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浪詩話/卷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滄浪詩話
←上一卷 卷二 詩體 下一卷→


[编辑]

  《風》《雅》《頌》既亡,一變而爲《離騷》,再變而爲西漢五言,三變而爲歌行雜體,四變而爲律詩。五言起於李陵蘇武或云枚乘。七言起於漢武《柏梁》,四言起於漢楚王韋孟,六言起於司農谷永,三言起於晉夏侯湛,九言起於高貴鄉公

[编辑]

  以時而論,則有建安體、末年號。曹子建父子及中七子之詩。黃初體、年號,與建安相接,其體一也。正始體、年號,諸公之詩。太康體、年號,左思潘岳、二、二諸公之詩。元嘉體、年號,諸公之詩。永明體年號,諸公之詩。體、通兩朝而言之。南北朝體、而言之,與體一也。初體、初猶襲之體。體、景雲以後,開元天寶諸公之詩。大曆體、大曆十才子之詩。元和體、諸公。體、本朝體、通前後而言之。元祐體、諸公。江西宗派體。山谷爲之宗。

[编辑]

  以人而論,則有體、李陵蘇武也。體、子建公幹也。體、淵明也。體、靈運也。體、徐陵庾信也,體、佺期之問也—。陳拾遺體、陳子昂也。體、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也。張曲江體、始興文獻公九齡也。少陵體、太白體、高達夫體、高常侍也。孟浩然體、岑嘉州體、岑參也。王右丞體、王維也。韋蘇州體、韋應物也。韓昌黎體、柳子厚體、體、蘇州儀曹合言之。李長吉體、李商隱體、即西昆體也。盧仝體、白樂天體、體、微之樂天,其體一也。杜牧之體、張藉王建體、謂樂府之體同也。賈浪仙體、孟東野體、杜荀鶴體、東坡體、山谷體、後山體、後山本學,其語似之者但數篇,他或似而不全,又其他則本其自體耳。王荊公體、公絕句最高,其得意處,高出之上,而與人尚隔一關。邵康節體、陳簡齊體、陳去非與義也。亦江西之派而小異。楊誠齋體。其初學半山后山,最後亦學絕句於人。已而盡棄諸家之體,而別出機杼,蓋其自序如此也。

[编辑]

  又有所謂選體、選詩時代不同,體制隨異,今人例謂五言古詩爲選體,非也。柏梁體、漢武帝與羣臣共賦七言,每句用韻,後人謂此體爲柏梁體。玉臺體、《玉臺集》乃徐陵所序,六朝之詩皆有之,或者但謂織豔者爲玉臺體,其實則不然。西昆體、李商隱體,然兼溫庭筠及本朝諸公而名之也。香奩體、韓偓之詩,皆裾裙脂粉之語,有《香奩集》。宮體。梁簡文傷於輕靡,時號宮體。其他體制尚或不一,然大概不出此耳。

[编辑]

  又有古詩,有近體,即律詩也。有絕句,有雜言,有三五七言,自三言而終以七言,隋鄭世翼有此詩:「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樓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日此夜難爲情。」。有半五六言,晉傅玄《鴻雁生塞北》之篇是也。有一字至七字,唐張南史《雪月花草》等篇是也。又隋人應詔有三十字詩,凡三句七言,一句九言,不足爲法故,不列於此也。有三句之歌,高祖《大風歌》是也。古《華山畿》二十五首,多三句之詞,其他古詩多如此者。有兩句之歌,荊卿《易水歌》是也。又古詩有《青驄白馬》《共戲樂》《女兒子》之類,皆兩句之詞也。有一句之歌,《漢書》「枹鼓不鳴董少年」,一句之歌也。又漢童謠「千乘萬騎上北邙」,梁童謠「青絲白馬壽陽來」,皆一句也。有口號,或四句,或八句。有歌行,古有鞠歌行、放歌行、長歌行、短歌行。又有單以歌名者,單行名者,不可枚述。有樂府,漢成帝定郊祀立樂府,采齊、楚、趙、魏之聲以入樂府,以其音詞可被於弦歌也。樂府俱被諸體,兼統眾名也。有楚詞,屈原以下倣楚詞者,皆謂之楚詞。有琴操,古有《水仙操》,辛德源所作;《別鶴操》高陵牧子所作。有謠,沈炯有《獨酌謠》,王昌齡有《箜篌謠》,穆天子之傳有《白雲謠》也。曰吟,古詞有《隴頭吟》,孔明有《梁父吟》,相如有《白頭吟》。曰詞,《選》有漢武《秋風詞》,樂府有《木蘭詞》。曰引,古曲有《霹靂引》《走馬引》《飛龍引》。曰詠,《選》有《五君詠》,唐儲光羲有《群鴻詠》。曰曲,古有《大堤曲》,梁簡文有《烏棲曲》。曰篇,《選》有《名都篇》《京洛篇》《白馬篇》。曰唱,魏武帝有《氣出唱》。曰弄,古樂府有《江南弄》。曰長調,曰短調,有四聲,有八病,四聲設於周顒,八病嚴於沈約。八病謂平頭、上尾、蜂腰、鶴膝、大韻、小韻、旁紐、正紐之辨。作詩正不必拘此,蔽法不足據也。又有以歎名者,古詞有《楚妃歎》《明君歎》。以愁名者,《文選》有《四愁》,樂府有《獨處愁》。以哀名者,《選》有《七哀》,少陵有《八哀》。以怨名者,古詞有《寒夜怨》《玉階怨》。以思名者,太白有《靜夜思》。以樂名者,齊武帝有《估客樂》,宋臧質有《石城樂》。以別名者,子美有《無家別》《垂老別》《新婚別》。有全篇雙聲疊韻者,東坡「經字韻詩」是也。有全篇字皆平聲者,天隨子《夏日詩》四十字皆是平。又有一句全平一句全仄者。有全篇字皆仄聲者,梅聖俞《酌酒與婦飲》之詩是也。有律詩上下句雙用韻者,第一句,第三五七句,押一仄韻;第二句,第四六八句,押一平韻。唐章碣有此體,不足爲法,謾列於此,以備其體耳。又有四句平入之體,四句仄入之體,無關詩道今皆不取。有轆轤韻者,雙出雙入。有進退韻者,一進一退。有古詩一韻兩用者,《文選》曹子建《美女篇》有兩「難」字,謝康樂《述祖德詩》有兩「人」字,後多有之。有古詩一韻三用者,《文選》任彥升《哭范仆射》詩三用「情」字也。有古詩三韻六七用者,古《焦仲卿妻詩》是也。有古詩重用二十許韻者,《焦仲卿妻詩》是也。有古詩旁取六七許韻者,韓退之「此日足可惜」篇是也。凡雜用東、冬、江、陽、庚、青六韻。歐陽公謂:退之遇寬韻則故旁入他韻,非也。此乃用古韻耳,於集韻自見之。有古詩全不押韻者,古《採蓮曲》是也。有律詩至百五十韻者,少陵有古韻律詩,白樂天亦有之,而本朝王黃州有百五十韻五言律。有律詩止三韻者,唐人有六句五言律,如李益詩「漢家今上郡,秦塞古長城。有日雲常慘,無風沙自驚。當今天子聖,不戰四方平」是也。有律詩徹首尾對者,少陵多此體,不可概舉。有律詩徹首尾不對者,盛唐諸公有此體,如孟浩然詩:「掛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軸轤爭利涉,來往接風潮。問我今何適,天臺訪石橋。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標。」又「水國無邊際」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皆文從字順,音韻鏗鏘,八句皆無對偶。有後章字接前章者,曹子建《贈白馬王彪》之詩是也。有四句通義者,如少陵「神女峰娟妙,昭君宅有無,曲畱明怨惜,夢盡失歡娛」是也。有絕句折腰者,有八句折腰者,有擬古,有連句,有集句,有分題,古人分題,或各賦一物,如云送某人分題得某物也。或曰探題。有分韻,有用韻,有和韻,有借韻,如押七之韻,可借入微或十二齊韻是也。有協韻,《楚詞》及《選》詩多用協韻。有今韻,有古韻,如退之《此日足可惜》詩用古韻也,蓋《選》詩多如此。有古律,陳子昂及盛唐諸公多此體。有今律。有頷聯,有頸聯,有發端,有落句,結句也。有十字對,劉昚虛「滄浪千萬里,日夜一孤舟」。有十字句,常建「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等是也。有十四字對,劉長卿「江客不堪頻北望,塞鴻何事又南飛」是也。有十四字句,崔顥「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又太白「鸚鵡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是也。有扇對,又謂之隔句對。如鄭都官「昔年其照松溪影,松折碑荒僧已無,今日還思錦城事,雪消花謝夢何如」是也。蓋以第一句對第三句,第二句對第四句。有借對,孟浩然「廚人具雞黍,稚子摘楊梅」,太白「水舂雲母碓,風掃石楠花」,少陵「竹葉於人既無分,菊花從此不須開」是也。有就句對。 又曰當句有對。如少陵「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鳧飛鷺晚悠悠」,李嘉祐「孤雲獨鳥川光暮,萬里千山海氣秋」是也。前輩於文亦多此體,如王勃「龍光射鬥牛之墟,徐孺下陳蕃之榻」,乃就對也。

[编辑]

論雜體,則有風人上句述其語,下句釋其義,如古《子夜歌》《續曲歌》之類,則多用此體,藁砧古樂府“藁砧今何在,山上復安山;何當大刀頭,破鏡飛上天”,僻辭隱語也,五雜俎見樂府,兩頭織織亦見樂府,盤中《玉臺集》有此詩,蘇伯玉妻作,寫之盤中,屈曲成文也,廻文起於寶滔之妻,織錦以寄其夫也,反覆舉一字而誦,皆成句,無不押韻,反復成文也。李公《詩格》有此二十字詩,離合字相折合成文,孔融“漁父屈節”之詩是也。雖不關詩之重,輕其體制亦古,至於建除鮑明遠有《建除詩》,每句首冠以“建除平定”等字。其詩雖佳,蓋鮑本工詩,非因建除之體而佳也,字謎,人名,卦名,數名,藥名,州名之詩,只成戲謔,不足法也。又有六甲十屬之類,及藏頭、歇後等體,今皆削之。近世有李公《詩格》,泛而不備,惠洪《天廚禁臠》,最爲誤人。今此卷有旁參二書者,蓋其是處不可易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滄浪詩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