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六 清史紀事本末
俄訂《尼布楚條約》及增訂市約
卷二十八 

世宗雍正四年,春正月,遣革職吏部尚書隆科多等,往楚庫拜姓地方辦理俄羅斯疆界事務。自康熙二十八年十月,尼布楚條約締結以後,中俄邊境之紛議漸泯,未幾,喀爾喀三汗內附,其一切主權皆操之中國,俄人於喀爾喀土謝圖部之貿易轉而與中國政府爲交涉,於是中俄互市之問題以起。逮五十八年,俄這彼得第一遣使臣義斯麻伊兒及蘭給來請改訂商約,當呈遞國書時,政府推與俄使鑿鑿爭覲見禮節,強之行九叩首禮,謂外使至華,當從華俗,則於其所請則置之不答,俄使亦屈從之。既察知中國無議約意,義斯麻伊兒遂徒手返國,留蘭給居京師以徐商改約事,然久之仍不得達其目的。及雍正三年,彼得崩,女帝加他鄰第一立,以是歲遣使拉克青斯奇來申前請,且欲會議喀爾喀與西伯利亞之疆界,帝許之。至是,其使薩丸將蒞楚庫振姓地方,特命隆科多前往,會同喀爾喀郡王額駙策淩、貝勒博貝、散佚大臣伯四格、護軍統領喀爾吉善辦理。阿爾泰界務事竣,即赴楚庫拜姓,會同俄使議定邊界。

五年,夏六月,命吏部侍郎圖理琛會同郡王額駙策淩、內大臣伯四格等往定喀爾喀,與俄羅斯邊界。時隆科多以私抄玉牒事拏問回京,特改派圖理琛往代。 秋八月,議約使策淩等,與俄羅斯公使薩丸會議於後貝加爾洲地方,各遣員審定邊界,約成共十一條,所謂《恰克圖條約》者也,亦稱布拉條約,其要者如下:

 一、兩國邊吏當互查彼此逃人,捕送本國。但逃亡在和約締結以前者勿論。
 二、以恰克圖爲兩國通商地。自額爾古納河岸,至齊克泰奇闌,以楚庫河爲界。自此以西,以博木沙畢鼐爲界。各立界標誌之。
 三、以烏特河地方爲兩國中立地,彼此不得侵佔。
 四、俄國商人得三年一至北京貿易,但人數以二百名爲限。留京不得過八十日。往來當由官定之路徑,不得迂道他往,違者沒收貨物。
 五、京師俄羅斯館,聼嗣後俄人來京者居住。俄公使欲於京師建會堂,中國當予以補助,聼俄國教徒居住。教徒得依本國例規,於堂內讀經拜禮。
 六、遞送公文者,來往當由恰克圖。
 七、兩國邊界,各置頭目,秉公辦理一切。

此條約得兩國政府批准後,兩國文書往復,均不以皇帝之名,中國以理藩院,俄國以薩那特衙門。彼此貿易及國交之端緒,遂日繁密矣。

六年,秋八月,革吏部侍郎圖理琛職。因追議前定界時,與俄使鳴礮謝天,並立木牌於定界邊所,旋焚之,又擅納俄國貿易人入界,遂逮治。

七年,春三月,以革職倉場侍郎托時賞加侍郎銜,出使俄羅斯。時議討準噶爾,恐俄人干涉之,特遣托時往聘,請其嚴守中立。

八年,春二月,復遣侍郎托時往使俄羅斯。時以俄女帝安那宜萬斯新立,往賀即位也。

九年,夏四月,復遣侍郎托時出使俄羅斯。時方用兵準噶爾,而伊利密邇俄疆,恐其爲準部後援,故籍外交政策以欵之。

高宗乾隆五十七年,春正月,庫倫辦事大臣松筠普福會同喀爾喀貝子遜都布多爾濟,與俄羅斯公使色勒裴特增訂恰克圖互市約五條。自雍正五年,與俄訂恰克圖條約成立後,內地商民往恰克圖及庫倫貿易者日衆,其出口貨以烟草、茶葉、緞布爲大宗。至乾隆二年,以監督俄羅斯使館御史赫慶之請,停止俄人於北京之貿易,令統歸恰克圖,命土謝圖親王台吉等董治其事。二十七年,特設庫倫辦事大臣二人,理邊務。一由在京蒙大臣內簡放,一由外蒙札薩克內特派。先是,恰克圖貿易,兩國均不榷稅,於是恰克圖地方百貨雲集,市肆喧闐,漠北荒涼之區一變而爲繁富之域。未幾,俄人漸渝禁約,私收貨稅,兩國邊民又時有偷竊馬匹之事,其數不可稽。俄人移文責償,必浮報其數,帝厭之,乃於二十九年閉恰克圖,不與通市。而辦事大臣等輒乘間舞弊,私與交易,朝廷震怒,於三十年削土謝圖郡王桑齊多濟爵,誅大臣丑達,厲行閉關之策。及三十三年,庫倫大臣慶桂以俄羅斯悔罪請開市入告,遂貿易如初。後四十四年,俄邊吏庇護罪犯,不予會審,大臣索林奏請查辦,復閉關,逾年事始解。而五十年,又以俄屬布哩雅特種人烏哷勒咱等入邊行刦,奉旨絕市,至是松筠等以俄羅斯恭順,乞恩入請,乃復與增訂市約五條。在恰克圖市圈[1]互換。

 〔一〕恰克圖互市,於中國初無利益,大皇帝普愛衆生,不忍俄國小民困苦。又因爾薩那特衙門𥸤請,是以允行,若復失和,罔再希冀開市。
 〔二〕中國與爾國貨物原係兩國商人自行定價。爾國商人應由爾國嚴加管束,彼此貨物交易後,各令不爽約期,即時歸結,勿令負欠,致啓爭端。
 〔三〕今爾國守邊官皆恭順知禮,我遊牧官羣相稱好。爾從前守邊官皆能如此,又何致兩次妄行失和,以致絕市呼?嗣后爾守邊官當慎選賢能,與我遊牧官遜順相接。
 〔四〕恰克圖以西十數卡倫,爾之布哩雅特、哈哩雅特不法,故致有烏哷勒咱之事,今爾國當嚴加禁束,杜其盜竊。
 〔五〕此次通市,一切仍照舊章,已頒行爾薩那特衙門矣。兩邊民人交涉事件,如盜賊人命,各就近查驗緝獲罪犯,會同邊界官員審訊,明確後,本處屬下人由本處治罪,爾處屬下之由爾處治罪,各行文知照示衆。其盜竊之物,或一倍,或几倍罰賠,一切皆昭舊例辦理。

夏四月,復開恰克圖市。時俄人以閉關七年之故,損失不少,急欲回復市利,故此次交涉極臻平和,而大臣松筠等則以俄羅斯人『感激皇仁、倍申誠敬』等語列欵具奏。帝亦以前次西藏與廓爾哈因貿易上事件啟釁,構兵數載,特訓諭筠等引此爲戒,約束商民,嚴禁欺詐,免啟爭端。又飭事藩院改良外交文書,務主公誠信義,。自是,兩國商民互市不絕焉。

 卷二十六 ↑返回頂部 卷二十八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買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