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祠廟類 下一類▶


天壇[编辑]

  天壇在永定門內之左,都城丙方也,建自明永樂間。形圓南向,三層,內外圍以低垣,曰壝。內壝形圓,周一百六丈四尺,為門四;外壝形方,周二百十丈一尺,為門四,殿壝皆藍瓦朱柱。前為圜丘,後為皇穹宇,又後為祈年殿,又後為皇乾殿,西為齋宮,西南為神樂署,東南為神庫。周以繚垣,上覆椽瓦,垣外為溝。

風雲雷雨四祠[编辑]

  雍正十三載中,惟造風、雲、雷、雨四神祠以備祈禱,此外無營繕事。

京都東嶽廟[编辑]

  乾隆庚辰三月,朝陽門外東嶽廟火,殿廡皆燼,獨左右道院無恙。特發內帑,并令京內外大小官員捐助,仍以裕親王監視之,閱歲始畢工,親臨幸焉。廟中仁聖帝、炳靈公、司命君、四丞相像,皆元昭文館大學士、正奉大夫、祕書監卿劉元所塑。元最善摶換之法,時無與比,至是皆燬於火。

京都宗人府土地祠[编辑]

  宗人府北廊下有土地洞,黃袍冠冕,儼王者像,胥吏事之惟謹。相傳太祖征尼堪外蘭時,與明議和,邀神以盟,明人畀以土地像,蓋揶揄之也。眾皆怒,太祖曰:「此明人以土地付我之讖,可謹祀之。」定鼎後,遂移祀於宗人府焉。

太廟[编辑]

  太廟前殿凡十一間,四圍以沈香為柱,正中三間,粱棟飾金,東廡西廡各十五間,以分列配饗諸王及功臣位也。中殿九間,東廡西廡各五間,以藏祭器。後殿制如中殿。

京師孔廟[编辑]

  京師孔廟,古柏蒼然,禮器悉備,數千年前之古樂器備列階下,又有周宣王時石鼓十具,風剝雨蝕,石文已十九脫落,字跡模糊,後人將全文鐫刻一碑,屹然立於階下。至光緒乙巳,孔子升為大祀,因儀制較崇,殿庭舊式,諸多未合。京都大成正殿擬改建九楹五戶,其殿前階亦擬改建三成五陛。顧為地基所限,展拓殊難,而殿前多年古樹,又慮或有損折,審慎經時,訖未舉辦。迨宣統庚戌,經言官奏請,復由禮部、學部議覆,酌定變通辦理之法,賡續進行。乃甫將殿頂瓦片揭下,辛亥武漢事起,款絀停工。

曲阜聖廟[编辑]

  曲阜全城面積孔廟殆占其三分一以上,嘗戲摹其形,恰如一面字:聖廟之南直抵城南門,其北直抵城北門,東西數仞之牆,則面字中心兩直筆也;面字之首畫,為城北門外之孔林;自孔林至北門,為極長之輦道,蒼松夾路,匝地成陰,則面字之第二撇筆也。入聖廟大成門,以南為奎文閣,舊藏圖書,史晨、孔宙諸碑斜封地方官朱籤,禁摹搨焉,長松大柏無數。大成門內東偏,為孔子手植檜,其北為杏壇。大成殿供孔子像,旁坐四賢十哲,其上諸帝所上額,自聖祖至德宗,大都為「德齊幬載」、「聖協時中」字樣。大成殿東偏為詩禮堂,其後有孔宅。故井旁為魯壁,則魯恭王壞宅處也。詩禮堂前唐槐一本,古幹如鐵。大成殿之西偏為金絲堂,陳樂器數十事。孔廟祭田凡三千六百頃,租稅所入悉以歸衍聖公,其田亙曲阜全縣之半,緜延及於他縣。孔廟樂舞生三百人,當科舉時代,每科挑秀才四人充之,朔望及丁祭則分班入值,無俸給,蓋廟中子弟以有事為榮,而藉此亦得以列於衣冠,免其徭役。自科舉廢,變考試為保舉,於是目不識丁者濫竽泰半矣。

糊塗廟[编辑]

  萬全縣北十里許有名糊塗廟者,不知所始,或云縣與山右接壤,廟祀晉大夫狐突,音訛而為此,理或然也。宣統間廟額則曰「胡神」,鬚蝟卷而狀獰惡,絕類波斯胡。其廟踞山坳,前三楹供神,後則廟祝居之,雜樹毿毿然。

趙雲廟[编辑]

  正定為漢南粵王趙佗及漢順平侯故里,城中有趙雲廟。塑像極工,以手指心,示不忘漢室也。

焦山海西庵[编辑]

  焦山海西庵,屋宇清潔而無偶像。丹徒焦樂山以焦處士為其遠祖,因塑處士像納之於庵。而焦山之主廟為定慧寺,寺有古物,若商周彝器及楊椒山字《痤鶴銘》皆在焉。

四賢祠[编辑]

  王文簡公士禎嘗為揚州推官,提唱風雅,極一時之盛。後盧雅雨為兩淮運使,在平山堂篠園築三賢祠,祀歐、蘇兩文忠,配以文簡,四方遊客,每來謁祠,輒有微辭,以文簡不稱與歐、蘇同祀也。旋復移三賢祠於桃花菴,又以汀州伊墨卿太守附入為四賢祠。

完顏公廟[编辑]

  伊通州石碑嶺地方有古塚一處,光緒末曾被日本人私掘,得石棺二具,中有金玉古器六件,銀兜鍪一件,重四十餘兩,塚旁有完顏公廟一座,中供木主,書「金故開府儀同三司左副元帥金源壯義王完顏公」等字。

丹達神廟[编辑]

  丹達神廟在西藏丹達山麓,極靈異。神為明雲南參軍葉某,監餉晉烏思藏,過此墮雪窖中,迨春夏雪消,猶僵立鞘上。土人驚異,因奉其尸而崇祀焉,凡過山者必禱之。

松鶴菴[编辑]

  松鶴菴,在京師宣武門外響閘,為明楊忠愍公繼盛故宅。乾隆丁未,胡雲莊司寇季堂會諸僚友醵金立祠繪像,及同事諸公神位。地甚湫隘,有古槐一株,猶忠愍手植也。

顯忠祠[编辑]

  盛京金州旅順島,有顯忠祠焉,乾隆中,詔建以祀明季死事諸臣黃龍、李惟鸞等者也。越百餘年,為光緒乙酉,吳武壯公長慶之部將提督黃仕林、【江西人。】總兵張光前【字仲明,安徽廬江人。】分統慶軍六營,戍守其地。庚寅六月,聿新祠宇,以崇祀事,朱曼君孝廉時為張軍記室,為撰顯忠祠碑文,遒壯悽婉,措辭得體,茲節錄之。碑文云「迨夫飛龍戰野,其血玄黃,月靈在東,厥魄生死,一則士崩瓦解,一則東征西怨。亦有黆黆介士,斤斤將軍,雍丘軌於李由,鉅鹿隕於蘇角。田橫之客,盡於海島之中;欒氏之臣,殲於短垣之下。直節動天地,英聲激河海。故以勒感孝之頌,齊永平之元年;樹比干之碑,魏太和之甲歲。上以追揚忠孝,下以顯融臣軌。何有吠堯之犬,與刑天同誅;逐日之父,與后羿共殛;京觀十仞,不別於貞詖;燎火一原,莫區於蘭艾者哉!顯忠祠者,祀皇贈左都督故明登州鎮總兵官遼東黃龍,及游擊李惟鸞,部將項祚臨、樊化龍、張大祿、尚可義。【乃平南王尚可喜同族昆弟。】在今盛京金州旅順之島。天聰七年六月己卯,命貝勒岳託、德格類率右翼洽格里、左翼伊爾登、昂阿喇及石廷柱、孔有德、耿仲明等甲卒萬人,取明旅順,遂以翼月甲辰攻下其地,實明崇禎六年七月也。龍既伏劍,鸞亦隕首,一軍如墨,闔門同盡,皇情載軫,廟卹有加。都督之官,仍沿明號。乾隆四十三年其月庚戌,有詔諭大學士九卿等,明代殉難諸臣三千六百餘人,專諡通諡,及應列入忠義祠之議。於是龍諡忠烈,惟鸞諡烈愍,其餘四人並從祠祀,頒勒祠額,題曰『顯忠』。故夫君子聞磬,則思死封疆之臣;王者式蛙,所以厲勇士之節。雖復刻木為信,遺像微茫,入廟瞻逵,精靈綿邈,要使魯人結慕於展惠,秦士凝痛於子車」云云。

烈皇廟[编辑]

  山東萊州府有烈皇廟,神即明思宗也。康熙初,有一士人青巾白衣,猖狂至此,獨力營建,云神能護一方田稻。故小家農民奉之者眾,靈感甚著。

鄭成功祠[编辑]

  鄭成功世居福建泉州府南安縣,其先潮州人也。初名森,字大木,成功乃明隆武賜名。生於明天啟甲子年,至丙戌起兵年二十三歲,卒年僅三十九。士人愛戴,建為祠宇,世尸祝之。沈文肅公葆楨撰鄭成功廟聯云:「開千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外又一聯云:「由秀才封王,支持半壁舊山河,為天下讀書人別開生面;驅外夷出境,自闢千秋新世界,願中國有志者再鼓雄風。」聞上聯為唐景崇所擬,屬對者丘倉海也。

王義娘廟[编辑]

  福建同安之廈門,瀕海險徼也。世祖入關後,舉師南下,時廈門為明遺民鄭錦所守,順治壬辰,大隊進薄鄭營,悉掠附近村堡子女而還。有一騎士挾一婦人於馬上,色頗豔,士人婦也。過同安東郭時,大隊猶未至,騎士乘隙下馬擁婦,時同行者各據地媟狎所掠婦女。婦睨道旁有古井,紿騎士曰:「願壯士念久遠,勿效他人旋亂旋棄。」騎士首肯,遂乘間落井,騎士大憤,窺井而詈,臨去連發三矢,中婦肩。越十餘日,有鄉民薛姓者經此,因拯其尸焉,顏貌如生,迺為之拔箭整衣,殯而埋之,其地去井丈餘,前臨官道。月餘,薛夢婦求立廟,乃於次日舁運磚石築小廟,並以瓣香酬賽而肖像其中,題其額曰「王義娘廟」。

賢良祠[编辑]

  雍正庚戌,詔建賢良祠,祀開國以來滿、漢大臣勛德卓著者。

四神祠[编辑]

  大內太液池北岸大西天寺,有四神祠,狀貌偉然,甲冑峙立,乃瓜爾佳直義公費英東、舒穆祿武勳王揚古利、鈕祜祿果毅公額亦都、瓜爾佳公勞薩四像,孝莊后篤念舊勳,塑像立祀。乾隆戊寅,寺火,太監等往撲救之,急扶四像出,得無恙。

定南武壯王祠[编辑]

  定南武壯王祠在京師阜城門外,春秋遣太常寺卿祀享,順治辛卯,孔殉節桂林時所建也。嘉慶間,祠宇頹壞,榱桷傾折,丹青堊艧,無請修葺者,歲修祭田亦為祠官所侵蝕。

雍和宮[编辑]

  京師喇嘛最多,皆在雍和宮、東黃寺、前後黑寺,而雍和宮在北新橋北,為世宗潛邸,登極後升為宮,乾隆初,莊嚴法相,以喇嘛守之。宮內法輪殿塑男女裸體佛像,謂之歡喜佛,蓋從蒙古俗也。

棗花寺[编辑]

  京都祟效寺花事最盛,順、康時以棗花名,乾隆中以丁香名,光緒中以牡丹名,然都人士皆呼之為棗花寺。

花之寺[编辑]

  京師花之寺,曾經曾賓谷重修,俗呼三宮廟,壁懸賓谷詩幀,花木盈庭,寺以南皆花田也,春時芍藥尤盛。

護國寺[编辑]

  京師護國寺為元時脫脫丞相府,內有土殿,無磚石,元建築物也。相傳脫脫死後,奉敕即其府建廟,後祀佛。

天寧寺[编辑]

  京師天寧寺,即元魏之光林寺也,地在金代南城內,古名紙坊,寺中樹林甚多,春秋佳日游事稱盛。

旃檀寺[编辑]

  京師有峰檀寺,寺建於明武宗時,本以備李妃離宮之所,順治間,始以奉旃 佛像。此像傳言由于闐至龜茲,復由龜茲至內地,最後奉之於寺。寺之殿瓦本悉用黑色琉璃,俗因有黑老婆殿之稱。光緒庚子,聯軍入都,寺被燬,後雖稍事修葺,而當日崇皇閎麗之觀,終不可復睹矣。

大佛寺[编辑]

  正定府有大佛寺,佛以銅為之,高十餘丈,為樓五層,上有匾曰「調御丈夫」,云是梁武帝所書。又有碑曰風動碑,風起時輒搖搖欲墮,而片石寒陵,至今無恙,惜碑文為風雨所剝蝕不可辨。光緒庚子,德宗奉孝欽后西狩,寺僧亦雲散,有竊寺中小佛售諸西人而致富者。辛丑迴鑾時,孝欽駐蹕寺中,欲復舊觀,以估工五千萬而止。

札什倫布[编辑]

  灤陽札什倫布,譯言須彌福壽之廟,為黃教喇嘛諷經坐牀之所,廟後第七層供高宗御容。

延壽寺[编辑]

  瀋陽城外十里,四周各一塔,下有佛寺,建於崇德八年。西關一寺顏曰「延壽」,則祈天永命為太宗祝禱地也。【是年癸未太宗賓天。】佛殿外碑亭翼然左右峙,碑文為弘文院內學士劉林撰,備滿、蒙、漢、唐古特四體,鐫碑之兩面,文凡數千言。

靈谷寺[编辑]

  江寧朝陽門外十里有靈谷寺,相傳即梁時同泰寺,山門前橫刻「天下第一禪林」六字。自山門至大雄寶殿,一路喬松,兩行皆枝柯森鬱,莊嚴若蹕道。殿後梁時遺宇在焉,頹垣片瓦,沒於荊棘。轉行至右側,臥一短碑,字裏行間不能盡識,惟一碣尚可辨讀,詞曰:「春風浩浩,春日遲遲,黃鶯啼在百花枝。個中無限意,消息許誰知。」殆明時僧人所作也。

妙相庵[编辑]

  江寧城中北門橋之妙相菴,即粵寇石達開之府第,石封翼王,俗稱為翼園者是也。

寒山寺[编辑]

  寒山寺在蘇州楓橋之麓,面對獅子山,虎阜踞其西北隅,登樓一望,恍然於吳諺所謂「獅子回頭望虎邱」者,為絕妙一幅天然圖畫。寺經蘇撫陳夔龍、程德全先後重修,其景為曲廊數折,樓閣三重。遊者出閶門經楓橋灣而至寒山寺,清溪一道,衰草長堤,至近寺門而止。倘於春秋佳日過此,則嫩綠裙腰,秋風馬耳,在在皆有詩情畫意也。

龍華寺塔[编辑]

  上海建築物之最古者,首指城南龍華塔,相傳為南北朝時所建。南朝四百八十寺,寺建四百八十塔,此其一也。

岱廟[编辑]

  山東有泰岱,五嶽之宗也。巍巍冠諸山,山麓多寺觀,岱廟其最大者,秦所築也。廟中正殿為嶽神殿,構造宏壯,罕與倫比。殿之前面,列太湖石九,布置錯綜,各具肖形,石空其中竅,滑澤可愛,一撫摩之,知由來已久。太湖石東旁為炳靈宮,宮庭樹二柏,高十餘丈,已枯槁,皮剝落,大幹盤屈而上,小枝卷曲,作虯形,相傳西漢時所植。石之西旁為環詠亭,翼然覆壇上,雖代事修葺,而傾圮殊甚。亭前矗立一大槐,槐根中空,可容兩人坐而弈其間,則斯槐之大當十圍不止,蓋唐槐也。嶽神殿前為外殿,東西墀對立宣和、祥符兩大碑,其高不可仰讀;西偏又有大碑一,則圓形無字,隱約見雕鏤文,頗似華表。正殿之後為道院,院西牆嵌李斯碑,刻石已焦爛,斯之篆文字畫如僵蟲,古篆也,碑下有短碣,歷攷斯碑出沒轉徙之史甚悉。

大石佛寺[编辑]

  邠州西門外二十里至大石佛寺,俗名大佛寺,乃唐之慶壽寺也。唐貞觀年間鄂國公尉遲敬德建。依山鑿石,毫無罅隙,就石埋像。大佛法身高八丈五尺有奇,四維琢龕,加以廊楹。躡石磴入寺,寺依山建,上中下凡三層,大佛巋然嶽峙其間,年深尚無所損。山長凡數里,下臨汭水,緣山間丈許,輒鑿佛像一軀,大小不侔,咸加彩飾,貌皆溫篤,藹然有見道之容。

相國寺[编辑]

  開封相國寺,建於北齊,乾隆時重修,光緒中復破壞,大雄寶殿及八角琉璃殿尤甚,旋募集多金,鳩工重修。惟寺中殿宇修造奇麗,河南能匠缺乏,不敢悉行拆造,惟拆一段修一段,拆一角修一角,略仿舊式而已。

塔爾寺[编辑]

  塔爾寺在西寧西南五十里之塔山,為西藏黃教之祖宗喀巴瘞胞衣地,其徒自西藏分支住此,兼守護其遺物者也。領衣單口糧者千餘人,而食指嘗逾萬,附寺所居熟番倚其舉火者又數千戶。梵宇皆僧舍,悉因山勢高下疊甃而成,平地寺院之大者瓦鍍黃金,故又名金瓦寺。金玉寶石佛像無數,金佛皆嵌珠粒,巨者如豆,銀佛像更積累盈龕,有迎自西藏者,有頒自內廷者,富室大賈祈疾求福必鑄一像,媵以緞繡衣幔。歷代寶器充牣炫目,商民復矜奇鬥富以輸實之。田地周二百餘里,貲產難以數計,甘肅之精華萃於僧寺,塔爾寺又繁富之尤者也。羅卜藏丹津之亂,寺中大喇嘛被其煽誘從之以叛,雍正甲辰,川督年羹堯平青海還,欲盡屠之,鎮海堡千總某時服役於年,年詰以廟眾逆跡,某力白其誣,且泣稽顙,代為乞命,年乃戮八人,餘眾皆得赦。某以一言保全數千生靈,寺僧感之次骨,設位生祀,歷年重有餽貽,沿以為例。嗣後凡本堡千總至寺,寺僧猶設供張,迎送盡禮,如奉其父師焉。

東科寺[编辑]

  青海有東科寺,地土之廣,田租之多,佃戶之眾,凡青海蒙旗、番族,皆無其富庶,每年在丹噶爾廳署納地稅銀,在青海大臣署納番貢銀,數目不及民糧之什一。喇嘛入冊者,亦領衣單口糧,每名每歲,祇領青稞倉斗一石六斗,定額五十一名,共領八十一石六斗,上經官吏折發,下經胥役需索,實領不及五六成。彼輩視之若有若無,全無重輕,專賴田土租稅人民差徭之供,為一寺衣食及供奉藏差之用。蒙、番承種寺田者,即歸其香錯管轄,其催科擾民無異衙蠹,其挾勢牟利甚於市儈,苛虐刑罰,權埒官府,冤橫尤過之。而蒙、番迷信佛教,黠者遠颺而終不敢犯,弱者飲忍而卒不敢發,僧官之威乃無求而不遂。漢、回之迷信性稍殺,其抗拒力頗堅,故不樂用漢、回。寺中僧額有限,而徒眾盛至百數十人,皆以近寺之兔爾干、克素、藥水、白水各莊之三頁卡佃戶子弟充之。寺僧得以本宗弟姪輩為弟子,繩繩相繼,以私霸其財產,藉寺院為專利之藪。其呼圖克圖雖為寺院地土之主,而財產出納惟香錯攬其大權,眾僧官及喇嘛之有勢力者分其餘潤,香錯任事無年限,非年老請退則終身不易,專利數年,家貲累千萬金,富雄一鄉矣。故東科寺之富,上不歸呼圖克圖,下不歸眾僧,惟中飽於香錯及其下數人而已。會集香錯眾僧官,令自擇牧廠,具立交地印結,寺中游牧無多,僅擇留寺前荒灘一區,以外各處山壑酌留作眾佃戶之畜牧場,其餘除森林外,概呈公家開墾。惟熟地堅不肯報,欲照牧廠之例,永不起征。

拉布郎寺[编辑]

  拉布郎寺在循化境內,距城百數十里,青海極富之寺也。

拉布寺[编辑]

  寺在玉樹,近通天河。

[编辑]

  蒙古僧寺之大者曰昭,可容喇嘛千餘人,其布置則經堂、法臺、說佛堂、唐王殿、唐公主殿、堪希舍、各喇嘛舍,所供神像則有泥塑、木雕、金身、銅身、彩畫之別,而彩畫又有幅軸、油壁二種,寺內壁牆概係彩畫,寺外壁牆刷以赤白土或紅色之土。神像種類最多,大都為釋迦、地藏、觀世音、韋馱、四天王、土地、山神及邊藏上古之神,或舞爪而張牙,或人身而獸首,像獰惡。此外更有一神,紅髮青臉,血口銅牙,赤身裸體,毛如釘豎,項下懸人頭一,抱一女神,容貌娟好,作男女交合狀,蒙人呼為歡喜佛。

內宗寺外宗寺[编辑]

  多倫諾爾北約一二里,地名喇嘛廟,內有二大廟,一為聖祖駐蹕後敕建者,為內宗寺,規模宏敞,類太和殿;一為蒙古王公合力建造者,為外宗寺,尤宏大。又小廟十餘,為蒙古各旗所建,名曰倉口。有山,周圍約二三十里,曰風水山,禁人牧採,謂恐壞風水。喇嘛廟東北約二百里,地名經棚,又東北二百里,入內蒙古界,商人非有護照不得入,否則輒被土人殺死。無業華人,恆不敢入內,故其地無盜賊之警。【護照領於多倫諾爾廳,具漢、蒙二文,有領之部中者,則名大單,沿途不復完稅。】

布達拉大昭【一作招又作詔】[编辑]

  西藏布達拉有大昭寺,相傳為唐時藏王曲結松贊噶木布所建,已歷二千餘年,坐東向西,樓高四層,上有金殿五座,闌干殿宇,皆銅底鎏金,宏敞壯麗。中殿供釋迦牟尼佛,乃唐公主自中原攜至者,左廊有唐公主、藏王松贊噶木布、巴勒布王女拜木薩之像,其中神佛萬計,樓頂東南隅有拜拉穆像,土人敬畏之。內藏上古軍器,鳥槍長八九尺至一丈,與九子礮同,弓靫箭袋亦甚長大。廟前大碑,為唐文武孝德皇帝御製,碑文與贊普聯甥舅之誼,所謂《甥舅聯盟睥》是也。高約一丈五尺,厚約三尺,寬約四尺,多剝蝕,僅存百餘字,相傳為唐褚遂良書,鉤畫蒼勁,以木欄環衛之。碑前有海眼,以鐵錮塞,上有石砌。碑側古柳二,老幹蟠屈,傳為唐代所植。大殿有明萬曆太監楊英所立碑,前壁上繪唐玄奘法師求經師弟四人像。

小昭寺[编辑]

  大昭寺北半里許曰小昭寺,樓高三層,上有金殿一座,為唐公主建,工程稍差,然喇嘛悉能清修,有佛像,名墨珠多爾濟,又有釋迦牟尼佛、彌勒佛諸像,或云塑像內有唐公主肉身,座上書「默寂能仁」四字,其南即頗羅奈舊宅。寺前柳林一院周匝,牆內大樹叢雜,根邊各有一石,喇嘛棲止之,寒暑不稍移,雨雪不稍避,較他處喝搶食肉之喇嘛霄壤矣。

拉木喇嘛廟[编辑]

  拉木,一名納木,又名南摩,人稠地廣,頗稱肥沃,有大喇嘛廟,極壯麗,所奉佛像皆狀貌猙獰。屋中排列弓矢刀矛諸兵器,云係舊時藏王之物。

光孝寺[编辑]

  廣州光孝寺為漢虞仲翔故宅,在唐為法性寺。內有風旛堂,堂前有池,池畔有菩提樹一株,相傳為梁天監元年有智藥三藏自西竺移植者,且云百七十年後,當有肉身菩薩在樹下演大乘法,度無量眾,聯語所謂「靈根不二」者此也。菩提樹猶存,光緒間,粵吏有議毀寺以為學堂者,某君移書力爭之,得免。

海幢寺[编辑]

  廣州自元旦以迄上元,遊春之地以河南海幢寺為最盛,寺在珠江南岸,即南漢千秋寺故址。明季,邑人郭岳龍購為別業,順治初,天然和尚之徒阿字始建屋於旁,曰海幢寺。阿字故與平南王尚可喜善,康熙壬子,展拓寺基,可喜自建天王殿,福晉舒氏建大殿,總兵許爾顯建二殿及後閣,巡撫劉秉權建山門,寺用綠色磚瓦,均福晉所施。初,兩藩營造府第,咨請部示,懇照王貝勒制式,得用琉璃瓦以及臺門鹿頂。嗣奉部駁:「民爵與宗藩制異,察平靖兩藩,均由民身立爵,所請用綠色磚瓦之處,礙難准行。」時營辦磚瓦皆成,而未敢擅用,乃盡施諸佛寺,至粵秀山之觀音寺、大佛寺、武帝廟,亦皆此種磚瓦也。寺之香積廚、大齋灶亦螭磚砌成,後為骨董家易去殆盡矣。殿東有鷹爪蘭一株,猶是郭氏園故植,蔓條作幹,高出簷牙,歷劫二三百載,而芬芳如故,亦靈卉也,寺僧壘石為臺,架欄護之。

湧泉寺[编辑]

  福州東門外三十里許之鼓山,有唐代敕建之湧泉寺,寺有暍水巖、屴崱峰、靈源洞、國師巖、忘歸石、天風海濤亭、水雲亭,避暑最宜。山北約七八里之鼓嶺,有西人所築避暑屋宇。

清真寺[编辑]

  清真寺在長安者有八,其在西關內學習巷路西者為最初之清真寺,而江寧之清教寺次之。唐中宗時,築此寺於新興坊,名清教寺,玄宗時,改唐明寺,元中統間,更名回回萬善寺,明為清淨寺,國朝則為清真寺。寺有明嘉靖癸未所立劉序撰《重修清淨寺記》,用漢文及土耳其文,又有咸豐丁巳所立《敕賜清淨寺碑記》,嗣屢經重修,較前尤壯麗矣。

祠廟聯語[编辑]

  聖祖遊少林寺,御書一聯云:「大地山河歸寶掌,中天日月繞金輪。」孫夏峰題孫高陽祠一聯云:「真宰相不愧科名,千古文章,爭光日月;大將軍有勞社稷,一門節烈,潤色河山。」又大梁有專祀孟子廟,曰遊梁祠,沈春祥題聯云:「千里而來,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百世之下,莫不興起,況於親炙之者乎。」又百菊溪於杭州送子觀音廟題聯云:「我本是一片婆心,抱個孩兒給你;汝須行十分好事,留些陰隲與他。」後人又有一聯云:「上帝本好生,求我與以兒女,不求我亦與以兒女;下民須自愛,為善報在子孫,為不善亦報在子孫。」當塗太白祠,吳山尊聯云:「謝宣城何如人,只憑江上五言,教先生低首;韓荊州差解事,肯讓階前尺土,許國士揚眉。」又有吳桂卿聯云:「薦汾陽再造唐家,並無尺土酬勳,只落得采石青山,供當日神仙嘯傲;喜妃子能讒學士,不是七言銜怨,怎脫卻名繮利鎖,讓先生詩酒逍遙。」又落鳳坡龐士元廟,粟穗聯云:「造物忌多才,龍鳳豈能歸一主;先生如不死,江山未必許三分。」又廣州南珠江之中有孤島,曰海珠,島上雙忠祠祀張忠武、關忠武,皆粵人,以名將死事者也,祠有聯云:「無命復何如,徒令上將揮神筆;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又濟南張曜祠,宮子行用宋人句作聯云:「新祠民祭祀,舊債帝償還。」又江寧莫愁湖觀音閣東壁懸明徐中山王像,以清涼山在對面,王墓在焉,故供養於此閣,聯云:「湖山舊是女兒家,稽首慈雲,願佳麗盡生西土;圖畫今留元老像,翻身苦海,看英雄竟付東流。」又安慶城隍廟聯云:「任憑你無法無天,到此孽鏡懸時,還有膽否;須知我能寬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轉頭來。」署欵係彭剛直撰出句,吳竹虛撰對句。又越秀山觀音閣楹帖云:「現大士化身,問誰仙佛因緣在;弔越王遺蹟,從古英雄感慨多。」又濟南大明湖鐵公祠聯:「一盞寒泉薦秋菊,三更畫船穿藕花。」又漢口息夫人廟,楚人稱之為桃花夫人,聯云:「息宋興亡隨逝水,死生恩怨問桃花。」又蜀丞相祠之「日月雙懸出師表,風雲長護定軍山。」聖帝廟之「吳宮花草埋幽徑,魏國山河半夕陽。」又「怒同文武,志在春秋。」東嶽廟之「帝出乎震,人生於寅。」湯陰岳忠武廟之「懍懍生氣,悠悠蒼天。」蜀中桓侯廟之「春雨樓桑,無限落花悲帝子;秋風劍閣,有人釃酒弔將軍。」又同安陳忠愍公化成,以江南提督督軍,禦英人於吳淞,中礮陣亡,敕建專祠,熊觀察一本題聯云:「昔時未讀五車書,雅量清心,溫如玉,冷如冰,是大將實是大儒,使天下講道論文人愧死;此日竟成千載業,忠肝義膽,重於山,堅於石,忘吾身不忘吾主,任世間寡廉鮮恥輩偷生。」又彭剛直公玉麟建水師昭忠祠於湖口之石鐘山,門聯云:「忠臣魂,烈士魄,英雄氣,名賢手筆,菩薩心腸,合古今天地之精靈,同此一山結果;蠡水煙,湓浦月,潯江濤,馬當斜陽,匡廬瀑布,挹南北東西之勝景,全憑兩眼收來。」

昭陵[编辑]

  昭陵為太宗之陵寢,在奉天城北十有餘里,陵外繞以紅牆。自西便門入甬道,兩旁古松一千二百六十五株,橫觀側視,行列分明。大門內兩旁有石獅、石象、石馬等六對。院之正中南向,則高豎《大清昭陵神功聖德碑》,乃康熙戊寅年所建,御撰文述金武神功,右為漢文,左為滿文,碑長三十六尺,厚二尺許,碑陰無字,碑腳四角下凹,每角以石砌成龜蝦魚蟹各一,若值天雨,凹處輒潮潤。馱碑之石高六尺有半,長十八尺有奇,色白如玉,產自蜀中,其時海運未通,轉輸不便,歷十二年之久始得運至。後因碑身太高,碑頂無法安置,朝廷特懸重賞,有吳大力者,舉而加諸碑上,酧以重金,不受,遂賞給世襲四品官,然其子孫凌夷久矣。碑亭之後為隆恩門,正面為隆恩殿,殿外以黑金方石砌成,側視之金石瑩瑩,質尤堅,殿四圍欄杆,皆以一色青金石砌成者,東西有配殿。隆恩殿之後有石製香爐等,緊逼陵下者,有一石壁。陵形圓,高二丈餘,周圍約十餘丈。陵後有土山一,作新月形,陵上有巨碑一,上署《太宗文皇帝之陵》七字,中為滿文,左為漢文,字皆金色,而碑則紅漆,想亦以紅招魂之意也,殿門外亦紅色。

慕陵[编辑]

  宣宗萬年吉地故在東陵之寶華峪,舊制,地宮下起龍鬚溝兩道,防積水也。宣宗性儉,工程費限二百萬兩,慮起溝費鉅,以詢承修大臣松筠、戴衢亨,二人體上意,謂不修亦可。工既成,一日,行圍過此,遣人啟地宮入視,既出,靴底濕矣。宣宗大怒,承修大臣以下俱得罪,乃舍故地,而就西陵之龍泉峪卜吉焉,即慕陵也。陵無大碑亭及石人石馬,殿廡不藻飾,無方城明樓,猶崇儉敦樸之初志耳。殿後石坊有石刻御題文,曰:「敬瞻東北,永慕無窮,雲山密邇。嗚呼!其慕歟,慕也。」凡十九字。

醇賢親王園寢[编辑]

  醇賢親王園寢在距都城十餘里昌平州所屬之妙高峰,其上本有佛寺,曰法源,寺有極古銀杏樹兩株,大可數抱,然已一枯一菀矣。樹後即為奉安龍穴,方廣約數十丈,則全以山石挖空鑿平,再用方磚鋪砌者。其龍穴結脉之處,約長一丈六尺,寬一丈,築有石室一間,中央砌石床,即為停放金棺之所,南向設石門兩扇,外建八角亭樓,周圍如城,北向設鐵門兩扇,奉安後,即下千斤石錘封鎖。其對面則有朝北饗殿五楹,旁置配殿,俱用綠玻璃瓦。東偏更有殿宇三百餘間,茶座膳房悉具,以預備醇王府中四時祭享在此暫住。後更添設皇太后、皇帝駐蹕之所,並建造祠廟。統計前後所費帑銀,約銀一百四五十萬兩。

八枝箭[编辑]

  八枝箭在朝陽府,為公主園寢所在地。公主為世祖之母文皇后之姪女,下降台吉蘇克多爾,薨後葬於其地。康熙間,曾以八個佐領賜蘇克多爾,每佐領有一枝箭,故其地又名八枝箭。至嘉慶時,蘇克多爾已無後,其財產遂為守護園寢之箭丁所有。

蒙人保守成吉思汗陵[编辑]

  蒙古伊克招盟中,有所謂埃錦赫牢者,成吉思汗陵也,為鄂爾多斯人所假託,東南距神木縣一百八十里,榆林府三百里,值郡王府之南,加薩府之東,又為東勝縣治之東南。陵基幅凡三百里,四周皆沙陀,近傍為淤泥河,蒙人名曰忽幾爾圖溝,其上有廟,亦名忽幾爾圖招。守陵之官曰居陵掌,設有陵戶五百家,號稱特爾罕,此特爾罕對於蒙旗有特權,一切徭役皆弗與,又以時持冊出募,若遊方僧道然者,而所至蒙旗,必以牛羊布施之,不敢吝也。然必輪番而出,常以七八十戶居守之,居無室廬,或韋帳,或柳圈中。成吉思汗之陵亦無寶城,無享殿,以白質大毳幕覆之,兩幕相接,前幕供特性,後幕隔以錦幛,中供石匣,成吉思汗遺骸也。歲三月二十一日為上陵期,先時即東北偏廣場樹大幄,以白馬白駝恭舁石匣出,奉安其中,前陳弓矢馬蹻,設牲酪,拜奠如儀。是日也,凡近地王公台吉皆躬親灌降,遠而漠北,河西,亦遺官賚祭物,不遠千萬里跋涉而來,內而燕,晉、秦、隴諸商人,則挾財貨馱茶布什物,以貿蒙人之馬牛,露天列幙,盤亙十餘里,坌涌霧積,日常數萬人,歷時七八日,始各交易而退,亦煌煌乎大觀矣。達拉特王且引申其說曰:弓矢馬蹻,皆元成吉思汗所親御。弓矢度之神幄中,馬蹻遺於準噶爾境之沙阜上,屆祭期,乃敬舁之往,冀以親其手澤焉。白馬白駝,則由七旗輪供之,老乃一易,易時先延喇嘛僧唪經數壇,別製銀牌,結其鬃而繫之,居恆縱之草地,無與牧者,先祭三日,則自來,祭畢則自去,方祭之殷,則竟日植立幄外氍毹上,不拴繫,不嚙飲,亦自咆嘶走動也。

頑兒塚[编辑]

  出諸城東門三里有小邨曰許莊,許為邨中著姓,自元明來聚族於此,邨以是得名。邨尾有頑兒塚。邨中子弟有不率父兄之教者,父兄輒行厭勝術,夜半,乘子弟熟睡,斷其髮數綹,潛瘞於塚,則頑劣者可易而為循謹,故老相傳,謂有奇驗,故信之者彌篤云。塚傍山麓有古碣為識,剔抉莓苔字畫尚可辨,碣之陽題曰「頑兒許大榮之墓」。其陰有銘,辭曰:「升木猱,出柙兕,緊何人,許氏子。吁嗟乎,禽犢之愛有如此,凡為母者可鑒矣。」下署「乾隆己酉,諸城縣訓導沈圻題此數語以儆邑人」。

香冢[编辑]

  京師南下窪之窰臺,在陶然亭東,其地有香冢、鸚鵡冢,相傳香冢為張春峐侍御瘞文稿處,鸚鵡冢則瘞諫草處也。香冢銘云:「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終,明月缺。鬱鬱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時盡,血亦有時竭,一縷煙痕無斷絕。是耶非耶?化為蝴蝶。」又詩云:「蕭騷風雨可憐生,香夢迷離綠滿汀。落盡夭桃又穠李,不堪重讀瘞花銘。」

閩中墳墓[编辑]

  墳墓之制,各地異俗,大率葬平壤者多簡率,葬山陵者多堅緻。如閩中墳墓,其營造猶近古制,而異其習尚,他處僅夫妻有合墓之義,閩中土大夫之家,常合祖孫父子數世為一墓。其俗以三世計,約幾何人,即就山鑿一深穴以為壙,廣大如屋,中一石榻,如其家三世共十人者,則此石榻可容置十棺,穴口就石鑿三門,含有機括,封固即不可復開。穴上則用磁粉油泥等,築一或圓或長方之墓形。其第一世棺入壙後,即封其墓之中門,右一門本虛設,左一門留以啟閉,子孫歲時入而灑掃。俟三世棺均入壙,則并左一門亦封之,即永不得開矣。故閩中古墓,雖歷時至久,均復存在,縱經兵燹,從無伐墓之舉,以其堅不得開也。

外蒙古人不知墓[编辑]

  自過外蒙布音圖河,山灣往往有石柱對峙,上有龍紋及日月象,率已剝蝕,蓋元時顯官歸葬以誌墓者,外蒙人尚焚尸火葬,不知有墓也。志伯愚嘗過其地,詢之臺官,則以天下石柱為答,固不知為墓也。

◀上一類 下一類▶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