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三 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卷第六十四
宋 司馬光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紹興刊本
卷第六十五

温國文正公文集卷第六十四

  序一

   送同年郎兄景微歸㑹稽榮覲序

   顔太𥘉雜文序

   名苑序

   送李揆之推官序

   諸兄子字序

   送李子儀序

   越州張推官字序

   馮亞詩集序

   送孟翺宰冝君序

   送丁浦江序

   古文孝經指解序

   王内翰贈啇雒寵主簿詩後序

   并州學規後序

   送胡完夫序

   送通山郝令序

   敘清河郡君

    送同年郎兄景微歸㑹稽榮覲序

進士此科見重於時久矣自兩漢而下選舉之盛無

與爲比廼至敗鬻給役之徒皆知以爲美尚是以得

之者矝夸滿志焜耀於物如謂天下莫己(⿱艹石)也亦何

惑哉賢者居丗㑹當蹈仁履義以徳自顯區區外名

豈足恃邪郎景微與余周旋甚悉余備知之其爲人

剛不可挍柔不可犯和易以爲樂節正以爲禮由七

品官舉進士一上十選可謂美矣然未甞有偃蹇之

容自滿之意或未識者卒然遇之尚不知其爲舉人

又焉知其有科級邪所謂以德自顯者殆無過此乎

家君與尊諌議景徳中同年登第在朝廷最名相善

余又與景微以䕃籍同官偕舉進士送名於天府覆

試於南廟以至登第未甞異處古人有言朋友丗親

如我比者固不踈矣今將泛舟南下拜親于越謂余

必以文序别余誠荒陋非不知辭顧以非余無能紀

其實美者故直書以贈之時景祐五年季夏司馬光

    顔太𥘉雜文序

天下之不尚儒乆矣今丗之士大夫發言必自稱曰

儒儒者果何如哉髙冠博帶廣袂之衣謂之儒邪執

簡伏𠕋呻吟不息謂之儒邪又况㸃墨濡翰織製綺

組之文以稱儒亦遠矣捨此勿言至於西漢之公孫

丞相蕭望之張禹孔光東漢之歐陽歙張酺胡廣丗

之所謂大儒果足以充儒之名乎魯人顔太初字醇

之常憤其然讀先王之書不治章句必求其理而已

矣旣得其理不徒誦之以誇誑於人必也蹈而行之

在其身與郷黨無餘於其外則不光不光先王之道

猶蘙如也廼求天下國家政理風俗之得失爲詩謌

洎文以宣暢之景祐初青州牧有以荒滛放蕩爲事

慕嵆康阮籍之爲人當時四方士大夫樂其無名教

之拘翕然效之寖以成風太初惡其爲大亂風俗之

本作東州逸黨詩以刺之詩遂上聞天子亟治牧罪

又有鄆州牧怒屬令之清直與己異者誣以罪榜掠

死獄中妻子弱不能自訴太初素與令善憐其𡨚死

作哭友人詩牧亦坐是廢於時或薦太初博學有文

詔用爲國子監直講㑹有御史素不善太初者上言

太初狂狷不可任學官詔即行所至改除河中府臨

晉主簿太𥘉爲人實寛良有治行非狂人也自臨晉

改應天府户曹掌南京學卒於睢陽舊制判司簿尉

四考無殿負例爲令録雖愚懦昏耄無所取者積以

年數必得之而太初才識如此舉進士解褐近十年

卒不得脫判司簿尉之列以終身死時蓋年四十餘噫

天喪儒者使必至於大壞乎將犬吠所恠者必

見鋤也何其仕與壽兩窮如此丗人見太𥘉官職不

能動人又其文多SKchar訐有疵病者所惡聞雖得其文

不甚重之故所弃失居多余止得其兩卷在同州又

得其所爲題名記今集而序之前丗之士身不顕於

時而言立於後丗者多矣太初雖賤而夭其文豈必

不傳異日有見之者𮗚其後車詩則不忘鑒戒矣𮗚

其逸黨詩則禮義不壞矣觀其哭友人詩則酷吏愧

心矣𮗚其同州題名記則守長知弊政矣𮗚其望仙

驛記則守長不事厨傳矣由是言之爲益豈不厚哉

    名苑序

孔子稱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乃至於

百姓無所措手足甚矣聖人重名之至也劉子政述

九流有名家者流曰尹文子公孫龍子等凡七家尹

文子今存其術𮦀黄老刑名之言耳餘書更歷乆逺

丗鮮傳之今有孫氏釋名盖亦其𩔖也昔者魯哀公

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孔子

聞而深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旣往不咎戒其

後復爲也兩漢以來儒者務爲此態旁貫曲取紆辝

蔓說至有依聲襲韻強爲立理誠可閔𥬇者甚衆此

非宰我栗社之比邪今釋名之文亦猶是矣抑亦失

聖人之旨逺哉愚甞念之乆矣間因觀經傳諸書有

可以正名者因記之竊以爲備萬物之體用者無過

於字包衆字之形聲者無過於韻今以集韻本爲正

先以平上去入衆韻正其聲次以說文解字正其形

次以訓詁同異辨其理次以經傳諸書之言證其實

命曰名苑其有法制云爲時遷物變者亦略敘其㳂

革欲人知其源流變態云爾至於魚蟲草木之𩔖雖

纎苛煩碎非忼慨君子所當用心然亦重名之一節

爾至於正三才道德禮樂善惡真僞之名輔佐丗治

其功亦不細哉謂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

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將來君子好學樂道庶幾亦

有取焉

    送李揆之推官序

古者朋友將别必有言以相贈與處也近丗多爲之

序序者其亦贈處之道歟然丗俗失之往往崇虚辭

相歎譽曽無一言以爲規是豈昔人贈處之道哉愚

以爲朋友之道譽其善規其過專譽而不規路人而

聚處飲酒於市道者耳光於揆之非直同官而巳實

朋友也於其行又可無言以贈之揆之名相子孫聦

逹有羙才習於時務觀其行能殆無所復擇矣然爲

之友者猶舉其毛髮之闕而告之誠欲就其全也夫

人非至聖必有短非至愚必有長至愚之難值亦猶

至聖之不丗出也故短長𮦀者舉丗比肩是也是以

君子之取人也不求備稱其善不計其惡求其工不

責其拙如此故人竭其用而恱從之怨憎不至而功

業榮焉然則垢靣而眥操耒而胥靡者尚未可輕

辱而易視也禹曰知人則哲惟帝其難之堯禹以爲

難則凡人安得謂之易人事常不可測夫又詎知操

耒者不爲阿衡而胥靡者不爲傅說(⿱艹石)之何其可以

心目断也竊甞聞之夫智者攘患常於至微著而欀

之則無及巳昔智伯一㑹而辱二主一臣以成鑿臺

之禍以智伯之強人莫之害失一言於樽爼之際其

禍章章如此况無其勢取悔易矣夏書曰一人三失

怨豈在明不見是圖足下行矣慎之智或召災敏或

賈禍愚不可忽鄙不可侮是皆無損於人不冝於身

勉之哉時思鄙言光之贈盡此而巳未知足下復何

處我也慶暦乙酉嵗二月庚戍序

    諸兄子字序

余兄子十四人大抵未字皇祐二年告歸過家徧爲

之字皆附其名以寓訓焉京字亢宗京大也孟子

曰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爾姑大其德乎然後宗有所

亢矣亮字信之孔子稱去食去兵而信不可去信者

行之本也禀字從之從順也君子在家則禀於親出

則禀於君無所不用其順焉夫順者天之所助也元

字茂善元者善之長也勉善不巳能無長乎育字龢

之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况其邇者乎良字希

祖詩云母念爾祖聿修厥德君子修德以爲祖也可

不勉乎冨字希道智者冨於道愚者冨於賄爾其勉

於智乎齊字居德齊中也孔子曰中庸之爲德其至

矣乎居德以中奚⿺辶商而不利哉方字思之方道也孔

子曰道不逺人苟思之精行之勤則道何逺之有哉

爽字成德爽明也明敏辯智天之才也中和正直人

之德也天與之才必資人德以成之與其才勝德不

(⿱艹石)德勝才故願爾勉於德而巳矣衮字𥙷之君子之

事上進思盡忠退思𥙷過異日爾仕於朝當以仲山

甫爲法乎章字晦之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然則欲

道之章者其惟晦乎弈字襲美詩云夙興夜寐母忝

爾所生弈丗之美將待爾而襲之可不勉歟裔字承

之爾於昆弟中爲最㓜承祖之美者捨爾尚誰任哉

嗚呼朝夕不離於口耳者名字而巳爾曹苟能言其

名求其義聞其字念其道庶幾吾宗其猶不爲人後

    送李子儀序

寳元中光從事在華子儀僑居州下始得從之遊竊

甞與僚友議曰人之𥙿於才者或𥚹於行豐於行者

或歉於才要之不能得兼(⿱艹石)子儀者才如是行如是

他日吾屬其敢望乎間二年子儀升進士第名聲𭧂

灼於縉紳間光聞之喜曰所期果不負矣又五年光

與子儀俱官太學下日夕相從講道甚樂不幸子儀

遭先府君憂去職服除來還則光去遷他官雖不得

亟見然慕重其爲人常(⿱艹石)在旁也皇祐三年丞相文

公出鎮許昌士大夫願從後車以自効於幕下者甚

衆公無所取獨與子儀俱夫以文公之明且公而子

儀獨應其選其不輕而重可知矣論者猶謂子儀不

當舎中都遊外方夫玉巨用之則爲璧爲圭細用之

則爲環爲玦玉能明㓗潤澤而已矣璧與圭環與玦

唯工者之所爲玉豈能自制哉行矣子儀君子之道

猶玉也亦烏適而不見貴乎陜郡司馬光序

    越州張推官字序

天下之事未甞不敗於專而成於共專則隘隘則睽

睽則窮共則博博則通通則成故君子修身治心則

與人共其道興事立業則與人共其功道隆功著則

與人共其名志得欲從則與人共其利是以道無不

明功無不成名無不榮利無不長小人則不然專己

之道而不能從善服義以自廣也專己之功而不能

任賢與能以自大也專己之名而日恐人之勝之也

專己之利而不欲人之有之也是以道不免於蔽功

不免於楛名不免於辱利不免於亡此二者君子小

人之大分也陜郡張君名共才甚美行甚修舉進士

登上科今從事於浙東光辱與張君爲同郡人習其

爲人固乆𥨸以爲古者名於親而字於朋友字必附

名而爲義焉光是敢輙廣其名之義而字曰大成以

勉之異日張君克充其名顯𥙿光大庸可量哉

    馮亞詩集序

文章之精者盡在於詩觀人文徒觀其詩斯知其才

之逺近矣陜人馮亞字希顔學詩於處士魏野偏得

其道潘逍遥深重之未四十而終魏詩大行於時亞

詩去魏不逺而所傳者郷曲而巳所以然者由魏之

壽亞之夭歟家公知杭州亞子噩以其先人詩集請

因杭工刻諸板而傳之余以爲世俗不能識真貴於

難得而賤於飽聞不(⿱艹石)藏之於家有同志者就而冩

之則雖欲勿傳安得不傳(⿱艹石)刻之於版有不知文者

或敢譏評其臧否衆心無當從而和之是隕夫子之

盛名也不果刻序而歸之

    送孟翺宰SKchar君序

天之所以賜人賢不肖之分曰心智而已矣故它可

能也心智之叡明強識不肖者竭力無以及焉仲習

爲夏縣尉封域之内山澤之夷險道𡍼之遠邇邑落

之踈宻無不歴歴詳其名數吏卒數百人民踰萬室

性行之善惡家貲之豐約居處之里囷倉之數皆能

修列而詮次之凡人居官朞嵗不能悉吏卒之名氏

而仲習小大畢舉如指諸掌抑可謂叡明而強識矣

國家謂親於民事者無(⿱艹石)令於三王之丗伯子男之

職也而以資秩乆次爲之甚無謂乃詔二千石舉明

逹政事者充其官仲習以是得冝君令夫爲政者患

於不知民之情僞下之得失上蔽下壅故賞罰糾紛

而不治今仲習之精力乃如此以從小邑之政是猶

激疾風以振鴻毛委洪波以滅炬火何足言者異日

居相府立柱下緫天下之圖書承明主之顧問應荅

如響畫地成圖亦誰得居其右哉戊寅嵗僕與仲習

同登進士第辛已𡻕僕以憂去官歸郷里日從仲習

遊睹其強識未甞不咨嗟駭服故於其行也書以贈

    送丁浦江序

始僕爲兒時家扵壽之安豊浦江以年少氣儁誦書

屬文聞於縣中家之父兄皆祝僕曰他日得如丁君

足矣及壯侍親之吴浦江爲椽於潤州人稱曰丁君

爲治精敏肅給凡州之僚吏無與比者僕乃知丁君

非徒以文自髙又能以政自力信乎其才之周也謂

其此去而𦫵美仕(⿱艹石)巨河之決駿馬之逸沛然莫之

能禦也間九年復相遇於京師則猶服故時藍衫守

銓門求一官礥然乆之乃得婺之浦江同時軰流及

後來者仕宦率居其右矣僕然後喟然歎曰才乎才

乎信不足恃者邪抑又聞之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

必先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爲浦江近是乎况浦江

齒尚壯志尚銳以斯之才而濟之以無倦則徳業之

涯未易前知也於其行聊序以勸之

    古文孝經指解

聖人言則爲經動則爲法故孔子與曽參論孝而門

人書之謂之孝經及傳授滋乆章句寖差孔氏之人

畏其流蕩失真故取其先丗定夲雜虞夏商周之書

及論語藏諸壁中苟使人或知之則旋踵散失故雖

子孫不以告也遭秦滅學天下之書掃地無遺漢興

河間人顔芝之子得孝經十八章儒者相與傳之是

爲今文及魯恭王壞孔子宅而古文始出凡二十二

章當是之時今文之學巳盛古文排擯不得列於學

官獨孔安國及後漢馬融爲之傳諸儒黨同疾異信

僞疑真是以歷載數百而孤學沉厭人無知者隋開

皇中秘書學士王逸於陳人處得之河間劉炫爲之

作稽疑一篇將以興墜起廢而時人巳多譏𥬇之者及

唐明皇開元中詔議孔鄭二家劉知幾以爲冝行孔

廢鄭於是諸儒爭難蠭起卒行鄭學及明皇自注遂

用十八章爲定先儒皆以爲孔氏避秦禁而藏書臣

竊疑其不然何則丗科斗之書廢絶巳乆又始皇三

十四年始下焚書之令距漢興𦆵七年耳孔氏孫豈

容悉無知者必待恭王然後廼出蓋始藏之時去聖

未逺其書最真與夫他國之人轉相傳授歴丗踈逺

者誠不侔矣且孝經與尚書俱出壁中今人皆知尚

書之真而疑孝經之僞是何異信膾之可㗖而疑䏑

之不可食也嗟乎真僞之明皦(⿱艹石)日月而歷丗爭論

不能自伸雖其中異同不多然要爲得正此學者所

當重惜也前丗中孝經多者五十餘家少者亦不減

十家今祕閣所藏止有鄭氏明皇及古文三家而巳

其古文有經無傳案孔安國以古文時無通者故以

𨽻體冩尚書而傳之然則論語孝經不得獨用古文

此蓋後丗好事者用孔氏傳夲更以古文冩之其文

則非其語則是也夫聖人之經髙深幽逺固非一人

所能獨了是以前丗竝存百家之說使明者擇焉所

以廣思慮重經術也臣愚雖不足以度越前人之胷

臆闚望先聖之藩籬至於時有所見亦各言爾志之

義是敢輙以𨽻冩古文爲之指解其今文舊注有未

盡者引而伸之其不合者易而去之亦未知此之爲

是而彼之爲非然經猶的也一人射之不(⿱艹石)衆人射

之其爲取中多也臣不敢避狂僣之罪而庶幾於先

王之道萬一有所禆焉

    王内翰贈啇雒龐主簿詩後序王詩云織

    女峯前貧主簿黄姑巖下舊詞臣乆棲枳

    𣗥方思替謾戴貂蟬不是真六里青山雲

    簇簇一條丹水石磷磷春来䰟夢應相似

    同是帝城東畔人

至道初今觀文殿大學士始平公先君子贈中書令

爲主簿啇雒王公時自中書舎人謫官啇州王公

以文章獨歩當丗乆宦巳通顯於朝又剛簡峭直固

不妄與人交然令君以九品官與相往來王公贈詩

意好𣢾宻則令君爲人可知巳至和𥘉始平公以前

相國在鄆從容出王公詩示光曰先君甞有徳於商

雒吏民至今思之其辭牒判署猶有寳蓄存者而兄

今守啇州爲我刻王公之詩於啇雒以慰吏民之心

光曰諾退而序其事并詩往刻焉

    并州學規後序

天下所以化在於學百官所以治在於法然則學爲

化原法爲治夲兹二者又可忽歟前牧韓公旣徙學

而廣之又取法於大學及河南大名京兆府蘇州除

苛𥙷漏以爲新規今牧龐公懼學者寑乆而寖忘之

也廼命刻著于石嗚呼是規也存雖屋不加美食不

加豐生徒不加衆猶爲學興也是規也亡雖列屋萬

區糗粻如陵生徒如雲猶爲學廢也後之人司是學

者可不慎與年月日具官司馬光序

    送胡完夫序

舜之取士敷納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考其言中

於道試之事克有功然後用之故能舉十六相恭已

不爲而天下大治也近丗取士不然一決之以文辭

噫文辭豈能盡取士之道邪天下病是乆矣明天子

知之廼詔有司自今進士髙第皆先試之小官使知

爲下之勞而熟於民之疾苦然後察其功而舉之雖

置以爲卿相無不可者嗚呼此誰發哉乃舜之業也

晉陵胡完夫以進士貢於州試於有司覆於天子之

庭第其名未甞在一二人之後則完夫文辭可知矣

其試於有司也光不佞尸其事得竊觀其論䇿蓋非

特文辭之美也廼能發明聖人之淵原叶於古而適

於今信乎其言能中於道者邪言旣中於道矣自今

日以往天子將又試之以事異日完夫能擴其道以

充其言則天子將引而置之卿相之位庶幾乎元凱

之功復見於今日矣嗚呼天子一更法度復古之道

其功業之歸廼巍巍如是豈不偉與噫是道也不難

至在完夫勉之而巳矣

    送通山郝令戭序

通山郝明府年四十餘父甞舉進士老而無成以其

志之不獲也雖子登進士第仕至長吏終歉歉不自

足明府亦以親之不怡也不以仕爲榮乃詣闕上書

請致仕而爲其親匄一官朝廷雖嘉其意以無故事

不之許明府將之官戚戚(⿱艹石)受謫者且曰通山道險

逺吾親必不肯行將留妻子侍吾親而單車之官至

則復請期於成吾志焉明府於光母黨也光聞其言

瞿然慙曰甞聞古之人仕以爲親非爲身也(⿱艹石)明府

之仕其真無意於身者邪如光者禄旣不及於親而

又無𥙷於君役役然耗廪食以飽妻子留而不能去

得不爲君子之罪人邪嗚呼明府誠可頌而礪丗人

嘉祐八年八月十六日涑水司馬光序

    敘清河郡君元豊六年

清河郡君張氏冀州信都人禮部尚書致仕存之女

端明殿學士司馬光之妻也年十六適司馬氏夫登

朝封清河縣君及為學士改郡君年六十元豐五年

正月壬子晦終於洛陽三月辛己晦𦵏涑水先塋君

性和柔敦實自始嫁至于瞑目未嘗見其有忿懥之

色矯妄之言人雖以非意侵加黙而受之終不與之

辨曲直己亦不復貯於懐也上承舅姑旁接娣姒下

撫甥姪莫不恱而安之御婢妾寛而知其勞苦無妬

忌心甞夜濯足婢誤以湯沃之爛其一足君批其頰

數下而止病足月餘方愈故其沒也自族姻至於厮

養無親踈大小哭之極哀乆而不衰咸出於惻怛非

外飾也内外無一人私議其短者兹豈聲音𥬇貌之

𠩄能致邪平居謹於財不妄用自奉甚約及余用之

以賙親戚之急亦禾甞吝也始余爲學官笥中衣無

幾一夕盗入室盡卷以去時天向寒衾無纊絮客至

無衫以見之余不能不嘆嗟君𥬇曰但願身安財須

復有余賢其言爲之釋然近世墓皆有誌刻石摹其

文以遺人余以爲婦人無外事有善不出閨門故止

叙其事存於家庶使後世爲婦者有𠩄矜式耳


國文正公文集卷第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