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第宅類 下一類▶


京都內城屋宇[编辑]

  京師內城屋宇,異於外城。外城參仿南式,庭隘而屋低,內城不然,門或三間或一間,巍峨華煥,二門以內必有聽事,聽事後又有三門,始至內眷所住之室,俗稱上房,其巨者略如宮殿。大房東西必有套房,曰耳房,左右有東西廂,必三間,亦有耳房,名曰盠【音黎。】頂。或從二門以內,即以迴廊接至上房,其式全仿王公邸第。蓋內城諸宅多明代勳戚之舊,及入國朝,而世家大族乃又互相仿效,所以屋宇日華。

京師正子午線[编辑]

  京師建築屋宇,其定方無用正子午線者,雖皇宮亦必略斜。俗傳正陽門城西數武埋有石獸,地安門外橋下有石豬,即為京師之正子午線。

古藤書屋[编辑]

  新城王文簡公士禎京師故宅在京城琉璃廠街火神廟西夾道內,有古藤一株,數百年物也,文簡昔署其門曰「古藤書屋」。

劉文清故第[编辑]

  劉文清公故第在京師驢市胡同西首,南北皆是,至光緒中,其街北一宅改為食肆。屋宇不甚深邃,正室五楹,階下青桐一株,為劉手植,街南牆上橫石刻「劉石菴先生故居」七字。其後屋易主,北宅久坼,橫石亡矣。

三王府四王府[编辑]

  乾隆朝,和坤枋國,韓城王文端公杰與之同朝,和嘗傾之,譖於高宗,謂其家有三王府四王府。上因以密旨授陝撫,令其託故猝至韓城,親視文端第,並詢所謂三王府四王府者。既見,湫隘阱如寒士,其三府四府,則就其姓與行而戲呼之者也,以實密奏。一日,上謂文端曰:「卿為宰相,而家宅太陋。」命賞內庫銀三千兩修之,文端悚然不知所由。

慶僖親王得和珅故宅[编辑]

  慶僖親王永璘,為高宗第十七子,貌豐頎,性直厚,敦友誼,御下甚寬,護衛於眾中倨傲之,亦不責也。高宗末年,有私議儲位並欲致和於法者,王曰:「天下至重,何敢妄覬!惟冀他日將和珅邸第賜居,則願足矣。」仁宗親政,和宅籍沒,即賜王居之。庚辰春薨,仁宗震悼,賻襚甚優,異於他邸焉。

恭王邸[编辑]

  恭忠親王邸在京師銀定橋,舊為和珅第,從李公橋引水環之,故其邸中山池亦引溪水。珅敗,既以賜慶僖親王,其後恭王分府,乃復得之。邸北有鑑園,則恭所自築也。

兩公主第[编辑]

  仁宗四女莊靜公主下嫁土默特貝子瑪尼巴達拉,賜第在京師德勝門內東蔣家房,與成哲親王第均賜用玉泉山水引入邸中,城中諸邸皆無此也,其後人貝子棍布札布尚居之。高宗四女和嘉公主額駙福隆安故第在後門內馬神廟,後改大學堂。

舊居[编辑]

  某君言其家本居京師石駙馬大街七爺府之旁,咸豐季年,其祖經營是屋,費錢三四萬緡,有南院北院。張文襄公之洞常相過從,屢謂是屋結搆甚佳。後為醇邸所購,為其太福晉所居。太福晉與德宗曾親臨是屋,內監等亦相隨至,見內眷侍立,太福晉曰:「汝輩乃漢人,多裹足,不可站立。」因賜坐焉。宣統中,一大樹被伐,中有蛇數十,蟠伏可佈,乃孝欽后昔令伐去者,時監國攝政王承旨辦理也。

接葉亭[编辑]

  京師爛麵胡同有接葉亭,國初杭人湯西厓少宰所築也,查他山有詩。光緒中,杭人徐花農侍郎琪亦居之,顏曰「小接葉亭」。至張叔憲之自名其居為「接葉亭」者,非故址也。

千年鐵門限[编辑]

  京師宣武門外菜市口北之鐵門,其地有兵馬司署及文昌歌院,向傳居此不利,自歸安姚文僖卜居後,數十易主。後喬松年河督修葺之,題門額曰「千年鐵門限」,蓋欲為久居之讖也。然不兩年,喬由倉場侍郎外授,胡左都繼之,一年即貶官,徐壽蘅侍郎、馬恩漙閣學皆居此,甫逾年,徐丁憂,馬出為江蘇學政,即卒,此皆三年中事也。所謂三年者,即同治壬申、癸酉、甲戌也。越數年,而司署、歌院皆不存,姚、喬舊居亦土木屢改,不可復識矣。

寧古塔家屋[编辑]

  寧人之屋似上古,為巢為營窟,木無斧鑿痕,即樵而駕,貫以繩,覆以茅,列木為牆,而墐以土,必南向,迎陽也。戶樞外而內不鍵,避風也。室必三炕焉,南曰主,西曰賓,北曰奴,牛羊雞犬與主伯亞旅共寢處一區焉。後則漸分別矣,漸障之成內外矣。有牖可以臨窗坐矣,漸有廡廬矣。有小室焉,下樹高柵,曰樓子,以貯衣皮,無檻,而隘者曰哈實,以貯豆黍。

留琴堂[编辑]

  劉公勇棄官入蘇門,依孫夏峰,嘗築堂於孫所居之側,久之,厭其蕭寂,棄所攜一琴於堂而去,因名留琴堂。

穴居[编辑]

  山、陝、河南一帶,頗有仍如上古之穴處者,開山為穴,有門有窗,光可入屋,所異者,特屋頂與牆壁皆山土耳。然冬溫夏涼,且收藏食物於中,可經年不壞,且造穴屋之價,有時昂於木屋。穴上仍有樹木街道,不費地之面積。

洛陽家屋[编辑]

  洛陽人民之房屋形式,如南方廟宇,矮而小,無樓,且有樑無柱,樑椽即架於壁,【有諺云:「田靠天,屋靠壁,人靠命。」】屋瓦有陰無陽,兩瓦搭界之處用泥灰塗之,以土築牆,磚砌少有。鄉人居土窰最多,故火患甚少。

閩屋之特式[编辑]

  閩中房屋形式殊甚特別,其地多木材,故用木多於磚石,磚牆罕覯。官舍巨築,率以竹木編製成壁,外附以泥,加白堊焉。平民住宅,可稱之為板屋,上覆瓦片,餘均用木,且建屋如製櫥然,數家數十家為一宅,上下四旁,以木為框,而中嵌以板,造成,平列地上,與地不相連屬,故從無倒塌之患。惟平時防火極嚴,設一不慎,則數十百家同時煨燼,從無一二家即止者。樓閣形式略同歐製,牕檻玲瓏,純以材木,雖三層樓亦各自為柱,蓋其梁棟柱檻,均以筍互相投合,質言之,即垛櫥耳。

  廁所亦在屋中,如高腳木櫥,可容一二人,櫥距地約三四尺,以缸承其下,前有板梯,置於院中之隙地。如廁者既入,闔其門,則院中仍可任人往來,略無所礙也。

黃莘田十硯齋[编辑]

  永福黃莘田大令罷官歸里,壓裝惟端溪石數枚,因名所居曰「十硯齋」。或曰:「君作嶺外官,一清如是耶。」笑指其硯曰:「我乃有此,猶愧王僧孺矣。」

阮文達重建曝書亭[编辑]

  秀水朱竹垞曝書亭久為桑田,南北垞種桑皆滿,亭址無片甓存,獨嚴藕漁太史所書匾無恙。嘉慶間,阮文達公元視學按臨,醵貲重建。

退省庵[编辑]

  杭州西湖之湖心亭,微波弱漪,一亭巍然,朝霞夕陽,風龢鳥鳴,亦人境中結廬之佳者。自退省菴成,游人趨彼而舍此矣。退省庵者,衡山彭剛直公玉麟巡江游憩之所,視之為家也。

辰州苗屋[编辑]

  荊南辰州與黔接壤,崇岡萬疊,綿亙二百餘里。中悉為苗窟,俱卜宅懸巖上,鑿石竅以棲,間有編篁架木者。其以瓦覆屋者,每屋三五間,每間五六柱,無層次定向,亦無窗牖牆垣,繚以茅茨,檐戶低小,出入俯首。

蠻房[编辑]

  川邊蠻房之大者名碉,式如立方體,建樓數層,最上一層即房頂,平坦如地,以石礫和黃泥面之,厚尺許,為天溝,防雨水積滯下漏。蠻民收穫莊稼,往往曬晾於上。更於房頂之角,以土為爐,於每日早晚二時焚香敬神。夏夜極熱,蠻民不安於室,又苦臭蟲,往往相率至房頂眠焉。如遇雨至,下中樓,乃蠻民居為經堂、廚房、小室諸處,經堂燃燈換水,供奉甚勤,廚房則陳列銅器,小室則儲藏一切不時所需之器具,而門窗戶壁天棚,皆施彩畫。最下一層,為馬牛羊所居,糞穢不堪,蠻民之出入必經此處,關外瘟疫時行,皆由此也。牆之構造,亦以石和黃泥為之,其樑之兩端穿牆內,中間之節合,則以柱擡之,不施釘筍,有力者能搖動之,故遇地震,全部俱傾。且蠻房僅一門出入,夜遇火災,人與牲畜無一可免矣。

廣州瓦面有曬臺[编辑]

  廣州房屋,瓦面均建曬臺,故用石灰砌實,上置方磚,瓦上可行走,竊賊即以瓦面為孔道,蓋由上而下也。庭中有用鐵條木閘者。

龍土司第[编辑]

  龍土司所居之第凡三十層,中十層,層各五楹,有頭門、儀門、大堂、二堂、三堂,皆平屋,其後即書樓、粧樓、藏樓、繡樓、護樓,層各有廂,廂各二楹。三堂之後,左右各五層,皆樓,樓各三楹,廂各二楹,左右各分居四媵,媵各侍女四人,老媼一人,虛左後一層為內廁,右後一層為內庖。三堂之前,左右亦各五層,層三楹,廂二楹,皆平屋,左則二層為外庖,庖前二層居僮僕,一層豢騾馬,右則二層為外書房,以待賓客,前二層居僮僕,一層奉香火,蓋室西南隅奧是也。三堂之外即宅門,常扃,鑰匙交宣慰府,欲啟,發牌付司閽者馳取之。旁闢一竇,深咫有半,置轆轤,所以進飲食也。左右有巷。中絕別內外,其內置銅缸,可容十石,以刳竹穿牆引山澗水注之,分流各院以應用。護樓後有隙地可五六畝,半種箐,鑿池蓄水以供浣濯,半為曬曝地,周以大石牆,高數仞。牆外丈餘,即巉巖峭壁矗漢高山矣。其材木皆采於海南,大都鐵梨、檀、柘之屬,地墁鉛磚,夏不發潮,冬不作冷,屋成,費不貲矣。蓋土司於前朝盛時多蓄五金珍寶,最稱豐富,及其季年諸貨絕產,而民困矣。

回人屋宇[编辑]

  回人多居平房,粉垣四周,上置天窗,以納日影,其貴家彩畫樑柱,亦有燕子營巢,並於房檐養鴿者。又闢廣場數畝,累石為牆,其中古木陰森,清流環繞,頗有內地小橋曲水之趣,名曰亮噶爾,避暑處也,所在多有之。

纏回屋宇[编辑]

  新疆纏回多聚族而處,閭門房舍與漢人同,而門多北向。【屋頂平衍,人於其上行走坐臥,並可堆積薪糧瓜果諸物。】富室高構重樓,【如蒙古包,牆厚七八尺。】砌土為榻,穴牆為爐,圓上而方下,其高三尺,突出屋頂,謂之務恰克,然之,則一室曣晛而溫。牆皆穿洞為閣,庋藏食物,謂之務油克。屋頂開天窗,洞達陽氣,謂之通溜克。四壁飾以人物花卉,競為潔麗。富家巨室,屋旁多築園林,溝以渠水,為銷夏燕游之所,謂之博斯坦。市居者,門左右築土為臺,旅陳估貨,謂之巴札爾。

狜猔屋宇[编辑]

  狜猔部落,距瀾滄江百里而近,其人居屋悉用木,橫壘四面為牆,高可數丈,中開一穴為門,下畜牛馬,上居人,獨木鑿齒為梯,以便上下,最上供佛,或亦居人。

臺灣番民屋宇[编辑]

  臺灣番民之建築屋宇,先植棟柱於地,然後削竹為椽,編茅為瓦,成圓蓋,合力擎舉,置棟上。前後皆有闔扇,雕繪髹漆,色殊麗,兩旁皆細竹編為花草等紋,外堅密而中無間隔,形狹長,遠望如畫舫。又擇平地,編藤架竹木,高建望樓,每逢禾稻黃茂收穫登場之時,至夜,呼群扳緣而上,以延睇遐屬,平地亦持械支柝,徹曉巡伺。

◀上一類 下一類▶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