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渭南文集 卷第二十九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三十

南文集卷第二十九

        山 隂 陸 游 務觀

     跋

      跋蘭亭序

  觀蘭亭當如禪宗勘辨入門便了(⿱艹石)待渠開

  口堪作什麽識者一開卷巳見精粗或者推

  求㸃畫參以耳鑑瞞俗人則可但恐王内史

  不肯爾余平生見佳本亦多然如武子所藏

  不過三四真可寳也慶元庚申重九日笠澤

  陸

      跋李少卿帖

  宣城李氏自推官至今八九世詩人不絶蓋

  時有如少卿者振起之也慶元庚申九月二

  十日笠澤陸

      跋樂毅論

  樂毅論縱橫馳騁不似小字瘞鶴銘法度森

  嚴不似大字此後世作者所以不可仰望也

  庚申重九陸某書

     跋李朝議帖

 胡唐臣僧孺小汲直孺兄弟爲江西名士其

 朋友亦皆知名朝議公蓋其一也慶元庚申

 重九日陸

     跋東方朔畫賛

 元豐閒有徳州士人携畫賛示東坡自言二

 百年前本家蔵數世矣東坡爲題之曰畫賛

 世多本惟徳州者第一君所藏又爲德州第

 一或曉之曰此言君是德州人耳其人雖不

 伏亦大笑止因觀武子所藏聊識卷末慶元

 六年九月甲子陸某務觀書

     跋李虞部與范忠宣公啓

 某家藏 先大父遺書其櫝背多當時士大

 夫牋啓剌字不過曰尚書左丞或曰左丞中

 大而巳數十百人無一人異者此建中靖國

 之元也上距元祐又十餘年風俗淳厚可知

 况丞相忠宣公與虞部李公之相與親厚者

 乎宜其不爲謟也諸公或以今日耳目求之

 過矣夫慶元庚申九月二十一日陸

     跋范文正公書

 觀文正范公書札如欲與韓魏公同薦李泰

 伯見其進賢之誠戒余安道石守道避禍見

 其愛惜人材之意於虖賢哉然泰伯卒棄不

 用安道守道俱䧟患難或至死不解志士仁

 人至今以爲歎信乎明哲保身之難也慶元

 庚申九月二十九日笠澤病SKchar

     跋東坡帖

 成都西樓下有汪聖錫所刻東坡帖三十卷

 其間與吕給事陶一帖大略與此帖同是時

 時事巳可知矣公不以一身禍福易其憂國

 之心千載之下生氣凛然忠臣烈士所當取

 法也予謂武子當求善工堅石刻之與西樓

 之帖並傳天下不當獨𥝠囊禇使見者有恨

 也

     跋盧𠂻父絶句

 客懐耿耿自難寛老傍京塵更鮮歡逺夢巳

 回䆫不曉杏花同度五更寒

  盧𠂻父絶句𠂻父名蹈青社人今寓犍爲

  郡夾江縣佳士也

     跋四三叔父文集

 先䠂公捐 --捐館時叔父未成童已從章貢黃先

 生安時學喪禮覆講無小差蓋天資精敏如

 此謹附書於遺文之後以示後人

     跋王右丞集

 余年十七八時讀摩詰詩最熟後遂置之者

 㡬六十年今年七十七永晝無事再取讀之

 如見舊師友恨間闊之乆也嘉㤗辛酉五月

 六日龜堂南䆫書

     跋歐陽文忠公䟽草

 慶暦之盛蓋庶㡬漢文景矣而賢人君子猶

 如是之難文忠公之奏議非獨不明諸公之

 讒也身亦堕排䧟中滁州之謫是巳於虖悲

 夫嘉泰二年人日笠澤陸某書

     跋盤澗圖

  紹興已夘庚辰之間予爲福州决曹延平張

  仲欽爲閩縣大夫朝暮相從後四年予佐京

  口仲欽佐金陵數以檄徃來於鍾阜浮玉間

  把酒道舊甚樂又二十年予使閩中仲欽間

  居延平數相聞方約相過而予䝉 恩召還

  遂有生死之異言之悵然仲欽之子爲西和

  守𭔃此軸來求詩蓋又二十餘年予年七十

  有七矣嘉泰攺元歳辛酉五月十九日陸某

  書時予納禄巳三年居㑹稽山隂之三山

      跋爲琛師書維摩經

  郷僧琛上座求予書維摩詰所說法欲刻石

  施四衆以薦其母㑹予病不能即如其請琛

  十返不厭孝哉此僧吾徒所樂從也乃力疾

  爲書嘉泰壬戍正月二十一日放翁書

      跋東坡諫䟽草

  天下自有公論非愛憎異同能奪也如東坡

  之論時事豈獨天下服其忠髙其辯使荆公

  見之其有不撫几太息者乎東坡自黃州歸

 見荆公於半山劇談累日不厭至約卜鄰以

 老焉公論之不可揜如此而紹聖諸人乃遂

 其忮心投之嶺海必死之地何哉此䟽藏馮

 氏三世八十年矣真可寳㢤嘉泰壬戍二月

 七日笠澤陸某謹書

     跋東坡代張文定上疏草

 張安道實一時偉人以其論新法諌用兵則

 不得不爲忠以其力排呉育深惡石介歐陽

 文忠公司馬文正公斥之於前吕正獻公抑

 之於後則 似有可議者然東坡此䟽則自

 與日月争光安道之爲人不與焉元祐𥘉盡

 起舊老安道獨置不問近臣請加恩禮亦不

 報更奪其宣徽使議者以爲多出正獻公之

 意云嘉泰壬戍二月七日笠澤陸謹書

     跋楊處士村居感興

 一壷村酒膠牙酸十數胡皴徹骨乾随着

 四婆帬子後杖頭挑去賽蠶官

    右畢仲荀景儒所記楊處士詩也四

    婆即處士之配也蘇嶠季真家有處

    士夫妻像野逸如生恨不曽傳摹得

    之它日見蘇氏子孫尚可畢此志也

    嘉泰癸亥放翁書于三山老學菴北

    䆫

     跋朱氏易傳

 易道廣大非一人所能盡堅守一家之說

 爲得也元晦尊程氏至矣然其爲說亦巳大

 異讀者當自知之嘉泰壬戍四月十二日老

 學庵識

     跋晁以道書傳

 ⿱目兆以道著書專意排先儒故其言多而不通

 然亦博矣凡予家所録本多得於以道孫子

 闔子闔本自多誤予方有吏𭛠故所録失誤

 又多不暇校定及謝事居山隂欲得别本參

 攷又不能致可恨也壬戍四月十八日老學

 菴記時年七十八

     跋嵩山景迂集

  景迂鄜畤排悶詩云莫言無妙麗土稚動金

  門蓋鄜人善作土偶兒精巧雖都下莫能及

  宫禁及貴戚家爭以髙價取之喪亂隔絶南

  人不復知此句遂亦難解可歎嘉泰壬戍四

  月二十四日放翁識

      跋任徳翁乗桴集

  德翁感遇篇云言行身不用無廼我所欲長

  沙地卑濕正可髙閣足其議賈生可謂善矣

  所抱如此排擯至死天下之不幸也壬戍五

  月一日老學菴書

      跋洪慶善帖

  兒童時以 先少師之命獲給掃洒丹陽

  先生之門退與子威講學則兄弟如也毎見

  子威言洪成季慶善學行然皆不及識今獲

  觀慶善遺墨亦足少慰衰病廢學負師友之

  訓如媿何嘉泰二年五月丁夘陸謹題

      跋蒲郎中易老解

  易學自漢以後𡫏微自𣈆以後與老子並行

 其說愈髙愈非易之舊 宋興有酸𬃷先生

 以易名家同時种豹林亦開門傳授傳至邵

 康節遂大行於時然康節欲以授伊川程先

 生乃拒弗受而伊川毎稱胡安定王荆公易

 傳以爲今學者所宜讀惟此二家王公乃自

 毀其說以爲不足傳著論悔之易之難知如

 此夜讀蜀蒲公易傳老子解喟然歎曰公於

 易與老子蓋各自立說(⿱艹石)與晉諸人同而

 實異也書以遺其族孫申仲試以予言請問

 信何如也嘉泰二年九月丁夘笠澤陸某書

     跋陸子彊家書

 吾友伯政持其先君子家問來讀之累日不

 厭使學者皆能如此孰得而訾病之雖有訾

 者吾可以無愧矣乃令子聿鈔一通置篋中

 時覽觀焉嘉泰壬戍十月二十三日宗人某

 書

     跋子聿所藏國史𥙷

 子聿喜蓄書至輟衣食不少吝也吾世其有

 興者乎嘉㤗壬戍閏月㡬望放翁記時年七

 十有八以同修 國史兼祕書監居六官宅

 第六位

     跋火池碑

 予昔在征西幙府嘗得小校言火山軍地枯

 燥不可耕鉏犂入地不及尺烈火隨出今江

 呉間穿地尺餘則見水北人聞之亦未必信

 也夜讀蜀彭君火井碑乃知天地間何所不

 有亦喜彭君之善記事也嘉泰壬戍閏月十

 有五日山隂陸某務觀書

     跋韓𣈆公牛

 予居鏡湖北渚每見村童牧牛於風林煙草

 之間便覺身在圖畫自奉 詔紬史逾年不

 復見此寢飯皆無味今行且奏書矣奏後三

 日不力求去求不𦗟輙止者有如日嘉泰癸

 亥四月一日笠澤陸某務觀書

     跋畫橙

 嘉泰癸亥四月十六日兩朝實録將進書予

  以史官兼祕書監𪧐衛於道山堂之東直舎

  茶罷取此軸摩挲乆之覺香透指爪此物著

  霜時予歸鏡湖小園乆矣山隂陸務觀書

      跋臨帖

  此書用筆靄靄多態度如雙鈎鍾王遺書可

  寳藏也笠澤陸務觀跋時年七十九當嘉泰

  癸亥四月二十八日居于六官宅老學行菴

      跋米老畫

  畫自是妙迹其爲元章無疑者但字却是元

  暉所作觀者乃并畫疑之可歎也嘉泰癸亥

  四月二十九日陸務觀書

      跋潘𡺳老帖

  潘𡺳老詩妙絶世恨不見其字今見此卷無

  復遺恨矣癸亥五月一日笠澤陸

      跋薌林帖

  先少師使淮南實與薌林向公爲代薌林作

  雍熈堂於廨中堂之前有井泉甘寒宜茶洪

  駒父聞之𭔃詩云何如喚取陸鴻漸石鼎風

 爐來試茶詩與除代堂帖同日到薌林大以

 爲異手書報 先少師今尚在也伏觀公移

 文奏牘槀大節貫金石然諸公所書巳可傳

 世贅書之亦屋下架屋耳而某家世所傳足

 補薌林逸事者則不可不書以遺後人嘉泰

 三年五月十日陸謹書

     跋陳魯公所草 親征詔

 紹興辛巳壬午之間某由書局西府SKchar親見

 丞相魯公經綸庻務鎮服中外有人所不可

 及者然猶不知此詔爲出於公也後四十有

 三年行年且八十偶幸未先犬馬獲見公

 手槀於虖公之謙厚不伐與露才揚已者相

 去何啻千萬哉追懐盛徳大度如巨山喬嶽

 凛然猶在目前爲之霣涕嘉泰三年五月十

 二日門人前史官陸謹書

    跋蔡忠懷送將歸賦

 予讀送將歸之賦爲之流涕不爲蔡氏也

 宋興百餘年 累聖致治之美庶㡬三代熈

  寧元祐所任大臣蓋有孟楊之學稷卨之忠

  而朋黨反因之以起至不可復解一家之旤

  福曲直不足言也爲之子孫者能力學進德

  不爲偏詖則承家報國皆在其中矣嘉泰二

  年五月十五日山隂陸書于浙江亭

      跋東坡書髓

  成都西樓下石刻東坡法帖十卷擇其尤竒

  逸者爲十編號東坡書髓三十年間未嘗釋

  手去𡻕在都下脫敗甚乃再裝緝之嘉泰三

  年歲在癸亥九月三日務觀老學庵北牎手

  記

     跋范元卿舎人書陳公實長短句後

  紹興庚申辛酉間予年十六七與公實遊時

  子從兄伯山仲髙葉晦叔范元卿皆同場屋

  六人者蓋莫逆也公實謂予小陸兄後六十

  餘年五人皆巳隔存殁予年七十九而公實

  郎君𡨢字伯廣者出此軸恍然如與公實元

  卿聮杖屨均茵慿也爲之太息彌日因識其

 末雖然使死而有知吾六人者安知不復相

 從如紹興間乎㑹當相與挈手一笑尚何歎

 嘉泰癸亥十月二十九日笠澤釣SKchar陸某書

     跋謝師厚書

 謝師厚早歳與歐陽兖公王荆公梅直講江

 記注諸人遊名甚盛晚更蹭蹬居穰下二十

 餘年學愈進文章愈成獨後諸公死子愔悰

 甥黃魯直皆知名天下然年運而徃士大夫

 鮮能知師厚者今觀吾友傅漢孺所藏其上

 世墓刻實師厚遺文至送行詩雜之宛陵詩

 中殆不可辨字則宋宣獻父子之流亞也爲

 之太息嘉㤗癸亥立春後四日笠澤陸某書

 時年七十九

     跋雲丘詩集後

 宋興詩僧不愧唐人然皆因諸巨公以名天

 下林和靖之於天台長吉宋文安之於凌雲

 惟則歐陽文忠公之於孤山惠勤石曼卿之

 於東都祕演蘇翰林之於西湖道潛徐師川

 之於廬山祖可蓋不可殫紀潜可得名最重

 然世亦以蘇徐兩公許之太過爲病餘則徒

 得所附託故聞後世非能巋然自傳也予觀

 雲丘詩平淡閑暇盖庻㡬可以自傳者政使

 不遇吕居仁蘇養直朱希真王性之范至能

 亦决不泯没況如予者烏足爲斯人重哉其

 徒覺淨以遺槀來求題其後十𣢾吾門不厭

 故爲之書嘉㤗四年二月乙巳笠澤陸某書

     跋吕舎人九經堂詩

 前輩以文章名世者名愈髙則求者愈衆故

 其間亦有徇人情而作者有識之士多以爲

 恨如吕公九經堂詩蓋自少時與昭德尊老

 諸公師友淵源講習漸漬所得又爲其子孫

 而發故雄筆大論如此於虖凛乎其可敬畏

 也哉嘉泰四年六月庚子陸

     跋韓忠獻帖

 方曩霄犯邉時忠獻王首當禦戎重任功冠

 諸公後人輔帷幄陳謨畫䇿駕馭人材鎮服

  虜情自曽集賢以降皆恊賛而巳觀此帖可

  槩見也嘉泰四祀六月辛丑故史官山隂陸

  謹識

      跋髙大卿家書

  子長大卿娶予表從母之女故自少時相從

  後又同入征西大幕情分至厚讀此數書如

  見其長身蒼髯意𧰼軒舉也嘉泰甲子歳夏

  六月壬寅放翁陸




南文集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