了幾天。紳商學各界,組織保安會,將章程呈報撫署,請馮汝騤做髮起人,馮撫倒也承認。嗣軍界亦入保安會,請馮撫即舉義旗,馮撫不允,於是各軍隊夜焚撫署,霎時間火光燭天,馮撫自署後逃出,匿入民房。藩司以下,亦皆走避。革命軍出示安民,方擬公舉統領,適馬毓寶自九江馳至,由各界歡迎入城,當於教育會開會,以高等學堂為軍政府,仍舉馮汝騤為都督。汝騤聞這消息,料軍民都無惡意,遂出來固辭,乃改舉恊統吳介璋任都督,劉起鳳任民政長,汝騤交出印信,挈眷歸去。馬毓寶亦返九江。江西獨立,最稱安穩。

  這時候的雲南省,也由恊統蔡鍔倡義,與江西省同日獨立。雲南邊隅,次第為英法所占,是年英兵復占踞片馬,滇民力爭不得,未免怨恨政府,兼以各省獨立,軍界躍躍欲試,遂由恊統蔡鍔開會,召集將弁,同時發作,舉火為號。第一營統帶丁錦不從,被他驅逐,隨攻督署,迫走總督李經羲,即改督署為軍政府,舉蔡鍔為都督。各軍搜捕各官吏,拿住世藩司,因他不肯降順,一槍結果了他的性命。只李督在滇,頗有政績,經各軍搜出後,蔡鍔獨優禮相待,勸他為民軍盡職。李督心有未安,情願回籍。蔡鍔不便強留,由他攜眷回去。可見做官不應貪虐,到變起時,尚得保全性命。且因督署總是老衙門,捨舊謀新,將都督府遷至師範學堂,會同起事諸人,組織各種機關,並電各州縣即日反正。不到數日,雲南大定。

  這數省的電音,傳至攝政王座前。正急個不了,內廷的王公大臣,又紛紛告假,連各機關辦事人,十有九空。老慶、載澤等並沒有法子,還是各爭意見,彼此上奏,願辭官職。貝勒載濤,也辭去軍諮大臣的缺分,弄得這個攝政王,呆似木雕,終日只是淚珠兒洗面,到無可奈何之際,不得不請老慶商量。老慶只信任一個袁世凱,便把內閣總理的位置,一心讓與袁公,且勸攝政王概從袁議。攝政王已毫無主意,遂授袁為內閣總理大臣,叫他在湖北應辦各事,佈置略定,即行來京。越重任,越將清社送脫。一面取消內閣暫行章程,不用親貴充國務大臣,並將憲法交資政院恊議。資政院的老臣,先請下詔罪己,速開黨禁,然後好改議憲法。攝政王惟言是從,下了罪己詔,開了黨人禁,方由資政院擬定憲法大綱十九條,擇定十月初六日,宣誓太廟。可奈各省民氣,日盛一日,憑你如何改革,他總全然反對。

  上海的製造局,係東南軍械緊要地,九月十三日,被革命黨人陳其美,率眾攻入,復占了上海道縣各署,公舉其美為滬軍都督,吳淞口隨即起應,遍懸白旗,寶山縣亦即光復。滬上人民,歡聲如雷。正在相慶,貴州獨立的電報,亦到滬瀆,說是巡撫沈瑜慶以下,盡行驅逐,現舉楊藎誠為正都督,趙德全為副都督,全境安謐等語,滬軍政府越覺歡躍,立派軍士五十餘人,至蘇州運動軍營,共建義旗。各軍官一律應允,夤夜出發軍隊,齊集城下。十四日天明時,城門一開,各軍魚貫而入,逕至撫署喧呼革命。蘇撫程德全,仗膽登堂,問他來意。各軍齊請程撫獨立。程撫沒法,只好贊成,但飭軍隊勿擾百姓。各軍大呼萬歲,即在門外連放九炮,懸起江蘇都督府大旗。至十五日,蘇城內外,就遍懸白旗,程撫居然改做都督,選紳士張謇、伍廷芳、應德閎等,分任民政、外交、財政等事,並截斷蘇寧鐵路,派兵扼守,以防南京。江蘇係官長獨立,真是不血一刃,較江西尤為快利。

  江蘇既定,滬上復遣敢死隊到杭州,浙撫增韞,正焦愁萬分,每日召官紳會議,紳士以獨立二字為請,增撫總是不從。至敢死隊到杭,密寓撫署左近,約各營乘夜舉事。於是筧橋大營的兵士,入艮山門占住軍械局,南星橋大營的兵士,入清波門占住藩運各署。敢死隊懷著炸彈,猛撲撫署,一入署門,第一個拋彈的首領,乃是女志士尹銳志,聞她係紹興嵊縣人,嘗在外洋遊學,灌入革命知識,此次挈她妹子銳進,同來效力。首擲炸彈,毀壞撫署,衛隊及消防隊不敢抵敵,統行入黨。急得增撫避匿馬房,被黨人一把抓出,拖至福建會館幽禁。藩司吳引孫等,一律逃去。未及天明,全城已歸革命軍佔領,推標統周赤城為司令官,以諮議局為軍政府。臨時都督,舉了童訓,童訓自請取消,另舉前浙路總理湯壽潛。湯尚在滬,由周赤城派專車往迎。只杭州將軍德濟,尚不肯投順,幾乎決裂,兩邊要開炮相鬥,幸海寧士民杭幸齋,至滿營妥議,方才停戰。等到湯督到杭,復與滿人訂了簡約:

  (一)改籍,(二)繳械,(三)暫給餉項,徐圖生活。

  滿人料不可抗,唯唯聽命,自是全城遂安。浙江獨立,也算迅捷,且有女志士先入撫署,尤為特色。後來增撫等人,都由湯都督釋回。

  長江流域各省,多半光復,只湖南都督,改推議長譚延闓。焦、陳二人,被革軍查出違法的證據,將他梟首,復槍斃焦黨數名,稽查數天,仍歸平靖。回應上文。只駐紮信陽的袁大臣,奉了回京組閣的諭旨,先遣蔡廷乾、劉承恩到武昌,與黎都督議和。黎都督定要清帝退位,方肯弭兵。經蔡、劉二員再四商榷,終不見允,只得回覆袁大臣。袁大臣見議和無效,默默的籌畫一番,復召馮、段二統領,密議辦法,將軍事佈置妥當,才擬啟程北上。成算在胸,可南可北。袁未到京,宣誓太廟的日期已至,攝政王率領諸王大臣到太廟中,焚香爇燭,叩頭宣誓。誓文云:

    維宣統三年十月六日,監國攝政王載澧,攝行祀事,謹告諸先帝之靈曰:

    惟我太祖高皇帝以來,列祖列宗,貽謀宏遠,迄今將垂三百年矣。溥儀繼承大統,用人行政,諸所未宜,以致上下暌違,民情難達,旬日之間,寰逼紛擾,深恐顛覆我累世相傳之統緒。茲經資政院會議,廣採列邦最良憲法,依親貴不與政事之規制,先裁決重大信條十九條。其餘緊急事項,一律記入憲法,迅速編纂。且速開國會,以確定立憲政體,敢誓於我列祖列宗之前。

  隨即頒布憲法信條十九條。

     大清帝國之皇統,萬世不易。

     皇帝神聖,不可侵犯。

     皇帝權以憲法規定為限。

     皇帝繼承之順序,於憲法規定之。

     憲法由資政院起草議決,皇帝頒布之。

     憲政改正提案權,屬於國會。

     上院議員,由國民於法定特別資格公選之。

     總理大臣由國會公選,皇帝任命。其他國務大臣,由總理推舉,皇帝任命。皇族不得為總理及其他國務大臣,並各省行政官。

     總理大臣受國會彈劾,非解散國會,即總理大臣辭職,但一次內閣,不得解散兩次國會。

     皇帝直接統率海陸軍,但對內使用時,須依國會議決之特別條件。

    十一 不得以命令代法律。但除緊急命令外,以執行法律,及法律委任者為限。

    十二 國際條約,非經國會議決,不得締結。但宣戰構和,不在國會會期內,得由國會追認之。

    十三 官制官規,定自憲法。

    十四 每年出入預算,必經國會議決,不得自由處分。

    十五 皇室經費之制定及增減,概依國會議決。

    十六 皇室大典,不得與憲法相抵觸。

    十七 國務員裁判機關,由兩院組織之。

    十八 國會議決事項,由皇帝宣佈之。

    十九 第八條至第十六各條,國會未開以前,資政院適用之。

  頒布以後,在清室已算讓到極點,與民更始。可奈民心始終不服。兩廣、安徽、福建等省,又次第舉起獨立旗來,正是:

    人意難回天意去,民權已現帝權終。

  看官欲知後事,請至下回再閱。


  鄂師一起,四方響應,中國之不復為清有,已可知矣。蔭昌、薩鎮冰輩,率全國之師,對付一隅,屢戰未捷,是豈皆蔭、薩二人,韜略未嫻,不堪與黎軍敵耶?周武有言:「紂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觀於清末,而古人之言益信。至若載澧攝政,僅二年餘,此二年間,亦非有大惡德,但以腐敗之老朽,癡呆之少年,使操政柄,猝致激變,載澧亦不得謂無咎焉。迨各省告警,雲集響應,始有宣誓告廟之舉,晚矣。故本回只據事直書,而瓦解土崩之狀,已令人目不勝接,徒有浩歎而已。

◀上一回 下一回▶
清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