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穿石賦 (趙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溜泠然,漱幽石而濺濺,恆羃䍥以迸集。忽嵌空而下穿,介若自持,謂稟靈而利物,呀而中斷,見積小以摧堅。且其輕重異源,剛柔殊類。嘉洞出而無朕,知累功而有自。貫白雲之幽抱,滴滴方來,破蒼苔之古痕,泠泠斯至。崎峗莫狀,激射無窮。逗跳沬以居內,洩涓流而在中。日就月將,必漸然而爭赴;因微方著,殊易者之先攻。原乎厥性既柔,其平如砥。因滴瀝以成象,若洞澈而虛己。注而匪竭,歎追琢之莫加;協乃有時,顧堅貞而何以。下漱而玉,中開似冰。謂雕以為樽,窪而無當,疑鑿而成磴,豁爾非憑。然則引深邃,洞觚稜,諒在物而靡及,非自微而不能。由是異類相推,於斯何甚?蒙兮莫奪,堅然自稟。清光亂灑,初熠熠以穿菱;素彩頻垂,每熒熒而透錦。偉夫!炯若方絜,於焉注茲,或零落以將盡,竟連環而不遺。依依未通,遵神泉之靡息;一一將徹,聽鳴玉之遠而。故可以託質悠悠,於山之幽。載吐潛液,靜如冥搜。滴盤礡之間,通茲餘潤;挺剛克之際,分乎至柔。諒成功之不遠,庶積習之可求。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