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6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六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六十七
卷六十八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七

  拳匪之亂及庚子和約

德宗光緒二十六年夏五月因近畿一帶拳匪滋事命協辦大學士剛毅順天府府尹趙舒翹馳

赴良鄉涿州等處查看情形義和拳本名梅花拳又稱金鐘罩爲白蓮敎遺孽蓋始於嘉慶時十

三年七月有詔逮捕其後黨日益多洎光緒中葉彌滿於山東之清平冠定陶等地上年毓賢爲

山東巡撫因沂州敎案由駐京各國公使訴諸政府撤其任憾之是年二月毓賢𥳑放山西巡撫

遂貽書朝貴謂匪皆義民且有神技可用今國勢日衰由於民志未伸若再殺拳民無異自翦羽

翼也端王載漪因其子溥儁立爲大阿哥時諷各使入賀不應且有違言憤甚剛毅后黨夙有憾

於帝遂仇及外人故皆深信毓賢言欲利用拳匪以快其私憤地方官希旨不敢言剿匪勢愈猖

及袁世凱代毓賢爲東撫一意主剿撲滅十餘巨股東省宴然餘黨流入直隸總督裕祿聽其蔓

延於是公倡邪說號召鄉愚其法以降神爲主言神附其體卽精武藝不畏鎗礮每有人入壇有

所謂大師兄者爲之焚符誦咒而老祖師宣揚其神訓焉其神曰洪鈞老祖梨山聖母其宗旨以

扶清滅洋爲名凡洋人及敎民與爲洋人服役通洋語用洋貨者分別等差有十毛之目一落其

手必殺無赦遂借此舞刀跳躍刦殺焚掠又有紅燈照者皆女子與之相輔而行當匪在淶水戕

殺督標副將楊福又燬蘆漢鐵路京津鐵路電桿京津至張家口電線焚殺敎民數百處裕祿不

爲究辦且延匪目入見待如上賓鄉里無賴棍徒聚千百人持義和拳三字名帖卽可身入衙署

與總督分庭抗禮匪中頭目如曹福田張德成韓以禮文霸之王德成等裕祿且公彙其名入奏

報加以攷語爲錄用地步政府亦優答之及聞外人有責言且將調兵入京始命剛毅與舒翹前

往查看而諭旨仍以良莠雜出及拳民中多有游勇會匪溷跡其閒爲詞蓋終不以奉民爲作亂

之匪徒也剛毅至涿州拳匪勒令跪香語多欺罔剛毅令舒翹隨同禮拜舒翹心知其妄然以剛

毅故不敢立異囘京覆命言天降義和拳以滅洋人請太后收集拳民爲團練卽以端王統之總

管太監李蓮英亦贊成其說太后信之密令招集入京召見大師兄曹福田獎其義勇兩宫由西

苑遷入大內自瀛秀門至西華門沿路排列拳民護衛太后賞銀二千兩慰勞有加於是親貴爭

相信從設壇建醮栅場殆徧香煙滿城結爲黑霧王公府第大公主邸(榮壽公主爲恭王奕訢女

太后撫爲己女邸在安定門大街大佛寺後身)皆招拳匪各數百人入居之謂之保護滿漢各

營卒亦居大半都中數萬來去如蝗大局遂不可收拾矣 命端郡王載漪管理總理各國事務

衙門禮部尙書啟秀工部左侍郎溥興內閣學士那桐均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上行走載

漪嘗言若使彼掌總署與外人交涉必無困難之事發生那桐上封事請政府速向各國宣戰勿

待其援軍之至啟秀預擬宣戰諭旨呈請蓋璽太后時雖持重未發而心善諸人所爲皆特派入

總署 甘肅提督董福祥入衛至京福祥本降匪所部甘勇亦匪案無紀律旣入京城與匪合力

攻燬敎堂焚掠街市火勢蔓延之地由大栅欄珠寶市糧食店煤市街煤市橋觀音寺楊梅竹斜

街廊房頭條胡同二條胡同西河沿延及前門外層城樓東西荷包巷前門橋西及大街西一帶

四千餘家同歸於燼翌日焚西單牌樓講書堂延燒千餘家東城一帶洋貨鋪被匪縱火又延燒

四千餘家火延城闕煙燄三日不絕 甘軍戕日本使館書記官杉山彬於永定門外時各國公

使皆自危俄使致書政府言他國將借亂事圖不利於中國俄與中國親睦二百餘年義當吿總

署匿不上聞俄使請入見亦不許至是各國派兵入衛日本兵將入京杉山彬至車站迎候方出

永定門卽爲董福祥之兵所戕且裂其屍於道 召巡閱長江水師大臣李秉衡來京秉衡前以

敎案罷職命至奉天查辦事件又命巡閱水師至是命帶兵入京行至景州所部道員陳澤霖助

匪攻燬村落數處抵京太后召見寧壽宫語移日秉衡力主戰且言義民可用當以兵法部勒之

並主張攻使館由翰林院安置地雷轟入後董福祥如其計行翰林院被焚而使館仍無恙 太后

兩次御殿召對羣臣是日直督裕祿奏報洋人力索大沽礮臺請政府卽與宣戰太后怒甚立卽出

儀鸞殿召軍機會議載漪啟秀那桐復進呈外交團照會一件內言請太后歸政廢大阿哥並許

聯軍入京(後榮祿查出爲載漪命軍機章京連文沖僞逭)太后閱之益怒曰彼族竟敢干預我

家事此能忍孰不能忍外人無禮至此予誓必報之載漪因請攻使館大學士榮祿諫曰兵交使在

其閒圍攻使館之舉決不可行若如端王等所主張則宗廟社稷危矣且卽殺數使臣亦不足以

顯揚國威太后叱之出復徧詢諸臣皆主張決裂太后入宮稍息復御勤政殿召見王公軍機六

部九卿科道內務府大臣各旗都統宣帝至太后厲聲曰皇帝自己承認不克執掌政權豈外人

所能干預今各使之照會陵辱中國主權實甚矣又語諸漢大臣當同心協力以報國家又言咸

豐十年英法聯軍出京時設有一得力之軍隊截而殺之卽可轉敗爲勝但至今日予等報復時

期至矣並問帝意如何帝遲疑久之乃請太后聽榮祿之言勿攻使館護送各使至津刑部尙書

趙舒翹請明發上諭減除內地洋人以絕外人閒諜吏部左侍郎許景澄進曰中外締約數十年

民敎相攻之事無歲無之然不過賠款而已惟攻殺外國使臣必召兵端倘各國協而謀我何以

禦之太常寺卿袁昶曰臣在總署供差有年見外人皆和平講理不信有請太后歸政之照會據

臣愚見各國必不致干涉中國內政載漪大怒斥昶爲漢奸太后命昶退顧問户部尙書立山對

曰拳匪烏合其術多不效載漪憤然曰用其心爾奚問術乎立山必與夷通乃敢廷辯內閣學士

聯元曰倘使臣不保他日聯軍入城恐有玉石俱焚之禍載漪怒斥之曰聯元方自使館來懷貳

心罪當誅太后亦怒命立斬聯元左右力救之而止自是無敢進言者太后卽命軍機宣布開戰

之諭傳違各省又言當先致祭太廟派載勛載瀾爲團練大臣又限各使當夕離京卽著榮祿護

送往津旣又諭各使照常安居諸臣旣退載漪載瀾獨留載瀾吿太后曰臣觀義和團練習時忽

見玉皇降臨稱獎拳民之忠勇太后亦謂唐武后當國時玉皇亦曾降臨云 英俄德法美意奧

日本八國聯軍攻大沽礮臺據之時政府旣助匪仇洋英提督西摩爾統各國兵入京至楊村被

阻折囘北京使館被圍天津兵匪亦攻租界西摩爾面請於天津總兵羅榮光讓出南北礮臺由

聯軍代守榮光不允遂開戰相持竟曰卒至不守 召各省兵入援徵集勤王軍之命下鹿傳霖

錫良等遥應之而南方督撫皆不奉詔江督劉坤一疏言苟禦外侮則臣當立卽帶兵北上若屠

戮使館中孤立之數洋人則不願以堂堂中國之兵隊而爲此等舉動也疏入諭旨言南北相倚

不可歧貳又引左傳唇亡齒寒以爲言東撫袁世凱亦極言朝廷縱亂民至舉國以聼之譬若奉

驕子禍不忍言矣 召兩廣總督李鴻章來京鴻章不卽行但疏懇救護使館請無信邪術以保

國懿旨責其不應作一面語同時由袁世凱轉到福建將軍善聯總督許應騤等請保衛使臣各

摺片亦奉嚴旨有曰前已降旨和之一字萬不可存於胸中倘該將軍等誤會朝旨海疆萬一有

失惟各將軍等是問云 德國駐京公使克林德被戕先日載漪等函約克使赴總署會議是晨

克使行至東單牌樓爲載漪所統神虎營兵滿人安海所鎗殺先是政府出示懸賞殺一洋人者

賞銀五十兩殺一女洋人者賞銀四十兩殺一洋孩者賞銀三十兩亂兵希賞致有此變載漪當

令以克使首級梟示東安門因袁昶力爭而止昶棺殮之 下詔與各國宣戰自是匪燄益熾首

禍諸人叫囂墮突九卿科道紛紛條陳攻館之策尙書啟秀言五台僧普濟有神兵十萬請召普

濟會殱逆夷知府曾廉編修王龍文請用決水灌城之法引玉泉山水灌館必盡淹斃之學士彭

靑黎御史劉家謨請詔義民所至按户搜殺以絕亂源御史彭述謂義和拳咒礮不燃其御至神

無畏夷兵徐道焜言洪鈞老祖已命五龍守海口夷船當盡没陳嘉言云得關壯穆帛書言夷當

自滅編修蕭榮爵言夷狄無君父二千餘年天將假手義民盡滅之時不可失郎中左紹佐請戮

郭嵩燾丁日昌之屍以謝天下主事萬秉鑑謂曾國藩辦天津敎案所殺十六人請議卹時上書

言神怪似此者以百數廷臣附和旣衆載漪遂令拳匪燒順治門法國敎堂甘勇縱火翰林院冀

以延燒使館太后皆立宮中高石之上觀之甘勇嘗獲一洋人獻莊邸刑訊至三小時之久呼籲

之聲慘不忍聞訊畢殺之太后命賞此甘勇五百金較之賞格所開加至十倍矣復逮獲敎民九

百皆於黎明時在莊邸外行刑承審者爲理藩院侍郎貽穀總署行走芬車桂春備極殘酷而以

芬車爲尤甚時人擬之爲劊子手又謚之爲屠伯 命各省招集義和國助戰於是東北一帶文

武大吏奉令惟謹幾於全體一致 山西巡撫毓賢奏報誘殺晉省洋人悉盡優詔嘉獎毓賢疏

稱己計誘山西省洋人盡數擒獲均在撫署處決無漏網者懿旨褒獎備至榮祿諫曰殺戮及於

婦孺何足以揚國威恐爲全球所笑且於老佛(滿人對於太后之尊稱)仁慈之名譽亦有損太

后微哂之曰汝言誠是但洋人迫我歸政我不得不以此報之此時彼族如魚游釡中當已認明

究竟孰爲中國眞主人翁也 命莊親王載勛爲步軍統領時因新派步軍統領崇禮緝捕洋人敎

民不力改派載勛 命載勛剛毅統率義和團並派左右翼總兵英年載瀾會同辦理當拳匪初

攻使館時皆謂旦夕閒便可剗除董福祥且屢以使館見燬入吿乃事閱二十餘日洋兵死者無

幾而匪徒骸骼徧於東交民巷口於是載漪奏言拳民十數萬首領太多號令歧出請派大臣調

度故有是命 兩江總督劉坤一與各國駐滬領事訂立東南保護約欵九條成時有派義和團

南下各省敎練兵勇習拳及進兵攻擊上海消息外人置戍重兵於租界多方設備坤一恐東南

再起兵釁全局益形糜爛遂不奉中央命令聯絡鄂督張之洞派上海道余聯沅與各國領事議

訂東南保護約欵九條沿江各省賴此以安其文曰一上海道臺余現奉南洋大臣劉兩湖督憲

張面示與各國領事官會商辦法上海租界歸各國公同保護長江及蘇杭內地均歸各督撫保

護兩不相擾以保全中外商民生命財產爲主二上海租界公同保護章程已另立條欵三長江

及蘇杭內地各國商民敎士產業均歸南洋大臣劉兩湖督憲張允認切實保護並移知各省督

撫及嚴飭各該文武官員一體認眞保護現已出示禁止謭言嚴拿匪徒四長江內地中國兵力

已足使地方安靜各江岸已有各國兵輪者仍照常停泊惟須約束水手人等不可登岸五各國

以後如不待中國督撫商允竟至多派兵輪駛入長江等處以致百姓懷疑藉端啟釁燬壞洋商

敎士人命產葉寸後中國不認賠償六吳淞及長江各礮臺各國兵輪切不可近臺停泊及緊對

礮臺之處兵輪水手亦不可在礮臺附近地方操練彼此免致誤犯七上海製造局火藥局一帶

各國允兵輪勿往游弋駐泊及派洋兵巡捕前往以期各不相擾此局軍火專爲防剿長江內地

土匪保護中外商民之用設有督撫提用各國毋庸驚疑八內地如有各國洋敎士及游厯各洋

人遇偏僻未經設防地方切勿冒險前往九凡租界內一切設法防護之事均須安静辦理切勿

張皇以摇人心 下諭停止圍攻各國使館先是一日大阿哥呼帝爲鬼子徒弟帝泣訴於太后

嚴責之載漪憤甚翌晨率同載勛載濓載瀛帶領拳匪約六十人入宮口稱尋找二毛子至寧壽

宮門大聲呼噪請皇帝出宫羣呼殺洋鬼子徒弟殺洋鬼子朋友太后方起聞聲趨出立階上諸

王公及匪聚於堦下聲洶洶太后大怒叱載漪等出斬匪首一名於外宫門又以董福祥面劾榮

祿不允借用大礮攻使館詆之爲漢奸太后益怒知載漪福祥皆荒謬不可恃乃下諭停攻使館

並命榮祿赴各使館商議和局閱三小時裕祿自天津電奏至報大捷言洋人攻天津死者甚衆

並擊沉具兵輪二艘天津洋人剿滅幾盡於是太后之宗旨又一變復命加功攻使矣 六月天

津失守自五月中旬後天津拳匪焚敎堂殺敎民總督裕祿恃拳匪頭目及紅燈照首領爲護符

使共禦洋兵遂兵匪聯合與租界洋兵相攻及聯軍攻據大沽後援兵大集乃大舉攻津提督聶

士成初駐軍城南海光寺後連日力戰奪據跑馬廠八里臺及小營門礮臺聯軍襲八里臺士成

囘救敵人以綠氣礮進擊不能敵士成陣殁天津遂陷綠氣礮者實毒於炸彈中逬裂時觸其氣

立死爲文明戰爭所禁用敵人以野蠻視拳匪故一試之士成先以剿匪落垡堡殱滅百餘人被

嚴旨中斥至是聯軍擊之於前拳匪乘之於後進退維谷遂及於難而朝旨及責其講求洋操多

年乃竟不堪一試言之殊堪痛恨云 命提督宋慶馬玉崑總督裕祿恢復天津天津敗報至京

榮祿入見太后言若北京有失將若何太后引賈誼之言建三表設五餌云云三表以信諭以愛

諭以好諭也五餌文繡以壞其目美食以壞其口聲樂以壞其耳高堂遽宇以壞其腹隆禮厚愛

以壞其心也且自詡其外交之手段足以對付外人至是見聯軍進偪命宋慶等竭力堵禦 命

李鴻章調補直隸總督並命其借坐俄國信船由海道北上鴻章七電言不能速行且謂太后非

改變政策決不北上 秋七月殺吏部侍郎許景澄太常寺卿袁昶景澄昶三上疏請剿拳匪懲

禍首載漪剛毅深惡之及李秉衡至京奏言捕獲信差搜出景澄通夷信據又太后前寄各省密

諭命其但遇洋人卽殺勿使漏網近聞陜西署撫臣端方河南撫臣裕長及蒙古各處所奉諭旨

凡卽殺字皆係保護字今查出爲袁昶許景澄所竊改太后大怒曰二人膽敢擅改諭旨此何異

趙高之所爲命車裂以徇大學士王文韶力諫始改命立斬又傳諭殺前侍郎張蔭桓於新疆戍

所昶臨刑曰予惟望不久重見天日消滅僭妄監斬官載瀾怒斥之昶厲聲曰予死而無罪汝輩

狂愚亂國罪乃當死予名將長留於天壤受世人之爱敬𢌞顧景澄曰人死如歸家耳奚懼爲載

瀾徑前擊之行刑者立下其刃景澄監刑者爲刑部侍郎徐承煜 命榮祿派兵護送各國公使

往天津時荷奧兩使館及道勝銀行皆被燬各國兵及敎民堅守英日等館李鴻章劉坤一及駐

外各使臣屢請保護外使及洋人言保護各國使臣正所以自保使臣保護在華洋人正所以保

護在洋華民不報至是始下令停止攻館命榮祿派兵護使往津以阻聯軍前進並饋使館以西

瓜酒蔬果氷果等物先是數日前載漪令啟秀函約各使至總署會議勿帶衛隊欲誘其離館而

要殺之於途也乃一面致函要請一面又數往攻擊至是護送命下各使皆不敢應 授李鴻章

爲全權大臣命電商各國先行停戰又電令駐俄英日本等國使臣楊儒羅豐祿李盛鐸分遞國

書求三國調停戰事葢徇軍機之請以爲此乘時取勝之舉欲列強猜忌離異也各國政府閱此

電文皆莫名其故鴻章覆奏請立將妖人正法罷黜信任邪匪之大臣安送外國公使至聯軍大

營則臣當力疾冒暑顓行又言接讀寄諭似太后仍無誠信議和之意朝政仍在跋扈奸臣之手

猶信拳匪爲忠義之民臣無一兵一餉若冒昧北上唯死於亂兵妖民而於國毫無補益也 楊

村失守裕祿死之聯軍旣據天津屢得北京使館乞援之信遂大舉分路進攻馬玉崑宋慶裕祿

禦之北倉蔡村楊村皆敗退裕祿逃匿一棺材店旣而用手鎗自殺潰兵四散搶刦通州張家灣

等處一空 授李秉衡爲欽差大臣前往河西塢(俗呼河西務)視師秉衡在太后前毅然自任

督師並力言宗廟社稷決不至再受恥辱乃命總統前敵提督張春發萬本華夏辛酉按察使陳

澤霖四軍秉衡請拳匪三千人以從親拜其大師兄各持引魂旙混天大旂雷火扇陰陽甁九連

環如意鈎火牌飛劍擁秉衡以行謂之八寶法物至河西塢收集軍隊及戰春發本華辛酉皆敗

績死者十之五六潞水爲之不流澤霖自武清移營聞礮聲全軍悉潰秉衡走通州載漪猶命董

福祥合拳匪加功攻使館武衛軍虎神營神機營諸軍皆會誓必破之以雪憤 殺兵部尙書徐

用儀户部尙書立山內閣學士聯元時聯軍已偪通州而首禍諸臣凶燄轉熾凡所欲殺太后無

不從之用儀前官軍機時嘗劾大學士徐桐徐桐憾之前溥儁立爲大阿哥載漪以用儀有不贊

成語亦惡之至是禍作時年七十九臨刑無怨詞但曰彼僣妄者豈能久存予死於洋人未入京

之前乃所願也立山前與載瀾爭妓綠柔有𨻶及是遂傾之以報謂其廌宅隣於法國敎堂有挖

地道接濟洋人食物事聯元嘗上疏請停攻使館户部尙書崇綺責之聯元拂衣行遂謂其與袁

昶同黨及赴市忽見大師兄紅衣冠由宣武門出怒馬驟馳騎後拖一巨物至刑所始知爲立山

縛手足繫諸馬蹄面目已毀敗矣時載瀾疏言通敵諸臣尙有大學士王文韶户部尙書廖壽恆

請並除之以清朝列太后許之會聯軍入京而罷 李秉衡兵潰於馬頭死之聨軍進據通州秉

衡督軍規取河西塢至武清縣馬頭地方遇敵張春發等軍均不願戰相率退去秉衡仰藥以死

通州陷警聞榮祿入吿君臣相對泣太后始欲奔熱河大阿哥請護行留帝在京與其朋友外國

人講和太后言出走不如殉國令帝殉之榮祿力諫並請太后留京降諭將載漪等斬首以謝外

人時太后仍希望拳民法術可救北京故仍猛攻使館是日召見榮祿八次載漪五次軍機五次

皆默對無一言 聯軍入京太后挈帝出奔宣化京師兵匪力攻使館五十七日猶未下而聯軍

已至董福祥迎戰於廣渭門外敗績縱兵大掠而西輜重相屬於道俄日軍遂由東直齊化二門

先入英兵亦由水門入使館遂佔平陽永定兩門是日黎明太后扮鄕閒農婦服藍夏布衫梳漢

式頭令帝后服藍布衣褌將出奔傳令妃嬪不許隨行珍妃入言於太后謂帝應留京以鎮人心

太后不答但厲聲命李蓮英推妃於寧壽宫外之大井中帝目視其寵妃之死而不能救悲憤之

極至於戰慄太后挈帝后徒步出宫北門乘騾車行至朝陽門向日本軍懸止戰旗闢城而出從

行者大阿哥溥儁慶親王奕劻喀爾喀親王那彥圖端郡王載漪莊親王載勛貝勒載瀾載瀛載

瀅貝子毓橚輔國公載瀾鎮國將軍載淅溥侗溥賢溥靜剛毅那桐趙舒翹英年吳汝梅及各部

堂官十二人小軍機三人馬玉崑之兵千人及神機虎神營攻使館無功之旗兵數百暮至貫市

太后及帝不食已一日矣睡火炕無被褥故也沿途居民鋪户皆被扈駕兵搶刦一空及駐蹕時

萬騎千乘強買強取更不堪厲目駕過後靡有孑遺焉三日至懷來縣又四日至宣化府將軍延

茂祭酒王懿榮熙元侍讀寶豐崇壽庶常壽富等皆於京城破時死之徐桐亦自縊克勤郡王晉褀

爲洋兵所迫日負死屍尙書懷塔布爲使館擔糞至被鞭笞大學士榮祿尙書崇綺遁至保定崇

綺卽自殺 下詔罪已並宣布將巡太原命部院堂官分班速赴行在又命各督撫整頓邊防力

固疆圉 八月太后挈帝至山西大同府太后一路神色安舒過雁門關命暫停曰觀此風景不

禁思及熱河又語帝曰此次出京得觀世界亦頗樂也帝曰人心當喜樂時自然如此俄聞聨軍

入宮掠取財寶太后甚躁怒從者皆股栗 命奕劻囘京會同李鴻章商辦一切事宜 添派劉

坤一張之洞會同商辦和議旋因李鴻章請派榮祿會同辦理太后允之並准其便宜行事後因

各國不願接待榮祿遂赴西安行在 俄兵佔齊齊哈爾黑龍江將軍壽山死之初六月中海蘭

泡俄兵假道齊齊哈爾至哈爾濱保護鐡路壽山拒之俄兵遂與璦琿副都統鳳翔開戰鳳翔陣

殁璦琿失守七月俄兵佔大北嶺是月至齊齊哈爾壽山自殺奉亂初作時東三省紛紛應之壽

山幕反工部郎中王煥請力禁壽山大忿逐煥出署旋使人追之返殺之至是未逾月壽山亦敗

死 太后挈帝至太原府駐蹕撫署語毓賢曰今山西境內無洋人汝之力也但聯軍索汝甚急

予或將汝革職以掩外人耳目對曰臣剿殺洋人時已預備革職治罪矣太后隨親往毓賢戕害

洋人之處並詳詢辦理始末尋命毓賢開缺以湖南布政使錫良代之時錫良以勤王至行在也

 命於陜西省城酌備駐蹕之所李鴻章奏陳各國之意屢請𢌞鑾不允及聞聨軍欲派一師至

山西乃召對羣臣討論應否囘京及在南方或中央或陜西遷都問題榮祿王文韶鹿傳霖力請

囘京時張之洞有摺至行在請駕幸湖北之當陽言地處中央形勢絕佳又地名亦吉可爲重興

之兆葢天子恆當陽也太后則謂長安爲古帝王都山川四塞集據上游都陜便飭署撫端方卽

爲預備一切葢入鹿傳霖之言以長安險固僻在西陲外兵不易至也 閏月懲治縱容拳匪諸臣

聯軍於和議未開時先索懲辦主持拳黨之人德使亦稱德皇訓條非交出四凶不准停戰四凶端

一董二莊次及剛毅也至是諭將莊親王載勛怡親王溥静月勒載濂載瀅革去爵職端郡王載

漪撤去一切差使交宗人府嚴議輔國公載瀾左都御史英年交該衙門嚴議大學士剛毅刑部

尙書趙舒翹交都察院吏部議處 優卹德國公使克林德日本書記官衫山彬李鴻章劉坤一

張之洞袁世凱合疏稱厦門英領事電吿將軍善聯謂宜趁德國兵隊未全到華先降特旨優卹

克使新德使亦語鐵路大臣盛宣懷惟有光緒皇帝親自電致德國皇帝將使臣克林德被害切

實惋惜優加禮卹至是諭令賜祭一壇其柩回抵德國再賜祭一壇衫山彬卹禮亦如之 俄兵

佔營口及遼陽旋入盛京將軍增棋遁至義州時吉林亦爲俄據東三省全失 聯軍佔山海關

 聯軍佔北塘礮臺 授奕劻爲全權大臣會同李鴻章妥商和議劉坤一張之洞會商辦理

聯軍至保定殺布政使廷雍等初廷雍信奉拳匪甚力縱其焚殺西醫及敎民數十至是英提督

賈爾斯率兵至保定廷雍所部振遠十營不敢出禦賈爾斯入城執廷雍及城守尉奎恆叅將王

占魁以去尋皆鎗斃之 聯軍入永平執知府重燠重燠故縱拳匪戕害俄人多名至是俄軍執

重燠及都司錫光把總賈桂一送旅順訊問由奕劻等婉請於俄使尋釋歸 聯軍分兵往易州

封閉皇陵並派兵看守又分兵往東陵 太后挈帝至潼關自太原啟鑾行至聞喜縣侯馬地方

剛毅病殁剛毅目不識丁𦤎陶之陶字讀本音獄囚庾斃之庾字輒改爲瘦字追奔逐北之北字誤

爲比字上年冬編修沈鵬奏請誅三凶有曰率天下而叛皇上者剛毅也原疏爲翰林院堂官所

格鵬遂揭載報端旋掌院甄別詞臣叅鵬喪心病狂自甘悖謬鵬革職永遠監禁而綜其生平誤

國殃民之罪則以搜拈東南民財及醞釀拳亂兩大端爲最至是知聯軍索之懲恐懼嘔血死太

后甚婉惜之 九月太后挈帝至西安駐蹕撫署行在諸事草剏惟日夕演戲如在北京時 加

重懲治縱庇拳匪諸臣奕劻等電行在略稱各使僉指端王罪魁剛毅趙舒翹亦釀禍首惡要求

嚴辦前德皇已明言執政王大臣並各省大小臣工均應論死罪始足以折服各國之心聞德統

帥瓦德西(一作華德司)仍令聯軍往攻保定難保不意存追襲必欲得禍首而甘心此時能自

行懲辦當可止其西犯至是命載漪革爵與載勛溥靜載瀅同交宗人府圈禁載濓革爵載瀾英

年降調趙舒翹革職留任毓賢革職發極邊充當苦差 冬十月命甘肅提督董福祥革職留任

帶兵馳囘甘肅扼要設防時聯軍堅索治福祥罪太后因其帶兵未敢加罪僅命還甘肅原籍

十二月允奕劻李鴻章電奏和議大綱十二條一戕害德使一事由中國派親王專使至德代表

皇帝慚悔之意並於被害處樹立銘德之碑二嚴懲肇禍諸人(斬決賜死永禁及永不起用凡百

餘人)及昭雪上年力駮殊悖諸國義法杜惡之罪被害各員(許景澄等)其戕害陵弱各國人民

之各城鎮五年內不得舉行文武各攷試三戕害日本書記生事中國必須用優榮之典以謝日

本政府四汚瀆發掘各國人民墳墓之處建立碣碑(當付各費銀兩京師一帶每處一萬兩外省

每處五千兩)五軍火及專爲製造軍火之材料不准運入中國(自本年七月初四日起禁止進口

二年)六中國允賠補各國人及爲外國執事之中國人身家財產所受公私各虧(共海關銀四百

五十兆兩)七各國常駐兵隊護衛使館(中國民人槪不准在界內居住)八京師至海邊須留出

往來暢行通道大沽等礮臺一律削平九由各國駐兵留守通道(係黃村郎坊楊村天津軍糧

城塘沽蘆台唐山灤州昌黎秦皇島山海關)十張貼永禁軍民人等仇視諸國之諭旨(定兩

年之久在各府廳州縣張貼永禁仇視諸國各會之諭旨)十二改變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並各

國駐使覲見皇帝禮節末言以上各款若非中國國家允從足適各國之意難許有撤退京畿一

帶駐紮兵隊之望約成奕劻等據以入吿且奏言各國詞意決絕不容辯論宗社陵寢均在他人

掌握存亡之機閒不容髮請速決疏入太后猶欲減輕載漪諸人罪並不認啟秀徐承煜爲有罪

又大不滿意徐用儀五人之昭雪而張之洞復上封事於各條款著著辯難太后信之仍命奕劻

等設法磋商尋覆奏言俄外部維持密吿駐使楊儒議若不成開各國有開春截泰運道或另立政

府之謀(時外人有擁戴李鴻章或袁世凱之議)恐禍致莫測至張之洞所駮各節皆屬無理取

鬧不料張督在外多年稍有閱厯仍是二十年在京書生之習葢局外論事易也至是始照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