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七 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卷第七十八
宋 司馬光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紹興刊本
卷第七十九

國文正公文集卷第七十八

  碑誌四

   皇從兄華隂侯墓誌銘

   皇姪右屯衞大將軍令邦墓誌銘

   皇從姪蓬州刺史夫人仁和縣君潘氏墓誌

   皇從姪右屯衛大將軍士虬墓記

   右班殿直傅君墓誌銘

   虞部郎中李君墓誌銘

   比部郎中司馬君墓表

   龍圖閣直學士李公墓誌銘

   户部侍郎周公神道碑

    皇從兄華隂侯墓誌銘

華隂侯仲連字齊賢魏㳟顯王元佐之曽孫邭國

𠃔成之孫遂昌SKchar2公宗顔之長子母曰太原郡君郭

氏𥘉除右内率府副率厯率府率右千牛衛将軍右

監門衛大将軍英宗即位遷右武衛大将軍撫州刺

史今上即位遷右羽林軍大将軍辰州團練使侯㓜

不好㺯長而樂善學尤精於漢書昭SKchar2公素好學喜

為詩蔵書萬卷侯能嗣承其志目其詩曰貽慶集熈

寜二年五月戊子以疾終享年三十有六上爲之輟

視朝一日追贈華州觀察使封華隂侯夫人長安縣

君劉氏男二人長曰士轡蚤卒㓜曰士頖右内率府

率女六人四蚤卒二未嫁以某年十一月癸酉塟永

安縣銘曰

SKchar2愛子以詩書教名而蔵之志在則傚能守冨貴

為諸侯孝

    皇姪右屯衛大將軍令邦墓誌銘

右千牛衛大將軍令邦字安國冀康孝王惟吉之曾

孫丹陽僖穆王守莭之孫右龍武軍大将軍隴州防

禦使世符之子也母曰南陽縣君張氏將軍生五年

除太子内率府副率英宗即位遷古監門率府率今

上踐祚遷右千牛衛将軍熈寜二年五月甲午遇疾

卒年十九贈右屯衛大将軍治平𥘉英宗詔宗子無

㓜長皆就學差其年爲大中小三品各置師以教之

将軍時年十二従父南康修孝王愛其才性命爲小

學錄以表率羣兒及年十五以新制試孝經論語於

大宗正司二宗正以其誦習SKchar精屢稱嘆之將軍起

謝不敏拜於牀下衆益美其警悟而不伐遂升中學

授左氏春秋将軍事親至孝有疾至焚香於臂以禱

請然親有過未嘗不諌争其𠩄爲得禮義𩔖皆如此

不幸蚤世識之者無親疎共惜之二子男未名而卒

女尚㓜是𡻕十一月癸酉塟於永安縣銘曰

學則敏行則孝志業修冝逺到命不融衆𠩄悼

    皇従姪蓬州刺史夫人仁和縣君潘氏墓誌銘

従姪右武衛大将軍蓬州刺史令超之夫人日仁

和縣君潘氏故鄭王美之曽孫平州刺史惟熈之孫

閤門祗𠉀仁矩之子生十六年以選歸於蓬州使君

封仁和縣君熈寜二年八月己未疾以卒享年二十

有四生五子男子翺右内率府副率次二男未名二

女早夭銘曰

太勲之門克生令孫歸於帝族稟命天昏款文幽石

以識塋園

    皇従姪右屯衛大將軍士虬墓記

右千牛衛将軍士虬右武衛大將軍果州團練使齊

安郡公仲郃之子贈安化軍莭度觀察留後髙宻郡

公宗望之孫贈安逺軍莭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國公𠃔言之曽孫也母曰安康縣君李氏将軍生

五𡻕以例賜名除右内率府副率眀年遷右監門率

府率今上踐阼遷右千牛衛将軍㓜而秀慧不嬉SKchar

異於常兒七𡻕始就學授孝經孜孜不捨晝夜教授

劉仲章老儒生嘗於廣坐問之曰将軍誦孝經果有

何得對曰事親孝故忠可移扵君居家理故治可移

扵官此其𠩄得也仲章驚嘆曰異日成長必爲徳器

數年愈自修立有成人之風親親尊尊動皆應法問

安視膳朝夕無倦不幸遇疾以熈寜二年五月丙戌

卒年十二宗室共嗟惜之朝廷贈右屯衛大将軍其

年十一月癸酉塟永安縣謹記

    右班殿直𫝊君墓誌銘

熈寜二年春傅欽之遺光書曰昔我王考材氣過人

䆠不遂以沒堯俞㓜鞠于王妣以至成人㤙隱殊厚

堯俞或以事夜艾未𥨊王妣常危坐待之及仕而之

四方王妣不見再逾月則SKchar念氣濇而成癰逮王妣

之亡竭堯俞之泣不足以償癕之血也今将以某月

某日舉吾王考妣之栕塟于濟源吾嘗與子同在諌

省子幸而知我必為我銘其墓子茍自謂不能是愛

其少頃之勤而使我抢終已之恨非仁人之為也光

讀之媿且懼復書曰子以義責光光何敢辭然門内

之美光不得聞也子為光叙其事以来光謹條次之

則可矣有間欽之以其状来曰君諱某字寳臣其先

大名内黄人世為冨家曽祖考諱思進始讀書爲儒

祖考諱凝贈虞部貟外郎考諱世隆以春秋三𫝊登

科官至駕部貟外郎知印州事始家於鄆君少通尚

書屢舉不中苐用親䕃𥙷三班借職累遷至右班殿

直𥘉監澶州酒稅厯齊州離濟賽酒稅廬州廵檢以

事去官後監趙州倉知㝎州新樂縣復以事去官已

監博州酒稅以疾罷歸眀道元年十月十日終於

家夀六十一君爲人忼慨方嚴家之子弟雖甚愛之

不命坐不敢坐其當官眀敏果斷在新樂有西山采

木卒二百人謀刼其縣大呼自南門入君率左右操

白挺逆之至則叱使坐卒不意君遽出皆SKchar不敢動

君因罵之曰餓兵欲奚為捽其為魁者數人杖之各

數十而縱之皆抑首去不敢出聲然不能與世浮沉

平視貴要(⿱艹石)無人故𠩄至齟齬且老益窮因發狂疾

棄官歸臥一𡻕𠩄忽起召家人與訣語言如平生人

乃疑其非狂也故相國王沂公為諸生家居未與人

接君即以公輔噐之巳而果然人不知其何用知之

也夫人霍氏國子博士致仕(⿱艹石)拙之孫篤扵孝慈其

父亡夫人未之知獨視雲煙草木皆𢡖悽變色泣下

能自止逾月而訃至後君二十二年年八十一而

終男某仕至山南東道莭度推官知磁州昭徳縣事

贈工部郎中二女其長者蚤世㓜適楊氏孫七人長

曰堯俞字欽之今爲兵部貟外郎次舜俞郊社齋郎

次君俞未仕餘皆早世欽之爲諌官䖏大議正直無

𠩄顧避朝廷不能用其言除知雜御史欽之固辭不

肯拜必求得罪以去知和州聲振天下嗚呼得非承

其祖之風烈邪欽之以夫人嘗至濟源愛其土風遂

塟焉銘曰

氣直志剛難進易傷善抑不揚其後必昌皆理之常

    虞部郎中李君墓誌銘

君之族出趙郡後家肥郷今爲𨳩封府人曽祖考諱

滔洺州圑練判官贈中書令妣魯國夫人苗氏祖考

諱炳侍御史贈尚書令妣陳國夫人周氏考諱䞇虞

部貟外郎贈司封貟外郎妣扶風縣太君宋氏司封

之兄沆以清重知治體相真宗弟維以文辭髙仁宗

𥘉爲翰林學士皆有傳在國史當世士族咸榮慕之

君諱某字漢臣早孤始以相國夫人奏試将作監

簿復以翰林君奏爲守主簿𥘉監汝州塩酒稅在京

茶庫西京糧料院遭扶風太君䘮服除監南京麴院

在京豐濟倉㑹乆疾以國子博士分司西京尋又掌

中嶽廟慶暦七年七月癸已終于官舍年五十二君

喜爲詩有前人風挌爲人温良清謹睦扵族姻厚扵

朋友故其生也人無與之爲怨沒也乆而思之夫人

聶氏祕閣校理震之女封河南縣君生六子男攸今

爲内閣承制女一適古班殿直王矞一適屯田郎中

朱䖏仁餘一男二女早卒君之沒攸與二䖏妹皆㓜

家極貧夫人𡠉居二十餘年撫育諸孤綱紀家事小

大曲盡其冝李氏以復振熈寧二年六月戊午終於

京師年七十五先是攸升朝贈君虞部郎中夫人封

福昌縣太君攸𠩄居官皆有能名異日必将有成者

也光於夫人為姊子攸謂光将以今年某月日塟於

洛陽賢相郷之墓子冝爲之銘光不辭銘曰

生則人親之沒則人思之誠不盡扵中其誰能得之

位則不充夀則不融冝其有子以收以祀以終厥祉

    比部郎中司馬君墓表

兄諱某字嘉謨陕州夏縣人其先宗支𠩄自出見扵

祖墓碣曽祖諱某祖諱某父諱某皆不仕兄爲人謹

厚孝扵親友於兄弟自㓜及長無子弟之過不幸生

二十八年以天僖四年六月辛夘終於家夫人同縣

王氏進士禹之女長男未名而夭次男京生未踰𡻕

而兄沒夫人年尚少自誓不嫁京既長以叔祖天章

府君䕃入官爲人彊直幹敏𠩄至吏民稱之由是累

遷尚書駕部貟外郎通判潞州軍州事贈兄官至比

部郎中夫人享榮禄之養幾三十年封福昌縣太君

年七十九以熈寜三年七月壬寅終二女長適郷人

曹中立早卒次適進士宋輔始兄之沒光生二年矣

故扵兄之材行不能詳知然茍非兄力爲善扵其身

而無禄安能有遺福及其後邪兄以天聖六年三月

乙已塟扵先塋及夫人之沒以其年十月辛酉祔于

兄墓京懼嵗時之乆不可以莫之識也泣請扵光爲

之表

    龍圖閣直學士李公墓誌銘

公諱某字公素其先唐之宗室避亂入蜀家於邛州

之依政曽大父諱殻大父諱扆父諱憲皆不仕大父

以才行著郷曲朝廷褒之號静惠䖏士公生三嵗而

孤性警敏過人兄綯教之書嚴其程課而出公遨SKchar

自如比暮兄歸公徐取書乘月視之一過立誦數千

言兄由是竒之稍長善屬文尤工謌詩氣格豪邁景

祐五年舉進士爲天下苐二除大理評事通判邠州

事州人以公少年高科始不以吏事期之公銳精爲

冶所䖏畫皆出人意表吏民大驚㑹夏虜㓂西鄙劉

平石元孫戰沒邉人恟懼邠州城惡吏民謀内徙以

避之時州無守将公攝州事即發民治州城僚吏固

争以事當言上侍報公日虜将至國外可暇顧文法

爲身計耶且我實爲之有罪不爾累乃親度材庀㤙

賦功董役不三旬而畢仁宗聞而嘉之下詔佗州守

僃當完者視邠為比官滿召試除集賢院厯判登聞

皷院吏部南曹開封府推官修起居注失執政意出

為亰西轉運使復還修起居注判三司塩銕勾院時

杜祁公爲宰相多採㧞英儁寘之臺省不利祁公者

指公爲其黨左遷知潤州事徙知洪州事乆之谿變

㓂亰湖朝廷議擇有材智者以爲轉運使鎭撫之上

曰有舘職善飲酒者爲誰其材可用今安在宰相

能對上復曰是往𡻕城邠州者宰相即言公姓名

乃除荆湖南路轉運使公乗驛至邵SKchar令諸州皆按

兵母得進討遣使SKchar蠻居諭以禍福群蠻感悅皆罷

兵受約束又召還修起居注糾察在京刑獄遂知制

誥判吏部流内銓知審官院以龍圖直學士權知開

封府事京師多老奸𪧐猾吏不能禽公推迹其物色

起居一時録治略盡威令大行坐盗入慈孝寺𥨸

章獻皇后御容大珠徙提舉在京諸司庫務頃之遇

皇祐四年八月癸未終於家年四十官累遷至起

舎人公爲人踈明樂易倜儻不羈飲酒盡數斗不

亂視金帛如糞壤厚於交友與之逰者乆而益親之

爲布衣時周逰四方識其土風人情故平生喜言爲

治之體及用兵方略數陳便冝書數十上仁宗杳秋

䆮髙未有繼嗣公因侍祠髙禖遂奏賦大指言王者

修身治國家逺嬖寵近柔良則神降之福子孫蕃衍

上深嘉納命内侍石全育宣詔慰撫之公家至貧及

病亟自爲表言母老不能終養以是累陛下上哀之

賻恤甚厚時之士大夫無不惜公之志有餘而夀不給

也夫人張氏封南陽郡君子男三人稷太子中舍秬

大理寺丞秠太常寺奉禮郎女四人長適皇城使劉

永吉次適進士謝少微次早夭次未嫁光與公同年

進士也稷状公之治行命光爲之誌光不得辭銘曰

材氣以爲實文學以為華孤舉秀出以大其家千里

之足羈紲𠩄不能制百圍之木鉤矩𠩄不能加功可

大施而夀禄不遐嗚呼天實使然其又奚嗟

    戸部侍郎周公神道碑

周以國為氏漢魏以來世有顯人公之先家於益都

曽祖考諱仁貴不仕祖考諱子元舉三禮登科為深

州司法參軍契丹覆深州舉室罹禍朝廷哀之贈大

理寺丞祖妣田氏追封仙逰縣太君考諱圭時適在

外得免朝廷賜以官終太子中舎累贈尚書左㒒射

妣李氏累封常山縣太君公諱沆字子眞舉進士一

上中第除膠水縣主簿初試吏事精敏如素習上下

稱其能徙諸城主簿用蔡文忠公薦遷鎭海軍節度

推官知勃海縣濱州大吏恃府勢築室鄣氏居害其

出入民訴縣以十數前令莫敢直公立表撤室收

抵罪豪猾惕息歳餘召入改著作佐郎縣民詣轉運

使杜祁公請留祁公爲奏詔許之㑹公以母老疾求

監青州稅㝷以憂去職服除知嘉興縣趙元昊擾西

陲詔近臣舉可通判陜西諸州者冨丞相時知制誥

以公名聞擢通判鳳翔府以權𤼵遣鹽鐡判官召還

改江西轉運判官公固辭願得近郷里一官以謀𦵏

乃改知沂州過京師入對言事仁宗善之賜服銀緋

到官數月召還為開封府推官俄遷判官㑹湖南蠻

唐盤二族殺掠居民官軍討之數不利有詔本路遣

人招撫蠻輒殺之乃以公為轉運使委之經畫辭行

仍服金紫公至上言蠻驟勝方驕未易懐服宜須秋

冬進兵擊之蠻地險氣毒其人驍悍善用鋋盾北軍

不能與之确請選邕宜融三州澄海忠敢知其山川

習其𠆸藝者三千人入擣巢穴餘兵絡山足岀則獵

取之俟其勢窮力屈然後可招撫也朝廷用其筞二

族皆降湖南遂平是時軍旅暴興運路險澀公随宜

區處資粮豐給而民不疲病召爲度支判官行未至

復加直史館知潭州兼荆湖南路安撫使先是北軍

戌湖南山谿者㦯朞年或再朞乃代去再朞者多死

瘴癘公奏以為不均請皆以朞年為㫁所生全甚衆

歸朝除河東路轉運使自慶暦以來河東行鐡錢民

多盗鑄吏以峻法懲之抵罪者日繁終不能禁公乃

命高估鐵價盗鑄者無利不禁自息入爲度支副使

儂智高㓂掠廣南既敗走詔以公為西路安撫使天

子以嶺南地惡命公非賊所殘州縣不必往公曰天

子之命至仁也然遠民新罹荼毒余敢不究宣天子

之澤以靣慰之乎遂徧行州縣雖窮僻無不到者民

避賊多棄田里逺去吏以常法滿半歳不還者皆聴

人占佃公曰是豈與凶年逃租役者同乎奏更延期

一年召使復業有巳為人占佃者皆奪還之仍免其

一年租三年役貧者縣官貸以種粮由是嶺南民復

安集又奉使契丹還加天章閣待制為陜西都轉運

使未幾改河北𥘉河自横隴西徙趋徳博後十餘年

又自商胡西徙趋恩冀朝廷皆以功大遂不復塞有

李仲昌者建議請自啇胡口下鑿六塔渠引河東注

横隴故道用功省而利大詔遣使者與公行視利害

公上言國家近議塞啇胡計用薪蘇一千六百四十

五萬役工五百八十三萬今仲昌奏塞六塔計用薪

蘇三百萬共是一河其塞之工力不容若是之殊盖

仲昌故爲小計以求興役殆非事實又即日河水廣

二百餘歩六塔渠廣四十餘𡵯必不能容且横隴下

流自河徙以東塡閼成高陸其西隄粗完東隄或在

或亡前日六塔水㣲通分太河之水曽不及十分之

三濵水之民喪業者巳三萬餘戶就使如仲昌言全

河東注必横潰泛濫齊博徳棣濱五州之民皆爲魚

鼈食矣今自六塔距海不啻千餘里若果欲壅河使

東冝先治水𠩄過两隄使皆高厚仍僃置吏兵分守

其地多積薪蘇以防衝决乃可爲也然其勞費甚大

恐未易可辨以臣度之六塔實不可塞朝廷卒用仲

昌議塞之旣塞不終朝復决齊博等州果大𬒳水害

朝廷乃竄仲昌於嶺南諸阿附其議者亦抵罪衆始

知公議爲是公又上言民罹水災皆結廬隄冢

乏可哀臣欲輒發近倉賑之顧大㤙當自上出臣不

敢𥨸取爲名願亟遣使者案視收恤之朝廷従之未

幾徙河東都轉運使踰年遷龍圖閣直學士知慶州

兼環慶路經略安撫使邉民多䦨出塞販青鹽抵重

法公請損官鹽之價犯者稍衰入判三班監兵部太

常寺通進銀臺司仁宗山陵為鹵簿使又以遺留物

奉使契丹公以二使皆有厚賚不欲專之因託以力

不能兼辭使契丹不行士大夫美之英宗𥘉即位契

丹遣使賀乾元莭公爲館伴詔取書入置柩前使者

固請見上曰取書非故典也上以方衰絰不許使者

執書不肯入閤門公曰昔北朝有喪南使至柳河而

還今朝廷重鄰好聽君前至京師逹命於先帝恩禮

厚矣奈何更以取書為嫌乎使者立授書是時朝廷

未知契丹主之年公從容雜佗語以問使者使者出

不意遽以實對既而悔之相顧愕眙曰今復應兄事

南朝矣頃之遷樞宻直學士知成徳軍兼眞定府路

安撫使土俗多棄親事浮屠公案籍閱其不知法者

皆斥還其家凡斥數千人在眞定數年以疾辭位治

平四年以戶部侍郎致仕其年八月丁未朔薨于家

年六十九公為人荘重動止皆有法不妄笑語居家孝

友甚至而當官謹嚴始終如一鉏姦衞良摧彊撫弱

去嘉興二十年人有過其縣聞民間猶思咏之以爲

前後無有罷潭州民遮道不得行公諭解不能却乃

旋鞚而南曰當與汝歸耳衆喜奔呼爭先道稍開躍

馬北去追至境者尚數百人與僚佐議事其言當者

立從之不當不面斥其短徐曰某意欲如此爲安衆

亦不能易也𠩄部官屬有罪先以好言諭之不變乃

誚責之懼而自改者盖十七八苟尚不變乃案致於

法猶爲SKchar除不盡繩也有死於官下其家孤貧不能

自歸者必爲賻歛衞送或無歸者則爲存處立生業

嫁其女誨其子弟視如親戚故人始望其貌皆懔然

畏之乆而求其心乃知實仁厚長者也先娶王氏再

娶劉氏封彭城郡君皆先公即世三男莘将作監

簿百藥大理寺丞常大䋥評事二女適太常博士榮

安道来安令江懋簡公薨之歳十月已酉塟於先塋

百藥曁常欲刻碑臨道俾異日郷人皆得瞻公之墓

不忘公之德請館閣校勘梁君燾状公之功行以授

光命爲之銘光昔通判并州事事公於河東雖自知

無文不敢終辭銘曰

古之君子徳盛道尊望之儼然即之也温公正衣冠

嚴不可干施之於政乃仁乃寛吏畏而悛民思不諼

𣢾銘垂美以告後昆


國文正公文集卷第七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