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稿/卷2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二十一 清史稿
卷二百二十二 列傳九
卷二百二十三 

阿哈出 釋加奴 猛哥不花  釋加奴李滿住 李滿住完者禿  猛哥不花撒滿哈失裡 

猛哥帖木兒 猛哥帖木兒凡察 董山 董山脫羅 脫羅脫原保 凡察不花禿

王杲 王兀堂

阿哈出,遼東邊外女真頭人。太祖以建州起兵,建州設設衛始永樂元年十一月辛丑,初為指揮使者,阿哈出也,明賜姓名李誠善,所屬授千百戶、鎮撫,賜誥印、冠服、鈔幣有差。三年十月,阿哈出朝於明。六年三月,忽的河、法胡河、卓兒河、海剌河諸女真頭人,哈喇等授千百戶。七年七月,阿哈出朝於明。阿哈出子二:釋加奴、猛哥不花。八年,成祖親征出塞,釋加奴率所屬從戰有功。八月乙卯,以釋加奴為都指揮僉事,賜姓名李顯忠,所屬昝卜賜姓名張志義,阿剌失賜姓名李從善,可捏賜姓名郭以誠,皆為正千戶。九年九月,釋加奴舉猛哥不花為毛憐衛,以頭人巴兒遜為指揮使;至是從釋加奴請,以命其弟。十年,釋加奴等歲祲乏食,遼東都指揮巫凱以聞,成祖命發粟賑之。

猛哥帖木兒者,亦女真頭人,其弟曰凡察,與阿哈出父子並起,明析置建州左,以為指揮使。十一年十月,與釋加奴、猛哥不花同朝於明。十四年,釋加奴、猛哥不花朝於明,為所屬乞官。十五年二月,猛哥不花朝於明。十二月,釋加奴上言:『顏春頭人月兒速哥率其孥來歸,請屬於建州。』釋加奴、猛哥不花、猛哥帖木兒屢為所屬乞官。十八年閏正月,成祖命無功不得乞官,賜敕戒諭之。十九年十月,猛哥不花朝於明。二十年正月,成祖親征出塞,猛哥不花率子弟及所屬從,賜弓矢、裘、馬。二十二年三月,成祖复親征出塞,猛哥不花使所屬指揮僉事王吉從,成祖嘉賚之。七月,成祖崩。

宣德元年正月,猛哥不花、猛哥帖木兒朝於明。是月壬子,進猛哥帖木兒為都督僉事。釋加奴已前卒,三月辛丑,以其子李滿住為都督僉事。九月丁巳,進猛哥不花為中軍都督。二年二月,猛哥不花使貢馬,旋卒。四月,命餼其孥。猛哥不花子二:撒滿哈失里、官保奴。撒滿哈失里蒙其祖阿哈出賜姓為李氏,四年三月壬子,明以為都督僉事。五年三月,官保奴朝於明。四月,李滿住上言求市於朝鮮,朝鮮不納,宣宗敕諭聽於遼東境上通市。六年正月,釋加奴妻唐氏朝於明。二月,撒滿哈失裡朝於明。七年二月,猛哥帖木兒使其弟凡察朝於明;三月壬戌,明以為都指揮僉事。

八年二月庚戌,進猛哥帖木兒為右都督,凡察都指揮使。六月,撒滿哈失里朝於明。是年,七姓野人木答忽等糾阿速江等、衛頭人弗答哈等掠建州,衛殺左衛都督猛哥帖木兒及子阿古,凡察告難於明。會明使都指揮裴俊如斡木河,中途遇寇,凡察以所屬赴援,有功。九年二月癸酉,進凡察都督僉事,掌衛事,敕諭木答忽等還所掠人馬貲財,且赦其罪。是月,撒滿哈失裏母金阿納失里朝於明。

宣德十年正月,宣宗崩。是月,李滿住、撒滿哈失里上言忽剌溫境內野人那列禿等掠所屬那顏寨,敕諭那列禿等還所掠人馬貲財,並以責弗答哈等。四月,撒滿哈失里朝於明。正統元年閏六月,李滿住使其子古納哈等朝於明,還遼東逃人,明英宗嘉其效誠,賜採緞、冠服;並上章言忽剌溫野人相侵,乞徙居遼陽猪婆江,英宗命遼東總兵官巫凱計議安置,毋弛邊備,毋失夷情。二年正月,凡察使所屬指揮同知李伍哈朝於明,上章言:『居鄰朝鮮,為所困;欲還建州,又為所阻:乞朝命。』英宗賜敕撫諭。五月,撒滿哈失里朝於明,自陳原留京師自効。

前,撒滿哈失里已進都督同知,英宗命仍掌毛憐衛事,賜敕遣之。是時,李滿住掌建州衛,凡察掌建州左衛,與撒滿哈失里並舉職貢惟謹。而故建州左衛都督猛哥帖木兒死七姓野人之難,子阿古殉焉,諸子董山、綽顏依凡察以居。是年十一月,以董山為本衛指揮使。三年正月,凡察朝於明。是月壬子,英宗賜以敕曰:『往者猛哥帖木兒死七姓野人之難,失其印,宣德間,別鑄印畀。』凡察、董山上言舊印故在,而凡察復請留新印。『一衛二印無故事。敕至爾等協同署事,遣使上舊印。』凡察、董山爭衛印自此始。六月,李滿住使所屬指揮趙歹因哈上章,言:『自徙居猪婆江,屢為朝鮮侵掠。今復徙居龜突山東南渾河上,為朝廷守邊圉,罔敢或違別疏。』又言:『毛憐衛印爲指揮阿里所匿,請別鑄印畀,撒滿哈失里。』英宗不許,命撒滿哈失里奏事,附李滿住以達。

四年四月,李滿住上言:『都督凡察、指揮童倉為朝鮮所誘,叛去。』童倉即董山,譯音異也。英宗敕朝鮮國王李祹問狀,祹疏自明非誘。英宗命凡察、童倉即居鏡城,復敕祹撫諭之。五年四月,英宗以李滿住與福餘衛韃靼相侵盜,敕遼東總兵曹義備邊。九月,朝鮮國王李祹上言:『凡察、童倉复逃還建州。』總兵曹義亦疏陳:『凡察等去鏡城,率叛軍馬哈剌等四十家至蘇子河,乏食。』英宗敕義使編置三土河及猪婆江迤西冬古河兩界間,仍依李滿住以居,發粟賑之;貰逃軍馬哈剌等,命還伍。復諭祹使歸其種人留朝鮮境者。是時,凡察以都督、董山以指揮同領建州左衛,其徙居鏡城復還。

六年正月戊午,進董山爲都督僉事。二月,朝鮮國王李祹上言:『凡察舊居鏡城阿木河,其兄猛哥帖木兒,臣祖授以萬戶,創公廨,與婢僕、衣糧、鞍馬,臣父又授以上將軍。及死七姓野人之難,其子阿古殉焉,屋宇、貲產焚掠殆盡。臣撫卹凡察,如先臣撫卹其兄。近歲徙居東良,後乃潛逃,與李滿住同處。此時臣不及知,安有追殺?或有留者,非懷土不去,則同類開諭而還,非臣阻之也。李滿住昔居猪婆江,在臣國邊境。鹽米醯醬隨其所索,時時給與。後引忽剌溫劫掠臣邊不已。今凡察與同惡,謀與忽剌溫等來侵。請飭凡察等遄返舊居,庶小國邊民獲免寇盜。』英宗敕祹謹為備。會凡察上言不敢為非,敕遼東總兵曹義遣使諭之,並廉其情偽。凡察、董山爭印數年而不決。

七年二月甲辰,英宗用總兵官曹義議,析置建州右衛,敕分領所屬,守法安業,毋事爭鬭。董山、凡察及李滿住各爲所屬,乞官皆許之,自是歲有千請久,次乞秩物,故乞襲職以為常。撒滿哈失里朝於明。三月丁丑,進右都督,別鑄毛憐衛印畀之。五月,英宗以凡察等屢言朝鮮留其部衆,使錦衣衛指揮僉事吳良齊敕往勘凡察所索。童哈里等居朝鮮,久受職事,守邱墓,皆自陳不原還,而以十人還李滿住。

八年十月,李滿住使報兀良哈將入寇,英宗命僉都御史王翱勒兵為備。

九年正月,李滿住等上言指揮郎克苦等還自朝鮮,乞賑,英宗命發粟賑之。十二月,董山、凡察朝於明。

十年正月,撒滿哈失里朝於明。

十一年二月,以董山弟綽顏為副千戶。

十二年正月,進李滿住為都督同知。六月,李滿住、董山、凡察等使為備。

十三年正月,復敕戒李滿住等毋為北虜誘。十二月,董山、凡察朝於明。

十四年,凡察妻朶兒真索朝於明,進皇太后塔納珠二顆,賚以紵絲表裏。既而額森入寇建州,三衛亦屢犯邊。景泰中,王翱巡撫遠東,使招諭,復叩關。

天順二年正月,李滿住朝於明。二月,進董山右都督。時董山陰附朝鮮,朝鮮授以中樞密使。巡撫遼東都御史程信詗得其制書以聞,英宗使詰朝鮮及董山,皆慴服,貢馬謝。

五年十二月,朝鮮國王李瑈上言:『建州衆夜至義州,江殺並江禾民,掠男婦牛馬。』下兵部議,以為朝鮮嘗誘殺毛憐衛都督郎卜兒哈致寇乃自取,置勿問。

八年春正月,英宗崩。

成化元年正月,董山朝於明,自陳防邊有勞,乞進秩。憲宗不許,賜以採緞。十月,整飭邊備。左都御史李秉上言:『建州、毛憐、海西諸部落入貢,邊臣驗方物,貂必純黑,馬必肥大,否則拒不納。今諸部落結福餘三衛屢犯邊,貢使至,使者不宜過持擇,召邊釁。』憲宗命從之。

二年十一月,秉上言:『毛憐諸衛犯邊,官兵擊破之。』十二月復入犯邊,總兵武安侯鄭宏戰敗。

三年正月,秉上言:『董山歸所掠邊人,請贖俘。』憲宗敕獎董山,因戒責建州、毛憐諸衛,旋使錦衣衛署都督僉事武忠,將命撫諭。是月,海西建州諸衛復入鴉鵑關,都指揮鄧佐禦諸雙嶺,中伏死,副總兵施英不能救。三月,復入連山關,掠開原、撫順,窺鐵嶺、寧遠、廣寧。及忠至,董山等受撫。四月,偕李古納哈等朝於明,憲宗使集闕下,宣詔赦其罪,董山等頓首聽命。五月己丑,復以左都御史李秉提督軍務,武靖伯趙輔佩靖虜將軍印,充總兵官,發兵討建州,而董山等留京師,會賜宴,其從者語嫚,奪庖人銅牌,事聞,有詔切責;既而,予馬值、賚採幣如故事。董山、李古納哈乞蟒衣、玉帶、金頂帽、銀酒器,憲宗命增賜衣、帽,人一具。董山又言指揮可昆等五人有勞,乞賜,憲宗命賜衣,人一襲。董山等辭歸,鴻臚寺通事署丞王忠奏:『董山等罵坐不敬,貪求無厭,揚言歸且復叛,請遣官防送。』憲宗命禮部遣行人護行,復賜敕戒諭。董山等既行,憲宗復用禮部主事高岡議,命趙輔縶董山塞上。輔留董山等廣寧,令遣使戒所屬毋更盜邊。七月庚申,輔召董山等聽宣敕,未畢,董山等爲嫚語,袖出刃刺,譯者吏士格鬥,殺董山等二十六人。憲宗命發兵益秉、輔東征,敕安撫毛憐、海西諸衛,示專討建州。九月,分道出師:左軍渡渾河,越石門,至分水嶺;右軍度鴉鶻關,逾鳳凰城、摩天嶺,至猪婆江;中軍下撫順,經薄刀山,過五嶺,渡蘇子河,至虎城。攻破張打必納、戴咬納、朗家、嘹哈諸寨,四戰皆捷。十月,師還。秉上疏請增兵戍遼陽,於鳳凰山、鴉鶻關、撫順、奉集、通遠諸路,度地築城堡,選將吏習邊事者鎮開原,憲宗悉從之。

四年正月,朝鮮國王李瑈上言,遣中樞府知事康純等將兵徵建州,渡鴨綠、潑猪二江,破兀獮府諸寨,擒李滿住及其子古納哈等,多所俘馘​​,使獻俘。

自阿哈出始領建州衛,傳其子釋加奴及孫李滿住。析左衛猛哥貼木兒領之,死而弟凡察代。既复傳其子董山;析右衛移凡察領之,其入邊爲亂,董山爲之渠。明既殺董山,朝鮮亦破李滿住,其子古納哈同死,他子都喜亦的哈後,不著。凡察正統後不復見,當已前死。其子不花禿不與董山之亂,獨全。他子阿哈答嘗朝於明,爭賜幣不及例。

五年六月,建州左衛都指揮佟那和劄等上章,為董山子脫羅等、李古納哈子完者禿乞官。兵部請進止,宗命授脫羅都指揮同知、完者禿都指揮僉事。自是,凡從董山為亂者,其子姓降一等,仍襲職。

六年正月,建州三衛頭人沙加保等三百餘人朝於明,憲宗敕示威德,俾復奉朝貢。居數年,太監汪直擅政,欲以邊功自重,巡撫遼東右副都御史陳鉞阿直意。

十三年十二月,上章言:『建州三衛爲邊患,請聲罪致討。』

十四年六月,命兵部侍郎馬文升及鉞會議招撫。文升上言:『建州左、右二衛掌印、都指揮脫羅卜花禿等一百九十五人,建州衛掌印、都指揮完禿等二十七人,先后應命宣敕撫慰,遺還卜花禿即不花禿,凡察子也。』九年十二月、十一年正月再入朝,至是同受招撫。尋復命直詣遼東處置邊務,直至邊,鉞復請用兵。

十五年十月,命直監督軍務,撫寧侯朱永偑靖虜將印,充總兵官,鉞参贊軍務,討建州三衛並敕朝鮮國王李婺發兵夾擊。十一月永等分道出撫順關,建州人拒守,縱擊破之,有所俘馘。師還,永等受上賞。

十六年六月,建州復寇邊。巡按遼東御史強珍疏論鉞等啟釁冒功,下吏議。汪直憾珍,劾珍欺罔,逮治謫戍。鉞尋罷去。

十八年,直亦得罪,建州三衛奉進貢如故。

弘治初,脫羅、完者禿皆進都督。孝宗之世,脫羅三朝,完者禿五朝,明賜完者禿大帽、金帶。正德元年,脫羅卒,以其子脫原保襲都督僉事。

二年四月,卜花禿卒,賜祭。武宗之世,脫原保三朝。

嘉靖間,建州衛都督方巾,左衛都督章成古魯哥,右衛都督阿剌哈真哥騰力革輩,見於明實錄,皆不知其世。蓋自李滿住死,復傳其孫完者禿。阿哈出之後,可紀者四世,其別子猛哥不花領毛憐衛,傳子撒滿答失里,後不著。董山死,傳其子脫羅及孫脫原保。猛哥帖木兒之後,可紀者三世。其弟凡察傳子不花禿,後不著,迨嘉靖季年,王杲強,而阿哈出、猛哥帖木兒之族不復見。

王杲,不知其種族。生而黠慧,通番、漢語言文字,尤精日者術。嘉靖間,為建州右都指揮使,屢盜邊。三十六年十月,窺撫順,殺守備彭文洙,遂益恣掠東州、惠安、堵牆諸堡無虛歲。四十一年五月,副總兵黑春帥​​師深入,王杲誘致春,設伏媳婦山,生得春,磔之,遂犯遼陽,劫孤山,略撫順、湯站,前後殺指揮王國柱、陳其孚、戴冕、王重爵、楊五美,把總溫欒、於欒、王守廉、田耕、劉一鳴等,凡數十輩。當事議絕貢市,發兵剿,尋又請貸,杲不為悛。隆慶末,建州哈哈納等三十人款塞請降,邊吏納焉。王杲走開原索之,勿予,乃勒千餘騎犯清河。游擊將軍曹簠伏道左,突起,斬五級,王杲遁走。故事,當開市,守備坐聽事,諸部酋長以次序立堂上,奉土產,乃驗馬;馬即羸且跛,並予善值,饜其欲乃已。王杲尤桀驁,攫酒飲,至醉,使酒箕踞罵坐。六年,守備賈汝翼初上,為亢厲,抑諸酋長立階下,諸酋長爭非故事,盡階進一等。汝翼怒,抵幾叱之,視戲下箠不下者十餘人,驗馬必肥壯。王杲鞅鞅引去,椎牛約諸部,殺掠塞上。是時,哈達王台方強,諸部奉約束,邊將檄使諭王杲。王杲訟言汝翼摧抑狀,巡撫遼東都御史張學顏以聞,下兵部議,令遼東鎮撫宣諭,示以恩威。於是王台以千騎入建州寨,令王杲歸所掠人馬,盟於撫順關下而罷。學顏復以聞,賚王台銀幣。

萬曆二年七月,建州奈兒禿等四人款寨請降,來力紅追亡至塞上,守備裴承祖勿予,追者縱騎掠行夜者五人以去。承祖檄召來力紅令還所掠,亦勿予。是時王杲方入貢,馬二百匹、方物三十馱,休傳舍。承祖度王杲必不能棄輜重而修怨於我,乃率三百騎走來力紅寨圍之,未敢動。王杲聞耗驚,馳歸,與來力紅入謁承祖,而諸部圍益衆。王杲曰:『將軍幸毋畏,倉卒聞將軍至,皆匍匐原望見。』承祖知其詐,呼左右急兵之,擊殺數十人,諸部皆前,殺傷相當。來力紅執承祖及把總劉承奕、百戶劉仲文,殺之,於是學顏奏絕王杲貢市。邊將復檄王台使,捕王杲及來力紅。王台送王杲所掠塞上士卒,及其種人殺漢官者。

王杲以貢市絕,部衆坐困,遂糾土默特、泰宁諸部,圖大舉犯遼、瀋。總兵李成梁屯瀋陽分部諸將:楊騰駐鄧良屯,王維屏駐馬根單,曹簠馳大衝挑戰。王杲以諸部三千騎入五味子衝,明軍四面起,諸部兵悉走保王杲寨。王杲寨阻險,城堅塹深,謂明軍不能攻。成梁計諸部方聚處,可坐縛。十月,勒諸軍具礮石、火器疾走圍王杲寨,斧其柵數重。王杲拒守,成梁益揮諸將冒矢石陷堅先登。王杲以三百人登台射明軍,明軍縱火,屋廬、芻茭悉焚,烟蔽天,諸部大潰。明軍縱擊,得一千一百四級。往時剖承祖腹及殺承奕者皆就馘,王杲遁走。明軍車騎六萬,殺掠人畜殆盡。三年二月,王杲復出,謀集餘衆犯邊,復爲明軍所圍。王杲以蟒褂紅甲授所親阿哈納陽,爲王杲突圍走,明軍追之。王杲以故得脫,走重古路,將往依泰甯,衛速把亥。明軍購王杲,王杲急,王杲不敢北走,假道於王台。邊吏檄捕送。七月,王台率子虎兒罕赤縛王杲以獻,檻車致闕下,磔於市。王杲嘗以日者術自推出亡不即死,竟不驗。妻孥二十七人為王台所得,其子阿台脫去。阿台妻,清景祖女孫也。

王台卒,阿台思報怨,因誘葉赫楊吉砮等侵虎兒罕赤。總督吳兌遣守備霍九皋諭阿台,不聽。李成梁率師禦之曹子谷、大梨樹佃,大破之,斬一千五百六十三級。四年春正月,阿台復盜邊,自靜遠堡九臺入,既又自榆林堡入至渾河,既又自長勇堡入薄渾河東岸,又糾土蠻謀分掠廣寧、開原、遼河。阿台居古勒寨,其黨毛憐衛頭人阿海居莽子寨,相爲犄角。成梁使裨將胡鸞備河東,孫守廉備河西,親帥師自撫順王剛台出寨,攻古勒寨,寨陡峻,三面壁立,壕塹甚設。成梁麾諸軍火攻兩晝夜,射阿台,殪。別將秦得倚已先破莽子寨,殺阿海,斬二千二百二十二級。景祖、顯祖皆及於難。語詳太祖紀。

同時又有王兀堂,亦不知其種族,所居寨距靉陽二百五十里,靉陽故通市。王兀堂初起,奉約束惟謹。萬曆三年,李成梁策徙孤山、險山諸堡,拓境數百里,斷諸部窺塞道。王杲既擒,張學顏行邊,王兀堂率諸部酋環跪馬前,謂徙堡塞道,不便行獵,請得納質子,通市易鹽、布。學顏以請,神宗許之。開原、撫順、清河、靉陽、寬奠通布市自此始。

當是時,東方諸部落,自撫順、開原而北屬海西,王台制之;自清河而南抵鴨綠江屬建州,王兀堂制之:頗守法。已,漸竊掠東州、會安堡。七年七月,開市寬奠,參將徐國輔縱其弟若僕減直強鬻參,毆種人以回易至者幾斃,諸部皆忿,數掠寬奠、永奠、新奠諸堡。他酋佟馬兒等牧松子嶺,闌入林剛谷。巡撫都御史周詠等劾國輔,罷之,諭王兀堂戢諸部。八年三月,王兀堂及他酋趙​​鎖羅骨等,以六百騎犯靉陽及黃關嶺,指揮王宗義戰死。四月,又以千騎自永奠堡入,成梁帥師擊敗之,斬七百五十級,俘一百六十人。十一月,復自寬奠堡入,副總兵姚大節帥師擊敗之,斬六十七級,俘十一人。王兀堂自是遂不振,不復通於明。

當隆慶之世,下逮萬曆初,建州諸衛以都督奉進貢者,建州衛則有納答哈、納森章,左衛則有大疼克、八汗馬、哈塔台,右衛則有八當哈來留念松塔,而王杲自指揮使遷何秩,不可考見。王兀堂并不著其官,然皆強盛為大酋。自王杲就擒後五年而王兀堂敗,又後三年而阿台死,太祖兵起。

論曰:建州之為衛始,自阿哈出枝幹互生,左右析置。自永樂至嘉靖一百五十餘年,而阿哈出之世絕。王杲乘之起,父子弄兵十餘年乃滅。其在於清,猶爽鳩、季荝之於齊,所謂因國是也。或謂猛哥帖木兒名近肇祖諱,子若孫亦相同。然清先代遘亂,幼子範察得脫,數傳至肇祖,始克復仇,而猛哥帖木兒乃被戕於野人,安所謂復仇?若以範察當凡察,凡察又猛哥帖木兒親弟也,不得為數傳之祖。清自述其宗系,而明乃得之於簡書。春秋之義,名從主人,非得當時紀載如元秘史者,固未可以臆斷也。隆慶、萬曆間,建州諸部長未有名近興祖諱者。太祖兵起,明人所論述但及景、顯二祖,亦未有謂為董山裔者。信以傳信,疑以傳疑,今取太祖未起兵前建州三衛事可考見者著於篇,以阿哈出、王杲為之綱,而其子弟及同時並起者附焉。

 卷二百二十一 ↑返回頂部 卷二百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