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稗類鈔/0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清稗類鈔
◀上一類 風俗類 下一類▶


全國習慣[编辑]

  我國上古,男皆束髮於頂。世祖入關,乃薙髮垂辮。女子多纏足,不輕出外。男子吸鴉片者甚眾,亦好賭博,煙管賭具,幾視為日用要物。光、宣間,始有天足會、戒煙會之設立。至於食品,北重麥,南重米。而知書識字者,百人中不可得一也。

以物價覘俗[编辑]

  國初物價已較明為昂。順治時,其御史疏言風俗之侈,謂一席之費至於一金,一戲之費至於六金。又《毋欺錄》云:「我生之初,親朋至,酒一壺,為錢一;腐一簋,為錢一;雞鳧卵一簋,為錢二,便可款留。今非豐饌嘉肴,不敢留客,非二三百錢,不能辦具。耗費益多,而物價益貴,財力益困,而情誼益衰。」又晉江王伯咨嘗於其家訓中述往事云:「銀三錢,可易錢一百二十文,每日買柴一文,三日共菜脯一文,計二十日可用二十七文有奇,而足存九十餘文,可買米一斗五升,足家中二日半之糧。誚劂@兩,僅值四百錢,斗米不過六十文,薪菜之值尤極賤也。至康熙時,則斛米值錢二錢。雍正時,市平銀一兩,可易大制錢八九百文,米色雖有高下,每石市價以百文上下為率。乾隆庚寅,斗米值三百五十錢《武昌縣志》已列為災異。道光以來,米價極賤時,一斗必在二百文外,昂時或千餘錢。銀一兩,從無千錢以內者。始知往日物輕錢重,官中所謂例價者,乃常價,非故為抑勒也,特相沿不改耳。」

  光、宣間,則一筵之費至二三十金,一戲之費至六七百金。而尋常客至,倉猝作主人,亦非一金上下不辦,人奢物貴,兩兼之矣。故同年公會,宦僚雅集,往往聚集數百金,以供一朝揮霍,猶苦不足也。生計日促,日用日奢,京師、上海之生活程度,駸駸乎追蹤倫敦、巴黎,而外強中乾捉襟現肘之內幕,曾不能稍減其窮奢極欲之肉慾也。且萬方一概,相習成風,雖有賢者,不能自異,噫!

開會[编辑]

  集會、結社,二者性質不同。集會為一時聯合,歡迎歡送之類屬之。結社有永久性質,辦事討論之類屬之。而流俗不察,輒稱之曰會。光、宣之交,都會商埠盛行之。

  發起人先以開會年月日時、名稱、地址及開議之原因,提議之辦法,印發傳單,登載日報,並發函通告同志,或即呈報當地官廳,以便保護。會場有開會秩序單,其提議之各事曰日程表。會場中央外向,設演說臺。當搖鈴開會時,曲發起人登臺,布告宗旨,續行演說。或由他人主席,請其發言。凡所演說,均由旁坐書記筆錄於冊。辦理庶務者為幹事員,招呼會眾者為招待員,整理秩序者為糾察員。

  赴會人所須知者如下:一、繳券。至會場門口,以入場券交收券人。二、簽名。門口有一几,設簽名冊,分會員、來賓二種,赴會者以己之姓名書於上。三、就席。有會員席、來賓席、特別來賓席,新聞記者席各種,於楹柱或椅或桌分別標識,赴會者當依招待員引導人席。四、發言。若會中有赴會人發言之特部A自可發表意見,惟須俟他人言畢,起立陳說。若應演說臺上之請,登臺演說,當登臺時,先向外鞠躬,立而發言。五、退席。將閉會,亦如開會時之搖鈴,赴會者聞聲即退。入場勿擁擠,出場須魚貫而行。勿私言,交頭接耳,易為他人所疑。勿喧曄,宜坐而靜聽。勿涕唾,萬不得已,以手巾盛之。勿吸煙,煙霧薰蒸,易為旁坐人所厭惡。

謁客[编辑]

  凡至官廳及人家,投謁答謁,由從僕以名刺交閽人。既通報,客即先至客堂,立候主人。主人出,讓客,即送茶及水旱煙。有須主人迓客於門而陪客入內者,則為特別之客。

  光、宣間,名刺之式不一,或紅紙,或西式白紙,均可。名片之背,則書名號與住址,西式名片之左角則書職業。女子亦然,惟已嫁者輒增夫家姓氏。男子有承重喪或父母喪者,則於白紙名片之四周以二三分黑色為緣;或節沿用舊式,於姓之左角書制字;期服以外之喪,僅於姓之左角書期字,餘類推,女子亦然。若攜有介紹書者,於接見時面投。

三朝[编辑]

  俗所謂三朝者有二:一、兒生三日會客,設湯餅筵。一、男女成婚之第三日,亦肆筵設席以娛賓。

彌月[编辑]

  彌月,見《詩經》「誕彌厥月,先生如達」。謂姜源之孕后稷,滿十月之間,易生而無留難也。其後則以男子子、女子子之生滿一月者曰彌月,宗族戚友亦皆有所饋贈,以將賀意,必設宴以享之。或饋人以生麵及炒熟之麵,麵條長,取其緜緜不斷長壽之意也。

百祿[编辑]

  兒生百日曰百祿。杭有此風,必祀神,為兒薙髮,曰百祿頭。「碌」讀如「羅」,因「百祿」二字與「不祿」同音。不祿者,死也,故避之。且不曰百日而曰百祿者,以人死之百日曰百日也。

周歲[编辑]

  周歲,小兒之生及一歲者也。古時,兒生一期,設晬盤於兒前,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用刀尺針薑峎藥_玩物,置盤中,觀其發意所取,名之為試兒,今亦有之。富貴之家至有演劇侑觴以娛賓客者。客皆有所饋,其豐者為金銀飾器、綢緞衣料。

立嗣[编辑]

  我國重宗法,以無後為不孝之一。凡年至四五十而尚未有子者,輒引以為大憂,懼他日為若敖之鬼也,他人亦為之鰓鰓慮,視滅國之痛尤過之,趙U義滅種之懼也。於是有立嗣之事。其法:擇胞兄弟之子以為嗣,次則擇從兄弟之子,復次則擇再從兄弟之子。兩者皆無,乃及於昭穆相當之族人。惟其中有應繼、愛繼之別。昭穆之最親者為應繼,繼矣,而不當嗣父母之意,另擇一較疏之人,亦使為後,曰愛繼。亦有舍應繼而取愛繼者,此皆以同姓為斷也。

  其取於異姓者,或出嫁姊妹之子,或為女擇一婿,人贅於家,令其奉祀。或買一不知誰何之子,則以二齡至十齡者為多。間有先期覓一在外之孕婦,而自飾為有者,俟孕婦之將臨盆也,亦坐蓐,收生嫗亦侍於側,孕婦之子方墮地,亟攜以歸,由收生嫗奉之,以交飾者撫之,而別雇乳婦飼之焉,俗曰血抱。凡此者皆養子也,養異姓子為己子者。五代之李克用、王建為最多。明太祖初起時,亦多畜養異姓兒,稱為某舍。

  且尚有出嗣於神鬼者,光緒初葉,德清戴匡嘗官餘姚訓導,徐珂欲求戴子高明經望之遺著,以其同縣而疑為一族也。就而訪求之,戴曰:「非也,寒家之得姓為戴,從邑城隍廟神戴公得之。先代以得子屢夭,故出嗣於神,至僕已三世矣,不與子高同族也。」匡之子子田,以稅課大使需次江寧孫靜齋,為諸生。

乾兒[编辑]

  乾兒者,不論男子子、女子子皆有之。貍韝Q齡之內,認二人為義父義母,稱之曰乾爺乾娘。吳俗曰過房,越俗曰寄拜。乾爺為其命名,冠己以姓,曰某某某,必雙名,兩字也。然姓不表而出之,即其名,亦惟乾爺乾娘自稱之。通行於社會者,則仍本姓本名,此所以異於義子也。雖乾字有相假之義,與義字之訓假者略同,而義子則為人後,乾兒則僅曰寄男女也。命名之曰,由乾兒之父母率兒登堂,具饌祀祖,更以禮物上獻乾爺乾娘,書姓名於紅箋,於其四角並著吉語,媵以金銀飾物、冠履衣服、珍玩、文具、果餌。自是而年節往來,彼此輒互有所饋,長大婚嫁,乾爺乾娘贈物亦必甚豐。乾爺之母,即乾娘之姑,則稱乾嬭婆,趕畦帡悚峇圻W稱而變通之耳。兩家之父母,俗稱乾親家。對於他人,則曰某為某之乾親。其結合之原因有二:一、迷信。懼兒夭殤,他日自為若敖之鬼,因擇子女眾多之人,使之認為乾爺乾娘。且有寄名於神鬼,如觀音大士、文昌帝君、城隍土地,且及於無常【俗傳人將死時由無常勾魂。】是也。或即寄名於僧尼,而亦皆稱之曰乾親家。一、勢利。甲乙二人彼此本為友矣,而乙見甲之富貴日漸增盛也,益思有以交歡之,且欲附於戚黨之列,得便其攀援於異日,誇耀於他人也,乃以子女寄拜甲之膝下,而認之為乾親。其與人言,亦必曰某為舍親。

壽誕之預祝補祝[编辑]

  人之生日曰壽誕,亦曰壽辰。至日,家屬、宗族、戚友皆拜而頌禱,曰拜壽。其前一夕亦有往祝者,曰預祝,亦曰拜生。初度之翌日,若有人往祝,則曰補祝。

冥壽[编辑]

  祝壽者,祝其人之長生不死也。乃有為已卒之祖父母、父母稱觴祝壽者,曰冥壽,亦曰冥慶。人已前卒,何有於壽,豈果有鬼死為聻之事乎?至期,其子孫於宴客之請柬,收禮之謝柬,皆自稱追慶子、追慶孫,仍著綵服,設禮堂,宗族、戚友亦且相率往賀,甚有演劇以娛賓者。

溺女[编辑]

  溺女惡習,所在有之,蓋以女子方及笄許嫁時,父母必為辦妝奩。富家固不論,即貧至傭力於人者,亦必罄其數年所入傭貲,否則夫婿翁姑必皆憎惡。迨出嫁,則三朝也,滿月也,令節新年也,家屬生日也,總之,有一可指之名目,即有一不能少之饋贈,紛至沓來,永無已時。又或將生子,則有催生之禮,子生後,則彌月、週歲、上學等類,皆須備物贈送。甚至婿或分爨,則細至椅桌碗箸,必取之婦家。女子歸寧,亦必私取母家所有攜之而歸,稍不遂意,怨恨交作,貪家之不願舉女,良有以也。成曰大賊人道,或曰方患人滿,此風宜提倡不宜禁革。

北人毀身求財[编辑]

  殘毀身體,最悖人道。北方風氣剛勁,好勇鬥狠,甚且不惜傷身以易金;或因小忿,自戕其體而爭勝,尤為野蠻。光緒某年,歲將暮,京師琉璃廠西門餅店前,有少年裸下體臥地,不聲,店主舉桿麫大杖杖其骽,杖王五六十,突起而言曰:「如是,必喫矣。」店主曰:「任汝喫矣。」蓋臥地者積欠餅資,猶強取不已。故店主示以大杖,謂如不呼痛,免前欠,且自此不索直也。又一日,五道廟三岔路口,有黑衣快靴之群惡少洶洶自北來,中布衵服而外衣不鈕者一人,面血淋漓,一目已霍然眇,蓋喫寶局者也。喫寶局者,惡少日於賭館索費,任保護。然若輩眾多,必以甘心傷其支體者始得之。支體之傷分等計資,果剜目者列上等而獲多金矣。

  京畿一帶,此風尤盛。一日,有壯男至通州某典肆持敝衣求質,典夥卻之,男子呶呶爭。久之,詰夥曰:「貴肆果質何類物?」夥答曰:「凡物皆受,第必須完好者始合格。」壯男匆匆去,俄復至,出小刀,割一耳擲櫃上曰:「此亦物之完好者,若速為估值。」夥大懼,立邀之入,予以重金,始出。又良鄉縣甲乙二人有所爭訟,經年不休,二人皆力盡,不復勝訟,乃相約曬烈日中,畏避者負。二人力適相等,繼更議定置一大油鍋,熾之令沸,中擲二鐵丸,能赤手取以出者勝。屆期,邀父老為證人,一攘臂先取,皮肉盡脫;其一逡巡不敢動,遂敗北,乃以所爭者讓諸取丸人。然是人受毒過深,不數日即死。

北人尚炕[编辑]

  北方居民,室中皆有大炕。入門,脫屨而登,跧坐於炕,夜則去之,即以薦臥具。

  炕之為用,不知其所由起也。東起泰岱,沿北緯三十七度,漸迤而南,越衡漳,抵汾晉,逾涇洛,西出隴阪,凡此地帶以北,富貴貧賤之寢處,無不用炕者。其製:和土雜磚石為之,幅寬五六尺,三面連牆,緊依南牖之下,以取光;前通坎道,炙炭取暖。若貧家,則於旁端為灶,既炊食,即烘炕,老幼男婦,聚處其上。詩家題詠,亦往往見之。《湛然居士集》:「牛糞火煨泥炕暖,蛾連紙破瓦窗明。」于忠肅《雲中即事》:「炕頭炙炭燒黃鼠,馬上彎弓射白狼。」官友鹿有《煖炕詩》三十二韻,朱弁有《炕寢詩》三十韻。又《正字通》:「北方暖牀曰炕。」此炕之明見於載籍者。然考其著述時代,率在遼、金以前,炕之義訓,皆動詞、形容詞;若以用為名詞者,則絕未之見也。燕太子與軻同牀而寢。《高士傳》:「管寧隱遼東,常坐一木榻上,积五十五年未尝箕踞。常著布裙貉裘,當膝處皆穿。」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臘夜令持椒臥房牀旁,養蠶法:土屋欲四面開窗,屋內四角著火。」孫氏註:「炭聚之下,碎末,令擣熟丸,以供灶爐種火以用。」皆言灶言爐,而絕不言炕,可見方古代本未有炕。至如《左傳》「宋寺人柳熾炭於位,將至則去之」,《新序》「宛春謂衛靈公曰:『君衣狐裘,坐熊席,隩隅有灶。』」,《漢書.蘇武傳》「鑿地為坎,置熅为火」,庾信《小園賦》「嵇康鍛灶既煗而堪眠」。《水經注》「土垠縣有觀雞寺,基側室外,四出爨火,炎勢內流,一堂盡溫」云,要之,皆暖房而非炕也。惟《舊唐書.高麗傳》:「冬月皆作長炕,下燃熅火。」馬擴第自敘:「金主聚諸將共食,則於炕上用矮檯子,或木盤相接。」《北盟錄》:「女真俗環屋為土围,熾火其下,寢食起居其上,謂之炕。」觀此數條,乃不啻為北方用炕者形容盡致,而宋人異而書之,以為胡俗,益可見北方古未有炕,豪銂鴠貌F胡之俗,自遼、金人,浸染既深,久之遂成習慣。然炎火蒸融,輒令人筋脈弛緩,腦氣昏沉。南人夏日寢之,土濕交乘,尤易成癱瘓之症。即北人體質素強,而炭氣濛騰,冬夜因之悶斃者,亦時有所聞也。

都人之酒食聲色[编辑]

  晚近士大夫習於聲色,群以酒食徵逐為樂,而京師尤甚。有好事者賦詩以紀之曰:「六街如砥電燈紅,徹夜輪蹄西復東。天樂聽完聽慶樂,惠豐喫罷喫同豐。銜頭盡是郎員主,談助無非白髮中。除卻早衙遲畫到,閒來只是逛胡同。」誘捊痋B慶樂為戲園名,惠豐、同豐京館名,而胡同又為妓館所在地也。

北方婦女之奢佚[编辑]

  釧P生駕部之配梁夫人德繩,著《古春軒詩草》,中有《北地佳人行》一篇,讀之可知嘉、道時京師婦女之奢侈驕佚也。詩云:「北地佳人少小時,養成性格含嬌癡。閨中行樂隨年換,世上閒愁百不知。日高睡起心情倦,草草烏雲盤翠鈿。玉裹珠圍替月姿,粉妝香砌呈花面。三春淑景麗桃花,百兩盈門御鳳車。舅姑貴顯通侯宅,親串經過衛霍家。麝帳雲深棲並翼,相愛相憐復相得。十三箏柱緩秦絲,八九鴛鴦圖繡幕。夫婿豪奢貴有餘,入圍歌舞出瓊輿。吐金衹解憐舍利,識字從來惱蠹魚。高會晨朝連日積,瑪瑙杯深浮湩酪。刻漏徐看玉帶圍,貂蟬低映寒鴉色。華堂歡笑趁芳辰,頤指微聞促酒頻。侍女不曾拈繡譜,兒家那復羨鍼神?曲房宛轉連雲第,雕闌花鳥供流睇。無香最愛鳳仙嬌,多語生憎鸚母慧。紅肥綠膩裹香綿,舉動人扶忒自憐。綺閣莊嚴長似佛,瓊窗窈窕恍如仙。少愁多病長欹枕,玉葉人參當茗飲。青鳥丁寧浪自傳,銀釭深秘誰能審?無限豪華難具陳,酣眠薄醉過青春。寒門不少傾城色,翠袖空悲薄命人。」

京師之二好二醜[编辑]

  光緒庚子以前,京師有二好二醜。二好者:字之好也,相公之好也。進士之朝考卷殿試策,專重楷法,點畫勻淨,墨色晶瑩,分行布白,橫竪錯綜,期無毫髮之遺憾,策論詩次之,惟以字之工拙分甲乙,他試亦然。且紙墨筆硯,俱極精良,人爭習之,此字之好也。都人所稱相公者有二:一大學士,極貴也;一伶,極賤也,而稱謂相埒。俗尚交游,如有慶弔事,以有大學士臨門者為至榮;如有筵燕事,以有伶侑酒者為至榮,此相公之好也。

  二醜者:大小遺之醜也,制藝之醜也。通衢大道,矢溺滿地,當眾而遺,裸體相示,首善之地,乃至現形若是,此大小遺之醜也。晚近制藝,名曰墨卷,專以色澤聲調為事,絕無真理,此制藝之醜也。

京城四大[编辑]

  新進士既點庶吉士,謁客名刺,非常偉大,較普通所用者約加一倍,而所印姓名,恰如其紙之大小,四圍不使留隙,酷擉豯M也。既散館,即不復爾。其制自何而起,命意為何,老於詞林者亦不能言,殆亦一種習慣而已。都人士成一聯詠之云:「翰林名片棺材槓,襪店招牌窰子□。」謂之為京城四大。輒ㄓ仍I人出殯,昇棺夫有多至六十四或七十二人者,槓之巨,亦無倫比,誑H表示其闊也。襪店門首,往往懸一巨襪,以為招徠。窰子者,都人以呼妓院,誧略k黎H既多,為廣大教主也。

都人不談國事[编辑]

  京師酒館之各室,每有一紅紙條揭於柱,上書四字曰:「莫談國事。」慮有御史適在隔室,據所傳聞,登之白簡也。且或有言侵犯親王、貝子、貝勒及宗室、覺羅,至有後患耳。

柳邊俗尚[编辑]

  昔年行柳條邊外者,率不裹糧,遇人家,直入其室,主者盡所有出享。或日暮讓南炕宿客,而自臥西北炕,馬則煮豆麥剉草飼之。客去,不受一錢。他時過之,或以鍼線荷包贈,則又煎乳豬鵝雞以進。其後則倉卒一飯或一宿,尚不計值,再宿必厚報之。而居者非雲貴流人,則山東西賈客,類皆巧於計利,於是非裹糧不可行矣。然宿則猶讓炕,炊則猶樵蘇,飯則猶助瓜菜,尚非內地之人所能及也。

  俗尚齒,無貴賤之階級,呼年老者曰瑪法。瑪法者,漢言爺爺也。呼年長者曰阿哥。新歲相見,卑幼於尊長必長跪叩首,尊長者坐而受之,不為答。首必四叩,至三,則跪而昂首,若聽命者然,尊長以好語祝,乃一叩而起,否則不起也。少者至老者家,雖賓,必隅坐隨行。出遇老者於途,必鞠躬垂手而問曰賽音。賽音者,漢言好也。若乘馬,必下,俟老者過,老者命之乘,乃敢避而乘。宴會,必子弟進食,行酒不以奴僕,客受之,亦不酢。往來無內外,妻妾不相避,年長者之妻呼為嫂,少者呼為嬸子,若弟婦。

  臥時,頭臨炕邊,足抵窗,無論男女尊卑,皆並頭。以足向人,謂之不敬。惟妾則橫臥其主之足後,否則賤如奴隸,亦忌之。其頭不近窗者,誘挬H,窗際冰霜曉且盈寸,近則衾裯常為寒氣所逼,致不乾,故頭臨炕邊,亦不得已也。炕皆外高內低,但不甚闊,人稍長,便須斜臥矣。

吉林俗尚[编辑]

  吉林之俗,枕衾被褥必逢秋始浣濯,平時雖氣味腥羶,不之顧也。

  嬰孩棲以搖籃,不置諸地,以索懸之,泣則扶而蕩漾於空際。至魚皮韃子多束縛襁褓兒懸諸林木間。

  女子平生沐浴僅三度,即初生一度,臨嫁一度,瀕死一度是也。

  嬰孩初生,枕以硬枕,【枕實以豆。】務平其後腦骨,以硬起欠美觀,習俗然也。燕、魯人之流寓者,亦多染此習。

  炎夏甚熱,雖亦揮扇納涼,然臥土炕者,仍烘火不輟。誑V日之烘火以禦寒,夏日之烘火以袪溼也。甚至席焦背赤,一若炮烙橫施,非此不能安寢焉?否則背脊痛矣。

  闔家尊卑老少長幼男女共寢一炕,雖外來之親友、假宿之孤客,亦無上下之別。且臥必赤身,故相率不燃燈,中上之家,則稍施以間隔。

  吉林多炕集,用代薪炭者,均棟梁材,而區區竹頭木片,竟有用以代手紙而去穢者。

  婦女足鑲鞋,底層三寸部A著衫及踝,而兩端不開,【無衣叉。】頂盤高髻,惟手握三尺煙筒,頻頻吸之。

寧古塔以文人為貴[编辑]

  寧古塔之滿人,呼有爵而流者曰哈番。哈番者,漢言官也。而遇監生生員亦以哈番呼之。豪銕U以文人為貴,文人富則學為賈,貧而通滿語,則代人賈,所謂掌櫃者也。貧而不通滿語者則為人師,師終歲之獲,多者二三十金,少者十數金而已,掌櫃可得三四十金。

山東沿海俗尚[编辑]

  山東即墨以南,民貧俗儉,僅以茅舍蔽風雨,未見有廣廈大屋如南方者。其人誠實不欺,服官吏之役,雖勞不怨。惟戀鄉心甚切,以耕漁畜牧為業,罕有出外經商者。其北則民風狡猾,海陽尤甚,然長於經商,故商於京、津、旅、大者頗多。

甘人租妻[编辑]

  雍、乾以前,甘肅有租妻之俗。誘O不能娶而望子者,則僦他人妻,立券,書期限,或二年,或三年,或以得子為限。過期,則原夫促回,不能一日留也。客遊其地者,亦僦之以遣岑寂。立券書限,即宿其夫之家,不必賃屋別居也。限內客至,夫輒避去,限外無論。夫不部A即某妻素與客最篤者,亦堅拒不納。欲續好,則更出僦價乃可。

甘人重視餞別[编辑]

  祖道設餞,人之常情,而當康熙時,甘肅人規之為尤重。宦游南去,賈客東歸,率皆攜挈樽罍,招邀放郭外之荒墩古戍間,紅氈密地,毳帳如鱗,人圍馬住,頗極纏綿。更時有密識妖姬,牽驢道左,偷啼背面,送面添杯。行者停車助其歎悼,登高望盡,惘惘歸途,此亦邊人之善俗也。

吳俗前後有三好[编辑]

  蘇州長、元、吳三邑之人習於安逸。王文簡公士禎嘗謂其俗有三好:鬬馬弔牌,喫河魨魚,敬五通神,雖士大夫不免,恨不得上方斬馬劍誅作俑者。其後則縉紳又有三好:曰窮烹飪,狎優伶,談骨董。三者精,可抵掌公卿間矣。五通神自蘇撫湯文正公斌焚毀後已絕。馬弔好者益眾,惟河魨魚食者尚少耳。昔葉訒菴因食河魨致病,陳其年尤酷嗜,在天津食之中毒,面目悉腫,不可辨識,皆烹製失宜所致也。

蘇鄉婦女之儉勤[编辑]

  世以蘇俗為奢惰,實僅指城市言之耳。若其四鄉,則甚儉且勤,婦女皆天足,從事田畝,雜男子力作,樵漁蠶牧,拏舟擔物,凡男子所有事,皆優為之。

  今姑就光福言之,能織蒲鞋,繡神袍,而舁山轎亦為職業之一。轎著於肩,疾走如飛,健男子瞠乎後也。嘗有人詢以兩肩能擔重幾何,則曰:「我不知也。惟城中某宦,軀體癡肥,權之,當在一百三四十斤,而我荷之越嶺登山,奔馳二三十里,氣不喘而面不紅也。」

上海俗尚[编辑]

  上海為通商巨埠,廣土眾民,為全國之冠。以宣統辛亥計之,實有人民六十餘萬之多,生活程度亦頗高,中人之產,支拄維艱。自其外觀之,固已備極繁盛,實則乘肥策堅,徜徉於歌樓舞館間者,類皆僑居之富豪。若土著之普通人民,恆以撙節相警惕,惟婚嫁喪葬,專尚外觀。其下等社會之人,類皆身無完衣,而飲酒食肉口啣捲煙者,相望於道,雖乞丐亦不免。至若近鄉農民,輒以所種蔬菜售之租界,所入較豐,亦染奢靡之習,北鄉尤甚。其能勤且儉者,惟浦東及西南各鄉耳。而民氣頗柔,俗尚迷信。西鄉則好械鬬,不如浦東之誠樸也。

樂平械鬬[编辑]

  樂平屬江西,人皆慓悍,輒以雞豚細故,各糾黨以械鬬,而東南兩鄉為尤甚。其俗:凡產一男丁,須獻鐵十斤或二十斤於宗祠,為製造軍械之用。戚友之與湯餅會者,亦以鐵三斤投贈。以故族愈強者,則軍械巨砲愈多,惟用硝磺鐵彈,無新式之火藥彈丸耳。

武穴淫風[编辑]

  咸、同間,粵寇亂時,湖北武穴有汪某者,如寇將至,先期召集各戶,籌所以對待之策,皆無以對。汪曰:「欲使其不動吾鎮一草一木,誠易事耳。某有策在,特不知大眾願否?」眾曰:「惟先生之命是聽。」汪乃選擇婦人中姿色稍佳者百餘人,使其迎寇於數里外,且遍設行館,請其休憩。寇大悅,遂各擁抱婦女,恣為歡樂,不復騷擾商肆,翌晨即去,全鎮賴以無恙,然此百餘婦女已為其姦淫殆矣。事為胡文忠公林翼所聞,以汪此舉有傷風化,非特無央A且有罪,立寘於法。說者謂武穴之淫風至今不衰,實當日遺傳所致也。

雅州俗尚[编辑]

  四川雅州一帶,民尚美麗,建南一帶,民尚儉樸。南方女子,天足為多,其富厚之家,則多纏足。無論男女,好以藍白布纏於頭,雖盛暑不去。且皆能服田力穡,勤於農務。稍有家產,輒喜畜馬羊,建南尤盛。

昌化俗尚[编辑]

  浙江昌化居民好訟嗜賭,而其地少盜賊。惟女子尠貞節,男女私合,曰燒同鍋。且邑少巨室,有「富不滿萬,窮弗討飯」之諺。蔬菜衛A大都自種自食,客此者欲乞其鄰,則價昂甚。冬日,人皆攜一火籠【以竹編為籠,內置火缽。】以禦寒。

寧紹典妻[编辑]

  浙江寧、紹、台各屬,常有典妻之風。以妻典與人,期以十年五年,滿期則納資取贖。為之妻者,或生育男女於外,幾不明其孰為本夫也。

處人冒祖[编辑]

  處州居民,家各有譜,宗支頗明晰。本宗相承,筆以紅色;異姓繼嗣,筆以藍色。惟所序非族中合議,胥以私意出之,故流毒彌多。常有無賴覦富室產,富室乏嗣,筆祖若父以藍色,而自承為富室正支;或指富室為異嗣者。甘為人後,恬不知恥。更有自移他族骸骨瘞諸祖塋,訐人為盜葬,或陰匿祖骸以實之。

開化俗尚[编辑]

  開化縣居浙、贛、皖三省之交,屬浙江衢州府,其地萬山聳峙,城中居民約千數百戶,而庸中佼佼者,惟勵、謝、陳三姓而已。其餘婦女,無論已嫁未嫁,有夫無夫,罔不面首三十,惟卿所欲,女子自十四歲以上鮮有完人。浪男蕩婦,既相歡好,則男子恆具麵食分饋其鄰,自此便可公然往來,略無顧忌,即為之夫若父母者,第有微利可沾,亦絕不加以干涉。男子對於所歡,每月約津貼以銀幣二圓,而在生活程度極低之處,即此區區,已足贍一身而有餘。故開化奸案極少,是赫廑﹛B濮上,積久成風,多所見而少所怪矣。

閩廣以人為鳥[编辑]

  閩、廣之人好械鬬。未鬬之先,嘗雇人於他村,使為助,名曰鳥。先事立約,其約文云:「某某承雇某村鳥一百隻,鳥糧每隻日三百文。如鳥飛不歸,議完卹費每鳥一百千文,聽天無悔。」遛虷漪鬼舅]。鬬時以鳥充前敵,雖殺傷不惜。

閩人好名尚氣[编辑]

  閩人好名尚氣,而漳、泉兩郡為尤甚。凡科第官閥及旌表節孝三類,必建石坊於通衢,墳墓亦必有穹碑。其墓與大道相距或過遠,則必立之道旁,俾行路者易見之也。

  民多聚族而居,兩姓或以事相爭,往往糾眾械鬬。然於交際之私情,仍不相戾。未鬬以前,必先議定數人以為死者之抵償,抵者之妻子,給公產以贍之。故常有非兇手而甘自認者,貪死後之利也。

漳浦浪子班[编辑]

  漳浦有浪子班,專聚無賴少年,以待有械鬬時,受雇為助。

石澳俗尚[编辑]

  由筲箕灣山行十餘里至於海隅,有邨焉。背山而面水,邨人多瀕海而居,五方雜處,築石為室,藉茅作瓦,編竹成籬,男婦老幼悉棲息其中,語言鉤輈,不易了解。日初出,則各具糗糧,結伴呼群,持釣竿筐筥,遠出而游於海。傍晚罷釣歸,將魚換酒,雜妻孥,團飲一室,佐以粗糲,醉飽後,跣足蒙頭,席藁而臥,來朝無米為炊,勿問也。以水作田,無有豐歉,仰事俯畜,皆取給於海。晦,則相與叩缶而歌鳴嗚,與桃花源避秦人之樂處相彷彿,惟人情多狡詐耳。

  村後有山田數十畝,咸磽瘠不堪,故可耕者少。婚嫁亦皆及時,男婦皆跣足,女之未嫁者則妹之,既嫁,則稱以姑娘。多登山薙草樵采,或遇少壯男子,輒曼聲高唱淫辭以相誘,或兩情相洽,即以山林為褥,夫與伯叔知之亦不問。

粵人有七好[编辑]

  粵人有七好:好名,好官爵,好貨財,好祈禱,好蓄妾,好多男、好械鬬。

粵有三大[编辑]

  羊城俗諺有三大之說。三大者:老舉大,【粵中方言謂妓女為老舉】驕夫大,燈籠大也。

粵人好鬬[编辑]

  粵人性剛好鬬,負氣輕生,稍不相能,動輒鬬殺,曰打怨家,非條教所能禁,口舌所能諭,嘗有千百成群聚眾械鬬之巨案。誘j姓多聚族而居,多者數千家,少亦數十百家,與他姓一言不合,即約期械鬬,人數不足,則出重資雇人相助,如助鬬而死,給撫卹金;因鬬傷廢,給養傷金,其費用則出自祖嘗,或按田科派。游手無業者多樂受雇,雖死不悔。鬬時,揚旗鳴鼓,鎗交施,如臨大敵,可數日不解。地方官之框怯者,不敢出而彈壓,亦不敢問兩造之曲直,惟飛稟大吏,請示辦理而已。

  械鬬既累日不解,或由兩造各邀公正紳耆評其曲直而裁決之,或由地方官傳諭董事為之勸解而調和之。如兩造終不服,則先停戰,而控之於官,靜候判斷,亦有兩方既分勝負而再興訟者,且有鬬死多人而絕不報官者。

  粵人雖強悍而極畏官吏,每有兩方械鬬之後,此方如有鬬死者,既稟官訟之。官循例捕兇手,亦僅虙張聲勢,不果捕也。彼方乃匿兇手,以重金賄死者家屬,令遞稟和息。然家屬之慾壑不滿,差役之囊橐不盈,和稟亦不得遞也。故遇此等案件,縣署幕友、書吏以及刑差、門皂均有例規,即縣令亦有照例之餽遺焉。

粵人於外省人之感情[编辑]

  粵人團體堅固,對於同鄉之維護,無所不至。遇外省人,粵西而外,無論何省,均謂之外江佬,商店購物,輒增其價;舟車受雇,亦必故意居奇;即妓院之中,亦以接待外江佬為恥。故粵人與外省人之感惜極不易融洽也。

粵人多妾[编辑]

  粵人好蓄妾,僅免饑寒者即置一姬,以備驅使。且以其出身率為侍婢,而烹調浣濯縫紉等事皆所慣習。一家既無多人,於是令其兼任梳頭、烹餁二事,甚者潔除圊溷之役亦令為之,自可不雇女傭,以節糜費。其小康者,則置二妾或三妾,一切役務,均委之若輩。諸妾亦承奉周至,不敢少懈。豪銩N以為烹調一役,雖為庖人專職,然每一餚出,未必能食,多犯不潔之病。今以妾掌庖,則妾亦同案而食,斷不至有此弊,推而至於他事亦然。痛養既關,較外人之徒事敷衍者,自不可同日而語矣。

潮人多異姓亂宗[编辑]

  異姓亂宗,顯有孕O,而潮人每有此弊,以丁多為強,較之他郡尤甚,常乞養他人子,非獨單門然也。其有貌為鞠育包藏禍心者,更多故矣。

粵有十姊妹[编辑]

  粵東處女,輒喜結合異姓儕輩為十姊妹,聚相得者十人,敘齒,年長者居首,對神宣誓,歷久不渝。凡言動必以禮,女紅、妝束,均聽年長者指揮,無待保姆之教,自嫻閨範。惟出嫁必讓其居先,不敢攙越。或迫於父母之命,幼者先嫁,不與新郎宿。強之,則以死拒,如禦強暴,必待長於己者皆已畢嫁,而始成燕好焉。

  或曰,小家婦及童養媳被虐,怨其父母何不於己為嬰孩時溺死者,於是桀悍婦人遂創為十姊妹,跼k夫家之威虐,求一生之自由。其規例:約共相扶濟,父母如強嫁之,必須設法私逃,且各謀生業以餬口,不仰他人。故凡娶十姊妹者,無論周防若何嚴密,必致逃遁,或為其曹竄奪而後已。

  或曰,十姊妹即金蘭契,俗名誇相知,又名識朋友,不知始於何時。

  或曰,始於絲廠之女工。粵省絲業,以順德為盛,其所用女工常至數百人。女工之感情既日洽,遂有擇其平日素相得者,結為金蘭之契,其數僅為二,情同伉儷,後傭婦多效之,浸假而大家閨秀亦相率效尤,乃成風氣矣。其契約成立之手續,必雙方允洽,如雙方有意,其一方必先備花生糖、蜜棗等物,為致敬品,若既已受納,即為承諾,否則為拒絕。至履行契約時,或遍請朋儕作長夜飲,而其朋儕亦群在賀之。此後坐臥起居無不形影相隨。契約既成立,或有異志,即指為背約,必被毆辱。若輩更擇有後代【即嗣女。】以繼承其財產,其嗣女復結一金蘭契,若媳婦然,與血統之關係無以異也。

粵有不落家之俗[编辑]

  不落家之風,與金蘭契實有連帶之關係。既結金蘭契,遂立約不適人,後迫於父母之命,強為結婚,乃演成不落家之怪劇。不落家者,即云女子已嫁,不願歸男家也。金蘭契之風,以順德為最盛。故不落家之風,亦以順德為獨多。女子嫁期有日,【粵語謂之知日。】必召集一群女子,【粵謂之花枝群。】作秦庭七日之哭,如喪老妣,其金蘭友亦在焉。臨過門之夕,嫁者必以帶束縛,其狀若尸之將入殮者,復飽食以白果等物,使小便非常收縮。及歸寧後,其金蘭友必親自相驗,若束縛之物稍有移動,是為失節,群皆恥之,女必受辱不堪。故順德常有娶妻數年多不識其妻面貌者。歲遇翁姑壽辰,或年節,非迎迓數次,不能望其一來。至則翌日即返,見其夫,若仇讎也。

大埔婦女之勤儉[编辑]

  我國婦女,向以徒手坐食為世詬病,其實此惟富貴之家耳,若普通人家,則有職業者為多。今姑舉廣東大埔一邑婦女之特點言之,則因向不纏足,身體碩健,而運動自由,且無施脂粉及插花朵者。而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自奉儉約,絕無怠惰驕奢之性,於勤儉二字,當之無楚C

  至其職業,則以終日跣足,故田園種植,耕作者十居七八。即以種稻言之,除犁田、插秧必用男子外,凡下種、耘田、施肥、收穫等事,多用女子。光、宣間,盛行種菸,【將菸葉製為條絲,每年運往各省及南洋者甚多,為大埔出口貨之一宗。】亦多由女子料理。種菸、晒菸等法,往往較男子為優。其餘種瓜果、植蔬菜等事,則純由女子任之。又高陂一帶,產陶頗多,其陶器之擔運,亦多由女子承其役。各處商店出進貨物,或由此市運至彼市,所用挑夫,女子實居其半,其餘為人家傭工供雜作者,亦多有之。又有小販,則寡婦或貧婦為多。又除少數富家婦女外,無不上山樵採者,所採之薪,自用而有餘,輒擔入市中賣之。居山僻者,多以此為業。又勤於織布,惟所織者多屬自用耳。

  總之,大埔女子,能自立,能勤儉,而堅苦耐勞諸美德無不備具,故能營各種職業以減輕男子之擔負。其中道失夫者,更能不辭勞瘁,養翁姑,教子女,以曲盡為婦之道,甚至有男子不務正業而賴其妻養之者。至若持家務主中饋,猶餘事耳。

粵西蕩子贈簪[编辑]

  廣西某縣女子之未字者,率有外遇,家人知之,不之禁也。凡蕩子與所懽訂交,如係室女,必贈以簪,或金或銀均可。歡愈多,簪愈夥,群相稽察,不陸疵_,嫁則攜以去。盛妝時,俱插之於鬢,妯娌親戚間競相誇示,以多為貴,簪之多者,且可驕其夫。

旗俗重小姑[编辑]

  旗俗,家庭之間,禮節最繁重,而未字之小姑,其尊亞於姑,宴居會食,翁姑上坐,小姑側坐,媳婦則侍立於旁,進盤匜、奉巾櫛惟謹,如僕媼焉。

  京師有諺語曰:「雞不啼,狗不咬,十八歲大姑娘滿街跑。」誧Y指小姑也。小姑之在家庭,雖其父母兄嫂,亦皆尊稱之為姑奶奶。因此之故,而所謂姑奶奶者,頗得不規則之自由。南城外之茶樓、酒館、戲園、球房,罔不有姑奶奶。衣香鬢影,雜遝於眾中。每值新年,則蹤跡所到之處,為廠甸、香廠、白雲觀等處,姑奶奶盛裝艷服,雜坐於茶棚。光、宣間,巡警廳諭令男女分座,未幾,而又禁止婦女品茶,此風乃因之稍戢。

蒙人俗尚[编辑]

  蒙人平日常洗面,而不浴身,小兒初生,亦僅拭而不洗。

  男婦胸前懷木碗,【以方尺酗坏洛]之,布即洗面巾也。】腰繫刀箸。宰牛羊,不洗而煮食。所飲之水,腥羶觸鼻。終日捫蝨而談,王公亦多有如此者。

  俗尚右,包房則以中為上,右次之,左為下。其坐臥均依次序,貴賓尊長至,則讓中坐,主居右,婦女為下,居左。

  賓主初見,貴官必互遞哈達。【以最劣之藍紬為之,兩端散披絲頭,平等所用約長尺四五寸,王公與佛前所用長三尺。其長短一視受者之階級而定,濫用則為失禮。】致送禮物,亦必附以哈達,示尊敬也。年節互相道賀,亦致送哈達。

  蒙人喜鼻煙,凡男子,必具煙壺一枚。【王公所蓄一枚,有價千餘兩者。】常日,賓主相晤,接談之初,平等則交相遞送,彼此鞠躬,雙手捧換,同鼻端一嗅,璧返一如遞狀。卑幼遞於尊長,必一足跪獻,長者欠身,以右手接之。長者遞於卑幼,則反是。遞於王公札薩克,必跪獻,王不起坐,一嗅授還,不答禮。賓主初面,除遞哈達、請安、遞煙壺外,又有行裝煙禮者。裝煙:取客之煙筒,【無論男婦,左脅下必插銅旱煙筒,後腰懸火刀鐮,鐮下墜紅綠色鼎峊洶@寸。】裝主之煙,而後以布拭煙嘴,遞送於客。遞送或雙手或右手,以等級而分。其遞之先後次序,亦以老少尊卑而定,平等則同時交遞。

蒙人起居[编辑]

  牛皮帳者,蒙古人所居,亦謂之蒙古包。率以牛皮為之,木架雙疊鉤連,可舒而張之,圍如柵,聳其頂,牛皮數幅聯為一,覆於架外,上下盤巨索兩道,木板為門,四面不透風,其顛開天窗,以洩炊煙,周圍可四丈餘。行則解牛皮為數卷,卸木架為數束,以兩駝負之。一帳之值,價須兼金,可用數十年。

  又有氈帳,則斲木為門,空其頂,覆片氈於上,以繩牽之,晴啟雨閉。正中疊石作灶,上加鐵圍,而置釜焉。北置木榻,高尺部A其臥所也,衾褥皆以羊皮為之。旁有木櫝,貯食用物。貧者并此無之,惟以革襯氈,席地而已。

  蒙人拾牲畜之糞,曝乾燃燒,以代薪料。東盟多森林,薪材易覓,燒糞者少。西盟荒蕪,無薪可覓,罔不燒糞。糞以出自牛駝者為佳,燃之無臭味,焰大而煙易散。【牲畜終日食草,不食衛A所遺矢盡草渣,故無臭。】馬次之,羊最劣,【羊聚圈中,大小遺均在其中。夏間積聚,連土摌起曝之,備冬日薪料。】煙聚不散,令人咳嗆致病。

  包中燒糞取煖,如遇有煙時,須就地矮坐,否則眩目刺鼻。待火勢既旺,煙被火力上衝,由包頂孔中散去。遇風,煙聚不散,呼吸維艱,非習慣者,難一刻居也。

蒙古婦女善騎[编辑]

  青海之蒙古婦女,出必跨馬,數里之遙,不常用鞍,輒一躍而登馬背焉。

青海蒙番雜居[编辑]

  青海蒙、番雜居,番族所用之物,蒙族無不用之,番族所食之物,蒙族無不食之。至番族所言,蒙族亦能言,而蒙族之服用、飲食、言語,則番族有不能兼之者。此則自然之習慣,不可強也。

青海蒙番之起居[编辑]

  青海風俗,南境似前藏,北境似西蒙,東與甘肅大邑交通,又略同漢俗。而人習諷經,性耽佛教,事事學步喇嘛,則全境皆然也。平時逐水草而居者,論其暫則數遷其地,論其常則四時有一定之地。夏日所居曰夏窩子,冬日所居曰冬窩子。夏窩子在大山之陰,以背日光,其左右前三面則平曠開朗,水道倚巨川,而尤擇樹木陰密之處。冬窩子在山之陽,以迎日光,山不在高,高則積雪,又不宜低,低不障風,左右宜有兩硤道,紆迴而入,則深邃而溫暖也。水道不必巨川,巨流易冰,溝水不常冰也。論者謂塞外秋後燒荒,每在曠野,具有深意。秋後,番帳群徙於山內,平地蒭草,最易召寇,焚之以絕匪蹤,一也。曠野無垠,不辨路徑,焚之則支幹可數,二也。草為瘴癘所聚,焚之則雨雪易消,寒瘴不生,三也。秋草自泵蛣銦A一經霜雪,腐溼狼藉,下次荊棘必生,焚之以袪潮穢,以除稂莠,四也。秋草高長,地氣易洩,焚之以培地脈,春芽可以滋長,五也。因此數者,是以付之一炬,視不甚惜。初冬時候,平地竟不見一帳,入亂山深處,則人煙稠密,畜牧充盈,恍如桃源世界。近邊蒙、番帳中,漢人每寄其子弟,令其服役數年,蒙、番之言語動作風俗,耳濡目染,久而習狎,以便行商番地。或充歇家夥伴,蒙、番視之,愛逾己出。亦有贅於彼族者,生子或還,或不還,惟其意也。

  青海蒙、番眷屬,聚居牛皮帳中,親友至,亦群居無猜。惟有客之夕,家主必後睡而先起。至夜,老幼男女橫陳而臥,家主一一以短木棍隔之,兩人相倚處,其間各置一木,此為防閑之器。界劃鴻溝,他族逼處,不得過雷池一步也。黎明,家主起,驗而去之。木棍不移,則色然喜;木棍易地,則艴然怒。倘或驗之有跡,則下逐客令矣。俗傳好事者與番婦有約,夜跨睡者而就之,睡者雖醒,亦不問。惟不得踐其木,踐則群毆之,略不狥情。

  沿帳挖溝以受水,帳中挖直坑一道以洩地溼,各帳皆然。坑之長短廣狹不一,而深必以一尺為度,兩邊如低炕,坐可懸足。土人為坑必深尺有五,坑中又橫開一二孔,可以爇樹薪馬矢,人臥其上,如北地之暖炕也,他省人則不相宜。新開之坑,其下蘊溼未散,土經火灼,溼毒上升,人為所蒸,另致嘔逆軟痺之疾。番地衛生要訣,凡遇風日晴和,必將帳篷拽起以驅潮瘴,旬必二三次。帳中多高灶,帳頂開窗,大徑二尺,以洩炊煙。平灶雖穩而易成,不可近人臥處,僅可掘於帳外,離帳愈遠愈宜。高灶方圓如常式。蒙、番為灶,長而狹,如短牆。平灶則隨地掘坎,長約三尺餘,寬約二尺,約為兩方形,掘其半,深尺餘,以容人。其半僅深四五寸,上鑿圓孔,種火加釜,釜遝A與地平,下開小門,以通空氣。

  至其頭人,則曰蒙長,曰番目。蒙長席地坐,必陳氈褥,或設矮几。番目惟設一帳,藉草而坐,陳物於地,不須几桌也。蒙長或用京蘇及東西洋貨,且曾至京師者,必以所購之物陳列滿帳,競相誇耀。番目之適用者,內地之五色粗布而已。

青海番族之起居[编辑]

  青海番族所居,皆黑羊毛帳,頂低而平,雨雪不透,中寬約四丈,深約二丈,可容三四十人,上供佛像,中設高灶,右居坐家僧,左居眷屬。客至相見,亦遞用哈達。尊稱人為紅布,譯言大人也。地陳氈毯,婦女皆圍坐,半能漢語,大抵居近邊邑者,語言尚近,文字為難耳。

青海蒙番之交際[编辑]

  青海蒙、番之交際,禮俗大異。番與蒙不同,番與番又各不同。有合掌為禮者,有握手為禮者,客須因其俗而禮之。

阿里克俗尚[编辑]

  青海有阿里克族,風俗良美,為番族之冠,勝於北蒙。婚嫁喪祭諸事,以及衣服飲食之宜,皆類漢人。待人有敬禮。客至,隨所投,如舊主人,肉脯湩酪,啜且啖,無吝也。夜酣睡,主人代牧,失則償。拾遺不匿,掛於帳外,以待失者往認。視內地之爭衅搆訟、析產鬩牆、行百里者必腰纏、惠一尷怞頃w色,異矣。

郭密番俗尚[编辑]

  青海郭密番民,皆築屋以居,碉舍星羅,而牛羊繁盛之家,亦常攜鍋帳逐水草而牧,似游牧,非游牧;似城郭,非城郭,介乎居國、行國之間。每族百戶一人,隸屬於千戶。千戶之下,有副千戶。千百戶理民事,有妻室,而削髮為喇嘛。或蓄髮為紅教僧,以僧非僧,似俗非俗,介於在家、出家之間。

青海生熟島番俗尚[编辑]

  青海有島,島番分生熟二種。熟番窰居,或帳居,且有架木為屋者。編茆為牆,墐以土,戶樞高僅及肩,傴僂而入,避海風也。牲畜充塞,而肥壯不如大陸之種。翦毛採乳,冬時運出易糧。數日宰一羊,恣烹炙。婦人解女工,見客知敬禮。風俗與常番略等,惟服飾稍陋,言語略不同耳。生番類鳥獸之為巢為營窟,男婦皆不褲,冬披羊皮,結草為長繩束之。亦蓄牛羊,恐其逸,以籐穿其脛,十數頭為一聯,籐末壓巨石,恐為野獸吞也。於狡薴宋菕A四面列木如柵而圈之。不火食,茹毛飲血。多力,步如飛,能攫野獸毒蛇,生食之。或騎鹿握兩角,翻山跳澗,馳如風。從不出山,熟番入,不相犯,語啾啾不可辨,投以乾糗,則為之指迷途。兩山有石洞,如蜂窩,每洞一僧,皆習襌定者。寺院大小十數,湫陋如民居,僧跡頗眾。

哈薩克俗尚[编辑]

  新疆哈薩克人無冠禮,嬰兒五六歲,父母擇日遍告親友,延莫洛大誦經,行割禮,戚友餽物致賀。富家大族則殺羊馬嚮賓客,為賽耿鬥跤之樂。過此無恙,始得論婚。學騎馬,教之控縱坐騎諸法,故其部以善騎著名。縱馬疾馳,率能起立馬背,作盤旋舞,或俯身拾物於地。

  少不薙鬚,惟常翦脣髭,以便湯飲。十日一薙髮,三日一削爪,同於西人。

哈薩克不講宗法[编辑]

  哈薩克族不講宗法,無譜牒可稽,父業子受,無子者,繼親族兄弟之子為後。父死,則均其財產,子與女共分之。其俗與纏回大略相同,自祖以上,即無稱述之者。回人之言曰:「厥初一人,生二男子,一子強狠好盜竊,不事耕作,其父逐之,是為哈族之祖;一子巽懦畏事,是為纏族之祖。」

哈薩克人強悍[编辑]

  哈薩克人之風俗習慣與內外蒙古人同,有總管而無王公。十夫有十夫長一名,百夫有百夫長一名,千夫有千夫長一名。其性極強悍,以能殺人搶掠者為雄。

回人耐損[编辑]

  耐損,回人大慶事也。凡男子之年未成丁者,十五歲以下,必於其生殖器小割一刀,曰耐損。擇日,請阿渾至其家,為割之,親友咸賀,有以禮物餽遺者,富家置酒饌,留賀客飲。

纏回俗尚[编辑]

  新疆纏回風俗甚淳,重信,敬老親仁,簡質循法,以醉酒為恥,以貸貧民取息為大惡。其俗信誓,誓者以足踏餈而言,謂之昂無孫,重則抱經以誓,無不唯命者。其鄉各設百戶長,曰玉子巴什,十戶長曰溫巴什,凡稽戶籍、均差徭、催科、禁姦、詰虣諸事,皆以之。其司水利者曰密喇布伯克,司分水者曰扣克巴什,凡濬渠瀆、築杠梁、植樹木、計畝、均水、勸耕諸事,皆以之。其司盜賊者曰拔夏普,凡捕竊盜、守亭障、峙委積、聚议木槖授館迎送諸事,皆以之。其司禮拜寺者曰伊瑪木,凡誦經、講善、和訟、解紛諸事皆以之。州縣官吏又於城中設總長一人,謂之鄉約。有大興作徭役,鄉約分檄各長,皆昢嗟立辦。誑j鄉官之制也。

藏人生育[编辑]

  藏人以生女為幸,不尚男。產時不浴,母以舌舐之。至三朝,以黃油塗全身,曝於日中。數日,即以炒麵調湯飼之,不飼乳。女產二日,男產三日,親鄰悉往慶,曰嗆酒。送哈達,以哈達一纏兒頭,餘與父母。

藏女勞於男[编辑]

  西藏有一妻多夫之俗,不合文明公例。婦主家事,男子輒惟命是聽,以是女權伸張。男子恆惰而懦,且不若女子之強健也。耕田採薪,負重致遠,修建房屋諸役,概以女子任之,男子惟相助而已。貿易亦多屬婦女,而家政之庖廚、紡績、裁縫、梳裝等,則更優為之。

苗人男女之交際[编辑]

  辰州苗人所居之村,必設一樓,梯而登之,曰闌房。至夕,村中幼男女盡駐其上,聽其自相諧偶。夏日,男女浴於河。婦人見客,惟手護其兩乳,餘則弗避。漢人貿易者至其家,婦女不避,若與其女談,雖狎媟,亦悅之,謂艷其美也。與其妻若妾交一語,則艴然怒。賒]姓猜忌,慮漢人誘之逸,故如此。甚則縛呈諸茫。茫,苗稱官長也。

滇夷以木刻記事[编辑]

  滇夷無文字,以木板深刻記事,謂之木刻。每一事,即橫刻一痕,剖而為二,彼此各執,無論年月久暫,持木刻以比對,誓不悔,誧Y古代結繩、合符之遺意也。

黔中倮俗[编辑]

  黔有倮,其土官之於土民,主僕之分最嚴,誚菬銡版v千百年以來,官常為主,民常為僕,故於土官休戚相關。粵西田川土官岑宜棟,即岑猛之後,其虐使土民,非常法所有,土民雖讀書,不鹿雩捸A恐其出仕而脫籍也。田州與鎮安之奉議州,一江相對,每奉議州試日,田民聞聲,但遙望太息而已。生女有姿色,本官輒喚入,不聽嫁,不敢字人也。有事控於本官,本官判或不公,負冤者惟私上老土官墓痛哭而已。雖有流官轄土司,不敢上訴也。

  凡有征徭,必使頭目簽派,輒頃刻集事,流官雖有號令,不如頭目之傳呼也。土官見頭目,答語必跪,進食必跪,甚至捧盥水亦跪。頭目或有事,但殺一雞,瀝血於酒,使各飲之,則生死惟命矣。

倮以木刻為符號[编辑]

  四川寧遠之倮,無文字,有報告,必預定一木刻之式,或弓箭刀劍,或禽獸魚介,且預約,若借銀錢,若有急待援,若被圍,若疾病,若約鬬,則於式之某處用刀刻木。或直畫,或橫畫,或人或×,或十或一以為符號。

八番俗尚[编辑]

  八番服食起居,類漢俗,婦人直頂作髻,業耕織,男子頗逸。誘K番徙自粵西,猶故俗也。婦免身三日即出耕作,而夫坐蓐抱兒不出戶。其穫稻,則和稭儲之。刳木作臼,曰椎塘,臨炊,舂稻而作食。燕會,則擊腰鼓為樂。

打箭爐諸番之見官[编辑]

  打箭爐諸番之土司與漢官相見,先遞哈達,漢官亦以哈達賚之。次送奶茶,則答以塊茶及銀牌、綾緞。

西康番人相見禮[编辑]

  西康番人相見,以折腰張口伸舌伸掌為敬禮,而拜鬼神及見土司、呼圖克圖則仍跪拜,拜則稽顙,曰碰頭,此為至敬。番官相見,亦有以脫帽為禮者。

臺番育兒[编辑]

  臺灣番人初產,產母攜所育之婗嫛同浴於溪,不畏風寒,豪銎呇g與水習也。其乳兒時,見者與之相狎,甚喜,以為人愛其子,雖撫摩其乳,不怒也。遇而不問,殊有怫意。

  兒之襁褓,以布為之。有事,則繫布於樹,較枝椏相距遠近,首尾結之,若懸然。風動,枝葉飄飄然,兒酣睡其中,不顛不怖,飢則就乳之,醒仍置焉。既長,不畏風寒,終歲裸體,而扳緣高樹,尤為其特長。

臺番讓路[编辑]

  臺灣番人頗知禮讓,卑幼遇尊長於途,卻步道旁,背面而立,俟其過始行。若駕車,則遠引以避,如遇儕輩,亦停車通問以讓之。

臺番女勤操作[编辑]

  臺灣番女勤於操作,巨細各事,皆能任之,富者亦然。不若內地之漢、滿、蒙各族,凡中人之家之婦女,終日坐食而無所事事,至以廢物為世詬病也。

◀上一類 下一類▶
清稗類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