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少年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湖南少年歌
作者:楊度

    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湖南少年好身手,時危卻奈湖南何?湖南自古稱山國,連山積翠何重疊。五嶺橫雲一片青,衡山積雪終年白。沅湘兩水清且淺,林花夾岸灘聲激。洞庭浩渺通長江,春來水漲連天碧。天生水戰昆明沼,惜無軍艦相衝擊。北渚傷心二女啼,湖邊斑竹淚痕滋。不悲當日蒼梧死,為哭將來民主稀。空將一片君山石,留作千年紀念碑。後有靈均遭放逐,曾向江潭葬魚腹。世界相爭國已危,國民長醉人空哭。宋玉招魂空已矣,賈生作吊還相瀆。亡國遊魂何處歸,故都捐去將誰屬?愛國心長身已死,汨羅流水長嗚咽。當時猿鳥學哀吟,至今夜半啼空穀。此後悠悠秋複春,湖南歷史遂無人。中間濂溪倡哲學,印度文明相接觸。心性徒開道學門,空談未救金元辱。惟有船山一片心,哀號匍匐向空林。林中痛哭悲遺族,林外殺人聞血腥。留茲萬古傷心事,說與湖南子弟聽。

    於今世界翻前案,湘軍將相遭訶訕。謂彼當年起義師,不助同胞助胡滿。奪地攻城十餘載,竟看結局何奇幻。長毛死盡辮發留,滿洲翎頂遍湘州。捧茲百萬同胞血,獻與今時印度酋。英獅俄鷲方爭躍,滿漢問題又挑撥。外憂內患無已時,禍根推是湘人作。

    我聞此事心慘焦,赧顏無語謝同胞。還將一段同鄉話,說與湘人一解嘲。洪、楊當日聚群少,天父天兄假西號。湖南排外性最強,曾侯以此相呼召。盡募民間俠少年,誓翦妖民屏西教。蚌鷸相持漁民利,湘粵紛爭滿人笑。粵誤耶酥湘誤孔,此中曲直誰能校?一自西船向東駛,民教相仇從此起。此後紛紜數十春,割土賠金常坐此。北地終招八國兵,金城坐被聯軍毀。拳民思想一朝熄,又換奴顏事洋鬼。國事傷心不可知,曾、洪曲直誰當理。莫道當年起事時,竟無一二可為師。羅山鄉塾教兵法,數十門生皆壯兒。朝來跨馬沖堅陣,日暮談經下講帷。今時教育貴武勇,羅公此意從何知?江、彭遊俠時惟耦,不解忠君惟救友。意氣常看匣裏刀,肝腸共矢杯中酒。江公為護死友骨,道路三千自奔走。曾侯昔困南昌城,敵壘如雲繞前後。彭公千里往救亡,乞食孤行無伴偶。芒鞋踏入十重圍,大笑群兒複何有!桂陽陳公慕囂述,湘鄉王公兵反側。大勢難將只手回,英雄卒令吞聲沒。

    更有湘潭王先生,少年擊劍學縱橫。遊說諸侯成割據,東南帶甲為連橫。曾胡欲顧咸相謝,先生笑起披衣下。北人燕京肅順家,自請輪船探歐亞。事變謀空返湘渚,專注《春秋》說民主。廖、康諸氏更推波,學界張惶樹旗鼓。嗚呼吾師志不平,強收豪傑作才人。

    常言湘將皆傖父,使我聞之重撫膺。籲嗟往事那堪說,但言當日田間傑。父兄子弟爭荷戈,義氣相扶團體結。誰肯孤生匹馬還,誓將共死沙場穴。一奏軍歌出湖外,推鋒直進無人敵。水師噴起長江波,陸軍踏過陰山雪。東西南北十余省,何方不睹湘軍貼?一自前人血戰歸,後人不歎《無家別》。城中一下招兵令,鄉間共道從軍樂。萬幕連屯數日齊,一村傳喚千夫諾。農夫釋耒只操戈,獨子辭親去流血。父死無屍兒更往,弟魂未返兄逾烈。但聞嫁女向母啼,不見當兵與妻訣。十年斷信無人吊,一旦還家誰與話?今日初歸明日行,今年未計明年活。軍官歸為灶下養,秀才出作談兵客。只今海內水陸軍,無營無隊無湘人。

    獨從中國四民外,結此軍人社會群。茫茫回部幾千里,十人九是湘人子。左公戰勝祁連山,得此湖南殖民地。欲返將來祖國魂,憑茲敢戰英雄氣。人生壯略當一揮,昆侖策馬瞻東西。東看浩浩太平海,西望諸洲光陸離。欲傾亞陸江河水,一洗西方碧眼兒。

    於今世界無公理,口說愛人心利己。天演開成大競爭,強權壓倒諸洋水。公法何如一門炮,工商儘是圖中匕。外交斷在軍人口,內政修成武裝體。民族精神何自生,人身血肉拼將死。畢相、拿翁盡野蠻,腐儒誤解文明字。歐洲古國斯巴達,強者充兵弱者殺。雅典文柔不足稱,希臘諸邦誰與敵?區區小國普魯士,倏忽成為德意志。兒童女子盡知兵,一戰巴黎遂稱帝。內合諸省成聯邦,外與群雄爭領地。

    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作普魯士。諸君諸君慎如此,莫言事急空流涕。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盡擲頭顱不足痛,絲毫權利人休取。莫問家邦運短長,但觀意氣能終始。埃及波蘭豈足論,慈悲印度非吾比。

    我家數世皆武夫,只知霸道不知儒。家人仗劍東西去,或死或生無一居。我年十八遊京甸,上書請與倭奴戰。歸來師事王先生,學劍學書相雜半。十載優遊湘水濱,射堂西畔事躬耕。隴頭日午停鋤歎,大澤中宵帶劍行。竊從三五少年說,今日中國無主人。每思天下戰爭事,當風一嘯心縱橫。

    地球道裏憑空縮,鐵道輪船競相逐。五洲四入白人囊,複執長鞭趨亞陸。探馬惟搖教士鐘,先鋒只看商人服。郵航電線工兵隊,工廠礦山輜重續。執此東方一病夫,任教數十軍人辱。人心已死國魂亡,士氣先摧軍勢蹙。救世誰為華盛翁,每憂同種一書空。群雄此日爭追鹿,大地何年起臥龍。

    天風海潮昏白日,楚歌猶與笳聲疾。惟恃同胞赤血鮮,染將十丈龍旗色。憑茲百戰英雄氣,先救湖南後中國。破釜沉舟期一戰,求生死地成孤擲。諸君盡作國民兵,小子當為旗下卒。


    湖南少年歌
    楊度
    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湖南少年好身手,時危卻奈湖南何?
    湖南自古稱山國,連山積翠何重疊。五嶺橫雲一片青,衡山積雪終年白。
    沅湘兩水清且淺,林花夾岸灘聲激。洞庭浩渺通長江,春來水漲連天碧。
    天生水戰昆明沼,惜無軍艦相衝擊。北渚傷心二女啼,湖邊斑竹淚痕滋。
    不悲當日蒼梧死,為哭將來民主稀。空將一片君山石,留作千年紀念碑。
    後有靈均遭放逐,曾向江潭葬魚腹。世界相爭國已危,國民長醉人空哭。
    宋玉招魂空已矣,賈生作吊還相瀆。亡國遊魂何處歸,故都捐去將誰屬?
    愛國心長身已死,汨羅流水長嗚咽。當時猿鳥學哀吟,至今夜半啼空穀。
    此後悠悠秋複春,湖南歷史遂無人。中間濂溪倡哲學,印度文明相接觸。
    心性徒開道學門,空談未救金元辱。惟有船山一片心,哀號匍匐向空林。
    林中痛哭悲遺族,林外殺人聞血腥。留茲萬古傷心事,說與湖南子弟聽。
    於今世界翻前案,湘軍將相遭訶訕。謂彼當年起義師,不助同胞助胡滿。
    奪地攻城十餘載,竟看結局何奇幻。長毛死盡辮發留,滿洲翎頂遍湘州。
    捧茲百萬同胞血,獻與今時印度酋。英獅俄鷲方爭躍,滿漢問題又挑撥。
    外憂內患無已時,禍根推是湘人作。
    我聞此事心慘焦,赧顏無語謝同胞。還將一段同鄉話,說與湘人一解嘲。
    洪、楊當日聚群少,天父天兄假西號。湖南排外性最強,曾侯以此相呼召。
    盡募民間俠少年,誓翦妖民屏西教。蚌鷸相持漁民利,湘粵紛爭滿人笑。
    粵誤耶酥湘誤孔,此中曲直誰能校?一自西船向東駛,民教相仇從此起。
    此後紛紜數十春,割土賠金常坐此。北地終招八國兵,金城坐被聯軍毀。
    拳民思想一朝熄,又換奴顏事洋鬼。國事傷心不可知,曾、洪曲直誰當理。
    莫道當年起事時,竟無一二可為師。羅山鄉塾教兵法,數十門生皆壯兒。
    朝來跨馬沖堅陣,日暮談經下講帷。今時教育貴武勇,羅公此意從何知?
    江、彭遊俠時惟耦,不解忠君惟救友。意氣常看匣裏刀,肝腸共矢杯中酒。
    江公為護死友骨,道路三千自奔走。曾侯昔困南昌城,敵壘如雲繞前後。
    彭公千里往救亡,乞食孤行無伴偶。芒鞋踏入十重圍,大笑群兒複何有!
    桂陽陳公慕囂述,湘鄉王公兵反側。大勢難將只手回,英雄卒令吞聲沒。
    更有湘潭王先生,少年擊劍學縱橫。遊說諸侯成割據,東南帶甲為連橫。
    曾胡欲顧咸相謝,先生笑起披衣下。北人燕京肅順家,自請輪船探歐亞。
    事變謀空返湘渚,專注《春秋》說民主。廖、康諸氏更推波,學界張惶樹旗鼓。
    嗚呼吾師志不平,強收豪傑作才人。
    常言湘將皆傖父,使我聞之重撫膺。籲嗟往事那堪說,但言當日田間傑。
    父兄子弟爭荷戈,義氣相扶團體結。誰肯孤生匹馬還,誓將共死沙場穴。
    一奏軍歌出湖外,推鋒直進無人敵。水師噴起長江波,陸軍踏過陰山雪。
    東西南北十余省,何方不睹湘軍貼?一自前人血戰歸,後人不歎《無家別》。
    城中一下招兵令,鄉間共道從軍樂。萬幕連屯數日齊,一村傳喚千夫諾。
    農夫釋耒只操戈,獨子辭親去流血。父死無屍兒更往,弟魂未返兄逾烈。
    但聞嫁女向母啼,不見當兵與妻訣。十年斷信無人吊,一旦還家誰與話?
    今日初歸明日行,今年未計明年活。軍官歸為灶下養,秀才出作談兵客。
    只今海內水陸軍,無營無隊無湘人。
    獨從中國四民外,結此軍人社會群。茫茫回部幾千里,十人九是湘人子。
    左公戰勝祁連山,得此湖南殖民地。欲返將來祖國魂,憑茲敢戰英雄氣。
    人生壯略當一揮,昆侖策馬瞻東西。東看浩浩太平海,西望諸洲光陸離。
    欲傾亞陸江河水,一洗西方碧眼兒。
    於今世界無公理,口說愛人心利己。天演開成大競爭,強權壓倒諸洋水。
    公法何如一門炮,工商儘是圖中匕。外交斷在軍人口,內政修成武裝體。
    民族精神何自生,人身血肉拼將死。畢相、拿翁盡野蠻,腐儒誤解文明字。
    歐洲古國斯巴達,強者充兵弱者殺。雅典文柔不足稱,希臘諸邦誰與敵?
    區區小國普魯士,倏忽成為德意志。兒童女子盡知兵,一戰巴黎遂稱帝。
    內合諸省成聯邦,外與群雄爭領地。
    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作普魯士。
    諸君諸君慎如此,莫言事急空流涕。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
    盡擲頭顱不足痛,絲毫權利人休取。莫問家邦運短長,但觀意氣能終始。
    埃及波蘭豈足論,慈悲印度非吾比。
    我家數世皆武夫,只知霸道不知儒。家人仗劍東西去,或死或生無一居。
    我年十八遊京甸,上書請與倭奴戰。歸來師事王先生,學劍學書相雜半。
    十載優遊湘水濱,射堂西畔事躬耕。隴頭日午停鋤歎,大澤中宵帶劍行。
    竊從三五少年說,今日中國無主人。每思天下戰爭事,當風一嘯心縱橫。
    地球道裏憑空縮,鐵道輪船競相逐。五洲四入白人囊,複執長鞭趨亞陸。
    探馬惟搖教士鐘,先鋒只看商人服。郵航電線工兵隊,工廠礦山輜重續。
    執此東方一病夫,任教數十軍人辱。人心已死國魂亡,士氣先摧軍勢蹙。
    救世誰為華盛翁,每憂同種一書空。群雄此日爭追鹿,大地何年起臥龍。
    天風海潮昏白日,楚歌猶與笳聲疾。惟恃同胞赤血鮮,染將十丈龍旗色。
    憑茲百戰英雄氣,先救湖南後中國。破釜沉舟期一戰,求生死地成孤擲。
    諸君盡作國民兵,小子當為旗下卒。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