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門閥類 下一類▶


族長[编辑]

  合族之法,因其地而異。山西尉遲氏,自唐至今,未嘗分家。其法:於族中選有才行者為族長,有事則至宗祠理之。有公案,有鈐記,凡族中事,皆聽其一言為進止,無敢違。繼任者即由前族長自舉,他人不得干預。既舉,定三日受事。又蘇州范氏為文正公後裔,巨族也。向推一人為族長,設公案,聽斷一族之事。有鈐記,死或他故,則更以鈐記授後任。交替時必著公服,一若官之受代者然。

連江黃氏六世同居[编辑]

  黃成富者,連江農家子也,六世同居,男女六十餘,雍睦無間言,子弟各執其業。每出作田間,眾婦俱往,留一婦視家,臥兒於筐,飢則乳之,不問為誰兒也。懸衣於桁,出則脫之,入則衣之,垢則澣之,不問為誰衣也。遇客至,供具飲食,家長主之,家中不聞有爭言。

九經孟家[编辑]

  山東章邱有九經孟家者,其家法:祖遺產業不得分析。每添男丁,由族長月致所應得之錢。婦喪夫者,必先問其志願,若欲嫁,則備奩具一份,由族中為擇大家嫁之;若經三年不嫁,則贈以鴉片煙具一份,吸否亦聽之,月致金如故。男子令識字,讀《四書》,取粗通文字,不令作帖括,惟許武試,然亦得武舉而止。倘必欲仕宦者,亦聽其自由,惟不得分金。族人有小過由族斷之,犯大惡,即令出族而聽官處置。

崑山鉅族[编辑]

  崑山鉅族,明時推戴、葉、王、顧、李五姓,迨入本朝,則徐氏兄弟貴,而前此五姓少衰矣。邑人因為之語曰:「帶葉黃瓜李,不如一個大荸薺。」以「帶」音同「戴」,「黃」音近「王」,「瓜」音轉「顧」,「薺」音近「徐」故也。

萬氏門風之雄[编辑]

  萬履安,名泰,充宗、季野父也。舉明崇禎丙子鄉試,入國朝,服道士服,隱居不出,文行為通國模楷。有子八人,師事餘姚黃梨洲,各執一藝,務令精熟。梨洲嘗歎曰:「浙東門風之雄,莫過萬氏。」八子名斯年、斯程、斯禎、斯昌、斯選、斯大、斯構、斯同,世稱萬氏八龍。斯同名最高,崑山徐氏之《讀禮通考》,華亭王氏之《橫雲史稿》,皆其所著,而為徐、王所攘也。其解經論史之書,未經刊布者尚多。斯選,字公擇。沈潛理窟,師法梨洲,兼紹蕺山、陽明之緒。年六十卒,梨洲哭之慟,曰:「甬上從遊,能振蕺山之絕學,公擇一人而已。」斯大,字充宗。志操介持,邃於《春秋》之禮學,明張忠烈公煌言及父執陸符死,充宗皆持服葬之。李杲堂鄴嗣嘗言:「說經無雙,名擅八龍,昔有慈明,今見充宗,斯構,字允誠。明劉宗周殉難,其遺書皆允誠為之藏寄,全謝山稱為蕺山之功臣。斯年,字祖繩。少從錢忠節公學,俄逢喪亂,劍戰弧矢,遍於城市,讀書不輟。既而避地屢遷,家具盡棄,悉載書卷以行。晚歲主教桃源書院,隨學者資性分經授之,由是來就者日眾。祖繩於二黨皆恩有意,忠節死海外,收其文集,為之立嗣。斯程立學攻醫,當黃宗炎行刑日,父泰與高斗魁等畫策,潛載死囚代之,負宗炎冥行十里者,斯程也。斯禎,字正符。孝友性成,精研《周易》,旁治《毛詩》、《春秋》,書宗北海,詩有風人之致。斯昌負才早歿。

西林覺羅仕宦之盛[编辑]

  滿洲西林覺羅氏,自步軍統領鄂拜曾官祭酒後,鄂拜姪鄂爾奇、姪孫鄂容安、玄孫潤祥,皆相繼長戍均。潤祥字補臣,有《四世司成》詩卷。西林氏自從龍入關,重侯累相,武達文通,在豐沛故家中,遣澤最遠。第一輩:福倫,一等男爵;鐵寶,副都統兼一等男爵;鄂爾泰,大學士一等襄勤伯。第二輩:天保,襲一等男;烏金,內閣學士禮部侍郎;鄂實,副都統,征葉爾羌陣亡,諡果壯;鄂容安,進士,官至兩江總督,征伊犁陣亡,諡剛烈。第三輩:鄂岳,散秩大臣一等伯;鄂津,伊犁領隊大臣。其餘中外一二品官不可勝紀,如後之盛京將軍都興阿,察哈爾都統三等男爵勇毅公西凌阿,江寧將軍穆騰阿,皆其族也。

范氏四世顯貴[编辑]

  漢軍范文肅公文程,首建人關之議,贊襄洪業,爵為宗臣,列祖呼為老祕書。文肅子為忠貞公承謨、尚書承勳、侍郎承烈,孫為總督時崇、侍郎時紀、尚書時綬、都統時捷,曾孫為尚書宜恆,皆著名績。

陳氏一門九列[编辑]

  陳文簡公娶長洲宋文恪公女。康熙間,文簡由吏部侍郎巡撫廣西,賓客入賀,宋夫人獨愀然不悅者累日,曰:「一門群從,咸列清華,我夫子乃出為粗官,令我慚顏於娣姒矣。」蓋其時陳氏一門,宗伯清恪公、司空文和公、丙齋司寇、匏廬少宗伯,皆官九列,而夫人之姊妹夫太倉王相國、海寧顧侍郎、合肥李宮詹、長洲繆宮贊,亦同時以巍科清秩,比踵朝端,故夫人云然也。

安溪李氏功業[编辑]

  國初,功業之隆莫若安溪李氏,而族中尤以李文貞公光地為最。文貞初生,族人即以偉器期之,然忌者亦時時有毀聲。族中某,與劇盜李金梁通,密糾黨與,據祠宇為巢穴,且時與文貞父兆慶為難。金梁以距城遠,四路通達,便於遁徙,欣然從之。盜入李祠後,知為族某所為,因集族眾善為辭謝。時文貞方九齡,隨其父立稠人中,金梁適見之,趨摩其頂而愛之,笑謂兆慶曰:「我遷此,本無去意,今觀此孩好骨相,倘讓我,我便率眾去,永不相犯。」兆慶訝其言不類,正詫異間,而族眾乃懇兆慶許之,曰:「舍一兒以保一族,即此子他日貴達,仍當復歸生我,奈何不通權以濟變乎?」兆慶無計,姑以問文貞,文貞謂惟父所命。盜躍起曰:「公子言如此,事諧矣。」於是熱紅燭,設厚宴,讌文貞父子及其族人。族人即強兆慶領文貞行父子禮,時金梁與其婦已高坐廳事,下鋪紅氍毹矣。兆慶無奈行之。金梁受禮後,復出其所生子與文貞相見。盜子少文貞僅一歲,亦白皙文雅,不類綠林所產。酒闌,金梁命從者以肩輿送兆慶歸,留文貞偕返故地,與其子伴讀,並令文貞此後同以父稱,弗從,盜曰:「翁在已從,何忽改也?」曰:「父在從父,不在奚從?」金梁怒,閉之暗室,日給一餐,使人覘之,文貞殊無苦。如是餓凍殘虐者十數日,而恬靜如恆,若弗覺也。其婦謂盜曰:「我相此子骨幹厚,福命不淺,一切困苦,人固不忍,天亦不容,盍招其翁來,領之歸,即以我子寄養。諺云『沒有強盜活八十。』假有不幸,我子以同族關繫,或可藉延一線,春秋超薦,若敖之鬼,其不餒爾也。」金梁然其說。越日,以柬延兆慶來,領還文貞,末以撫領己子諄諄懇請,翁慨諾之。不數日,金梁即統眾盜去。頻年秋末,胥有金餽兆慶,報撫子之德,兆慶皆峻卻,一介弗受。未幾,金梁以案發伏誅,時文貞已得科名,曳朱紫矣。盜子以附文貞故,得免於禍,遂亦以安溪世其家。迄今安溪李族,其譜系中有另支附後者,即盜裔也。

杭州宦族[编辑]

  杭州閥閱,徐氏之外則有汪氏。汪氏在乾、嘉間極清華之盛,而學術亦一郡翹楚也。次為許氏。許氏世居橫河橋,其先有為粵督幕僚者,以平一大獄,活千餘人,自知當大其門,厥後果科第赫奕,一榜眼,一傳臚,其門嘗懸七子登科額。至為幕僚者,即學字輩之先德,嘗以「學乃身之寶,儒為席上珍」十字為子孫命名次第。尚書乃普、巡撫乃釗,其第二輩也。尚書庚身,其第三輩也。之、寶二字輩寡顯者,然科第未嘗絕。其有留居番禺者,後亦顯貴,尚書應騤、布政應鑅是也。次為吳氏。兩世宦蜀,而子修提學慶坻,炯齋侍講士鑑,父子入詞林。次為高氏。高氏世居雙陳巷,科名亦盛。家素封,好施,治家有法,自乾隆至宣統,家業未嘗稍替也。

杭州徐氏[编辑]

  杭州徐氏,自康熙間文敬,文穆父子以科甲起家,冠蓋相望,名德清門,著稱於浙。文敬公名潮,官至吏部尚書。文穆公名本,官至東閣大學士。文穆有弟,則任西安巡撫;有子以暄,則任內閣學士。他如翼燕、景憙、紹堂、紹基、昺、暲,亦皆奮跡科第,餘不悉數。且有以異途進者,如承恩之以監生官安徽巡撫,尤為當時所僅見。及經咸、同兵燹以後,戶口既希,科第亦稍替,僅有印香舍人名恩綬、花農侍郎名琪兩叔姪及舍人之子仲可名珂者,登第未久,而且廢科舉矣。至其前於文敬、文穆而為士林所宗仰者,則曰元薦,以處州府教授分校福建辛酉鄉試,信為同考官中之向所罕有者也。

父子祖孫宰相[编辑]

  本朝父子調羹之盛者,指不勝屈,如阿文端公蘭泰子為傅文恭公明安,阿文勤公克敦子為阿文成公桂,張文端公英子為文和公廷玉,劉文正公統勳子為文清公墉,皆父子宰相。馬文穆公齊姪為傅文忠公恆,文忠子為福文襄王康安;高文良公斌子為高文端公晉,文端子為參政公書麟;溫文端公達孫為溫相國福,福子相國伯勒保;尹文恪公泰子為文端公繼善,孫為相國慶桂:皆三代持衡,為昇平良佐也。

兄弟子姪宰相[编辑]

  東武陳氏,為一邑鉅族。康熙朝,實齋相國清恪公以科第起家,其弟文洵,子文勤,相繼入閣。故時諺有「一門三閣老,五部六尚書」之稱。

  文勤為清恪側室所生。文勤通籍,生母尚未貤封即謝世,以側室不得由正門出喪,雖文勤力爭,未能通融允行。最後文勤乃言曰:「將來我死,應由何門出喪?」家人咸云必出正門無疑。文勤乃躍登母柩,堅臥不起,卒由正門而出。文勤生母棄養時,清恪夫婦久已安葬。是以文勤為其生母別卜牛眠,第有母不可無父,因又為清恪公鑄一金像,具衣冠,合葬於城東鄉之三水橋,俗稱為金爺坟。

世為河督[编辑]

  父子為河督者:乾隆朝錢塘吳嗣爵、嘉慶朝子大學士璥。乾隆朝錢塘姚立德、道光朝子祖同復署總河。三世為河督者:雍正朝無錫相國稽文敏公曾筠、乾隆朝文敏子相國文恭公璜、嘉慶朝文敏公姪孫二泉承志。乾隆朝漢軍李宏、子奉翰,嘉慶朝奉翰子亨特復任。叔姪為河督者:雍正朝長白相國高文定公斌,乾隆朝文定姪相國文端公晉。

父子同官[编辑]

  王文靖公熙以順治丁酉擢弘文院學士。時文靖父文貞公崇簡適任國史館學士。世祖曰:「父子同官,古今所少,以爾誠恪,特加此恩。」

曾李一門節鉞[编辑]

  同、光間,漢人之一門節鉞者,以湘鄉曾氏、合肥李氏為最。曾氏則文正公國藩、忠襄公國荃,李氏則筱筌制軍瀚章、文忠公鴻章而外,又有猶子經羲。

端方家世[编辑]

  端方為托活絡氏,家世貴盛。其伯父正色立朝,有聲同、光間,即內務府大臣桂清也。桂於同治中任內務府大臣,能以法制裁抑近倖,群小側目,爭齮齕之,乃謝病去。其同列文錫、貴寶,始導穆宗微行,竟遇疾上仙。光緒初,某御史上疏,言:「上方初政,內府為本原之地,當遠小人,親君子。小人謂誰?則文錫、貴寶是。君子謂誰?則前任大臣桂清是。」其疏一出,傳誦徧都下,孝貞、孝欽兩后乃褫文、貴二人職,而溫旨起用桂。卒稱病不出,人益高之。端藉其餘廕,弱冠後,起家乙科,納資為郎,分工部。六曹風氣,惟工部最腐敗,以所司無關軍國要計,滿洲世祿子弟趨之若歸壑,車馬衣服酒食徵逐之外,無他好也。端在部,獨以博聞彊記、踔厲風發冠其曹列,不數載,遂躐登清檔房總辦。工部優差,皆遍歷之,當時輦下為之語曰:「六部三司官,大榮小那端老四。」大榮為浙江布政使榮銓,小那為大學士那桐也。光緒戊戌之夏,端以京察一等,簡權霸昌道。於時德宗發憤變法,百廢俱興,端適以其時上疏,言考工事,上得疏,大稱賞,乃設農工商總局於京師,俾端領其事,開去道缺,加三品卿銜。同列二人,則吳京卿懋鼎、徐京卿建寅也。開局未幾,即有八月之變,總局旋撤銷,端危疑甚,旋以他事獲解。自後,孝欽后意始大愜,命以臬司候簡。未幾,授陝西按察使以出。

彭氏甲科傳家[编辑]

  蘇州彭氏有南畇者,以孝友稱。其孫大司馬某復中魁,祖孫狀元,世所希見。司馬之子紹觀、紹升、紹咸,孫希鄭、希洛、希曾,曾孫蘊輝,皆成進士。科目之盛,為當代冠。

同祖兄弟三十一人應試[编辑]

  桐城姚元之嘗於嘉鹿朝奉命督督浙中,按部湖州,歲試烏程。鈕氏廩增附與試者三十一人,皆同祖兄弟也。姚問送考教官何如此之盛,答曰:「除已登科出仕者外,本年大魁及拔貢入都朝考,皆同祖者。」因問究有若干人,答曰八十餘。其祖生子八人,子之子或十餘,或八九或七八不等。

兄弟翰林[编辑]

  灌陽唐氏薇卿名景崧,文簡公名景崇,禹卿名景崶,當同治朝,同懷昆季,先後入翰林。其封翁懋功猶應禮部試屢下第,輒憤懣無已。每值考試試差,封翁設几於門而坐焉,尼公子輩毋許赴試,恐其分校會闈,親父須迴避也。未幾,遇覃恩,膺誥命,封翁則盛怒,【凡膺封誥者,毋得鄉、會試。】索大杖杖三太史,亟走避,並浼鄉人數輩為之再三緩頰,廑乃得免。

裴氏兩世以貲郎致貴[编辑]

  曲沃裴度由附貢捐納主事,雍正間,官至江西巡撫。子宗錫,由監生捐納同知,乾隆間,歷撫安徽、雲南、貴州。兩世均以貲進也。

阮文達門聯[编辑]

  阮文達公元退歸後,初署門聯曰:「三朝閣老,一代偉人。」下句蓋敬錄天語,非自誇也。然文達終恐涉於炫耀,遂改對語為「九省疆臣」。

珠子王家[编辑]

  京師隆福寺,每月九日百貨雲集,謂之廟會。有王翁攜十歲幼孫往遊,孫見一紫檀界尺,愛之,強翁買歸玩弄。偶擊几上,劃然一小抽屜脫出,中藏東珠十枚。翁狂喜,驟獲珠價,加以營殖,遂成巨室,都人呼為珠子王家。

金頭朱家[编辑]

  無錫朱氏,先世業農,偶掘地,得一人頭,乃金所鑄成,不知何代物也。【古時武臣效命疆場,或喪其元,往往以重寶為首,配合軀體禮葬,鑄金琢玉皆有之,朱氏所得其殆是耶?】朱氏因居積致富,族姓綦蕃,號為金頭朱家。

吳氏各房輪值典當[编辑]

  江西豐城白馬號吳家,其所開典當之帳簿,以千字文編號,每月用一字。凡用千字文一周,則必大設酒食,請族人及諸司事會飲,已二百數十年矣。蓋吳氏祖制:凡當,皆不得分析,每房以次輸值一月,周而復始。值月者以時促,不能虧空作弊,故久存也。

史可法孫[编辑]

  《明史》可法殉節時尚無子,遺命以副將史德為之後。及雍正初,聊城鄧東長宗伯督學江左,時有童年四十餘,視其卷,署祖名可法,詢之,即其孫也。蓋督師赴揚,寄孥白下,有孕妾,滄桑後生一子,延史氏之脈,因家焉。鄧遍詢諸老生,對無異詞,閱其文,疵纇百出。鄧曰:「是不可以文論。」錄之邑庠,而刻石署壁,以記其事,是史閣部固有孫矣。

宋王之後[编辑]

  宋荔裳卒後,止一幼女,祝髮中山為尼,名道啟。王漁洋裔孫某,當嘉、道間在新城縣署為皂隸。南昌諸生尚鎔賦詩哀之曰:「當年赤幟樹騷壇,賓樹盈庭尚可觀。名盛久如明七子,孫微今似魯三桓。誰將斐豹丹書爇,曾使華泉後裔安。寒食不須頻上墓,鶴歸華表恨漫漫。」

江焦之後[编辑]

  江慎修名永,婺源大儒也。其居處名江灣,地極秀異,而其裔設豆腐店。焦里堂名循,甘泉大儒也,其後人亦以賣餅為生。或云此亦公羊賣餅家。

熊賜履無子[编辑]

  熊文端公錫履,漢陽人。相聖祖先後幾三十年,忠清剛介,崇尚理學,號為賢相。薨時,家無儋石,賴族人本立治喪,始葬。暮年,始生子,名志契,文端甚鍾愛之,然才智庸劣,幼失怙恃,無訓迪,目不識丁。聖祖眷念舊輔,召見志契,欲賜科目,問曰:「汝何所慕?」志契童騃,遽曰:「我欲策蹇驢遊都市中。」上嗟嘆曰:「賜履無子矣。」因命歸。乾隆甲子,授翰林院孔目,命上駟院賜驢一頭,以遂其志。志契官四十餘年,以孔目終其身,丙午始卒,年七十餘。

福康安後嗣不振[编辑]

  福康安薨,封郡王,其子德麟,襲封貝勒,吸鴉片,日在京師南城娼家住宿。白晝貪睡,屢誤差使,仁宗命內侍在乾清門外痛打八十對頭板逐出內廷,終於淫蕩而死。孫慶敏,襲封貝子,亦游蕩,吸鴉片,奉旨革去職任。

海蘭察有子[编辑]

  乾清門侍衛安祿超勇公,海蘭察長子也。嘉慶己未川楚教匪之役,追賊陣亡,上深為憫惻,諭稱「安祿埔至軍營,即能奮不顧身,海蘭察於九泉下亦當自喜有子」。並命將安祿新生一子賜名恩特赫默扎拉芬,即襲公爵。而其弟安成,襲騎都尉世職,卹忠之典,與大員殉難相同。蓋仁宗追念安祿之殊功懋伐也。

和坤門楣衰替[编辑]

  和坤賜死後,門楣衰替。子豐紳殷德,號天爵,善小詩,俊逸可喜,尚和孝公主,初賜貝子品級,因父獲罪,降散秩大臣。中年慕道,與方士輩講養生術,卒致喘疾,號數旬死,年未不惑也。坤弟和琳,有子名豐紳伊綿,號存谷,初襲宣勇公,嗣降襲其祖廕輕車都尉。善堪輿,貴家爭延致之,間有驗者。後以癆瘵終,惟餘一幼子,年甫四齡。

◀上一類 下一類▶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