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巡撫唐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湖北巡撫唐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惟唐氏世居海陵,再遷揚郡。唐公季如知靈山縣,鼎革時輸金贖兵中子女。天佑有德,大昌厥宗。再傳生公。公行六,諱綏祖,字孺懷,號莪村。諸昆歷翰林、觀察、司馬諸官,而先生官尤尊。舉康熙丁酉科,宰封丘,受知河東總督田文鏡,從縣令遷歸德守、濟東道、山東按察使。田以苛廉聞天下,而公又精神淵著,修下而馮,人望見畏之,以故共事者爭相構嗾。凡四落職,三對簿,沒產頌繫,勢洶洶,疑不能再脫。而公卒無恙,卒起用,以官壽終。

知封丘時,兩漁戶報盜,失一褲一斧。公疑之,拘漁戶往勘,漁戶即盜也。柘城盜供夥伴某,公疑之,命侍者易衣就質,盜指曰:「是也。」公大笑,鞫之,乃為役所教,並盜非是。守歸德時,濰縣民羅二被殺,妻張氏訴賀某仇害,獄已具矣。公廉得張與叔奸,手絞其夫,賀得釋。聊城民傅世友攜兒摘棗,傷臥道旁。過者詢之,曰:「俺兒。」聲終氣絕。人縛其兒鳴官,獄已具矣。公廉得樹主所毆,呼俺兒者,戀其子也。兒免極刑。為山東按察使時,郯城某殺人,詭家奴自縊,獄已具矣。公疑券新,鞫他奴。死者故石匠,非奴也。毆,非縊也。冤始雪。為廣西布政使時,粵西桑江苗叛,撫軍獲偽軍師黃某,議遣官招安。公不可,曰:「彼若執官而欲易其軍師,奈何?」遂進兵,既而諜者言苗已張繩待矣。撫軍欲遷外城民為堅壁清野計,公不可,曰:「苗不薄會城也。若遷民而示之弱,將薄城矣。」從之,苗果平。

公雖出田公門,而遇事不阿。江南災,田奏運穀助賑,誇東省之豐也。公密奏東省亦災,穀宜留。世宗疑公負田恩沽名,命白衣領職,漕粟江南。會雲貴總督尹公繼善入覲,奏山東災重於江南,事得釋。入為太常寺少卿。今上登極,出為廣西按察使,尋遷布政使。公在山東時,劾濟南知府金允彝。後金弟榮為桂林同知,構公於撫軍。伺公入覲劾公。公歸,官罷,家籍沒矣。天子命廣東總督策楞往訊,事得釋,起用為浙江布政使。浙撫常安匿災,公爭之。常為總督喀爾吉善所劾,疑公,反劾公。公官罷,家籍沒矣。天子命大學士訥親、總河高斌往訊,事得釋,起用為江西巡撫。調湖北,湖北布政使嚴瑞龍老而紈,公不禮焉。嚴構公於總督永興,劾公。公官罷,家又籍沒矣。天子命河南巡撫鄂容安往訊,事得釋,起用為西安布政使。未二年薨,年七十。

嗚呼!非公清節無虧,百務有條,必不能行險衢如康逵,至於再,至於三,循環終身而無咎。非生遇聖明,亦不能太陽麗空,沉冥必雪。

然公能知人用人,能得人死力。在朝卿貳,在外嶽牧、州郡,其賢者、有意氣者,靡不通縞糸寧,序?鉞。窶人子苟有才,必折節下之。噓枯吹生,悱惻肫摯。未幾,所目色提挈輩,雲蒸豹變,百不失一,雖日者、筮人皆自愧不及。而公亦頗以能相士為己任。

枚弱冠試鴻詞下第,落魄長安。天大風雨雪,衣縑單衣,謁公於順治門里第。公與語,奇之。次日屬今學士朱公佩蓮來,欲妻以女。枚以聘定辭,而公憐之益甚。每過必賜食,且撫盂曰:「毋寒乎?」每暑必賜浴,且以指攪盆曰:「湯未溫,宜少待。」是時公為太常卿,朱公亦未第。事隔二十三年,至今枚為人言,猶泣下。

公葬邗江某原,夫人吳氏祔焉。子三人:長扆衡,官同知。次倚衡,官南安知府。再次秉衡,蔭生。銘曰:

誤海為深,疑山必險。鬥者牴牴,使公屯蹇。公曰聽焉,禮義不愆。福自天祐,禍為道遣。人望巨航,忽沉忽漾。誰知舟子,其心蕩蕩!人驚寶鏡,忽忽磨。惟其如斯,光乃益多。坐如舒雁,行必圈豚。言無枝葉,腹有精神。以人事君,可謂大臣。而況其才,揮忽紛綸。謂余不信,視此銘文。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