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廣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二十 湖廣通志 巻二十一 巻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湖廣通志巻二十一
  水利志
  長沙府
  長沙縣澇河隄在縣北十五里湘水之東澇水之北自蕭王廟起東距桃花港北障金牛SKchar2田綿亘三千三百丈止為長沙市鎮民居千有餘户歴年居民修築
  麻林石壩在縣東北八十里明侍郎李棠倡建用牐板瀦水以時蓄洩可灌可舟鄕人便焉石牯牛壩在縣東北九十里亦李棠倡建
  善化縣陸公隄在縣南十里湘水之東明知縣陸南陽築
  瀠灣隄在縣西十里湘水之西邑人王重冠築湘陰縣沙田圍隄在縣南長三千九百七十一丈楊柳圍隄在縣南長一千三百五十丈
  軍民圍隄在縣西南長一千七百四十丈
  荆塘圍隄在縣西南長五千三百四十四丈
  東庄圍隄計二十二里
  古塘圍隄長三千七百三十七丈
  塞梓圍隄長四千二百五十丈
  金盤圍隄長三千三百四十五丈
  彎斗圍隄長一千三百九十丈
  韓灣圍隄長五千八百四丈 自古塘圍以下俱在縣西
  余家圍隄在縣北長二千三百九十六丈
  莊家圍隄長一千一百四十丈
  黄公圫隄長一千二十丈
  魯家圫隄長一千五百丈
  買馬圫隄長一千二百二丈五尺
  葡萄圫隄長一千五百四十九丈自莊家圍以下俱在縣西北
  以上湘陰縣境内圍圫諸隄雍正六年
  旨發帑修築
  附湘陰縣隄防考畧湘邑居洞庭之濱地勢最卑其東北一帶近水悉巨浸也而縣治之西曰淮西其水勢更甚今其地生聚日繁土田日廣防遏不可不豫而圍因以設焉分觀其勢各有塍堤統計其數則有十六南則沙田圍逼近江與楊柳相間中隔樟湖嶺阜由是而軍民荆塘金盤灣斗韓灣等圍垸隄雖間設各有塍限而東庄一圍則居軍民之東古塘塞梓二圍又居韓灣灣斗等圍之西北湘水烝水滙流自西入長沙遶東而下至湘陰是南水也南水泛水自外入沙田一圍之東實當首險從此水由支港擁入楊柳軍民等隄之近東南者皆受頂冲而東庄向南稍平餘實三面被激焉澬水沅水出而與湘水合達於洞庭是西水也西水泛水自内出兼之西南夾湧洪波濁浪紆洄灌激在沙田一圍之西首為出水之頂冲次及於楊柳圍更次及於軍民荆塘各圍之近西北等隄而古塘塞梓二圍界連沅邑為沅水之頂冲焉至北則有余家垸西北又有莊家圍暨黄公魯家買馬葡萄等圫濱臨大湖地益曠而土益鬆其水自西而内出自南而外入者悉於是乎會歸而湖浪遂於是迎衝一經水漲其勢瀰漫堤塍衝潰頃刻灌滿葢統計各圍之險處共有一萬九千四百九十八丈至各圍垸内出水積水之區或則有港或則有塘或則請建有閘或則疏通有溝向係民力歲修港則設之溷口塘則立有剅溝閘則因時啓閉以資蓄洩以藉灌溉似可無煩疏濬者也
  益陽縣千家洲大垸隄 小垸隄
  長湖垸隄長二千四百八十九丈
  沿河垸隄長二千一百三十二丈自千家洲起俱在縣東
  合興垸隄長四千五百二十五丈
  中洲境隄長九百一丈 兩垸俱在縣東北
  長灘垸隄長一千一百丈
  河皮垸隄長二千四百七十六丈
  曹埠垸隄長五千五十二丈
  宋家垸隄長九百丈
  上火田垸隄長二千八百九十丈
  中火田垸隄長一千八百四十一丈
  下火田垸隄長二千二十八丈 自長灘以下俱在縣東
  以上益陽境内各垸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附益陽縣隄防考畧益陽縣在府治西北二百里西界安化南界寧鄕西北龍陽東北沅江東南界連湘陰水曰澬江自寳慶發源桃花江合流湍行直下數百餘里至縣前龜臺山而分𣲖焉其中為大河濱河一為千家洲大垸一為長洲小垸又北小河分㲼經石梁橋沿河垸二處會入大河石梁橋地稍高自趙家園起至尹家山止為沿河垸皆屬明萬厯時舊址又北自甘溪河分㲼入沅江白泥湖又大河直下經沙頭塘之西北為合興垸中洲垸又東南抵沅江毛角塘分㲼入麻子河沅江界一由沅江瓦石磯塘出大麻子河湘陰界一入小河益陽塘此益陽東北之水也自龜臺山而東為支河經長灘垸至河皮垸繞千家洲西南復會沙頭塘而歸大河一楓林河分㲼經瀾溪市直行添新橋河支流旋轉鳳凰湖廻繞火田三垸旁及宋家垸曹埠垸入盧家江滙於爛泥湖分㲼上入溪口下經龍打窖塘而歸於湘陰焉蓋益陽分上中下三鄕自縣北而東為下鄕上承澬沅之水下連洞庭西汊左抵長沙大江一當湖水泛漲加以南水之瀰漫上之來者滯而不去下之積者壅而上行近江濱湖之地常不免於淹浸有備無患唯在督理業戸使之依時培修堤垸而巳
  衡州府
  衡陽縣馬王塘近城大可百畝五代馬殷所鑿
  永州府
  零陵縣司馬塘在北門外以柳宗元名
  湮塘在城東百里其深莫測
  祁陽縣横塘在縣東三十里
  舒塘在縣東一百二十里
  梅塘在縣北七十里
  寧遠縣大力塘在馮石村
  碧虚塘在碧虚洞前天聖中永福寺僧雲亮築魚塘在縣南三十里丹桂鄕府志向為民田以土性多石不能耕民苦之邑令蔡光度其地可為塘乃請于上豁民稅塘成得灌漑之利
  寳慶府
  邵陽縣鐵塘陂在城東安平鄕漑田五百畝明洪武二十七年工部委官修
  代陂在中鄕漑田四千餘畝洪武間工部委官修武岡州朱公隄在城西南半里滇黔孔道且障負郭數十頃田地濱都梁水明嘉靖間水漲壞城垣田舎士民請廵撫顧磷修築後屢修屢圯萬厯間廵撫趙可懐委知州宋純仁搜漏稅二千餘兩請以為費純仁遷秩去知州朱諭采石築之後知州胡悅重修䝉公隄在城東孔道明嘉靖間同知䝉大賚捐俸甃隄計百餘丈至今利頼
  岳州府
  按舵桿洲石臺在洞庭湖中雍正九年
  皇上軫念四方行旅及楚省居民經九江五瀦之險者取道東湖尚有洲岸可泊西則𣺌瀰無際風鼓浪作每至不測
  特㫖頒發帑金二十萬兩建造石臺袤九十六丈高六丈趾廣三十丈頂二十丈北如弓背式浪至易分南為偃月隄灣湥可泊凡往來舟楫遇水漲風驟棲宿臺南從此有袵席之安無漂淪之患兹者度築方新匠夫雲集居民商賈萬口感頌仰見
  聖天子至明所燭無遠不悉至仁所被靡隱不周告成之日萬世攸頼畏塗渉若通津絶島居然聚落洪流砥柱廼自人工洞府仙家詎闗地道雲旗晻靄風雨不驚燈火長虹鯨鯢宵遁生天生地而後贊元化之全功𨗳水𨗳山以來奠大川之永利百神環擁衡山常鎮於湘波億萬斯年
  聖壽綿延於
  帝澤此事專荆土
  恩普域中矣
  巴陵縣偃虹隄在縣西宋郡守滕宗諒築
  永濟隄在府城北十五里明成化十九年知府李鏡築號李公隄長四千丈廣二丈緣地勢為平高者七八尺隄成名曰永濟旁夾樹柳二萬以固積壤又鑿巨石於華容之層山為橋二下可容舟復倣規運河甃石為閘於二橋之北廣五尺高丈有二尺長加高之三尺架木梁以通車馬大學士李東陽為記
  皇清順治十年知縣王篤慶捐修康熈十年知縣李炌
  十三年知縣王國英相繼重修
  南津隄在縣南十五里洞庭之側明𢎞治間知府張金築
  白荆隄在縣東十五里一名紫荆築於宋至明成化八年知府吳節增之嘉靖十年知府蕭晚重修四十一年邑人方鈍增築
  舊江村隄與監利接壤前明額隄止二百五十丈
  皇清順治十二年加修七百六十丈零竹庄河何家壋瓦子灣魯家埠四處共一千一十二丈六尺康熈五十五年奉
  㫖發帑銀二千六百兩知縣王國英督工五閱月始成隄工完固
  竹庄隄長二百三十丈
  何家壋隄長三百丈
  瓦子灣隄長九十八丈
  魯家埠隄長三百八十四丈六尺
  以上巴陵境内諸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高厚倍前
  附巴陵縣隄防考畧按巴陵縣正當洞庭湖沿滙之地有楓橋白石等湖又有南津乾沙等港湘水一泛半没田廬然東南諸里尚倚山阜其最要者江南則有永濟隄江北則有江村隄尤宜急圖者也
  臨湘縣趙公隄在縣東南五里西北倚山東南臨湖高下不平難以瀦水自南而東皆窪澤元泰定間知縣趙憲築隄以防水至今頼之
  華容縣黄封隄在縣河之濱宋知縣黄照築
  楊柳隄在放生池側
  官垸隄在城西長六千一百八十弓
  蔡家垸隄在城西四里長三千三百二十三弓黄蓬蔣垸隄在城南三里長五千三百七十三弓張家垸隄在城南三里長一千四十三弓
  朱家垸隄在城東三里長一千二百三十八弓兎湖垸隄在城東十五里長一千九百二十五弓蔡田南北垸隄北離城東五里南十五里長三千四百六十一弓
  濤湖垸隄在城東北一十五里長一千六百九十二弓
  凌溪垸隄在城東北一十七里長六百三十四弓張家垸隄在城東北一十九里長一千三百五十弓伍家垸隄在城東北二十五里長四百二十六弓安息垸隄在城北二十五里長三千九弓
  束皮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五里長二千九百一十二弓
  余家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二里長二千八百二十九弓
  黄家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三里長一千八百六十一弓
  江黄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三里長七千七百三十二弓
  馬家垸隄在城東北三十四里長一千七百九十五弓
  線家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五里長一千二百七十六弓
  劉陳垸隄在城北三十五里長五千六百四十三弓吳小垸隄在城北三十七里長一千四百三十弓湖家小路垸隄在城北三十七里長二千一百三十三弓
  楊李垸隄在城西北四十里長三千一百九十七弓南北垸隄在城西北四十里長一千四百三十弓桃樹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五里長二千七十弓黄湖垸隄在城東北四十五里長一千八百七十二弓
  永固垸隄在城東北三十七里長一萬二千九百九十七弓
  嚴肖垸隄在城東北三十八里共長一千八百八十四弓
  林家垸隄在城北三十七里長三千三百一十五弓乙酉垸隄在城北六十五里長七百三十四弓蔡劉垸隄在城北六十五里長一千一百四十弓合工垸隄在城北六十里長六千六百八弓
  周小垸隄在城北六十里長九百八十二弓
  以上華容境内各垸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高厚倍前
  附華容縣隄防考畧按縣城北臨川江南連洞庭中有斗子澌瀦等湖南北水漲殆無遺土非環土為垸則居民不能以旦夕安也明正統間知縣楊鐩請於朝遣工部員外郎王士華湖廣布政使蹇贒相便宜築隄四十有八其最大為要害者惟官垸濤湖安津蔡田四垸各周廻四十餘里本縣錢糧半出其内一罅之漏千家坐斃隄防之功不可緩也
  岳州府隄防總考畧按郡志城西岳陽樓一帶正臨洞庭湖春夏水漲波濤撼城勢甚可慮宋守滕宗諒築偃虹隄障之其屬邑惟平江居萬山中水患尚少臨湘半倚山城雖可捍禦然西北俱濱江水口又多勢難築隄巴陵隄防祗在江北諸里惟華容四十八垸之隄最為要害
  常徳府
  武陵縣柳隄自東門外至北門
  南湖隄在縣西二十里滇黔孔道
  趙家隄在縣西二十里
  金雞隄在縣西南二十里
  長江隄在縣東二十里
  皂角隄在縣東三十里
  東田隄在縣東十五里
  屠家隄 伍家隄 烏雞隄 龍裏隄 馬家窖陽雀隄 上東隄 下東隄 接官亭隄 四老口新陂隄 觀音樁隄 自屠家隄以下俱在縣東
  槐花隄 花猫隄 鐵窑湖隄 易家隄 落路口蓮花庵隄 白頭湖隄 唐家灣隄 菖蒲隄
  明月隄 罩沙隄 曲尺灣隄 南湘舖隄 洗手堰隄 自槐花隄以下俱在縣西
  蘆洲障周圍十五里六分
  姚家障周圍三十七里
  王家障周圍一十一里
  文子障周圍一十七里
  黄溪南障周圍一十八里二分
  黄溪北障周圍一十五里五分
  木瓜徳遠二障周圍三十里六分
  烏汊障周圍一十八里四分
  張家障接連龍陽大圍計一十二里
  永益障計二十里
  保安障計十八里三分
  黄花扁草障計二十里九分武陵四方之三 自蘆洲以下俱在縣東
  南溪障計二十八里三分
  官隄障周圍一十四里一分 三障在縣東北 以上諸隄障
  皇清康熈二十一年增修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每隄障加高三尺加寛五尺
  宿郎堰在縣東九十里周圍四十餘里雍正四五兩年夏秋水發因近洞庭洪波激蕩成壑萬難修築開墾雍正七年
  㫖將額賦永遠豁除並舊欠及本年錢糧俱邀蠲免蓴陂在縣北五十里唐刺史李璡修
  槎陂在縣東北三十五里唐崔嗣業韋夏卿修放鶴陂在縣東北八十里唐崔嗣業復修又名崔陂津石陂在縣北一百九十里唐崔嗣業修李翺溫造復修
  永泰渠在萬金村唐光宅中刺史胡處立開
  右史渠在萬金村本名後鄕渠一名石英渠溫造開考功堰在縣東北八十九里一名樊陂唐李翺開以上諸陂堰俱可漑田千餘頃惜歲久多淤
  附唐書地理志武陵縣北有永泰渠光宅中刺史胡處立開以通漕且為火備西北三十七里有北塔堰開元二十七年刺史李璡增修接古蓴陂由黄土堰注白馬湖分入城隍及故永泰渠漑田千餘頃東北八十九里有考功堰長慶元年刺史李翺因故漢樊陂開溉田千一百頃又有右史堰刺史溫造增修開後鄕渠總九十七里漑田二千頃又北百一十九里有津石陂本聖厯初令崔嗣業開翺造亦從而增之漑田九百頃翺以尚書考功員外造以起居舎人出為刺史故以官名東北八十里有崔陂東北三十五里有槎陂亦嗣業所修以漑田後廢大厯五年刺史韋夏卿復治槎陂漑田千餘頃十三年堰壞遂廢
  龍陽縣蕭公大隄在縣東十五里
  南城隄在縣東南半里
  河洪隄在縣西一里
  陡門隄在縣西三里
  杉木隄在縣東一里
  殷隄在縣東南五里
  小汎洲隄在縣西二十五里内有塘涽二座
  大汎洲隄在縣西四十里周圍一千八百六十餘丈内有涽四座
  李公隄在縣北二十五里周圍二千八百餘丈新隄在縣南一里安涽一座
  古隄在縣東南十五里
  夾隄在縣南十五里
  曲隄在縣南十里
  大圍隄在縣北周廻三萬五千八百餘丈計一百二十里上接沅辰諸溪洞水下濱洞庭大湖舊有水涽七座以洩積聚之流
  南趕障在大圍之北計二十二里
  保安障計一十八里
  黄花障計一十四里龍陽縣四分之一
  絲茅障計四里
  彭家障計一里
  廖家障計四里 以上隄障俱在縣北係補舊連三障在縣北計五里係新增
  辰陽障計一十一里
  車横障計一十五里
  連五障計十五里六分所統諸隄為粟公為承春為楓橋為中隄為大隄春夏水溢一隄不堅五障皆潰三汊障計六里五分
  灰歩障計一十五里四分
  七荆障計二十一里五分
  銅盆障計一十三里
  雙家障計九里五分
  茶塘障計一十五里
  南隄障計十里七分 以上諸障俱在縣東係補舊油坡障長二里二分
  青歩障長一十五里
  乾坡障長七里 三障俱在縣東係新築
  北益障在縣南長一十五里六分係補舊
  菖蒲障長一十五里
  横隄障長五里二障在縣南係新築
  冷水障在縣西長一十一里四分
  大有障長十里舊名陡門
  白子障長二十三里
  馬家障長七里二分
  張家障長二十二里
  莊浦障長三十里
  永恒障長五里
  豐收障長七里 以上俱在縣西係補舊
  金石障長四十七里
  復興障 二障在縣西係新築 以上龍陽境内諸隄障明嘉靖十三年修二十九年潰四十四年修大圍隄決口三十處長四千五百餘丈
  皇清康熈七八兩年大修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每隄障加高三尺加寛五尺堅厚倍前沅江縣西湖隄在縣南半里
  沔湖圫隄在縣東二十里
  長山圫隄在縣東四十五里
  太平圫隄在縣東七十里
  永寧圫隄在縣東九十里
  新興圫隄在縣東十里 以上沅江境内諸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附常德府隄防考畧按郡治與龍陽沅江二縣地皆濱江歴來歲遭水害南齊永明十六年沅江諸水暴至常德没城五尺宋淳熈十六年没城一丈五尺漂民廬舎後唐沈如常砌二石櫃以殺水勢得保城垣元延祐六年郡監哈尚於府學前又砌石櫃一座高二丈餘益加保固明嘉靖元年大水決隄十二年江漲幾欲衝城隆慶五年萬厯三十六年皆大水頻遭渰没頃年修築民始有寧居
  辰州府
  麻陽縣一都堰二十有五
  二都堰十有五
  三都堰十有二
  四旗都堰十
  石惹都堰二十
  石渠都堰二十四
  市都堰二十有七
  附麻陽縣陂堰考畧按邑多瘠田水源絶少唯仰望於雨澤少旱則歲難有秋水利自楊家古堰外皆萬厯間知縣蔡心一開築心一多善政水利乃其最著者
  直𨽻澧州
  澧州陽由坪隄 孟姜隄 黄絲隄 上夕陽隄下夕陽隄 魏家隄 窖口隄 李文隄 張毛隄大圍垸隄 以上澧州境内各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高厚倍前
  安鄕縣圍城垸隄 文明垸隄 羅陽垸隄 中和垸隄 黄隄垸隄 劉孟垸隄 張壤垸隄俱在縣南
  板橋垸隄在縣西
  惠明垸隄在縣北接圍城垸 以上為上十垸興家垸隄 實惠垸隄 新家垸隄 太和垸隄合家垸隄 以上為下五垸 以上安鄕境内各垸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高厚倍前
  附九江隄防考畧按禹貢九江孔殷謂沅漸元辰敘酉澧澬湘九水會合滙為洞庭一湖是也今以郡縣志考之辰常衡永枝河會流於洞庭者無慮數十水而其會衆流而注之湖則有三焉曰沅湘澧而巳沅發自牂牁經辰溪合麻陽諸溪洞水過常武出湖之北湘發自廣西與安海陽山至分水嶺分為二𣲖一為灕水一為湘水至永州瀟水會焉至衡州烝水會焉過長沙出湖之南澧發自武陵古克縣東流過武水口合焦溪如溪諸水經慈利石門至澧州出湖之西而漸元辰敘酉澬共合流而滙為洞庭以為之壑故衡寳永辰沅得免水患惟常武當沅江之下流岳澧值江湖之會合長沙之益陽湘隂上接澬湘下濱洞庭故歲遭浸溺隄防之設最宜急圖者也
  附修築隄防總考畧近年深山窮谷石陵沙阜莫不芟闢耕耨然地脉既疏則沙礫易圮故每雨則山谷泥沙盡入江流而江身之淺澁諸湖之湮平職此故也欲盡心力以捍民患惟修築隄防一事耳故備考古今可經久而通行者葢有十焉一曰審水勢東洗者必西淤下澁者必上湧築隄者審其勢而為之址最難禦者莫如直衝之勢議者退為曲防故荆州虎渡穴口之隄先年愈退愈決而後直逼江口以遏水衝乃得無恙他如順注之傾涯則隄勢宜迂急湍之廻沙則隄勢宜峻二曰察土宜一遇決口必掘浮泥見根土乃築隄基其所加挽者必用黄白壤三曰挽月隄洗在東涯則沙廻而西淤在南塍則波漩而北故往往古隄反抱江流者為水所齧即臨傾涯之上勢甚孤懸必先勘要害之地而預築重䕶之隄四曰塞穴隙獾屬螻蟻窠穴秋冬水涸徧察孔端極探其原而為之防五曰堅杵築木杵不如石㮙石㮙不如牛轢六曰捲土埽塞決口為上䕶成隄次之法埽以雈葦為衣以楊柳枝為筋以黄壤為心以穀草為紼纚因決口之淺深水勢之緩急而為長短大小者也若隄防初成土尚未實必以楊柳枝為埽横棲於隄外則可以禦波濤而隄無恙七曰植楊柳八曰培草鱗九曰用石甃當衝決之要處若非石隄必不能回水怒而障狂瀾十曰立排樁將大木長丈餘密排植於隄之左右聯以紼纚結以竹葦則風浪先及排樁而隄可恃以不傷也
  䕶守隄防總考畧決隄之故三有隄甚堅厚而立勢稍低漫水一寸即流開水道而決者有隄形頗峻而横勢稍薄湧水撼激即衝開水門而決者有隄雖髙厚而中勢不堅浸水漸透即平穿水隙而決者要皆修築既疏而防守復怠故坐致此患耳故防範䕶守之計條議有四一曰立隄甲每千丈僉一隄老每五百丈僉一隄長每百丈僉一隄甲凡隄夫十人一應隄防事宜官守之而有垸處所亦設有垸長垸夫其法與隄甲同仍不論軍屯官庄凡受利者各自分隄若干丈二曰豁重役凡隄老隄長隄甲及垸長垸甲人役各復其身每遇編審即與豁除别差則彼得一意於隄防三曰置舖舍查照漕河事例於隄上創置舖舍三間令隄長人役守之則往來棲止不患無所而防䕶事務亦庶幾不致妨悞矣四曰嚴禁令凡有奸徒盜決故決江漢隄防者即照依河南山東事例發遣揭示通衢以警偸俗













  湖廣通志巻二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