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俠列傳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史記
< 古文觀止

游俠列傳序    史 記

  韓子曰:「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二者皆譏,而學士多稱於世云。至如以術取宰相卿大夫,輔翼其世主,功名俱著於《春秋》,固無可言者。及若季次原憲,閭巷人也,讀書懷獨行君子之德,義不苟合當世,當世亦笑之。故季次原憲終身空室蓬戶,褐衣疏食不厭。死而已四百餘年,而弟子志之不倦。

  今游俠,其行雖不軌于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且緩急,人之所時有也。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于井廩,伊尹負於鼎俎,傅說匿於巖,呂尚困於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飯牛,仲尼,菜色。此皆學士所謂有道仁人也,猶然遭此菑,況以中材而涉亂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勝道哉?鄙人有言曰:『何知仁義,已嚮其利者為有德。』故伯夷,餓死首陽山,而不以其故貶王。暴戾,其徒誦義無窮。由此觀之,『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侯之門,仁義存。』非虛言也。

  今拘學,或抱咫尺之義,久孤於世,豈若卑論儕俗,與世沈浮而取榮名哉?而布衣之徒,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為死不顧世,此亦有所長,非苟而已也!故士窮窘而得委命,此豈非人之所謂賢豪間者邪!誠使鄉曲之俠,予季次原憲比權量力,效功於當世,不同日而論矣。要以功見言信,俠客之義,又曷可少哉!古布衣之俠,靡得而聞已。近世延陵孟嘗春申平原信陵之徒,皆因王者親屬,藉於有土卿相之富厚,招天下賢者,顯名諸侯,不可謂不賢者矣。比如順風而呼,聲非加疾,其勢激也。至如閭巷之俠,修行砥名,聲施於天下,莫不稱賢,是為難耳!然儒、墨皆排擯不載。自以前,匹夫之俠,湮滅不見,余甚恨之!以余所聞,興有朱家田仲王公劇孟郭解之徒,雖時扞當世之文罔,然其私義廉潔退讓,有足稱者。名不虛立,士不虛附。至如朋黨,宗疆比周,設財役貧,豪暴侵凌孤弱,恣欲自快,游俠亦醜之。余悲世俗不察其意,而猥以朱家郭解等,令與暴豪之徒,同類而共笑之也。」


註釋

韓子︰即韓非,戰國時韓國公子,喜刑名法術之學。

術︰詐術。固無可言︰固不消說。

季次︰即公息哀。

原憲︰名思,孔子弟子。

閭巷人︰指鄉下窮儒。

褐︰粗布製成的衣服,音「喝」。

游俠︰好交遊、重義氣、能救困扶危的人。

虞舜窘於井廩︰虞舜的父親瞽叟愛後妻子,常欲殺舜,使其上修廩而縱火焚之,又使其下浚井而以石蓋之。

伊尹負於鼎俎︰商時伊尹以割烹要湯而為相。傅說匿於傅巖︰傅說版築於傅巖之野,殷高宗求得之,舉以為相。

呂尚困於棘津︰姜子牙行年七十,嘗賣食於棘津。

夷吾桎梏︰春秋時管仲請囚而見齊桓公。

百里飯牛︰百里奚自賣五羖羊之皮,為人飯牛,以干秦穆公。

仲尼畏匡︰匡人以孔子貌似陽貨而圍之,故孔子有戒心焉。

菜色陳蔡︰孔子絕糧於陳、蔡之間,故有饑色。

菑︰同「災」。

伯夷醜周,餓死首陽山︰商末,伯夷、叔齊兄弟義不食周粟,同餓死於首陽山。

跖、蹻︰即柳跖、莊蹻,皆古之大盜。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言罪小而見誅,罪大而封侯,語出莊子。

延陵︰即吳季札,春秋時吳國公子。

孟嘗、春申、平原、信陵︰戰國四公子,即齊田文、楚黃歇、趙勝、魏無忌。

朱家、田仲、王公、劇孟、郭解︰五人皆為漢時游俠。

扞︰違反,音「罕」。文罔︰法禁也。

宗疆比周︰謂以疆為宗,互相朋比。

設財役貧︰謂施財以役使貧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