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十二 清史紀事本末
三藩起事及孫延齡
卷十四 

聖祖康熙元年,夏五月,敘平滇功,進封吳三桂親王。初,世祖定鼎,東南時有不靖,因命定南王孔有德循廣西,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循廣東,平南王吳三桂循四川及雲南。及南方略定,命諸王各帥所部旗兵,留鎮地方。時有德已死,無子,爵除,仲明亦卒,子繼茂襲封,於是王雲南,可喜繼茂王廣東,尋從繼茂王福建。繼茂卒,子精忠嗣,是爲三藩並建之始。三桂西征,留長子應熊於京師,以固朝廷意。應熊旋尚主,居京師,朝政巨細,無所不悉。三桂以是包藏禍心,日伺釁以動。世祖賓天,三桂擁兵入臨,前驅至燕者。人馬塞,居民走匿,朝廷恐其爲變,令於京城外張幕設奠,三桂哭臨成禮而去。

六年,秋七月,平西王吳三桂以目疾求解雲貴兩省事務,許之。帝親政,欲實行中央集權之制,知藩鎮強大非國家之利,陰爲之備,而諸藩始不自安。三桂因上疏詭稱目疾,疏辭兩省事務以相嘗試。帝令將該藩所管各項事務責令該督撫管理,其大小文官均由部題授。 九月,雲貴總督卞三元,提督張國柱、李本深合詞請命平西王吳三桂仍總管滇黔事務,優詔答曰:「該藩自以年國就衰,奏請改派。今若令王復理事務,非所示體恤。遇有軍機重要,王自知料理也。」

十二年,春三月,命平南王尚可喜撤藩回遼。時之信失愛於父,可喜欲廢之,而立之孝,因疏請歸老遼東,留之信鎮粵,冀得見帝自陳也。廷議慮之信擁衆留粵,跋扈難制,因請令盡從全藩回籍。 秋七月,命靖南王耿精忠統帥藩兵來京候旨,平西王吳三桂移鎮山海關外,精忠、三桂聞允撤粵藩,因亦同時疏請安插以探廷旨。時廷議請勿從滇藩,而尚書米思翰明珠、莫洛等則力主同撤。 冬十一月,吳三桂反於雲南。時侍郎哲可肯等奉命輸撤藩,在滇促行甚急,且時復凌辱其將吏,將吏皆怒,三桂乃下教會諸將曰:「今行期迫矣,朝廷之嚴譴不可逃也,惟事故君永歷帝之陵寢在焉,可無別乎?」諸將皆再拜聽命,於是卜日謁陵。先期復集諸將,謂之曰:「別故君當以故君之衣服見,諸君其預圖之。」皆曰:「諾。」至日,各具漢官威儀,集陵下,三桂方巾素服,酹酒,山呼再拜,慟哭,伏地不能起。三軍皆哭,聲震如雷。人懷異志,將行,復稱疾不起。撫臣朱國治驅之急,三桂堅臥不應,激諸將曰:「老夫與諸君有大勳於王室,章皇帝不以老臣爲不肖,錫之藩封,載在盟府。今撫臣一外吏,相凌乃爾,一旦入圜門,付廷尉,我輩豈有生路耶?!」諸將忿然出,襲執撫臣殺之,三桂乃移檄遠近,發兵反,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以明年爲周元年。貴州巡撫曹申吉,貴州提督李本深,雲南提督張國柱皆起應之。雲貴總督甘文焜聞變,自貴陽趨鎮遠,戰敗自殺。 十二月,命順承郡王勒爾錦爲寧南靖寇大將軍,統師赴荊州討吳三桂。先遣都統巴爾布等,帥滿洲旗兵守常德;都統珠滿等,以步兵三千守岳州。都督尼雅翰、赫業席布根、特穆占、佟國瑤等,分馳西安、漢中、安慶、袞州、鄖陽、汝寧、南昌諸要地,聽調遣。又以滇蜀接壤,命西安將軍瓦爾哈,帥騎兵赴川中。

十三年,春正月,吳三桂遣其大將馬寶犯湖南,陷沅州常德,澧州、長沙、岳州相繼降。同時四川巡撫羅森,提督鄭懷麟,總後譚洪、吳之茂,以四川應三桂。 二月,撫蠻將軍孫延齡,反於廣西,以應吳三桂,三桂封為臨江王。延齡為孔有德女四貞之婿,初授和碩額駙、內輔政大臣、都勒機昂邦,世襲一等阿思尼哈番。順治十七年,授鎮守廣西將軍,尋特進上柱國光祿大夫。三桂反,廷議以廣西境隣貴州,授延齡為撫蠻將軍,令嚴兵固守,至是叛,自稱安遠大將軍。 三月,耿精忠據福建反,自稱總統天下兵馬大將軍。裕民元年,分三路出寇,曾養性出東路,據浙之溫台;白顯忠出西路,據江西廣信、建昌、饒州;馬九玉出中路,據浙之金嚴、衢徽。又約台灣鄭經、潮州劉進忠,內外夾擊廣東。帝使其弟聚忠赴閩招諭,至衢州,拒不納。命內大臣希爾根為定南大將軍,帥師討之。 夏四月,賜吳三桂子應熊及長孫世霖死。時三桂新赴常德督兵,而令其從子應麟守岳州,布重兵於澧州石首華、容松滋間,為犄角,赴剿諸軍。雲集荊州,無敢遣一旅渡江與之角者。至是命貝勒尚善為安遠靖寇大將軍,助勒爾錦進圖岳州。三桂乃分兵,一由長沙出江西,一由四川窺陝西。其出江西者,分擾袁州吉安境,與耿精忠之軍合,陷三十餘城,聲勢張甚。 秋九月,命安親王岳樂為定遠平寇大將軍,帥師赴廣東。時潮州總後劉進忠暗通耿精忠,引閩兵入潮州,廣西提督馬雄、左江總兵郭義,俱降吳三桂,廣西全省震動。 冬十二月,帝議親征。時陝西提督王輔臣叛於寧羌州,刦殺經略莫洛,定西大將軍貝勒董額退守漢中。帝切責統兵諸將帥,不遵指授,遷延觀望,致有此變,因下親征之議,後以羣臣力諫,乃止。

十五年,春二月,尚之信叛降吳三桂,三桂授之信招討大將軍,封輔德親王。先是之信之父可喜,因東西受敵,又內制於之信,力不支,乞師往援。詔以鎮南將軍舒恕、副都統莽依圖,引兵赴之。之信聞師至,改幟易服以變,嚴兵守可喜府,移檄諸郡,出師侵犯江西。可喜尋以憂卒。 六月,撫遠大將軍都統圖海等,擊敗王輔臣於平涼城北,輔臣降。 秋九月,康親王傑書兵入閩,破馬九玉之眾於衢州。時白顯忠頓兵廣信,窮蹙乞降。 冬十月,傑書兵抵延平,耿精忠降。時精忠兩路之師俱覆,又內迫於鄭氏,聞延平已失,大懼,遣子顯祚赴延平,迎師至福州。精忠帥所屬文武出降,帝命還精忠爵,俾乃統其部眾。 冬十二月,以額駙耿昭忠為鎮閱將軍,駐守福州。 是月,吳三桂遣其從孫琮引兵入桂林,擒殺孫延齡。延齡故與馬雄有怨,雄既降附三桂,三桂以雄為東路總督。延齡與之共事,而畏其逼己,乃復萌反正之意。其妻孔四貞,日夜以恩德為言,勸其反順,計已決矣。雄偵知之,訏諸三桂,謂延齡有異志,宜急除之,遂被害。

十六年,夏五月,莽依圖兵入韶州,尚之信降。先是之信苦三桂徵餉,頗萌悔志,至是聞莽依圖軍至,帥軍民迎降。詔之信襲平南王爵。

十七年,春三月,吳三桂稱帝於衡州,國號大周,建元昭武,尋改利用。升衡州府為定天府。時三桂既失陝西、福建、廣東三大援,又失江西,疆宇日蹙,財力漸竭。知大勢已去,恐將士解體,欲偽示威重,以維人心,於是建號改元,置官封拜,頒製新厯,舉行雲貴鄉試,以號召遠近。三桂初發難時,檄文中以復明為詞,於是洛邑頑民,猶思祿父,故義旗一指,所在響應。及聞西南稱孤,妄自尊大,由是天下解體,角材而至者,皆思有以詘之矣。 夏六月,吳三桂兵攻永興,不克,圍之。 秋八月,吳三桂卒,孫世璠嗣立,改元洪化,遣將馬寶等三面環攻永興,城垂陷。是役也,三桂以永興為衡州門戶,勢在必得。時簡親王喇布軍屯茶陵,不敢救,穆占在郴州,遣兵來援,亦不敢進。都統伊里布、副都統哈克山相繼戰歿,前鋒統領碩岱等,協力死守,城屢瀕於危。會三桂死,諸將拔營回衡州,圍乃解。

十九年,秋八月,平南王和碩額駙尚之信賜死。之信既降,從征廣西,駐軍宣武。會其弟之孝謀襲藩位,令藩下人張士選赴京控之,謂之信心懷怨望,放言訕上。都統王國棟者,故旗下逃人,之信愛之,倚為心腹,至是亦附之孝,構成罪狀,朝命侍郎宣昌河等馳往按問。之信聞詔,即解印還廣州,上疏待罪,詔解京對簿。李天植者,藩下總兵也,惡國棟賣主,誘殺之。撫臣金儁,艷之信富,索賄不得,羅致其獄以聞。天植坐謀反伏誅,同死者一百八人,之信賜死,之節、之瑛、之璋、並坐斬。

二十年,冬十月,定遠平寇大將軍彰泰等,分中路入滇,英世璠自殺,雲貴平。初,世璠既立,不敢居衡陽,退駐貴州,恃川湖貴為屏蔽。時湖南有安親王,廣西有傅宏烈等,四川有平涼提督王進寶,陝西提督趙良棟,皆累戰累捷。吳應麒自岳州走常德,尋復棄城遁,長衡相繼下。同時宏烈等亦攻克桂林,進寶克漢中,王屏藩退守保寧,俄自殺。良棟亦於是時克成都,會朝廷以貝子彰泰代岳樂,進取雲貴,命總督蔡毓榮節制漢兵先進,檄廣西、四川、陝西三道之師,合趨雲貴,而自帥平定湖南之師出沅州,由平越趨貴陽。世璠走雲南,遂乘勝西進,與賴塔會師於曲靖。軍抵雲南,良棟帥川師,與賴塔閩粵之師亦至,合圍攻克之,世璠自刎死,雲貴悉平。

二十一年,春正月,磔靖南王和碩額駙耿精忠,並斬其子耿顯祚,及曾養性、劉進忠等。精忠既降,從康親王征閩,收復興化、漳泉等郡,逐鄭經入臺灣。會其弟昭忠,嗾藩下參領徐鴻弼等,赴部首精忠歸順後,仍蓄不軌之志,同時昭忠亦具疏入告,因召精忠入朝,以其時精忠所屬都統馬九玉,尚握兵權,不敢據發其罪。及雲貴平,九玉解任歸旗,始磔精忠於市,三藩悉平,盡籍藩產充餉,撤藩兵回京師,而於各緊要省郡地方,設八旗兵駐防,不復以兵爵土地,世予臣下,於是封建藩之弊絕,而中央集權之制亦漸以完密矣。

編者曰:方藩變之初起也,清廷猜忌漢武臣愈甚,諸路皆以王貝勒督軍,諸帥皆紈絝,固不知軍旅為何事。及見三桂席捲而出,所至望風歸附,諸將亦各懷二心,至有欲舉襄陽以北降者。賴綏遠將軍蔡毓榮持之以免,故屯兵岳州城下,八年不戰,諸將皆閉營壘,作壁上觀。至三桂死,其兵自退。又聞東西兩路,屢次奏捷,始不得已進兵。及事平,諸將皆蒙上賞,而東西兩路反有以敗亡致罪者。趙良棟被劾幾不免,毓榮竟罣吏議,奪爵削職,至披剃九華寺中。

 卷十二 ↑返回頂部 卷十四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3年1月1日以前,匿名或以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1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以及新加坡)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