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渭南文集 卷第三十三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三十四

渭南文集巻第三十三

       山 隂 陸 游 務觀

    墓誌銘

     青陽夫人墓誌銘

 有宋蜀人天池先生譚公諱篆字拂雲之夫

 人青陽氏井研人大父知歸州事泰實生五

 丈夫子以㓜子古繼其弟春是為夫人之考

 夫人歸譚氏不及事舅獨事君姑太安人太

 安人則歸州之女子子於夫人為姑夫人夙

 夜婦道不以親故少懈天池與其考隆山先

 生諱望字勉翁皆以文章名一代取友皆天

 下士亦繼以進士起家然得年皆不盈五十

 志逺年局未甞問家人産業方天池歿時一

 子曰季壬甫生十年煢然獨立而天池亦無

 兄弟譚氏不絶如綫太安人傳家事巳久夫

 人㓜讀書了大義於是行其所知自處儉薄

 而不以貧憂其姑躬履囏難而不以事累其

 于外父母家而一意立譚氏門尹太安人饍

 服非其手調芼縫紉不以進親客至夫人視

 庖厨刀匕惟謹及即席則立侍姑側終日不

 休酒殽㓗豐果蔬芳甘奉盥授帨肅祇無譁

 客歸皆太息祝其女婦願庶幾夫人萬一而

 夫人歉然常愧力不足也斥賣簮襦遣季壬

 就學夜課以書必漏下三十刻乃止間則為

 道隆山天池言行以磨礪之及季壬稍長與

 人交則誨之曰某可師某可友某當絶勿與

 通故季壬名其堂曰願學室曰勝巳私皆夫

 人所以訓也夫人享家廟如養姑之孝字孤

 嫠如愛子之恩蓋其節行法度士君子莫能

 加焉季壬舉進士拔解太安人尚無恙夫人

 不自喜而為太安人喜及擢第拜廟夫人猶

 涕泣曰先姑不及見矣觀者皆感動惻愴後

 以徳夀宫慶壽恩得封亦以是不敢樂也初

 季壬解褐為崇慶府府學教授凢四年徙成

 都府吏部以僑寓格不下執政為奏復還崇

 慶以便養命至而夫人棄其孤矣初命教成

  都今樞宻使周公貳大政知予與季壬友以

  書來告曰石室得人矣季壬有學行為諸公

  大人所知蓋如此以故士皆慕與之交而夫

  人墓道之碣乃萬里來屬予於山陰鏡湖上

  義不可辭夫人諱字及年與其他在法當書

  者皆巳見内誌懼於再告故獨述其大節而

  巳自周以降禮教日衰為女子者不聞姆師

  之訓圗史之戒閭巷尼媪交煽其間非天資

  淑柔則悖驁嚚昏貪黷悍驕不復知供養祭

  祀為婦職者固其所也夫人奮乎千載之下

  獨不移於俗矯矯自立如此於虖賢哉予與

  季壬實兄弟如也故述孝子之意以作銘其

  辭曰

    淳熈十祀冬十月丙申孤季壬奉先夫

    人之柩祔于天池先生之藏平生相倚

    為命𠔃未甞輕去吾親之傍日将夕而

    未返則倚門其皇皇今也山空無人凛

    乎欲霜鳥獸紛其號鳴木葉霣𠔃草黄

   吾親不見其孤𠔃悲生死之茫茫兒不

   能奉養於泉塗𠔃肝心裂而涕滂茹哀

   忍死𠔃庶其顯揚維友予銘𠔃後百世

   而彌芳

     陸孺人墓誌銘

 孺人山隂陸氏曽大父某國子博士贈太尉

 大父承奉郎考廸功郎眀州司法㕘軍

 母同郡齊氏孺人年若干嫁為承議郎知梧

 州髙郵桑公莊之妻端靖淑柔讀書略知大

 義自其在父母家巳得孝名見治絲枲輙趍

 與共事法曹與齊夫人皆異之建炎間法曹

 避兵天台而承議適攝縣主簿事故時兩家

 巳繼為婚姻情好甚篤因以孺人歸焉承議

 既罷主簿以亂故不克北歸因寓近縣山中

 凢四十年間雖出仕嵗滿輙歸居山之日多

 於在官衣食甞不足孺人處之超然自㓜奉

 佛法戒擊鮮終身不犯甞舟行泝汴遇老桑

 門丐錢孺人亟施之且問曰師何許人老如

 此尚行乞耶對曰居天台兄弟十八人我獨

 好逺遊故抵此汝與我有宿契他日當為鄰

 及是寓居適近石橋一日登應真閣修茶供

 至第三尊者驚歎曰此吾汴舟所見也承議

 甞為西安令有娠婦以事繫獄念釋之未果

 孺人夢白衣人告曰囚且字子矣旦以告承

 議呼乳醫眎之而信即脱械予假使歸果以

 是夕產孺人事佛之驗至如此然奉家廟盡

 孝盡敬朝夕定省如事生凢祭祀烹飪滌濯

 皆親之至累夕不寐承議平生所與逰多知

 名士每客至䡟信宿留孺人執刀匕白首無

 倦色曰此婦職也近世閨門之教略妄以學

 佛自名則於祭祀賓客之事皆置不顧惟私

 財賄以徇其好曰吾徼福于佛也於虖娶婦

 所以承先祖主中饋頋乃使之徼佛福而止

 耶安得以孺人之事告之承議有兄之子妻

 士人陳汝翼貧無以生孺人力賛承議挈之

 歸同㸑十五年使其子與己子俱就學遂中

  名第而孺人諸子皆好修世昌從諸公問學

  不以貧奪其志人以為積善之報孺人得年

  七十有四以淳熈十二年正月己丑卒丈夫

  子三人長之瑞早卒次則世昌次世茂女子

  子四人徐廷煥顧淵陳寛吴植其甥也明年

  某月甲子塟于天台之太平鄉朴墺祔承議

  之墓世昌寔來請銘孺人於予為從祖姉其

  敢辭銘曰

     廟祭賓享維婦之職嫚驁很驕蠧我

     壼則孰如孺人耆老益恭名山崇崇

     閟此幽宫

      浙東安撫司參議陸公墓誌銘

  紹興初詔修元祐故事命大臣近侍以十科

  舉士翰林學士承㫖知制誥孫公近首舉右

  迪功郎陸静之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方詔

  之下也孫公一時辤宗主盟翰墨自三館諸

  儒與進士髙第願得一言者袂相屬也公年

  財二十餘以門䕃入官初未為人知而孫公

 獨歎譽稱薦之一旦出千百人右於是中朝

 名勝士莫不知陸伯山慕與之交而公仲弟

 升之仲髙亦以文章有名號二陸仲髙遂登

 進士丙科公業春秋及賦再試禮部乃輒斥

 因不復踐名場而一意欲以才略致通顯然

 愈不偶以老豈非命耶公㑹稽山隂人曽大

 父珪國子博士贈太尉大父佖中大夫考長

 民左朝請大夫尚書右司員外郎兩世皆贈

 金紫光禄大夫公以父任補将仕郎調信州

 上饒縣台州天台縣主簿皆不赴監潭州南

 嶽廟徙措置户部贍軍酒庫所幹辦公事又

 不赴徙江南東路轉運司淮南西路轉運司

 幹辦公事知台州寕海縣部使者挟私憾中

 公以法鍜鍊累月無所得然猶坐微文衝替

 起知臨安府臨安縣主管台州崇道觀通判

 隆興府建康府資當守郡㑹得重聽疾不能

 奉臨遣乃為浙東路安撫司參議官官至朝

 㪚大夫服三品淳熈十四年六月癸酉卒享

 年七十七娶季氏先公二十年卒贈宜人于

 二人子墨前台州寕海縣主簿子埜當以公

 納禄恩補官女子二人長適承議郎新權知

 台州軍州事司馬僖次適從政郎趙善价孫

 男三人立達立言立柔孫女五人長適鄉貢

 進士石正大餘尚㓜子墨子埜将以九月丙

 午塟公于㑹稽縣上臯尚書塢以季宜人祔

 實來請銘公平生不大試於事故可傳載者

 少然在寕海有嫗訴子不孝二十條公遽呼

 嫗問之懵不能置一辭逮問為書者則嫗之

 女壻實為之案驗辭服一邑驚以為神佐建

 康㑹久旱力請於府為火備巳而火屢作皆

 以有備不為災士民至今誦之晚既久不仕

 日誦左氏傳史記前漢書率盡兩巻不以寒

 暑疾恙少廢有疑義客至輒講之前五年忽

 作治命百餘言戒家人勿用浮屠法及厚塟

 比終無大疾疾巳亟猶起坐堂上觀書如平

 生徐闔書危坐遂逝於虖亦竒矣銘曰

    士患不材材患莫知既或之知又弗

    克施在昔所歎天嗇其壽耄耋不試

    将孰歸其咎

     山隂陸氏女女墓銘

 淳熈丙午秋七月予來牧新定八月丁酉得

 一女名閏娘又更名定娘予以其在諸兒中

 最稺愛憐之謂之女女而不名姿狀瓌異凝

 重不妄啼笑與常兒絶異明年七月生兩齒

 矣得疾以八月丙子卒菆于城東北澄谿院

 九月壬寅即塟北岡土其始卒也予痛甚灑

 淚棺衾間曰以是送吾女聞者皆慟哭女女

 所生母楊氏蜀郡華陽人銘曰

    荒山窮谷霜露方墜被荆榛𠔃於虖

    吾女孤冡巋然四無隣𠔃生未出房

    奥死棄于此吾其不仁𠔃

     傅正議墓誌銘

 公諱某字凝逺其先為北地清河著姓後徙

 光州為固始人唐廣明之亂光人相保聚南

 徙閩中今多為大家而傅氏之祖曰府君實

 與其夫人林氏始居泉州晉江縣生五子長

 子卒謀葬有異人告以塟聖姑山之右而徙

 其居仙遊羅山之麓林夫人有髙識悉用其

 言 宋興仙遊𨽻興化軍而傅氏鉅公顯人

 始繼出矣若夫徳修于家教行于鄉而身不

 及用者亦在其子孫如公是也公之大父程

 父嵩以累舉進士推恩閉門教子不肯仕累

 贈奉直大夫公奉直第二子㓜有美質讀書

 日數千言學為文輒驚其長老崇寧中甫年

 十八入太學聲名籍甚試中高等然猶幾二

 十年乃以上舎登第調滄州無棣縣主簿㑹

 女真䧟全燕秉虛南下兩河皆震吏士相頋

 無人色或委官去郡檄公餉軍公南方書生

 平生不習金皷初咸意公難之而公得檄即

 行不暇秣馬冐兵往來軍頼以無乏虜出塞

 㑹公亦遭奉直憂始南歸終䘮得南劔州順

 昌縣尉時所在盜起縣民亦相挻為亂公素

 得士心徐設方畧窮其窟穴未幾悉平部使

 者欲言之朝公辤而出弓手有謀叛者語其

 徒曰奈累傅公何比公罷去盜遂作殺掠暴

 甚邑人以不留公為悔調泉州安溪縣丞改

 宣教郎猶安其官不求徙有自吏部擬注來

 代者始徙南安縣丞其恬於仕進如此南安

 大饑民棄子者相屬公請于州出常平錢米

 設安養院於延福僧舎乳湩糜粥湯液皆不

 失其宜明年嵗豐悉訪其所親歸之曩時縣

 之貧民鬻業者輒減其户產以求速售或業

 盡而賦獨存官責之急至死徙相踵公既得

 其弊一切以肥磽定賦民之寃失職者皆得

 直治最一路遷知晉江縣㑹詔造戰艦他郡

 縣吏多並縁煩擾事亦不時集公獨不以諉

 吏躬督其役勞費視他邑省殆半而事獨先

 期辦安撫使張忠獻公聞于朝特減磨勘年

 遂為茶事司幹辦公事公於是行能巳為時

 所知秩滿造行在所頋不數見公卿赴銓得

 通判南劔州而歸将之官以紹興二十一年

 六月十一日感疾不起享年六十有八積寄

 禄官至左朝奉大夫累贈正議大夫公亡恙

 時自發書卜葬於白石之南雖月日莫不有

 治命至歿悉遵用焉娶林氏正議大夫豫之

 女封宜人今累封太淑人六子漺奉議郎知

 漳州漳浦縣汶朝㪚郎江南西路提舉常平

 茶鹽公事淇朝㪚大夫直龍圖閣兩浙西路

 提㸃刑獄公事汮淩洧舉進士奉議莅官有

 家法不幸與汮淩皆早世常平以材望擢使

 一道而龍圖甞位列卿實中朝宿徳皆且柄

 用矣士大夫以為公積行累功之報四女長

 適進士林維次適龍溪縣尉陳希鍚次適進

 士林若思次適進士林若公初龍圖使浙東

 實治㑹稽而某為郡人始從龍圖逰獲觀公

 文章豪邁絶人而其詩尤工龍圖又為某言

 公當官至㢘為縣時有小吏持官燭入中閾

 公頋見立遣出仕官三十年先疇無一壟之

 增老猶力學不厭行其所知未甞以窮達累

 心飢者輟食濟之病者治藥療之所居之傍

 有路達泉州而林谷阻險者四十餘里行旅

 告病公率親黨塹山伐石易為夷途人至今

 誦焉疾革猶戒諸子曰吾平生無愧俯仰歿

 後汝曹居官主清活家主嚴奉先主敬收族

 主恩造次顛沛必主忠信能用吾言雖貧賤

 猶為有徳君子不然獵取光顯奚為哉語終

 遂瞑方龍圖言此時固巳屬以發揚潜徳

 會徙節浙西後逾年乃以狀来請銘銘曰

    築野肖夢相武丁死不泯亡騎列星

    後世繼起三千齡峩冠相望立漢廷

    公入太學奮由經蹭蹬晚乃駕箳篂

    抱才不試歸泉扃二妙山立尚典刑

    公雖埋玉有餘馨印綬三品告諸㝠

    馬鬛之封栢青青咨爾雲來視斯銘


渭南文集巻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