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病條辨/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序[编辑]

夫立德、立功、立言,聖賢事也。瑭何人斯,敢以自任?緣瑭十九歲時,父病年餘,至於不起,瑭愧恨難名,哀痛欲絕,以為父病不知醫,尚復何顏立天地間,遂購方書,伏讀於苫塊之餘,至張長沙「外逐榮勢,內忘身命」之論,因慨然棄舉子業,專事方術。

越四載,猶子巧官病溫。初起喉痹,外科吹以冰硼散,喉遂閉;又遍延諸時醫治之,大抵不越雙解散、人參敗毒散之外。其於溫病治法,茫乎未之聞也,後至發黃而死。瑭以初學,未敢妄贊一詞;然於是證,亦未得其要領。蓋張長沙悲宗族之死,作《玉函經》,為後世醫學之祖。奈《玉函》中之《卒病論》,亡於兵火;後世學人,無從仿效,遂至各起異說,得不償失。

又越三載,來遊京師,檢校《四庫全書》,得明季吳又可《溫疫論》,觀其議論宏闊,實有發前人所未發,遂專心學步焉。細察其法,亦不免支離駁雜,大抵功過兩不相掩。蓋用心良苦,而學術未精也。又遍考晉、唐以來諸賢議論,非不珠璧琳琅;求一美備者,蓋不可得,其何以傳信於來茲!瑭進與病謀,退與心謀,十閱春秋,然後有得,然未敢輕治一人。癸丑歲,都下溫疫大行,諸友強起瑭治之,大抵已成壞病,幸存活數十人,其死於世俗之手者,不可勝數。

嗚呼!生民何辜,不死於病而死於醫,是有醫不若無醫也;學醫不精,不若不學醫也。因有志採輯歷代名賢着述,去其駁雜,取其精微,間附己意,以及考驗,合成一書,名曰《溫病條辨》,然未敢輕易落筆。

又歷六年,至於戊午,吾鄉汪瑟庵先生促瑭曰:「來歲己未,濕土正化,二氣中溫厲大行,子盍速成是書,或者有益於民生乎!」瑭愧不敏,未敢自信,恐以救人之心,獲欺人之罪,轉相仿效,至於無窮,罪何自贖哉!然是書不出,其得失終未可見,因不揣固陋,黽勉成章,就正海內名賢,指其疵謬,歷為駁正,將萬世賴之無窮期也。

淮陰吳瑭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