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五 渭南文集 卷第四十六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四十七

南文集卷第四十六

       山 隂 陸 游 務觀

     入蜀記第四

八日早由山路至太平興國宫門庭氣象極閎

 壯正殿爲九天采訪使者像衮冕如帝者舒

 州𤅬山靈仙觀祀九天司命真君而采訪使

 者爲之佐故南唐名靈仙曰丹霞府太平曰

 通玄府崇奉有自來矣至 太宗皇帝時嘗

 遣中使送𭰖金絳羅雲鶴帔仍命三年一易

 神宗皇帝時又加封應元保運真君及賜塗

 金殿頟兩壁圗十真人本呉生華建炎中李

 成何世清二盜以廬山爲巢宫屋焚蕩無餘

 先是山中有太一宫摹呉筆於殿廡及太平

 再興復摹取太一本所託非善工無復髣髴

 憩於雲無心堂蓋冷翠亭故趾也溪聲如大

 風雨至使人毛骨寒慄一宫之最勝處也采

 訪殿前有鍾樓髙十許丈三層累塼所成不

 用一木而櫩桷翬飛雖木工之良者不能加

 也但鍾爲塼所揜蔽聲不甚揚亦是一病觀

 主胡思齊云此一樓爲費三萬緍鍾重二萬

 四千餘斤又有經藏亦佳扁曰雲章瓊室太

 平規模大槩類南昌之玉隆然玉隆不經焚

 尚有古趣為勝也遂至東林太平興龍寺寺

 正對香爐峯峯分一支東行自北而西環合

 四抱有如城郭東林在其中相地者謂之倒

 掛龍格寺門外虎溪本小澗比年甃以塼但

 若一溝無復古趣予勸其主僧法才去塼使

 少近自然不知能用吾言否食已煑觀音泉

 啜茶登華嚴羅漢閣閣與盧舎閣鍾樓鼎

 皆極天下之壯麗雖閩浙名藍所不能逮遂

 至上方五杉閣舎利塔白公草堂上方者自

 寺後支徑穿松隂躡石磴而上亦不甚髙五

 杉閣前舊有老杉五本傳以為晉時物白𫝊

 所謂大十尺圍者今又數百年其老可知矣

 近歳主僧了然輒伐去殊可惜也塔中作如

 來示寂像本宋佛䭾跋陀尊者自西域持舎

 利五粒來葬于此草堂以白公記考之略是

 故處三間兩注亦如記所云其它如瀑水蓮

 池亦皆在髙風逸韻尚可想見白公嘗以文

 集留草堂後屢亡逸 真宗皇帝嘗令崇文

 院冩校包以班竹帙送寺建炎中又壞於兵

 今獨有姑蘇版本一帙備故事耳草堂之旁

 又有一故趾云是王子醇樞密庵基蓋東林

 爲禪苑始於王公而照覺禪師常摠實第一

 祖摠公有塑像嚴重英特人也宿東林

九日至晉慧逺法師祠堂及神運殿焚香憇官

 㕔堂中有耶舎尊者劉遺民等十八人像謂

 之十八賢逺公之側又有一人執軍持侍立

 謂之辟蛇童子傳云東林故多蛇此童子盡

 拾取投之蘄州神運殿本龍潭深不可測一

 夕鬼神塞之且運良材以作此殿皆不知實

 否也然神運殿三字唐相裴休書則此說亦

 乆矣官㕔重堂䆳廡㕑廐備設壁間有張文

 潜題詩寺極大連日遊歴猶不能徧唐碑亦

 甚多惟顔魯公題名最爲時所傳又有聰明

 泉在方丈之西卓錫泉在逺公祠堂後皆乆

 廢不汲不可食爲之太息食已游西林乾明

 寺西林在東林之西二林之間有小市曰鴈

 門市傳者以爲逺公鴈門人老而懷故鄉遂

 髣髴鴈門邑里作此市漢作新豐之比也西

 林本晉江州刺史陶範捨地建寺紹興十五

 六年間方爲禪居褊小非東林比又絶弊壞

 主僧仁聦閩人方漸興葺然流泉泠泠環遶

 庭際殊有野趣正殿釋迦像着寳冠他處未

 見僧云唐塑也殿側有慧永法師祠堂永公

 蓋逺公之兄像下一虎偃伏又有一居士立

 侍不知何人方丈後有塼塔不甚髙制度古

 朴予登二級而止東厢有小閣曰待賢蓋徃

 時館客之地今亦頹弊東西林寺舊頟皆牛

 竒章八分書筆力極渾厚西林亦有顔魯公

 題名書家以爲二林題名顔書之冠冕也舊

 聞廬山天池塼塔𥘉成有僧施經二匣未㡬

 塔震一角經亦失所在是日因登望以問僧

 僧云誠然或謂經乃刺血書故致此異又云

 今年天池火尺椽不遺蓋旁野火所及也晩

 復取太平宫路還江州小憩于新亭距州二

 十五里過董眞人煉丹井汲飲味亦佳董眞

 人者奉也

十日史志道餉谷簾水數器眞絶品也甘SKchar

 泠具備衆美前輩或斥水品以爲不可信水

 品固不必盡當然谷簾卓然非惠山所及則

 亦不可誣也水在廬山景德觀晩别諸人連

 夕在山中極寒可擁爐比還舟秋暑殊未艾

 終日揮扇

十一日解舟呉發幹約待夔州書因小留江口

 望廬山自到江州至是凡十日皆晴秋髙氣

 清長空無纎雲甚宜登覽亦客中可喜事也

 泊赤沙湖口東北望猶見廬山老杜潭州道

 林詩云殿脚插入赤沙湖此湖當在湖南然

 岳州華容縣及此皆有赤沙湖蓋江湖間地

 名多同猶赤壁也

 十二日江中見物有雙角逺望正如小犢出没

 水中有聲晩泊艣臍洑隔江大山中有火兩

 㸃若鐙開闔乆之問舟人皆不能知或云蛟

 龍之目或云靈芝丹藥光氣不可得而詳也

十三日至富池昭勇廟以壺酒特豕謁昭毅武

 惠遺愛靈顯王神神呉大帝時折衝將軍甘

 興霸也興霸嘗爲西陵太守故廟食于此開

 寶中既平江南増江淮神祠封爵始封襃國

 公宣和中進爵為王建炎中大盜張遇號一

 𮄑蜂擁兵過廟下相率十珓一珓騰空中不

 下一珓躍出户外群盜惶恐引去未幾遂敗

 大將劉光世以聞復詔加封岳飛爲宣撫使

 大葺祠宇江上神祠皆不及也門起大樓曰

 卷雪有釘洲正對廟故廟雖俯大江而可泊

 舟釘洲者以銳下得名神妃封順祐夫人神

 二子封紹威紹靈侯神女封柔懿夫人皆有

 像而後殿復有王與妃像偶坐祭享之盛以

 夜繼日廟祝歳輸官錢千二百緡則神之靈

 可知也舟人云若精䖍致禱則神能分風以

 應徃來之舟廡下有闗雲長像雲長不應祀

 於興霸之廟者豈各忠所事神靈共食皆可

 以無媿耶徹奠自祠後歩至旌教寺寺爲酒

 務及酒官𪠘像設歛置一屋盡逐去僧輩亦

 事之已甚者富池蓋𨽻興國軍

十四日曉雨過一小石山自頂直削去半與餘

 姚江濱之蜀山絶相類抛大江遇一木栰廣

 十餘丈長五十餘丈上有三四十家妻子雞

 犬臼碓皆具中爲阡陌相徃來亦有神祠素

 所未覩也舟人云此尚其小者耳大者於栰

 上鋪土作𬞞圃或作酒肆皆不復能入夾但

 行大江而已是日逆風挽舡自平旦至日昳

 纔行十五六里泊劉官磯旁蘄州界也兒輩

 登岸歸云得小徑至山後有陂湖渺然蓮芰

 甚富公湖多木芙蕖數家夕陽中蘆藩茅舎

 宛有幽致而寂然無人聲有大梨欲買之不

 可得湖中小𦩘采菱呼之亦不譍更欲窮之

 㑹見道旁設機疑有虎狼遂不敢徃劉官磯

 者傳云漢昭烈人呉嘗檥舟于此晩觀大黿

 浮沉水中

十五日微隂西風益勁挽舡尤難自富池以西

 㳂江之南皆大山起伏如濤頭山麓時有居

 民徃徃作棚持弓矢伏其上以伺虎過龍眼

 磯江中拳石耳磯旁山上有龍祠晡後得便

 風次蘄口鎮居民繁錯蜀舟泊岸下甚衆監

 稅秉義郎髙世棟來舊在京口識之言此鎮

 歳課十五萬緍鴈翅歳課二十六萬緍夜與

 諸子登岸臨大江觀月江面逺與天接月影

 入水蕩揺不定正如金虬動心駭目之觀也

 是日買熟藥於蘄口市藥貼中皆有煎煑所

 須如薄荷烏梅之類此等皆客中不可倉卒

 求者藥肆用心如此亦可嘉也

十六日過新野夾有石瀨茂林始聞秋鶯沙際

 水牛至多徃徃數十爲群呉中所無也地屬

 興國軍大冶縣當是土産所宜爾晩過道士

 磯石壁數百尺色正青了無竅穴而竹𣗳迸

 根交絡其上蒼翠可愛自過小孤臨江峯嶂

 無出其右磯一名西塞山即玄真子漁父辤

 所謂西塞山前白鷺飛者李太白送弟之江

 東云西塞當中路南風欲進舡必在荆楚作

 故有中路之句張文潜云危機插江生石色

 擘青玉殆爲此山冩真又云已逢娬媚散花

 峽不泊艱危道士磯蓋江行惟馬當及西塞

 最爲湍險難上抛江泊散花洲洲與西塞相

 直前一夕月猶未極圓蓋望正在是夕空江

 萬頃月如紫金盤自水中涌出平生無此中

 秋也

十七日過囬風磯無大山蓋江濱石磧耳然水

 急浪湧舟過甚艱過蘭溪東坡先生所謂山

 下蘭芽短浸谿者買鹿SKchar供膳晩泊巴河口

 距黄州二十里一市聚也有馬祈寺呉大帝

 刑馬壇傳云呉攻壽春刑白馬祭江神於此

 自蘭谿而西江面尤廣山阜平逺兩日皆逆

 風舟人以食盡欲來巴河糴米極力牽挽日

 皆行八九十里蘇黄門讁髙安東坡先生送

 至巴河即此地也張文潜亦有巴河道中詩

 云東南地缺天運水春夏風髙浪卷山

十八日食時方行晡時至黄州州最僻陋少事

 杜牧之所謂平生睡足處雲夢澤南州然自

 牧之王元之出守又東坡先生張文潜讁居

 遂爲名邦泊臨臯亭東坡先生所嘗寓與秦

 少游書所謂門外數歩即大泣是也煙波𣺌

 然氣象踈豁見知州右朝奉郎直祕閣楊由

 義通判右奉議郎陳紹復州治陋甚㕔事僅

 可容數客倅居差勝晩移舟竹園歩蓋臨臯

 多風濤不可夜泊也黄州與樊口正相對東

 坡所謂武昌樊口幽絶處也漢昭烈用呉魯

𠝹子敬䇿自當陽進住鄂縣之樊口即此地也𠝹

十九日早游東坡自州門而東岡壟髙下至東

 坡則地𫝑平曠開豁東起一壟頗髙有屋三

 間一龜頭曰居士亭亭下面南一堂頗雄四

 壁皆畫雪堂中有蘇公像烏㡌紫裘横按笻

 杖是爲雪堂堂東大栁傳以爲公手植正南

 有橋牓曰小橋以莫忘小橋流水之句得名

 其下初無渠澗遇雨則有涓流耳舊止片石

 布其上近輙増廣爲木橋覆以一屋頗敗人

 意東一井曰暗井取蘇公詩中走報暗井出

 之句泉寒熨齒但不甚甘又有四望亭正與

 雪堂相直在高阜上覽觀江山爲一郡之最

 亭名見蘇公及張文潜集中坡西竹林古氏

 故物號南坡今己殘伐無幾地亦不在古氏

 矣出城五里至安國寺亦蘇公所嘗寓兵火

 之餘無復遺迹惟遶寺茂林啼鳥似猶有當

 時氣象也郡集於棲霞樓本太守閭丘孝終

 公顯所作蘇公樂府云小舟横截春江臥看

 翠壁紅樓起正謂此樓也下臨大江煙𣗳微

 茫逺山數㸃亦佳處也樓頗華㓗先是郡有

 慶瑞堂謂一故相所生之地後毁以新此樓

 酒味殊惡蘇公齎湯蜜汁之戲不虚發郡人

 何斯舉詩亦云終年飲惡酒誰敢憎督郵然

 文潜乃極稱黄州酒以爲自京師之外無過

 者故其詩云我初讁官時帝問司酒神曰此

 好飲徒聊給酒養眞去國一千里齊安酒最

 醇失火而得雨仰戴天公仁豈文潛謫黄時

 適有佳匠乎循小徑繚州宅之後至竹樓規

 模甚陋不知當王元之時亦止此𫆀樓下稍

 東即赤壁磯亦茅岡尔畧無草木故韓子蒼

 待制詩云豈有危巢與栖鶻亦無陳迹但飛

 鷗此磯圗經及傳者皆以爲周公瑾敗曺操

 之地然江上多此名不可考質李太白赤壁

 歌云烈火張天照雲海周瑜於此敗曹公不

 指言在黄州蘇公尤疑之賦云此非曹孟徳

 之困於周郎者乎樂府云故壘西邉人道是

 當日周郎赤壁蓋一字不輕下如此至韓子

 蒼云此地能令阿瞞走則眞指爲公瑾之赤

 壁矣又黄人實謂赤壁曰赤鼻尤可疑也晩

 復移舟菜園歩又逺竹園三四里蓋黄州臨

 大江了無港澳可泊或云舊有澳郡官厭過

 客故塞之

二十日曉離黄州江平無風挽舡正自赤壁磯

 下過多竒石五色錯雜粲然可愛東坡先生

 怪石供是也挽行十四五里江面始稍狹隔

 江岡阜延袤竹𣗳葱蒨漁家相映幽䆳可愛

 復出大江過三江口極望無際泊戚磯港

二十一日過雙栁夾囬望江上逺山重複深秀

 自離黄雖行夾中亦皆曠逺地形漸髙多種

 菽粟蕎夌之屬晩泊楊羅洑大隄髙栁居民

 稠衆魚賤如土百錢可飽二十口又皆巨魚

 欲覔小魚飼猫不可得

二十二日平旦微雨過青山磯多碎石及淺灘

 晩泊白楊夾口距鄂州三十里陸行止十餘

 里居民及泊舟甚多然大抵皆軍人也

二十三日便風掛㠶自十四日至是始得風食

 時至鄂州泊稅務亭賈船客舫不可勝計衘

 尾不絶者數里自京口以西皆不及李太白

 贈江夏韋太守詩云萬舸此中來連㠶過楊

 州蓋此郡自唐爲衝要之地夔州迓兵來參

 見知州右朝奉郎張郯之彦轉運判官右朝

 奉大夫謝師稷市邑雄富列肆繁錯城外南

 市亦數里雖錢塘建康不能過隠然一大都

 㑹也呉所都武昌乃今武昌縣此州在呉名

 夏口亦要害故周公瑾求以精兵進住夏口

 而晉武帝亦詔王濬唐彬既定巴丘與胡奮

 王戎共平夏口武昌順流長騖也自江州至此

 七百里泝流雖日得便風亦須三四日韓文

 公云盆城去鄂渚風便一日耳過矣蓋退之

 未嘗行此路也

二十四日早謝漕招食於漕園光華堂依山亭

 館十餘不甚葺晩郡集於竒章堂以唐牛思

 黯嘗爲武昌節度使也

二十五日觀大軍教習水戰大艦七百艘皆長

 二三十丈上設城壁樓櫓旗幟精明金皷鞺

 鞳破巨浪往來捷如飛翔觀者數萬人實天

 下之壯觀也

二十六日與統紓同逰頭陁寺寺在州城之東

 隅石城山山繚繞如伏蛇自西亘東因其上

 爲城缺壞僅存州治及漕司皆依此山寺毁

 於兵火汴僧舜廣住持三十年興葺略備自

 方丈西北躡支徑至絶頂舊有竒章亭今已

 廢四頋江山井邑靡有遺者李太白江夏贈

 韋南陵詩云頭陁雲外多僧氣正謂此寺也

 黄魯直亦云頭陁全盛時宫殿梯空級藏殿

 後有南齊王簡棲碑唐開元六年建蘇州刺

 史張庭圭温玉書韓熙載撰碑隂徐鍇題額

 最後云唐歳在己巳武昌軍節度觀察留後

 知軍州事楊守忠重立前鄂州唐年縣主簿

 祕書省正字韓夔書碑隂云乃命猶子夔正

 其舊本而刋冩之以是知夔爲熙載兄弟之

 子也碑字前後一手又作温字不全蓋南

 尊徐温爲義祖而避其名則此碑蓋夔重書

 也碑隂又云皇上鼎新文物教被華夷如來

 妙㫖悉已徧窮百代文章罔不備舉故是寺

 之碑不言而興按此碑立於己巳歳當皇朝

 之開寶二年南唐危蹙日甚距其亡六年爾

 熙載大臣不以覆亡爲懼方且言其主鼎新

 文物教被華夷固已可怪又以窮佛㫖舉遺

 文及興是碑爲盛誇誕妄謬眞可爲後世發

 笑然熙載死李主猶恨不及相之君臣之惑

 如此雖欲乆存得乎唐制節度使不在鎮而

 以副大使或留後居任則云知節度事此云

 知軍州事蓋漸變也唐年縣本故唐時名梁

 改曰臨夏後唐復晉又改臨江然歴五代鄂

 州未嘗屬中原皆遥改耳故此碑開寳中建

 而猶曰唐年也至江南平始改崇陽云簡棲

 爲此碑駢儷卑弱初無過人世徒以載於文

 選故貴之耳自漢魏之間駸駸爲此體極於

 齊梁而唐尤貴之天下一律至韓吏部栁栁

 州大變文格學者翕然慕從然駢儷之作終

 亦不衰故熈載鍇號江左辤宗而拳拳於簡

 棲之碑如此本朝楊劉之文擅天下傳夷狄

 亦駢儷也及歐陽公起然後掃蕩無餘後進

 之士雖有工拙要皆近古如此碑者今人讀

 不能終篇已坐睡矣而况効之乎則歐陽氏

 之功可謂大矣若魯直云唯有簡棲碑文章

 巋然立蓋戯也


渭南文集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